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8 冒名2099眼红

2098冒名2099眼红

说实话,丁翔也挺恼火的,他听人说起过,移动公司想拿下素波出租车行业也不止一天了,他甚至还为此问过自己在公路局上班的姐夫,不过显然,他那个姐夫也做不了省厅的主。

今天上午快到吃饭时候了,他姐夫主动打电话,要他去交通厅联系,他都没等到下午,中午就跑过去了,不但见了运管处的处长.还在酒桌上非常干脆地谈妥了此事。

当然,他姐夫暗示他了,这是厅里有了变数,办公室智主任又是公路局出去的,你是我小舅子,不照顾你我照顾谁?

丁翔当然知道里面存在变数,以前谈不拢的事儿,现在能谈下来了,不是变数是什么?而且他争取到的是四六分的投资,没古怪才有鬼了。

他也琢磨过交通厅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但是别说他了,就连他的姐夫都打听不出来,既然搞不明白,那索性也就不搞了。

下午一上班,他就将此事汇报了办公室曹主任,曹主任在惊讶之余,马上就将这个情况汇报了上去,结果回来之后,向他表示说张总很高兴,要嘉奖你。

省公司的嘉奖,曹主任说了就算,不过省里的奖惩制度不如下面的灵活,所以主任还暗示了他一句,小丁啊,这次市移动数据部可沾了你的光了,你不去张美人那儿看一看?

张馨上次跟宋嘉祥的冲突,最终还是传开了,毕竟是一个科级的小经理硬楼上面下来的司长,而结果竟然是以宋司长道歉收尾,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不过,虽然很多人在猜测她的后台,但是也仅仅到了张沛林这儿就不敢再猜了一一涉及大老板,再猜就要出事儿了,所以大家就开始好奇这个张馨到底有多漂亮了。

张经理漂亮,那是一定的,大家不敢琢磨她的后台,于是就拿她的相貌开起了玩笑,管她叫张美人,倒也是无伤大雅的外号,不长时间,整个天南移动都知道,素波数据部的经理,是一等一漂亮的美女。

丁翔也没想打这张美人的主意,有些美女的脑筋,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动得了的,他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比宋嘉祥司长还牛逼,不过既然曹主任建议了,他为什么不来转一转,拿回一点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他跑下的这个项目,没有可以类比的案例,张馨虽然心里存疑,但是这奖励是公家出钱,所以还是给他按最高标准做了一个方案,算下来丁翔先期能得到十万左右,以后的一年里,每月还能有一万客户维系费用,总共算下来,这个项目他能拿二十万出头。

可是丁翔不乐意啊,路边的那些移动营业厅,放一个号,只要三个月内不欠费,就能得到五十块的返还,我这一下放了十万多个号出去,光是这一块我就能挣小七十万一一这还是税后的金鲼。

出租车司机上了这GPS卫星定位系统之后会欠费吗?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设备都买了还差一点月租费吗?再说了,他们真敢欠费的话「客运办有的是法子收拾他们。

张馨自然要跟他解释,账不是这么算的,你考虑过那些路边店的成本没有?房租、装修、人工和设备,哪个不要出钱?我的权力就是这么大了,而且就这个,我还得找邓总批呢。

丁翔也认可这个解释,但是他失落啊,这跟他的预期目标差得有点多,他还指望着靠这一幕买辆本田车开呢,而眼下看起来,只能买捷达了……还得是分期付款。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想起来张美人手里,其实还有一条富贵路子,那就是电话超市,天南大学的IP超市,十天就两万啊,一个月六万,按百分之三十返还算的话,租间房子雇个小姑娘,一个月轻轻松松十万八到手。

就这,还是外人的看法,而丁翔是移动内部的职工,自然知道有些省份的IP超市,返点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十,竞争激烈的地方,百分之七十都有,就算一般的省份,也到了百分之五十,只有天南这个相对封闭落后的地方,才是百分之三十。

