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6 产权问题2097不知足

2096产权问题2097不知足

这个混蛋”崔洪涛几乎在听到这话的同时,就作了。

响鼓不用重捶,聪明人一点就透,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陈太忠为什么会选择在今天上门,这是敲山震虎呢,一时间勃然大怒,姓陈的你欺人太甚啊!

不过,终究是个正厅的干部了,下一s1,崔厅长就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始仔细地回想,刚才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想了半天,他确定自己刚才的应对并没有什么错误,就放下了心来,又由于?紧张的思索有效地控制了怒气,不多时,他博心情居然?变得平和了“素波公交公司……欠凤凰科委什么钱?怎么会搞到这个地步?”“听说是一卡通的钱,欠了六百万”智主任小心翼翼地回答,他看到了领导的失态,有些话也不敢贸然地说了,只能实事求是地回答。

“鸟标上任的时候,由于前任亏空太多,所以他把专款专用的一卡通拨款……挪用了,又因为素波市取消了对公交公司补贴,到现在他也没凑出来这笔钱。”

到了智主任这个层次,能得到领导青睐,绝对不会仅仅是因为善于揣摩上意,像他这一番话,就说得相当精炼而有条理,这就是一种能力。

揣摩上意不是万能的,不会揣摩上意那是万万不能的,说穿了,打铁还是要自身硬。

“专款专用……挪用”崔洪涛嘴里咀嚼着这两个词,原本平静的脸上,多少流露出一点怪异的神情来“陈太忠的钱他也敢这么搞,这家伙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他当然知道一卡通系统了,事实上,招标当?天高胜利原本是让他去坐馈的,不过因为他好友的父亲过世,所以才轮到畅厅长去的”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崔洪涛的心情越地平静了,这个时候他居然有兴趣侧头打量一下身边的小智“小智,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这个消息了?”

这还叫快吗?智主任听得心里苦笑,陈太忠肯定以为咱们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才上的门,说不得越恭?敬地回答“刚才蓝局长打过来电话,说是乌标下午要去市纪检委接受调查。”

要说蓝河可是崔洪涛的爱将,而且他老丈人是燕京大学毕业的,不止在北京有诸多校友,在国外都很有一些朋友,人脉是相当广泛。

那就去接受调查吧,这是他扣了陈太忠的谶,又不是我扣了陈太忠的钸,听到这话,崔洪涛哼一声“小蓝这多的什么事儿,他知道‘宰相肚量四个字儿怎么写吗?”“那我要不要跟陈太忠说一下,咱们对鸟标的事情不知情呢?”智主任居然很冒昧地问了这么一句。

“没必要”崔洪涛沉吟一下摇摇头,陈太忠是很有些难缠「这个不假,但是也不至于让我这个大厅长专门去解释,某件跟我无关的事情确实跟我无关。

不过,想到姓陈的可能以为,自己是在听了鸟标之事以后,才会对其如此客气的,崔厅长心里又是说不出的滋味,好半天才强压心头的怒火,无力地挥一挥手“尽快把gps的事情搞好,必要时……可以适当地对移动放松一些条件。”

这个“必要时”并不是真正的必要时,智主任听得很明白,崔厅长对那个陈太忠简直是怕得要命了,却偏偏要拿着点架子,我得想个法子,怎么比较婉转地通知移动公司一下。

撇清最好的法子,就是拿出诚意,而眼下最能体现出诚意的,就是在这个gps上做出适当的让步,相信陈太忠在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就会心知肚明,这是崔厅长的诚意了。

想到自己一开始居然会有意无意地刁难这个人,智主任觉得背心有点凉,幸亏崔厅长知道此人的根底,看来这省厅里的学问,确-实比下面大多了啊。

就在乌标走进市纪检委大门的时候,张沛林得了一个消息,省移动的某个小同志,做通了交通厅的工作,那边运管处原则上答应了「向素波市交通局客运办推荐移动公司的gps卫星定位系统。

光这个也就罢了,关键是那边还说了,移动公司愿意为我们代付一部分设备款,这个很好,很有合作的诚意,但是考虑到将来可能产生产权上的纠纷,所以这个设备款,交通局要出大头,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一十像四六开就不错。

产权纠纷,这个理由太强大了,原本移动公司要跟对方五五开出资,交通厅那边都是待理不待理的,现在居然想到了产权问题,人家只让移动公司出四成了一十其实这设备,将来还是要让出租车司机买单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产权。

反正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领导的上下嘴皮一碰,说有产权就有产权了,说要考虑纠纷就要考虑了,要不然凭什么要移动公司少出钱呢?

