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6 辣手2107人尽皆知

2106辣手2107人尽皆知

第二天早上入点整,陈太忠得意洋洋地拨通了田立平的电话

将自己晚上的收获告诉了??对方,他知道,这种消息对段卫华没用,11是老??田手底下,有干脏活的主儿。

果不其然,田市长听他说完,好半天才笑一笑,“呵呵,消息挺及时的,还有什么?”

“没啦,不过陆海那边,我也有几个朋友,”陈太忠心里有点小得意,你昨天还不让我搞呢,看看,哥们儿一出手就不凡啊。

不过想归这么想,他嘴上却是没表现出??来,哥们儿现在做人真的很低调吖,所以他不动声色地说着,“您要是能确定生产地点的话「我能试着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

“没了啊?我还知道一点,”田立平又是一声轻笑,“你说的库房,是一个叫陈红喜的人租的,不过应该??是假名字,库房里面还有不少刨花板,很容易失火。”

“呃,”陈太忠登时就噎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干笑一声,“看来请立平市长您帮忙,是我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嗯?”田立平不忿这家伙不听自己的话,偷偷地胡来,就有意戳他一下,还正等着他炸刺呢,冷不防听到这厮居然毛挺顺的,一时间就觉得自己做事有点小气,不像个市长。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不会

“哈哈,老百姓骂体制,你这大市长也骂体制,”陈太忠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心里却是不无感慨,人民群众嫌体制太官僚,太罔顾人民感受,所以骂;可是这做官的想做点好事,又是规矩太多太受掣肘,也要??骂??十??一??一▲r,“呵呵,”田立平听得干笑一声,心说这厮怪话真多,“世界上哪??儿有完美的体制?谁都会就其中对自

己不利的一面进行抱怨,其实大家都能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去工作,也就行了,办法总比困难多。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老田唱高调还是有一手的嘛,不过下一刻,他猛地反应过来一点事情,“咦?立平市长……”

田立平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却是没等到下文,又耐心等一阵,才听到那厮疑惑地发问了,“立平市长您为啥要……要跟我强调那房子里有很多刨花板呢?”

“嗯?”田市长惊讶地嗯了一声,心说我那不是向你表明我收集消息的能力比你强吗?然而下一刻,他就猜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可能“我说太忠,你不敢那啥……乱来啊。

“啊?让我乱来?”陈太忠伪作听不懂,就是干笑了一声,“我这不会乱来的,那个啥……等一会儿我还得向陈省长汇报工作去呢。”

“喂喂,你不能这样,”田立平这下可是真的着急了,心说你小子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那肯定是要乱来了,找陈省长什么的,无非是想从侧面撇清你不在现场。

田年长并不是一个喜欢采用极端手段的主儿,当然,这个不喜欢仅仅是相对陈某人而言,相较段市长来说,他就算不那么安分的了??一一循规蹈矩的主儿,就干不好政法委这一套,你自己想规矩,但是有很多事情就逼得你无法规矩。

想到陈太忠居然会采??用纵火的方式去对付那些家伙,田立平心里就是一阵怦怦地乱跳,尤其是里面有刨花板的消息,还是他提供的。

但是再转念一想,那些暗地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主儿,也确实没什么好的办法去对付,陈太忠这手虽然狠毒号-一点,但是凤凰科委做为直接的苦主儿,并且可能承受深远影响,这么做多少也能让人理解一些。

“这家伙做事??儿不太讲究,怎么也该先敲打对方一下,谈不成再这么搞吧?”听一听这自言自语的话,就可以猜得到田市长在政法委这些年,是怎么做事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没心思抱怨了,而是拿出手机打个电话,“小廖,昨天的事儿你不用管了,离那些家伙越远越好……

田立平可不愿意别人顺着那根藤,摸到自

己这颗瓜上,而且小廖万一也在现场,那麻烦就更大了,他可是知道陈太忠的胆大妄为,放下电话之后,又情不自禁地嘀咕一句,“希望不要出人命吧。”

田市长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是他不可能去给某人打电话叮嘱,然而如此一来,那位下手就没轻重了,就在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他接到女儿田甜打来的电话??一一后杨庄某民房起火,造成一死一伤。

这消息还是小廖听说的,不过上午接了那么个电话,他也不敢随便联系领导,就将电话打给了田主播,再三叮嘱要她婉转地转告,而美女主播听说此事会影响到自己的老爹,就通知她在』今日素波》的继任者梁靓,让她过去抓新闻。

梁靓一听就去了,于是田主播得以掌握最新情况,又打个电话给老爹,也是问候的意思,顺便提一提今天素波发生的事情。

田立平不让小廖掺乎,主要是嘤自己的同时,保护自己的人别伤着,倒不是连听这个「胆??没有,听完女儿的陈述之后,他冷哼一声,“起火的就一间民房?”

