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 冒牌货2103乔装打探

2102冒牌货2103乔装打探

“疾风电动车,会有那么大的劲儿?。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要是田甜随便说咋。什么别的车,他肯定就无所谓了,哪怕是宝马追了捷达的尾,他也没兴趣再问。

但是疾风电动车,就是科委自己生产的,他实在太清楚里面的道道儿了,“就算是他站不住,你得踩了多猛的刹车?”

“我就在红灯那儿停着呢”田甜听得叹口气,哭笑不得地解释,“骑电动车的晃晃悠悠过来,猛地一给油门,嘭地就撞上了。”

“喂喂,那是电动车哈”没油门”。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插句嘴。

骑电动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后座上还坐了一个小小学生,前面的车筐里还有书包,这么一撞,捷达车都被撞得四进去一块,骑车的肯定也好不了,登时就翻倒在地了。

男人摔到之后,先扭头看孩子,孩子不懂事,倒是没讹人也没装可怜,登时就蹦起来了,“大伯,我没事儿。小

这个时候,田甜就下车了,不远处的交警也跟着走过来,中年男人倒也门儿清,“大姐,对不住了,是我的错,您要上了保险的话,我赔您二百,您要没上保险,我赔您,,让我数一数,,三百六。喏,就是这么多了,上礼拜才领的工资

田甜觉得这人挺痛快的,她以前也被别的自行车撞到过,结果骑车的大妈躺在地上哎呦连天,死活不起来啦。也不知道是装可怜还是什么的。

等那大妈现她是市台主持人,得,这下好了,将腿伸在车轮底下不让她走了,旁边见证了真实情况的交警出头,那大妈都不干,最后还是田甜丢下一百块钱,那大妈才把腿缩回去一??没办法,田妾播折腾不起。

有了那次的经历,相较而言,这男人耘见得就相当痛快了,田甜觉得这人有点缺心眼??你管我上不上保险呢?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没装可怜,也愿意负责,这样的品质,在时下的社会就相当难得了。

田主播为人有点傲气。不过她做人心口还是比较如一的,就像她跟陈太忠标榜的那样,田甜摆一摆手,“孩子没事比什么都强,我也不要你的钱,你拿去修你的车吧

交警在旁边看着都点头,“你这算命好的,遇到这么个通情达理的车主”,我说,你既然带着孩子。骑这么快干什么?”

“不关我的事儿啊,我都松开电门儿了”。那中年男人看着地上歪七扭八的电动助力车,欲哭无泪,“这破车就是这毛病,时不时地连一下电,噌地就往外蹿

“哦,是吗?”田甜都要拉开车门上车了,听到男人这么说,一时好奇心起又走了回来,她以前在素波电视台,是主持《今日素波》栏目的,那是个时事综述和评论的节目,讲述生在素波老百姓身边的事情,所以她平时也挺注意收集素材的。

当然,她现在去了省台,主播的也是《天南新闻》了,不过这个习惯已经养成了,对类似事情敏感。也是正常的

别的不说,市台的燕辉、梁舰,都是跟她谈得来的朋友,而那个新近有了栏目的湘香,也是太忠的关系,她把素材提供给朋友也行嘛。

所以,她就要问一下情况,“什么牌子的车,怎么性能这么不可靠?”

“好多电动车都有这毛病,阴雨天或者恶劣气候下容易连电交警见她回转,就这么回答,还不忘催促她一下,“我说你快走吧?你不走,堵得别人动不了啊。”

“大姐,我买的是疾风电动韦??”那男人果真是比较缺心眼??或者说直爽吧,见她走了,还不忘在她身后这么大喊了一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田甜笑得直打跌,“太忠,我誓,没有比这个更有效的广告创意了,一传十十传百,就他那一嗓子,你们科委最少也要少卖十辆电动助力车。

“原来是电动车普遍存在的问题啊”。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有必要重视一下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这也是一个突破点

然而,说是这么说,第二天他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不过这也正常了,做领导的都是这样,说话的时候是一回事,落实的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事实上他心里有个潜意识

李天锋你也是号称铁面无私的,做为生产厂长,这点问题你不该现不了吧?

