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 挤兑2111修烟囱

2110挤兑2111修烟囱

眼见那高行长面色微变,陈太忠也不看??他,他压根儿就懒得跟此人叫真,而是冲邓局长点点头“呵呵,请问你是?”

邓局长在那里笑眯眯地做自我介绍,高行长一看,更傻眼了,敢情这二位也没见过面?再仔细想一想,拦着自己的老李,似乎也没见过此人,他终于反应过来,我或者是……做错了什么?

李行长感觉自己背上的力道一点点消失,就明白老高是有点后悔了,说不得就势拖着??他上楼“高行长,回屋休息一会儿吧,喝点水……刚才你不就渴了吗?”

高行长于是就坡下驴,随着他走上楼去,进了房间才闷声闷气地发话“老李,今天我真是看你的圣……你说他一个驻外机构,有客房不得有服务员?什么狗屁态度嘛。

“我们在这儿的消费,是直接跟凤凰结算的”李行长只能这么解释“这个驻欧办,在法国就没有营业执照,他肯定不能承认那是服务员,要不然他有偷税嫌疑啊。”

“就算不是服务员,也是伺候人的吧?”高行长很不满意,眉头一皱“这个……这个陈主任来之前,那??些小女孩还不是乖乖的,咱让她干啥她就干啥?”

“你在省里打听一下凤凰科委的陈太忠吧,真的”李行长觉得跟眼前这家伙实在没话,心说你不要整天憋在银行那一亩三分地儿里,多出来是一走看一看,行不?

不过,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陪好高行长,有些话实在不合适说,还好,下一刻他灵机一动“老高,你先歇着,那家伙肚量特别小,我先出去帮你说一下情。”

“我怕他吗?”高行长眼睛一瞪,银行本来就是垂管的,人行更是垂管的垂管,他这话说得还真有那么几分底气“老李你别去,就在这儿呆着,陪我聊天。”

“你不怕我怕,这可以吧?”李行长实在有点受不了他的色厉内荏,不过,为了避免高行长误会是他真的想讨好陈太忠,说不得要画蛇添足地补充一句“刚才我也得罪他了,我去找他道歉还不成?”

”麻痹的,老压根儿就没得罪陈太忠,就是想让他放过你呢,既然你要面,我担了这个名声了,可以吧?

“嗯,你要怕他你去”高行长也不知道是真喝多??了,还是!9??醉心明,就那么点点头,大着舌头发话了“你是要听市政府和省里的话的,我能理解……反正我是不会理他的,倒要看他能把我怎么样。”“那我去啦?”

“去吧,咱哥俩谁跟谁?”高行长往沙发上一靠,顺手抄起床头的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盖,咕咚咕咚诱了起来,喝那么多酒真有点渴了。

别说,李行长出来找陈太忠,还真是夹了点私心,说那么多话,无非是让高行长不要多心之余顺便领情,他主要想的还是不要得罪??了陈太忠。

等他出来的时雁,人就散得差不多了,涂阳的考察团群龙无首,都回屋了,剩下俩也是站在楼上看着,不敢掺乎。

正林的更是这样了,大家倒是很想跟陈主任亲近,但是邓老大在旁边坐着呢,正林的考察团跟涂阳的团不一样,涂阳团有外人,而正林团是一色的旅游局的人马,谁还敢抢老大的风头不成?

两个考察团是紧邻着的,一个住了两天,一个住了三天,大家也都是的,见李行长走过来,邓局长不屑地哼一声“我说李行长,你们这耍威风耍到国外来了?”

“高行长就那样,一??喝多了就爱折腾”李行长苦笑着解释,两个考察团都是天南下面地市的,级别也相仿,倒是不存在谁怕谁的问题,而事实上李行长也是正处,只不过他这个团做事做得不太漂亮,做领导的未免就有点嘀短。

“呵呵,在国内憋得太久了?”陈太忠心里总还是有点芥蒂,说话难免就带点刺,对这个姓李的他也有??点看法,刚才劝架的时候,信口胡说什么高行长裤溅水了??一一你为自己人辩解没错,别胡说八道嘛,当我没长眼睛,看不出来他那裤腿上就那么一小片湿?

