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4 暗访2105混乱之地

2104暗访2105混乱之地

眼见有人工来抢买卖,中年人眼睛一眯,冷哼一声“狼皮「规矩不用我教你吧?你槁一搞明白,是我先放的号儿,我放手之前没的事儿。”“老蛤蟆你也有脸说?”小个子年轻人也哼一声,不耐烦地样一挥手“昨天是哪个家伙抢我的号儿了?真不害臊你。”“妈的你一个人霸俩号儿”中年人张嘴还待骂,眼见那两个客户又要绕开,登时就急了“不跟你说了,狼皮你小子欠我一次啊。”

“大姐,想要个啥车?”唤作狼皮的小个子年轻人翻脸比翻书快多了,眨眼又换了一副笑脸出来,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只要你点出来,我运儿都有。”

“越新越好的助力车,要原装电池”张姐肯定又是这样回答,而且强调一下,不要杂牌子的,狼皮一样是要问她想选什么,同理,她要对方推荐。

说得几句之后,周围就多围了几个闲汉上来,大家也不说话,只是听两人交谈,陈太忠见状哼一声,不耐烦地一皱眉“你们离得远点,听见没有?”

他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但旁人也愀得跟他叫真,这是很正常的心态,揣了巨款来这里买东西的主儿,小心一点是正常的,而且现在大家一拥而上,人家紧张一下实在无可厚非。

于是,围着的人就站得远一点,大家其实就是想听一听这女人想买什么,放号的没货或者谈不拢的话,那自己也可以报,省得买车的人一遍又一遍地说了。

他们旁听,这是规矩允许的,毕竟这也是为客人打造贴身服务,你要是想买个便宜东西,也不愿意一遍又一遍地跟各个摊主解释吧?

只有一个白肤鹰钩鼻的年轻人,不屑地看了陈太忠一眼,嘴角微微上撇“咱这儿别的不敢说,治安没得说,放你一万个心吧。”

陈太忠一琢磨,觉得这话在理,你说你运儿是个赃物销售市场,对政府来说,已经是很犯忌的事儿了;对顾客而言,对他们的心理底线也是一种挑战。

谁都喜欢便宜货,但是购买赃物总不是值得赞许的事情,没错,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但是只要是个人,总是要有点羞耻心的,区别在于多和少而已。

那么,购买赃物的场所,不能保证良好的治安的话,谁还肯来?顾客不肯来,政府不容忍,端这碗饭的人也不肯f休一一我们做的是长久买卖,这么搞的人是在砸大家的饭碗呢。

他这里想着,周1围的人就在七嘴八舌地说着,直到有人报出了“全新的疾风”他才眼睛一亮“姐,疾风好像不错。”

“运车不行,凤凰出的车”张姐狠狠地瞪他一眼,这也都走路上商量好的“天南就没个像样的东西,要买还是北京和上海,天津的也行,飞鸽就是那儿出的……”

“姐你这话就不对了”陈太忠一撇嘴,就表示对自家表姐的反对,可是他看起来比较拙于言辞,就是一个劲地说“姐你不对……你没道理……”

可是,他不会说话,别人会说啊,这女人听了半天也没个表态,眼下终于她的弟弟有意某一款车了,于是就有人说这疾风真的不错,尤其那个白脸鹰钩鼻的年轻人,他是第一个报出疾风名号的,大家管此人叫做“鸡鸡”一一一个很难听的外号。

按道理说,有人说好就要有人说不好,这里也是如此,不过话说回来,要说起销售的严密性和一致对外性,还真的很少有人强过这里,是的,有人对疾风也表示出了不屑,但却是只限于表情上,却是没人抢客抢到攻击别人的地步。

而且有意思的是,说疾风好话的不止是“鸡鸡”还有另外两个人,由此可见,这里的销售渠道是有交叉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张姐伪作心动状,就在这时,街上又来外人了,那唤作狼皮的小子率先溜了,抓住对方去“放号”也有人跟着去看热闹一一干这一行,就讲究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疾风新车……还有全部包装?”张姐终于动心了,侧头看一眼喋喋不休的鸡鸡,眼中满是狐疑“这不会便宜了吧?”