不管怎么说,由于段卫华要跟丁小宁化缘,陈太忠就又耽搁了两天,人在人情在的嘛,他倒是想看一看,段市长能跟丁总玩出什么么蛾子。

不过,段卫华这边还没什么反应呢,李天锋到是将电话打过来了,“陈主任,现在市场上出现了假冒的疾风电动车,据了解,在素波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市场,”

疾风电动车的销售,也是采用了直销加区域代理加委托售后的方式,也就是说一个地区,可以有凤凰助力车厂的店面,也可以有一到三家的代理商,协商处理整个地区的各个环节,包括对势力范围的划定。

对代理商之间的交锋,凤凰科委秉承的原则是不鼓励不干涉,倡导和气生财,并且监督大家在竞争中不要逾越底线??做为代理商,你要觉得其他几家碍事,可以包销嘛。十?二后服务。就委托当?比较有实力的公司代管。训对整个地区的用户,而凤凰科委只针对该公司,进行考核和结算。

不管怎么说,疾风的质量是没问题的,广告投放的力度也够,又由于眼下电动助力车是方兴未艾的行业,撇开那些老卓号不提,新投放市场的电动助力车中,疾风是少有的几个相对知名的品牌之一。

真要说起来,电动助力车这行业的门槛,并不是很高,很多技术都是较为成熟的,能整合好的话,赶上现在的市场行情,直营店的毛利能达到百分之五十

明年投产二十万辆的话,成本还可以大幅降低。

不过,既然技术相对成熟,利润又可观,出现山寨厂家就很正常了,李天锋也算个注意市场信息的,汇总了最近几条异常消息之后,很快就现了问题的所在。

“这些产品是从外地流入天南的”。李厂长非常肯定这一点,“车身各个部件都不是很过关,就是一点比咱们的车强,度快,最高时可达四十五到五十公里

“咱们不是限的吗?,小陈太忠对“比咱车强”的评价异常地不满,这玩意儿也叫优势?“不是说有个电动助力车规范什么的?。

“其实《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那只是个建议,不是指令性文件”李天锋是生产厂长小自然更知道这些事,“像时不过二十公里的要求,能严格遵守的,也就是咱们这种正规厂家了。”

“那还不是老李你坚持的结果?”陈太忠听得干咳两声,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一句,想当初,他是坚持最高时三十公里的,不过李天锋不答应,说是不符合技术条件。

不过,陈主任对电动助力车也有一点了解,就说没错。规范上是这么说的,但是电池满电最高时二十公里的话,快没电的时候时只有十四公里

比自行车还慢的助力车,谁买啊?

两人就这介。指标僵持不下,最后综合了一下,就定在满电的时候时二十五公里了,进特定区域市场的时候,车上限还可以做针对性的调节。

李厂长很不满意地说这要撞了人怎么办,陈太忠告诉他,只要是介,身体条件差不多的小伙,骑自行车时三十公里都没问题

也不见有人给自行车限。

说穿了,限针对的是车,但是真正会出问题的,是人!反正不管怎么说,疾风电动车快没电的时候,最高时到不了二十公里,这一点母庸置疑。

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陈太忠也不想再提,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摆在他面前了,“老李,你说这些车的零部件不过关,车反倒是快,这不是,,那啥吗?,小

“可不是怎么的?”李天锋听得也是一声长叹,“这太容易出事儿了,出了事还是咱背这骂名,助力车厂展到现在,容易吗?太忠主任。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那是”。陈太忠赞同这个看法,不过下一句就冒出了小集体主义的倾向,“冒别人的牌子咱不管,冒咱科委的不行”找一下素波的分销商,让他们配合一下,打掉这些人的嚣张气焰,揪出指使人来。”