不过,外省的IP超市,多是走的有线IP超市,这个技术占用的主要是中继通道,并不占用码号资源,主叫方虚拟一个号码就行了,不需要回拨,而且有线电话超市的通话质量,要远超无线的,成本也低。

但是这种超市有个缺陷,就是不能大范围推广,这是最最要命的事情,有线超市只能分奔在基站附近,而更更要命的是,放不出去卡号。

卡号放不出去,就是推广不力的具体表现,你说你话务量增长了多少,那真的没多少用,同样一张卡,上个月能打八十,这个月没准能超过两百,这种数据JL的波动是不可控的。

说穿了,还是移动的市场太大了,而IP超市才能有多少消费?对于一个超市业主来说,每个月上万的收入会美到睡不着觉,但是对整个移动公司来说,不会比数据上微小的波动更值得关注。

总之,数据的波动不可控,而IP超市产生的消费也是不值得一提,那么短期内无线取代有线系统,那是必然的,不但能四面开花攻城拔寨,更是能放出去卡号。

话务量的增长未必全是移动职工的功劳,那很可能是用户有需求这是硬到不能再硬的指标。

那么,丁翔想做的事情就很明了,他不但想在素波理工大开个电话超市,更想将提成返还部分提高,天南大学的超市是百分之三十,而他想得到百分之五十。

然而,张经理的答复,让他有点恼火,什么叫“那边已经有移动的关系在做”?你再是关系,还硬得过咱移动自己的职工?甚至他都因此看得张馨有点不顺眼了,这女人无非也就是花瓶一个,一点眉高眼低都不懂,合着这么大的单子,我白帮你跑啦?

不过还好,丁翔摆事实讲道理说了半天,张美人这边看起来似乎有点犹豫,就在此时,她又接个电话出去了。

等张经理回来的时候,丁翔也想好了,要让她请自己吃饭,酒桌上再谈一谈这个问题,不成想人家收拾一下东西,站起身穿外套去了,他着急了,“张经理,这事儿到底行不行啊?”

“跟我下楼吧,有人会跟你解释的,”张馨看他一眼,臬臬地发话了,“这件事情,我也不方便做主。”

她并不知道陈太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但是她对他的信任是毫无保留的,只是,在顺着楼梯款款向下走的时候,她的心情也有点复杂:明明是大忠办成的事情,可是我却不方便将此事解释出来一一这也算是“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乱说”吧?

丁翔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见她下楼就追了过去,“张经理,怎么不坐电梯呢?”

“常走楼梯对身体有好处,”张经理淡淡地答他,这楼里虽然三部电梯,上下班的高峰时期依旧很拥挤,有些人……就难免手脚不太规矩。

她在四楼办公,是一走楼梯确实无关紧要,丁翔还想继续问她话,见她神色淡然,终于不再说话,只是心里暗暗地发狠:你要给不出我合适的解释,惹得火了,我就在交通厅给你作一作梗。

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就把自己姐夫所说的“变数”丢在了脑后,打心眼里他就认为,这事儿是我跑成的,该我得的必须要争取。

两人走出楼去,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美女,明眸皓齿青春靓丽,上身的白色裘皮大衣尽显雍容华贵,细长的双腿彰显着她不凡的身材,也衬托出几分傲然来。

“张姐,你这总算是下班了?”汤丽萍对张馨有印象,对她笑着点点头打个招呼。

张经理对这个女孩可是没多少印象了,她就见过汤丽萍一次「还是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时候,不过,想到这女孩肯定是太忠安排的「说不得微笑着点点头,由于不知道此女叫什么名字,她就没有说话,然而这架势看在别人眼里,却也是领导派头。

汤丽萍也知道分寸,又得了陈太忠的机宜,就没有再纠缠她,而是转头看向丁翔,不动声色地发问了,“你就是丁工?”

“我是丁翔,”丁翔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女孩儿,他心里生出一点不妙的感觉来,眼前这女孩儿的来路暂且不提,只说人家穿的这件大衣,怎么……也得一万多吧?