“嗯,是三间,一个院子里连着三间,听说是租给同一个人的,田甜这么回答,“其他房间离着有点距离,素波又才刚下过雪。”

“哼,还是死了一个啊,”田立平哼一声,就挂断了电话,站起身走到窗口,望着窗外

静静地思索:看小陈这肆无忌惮的架势,他手上应该远不止一条人命了……

陈太忠才不会考虑田市长的感受呢,至于说行事讲究不讲究一一这些混蛋都骑到我脖子上,我还给他们什么考虑的机会?让凤凰自行车厂的工人再下一次岗吗?

挂了给田立平的电话之后,他等了一等,就驱车直奔省政府「打开天眼看看陈洁的办公室,发现没人,于是就走进楼去,说是找陈省长汇报工作。

陈洁出去了,卫生厅有个会,关于今冬流感盛行的预??防性措施的会议,前一阵备波一直干旱,流感疫情有加重的趋势,现在好不容易下了场雪,疫情有所缓和一一不过这种东西应该常抓不懈的,陈省长对这个会议高度重视。

没人,那我就等嘛,陈太忠??的态度肯定是一等一的端正,就在接待室拿了张《人民日报》细细地看,其间也有找陈洁来办事的主儿,见到他在这里坐着,本琢磨着打个招呼套个话什么的,却发现这厨半眯着眼睛,看报纸看得聚精会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若不是胸口有点起伏,没准别人都会认??为他是死人。

党报有什么可看的?而且看半天了,报纸你都没翻一下,这是用显微镜看吧,想跟其打招呼的??那位心里很是不耻:拜托了兄弟,想在陈省长面前表现不是你的错,但是你多少靠谱一点行不行?中央的精神,不是你能拿着放大镜抠出来的,省一省吧,啊?

其实他也明令,在陈洁办公室外这么做的主儿,其实潜在的意思,就是拒人千里之外,不想跟其他来的人沟通一一省长办公室隔壁「谁敢放肆?

殊不知,陈太忠也正是抓住大家这个想法了,才施施然地在这里金蝉脱壳,能有资格来看陈洁的主儿,有几个含糊的?又有几个敢跳脱的?

于是他就分身去那库房走了一遭,好死不死地,发现里面有俩人,其中一人便是昨天卖车的白脸鹰钩鼻**,另一个眉清目秀的家伙在跟他聊天,陈太忠想凑近听一听两人在聊什么,却猛地发现眉清目秀者身上传来一阵骚臭,熏得他差一点法诀走形,导致隐身术失效。

又听了一阵,他才知道这狐臭患者就是昨天狼皮嘴里说的“老道”,既然这二位是一家,他放一把火也没什么歉疚了。

放火之后,他感应一下,发现陈洁那里没什么新情况,就坐在那儿看火苗子腾腾地烧,不过下一刻,他觉得该跟素波市提个醒,说不得找个公话,变着脸捏着嗓门报个110,说是有个地方失火了,那里面有很多雷管和TNT炸药。

等他一个电话打完,再回去的时候,发现那唤作**的年轻人已经冲出库房来了,不过,此人是经过火海熏??陶的,全身上下烧了一个稀烂,白皙的脸上到处都是燎泡。

后来他才知道,那库房的卷闸门是劣质的,由于火头燃起得过快,等发现时两人想把门打开的时候,门框已经变形拉不动了,到最后**侥幸冲出,那老道却是活活地被熏死在门口。

不过,那就是后来的事儿了,三间房子是相通的,至于其他的房子,别说田立平想到了殃及无辜,陈太忠也想到了,少不得在相邻的两边使个“咫尺天涯”的术法隔离开。

2107章人尽皆知后杨庄这里火灾一起,11○又接到了报警电话,虽然那个电话藏头藏??脑的,报案的也不报身份,按说是不必理会,但是着火的房子里有雷管还有炸药,涉及到爆炸的可能,谁又敢不当回事?

所以,11○居然比llq更早地赶到了现场,由于火势过大,警察同志们也不敢贸??然行事,没命地疏散四周的群众,一时间嗓子喊得都哑了。

不多时,llq消防车也赶到了,前面先来了一辆,后来又跟着来了两辆一一其中一辆上面有加强版高压水泵,这却是因为消防支队得到消息,说是这里可能有易燃易爆物品。

**跑出来之后,由于被熏得晕头晕脑,歇缓了一阵儿才想起去医院,不成想才出了巷子,迎面就撞上了来的11○,警察们见他这副模样,伸手就拦住了他。

不过他倒是没怎么在意,虽然来的是警察,但是警察们一般分工也明确,救火的就只管救火,刑警接警也就只管破案,谁见过经侦去干涉违法停车的?那一码归一码。

他却是没想到,这帮警察是在怀疑里面有易燃易爆物品,就要他说出里面放了些什么东西,他犹豫一下,说自

己也不知道,好像是个自行车仓库,就听得里面嘭地一声响,卸是一辆电动车的电池受不住高温,爆炸了。

满脸燎泡的**登时就被警察们按倒在地,这爆炸的强度茸不大,但是——这然而,正像田立平提供的消息所说的那样,这屋里也就是一点刨花板,其他也没啥,三辆消防车齐齐出动,五分钟就控制住??了火势,再降温十分钟,基本上就安全了。