“地方都找到了,就是比较复杂,在后杨庄的旧车交易市场”李天锋苦笑一声,“刚才金程还跟我说这事儿,说那儿特别乱

真的很乱吗?陈太忠没听说过后杨庄这个地方,说不得点点头?“那等我了解一下,再跟你联系吧。”

放了电话之后,他琢磨一下,给赵明博打个电话,想知道后杨庄旧车交易市场是怎么回事,赵所长真不愧是从基层上来的干警,对这些居然门儿清。

引田章奔装打探

后杨庄的旧车交易市场,最早形成于八十年代中期,那时候主要是警察局将失窃的自行车陈列出来,供失主认领,那年头自行车就是家庭里面的大件了小青年们结婚,从“最初的三转一响四十八条腿。”到后来的“三转一看四丰六条腿。”自行车都是其中铁铁的“一转

大规模收缴赃车,还是要从严打的时候说起,反正那时候买了车之后,为了方便找寻,都是要去警察局在三角架上打钢印,同时还领介,车本,有车本在手,冒领的情况也不多。

但是话说回来,各人家的自行车自己骑着宝贵,那些小偷偷了之后才不会心疼,所以很多车被领出来之后,已经面目全非了,于是认领处的外面,就有人收购破旧自行车。

到后来,很多自行车放在那里一年半载也没人认领,就分批次地卖了出去,于是,这咋小市场就渐渐地形成了。

事到如今,失物认领处早就搬家了,但是那里的旧车交易就流传了下来,交易的东西,从自行车展到三轮车、摩托车、助力车等,甚至还有相当数量的汽车。

这个市场里赃物不少,但是也有自家叫卖的,更有那些有执照的中介公司,以及杂牌自行车摩托车等厂?来的人既然有购车需求,那新车也可以考虑不是?

这个旧车市场藏污纳垢的,很是被打击过几次,但是由于这里的名气已经打出去了,大家都知道,想买便宜车,就去后杨庄,最长的一次打击,持续了有??:星期。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也有不少警察便衣暗切“烈撑过这一段时间,旧车交易市场依旧火爆。

其实这个现象的存在,不仅仅因为这里有名气,后杨庄本来就是处于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多短期行为也多,这就是货源比较充沛,又加上这个旧车市场能带动整个村子的收入,很多本村人都有意无意地抵触警方的调查。

“反正啊。想动那儿挺麻烦的”。赵明博说到这里叹口气,“警察去了那儿,就跟鬼子进了村一样,人家跟你打游击,而且那些外地人里,时不时能蹦几个亡命徒出来

“你说我要让韩老五动那儿,合适不合适?”陈太忠倒是不怎么担心亡命徒,不过他也不合适出面就是了,“关键是那地方有人卖疾风电动车,这个毒瘤我必须得一劳永逸地拔掉。”

“那儿卖冒牌东西的人多了去啦”赵明博听得就笑,一副见怪不怪的口气,“你要是想不让他们卖疾风助力车,倒是有两个选扒??”

选择一,那就是找到合适的中间人,将卖疾风助力车的人警告一番;选择二就是找到工商、税务以及质监等部门,针对卖疾风车的人做一次打击,只要不扩大打有面,谅来也是无妨的,旧车市场也有自己的潜规则

招惹来强大势力的主儿不受保护。

陈太忠肯定是要选第二个的,别的不说,段卫华现在是素波市长,而且这些家伙们居然把疾风车卖进素波了。这不是挑衅,这是**裸地打他陈某人的脸,他何须通过门路警告?

于是,他又给段市长打个电话,说是想找卫华市长汇报一下工作,段卫华在那边听得就笑,“呵呵,你现在又不是归我管了,汇报什么工作?有话直说吧,”

段市长只当他想说的是关于京华收购素仿地产的事情,不成想听到的居然是假冒疾风电动车出现在素波,登时就沉默了,好半天才问一句,“明年的省优产品,这个电动助力车你有没有信心过?”