“丁翔这个同志干得不错,要有适当的奖励”张沛林听了点点头,吩咐办公室主任一声,见他出去了,才轻哼一声,陈太忠现在就在素波呢,凭那个小丁,也拿得下来交通厅?

这倒不是说张总对自己的职员没信心,真要说能力,他甚至相信自己的员工能拿下来省委省政府的单子,但是交通厅主动要求移动减少投资……真的太诡异了。

没错,大家花的都是公家的钱,谁多花一点谁少花一点都无关紧要,可是平白无故地让利,同事们会怎么看,会怎么想?

当然,交通厅这边是找了一个借口出来,但是张沛林能断定,这十有**是小陈使劲儿了,说不得拿起手机,给张馨打一伞电话。

这个项目,依旧是要算到素波移动数据部头上的,卫星定位嘛,肯定是要涉及一些数据的,张经理一听说单子敲定了,也挺高兴的“陈?主任说他今天要去交通厅的,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他?”

陈太忠在素波的时候,每天晚上的?大被同眠,是少不了她的,所以她对他的行踪也是比较清楚的,更何况陈主任今天出马,不仅仅是为了科委也是为了移动,为了数据部经理的她?”呵呵,我就说嘛”张沛林一听,心说果然如此“我就觉得小丁拿交通厅费劲儿,更别说人家还让了一成出来。”

这一成不算多,也不算少了,小七千万的单子,一成就是七百万,移动有钱是不假,但是谁也跟钸没仇不是?逶憾的是移动公司实行的是收支两条线,不能简单比较,否则这个项日的数据会好看很多。

张馨却是挺好奇,陈太忠到底做了点什么,这么快就有了结果,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陈太忠,不成想那边的回答挺生硬的“哦,是张经理啊,有什么要紧事吗?哦,没有……那我现在手上有点事,回头咱们再联系吧。”

陈主任在忙什么呢?他正跟李仙桃谈话呢,李总得了段卫华授意之后,在检定人心的同时,就开始联系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了。

陈太忠不想乱掺乎这事儿,就说你栽许纯良主任吧,李总不敢违逆他,只能照办了,不成想没过多久,许主任一个电话打了回来“太忠你在素波呢,让她联系我干什么?要不这样……咱俩换一换,你回凤凰来,我就去素波帮你谈。”

许纯良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陈主任也只能跟李总谈具体事宜了,当然,说是具体事宜,其实不过是敲定一些原则性的东西,真正的具体事宜,还得具体操作的人去谈。

李仙桃是下午四点半点开始跟陈太忠谈话的,她拼了命地拖时间,想将这场碰面拖到六点去,不过,陈太忠眼里连鸟标都没有,怎么会有她?

至于说她的用意何在,那是个人就知道,乌总已经不行了,而李总既然主持了工作,肯定就想将这个局面顺延下去,直至名正言顺地扶正。

陈主任能理解她的想法?一一她不这么想的话,那才叫奇怪,但是他也很明白段卫华的处境,撇开段市?长的性格不提,人家正处于履新期,正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给老市长带去什么困惑?

于是,谈到五点十来分,虽然李总在一个劲儿地挽留,陈主任还是站起了身子,笑着话了“具体事情,就让具体负责的同志们去头疼吧,咱们做领导的干涉太多的话,会打消同志们的积极性,李总你说是不是?”