“在涂阳横惯了吧?”邓局长也笑着接话,虽然跟陈主任的意思完全相反,可是话里讽刺的味道十足“今天在卢浮宫碰见了一个市长,那叫个牛,把导游的小姑娘都骂哭了。”

“行了,您二位就别打趣我了”李行长听得苦笑一声,他心里非常明白,高行长还就是这毛病,喝多的时候,在外国人面前控制得住,在国人面前??一一确切地说是在身份不如他的国人面前,特别容易亢奋“还有啤酒吗?在哪儿放着呢?”

他倒是不见外,自己动手翻腾啤酒去了,陈太忠倒是挺待见他这种亲力亲为的性,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转头过去看邓局长,结果发现老邓也转头看自己。

从对方略带点笑意的怪异表情,两个人看出同样的意思:这个李行长做派倒还行,不过跟那姓高的在一起,估计也不止当了一次救火队员??0巴?

三个人就坐在那里边聊边喝,旁边的人身份都要差一点,没有自家老大的允许,也没人敢再坐过去,没过多??长时间,袁珏也带着四个女孩儿回来了。

见领导坐在那里陪客人喝溥,林巧云和齐玉莹走上前要帮着招呼,陈太忠一摆手“不早了,你们休息去吧……对了,咱们这儿,现在有帮客人洗衣服的业务了?”

“这个……”齐玉莹看一眼坐在那里的李行长,欲言又止,倒是于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插话了“涂阳那个行长喝多了,吐得到处都是,连衣服也弄脏了,他要咱们帮着洗一下,昨天才送到清洗公司的。“原来是偶然的啊?”陈太忠瞥一眼李行长,心说你看你们都干得些什么屁事“老李,你就捡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我的人吧。”“哪儿有?”李行长听得就是苦笑了,心说那都是老高搞的「你不能一直把账往我身上算

啊,高行长以为这儿是宾馆,他是客人,那肯定就是上帝了。”他那叫放屁”陈太忠正好诱完一大口啤酒,闻言打个酒嗝冷笑一声“他就不说自己还是人民公仆呢,他对上人民、对上兄弟单位的时候,有这个觉悟吗?老李,你家保姆如果对你也是这副态度,你受得了???”

“喂喂,陈主任,我家没保姆”李行长笑着摆摆手,心里居然隐隐有一丝痛快,是啊,那厮对外人倒不至于太嚣张,对兄弟单位那叫个狠”当然,关键是外人没求人行的地方,丫挺的想嚣张,别人也得认他呢。

而正是因为别的单位的人不认他,所以高行长对银行系统内部的人,也就越发地蛮横,不如此也显示不出他存在的价值不是?

不过,李行长想到楼上还有人在旁听,说不得他也只能站赵了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话传封老高耳朵里,那又是麻烦“我去看看高行长睡了没有,你们聊啊。”“去吧”陈太忠点点又,又抬头看一看大厅旁的落地大钟「侧头冲邓局长笑一笑“这十一点半了,邓局你也休息去吧。”

“我不瞌睡,要等十二点呢,今儿可是圣诞夜”邓局长笑着摇摇头,说实话,这话要走出自一今年轻人的口也还罢了,出自他这个四十多岁的年人嘴里,多少还是有点怪异。

他既然这么说,陈太忠就不理他了,转头看向袁珏“老袁「你们不是要欢乐今宵的吗?怎么现在倒回来了?”

“这也不早了,再晚就不安全了”袁主任笑着摇摇头,一屁股坐到陈太忠身边“圣诞节,巴黎肯定不安生,我一个大老爷们不怕,总得考虑这几个丫头片吧?”

“不是吧?”陈太忠喝了一晚上啤!8??了,虽说啤酒这东西可以当水喝,但是喝得多了,思维也有些直来直去了“在咱国内,春节的时候,小偷都要回老家过年,治安会大有好转,巴黎怎么这样呢?”

