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4 老段的执着2085和谐

2084老段的执着2085和谐

从某个角度上讲,段卫华是相当老派的一个人,在部队的时候,他就强调组织和纪律,没错,他行事圆滑从不缺乏变通,但是他擅长变通的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就这个“国退民进”来说,他就不认为所有的国企都该退,所有行业的民企都该进,有些底线绝对该坚持。必须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

且不说别的,就说这公交公司一事,一旦让陈太忠收购了,一块的票价涨成两块了,两块的票价涨成三块了。更狠一点的话,老年证、军人证之类的不能免费乘车了一严重的影响了民生,老百姓是要骂娘的。是可能引起社会动荡的。

你涨一点,老百姓负担就多一点,虽然对很多官员来说,民间呼声可以无视,但是段卫华还是比较爱惜羽毛的,太过分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当然,他也知道陈太忠做事比较率性。并不怎么把钱看在眼里事实上那家伙从来也没缺过钱,自己若是要求他不要乱涨价,也未始就不能商量。

然而很关键的是,此事涉及到他的底线了,他认为将公交公司转为民营真的不合适,是的,他不想在自己的任内出现这种事情。

说得更深远一点,段歹长一直就反对无条件地国进民退,尤其是有些地方,居然会出现“张卖光李卖光”之类的主儿,一刀切地将国企卖出去,尤其要命的是,这些人不以为耻,反标榜为性格、处事果决。每每看到这样的溢美之词,他就恨不得一口唾沫啐过去。段卫华承认,国企是存在这样那样的弊端的”作风散漫、效率低下、浪费严重、人员臃肿以及不思进取等等等,但是这并不是你随手就将工人推到下岗的理由,要知道小其中有多少老工人为国家辛苦工行了几十年。

好吧,摆老资格不对,很多国企也确实病入膏盲了,但是能一刀切卖出去的,起码都是有收购价值的能不能在卖出去之前,确认一下真实价值,确定一下那些为建设共和国出了力的老工人,后半生能否

证?

还是那句话了,没有赚钱潜力的厂子,没人愿意去背那个负担。凤凰仿织厂破产就破得干净利赚不了钱的子,你买啊?

所谓的国退民进,敌是瓜分国企的盛宴一厂子改制了,活力增加了。效率上去了,负担减轻了,盈利能力上去了,这都没错,但是“负担减轻”四个字,是血淋淋的暗红色。

段卫华不反对国退民进,但是他反对那种裸、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刀切,某人走上前趟地雷去了,发誓要铲除既得利益集团,却不知道由于盲目地砍劈,造就了更强大的、腰板更硬实的集团国企私有化。一夜之间造就了多少富翁?

不可否认的是,同样是好的出发点,同样是为了国富民强,类似的悲剧,中国历史上早有上演,北宋大名鼎鼎的揪相公,便是极其相似的例子,无非四咋。字志大才疏。

会壮士断腕的人多了,匹夫之勇不难学,难的是,麻烦你多少考虑一下,断了腕子之后,那腕子怎么安置。会不会造就更大的毒瘤?别尽图那点虚名了。

段卫华本人就是这么个想法,别看他年纪不小了性格也挺好的,严格说起来,有些事情他想得比陈太忠还极端。

陈太忠一直认为,贪官并不是特别可恨,你做出了足够好的成绩。贪一点很正常,毕竟在现有体制下。干部的待遇,看得到摸得着的就是那么多。

段卫华则是认为,不问青红皂白统统推出去,谁不会?以华夏官场之大,并不止那么几个“卖光”有魄力。能正视问题,愿意着手处理问题并且不怕麻烦,这才是最大的勇气。

勇气不是靠标榜出来的一就是年轻人常提的那个问题了,为了爱不怕死,为了爱不怕活着,这两者哪个更有勇气?