她也将这白脸鹰钩鼻的年轻人选作突破口了,理由就是此人居然有心向陈太忠解释这里是个安全的交易市场,这么说话的,一般都是比较管不住嘴巴好卖弄的,若不是好卖弄,那就是在这一帮人里有身份,说话算数的。

鸡鸡跟她白活了半天,眼见她心动,死板的脸上难得地笑一下“我有朋友在疾风车厂子的仓库呢,您也知道……公家的事儿,就是那个意思,弄个报废就出来了。”

他随便说两句不要紧,络太忠听得就是心里一惊,脸上却是道得不动声色……我靠,这是你胡乱嘞嘞呢,还是说哥们儿的厂子又出问题了?

“你说个价钱吧”张姐犹豫一下,点点头,谁想那个鸡鸡要她先看车再说钱,她坚持先谈钸,这次人家就不答应了一一我让步这么多,轮也轮到你让一次了“大姐,您要看不上,多少钱都没用……这位大哥,体说对吧?”陈太忠隐约也猜出来,张姐是担心自己两人去看了货,谈不拢价钱不买的话,人家不让走,那麻烦可就大了,毕竟是她挑三拣四了半天,不过就像这今年轻人说的话,这里的治委应该不成问题,而且,真要成问题,亭们儿也不怕。

眼见人家转头问自己了,他犹豫一下点点头“姐,咱们先去看看呗,到时候你要嫌贵的话,不是还可以逸别的吗?”

嘿,小子有两下啊,鸡鸡听得暗笑,他干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听得出这个高大年轻人是婉转暗示自己不要胡来,不买疾风还可以买别的嘛。

选别的?那可以啊,我就让你多选几次,到时候你还是不买的话,那就多少意思一下,出点钱吧,我们这不胡乱宰人,但是你挑半天一个都选不中的话,那不是砸场子来了吗?

这些也都是符合规矩的做法,不过鸡鸡心里这么想着,却也不接陈太忠的话头,而是摸出手机打个电话,通知那边准备货。

大约过了有五分钟,有电话打进他的手机,他接了电话之后「冲陈太忠和张姐点点头“跟我走吧。”

他带着两人左绕右绕,不多时来到一个僻静的小巷里,巷子尽头停着一辆簇新的红色疾风电动车,车把上挂着个黑色袋子,却是没人在。

“就这辆车了,大龃你看吧”年轻人走到面前,拍一拍车座“绝对新车,你看,塑料膜都没撕开,袋子里有钥匙和说明书,愿意的话,您骑着试一试?”

张姐这下拿不定主意了,转头看陈太忠,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却也不说话,而是走上前摸出说明书看了起来一一车是假的,说明书也是假的吧?

别说,这说明书还真做得有模有样,跟科委的说明书一样样的「只不过印刷的水平不行,字迹看起来有点没也有点模糊,不过,这是他在看,搁给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说价谶吧”张姐看出来了,陈主任是让自己做主,一时也就懒得再琢磨了“便宜的话,我就试试车,没问题就要了。”

“这一款市场上卖三千六”年轻人笑一笑,不过这个笑容,让他的鹰钩鼻子显得越地下钩,反倒显得有些阴森森的味道“我是真想卖,大姐,说句痛快话,两千五您拿走。”

“没见过你们这么做生意的”张姐转头就是,鸡鸡一看,忙不迭地解释“我说大姐,这是才出厂的新车,又不是黑货,你还指望我给你让到什么价钱?”

“一千五吧”陈太忠话了,他可是不介意买这么一辆车回去研究,而且以他的计算,对方的成本应当在一千左右的模样一一假冒伪劣产品,想降低成本真的太简单了。“一千五你卖给我,巴,有多少我要多少”那唤作鸡鸡的年轻人冲他一瞪眼睛“我再让一百,两千四,成就成,不成就拉倒。”

张姐一看,知道陈主任想买了,于是三个人讨价还价半天,两千块成交,就在年轻人要伸手拿钱的时候,陈太忠又话了“多推几辆车,让我们选一下吧?”