“乡土观念强的,也就只有国了,对巴黎的小偷来说,圣诞节正经是做买卖的时候,全世界各地的人都要来采购啊,而且这里移民多,伊斯兰什么的,他不过圣诞的嘛。”

袁珏_边回答,一边笑着摇摇头,顺手还拎起一罐啤酒就要扯开,不成想被一边的于丽一把抢了去“袁头儿,我帮你开。”

“老袁我问你”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了,他回来还不到十个小时,却是总觉得驻欧办的变化,超出了他的想像,那就要认真了解一下了“最近国内的考察团应该不少,你就任由他们跟涂阳人一样,吧咱驻欧办的人呼来喝去?”

“这个分寸……它不好把握啊”袁主任听得眉头一皱,又叹一口气,他当然知道陈主任脾气不好,见不得别??人狡辩推脱错误,但是他确实有点冤枉,那就不怕跟老板辩解一下,多数情况下,老板还是比较愿意讲道理的。2111章修烟囱

说起驻??欧办的接待工作来,袁珏也确实难做,有个别领导拿架拿习惯了,对这个小小的驻欧办自然不放在心上,你既然是公家单位,就得给予我充分的尊重,要不那就是目无领导。

不过,这种情况倒也不算太多,大多时候,有的领导会提一点介于过分和不过分之间的额外要求,比如说高行长醉酒,把衣服弄脏了,要驻欧办帮着给干洗一下。

这种情况,袁主任也不方便告诉人家你自己洗去吧一一人家来驻欧办,可不也是就图着是自家人,有点什么事儿方便照顾吗?

当然,这也是陈太忠一直在国内,没有这个强势人物坐馈,袁珏也只能稍微小心一点??了,毕竟,别人是给陈主任面,却未必要给驻欧办、给他袁某人面。

听袁主任都抱怨到自己不常在巴黎了,陈太忠也只能苦笑一声“行了老袁,邓局长在呢,别让人家笑话你。”

“笑话个啥?接待工作本来就难做嘛”邓局长不以为然地笑着摇头,又看一眼在旁边哈欠连连的??于丽“小丫头睡觉去吧,秦你们领导多关心你?”“嗯,要守夜呢”于丽这么回答,四个小女孩儿都在大厅呆着,不过程小琳的脑袋都开始一点一点??的??了,真是有点扛不住了。“晚上去哪儿玩了?”陈太忠好不容易回来了,又赶上这样的时候,少不得要与民同乐一下,于是笑着发问。

“石老板给我们介绍的海鲜店”这次答话的,是嘴快的林巧云,合着那超市的老板石亮最近跟驻欧办来往得挺密切,听说这里的人要出去玩,自告奋勇地介绍了一家粤菜的海鲜店,价格公道服务也好一一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图那些虚名,吃什么法国大餐。

“嗯,我也去槁个红包”陈太忠见到圣诞树上还有红袜「少不得上前随手扯下一个来,打开一看“呦,只是一小块巧克力啊?”

邓局??长见挺有意思,也上前扯一只袜下来,打开一看笑着点点头“哈,我的运气倒不错,这是个纪念??品打火机?”

陈太忠见他手上的打火机有意思,就拿过来看一看,却发现居然是巴黎为了申奥搞的宣传,圆形的一次性火机,双手一搓,那小圆片错开,火苗就腾地蹿出来了“这东西……倒是挺精致的哈。”

“国产货,石亮搞来的”袁珏笑着答他,旋即清一下嗓“没几个钱,不过这东西在国内买不到,全部都出口了。”

“哦”陈太忠点一点头,接着身微做一震,笑着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几个女孩儿“谁知道这个传说里,圣诞树上的袜,是怎么挂上去的呢?”

女孩儿们登时叽叽喳喳地回答了起来,原来她们或者不知道「但是既然在巴黎过圣诞了,这??个典故肯定就根清楚了??一一??圣诞老人从烟囱里爬屋进来,给树上挂上红袜,里面襞着给孩们的礼物。“哦,从烟囱爬进来”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不在说话了。

第二天早上,天放晴了,不过等到十点左右的时候,又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陈太忠正在办公室处理件,刘园林走进来了“陈主任,外面有巴黎警察找咱驻欧办的领导。”

“哦,让他们进来吧”陈太忠点点头,一转眼,刘园林就领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进来,男的瘦高秃顶,女的却是肥硕得很,一米出头一点的个,看起来起码有一百二十斤。

“打扰了,先生”开口说话的是男警察“我们接到17号应急心的通知,说是有一名修烟囱的工人在您运儿附近失踪两天了,请问您最近有聘请过工人修烟囱的计划吗?”