当然,真正有人冲进去,那就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不过门口已经被熏死的老道,却是早被人抢了出来,急救一阵无果,之后大家就颓然放弃。

只是,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不但有失火还有死人,那自然就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而不止是消防那么简单了,

于是不多时大家就发现,爆炸的只是电动车的电瓶,而烧剩的电动车残片显示,这里居然会是凤凰电

动车厂生产的疾风车的仓库。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然后警方找到房东,开始联系租房者,遗憾的是,那边提供的电话是空号,身份证号码也是假的。

这个突破口终于从**身上打开,事实上就算不问他,警方也能猜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十有**是假冒的疾风电动车??一一毕竟后杨庄的旧车交易市场是大名鼎鼎的了。

于是,电话终于打到了凤凰市科委,许纯良惊闻此夺,就告诉素波警方,我们知道素波有卖假冒助力车的,已经派了办公室副主任金程去调查取证。

而这个时候,陈太忠也早就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在向陈省长汇报工作。

陈洁是十点半才回来的,一回来就接见请示工作的各路人马,陈主任也没汇报多长时间,不过本家省长告诉了他一件事情,“你来得正好,把巴黎那儿的房子腾一间出来,』天南青年报》要在那里派驻两名记者。

“两名?”陈太忠听得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陈省长,我那儿房子特别紧张,上次外事办裘主任说要派一名我都没答应,怎么现在就成两名了?”

“困难是可以克服的,”陈洁才不吃他这一套,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小陈,对你的工作,我一向是很支持的,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

……”陈太忠沉默半天,方始缓缓发话,“那这样,我腾一间客房给他们,您看行不行?”

“腾客房?”陈洁看他一眼,沉吟一下微笑着发问了,“你的意思是,要向他们收费?”

“就算跟他们收费,怕是钱也到不了账,还不如不收,”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陈老板你都发话了,我怎么收费?“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影响到我的员工,他们不是我驻欧办的人,就住客房吧。”

“是吗?”陈洁狐疑地打量他两眼,犹豫一下就笑了,“你这家伙……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实话实说,我不怪你。

“到时候有领导来了,他们就知道我的房子有多紧张了,我那!(_办公室都被领导们住过,”陈太忠心说这可是你让我叫的苦,我要不叫那是傻的,“该腾房间的时候,他们得腾……不过,估计这种情况一个月也没几次。”

“啧,”络洁一听就头大了,她知道小陈难说话,所以才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出来的,但是听他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自己施加压力是可以的,但是这家伙一旦去了巴黎,那边怎么安置青年报的俩记者,就是凤凰驻欧办说了算啦一一这就是老话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而且,凤凰驻欧办,别看级别不高,里面可是住过不少大人物的,这一点陈省长深有体会,她自己都在那儿住过,更别说还有其他省部级领导了。

陈洁去巴黎不止一次了,也住过宾馆,凤凰驻欧办的条件不算好,但是房间大也宽敞,住着不憋屈,而且单独的一个大厅两层楼,上士下下的全是自己人,使唤起来也方便,有这种自在的场所,谁还愿意去追求那些无所谓的奢华?起码她是没兴趣去。

“唉,你这家伙,就是佘叫苦,”她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陈省长就是有这点好处,她一旦接受了某个人,就不怎么掩饰自己的感受,所以大家对她的评价就是不够强势,却又比较护短一一当年董祥麟若不是做得太过,她也不会断然??放弃的。

“算??了,我跟他们说一??下,看看能不能只派一个,”得,陈洁连这话都说得出来,不过这也是对上小陈了,这厮的胆子实在太大,真是要毫不含糊地答应??了,去巴黎再动手脚,她也没面子不是?

说穿了,还是陈太忠占了道5,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要叫苦,领导未必会体恤你,但是你若不叫苦,那就不要指望领导体恤你。

从陈洁这里出来之后,陈太忠才打开手机,就收到两条短信,分别是许纯良和金程发过来的,说的全是素波市发现冒牌疾风助力车库房,而且那库房今早失火,一死一伤。

办公室副主任金程是昨天来的,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查找冒牌疾风车的踪迹,不成想今天就收到了线索。

这个老田,很滑头啊,陈太忠看完短信,第一个想到居

然是田立平,在他想来老田有人帮忙,肯定早就知道此事了,却是没想到田市长做事稳妥,早早地就将自??己人撤出来了。

许纯良让他联系金程,金主任也是请备下一步「怎么开展,少不得陈太忠拨个电话过去,“刚??才在陈「缪嘌办公室呢,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程倒是不怕麻烦,居然跑到火灾现场去??了,也是帮着警方辨认疾风车真伪的意思,陈太忠一听就不高兴了,

";瞎跑个什么,赶紧给我回来,素波的火灾,你想扯到科委身上啊?”

