2081 考虑收购2082钱难要

官仙 2081考虑收购2082钱难要

黄汉祥是来势汹汹的。不过陈太忠却不怕他,事实上,他已经比较摸清楚老黄的性格了,说不得笑着反问一句。“那个材料,黄二伯您看了吗?”

若是他原封不动地将申奥材料复制了一份来栽赃,黄总这个爱国爱到令人发指的老牌太子党估计会不满??毕竟是涉及到国家机密了。

但是陈某人自己做过改动,又有了删减,他相信老黄看过之后,也不会太在意。所以才有了这么一问。

“我没有看过”黄汉样一听是这么个回答,心里就有底儿了,事实上。他知道小陈是用了一些手段,才搞下去那个素波市长的,不过具体是什么手段,他还真没兴趣专门去打听。

这也是今天有人把话传了过来,说是素波有个澳门商人死得冤啊,活生生地被人陷害了,被自杀了,,黄总您得管一管啊。

黄汉祥初开始没当回事儿。就让人帮着了解一下情况,澳门马上要回归了。发生这个事情总是不太好,结果不成想一打问才知道,这一套居然是陈太忠搞出来的。

这就是枝繁叶茂、桃李满天下的弊端了。一件事情的正反双方,殊途同归地找上了同样的一股势集一一这也就是自建国以来,上面不遗余力地打击地方势力的原因之一。

某地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过组织,是非全由你们这些老革命做主了,那地方政府的工作,还要不要开展了?中央的政令和精神。还能不能顺畅地下达?

黄汉祥遇到的这种事儿并不少,别的不说,只说陈太忠身上都不止一起,夏言冰是黄老很看好的人,很得老爷子欢心,而天南省跟夏局长作对作得最狠的,就是陈太忠。

为此,夏局长专门跟黄总说过陈某人的坏话,然而那又怎么样呢?双方跟黄家都惯熟,到最后也没有个眉目出来。

所以,这件事黄汉祥就不打算管了,但是当他听说张兵被拘起来的缘故,竟然是因为间谍嫌疑,而在其保险柜里搜出的申奥资料可为证据的时候。黄总觉得”有些小家伙,我得敲打敲打了,这世界上有的事情可以做。有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张兵的离奇死亡,他可以直接无视,不过就是死个把两个人嘛,有什么了不得的?但是这个资料,就必须慎重对待一下了虽然说,里面大部分也都是一些大路货,费点心机就能得到的,但是绝密就是绝密,这个母庸置疑,决定性质的是涉密等级而不是内容。

总算是陈太忠的回答,还能令他满意,不过显然,这小子是不能再娇纵的。说不得黄老板哼一声,“我是没想知道内容,真想知道的话。用不了一个小时”你信不信?”

“那你先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解一下吧”。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他哪里肯吃这一套???小等你确定了我泄密,再找我麻烦也不迟吧?”

“我会的”你不要心存侥幸”黄汉祥瞪他一眼,端起面前的啤酒,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灌了将近五秒钟才放下酒瓶,心满意足地打个酒嗝,“就算是假资料。你必然也掺了点真东西”不要试图怀疑我的智商。

“呃,不是吧?”陈太忠听得真有一点傻眼了,老黄这脑瓜还真不是白给的,不过显然,他是不可能承认的。说不得笑一笑,“黄二伯,就算是有点真东西,那也未必是我栽赃的,您这个先入的主的习惯,真的,”不好。”

这就算耍赖了,因为他月才还默认是自己干的呢,现在就一口咬定跟他无关了。潜台词无非就是说,我泄露一点无关紧要的消息,你要真这么认真,那我就不认账了。

这也是陈太忠确实清楚,他栽赃了些什么东西,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理直气壮,他获得的那些资料,不过是申奥的一些成员、机构、职能和程序,涉密等级很高,但是内容真的很一是黄汉祥拿来耍他借鉴的资料,能有多详细?

