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2章 张馨的喜事儿

2082章张馨的喜事儿

“读家伙的杰度,有点奇两人老出公交公司后。吐出高公子开来的奥迫车里,也不着急发动,高云风坐在那里沉吟一下,如此总结。

“确实有点奇怪”陈太忠点点头。乌标听说他真的有意收购公交公司,居然很有兴致地了解起了细节,看那样子,真不像是装的。

不过再想一想,他觉得其实此事也正常,公交公司毕竟是国企,老乌不过是个总经理,为公家着想。还不如为自己多想一想怎么才能得到

多。

反正现在这年头,就流行个“国退民进”在瓜分国企的盛宴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小吃得脑满肠肥,倒也不差多他一个。

有人能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就会有人成为改革的阵痛,这都是老话说死了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想到这咋”陈太忠心里对这种怪异,就有点不以为然了,“有胆子的话,他给我胡乱报个价试一试,看我玩不死他。”

说句实话,让他拉不下脸来对付乌标的,是那家伙相对端正的态度。所谓伸笑脸人错非不的已的情况,陈某人还真的是愿意以德服人的。

倘若姓乌真的不打算讲理的话。他也不怕跟其比一比在“不讲理”方面的造诣,看看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那是,我今天也算是个见证。”高云风笑着点点头,“他要是打算出尔反尔,就算太忠你忍下这口气,我也不能跟他善罢甘休。”

可是下一匆。他的眉头又是一皱,“不过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好像,,哈,我知道了。”

高公子重重地一拍大腿,眼中满是得意,“这家伙没有待价而沽的兴奋,要说这事儿就不对了,他不上杆子示意”莫不成他想抢了太忠你这个创意,跟别人合作?”

这个猜测很有道理,陈太忠是很强势,许纯良更不好惹,但是所谓的县官不如现管,你既然伸手到别人地盘了,人家稍微示意一下很正常一就算啥都得不到,起码也卖个人情不是?

至于说剩窃创意,别以为乌标没这个胆子,欠钱不给的事儿人家都做了,倒也不怕再多做一点了一事实上这个猜测多少还是有点荒唐,然而,除这个理由之外,实在也想不出可能,今天为什么乌总是这样的反应了。

“嘿,那他胃口真大了”陈太忠听得哼一声,摇一摇头,“反正我给他一个星期考虑,到底会是怎么样,到时候就知道了。”

“来,太忠,你来开车。去哪儿随便你”高云风也听得兴奋了起来。打开车门站起身来,“我联系着看一看,有没有人知道,乌标最近跟什么人走得近。”

“你至于这么兴奋吗?”陈太忠听得好奇,笑着看他一眼,却是没有推辞,也站起身子打开了车门,“这能有几个钱?”

“公交公司的利润可不算太少。高云风笑着摇摇头,“你根本想不到,素波这边真要交给个人来搞的话,一年纯利润上千万一点问题都没有”这还是刨去所有的开销以及车辆折旧等等,没准有三千万呢。真的。”

“五千万意思也不大”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心说你小子插手倒是插得挺自然的,“而且搞这个服务行业,真的太累了,到时候肯定把你栓死了。”

“这可是个好机会,要是能拿下来,别的地市也能这么搞啊”高云风笑一笑,若是这点因果的都想不到,那他成什么了?“累一点我清楚,不过可以交给别人打理嘛

他还真是有点想法的,别的不说,只说此事能成的话,下面地市若是能援引为例,然而,他也不会去跟当地人抢饭吃,高某人在其中占据点股份也就行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当然,肯定是那种只出力不出钱、负责摆平事端的好汉股。

至于素波这边,他也可以交给别人来打理,说穿了这是独家买卖,他高某人腰板也很硬实,只要出手大方。他倒是不信别人能抢了去,下面人要是敢跟他搞三捻四一那不是找死吗?