这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意思了,不过金主任一听,心说陈主任说得有道理哈,只要是公家单位,遇到麻烦谁会主动往身上揽?

两人在凤凰驻素波办事处碰头了,陈太忠将昨天买的电动车也运了过来,“这是我昨天在后杨庄买的,托运回去让厂里解剖一下,一来是看看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没有,二来就是……看能不能从工艺上分析出来,这些东西出自哪里。

按说那边才着火,他就自曝说自己去过后杨庄,实在是太容易勾起别人的联想了,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知道他去后杨庄买车的人不少,段天涯、燕辉、张姐和韩忠等,他总不能这点小事儿,一股脑地灭了

口。巴?

掩盖一个谎言,就要用一个更大的谎言,既然遮来遮去可舱让马脚露得更多,反倒不如坦坦荡荡了,反正事发当时,他是在陈省长办公室外呆着的,这一点有人能证明。

说穿了,这就是做事没计划的后果,他若是早知道田立平能这么快找到消息,并且能断定里面刨花板多的话,那么昨天肯定就不去??了一一然而,这不是不知道吗?

可是话说回来,他要是昨天不去,今天跟田立平就说不了??那么多详情,他主动不说的话,田市长肯不肯把这消息跟他分享,那也真的未必了,田老板是政法委书记出身,做事肯定有人家

自己的章法一一关键是陈某人知道,老田挺反感自己的折腾劲儿的。

金程可不知道他送个电动车,还要盘算这么多,眼见陈主任居然连冒牌车都买回来了,他的心就在噗通噗运地乱跳,刚才潜意识里的猜测禁不住又冒了出来《今天这场蹊跷的火灾,不会是陈老板指使的吧?

做为凤凰科委的老人,他大清楚陈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五毒书记”四个字,在凤凰可止小儿夜啼,不过,他却是不敢主动提起,只能恭??恭敬敬地请示,“除了把车送回去,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你跟段市长打电话联系了没有?”陈太忠肯定要这么问的,他现在已经从“正常渠道”得到了消息,不向段卫华汇报一下,那就是不正常??了,

反倒容易导致别人的怀疑。

“段市长?没有,我哪儿敢联系?”金穗??愣得一愣之后,笑着摇摇头,心里的疑惑也放下了,得,死的那位肯定白死了,素波这边有段老板帮着陈主任遮掩,谁还会查这火灾?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果不其然,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转身打电话去了,事实上,这也是陈主任在放火前盘算好的,若不是素波有段卫华在,他也不??会不管不顾就直接放火一一别的不说,引那俩人出来再放火也是很简单的。

段卫华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不知情呢,一场不大的火灾,只死了一个人,也惊动不了堂堂的素波市长。

不过,接到这个电话,段市长可就认真了,他静静地听陈太忠说完,沉吟了五秒钟,才沉声发问,“冒牌疾风车电动车的库房居然会失火……这个时间你在哪儿?”

“我表陈洁办公室外面等着,很多人可以给我作证,”陈太忠芙一笑,听起来挺高兴的样子,“真是老天有眼啊……我还正愁找不到这些家伙的行踪呢,没想到他们就主动暴露了。”

“那可是死了一个,伤了一个,”段卫华哼一声,压低了声音训他,“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幸灾乐祸?”

这话其实都是明摆着的,段市长问他事发时在哪儿,就是问他有没有洗脱自己的能力,而陈某人的答复,又导致了段市长的不满一一那是人命啊,你小子下手就不知道注意一??点分寸?

当然,段卫华并不能肯定此事就是小陈干的,更不可能明着说,不过谁也不是傻子,有些事情……需要证据吗?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被这话吓住,他刚才甚至向段卫华汇报了自己“惊闻此事”的过程,这些流程是不怕查的,于是就笑着回答,“我肯定要高兴,死一个人不过一家哭,要是任由他们侵害助力车厂的利益,等??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就是一路哭了。”

“你啥时候都有道理??!

我知道这事儿了,你不用管??了??!”段卫华气得啪地一声挂了电话,坐在那里发起愣来一一你小子杀人放火还有道理了?

我都答应你要调查此事了,你居然给我这么搞,这一刻,段市长心里真的是有点明白,为什么王宏伟提起陈太忠就要皱眉头了,这家伙下手如此之快又如此狠辣,搁给谁也得头疼啊。

愣了好半天之后,段市长才轻叹一口气,“这是以??暴易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