这就是张经理要给我的说法吧?他猜到了这个可能,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淡淡地发问了,“你是谁,找我有事吗?”

“你过来一下,”汤丽萍冲他招一下手,往旁边走两步,丁翔虽然也想到了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路数,但是这光天化日之下,他要怕了这娇滴滴的女娃娃,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于是他走上前两步,女孩低沉而又不失清脆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人应该懂得知足,交通厅那个单子,只是你手快,谁去了都可以谈下来,你不会不清楚吧?”

“你说什么?”丁翔听得登时大声嚷嚷了起来,脸也胀得通红,一多半是因为怪怒,另一半却也多少是因为心虚,“谁说的?”

“我给你留了面子了啊,”汤丽萍不管他的反应,淡淡地回答,她将他引到一边,确实是为了照顾对方的面子,“你抢了某人的奖励,已经有领导不高兴了,就这么到此为止吧?

“咝,”丁翔听得就是一口凉气,这话是真的吓到他了,要说刚才这女孩儿的话,令他从虚妄的幻想中回到现实的话,那么人家后来的话,就是**裸地告诉他,你别跟我装,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数据部张经理、办公室曹主任、老总张沛林都不知道的秘密,居然被这女孩儿一语道破,这实在太令他震惊了,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姐夫所说的“变数”二字。

再想一想,这女孩儿暗示自己,将别人的功劳揽为了己有,他的背脊上都开始冒汗了:,我这次是抢了谁的钱了?

这就是会说话的好处了,搁给汤丽萍,是想不出来这么说话的,但是陈太忠教她说话,自然会考虑到这一层因素一一我要是直接说你小子是冒功,你不但不会承认,多半还要记恨上张馨,将来有机会的话,没准就要给她下个绊子,上点眼药什么的,那样可就没意思了。

要是我说别人辛苦忙了一场,这功劳被你抢去了,那么,只要是个人,就会以维持住眼前的局面为目标,能保持现状就该很知足了一一当然,这单子能「俦晔面,交通厅那边你多少也是有点优势的嘛。「偶果不其然,小汤同学的话一说出来,丁翔登时就傻眼了:合着我姐夫这么着急地叫我过去,那是抢了别人的单子?

当然,抢就抢吧,这年头人心不古,谁抢到算谁的,尤其这单子光是市移动的奖励就有二十多万,谁他妈是傻的,跟钱有仇?这一刻,丁同学可是顾不上考虑能买本田还是捷达了。

不过,想一想自己的冒功,可能会招致一个藏在暗处的仇家「眼下狮子大张嘴,又惹得张美人不高兴了,丁翔心里又觉得有点委屈:麻痹的老子真的是有关系嘛。

眼见两个美女走向富康车,就要离开了,他就实在忍不住了,紧走两步赶过去,“喂喂,我说小姑娘,我姐夫就是省公路局办公室主任,这消息本来就是我最早知道的。”

丑q章眼红丁翔这么说意思很明显,我没抢别人的功劳,老子就是有关系,所以这个单子才归到我名下的,那个谁谁的,真有那本事的话,至于让我抢了单子吗?

你也少跟我扯淡,是我的单子就是我的单子,反正这二十来万,爷是不让的!他并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打消了不该有的念头,现在要全力争取的,就是已经划到自己名下砘二十来万,是的,他在证明自己收入的合理性一一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会说话的,从来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没人跟你抢这个,”汤丽萍扭头,冲他冷冷一笑,心里却是佩服死陈主任了,在陈太忠的设想中,此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这样的反应,丫挺的会尽量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

所以,针对这个可能,陈主任做出了相关的部署一一而小汤同学执行得也是一丝不苟,她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一边就土了张馨的富康车,“我就是随便说一句。”

叨溅的水花中,富康车渐行渐远,只留下丁翔呆呆地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么一个事实:原来我是真的被戳穿了,这个小女孩儿知道此事的前后经过,那么……她会是什么人?