“真是今年晚了,来不及报名,要不我今年就要过”陈太忠叹口气,省优产品申报是在四月和五月,正是电动助力车项目网展开的时候,实在不是不赶趟儿了,“等明年不但电动车要过,其机也要过。”

“凤凰自行车厂打个翻身仗,不容易啊”段卫华听得也叹口气,“对这样的品牌,素波市有义务支持,你尽快写份资料给我,最好能有具体的人或者公司。”

“我能不能直接报案?陈太忠一听还要写资料,又是一阵头疼,“您要是走程序的话,我怕时间太紧被”我得尽快去欧洲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段卫华微微一笑,和蔼地劝他,“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把流程都做扎实了,我也是才来素波”太忠,要相信老市长。你放心地走吧。

这话才叫咋。难听!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什么叫“放心地走。?真是的,老段你这么大的人了,不要用对跟烈士讲话的口吻跟我说话嘛。

不过,有了段卫华的保证,陈太忠基本上也就可以放心了,要说别的老段或者不行,但是真刀实枪地抓一抓政府工作,搞一搞协调,那还是没问题的。

接下来,他自然是要去后杨庄看一看的,想到在松峰市的情况,他又打个电话给段天涯,问他能不能弄到针孔摄像机。

这种东西,天南省电视台肯定是不缺的,不过段天涯也说了。动这样的东西,流程比较复杂,还要交待使用目的,不如去跟燕辉拿,素波台对这些东西控制得比较松一点。

燕辉一听陈太忠要拍后杨庄旧车市场。就是一声苦笑,“那我不能跟着你去了,机子我借给你,你自己找人吧”我偷*拍那儿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都有人看我面熟了

这就是后杨庄旧车交易的真实写照,不知道被人曝光多少次了。反正还是那个样子,只是那些人做事比以前更隐蔽了。

总算还好,段天涯答应帮陈太忠找人,顺口还告诉他,你别开车去,穿也要穿得朴素一点,那里的人眼睛都特别毒。

陈太忠身边还真没有朴素一点的衣服,说句实话,为了照顾影响,他的衣服看上去都不是特别张扬,但是眼睛毒的人一眼能看出来,此人一身行头绝对价值不菲。

“都是什么世道嘛”他悻悻地嘀咕一句,卖假货的敢大明大方地卖。我这被害者想要收集证据,反倒是要乔装打扮,不过还好,老段答应帮他找行头了。

将林肯车开到约好的地点,段天涯已经开个破破烂烂的面包车在那里等着了,车里还坐了一个,却是一个身材瘦四十左右的妇女。

“这是张姐,老前辈了段摄影师笑着介绍,顺便手一指后座,“衣服都在后面,那双鞋是我的工作鞋,不脏。”

鞋倒是没问题,一双蓝白相间的旅游鞋,那裤子就有点不合适了,上面左一个口子右一个补丁,还夹杂着五颜六色的颜料,正是时下流行的非主流牛仔裤,大冬天穿这个还真有点扎眼。

好吧,这也就算了,尤其要命的是那件军大衣,脖领和袖口处黑乎乎油汪汪的,隔着老远就能闻引顺汗臭味。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皱着眉头话了”不状慌展你有仇吗?这大衣让我怎么穿呢?”

“这是最应景儿的装扮了,你忍一忍吧”段天涯笑得前仰后合的,“我从保安的宿舍里顺出来的,你放心,绝对没虱子。”

“那我也得把头皮屑抖一抖”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也就不用提了,其实他也不是个特别讲究的主儿,但若是他自己的衣服脏了,他会安慰自己,这是自家的东西,没事儿,别人的脏,他就有点受不了。

闲话少说,乔装好了之后,陈太忠和张姐打个车直奔后杨庄。某人很郁闷地现,出租车司机都有意无意地皱着鼻子将身子侧一侧,等他下车之后,更是将车窗户摇下了……

“回头我得好好招呼段天涯一下”某人很郁闷地跟身边的女人说,张姐微笑着点头,“我支持你,那家伙就是欠收拾。”