当然,老黄真要叫真的话,那不是不可以,但是陈太忠认为,黄总只是想借此敲打一下自己,提高保密意识什么的,只要他能表现出心里时时地绷着这根弦,就足够了。

不成想,他会耍赖,黄汉祥更是老字号的不讲理,听到这话摇一摇头,根本不跟他说你小子出尔反尔。

“哼,我管是不是你干的,我认为是你干的就行了,反正你小子从来不跟我讲理。”黄总笑着摇摇头,“不过。栽赃的时候能想到涉密问题,你这智商也算正常,快赶上我了。

看看,我就知道你在乎的是这个,黄二伯真是性情中人人心里暗自感叹,不成想下一刻,性情中的那位就越发地性情了起来。

“能在不知不觉中,栽赃到别人的保险柜里,说实话,这能力挺让我佩服的,我现在都有点期待了”过两天你巴黎,能从那儿找到什么惊喜给我呢?”

”我去巴黎?合着你是借这件事。来撵人的啊”。陈太忠总算是听明白了,于是苦笑一声,“我还以为你会觉得,我那么对九龙房地产,你会觉得我太残忍呢

“一个混混而已,去澳门呆了两天,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合着他什么都清楚了。“不过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澳门回归在即,不用这种手段的话,会遇到一些地方上的阻力。”

人家黄家在中央和地方之间纵横挥阖多少年,这点东西都不明白的话,那成什么了?“我倒不是撵你走,问题是

你是驻欧办的正职不是?”

“小黄二伯,就算骂人也不带这么揭短的啊”。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他身兼三职却只有一个正职,而这正职的名头又是最拿不出手的驻欧办。

“那个啥”这不是您还没搞到那个文件的复印件吗?我不能走,就这么走了,一时半会儿我就没法儿洗清自己的名声了”更别说您还可能栽赃

”你说我”会栽赃你?”黄汉祥看他的眼神,有点

“嗯,有这个可能”陈某人很坚定地点点头,不过显然,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这么说不合适,说不得干咳一声,轻声发话,“其实我也能理解。大家都知道保持一贯正确挺难的。反正“…黄二伯您挺要强的不是?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你小子,气人真有一套。”黄汉祥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有心说点什么吧。又觉得跟一个小辈儿叫真,实在有失他的身份,“哪天你黄二伯心脏不跳了,都不用强心剂电击什么的,把你喊过来聊两句。那效果比啥都强就算死了。我都得气得再活过来。

“我真没那么厉害,以我对您的了解,到时候您要是真回来。那也是想起一句绝妙好辞“…绝妙好骂,不骂一下不甘心”陈太忠听得就笑,接着又犹豫一下,方始继续发话。“当然”我要是再还您一句。您估计”,这时间拖延下来,能有多久就不好说了哈。”

”你小子。”黄汉祥总算反应过来了。跟这厮计较真的**份,说不得脸一沉咳嗽一声,“真不能走吗?留给奥申委的时间不多啊。”

“黄二伯,我才从碧空回来,根本顾不上忙自己的私事儿啊”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无奈地一摊手,“齐老的事儿。可也是您安排下来的,总得让我歇缓两天吧?”

“齐老?”黄汉祥听得有一个明显的停顿,不过这一愣神,也不过是两三秒钟,于是笑着点点头,“哦,是说他啊,事儿办好了?”

”办好了。”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在嘀咕。你看,我说这仆街的人就不行嘛,老黄你都没把这人放在心上。还忽悠着我去碧空帮忙。

不过你放不放在心上无所谓。你的明白我出力了,而且很久没回去了,“所以我要回去歇一阵,正好方便您调查泄密的事儿了。”

”那事儿我不调查了行不行?”黄汉祥听见这家伙用自己当盾牌,死活不想出国,就有点腻歪了。“你要回那就回好了,早点走行不?”

“早走不了啊”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接着又叹口气,“素波那边还有人捣蛋,公交公司短我们设备款,交通厅那边有个业务,也是陷入停顿了…必须得协调啊。”

“你到是事情真多”黄汉祥心说离了你大家还都不过日子了,不过转念一想,我这不也是催着他去巴黎吗?唉,这家伙在某些方面的能力,还真是不可小觑,说不得笑一笑,“公交公司短你多少钱?”

“大概就是六百万左右吧”陈太忠笑一笑,“具体多少,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这么点钱我是不看在眼里,关键是”它闹心不是?”