他这其实是想到对方库房看货的意思,不过鸡鸡谨慎得很,很坚决地摇摇头“这个不可能的,你要嫌颜色不合适,或者不放心,那咱们离开这儿,我再给你联系一辆……一辆一辆地看,这个没商量。”

“姐,那就这辆吧,你骑着试着跑一*……”陈太忠拿定主意了,对方的谨慎让他感觉无从下手,再这么搞下去也就没啥意思了,反正他已经把该盯的几个人都盯上了。

张姐跨上去试了两囹,感觉还可以,就是嫌车太慢,结果鸡鸡弯下身子在脚踏板底下摸一下“那是限线没拽开,你现在再试一试……不瞒你说,我这厂里内部拿的车,上限能跑到六十公里,正规荼道出未的车都跑不了这么快。”

疾风车出厂也是有限线的,不过那个限,是每小时十公里一一这是为了新手上路准备的,一般而言,女同志买电动车的不少,而且这车义不需要驾照,为了保护初学者,出厂的时候设个限线很有必要。

等车主手熟了,就可以把限线断开,那就能到二十五公里的时,这假冒产品倒是厉害,不但也有限线,而且上限直接就到六十了一一哪怕略略夸张了点,五十公里那是李天锋都承认的。

张姐又骑着试一试,觉得度确实是起来了,又盯着电池看一阵一一不过谁能用肉眼看出来是不是原装的?于是侧着身子打开挎包「从夹层里面取出来两千,递给了对方。

“哈,谢谢大姐了”鸡鸡千恩万谢地笑着点头收了,还递过来一张名片“您有什么朋友还需要助力车摩托车的,打电话给我,最少给您个八折……”

既然有了电动车,那是不骑白不骑,陈太忠骑上,后座上带着张姐,一溜烟就走了,直到骑出后杨庄,他才放慢车哼一声“这是假的,除了度快一点,别的都不行。”

“车快不好吗?那证明功率大啊”张姐也是个不懂行的,不过听他一解释,就明白了,于是沉闷地叹口气“这些家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21cs章混乱之地“张姐,我有个感觉”陈太忠的心情并不是很好,犹豫一下方始话“这帮人太小心了就是市里联合执法,怕是也弄不住他们。”

“嗯,抓点小虾米容易,大鱼不好抓”张姐也是久走江湖的,她不了解电动助力车的内幕,但是对很多事情也都看得明白“这些人甚至连姓儿都不称呼,只有外号。”

“嗯,最乱的地方,从来都是这样”陈太忠一边骑车,一边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大家就是随便称呼,哪一天谁来了,哪一天谁走了,没人关心。”

他干过政法委书记,又跟警察系统联系得多,深知这种现象,像凤凰火车站附近,也存在类似的场所,很多来历不明的人在游荡,有的人在那里混了好几年了,都很少有人知道来处。

那些人自己不说,肯定是有其缘故的,而跟这些人相处的人不问,也是怕卷入什么纠葛一十比如某潜逃两年的杀人犯,后来再度逃脱,但是火车站那些跟其熟惯的主儿,就被警察捉过去挨个儿地问。

这正是所谓的“英雄莫问出处”而类似的地方,往往也是一个城市最乱的地方,陈太忠相当清楚这一点。“就说这疾风电动车,这些人背后,应该有一个正主儿”张姐帮着他分析“抓住他才算完事,不过我怕这个人不好抓到。”

陈太忠嘿然不语,说句实话,这些人的防范心思真的太强了,就算是他出手,想捉住那个正主儿也不易,前面放号的人好捉,顺藤摸瓜的话,能摸到送货的,甚至可能摸得到仓库去,但是真正拥有组织货源能力的主儿,真的不好抓到。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面包车处,段天涯正拿着手机不知道跟别人说着什么,见他俩骑着一辆电动车过来,笑着点点头“拍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张姐也承认,这次虽然一切顺利,却是没得到什么太有用的资料,买了辆车认识了几个前台的小喽哕,仅此而已,她摇摇头叹口气“想挖出根来,不容易。”