后杨庄旧车市场其实没多少旧车,路边有几个修自行车的小摊,每个摊边儿都支着一两辆半新的自行车,看起来是修好等人取的,不过显然,事实不会是这样。

更有几个小年轻骑跨着簇新的自行车,一只脚踩着马路牙子,一只脚踩着脚蹬子,在东张西望,见他俩过来。一个年轻人欠起身子,踩两下脚蹬子就到了他俩面前,“大哥,犬,,大姐,要车吗?我这捷安特,便宜卖了,前两天赌钱欠人钱了。”

“不要”张姐摇摇头,不欲多说,顺便还把背着的包紧一紧,似乎是怕人抢劫一般,陈太忠见状也点点头,“嗯,不要。

“就要三百五,,得,两百八,就卖了”年轻人低声话,要说这不是偷来的车,鬼才信呢,一辆捷安特怎么也得七八百。

不过陈太忠自然没心思管是谁丢的,没错,陈某人是从不做好事的,丢吧,使劲儿丢吧,丢了捷安特,正好买我的疾风电动车。

张姐其实对这些东西也有了解,他俩划,在这几条街上转悠,大致可以看得出来,修自行车的,卖的车都是七成新以下的,七八成新的,尤其是簇新的,基本上就是人骑着卖的。

走着走着,路边出现一个卖摩托车和电动车的门面,两人进去看一眼,都是些没听说过的牌子,店里的小姑娘很热情地招呼他俩,不过张姐看一看之后,转身就走了。

他们这么一进店,就被旁人盯上了,这都是不消说的,陈太忠原本就对气机相当敏感,用心之下,很轻易地现有几个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自己。

不过这些人都没轻易地采取行动,等两人从第二家卖摩托和电动车的店面出来之后,才有一个中年人自远处慢慢地踱过来。

这厮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老实人的模样,不过陈太忠没理他,拽着张姐转身又走进一家旧车交易中介公司。

两人再出来的时候,就是五分钟之后的事儿了,中年人在门口东张西望,一直没有离开,见他俩又出来,才走上前低声话,“大哥、大姐,要买个啥车?”

“我买个电动车,我表弟想看一看二手工具车”张姐又将包动一动,下意识地将身子向陈太忠靠一靠,那意思很明显,我这表弟人高马大的,你别打歪心思啊。

事实上,她是借着这个动作。就将包里的摄像机打开了,她猜到了,眼前这位就有文章了,所以说老手就是老手,能不着痕迹地利用环境做出相应的举动。

“想要个啥电动车?”中年人注意到她的动作了,却是没在意,微笑着话了,“这一片儿都知道我卖的车便宜。”

“越新的越好,必须是原装电池”张姐也将声音放低了,事实上,能来旧车市场的,也都知道这里卖的是什么东西,她这反应中规中矩。“不要杂牌。”

“那你想要个啥牌子呢?”中年人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计划?是行么价位拿?”

“你先别跟我说价钱”张姐又向陈太忠靠一点,略带一点警慢地看着他,“你不是车卖得便宜吗?都有些什么车呢?”

“二手的什么牌子都有”中年人这口气,不是一般地大,看了他俩两眼之后,低头去口袋里摸出一盒红河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

见他还要去摸打火机,陈太忠一拽张姐,就从此人身边绕过去了,这种心理战术他一眼就看明白了,对方是借着点烟的机会,让场面冷却一下,若是他俩站在那里傻呆呆地等着,那就证明不是雏儿,就可能是雷子。

真正要买便宜货的主儿,一见这架势十有**是要转身走人的爷是顾客,你一个来路不明的售货员,也敢跟我拿架子?

“喂喂,大姐,有话好说嘛。”果不其然,那位兜屁股就追过来了,不过前面一个小个子年轻人见缝插针地迎上来了,“大姐,要个啥车,我比他便宜。”

经受考验的顾客,大家都欢迎

中年人低头点烟了,这俩就走人了,而重点在于,点烟的那位又追上来了,这就说明这俩人没问题。

七千字送上,大家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