这些就都扯远了,总之,段卫华一听说小陈打算动公交公司的脑筋。眼皮子就一个劲儿地乱跳,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有勇气的干部,但是有些底线不能乱动。

所以,他就打来这么个电话。而且非常罕见地不笑了,用意无非是告诉陈太忠:你让你的老市长很难办啊。

“问题是这钱我也不能不要不是?”陈太忠听得苦笑连连,“老市长您有什么想法直说,我一定配合你。”

“你压上几个月行不行?”这是段卫华打电话的真正目的,“我这边理一理顺,到时候看能通过什么方面变通一下,总是要让你满意了才行。”

按说这几百万的事情,真的难不住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段老板这么行尊降贵地跟陈太忠说话,实在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意思。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那么回事。段市长才刚刚履新,脑袋上还有个省委常委伍海滨,必须留出充分的适应期和磨合期老段搞了大半辈子的政工,怎么可能这点都不懂?

这只是理由之一,其实更关键的是。他太清楚小陈的折腾劲儿了,搞起事儿来简直是肆无忌惮,要不然这个素波市长的位子也轮不到他,因为某人的事情,素波已经倒下了两个市长,而段市长绝对不想成为第三个。

当然,陈某人是不会针对老市长搞事的,段卫华相当清楚这一点,可

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曰闹大。就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住了就像他的。

“棋从断处生段市长不想让某人再弄出个断点来。到时候许绍辉再一插手,那真是说不清楚会怎么样了。

“可是乌标要走了,听说是会去高管局”陈太忠知道,老市长对自己不会空口白牙地许诺,但是他必须指出其中所蕴含的风险,“他一走,我这儿就被动了。”

“省高管局?”段卫华愣得一愣之后,旋即冷冷一哼,“他现在还是市管干部呢,我倒要看看,我不答应他走,他怎么走得了?”

“唉,问题是交通厅的崔洪涛。搭上杜老板了”。陈太忠很愕然地发现,自己今天的苦笑,是这一生中最多的一天尤其要命的是。今天还没过芜

“呃”段卫华听得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太清楚这句话的份量了,犹豫一下方始叹口气,“小陈你碰到的,就没个小事,,这样吧,大不了到时候我让公交公司戈小几十亩地给你,你让京华的小丁去搞房地产,科委来搞也行,这几百万费用从里面扣,可以吧?”

公交公司囤地不算多,但也有几块,毕竟是你有线路就得有停车场。没错,现在好多大商场或者大企业。为了吸引公交公司将终点站设在这里,就以几近于半租半送的价格提供停车场有了公交车,才会有人气才会有方便。

但是十来年前,很少人有市场意识和竞争概念,经常是一条线路规划好了之后,公交公司随手在终点站圈一块地这就是我们公交公寻的了啊。

而这终点站戈小得大是否还能提供个司机和乘务员休息的地方,甚至该地由于是交通枢纽,还要增设办公的场所,这一切,就决定了公交公司手里有那么几块地皮。

所以段市长这句话,可操作性确实挺高的,不过他先提京华房地产的丁小宁,然后才提科委的房地产,这不仅仅是想送项目给陈太忠,更是有意无意地暗示,他现在确实不想跟“凤凰”这再个字扯得太近。

“我,不甘心”陈太忠听得沉吟半天,方始又苦笑一声一都已经破纪录了,也不差再多一声了,“他不能赖账赖得这么不讲道理”而且我还有别的方面的考虑。”

别的方面,自然是要通过解决此事,实现对崔洪涛敲山震虎的目的。交通厅那边的事儿也拖不得了。等人家真的定了联通的防系统,再说什么都白扯了。

“反正这件事要是拿到市长办公会上讨论的话,我是不会支持的”段卫华先表了态,沉吟一下方始轻笑一声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你要着急,就想咋。折中的法子。逼出他的钱来,我不方便出面,但是可以配合你。”

“折中的法子?”陈太忠满怀狐疑地发问了,他隐约觉愕,自己可能又被老狐狸算计了。

“呵呵,你主意那么多,不用我建议了吧?”段卫华笑得越来越自然了,往昔那个和蔼可亲的市长又回来了。“我只表一介,态,你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将来有机会了,我适当照顾你那一点儿活儿。”

“好吧,我考虑一下怎么操作吧”陈太忠也只能如此回答了,人家老段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还能再说什么?