“不至于吧?陈主任你要负责提纲挈领、把持方向的吧?”李仙桃听得就芙,其实她在装傻,她非常期望陈主任说点别的,比如说正事太严肃,说点别的放松一下之类的。

然而很遗憾,陈太忠这个副主任虽然年轻,却明显是官场中的老手了,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而且推辞的话都讲得冠冕堂皇,深得其中三味。

所以,就在五点半的时候,陈主任不顾李总的再三挽留,一边芙着道歉,一边离开了公交公司。∽章不知足

陈太忠走出公交公司,坐进林肯车,拨个电话给张馨,不成想张馨那边说话又是支支吾吾的,听起来显然是遇到了不太方便的场合。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格生活!他挂了电话之后,看着车窗外灌木丛和树枝上的皑皑白雪,不知不觉居然有一点烦躁了,以往小张被他予取予求习惯了,现在居然也有自己的事业了。

下?一s1,他觉得有点愁闷,打开车门走下来,用力地吸几口雪后的清新空气,来回走几步,将地上将化未化的雪水踩得噗噗作响。

这么走了一阵,他的心情就好了一些,正说联系一下雷蕾吧,不成想手机响起,却是张馨将将电话打了过来,合着她的办公宣里有人「所以她跑到外面来给他回电话“今天张总给我打电话了,说gps的项目已经确定下来了……”

陈太忠听她将事情经过讲完,才笑一声“崔洪涛倒是有意思,居然还能让出一成的钱来,嗯,让我想一想……哈,我知道了,这家伙肯定是知道今天下午乌标去市纪检委谈话了。”

要不说这世界上的事儿,真的就经不起琢磨呢??陈某人并没有亲眼见到走后的事情,却是这么连蒙带猜,就将事情真相揣摩得**不离十了。

然而下?一s1,他就又陷入了沉思里,若是说一开始崔厅长就不知情的话,为什么丫会对我那么客气?难道说……有什么说法?可是看那智?主任一开始的做派,却是欠收拾得很,这又是怎么回事?

陈太忠胡思乱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心里隐隐有点感觉,似乎是崔洪涛知道哥们儿不太好惹,算了,不想了,有些东西想得太多也没用,徒乱人意耳。

这时候,他才现张馨还没挂电?话,在那边轻声地问“太忠,原来这个卫星定位系统,真的是你办下来的?”

“那当然了,上午我去找崔洪涛敲定的”陈太忠笑一笑,一时觉得她这问题有点奇怪,不过却也没有当真“他不过是不合适亲?自操作这件事,毕竟是个厅长,不能那么没品。”

要说这送人情,也是一门学问,同样是厅级干部,张沛林就能直接许下购买陈太忠的设备,而崔洪涛一开始没有应承下来,后来又多了联通这个变数,等再次敲定的时候,崔厅长就不合适直接出面了?一一?中间多?了点曲折,那就要采用不一样的方式。

当然,这或者又是崔厅长想表现出一些不得已来,至于这不得已是想表现给谁看,那也不好说清楚,左右不过就是这点事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张总问我呢”张馨听得哼一声,不高兴地话了“这个丁翔,脸皮也真够厚?的……居然说是他谈下来的。“丁翔?”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这是谁啊?”

合着刚才在张馨办公室里的,就是丁翔,省移动公司办公室负责技术保障的,省公司里没有市场营销人员,类似的事情都是由各地市移动公司来完成的。

不过,谈下类似的大单,那也是可以获得奖励的,省公司能奖励的东西应该不是很多,但是他要找到市移动的话,物质奖励会更多一些。

原?来是个适逢其会的主?儿啊,陈太忠听得就笑“算了,毕竟这个渠道是从他身上是的,该奖励他多少你奖励好了,反正最后的业绩是要算到你头上的。”“问题是这种单子的奖励,我还得专门为他打申请呢”张馨听得就有点不服气“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要钱要得倒是理直气壮的。”

“哈哈”陈太忠听得就笑,心说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我找崔洪涛的事情,不合适随便说,你就当便宜了他好了,为这种人生气,实在不?值?得一?一r一?一?一?晚?上?一?起吃?饭●庆?祝?一?下:\}”“啧……好吧”张馨咂一咂珞巴,挂了电话。

张馨还是太嫩啊,陈太忠笑着将手机揣进口袋,他感觉到了她的悻悻和不服气,然而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人家能跟崔洪涛搭上线儿,这功劳就冒领定了。

反正公道自在人心,张沛林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张你也是坐享其成,又何必那么斤斤计较?哥们儿这真正的幕后英雄还没觉得不平衙呢。

他揣起手机才要打开车门,冷不丁听得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这位大哥,能不能捎我一段?下雪天路不好走啊。”