他兴致勃勃地跟陈太忠解释了半天。才猛地反应过来一件事,说不得笑一笑,“反正就是咱三兄弟的事儿,你、我和纯良都有份。”

“快拉倒吧,八字没一撇而事儿。你倒惦记着分赃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脑子里却是突兀地冒出一个念头来,真要是这样的三个人把持了素波公交公司,那要想将车票涨价,还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儿啊一就算杜毅想反对,都要掂量一下。高云风却是没在意他这话中调笑的意思,拿起手机来,兴致勃勃地拨了两个电话之后,颓然长叹一声,“这家伙厉害啊,巴结上蓝河了,可能最近要调到高管局去了。”

蓝河就是省高管局的常务副局长,以前的高管局的局长是省厅常务副崔洪涛兼的,崔厅扶正以后,这高管局局长一职,就由于瓣厅长兼任了,这于厅长也是高胜利的人,而蓝河这个常务副,却是崔洪涛的人。

崔厅长现在行情看好,而于厅长本来就是老人,以前崔洪涛是副厅长的时候他就是副厅长,再加上他背后还有高省长,所以老崔也不能做的太过,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随着高厅长的离开,崔厅长又搭上了杜毅。现在的高管局,蓝河也是威风八面。

“,怪不得他敢不给我钱呢”陈太忠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合着他想把这一笔手尾,留给后面人啊。”

这因果是一目了然的,人在人情在,高胜利一旦离开了交通局,有人不买帐就是很正常的了,打个类似的比方吧,蒙艺还没走的时候,陈太忠已经知情了,就要求蒙书记将凤凰市校园网的钱交由科委来监管。

这不是陈太忠多事,而是他很清楚老蒙要走了,人一走这钱就不引…;,而钱到不了账的话,蒙晓艳就要跟着被动。加个紧分,陈太忠就方便出头跟陈洁讨要。

现在就是一样的道理,高胜利走了,乌标就不想管这档子事儿了,谁的饥荒谁来处理,侯总欠的的钱。凭什么要我乌某人承担呢?更别说高厅长也高升了。

与此同时,高云风又得到一个消息,合着侯总走的时候,突击花了一笔钱,乌总来的时候,账上就趴着不到十万,应付款倒是欠了一堆一这搁给谁谁也得恼火不是?老乌气得第一件事就是把财务科科长。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高公子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挺郁闷的,他老爹现在到是副省了,但是手里没权了啊,管着许绍辉留下来的广电、等口子。

要说这蓝河不过是个副处,享受正处待遇,搁在高胜利在交通厅的那个时候,随便伸一下手就碾死了。然而现在别看他是副省长了,却是不方便动此人了有实权的多半都是有仗恃的,而他却脱离了那咋。

统。

陈太忠却不是很在意,因为他有自己的底线,若是对方打算算计的话。那就出手收拾呗,事实上听了高云风的话,他有点能理解乌标的心情了,若是能扛过这一阵,到时候乌总甩手去了高管局,他却是不能追过去要钱了。

公家的事情,讲究斤对事不对人。就像侯总走了,陈太忠就不能追着他去要这一卡通的钱,所以说这乌总算是好算盘。

不过陈某人怎么可能答应再放此人走呢?这个乌标上任以来就没怎么付过钱,就这么放人走的话,再来一个,可就是安装了一卡通系统之后。公交公司第三任老总了一对事不对人的债,拖得越久越是难耍。

到时候新老总一说,前两任把钱都花了,你找我不合适啊,这不是欺负人吗?当然,陈太忠不怕欺负人。但是他脸上也挂不住不是?传出去丢人啊。

总算还好,刚才三咋。人说的结果,就是陈某人要求一个星期有结果。而乌标也说了,他近期就会就此事向市里反应一下不管怎么说他是挺感兴趣的。

“好了,去韩忠的港湾吧”陈太忠拿定主意,在港湾坐了一阵,不多时,张馨听说他回来了,也来到了港湾,这次她却是开了一辆富康。是张沛林给她配的。

张经理一来,带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的消息,坏的是,交通厅那边短期内定不下来到底上什么样的设备,张沛林都为此跟崔洪涛见了三面了。