接下来就是他打电话联系明立平了。不成想田市长去金乌视察去了。他上任一周了,先是听取了大部分行局的情况,在市里又走了一圈。现在就是下各咋。县区视察了。

金乌县跟湖西区接壤,陈太忠就请示,立平市长您能不能回来的时候。路过科委视察一下啊?结果田立平告诉他我回来估计要晚一点了。而且你科委的摊子太多,要视察也得明天下午了,晚上吃过饭以后。我看有时间没有,到时候再联系吧。

接下来,陈太忠就又开始工作了,科委转一转,三十九号溜一圈,招商办里走一趟,这看着就六点了。

占章和谐

晚上,马疯子请陈太忠吃饭,疯子移民的手续办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只剩下等了,陈主任又叫上了小董、张爱国和交通局局长牛冬生等几个自己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喝到一半的时候小吉也蹭着过来了。

喝完酒了,牛局长招呼大家去交通局新开的交通宾馆唱歌,交通大厦已经交付使用了,主楼东侧是用来办公的,西侧是宾馆,裙楼有酒店。

这栋大厦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小四千万,算是相当奢侈的了当然。跟在建的科委大厦估计就不太好比了。科委大厦加上追加的投资,达到了五千万,而且眼下看起来,铁铁地是要超出预算的,估计得到六千万左右。

喝酒唱歌到八点,陈太忠正要告辞走人的时候,接到了田立平的电话,“小陈,我还有十来分钟就到横山区宿舍门口了,你在哪一栋呢?”

“我在外面喝酒呢,马上就回去”陈太忠这话,赶紧站起身走人。路上还不忘记给白市长打个电话,那个啥,老田要过去,你可不敢看见灯就推衣柜。

田立平今天在金乌喝了不少。没办法,领导下去视察就是这样,饭点儿了你走人,那有点不给下面人面子,更何况田书记现在只是代市长。想把代字去掉,也得注意跟人民代表们打成一片反正表示出一

而且,他最近也在筹备凤凰煤焦集团的成立,金乌是凤凰市的产煤大县,要是有人捣蛋,也是头疼事儿。

回来的路上,他问起了司机,想知道陈太忠在哪儿住,这司机虽然没跟陈主任打过交道,但是在市政府混的主儿,还能不清楚这个人?说不得就载着田市长直奔横山区宿舍。

陈太忠赶到的时候,田市长的车已经开进了宿含大院,于是他陪着领导上楼,隐隐地,旁边有人在窗口探头探脑。

司机和秘书没跟着上楼,这是市长专门找陈主任来了,谁还会跟着碍眼?

陈太忠的房间还算整齐。由于有张爱国拿了钥匙帮着打扫,倒也不显得多脏,不过茶几上还是落了薄薄的一层尘土,他见状也只能苦笑一声。“小张这家伙也学会偷懒了。回头得说一说他

田立平虽然喝高了一点,可是他也不接这话茬,谁知道这小张是男人还是女人呢?径自走到客厅的沙发处坐下,“给我弄点茶水,渴得要命”呵呵,今天听吕清平说起你了,你好像对他很有成见?”

“那是他自作自受”陈太忠哼一声,走上前打开热水器的开关,又从酒柜处拿过了一提啤酒,放到了沙发上,“要实在渴,先喝点啤酒,我去洗茶具”呵呵,正好有从北京弄的特供的明前狮峰龙井。”

“随便什么茶都行,喝酒喝得舌头都麻了,再好的茶也喝不出来。田立平笑一笑,惬意地舒展身子,“你让甜儿去干这个嘛,咱俩说话,,咦,甜儿在哪儿呢?”

“哦,她”在宾馆住着呢”陈太忠回答的时候,有个略略的停顿。他总不能告诉市长大人,你女儿在阳光小区跟我其他的女人在打麻将吧?