“得慢慢来”段天涯笑着点点头,又看陈太忠一眼“反正我帮陈主任你打听着,你也找些人,光找段市长不顶用,想捉住幕后主谋,指望上面的领导,真的不合适,还得找各种地头蛇才行……对了,你可以让分销商帮着找嘛。”

“行了,不跟你说了,换衣服先”陈太忠哼一声就蹿到了车上“刚才骑着车还不觉得怎么样,一停下来就又闻见臭味了……”

换好衣服之后,他又将电动助力车的电瓶取下来,放到副驾驶的位置,至于那车本身,就被他撂到面包车上了“老段帮我拉到港湾去,中午我在那儿请客,不过得先洗个澡去。”

在港湾大酒店要个房间,络太忠将外套全部换下让服务员去洗,自己钻进卫生间,一边洗澡一边琢磨,这件事指望段卫华的话,真的有点不太靠诿,老段能打下去这假冒疾风车,却是未必能挖出来根儿。

挖不出根可不行!事情是明摆着的,这只是在素波现了伪造疾风车,就算打得下去,人家在别的市卖,在别的省卖,那砸的还是科委的牌子一一必须得堵住源头才行。

莫不成还得找韩老五?想到这个,陈太忠还真有点纠结,想一想段天涯说的话,就仔细琢磨起来,自己认识的人,还有谁是在素波眼皮子杂的。

仔细想了半天,他猛地想起个人来,前政法委书记田立平,老田搞公检法司的,手下肯定得有小董那样的干脏活的,人走茶凉说的是官场中的表象,干脏活的可不讲这个一一更多时络,那些人都是领导的贴心人儿。

尤其是,老田现在是凤凰市长啊,疾风电动车可是凤凰的牌子,每年给凤凰创收那么多,给田市长打个电话,他想不管都不行。

想明白了,澡也洗完了,擦干净身上的水,又从须弥戒里弄套新衣服来穿,他一个电话就拨给了田立平。

田市长正在开一个会,开完合之后将电话打了过来,却是已经十一点五十了,陈太忠才说要下去吃饭了呢,接了这个电话之后,就是哇啦哇啦一通说。

“什么?”田立平的语气登时凝重了起来,犹豫一下才哼一声“后杨庄是吧?我知道了,不过这个事情……最好要卫华市长配合一下。

当他听说,陈太忠不但跟段卫华打过招吁了,而且还去了趟旧车市场,买了辆电动车,就笑了起来“那就好说得多了,我先让人调查吧,你别乱折腾啊……这事儿光查完素波可不算完,要堵住源头。

田市长跟我的想法一样啊,挂了电话,陈太忠心里挺高兴,心说老田也算是个有担当的……不过,疾风车明年最少能卖二十万辆,给市里上交五千万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再加上电机厂这些相关产业,要是这种企业都得不到市里的大力支持,那也就太让人家心了。

只是,田立平不让他再掺乎了,这令他有点微微的不满,他今天光神识就丢出去七、八个,正琢磨着晚土行动一下呢o

那我不查那个鹰钩鼻,下意识地,陈某人不想去想某人的外号,那外号实在太龌龊了一点,我去查狼皮总可以的吧?狼皮手上没疾风的货,那就是说此人跟自己要查的人没交集,自古同行走冤家,别看上午的时候那些人表现得挺团结,一致对外,但是私下里谁能保证就不相互拆~s,说得更绝对一点,又有谁会为了别人的利益,不珍惜自己的小命?

当然,那个中年的蛤蟆很可能比年轻的狼皮知道得更多一点,不过陈太忠下意识地不想跟年纪大的人打交道,人老成精,还是年轻人好对付一些。

狼皮跟女朋友在后杨庄住着一套两窒一厅的房子,跟他俩同住的还有两个小伙子,当天晚上,三个男人在喝酒后玩斗地主,一直玩到夜里两点才睡去。

狼皮今天手气不是很好,输了两百乡,回到屋里女朋友也睡了,他刚妥脱衣服休息,只觉得脑后一宏,就人事不省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现自己趴在一片冰冷的草地上,脊背上有一只大脚在重重地踩着,他刚想开口呼喊,只觉得后脖子一阵微微的刺痛,一股凉意在瞬间传遍全身。“你别通我,我不想杀人”一个声音自他头顶传来,舍含糊糊的口音,又带一点空空荡荡感觉“愿意配合吗?”