凭良心说,这个通知方式,若不是陈太忠筹划得当,这丁翔十有入九还真的记恨上张馨了,打人不打脸的嘛,然而他现在心里,却是只有一个念头,刚才我一直在跟张经理显摆,也不知道她清楚不清楚这个?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还是反应过来了,那小女孩儿没帮别人出头的意思,只是要自己适可而止,那么这业绩他是能保住的一一既然钱还是我的,那我还计较什么呢?

只是,他心里这份好奇,真的挡也挡不住,在后来领钱的时候,他还是拐弯抹角地向张经理打听,那女孩儿到底是谁,我看她很眼熟佴。

张馨实在扛不住他一次又一次地发问,最后不得不直言了,“你这个单子是交通厅崔厅长指定的,不过办成这件事的人,不会在意这点费用,你放你的心就好了。”

这话也是两人惯熟了之后才说的,这时候的丁翔已经不可能再记恨张经理了,甚至他都已经猜出,那天她应该早就知道此事,只是为了给自己面子,一直不提。

那么,听到这个解释,他也只有感慨的份儿了,张美人果然不愧是张美人,所交的朋友都不把这二十来万放在眼里,说不要就不要了,难得桧是,张经理当时居然还能硬生生忍住,不向自己做解释,怪不得人家是经理呢,看这份气度和胸襟吧。

从这件事来看,官场中想要隐瞒一些东西,也确实不容易,该让人知道的,早晚都会被人知道,哪怕当事人嘴再严再想保密,总有这样那样的反应,让知情人禁不住跳出来解释一一能在有效期内忍住不说,就算沉得住气了……

富康车开出去足有几十米,张馨才顾得上问身边的女孩儿是谁,听说她且,过自己的醉态,张经理的脸上禁不住生出两团微微的酡红一一-她就是这个肤质,只要有点不好意思,娇嫩的肌肤就会将反应很明显地表现出来,在**的时候尤甚。

汤丽萍却是心不在此,她很有兴趣了解一下,那个“丁工”到底抢了别人多少钱,刚才她就问陈太忠来着,不过陈主任笑着摇头,死活不肯告诉她一一事实上他也不清楚这移动的奖励该怎么算。

张馨听她问起这个,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直接拿钱的话要扣税,报销的话就不扣税了,大概就是……能到手二十万出头。

“哦,”汤丽萍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震惊无比,她今天敲定了两套房子和装修,能到手九千出头,就美得不行了,猛地听说张经理对这二十来万都是轻描淡写的,一时间这心里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忍了好一阵,她还是憋不住发问了,“张姐,这二十来万就让他这么拿走了?我看他的意思还挺不知足,凭什么让给他?”

“官场上的东西,你不太懂,”张馨扭头看她一眼,笑着摇摇头,又从后视镜里望一下,发现灰色林肯车已经跟上来了,心说这女娃娃倒是挺莽撞的。

刚才小汤的话,她隐隐听到了,而且也品味出里面的高明之处了,不过现在看来,这话明显是太忠教她的,凭良心说,那「塑蜱她何尝看着不眼红?不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琢磨「匣蠲绷i不是?她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说不得就再解释一句,“你看你穿的大衣,怎么也得五六万,丁工也没说就不平衡吧?什么人就有什么命。”

跟陈太忠在一起久了,张馨的眼力也变得毒辣了许多,尤其是她又经常在北京逛商店,一语就道破了她身上大衣的价值,这是……太忠送她的吧?

“张姐你倒是好眼力,”汤丽萍听得颇为咋舌,自打收到陈哥的馈赠之后,她就四处打听自己收到的东西值多少谶,最后总算是通过一个英语专业的同学,在英文网站上查到了。

可是,想到自己这件大衣也是偶尔的收获,她的心里就越发地不平衙了,凭什么陈哥随便一出手,不是给人二十万,就是价值五六万的大衣,而我……赚到九千就这么高兴呢?