“就算欠别人的,怎么会不给你呢?”黄汉祥又发问了,等他听明白是那边没钱,说不得沉吟一下小“嗯,这样,反正也没多少钱”实在不行。借这个机会,把公交公司买下来算了,公益性的东西。可以考虑让民营企业来经营。”

口章钱难要

”可是…”陈太忠听得先犹豫一下,等听清楚“民营企业”四个字的时候,登时就是一愣,“公交公司是国企啊,而且票价要接受政府指导的。”

“跟出租车一样嘛,买上它二十年的经营使用权”黄汉祥笑眯眯地看着他,“这种行业,公家干就不行,但是私人来搞,能赚钱的”

“反正你不差这几个钱。接受政府指导,那少赚点不就完了?它不是没钱给你吗?没钱那你买下它就算了。”

”合适吗?”陈太忠听得还是有点挠头。二十年,…就算黄老还能活那么久,但是哥们儿那时候肯定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我俩其中有一个不管事,这买卖就未必能开张下去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黄汉祥正色发话了,“有些小地方,别说政府拆迁这样的活儿被包出去了,连城市管理都外包了“…你没听说过吧?”

“那不是胡闹吗?”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他一听就能明白里面的猫腻,无非就是权力寻租。不过,“这么搞实在有点太过分了吧?”

黄二伯也不回答,端起啤酒来灌。陈太忠盯着他看半天,猛地发现点蹊跷,“您这一本正经地说话”我总觉得里面有什么文章。”

“爱搞就搞,不搞拉倒。你小子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黄汉祥哼一声。不满意地斜着眼睛看他小“反正你要弄我就支持,对了,仅限于这一点啊,你再整出来别的大事。别扯上我。”

“瞧您说的,我这人的大局感,一直挺强的”陈太忠听得就笑,“别人不欺负我的话,我从来不主动惹事儿的。”

“是啊。你是宰相肚量来的嘛”黄汉祥白他一眼,长长地打个酒嗝,又满意地摸一摸肚子,“呃”你惹事的水平越来越高了,我这不管是不好,管吧,怕是哪天就管不了啦,尽量低调点。啊,

不管怎么说,黄总这个建议,让陈太忠要钱的时候多了一个方案,他倒也不介意尝试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飞往素波,一段时间没有回来,素波却是又已经换了市长,不过他倒是没去联系市政府。而是打了一个电话,让高云风来接自己。

自打老爹当上副省长之后,高公子的买卖也是越做越大,不过人倒是低调了不少,中午吃饭的时候起公交公司的事情,他也是一脸的苦笑,“这崔洪涛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我老爸当厅长的时候,他不知道有多规矩呢,真是一茬新人换旧人啊。”

“你觉得乌标能搭上崔洪涛的线儿?”陈太忠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耳能,“会不会是以前赵喜才帮他做主啊?”

”赵喜才下来,乌标不会太难过了。虽然他是老赵提拔起来的”高云风冷笑一声,公交公司总经理原本是侯总,因为此人跟朱秉松有点关系,又跟合家欢的老板周兴旺关系好,被赵市长寻个理由弄走了,把乌副总扶正了。

他老爸出身于人迅示说。对这里面的事情。他真的门儿清,“以前朱秉松刚候。市公交公司每年有一千万的财政补贴,老赵一上台就不让给了。”

对赵喜才来说。做出这种事情太正常了。他最擅长的就是克扣下面人,从财政上挤出钱来,为自己的仕途铺路。

“公交公司还要财政补贴?”陈太忠怎么听,怎么觉得稀罕。老黄不是说这个是个赚钱行当吗?“就这。还穷成这样?”

“这也是咱素波的一大特色,全国都少见”高云风听得就笑,“搞个公交公司,赚钱那是一定的,不过,谁要这是公益**业呢?朱秉松觉得该给嘛。”

这钱也不知道都去哪儿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哼一声,“下午我去见见他,看他怎么说,不管怎么说,他欠我科委的钱。”

“我陪你一起去吧?”高云风听得眼中一亮,看起来也有几分兴奋的样子,显然交通系统的变化,让他也颇为恼火。

下午三点的时候,陈太忠和高云风就来到了公交总公司,乌总的办公室,不是以前侯总所在的办公室。

不过,这些刃公室都是才装修过的,看起来档次虽然不是很高档。却也应该花了点钱的,想到自己的钱没着落。这厮反倒是有钱搞装修,他心里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了。

乌标不在办公室,高云风摸出手机才要找人,陈太忠止住了他,“不用你打电话,我打,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乌总听说凤凰科委的陈太忠来了,没用了十分钟就回来了,原来他中午喝酒了,在门口不远的接待宾馆里睡觉呢。

要说乌标的态度还是挺端正的,先是道歉说中午有朋友来访,又要人端茶倒水,招呼得特别热情。

他有兴趣聊天,但是陈太忠没兴趣陪他不是?简单地寒暄过后,他就单刀直入地发话了,“现在咱这个一卡通,用得怎么样啊?”