“叫她过来。”田立平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一句,旋即又转移了话题。“你跟吕清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小

田市长虽然喝多了,心里却是清醒的,他之所以来横山区宿舍,就是猜到了,陈太忠的生活哪怕再糜烂。总是不可能在他自己的荐舍里胡来。

进来之后,他就想把自己女儿也正式领进来这多少也是个舆论不是?反正他喝得是有点多了,觉的自己这么做没错,至于女儿跟陈在年纪上的差距,他就懒得考虑了。

“有点晚了吧?。陈太忠苦着脸问一句,结果人家田市长不理他。说不得他心里长叹一声,摸出了手机,小白,田甜要踏进你的领地了叭”

洗完茶具之后,饮水机里的水还没开,两人就坐在那里聊了起来,从科委为什么不鸟昱县长,聊到市里的权力结构,再聊到各个领导的性格。什么都能说。

他甚至跟陈太忠打听,你在市政府有什么比较信得过的人,可以做我秘书的吗?

田立平在素波的秘书小姜也是新人。跟了他其实还不到一年。这次他来凤凰,本来想着你愿意来就过来。不成想姜秘书根本没做表示。

这也正常小姜家就是素波的,老爷子更是素波市人大的副主任,跟着田书记来凤凰倒是小事儿,问题是田老板快到点了,等回头一个请动,老田回去了小姜留在这儿走不了,那耳不是麻烦了?

这就是行情,那帕里义无反顾地跟着蒙艺走,不仅仅因为蒙老板是省委书记,更是因为蒙书记年轻,要退休还得十五年,这么些时间,足够那处长在碧空打下一片大大的天空了。

“这咋。事儿,你可以问景静砾,我跟市政府的人都不太熟”。陈太忠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一拉开门,正好田甜站在门口正要敲门。

我哪儿敢让你敲门啊?陈太忠心里苦笑,要是被对面的于主任听见响动,那就更说不清楚了一怎么说现在也是八点半了。

田甜一来,这服侍的工作就是她来干了,田市长初来凤凰,想知道的事儿真的是太多了,两人直聊到十点半,灌了一肚子茶水的市长去陈主任的厕所嘘嘘一下,才转身走人。

陈太忠自然是把甫长大人送到了楼下。回来之后,看着脸有些微红的田甜,“你老爸也真放心。就把你一个人留在我这色狼家了?”

“我进幕的时候,没人注意到”田甜打开几个房间的灯,四下扫视一下,回到卧室懒洋洋地半躺在**,“哼,你这老窝我还没来过呢。这床也不知道都有谁用过”等再晚一点,其他人睡觉了,咱们再去阳光小区,”那是什么?。

陈太忠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自己的衣柜在缓缓地“走动”说不得狠狠地一拍脑袋,“啧你就不知道等一等吗?”

“哎呀,老田总算走了”。一个柔美的女声轻轻地传来,明显是压低了声音的那种,接着,白市长穿着紫色棉质睡衣从墙那边走了过来。

然后,她一眼就看到了田甜。眼睛在瞬间就瞪得老大,一抬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睡衣衣袖滑落,露出一段有若嫩藕的白哲小臂。她惊讶,田甜比她还惊讶呢,大半夜的,任是谁看到走动的衣柜、穿墙而来的美女,怕是都不可能保持镇静,于是张嘴就是一声凄厉的大喊。”

总算是陈太忠手疾眼快,一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顺手还放个咫尺天涯的术法出去,将她的声音隔圳市长的老爹坏在隔壁别说泣一栋楼可都是知下胁的干部,被人听到那就惨了。

他捂得紧,可是田甜吓坏了啊,浑身都在哆嗦,都能听见牙关得得打架的声音,见她吓成这个样子。他只能苦笑一声,“这是白”吴市长,说好了晚上要来我这儿,听我汇报工作。”

“汇汇汇,汇报工作?。田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于是大声地喘几口气,惊魂未定地看着吴言,“你是,,吴市长?”