好消息就是真好了,张馨的数据部从凤凰科委定了三十台无线模块。目前在天南大学开了天南省第一家邮超市。

这邮超市的创意,其实来自于外省的联通公司,不过联通的网络不怎么样,收益就不怎么拿得出手。但是移动出手就不一样了。

加电话的页场很广阔的,天南出现这家超市之前,街上的公话打长途都是一分钟七毛钱,有的地方还要加一块钱手续费虽则这手续费已经取消了。

移动的超市,长途收费是每分钟四毛,又开在大学里,学生们本就钱不多,又有很多人家是外地的,结果超市一开门口贴个小报登时就爆满了。

目前超市开了十天,收入已经两万了,一个月下来估计就能到了六万。俩月就能收回那购买模块的费用,剩下的都是赚的。

科委的设备和技术,也是相对成熟的,又有人蹲在那里盯着那个试点。观察可能出现的故障,所以在学校里口碑很不错。

张馨这就算开拓了一个新市场,一个点一个月就是六万的收入,简直太吓人了,于是消息在一周内就不胫而走,移动内部好多人都来打听一这玩意儿能不能搞啊?反正我小姨子在家呆着也没事做。

到目前为止,向张经理打招呼的人已经超过两位数了,不过天大这里是个试点,张沛林特批的,按张总的意思就是说这事儿能搞不能搞。都要先看一个月。

这一个月就是观察了,包括话务量变动啦,需要注意的事项啦什么的,说句难听的,也有必要着一看凤凰科委设备的可靠性不是?

目前暂时加不了试点,但是张馨已经看出美好的前景来了,她算了一下,若是素波能开五十家这样的超市,一个月岂不是就能有两三百万的进项?

“关键沏值还高”她美不滋滋地跟陈太忠介绍,这个四值说的不是最高值什么的,而是移动对的术语,是一个数据,就是每张卡的平均话务量。

事实上,对移动来说,一个月两三百万的收入不算什么,放的卡也不多,五十家也不过才一千二百张卡。

但是这平均话务量,也是一个考核指标,人家放的卡虽然不多,但是个顶个都算得上是金卡用户了,说起来也是件很长脸的事情一移动的金卡丹户,可是有专门的客户经理的,不但能享受诸多优先服务,过生日还能收个鲜花什么的。

“挺好”陈太忠见她这么兴奋。心里也替她高兴,长久以来,张馨总给人一种花瓶的感觉,平日里她偶尔提及单位同事,也不说自己的工作什么的毕竟她本就不是专业出身,而数据部的活儿也太少了。

“不过五十家才一千多台设备。有点少啊”可是见她这么活跃,陈太忠又禁不住笑着出声,打击一下她的积极性,“我们也就赚个五六百万,你还得再努力,不能满足。”

“还有人跟我说,有比你们便宜的模块呢,加上计费系统,平均下来也不过一线四千块,你这儿都五千了”张馨笑着回答他,“不过我没理那家伙,真没眼色。”

“脑子进水的人还真多。”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其实严格来说。科委的五千块里,利润占了一多半,成本就是两千出一点头等规模上去了,估计能控制到一千五左右

但是事情不能这么看,首先天南有这样的设备,就算张沛林跟凤凰科委没交情,同等情况下采购,也是该优先选用本地产品,更别说人家凤凰科委的技术,已经实用在高速公路上你想选便宜的产品不是你的错,但是这产品万一质量不过关,谁来负责?

想到居然有人把心思打到跟张总有关的设备上了,陈太忠真有点哭笑不得,信不信着了急我让张沛林停了你的职?不过,想到下午遇到的乌标,他又释然了,“唉,这年头有胆子瞎惦记的人还真的不少,果然是富贵险中求啊。”

“我给他个冷脸,他该知道进退了”张馨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她跟陈太忠在一起,也学了不少做派,可以想像一下,在移动这样的国企里,美艳高贵的女上司给人一个冷脸。任是谁也要心里打鼓双腿打颤了一除非他是的男主角。

“嗯”陈太忠也没在意,以他的身份,实在没必要跟那些小人物计较的,反到是他想起个细节来,“对了,这个邯超市真的是走的数据平台?”