“还行,不错,一开始有点小毛病,不过现在磨合得是越来越好了”乌标笑着点点头,接着又沉吟一下。微微叹一口气,“啧。就是现在手里没钱,这个尾款,要等一等,真是对不住啊。”

“你这儿有钱装修,就没钱付款。这不合适吧?”高云风听得哼一声,皱着眉头不满意地发话了。“乌老板你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吧?”

乌标还真不认识眼前这位是谁,高公子往常心思都在工程和设备上呢,跑公交公司少,而陈太忠也不可能介绍说这是高省长的儿子一事实上,乌总都不知道这个人姓什么。

然而不知道归不知道,从人家说话的口气和神态上,他就知道这位的来头肯定不会小了,而他还不敢请教对方的姓名,要不然那就挑衅的嫌疑了一凤凰科委一个陈太忠一个许纯良。两个人他哪个都得罪不起啊。

反正,能跟陈主任同来的主儿,肯定简单不了,说不得乌总苦笑一声,“小伙子,这不是我不厚道,这是上面领导介绍下来的关系,,说我这儿该装修一下了,你说我能拒绝吗?”

”上面领导?哪个领导?”陈太忠哼一声,发问了。按说这么问话有欺人之嫌,尤其是乌标的态度还挺端正一断不过,你连我的钱都敢扣,我该跟你客气吗?

“呵呵”乌标笑一笑。也不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扯到了别的上,“而且,这装修尾款也没给呢”没钱不是?”

“咦,这你就不怕得罪领导了?”高云风又冷冷地发问了。

“就算得罪,我也没钱啊”乌标苦笑着一摊手。

总之,人家乌总的态度真的很端正,会解释也能装孙子,就是一口咬定没钱,陈太忠就听得恼了,“原来领导们介绍项目,你就能答应,我们科委要钱,就是没有?专款专用的钱也能被挪用”是这么个意思吧?”

说实话,他并不关心那个领导是谁,甚至存在不存在这么个人还是两说呢,不过就是高云风那句话,姓乌的你做人不厚道。

“哎呀,这个是我欠考虑了小”乌总沉着脸点点头,认可这个指责,但是他还有他的道理,“不过当时着急用钱,我就想着财政上也不能一点钱不给吧?结果后来我没命活动。赵市长还真就是一分钱不给了。”

“那是你的事儿”对上这种软绵绵不着力度的棉花包,陈太忠也没什么好招数,那就只能不讲理了,“我就要个准信儿,这个钱你什么时候能给了我?”

“这我真不敢乱说”乌标苦着个脸,边叹气边摇头,沉吟一下方始抬头看他,“负责装修的这家答应帮我贷点款,到时候我看能不能挤出来点,支付陈主任你一部余,,今年公司确实紧张,没财政补贴了啊。

“一部分?我要你付清!”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瞪,“要不这样。我收购了你公交公司算了。这钱从里面冲抵。”

”什么?”乌标听得就是一哆嗦,讶异地看他一眼,“陈主任你说要收购公交公司?你这不是开玩笑吧?能行的话,最好您还是帮我贷点款吧?”

帮你贷款?你脸皮倒是真厚,陈太忠听得心里暗哼一声,而且这款贷下来。能到谁手里还不好说呢小“不收购也行,我买你二十年全部线路的运营权一包括未来的新增线路。”

“陈主任

你真是认真的?”乌总听得眨巴眨巴眼睛,好半天才犹豫着发问,“这事儿好不好操作啊?”

“有什么不好操作的呢?北京那边的公司,钱都准备好了”陈太忠冷冷地回答,有意无意地,他将“北京”两个字咬得极响。

“这样啊”乌标的眼珠开始转动,看动心的样子,不过下一刻,某人的注脚就到了。“价钱可得合理一点,我那些朋友脾气都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