“自己打车”陈太忠爻也不回地来了这么一句,自打他开上林肯车,这种事情他也不是遇过一次两次了,就是那些漂亮女孩或者自以为漂亮的女孩上来搭讪,要坐他的林肯车。

陈某人对这种爱慕虚荣、企图不劳而获的女孩,一点好印象都没有,没铝,他的私生活是很糜烂,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捡到盘子里就是菜的主儿。

恰恰相反,他看女人的眼光很高,等闲的女人,根本放不进他的眼里?一一像雷蕾之类的,虽然是有夫之妇,可是要跟他保持长久关系,就得跟她爱人保持**上的距离。

要不然的话,他早就拿下蒋君蓉了,陈某人自己可以滥情,却是容不得他的女人滥情,更是见不得那些公共汽车,嗯,他的大男子主义倾向很严重。“打不到车啊……”身后的女人还待叽歪,见他一头钻进了车里,赶忙紧走两步“陈哥,是我啊。”

陈太忠侧头一看,却是汤丽萍笑吟吟地看着他,小汤同学今天穿上了他送她的那一件白色裘皮大衣,装扮显得挺时髦,不过腿上穿得依旧不多,那两条圆规一般笔直?的腿,看起来怎么都有一点仙鹤一般的感觉。

“你闲得没事,调戏个我干什么?”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在他印象中,这女孩儿愤世嫉俗得紧,今天居然能踉他开这样的玩笑,可见最近日?子过得还将就。

他也打心底里希望,自?己认识的人全能过上好日子,见她笑靥如花,一时心情也好了不少“行了上车吧,我送你……去哪儿?”

“我请你吃饭吧”汤丽萍倒是真不见外,拉开车门就坐了上来,笑嘻嘻地答他“刚谈好了一个大客户,卖了两套房子加装修,能拿……。&,差不多一万呢。”

“你那点哉,省一省吧”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摇头“你要没事,我就送你回家,晚上跟张馨和小宁约好了。”“你怎么这么格心?”汤丽萍不高兴地嘟起了小嘴“为什么不带我??今天我开心,正想找几个朋友分享呢。”“她俩都是我的女人,你是吗?”陈太忠笑着白她一眼,打着车一打方向,车就向素纺方向开去“听话,你陈哥又不是什么好人。

“我也可以做你的女人”汤丽萍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嘟囔一句,又抬手去旯他的胳膊“那个张经理,上次我还帮着扶她呢,我今天真的挺高兴的嘛。“行”陈太忠被她缠得受不了,说不得点点头,车行到路口,打个转向掉头,驶向了市移动公司新址。

市移动公司的新址离老地址并不远,是一栋十一层的写字楼,移动公司买下了三层到五层,这楼虽然不算很高,占地却是很大,两侧的裙楼都有八层,院子也大,办公环境很好也相当地气派,一看-就知道里面前是有实力的公司。

陈太忠将车停在院子里等张馨,等了好半天还不见她下来,低头一看仪表盘,现已经六点一刻了,说不得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怎么还不下来?”“还不是这个丁翔?”张馨在电话那边抱怨“你认识一个叫宋晓提的女人吧?”“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他俩居然也认识?那晚上咱们宰这丁翔一刀好了。”

“不是认识,是有冲突”张馨哭笑不得地回答,敢情这丁翔觉得自己是帮了张经理的忙了,除了要张经理报销活动经费之外,还要她帮着在素波理工大开个电话市。

报销活动经费,这个要求正常,移动的奖励其实是可以从这个口儿是的,但是在素波理工大开电话市,这一点张馨就不能答应了,人家那个小宋可是把房子都好了,隔断也装修了,就只等着过两天放号开业呢。

可是丁翔觉得我刚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这样啊?”张经理,咱都是移动的职工,没有胳膊肘向外拐的道理不是?你退了那一家不就行了?”

这话槁得张馨实在是左右为难,而她又不知道陈太忠跟那宋家姐弟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正说要打个电话问陈太忠,不成想他先将电话打进来了。

“嘿,他还真当自己是那盘子菜了?”陈太忠听得一时恼怒无比,他跟宋家姐弟的关系也很一般,要是随便一个移动的职工来跟张馨谈此事,他也愿意尊重她的选择。

但是别人都行,就是这个丁翔不行,你小子已经占我老大便宜了,做人不能太不知足啊,说不得哼一声,“你下楼吧,有人应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