“愿意,大哥您只管吩咐”狼皮低声回答,他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是能在后杨庄站住脚的主儿,少点心眼都不行,他也很识时务。“卖冒牌疾风电动车的是谁?”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说,直接就奔着主题去了“要是骗我,你小子就死定了。”

狼皮一听打听的是这事儿,立马就回答了,陈太忠猜得不错「他没有联系疾风幕后人的路子,别人家的事儿,他说一说怕什么?

不过,就是他也只知道,鸡鸡等人联系的并不是疾风的直接供货人,而是两个居中放货的,那俩一个叫小北,一个叫老道,疾风车的库房他也知道在哪儿,但是正主儿到底是谁,他真的不清楚。

“哎呀,不老实啊”陈太忠才不管他说的是不是实话,拖着他一只脚就倒提了起来,在这家伙的挣扎中向前走两步,手再往下一放,狼皮大头朝下地就泡进了冰冷的水里。

大冬天的来这么一下,狼皮可就遭罪了,人没命地扑腾着,总算还好,他还会点水,不过脚脖子上被一只大手像钳子一样紧紧地攥着,登时就连着呛了几口。

“想起来正主儿是谁了吗?”陈太忠又把他拽上岸,狼皮被呛得晕晕乎乎,猛猛地喘了几口气又连打俩喷嚏,才睁开眼睛,不过,眼前的黑影全身上下蒙得严严实实的,实在看不分明,一旁还有五六个人影,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他晃晃脑袋,也顾不得打量身处何地“大哥,我是真不知道啊,那帮家伙不给我疾风的货,我脑子又没进水,替他保密干啥?”

“你鼻子现在进水了,想要脑子进水也简单”陈太忠哼一声,弯下身子,手上寒光闪闪的匕在对方头盖骨处虚划两下“好好想一想,还有什么该说的没说?”

狼皮一边紧张地思索,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四周,通过远处的灯光造型,他终于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一一运河公园!

“这正主儿我真不知道是谁”他犹豫一下,又吐出一点来「“不过照以前的冒牌车分析,这货很可能是从陆没过来的……大哥,别的我真的不知道了。”

“陆海?”陈太忠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想苦笑,前一阵他去陆海,还跟交通厅苏厅长说要卖电动车呢,不成想那边的假货倒卖到自己运儿了,不过想一想苏厅长对陆海那边摩托车和自行车厂的评价,俗觉得这个消息极有可能是真的。

反正,问出这么多东西来,今天晚上的收获就算不小了,想一想,他丢一扎五十元面额的钞票到地上“这是五千块,没问题的话就是你的了,你小子要是嘀不紧……到时候跟你要的就不止是钱了。”

“那是那是,小弟我今天晚上就在屋里睡觉,啥也没干”狼皮抓起钱就揣怀里了,不过冰凉的衣服让他禁不住浑身抖“大哥…………。”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对方一猫腰,下一刻,狼皮就再一次昏过去了,等醒转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地上了,他眼睛一睁开,迷迷糊糊地四下看一下,嗯?怎么才两点半?

他记得清清楚楚的,自己三个人玩牌,两点收手的,半个小时怎么够去一趟运河公园?你要说是做梦,那也不可能啊,身上的衣服还在滴水呢,手向怀里一伸,摸出来的……可不就是那五千块钱吗?

疾风电动车,啧……狼皮的房间里,温度并不是很高,他手忙脚乱地脱下湿衣服,又翻出一床被子来直接襞到身上,才坐在那里哆里哆嗦地考虑,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来想去,他也想不明白,反正那卖假货的做事儿谨慎,手上的货也从未不给自己,那么,我管他是死是活呢?“不行,得出去躲两天”狼皮终于拿定主意了,看来后杨庄这儿,又要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