她当然不可能相信,吴言过来是听工作汇报的,只看这墙上的机关和吴市长身上的穿着,是个人就能猜到这是怎么回事。

倒是吴言要老练得多,最初的惊讶过后。她一迈步走到床前,铁青着脸发问了,“太忠,谁让你把她放进我的房间期”

吴市长本就是做事果决的女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再遮掩也就没意思了,说不得就要计较一下,自己的私密空间怎么让别人进来了。

“咳咳”。陈太忠轻咳一声,先走上前将衣柜推回原位,才笑嘻嘻地一耸肩,“给你们俩介绍一下,这是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吴言吴市长,天南最年轻的实职副厅

“这个嘛,是天南电视台新闻栏目的主播”他还待继续介绍,只听得吴言冷冷一哼,“田甜是吧?省台我也常看的,,陈主任,麻烦你解释一下,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小

吴市长下午就从招商办得知。陈太忠回来了,刚才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就让钟韵秋时不时地看看窗外,然后就发现太忠领着田市长进家了。而田甜来的时候是打车,悄悄上门的,连门都没来得及敲,就被某人放进来了,钟秘书没有注意到是很正常的。

好容易等到十点半了,她和钟韵秋在书房呆得都有点瞌睡了,才听到窗外有轻轻的汽车启动声,紧接着车灯亮起,钟秘书掀开窗帘的一角瞄一眼,长叹一口气,“唉”这次走的总算是田市长的车了

十点半了,田市长也走了,见到陈太忠冲着车一个劲儿地摆手,然后又孤身上楼,白市长觉得”自己这么过去,怎么说也不可能有别的意外不是?

她一向是很小心的,住在这市政府大院的人也很自律,这会儿真的不太可能有人再去陈太忠那儿了”好吧,就算有人皮厚,想上门打听一下田市长来此何干,总也有个时间差的吧?到时候她躲在卧室,或者再悄悄回来,都行的嘛。

不成想,就是她走出书房走进卧室,反锁了卧室门,然后推开衣柜。又推开那个衣柜的时候,意外居然”真的就这么发生了。

还好,她的神经够坚强,问完之后冷冷地看着陈太忠,一定要他给自己一个说法。

“田甜是田市长的女儿”。陈太忠苦笑一声解释,“我俩本来说再等一等,大家都休息了,就去阳光小区的

什么?听到这话,吴言越发地恼怒了,她可是算着陈太忠今天回来。该留在这里的,没想到为了一个女主播,就要跑到阳光小区胡来

而且,田立平走都不带自己的女儿,那意味着什么不是很清楚吗?

再加上,她被人发现了,说不得冷冷一哼,转身就去扳那衣柜。“那你去你的阳光小区吧,让开,,我要回去了,再也不过来了

“你又不乖了啊”陈太忠笑嘻嘻地伸手抱住她,冲田甜努一努嘴。“甜儿,帮我脱了她的衣服

田甜愣在那里,目瞪口呆了半天。才终于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听他这么说,不禁有些迟疑。“太忠,你别这么不尊重人嘛

“你帮我,就等于帮你父亲”陈太忠的脸皮,那是要多厚有多厚了。这般无耻的话也说得出来,而且还是满脸带笑,“有了白市长的支持”田市长的工作很好开展的。”

“哦”田甜点点头,心说原来是这样,其实,田主播跟陈某人见识过的大场面不少了,五飞六飞是常有的事几,于是走上前帮他抱住吴言,“白市长,,你不是说她是吴市长吗?。

“陈太忠”吴言听得怒火中烧,恶狠狠地瞪着自己面前的某人。却是不敢大声说话,只能低声咬牙切齿,“你好,你很好

“你就是欠收拾”陈太忠轻轻一拽,扯开睡衣带子,下一方就将白市长按在**,冲着她挺翘的臀部啪啪地打了两下,心说反正你也喜欢这个调调儿。

钟韵秋有吴言卧室的钥匙,等了好半天,还不见卧室门响,不由得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再醒来时已经是十二点千了,说不得打着哈欠开了卧室,悄悄将衣柜推开一条缝儿。侧耳倾听太忠你不是忘了我,直接睡了吧?

不成想,一个男人的声音懒洋洋地传了过来。“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市长的女儿,以后你们姐妹俩,要好好相处,要和谐,听见没有

昨天赶稿子赶得大心跳了。章节数都错了,就差那么一分多钟。发布完之后风笑足足歇了半小时才缓过劲儿,所以那个单章只是解释,要票要得不够煽情,于是就又掉到第十六了”七千字,强烈召唤月票。

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