“假如”张馨遗憾地撇一撇嘴。又皱一皱眉叹口气,“本来想走数据平台的,不过移动的数据平台不稳定,有延时还有回音”像加充值卡卖得就不好,反正网间结算费才六分钱,超过六分都是赚的。”

这就是垄断的好处了,同样一张手机卡,一分钟七毛也是收,一分钟四毛也能收不但能收,还能返还业主百分之三十的话费。

像那网间结算,是指移动的到联通或者电信的电话上,才有这样的费用产生,要是打外地的手机,连这个费用都省了。

“嗯,要是能搞的话,你最好专门要两个号段来做”陈太忠信口建议一下,他现在对管理方面已经有些心得了,所以虽然比较外行,提的建议却是靠谱,“像省委省政府,就有自己的十层号段”一打出去别人就明白是哪儿打来的。”

“这个我想到了”张馨得意地点点头,“不过现在是测试期,我不想搞得动作太大,邓总答应我了。等大规模上的时候,专门给我数据部三个号段,三万个号。”

看她的神色煞是自豪,那份神采也是往日里见不到的,陈太忠不禁心里暗暗感慨,这人要是事业心,气质也能受到影响哈,不过,“嗯?你说三万个号,”三万台模块?”

那岂不是一亿五千万了?想到这个数字,他心里禁不住微微一跳,张馨笑着点点头,“我肯定不会开五十家就满足的,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三万可能有点多,一万应该能保证。”

“那也是五千万”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没想到歪打正着,凹没上,倒是发现这么个短平快的好项目来,亲一口。”

“呵呵”张馨见高云风在场,不好意思这么做,笑着让一下,“未必能到五千万,后期有竞争厂家出现,估计科委的设备,价钱也要适当压一压。”

“那就多进点货堆着嘛”高云风见这俩狗男女这副模样,笑着站起身来,“不打扰你们夫妻俩说情话了”我说,晚上还喝酒吗?”

“不喝了”陈太忠摇一摇头。顺口吩咐一句,“出去的时候,记的带上门啊。”

高公子离开了,张馨却是有点担心地看着自家的情人,“太忠,要是一下进一万台,那得让张总拍板。而且,我这儿也不太好做啊。”

“嚼,明白,那小子是野路子。不讲理习惯了,你不用理他”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摸起了电话小“得跟她们几个说一声,晚上去军分区招待所,唉,忙死啦

晚上的荒唐自不必表,战斗间歇的时候,田甜帮自家老爹关说了,“太忠你回去一趟吧,我爸已经上任了。你表示个支持嘛。”

“那成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想到章尧东在黄老家门口那一幕强势,他没理由忽视这咋。要求,于是轻笑一声,“明天我就可以回去,不过嘛”,你得陪着我回去。”

“嗯”好吧”田甜琢磨一下,终于点点头,某人听得心里暗喜。哈,泡上本市市长的女儿,还带回去,这感觉不错,

第二天上午,田甜就请了假。坐着陈太忠的灰色林肯直奔凤凰市,不过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正好去丁小宁的京华酒楼小憩一阵。

下午一觉起来,陈太忠才说耍去拜望一下田市长,不成想却接到了另一个市长的电话,段卫华亲自打来的,“太忠,听说你要收购公交公司?”

“是啊,我是有这么个想法。”陈太忠叹口气,因为他听出来,老段说话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关键是他们欠着科委的钱,死活不给啊。”

“唉,你能不能缓一缓?”段卫华还真是不高兴,“我才上任,收购这个国企”传出去不太好听啊,尤其是你还是凤凰的,我得避一避嫌疑。”

“我肯定用北京公司的名义”陈太忠犹豫一下,方始发话,“不过卫华市长,我听见你叹气,您能给我指示一条好一点的路子吗?”

“啧”段卫华呕巴一下嘴巴,“不瞒你说啊,太忠,国企的问题。一向是各个政府的老大难,就我个人的主张,是不愿意将国企卖给私人的,尤其是公交公司这种企业。它不但是垄断的,同时还是公共福利事业的性质,搞不好就要出大问题的。”

“这还真麻烦了”陈太忠听得也是苦笑一声,“要不这样”您能不能再给公交公司拨点钱,也不多,才六百万。”

“这个更不可能”段卫华长叹一声,“这个漏子好不容易才堵住。我怎么可能再把它放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