“真是什么人就有什么命,”汤丽萍重重地叹口气,坐在那里不说话了一一一一一r大家约好吃饭的地方,是新开的丽达国际饭店,坐进包间好一阵,丁小宁才姗姗来迟,这次她又带了她的副总张强,还有一个圆脸的女孩儿,是丁总的司机。

“忙成这样?”陈太忠笑着发问,“房子卖出去多少了?”

“一栋多一点,”丁小宁笑着答他,京华房地产的楼还没盖起来,不过已经开始销售楼花了,她那两块地在郊区,卖不起价钱击,但是既然便宜,总还是有人买,反正她也不着急卖,现在的房地产市场,就以她的眼光都看得出来,迟早是要井喷的。

“环境可以搞得好一点,先上花园什么鹄,”陈太忠笑着发话了,他见过小宁的图纸,大约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别墅多上一点,强调一下绿色……反正你是练手了。”

“怕是够呛,”丁小宁一边叹气,一边转身去挂大衣,那圆脸女司机赶忙上前接衣服,她倒是越来越有老板的派头了,不过,椅子还是她自己拽出来的,倒也不是刻意地摆谱。

往椅子一坐,她冲那两位女士点点头,接着就伸手去揉眼睛和脸颊,“唉,今天段卫华找我了,要我再报收购备纺的方案,这都是什么嘛,玩人不是?”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也吃一惊,心说老段怎么能这样呢?犹豫一下方始发话,“你都开始卖楼花了,还谈什么收购啊?”

“我解释了啊,要不今天来这么晚呢?”丁小宁还在揉脸,“段市长说了,只卖了两栋楼嘛,其他的交给素纺就行了,啧,真让我难办,饿了……你们点菜了没有?”

敢情段卫华在跟许纯良谈了之后,知道科委无意操作素纺的项日,就打电话给丁小宁,要她准备一下,过一阵市里要开会,让她拿方案出来竞棒。

这合作和竞标的会,九龙的张兵就主持过,不过到最后也没说个头绪出来,现在赵市长病退了,张总更是跳楼自杀了,现在段市长履新,还是要开会一一反正素纺这问题也是素波的一大心病,不差多开几次会。

在段市长看来,京华房地产是很有资格介入这个项目的,只说京华握着的那两块地,就是再妙不过的了,别的房地产公司握着的地,没有比她更远离市区的了一一倒是永泰县那边也有房地产公司,问题素纺人肯答应吗?

两块不远不近的地,就能为京华加分不少,而且前期丁小宁报的收购方案,也是相当有诚意的,这是一个愿意解决问题的态度。

至于说京华的现金,段市长并不知道京华其实没多少现金了「不过在他想来,只要陈太忠想搞钱,那有的是路子,别说从国外融资,哪怕是去陆海是一趟,也不怕带不回来两三个亿。

丁小宁接了这个电话,就很有点为难了,若是条件允许的话,她当然愿意开发素纺,尤其是她现在楼花卖得不好,有点心理压力。

她原本就不是素波人,人又年轻,在素波联系不上团购不说,而且由于卖的不是现房或者准现房,而是楼花,位置也不好,回笼不到多少资金倒是在其次,关键是观望的人很多,这小丫头不会是骗子吧?

这年头,卷钱跑路的房地产开发商多了去啦,像房子这种大宗商品,大家采用谨慎的心理去对待,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她挺为难的,到最后也没做出什么决定来,尤其是她知道邵国立撤资了,心里真是腻歪到了顶-点,我有钱的时候你们不来,没钱了倒要照顾我了?

“这点诈冉···↑《回事?”陈太忠听明白她的话之后,笑着摇摇头心说别说去找’》借谶了,只说许纯良手上的资金,还在找项日呢,“你要愿,邑《,t.幸匕搞吧,我帮你找钱,老段现在压力也大不是?”

“那……就再做一个文案?”丁小宁盯着他,若有所思地发问了,“是上次的条件,还是说再加点钌?素纺那片又涨了。

“加什么谶呢?”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条件倒是要加「市里要组织机关单位搞团购……那地方确实不错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