“没有,你们法国人的手续太繁琐了”陈太忠年一耸肩膀,又摊一下手“我居住的房??间是物■,这一点我非常明白,而且……既然不用生火,我为什么要修烟囱?”

一边说,他一边将手边的一个雪茄盒推向前方“小刘,请这位警官先生物烟,嗯,我这里并不禁止朋友抽烟。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是坐着的,给人感觉有点傲慢,不过请对方抽烟,又算相当友善的行为,那么这个行为就说明,他并不是有意傲慢,而是有这个资格。

“不,谢谢,我的搭档不喜欢雪茄的味道”男警官摇摇头「紧绷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那么,您能允许我在这里四处走动一下吗?”

“对于这个要求,我只能说抱歉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接着将身向椅上一靠,佾洋洋地看着对方“想必你也知道,这里是政府机构,您的要求有一点敏感。”

“但是先生,你的机构并没有在官方登记”女警察终于发话了,那么肥胖的身,声音却是非常尖细“这是私人租用性质的,并不享有任何豁免的权利。”

“那么,您的搜查证呢?”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她,一点都看不出生气的样“如果有搜查证的话,我希望我能复印一份,以便向我的法国朋友们了解一下情况,或者我还需要向国大使馆汇报一下……修烟囱的工人失踪,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先生,您误会了”男警察不得不看一眼自己的同事,冲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还是比较清楚住在这里的,到底是什么人,别的不说,只说驻欧办开张、聚众观看国庆阅兵以及某些华人团体在附近闹事,已经说明了这里的性质。

尤其是,这里还时不时地开一开酒会,也有不少巴黎的大人物曾经驾临这里,所以这个搜查证,真要开出来的话,被对方复印一下,那事儿可就闹大了,而他非常肯定,没人喜欢这件??事被闹大。

“我们只是想,或者是他钻错了烟囱”男??警察笑眯眯地解释“附近有人需要对烟囱进行修缮,可以让我们看一看屋外的烟囱吗?“这真是一个蹩脚的理由”陈太忠听得就笑,狗屁的钻错了烟囱,那家伙大半夜不睡觉钻烟囱,会是为了修缮吗?

然而,遗憾的是,他必须要装糊涂,所以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去拒绝,说不得只能耸耸肩膀点点头“那么好吧,这个小小的要求,我很愿意满足,不过,市政当局很可能怀疑我在毁坏物,所以,我认为,我的人有必要在一边做全程拍摄。”

那厮是将近夜里十二点才爬上房的,日标就是烟囱,陈太忠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家伙试图学习圣诞老人,从烟囱里钻进驻欧办一一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偷偷摸摸地进驻欧办,绝对不会是为??了往圣诞树上挂袜。

对这样??的不速之客,陈某人不在场也就罢了,在的话,绝对是要收拾一下的,所以他一晚上没睡,一直盯着那家伙,直到凌晨两点多,那家伙开始行动之后,他适当地改变了一点烟道的结构一一这事儿其实很简单。

“全程拍摄吗???我想应该是可以的”来的这俩警察,也是真的警察,这二位多少知道一点,此事应该是D钉出了岔,要他们来善后「“不过,我想来需要请示一下上级。”

不过他这一请示,就请示到午去了,那位修烟囱的工人确实隶属于DST,但是让不让驻欧办的人拍摄,这是一个问题一十大政府??的国家,总有一些相似之处的。

DST的领导肯定不愿意自己的人被拍摄,而来负责协调的,是治安警察,两者同属国家警察却是不相统属,警察局这边却是觉得拍不拍无所谓。

直到十二点半,驻欧办的人都开始吃饭了,俩警察又走回来了,说是行,你们拍吧,不过拍下的东西我们要拷贝。

别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刘园林嘀也紧,眼见人家要动手了,才悄悄地将事??情跟大家解说一遍,当然,既然干了这一行,大家一听就知道,钻烟囱这位显然不走路痴。

“要通知大使馆吗?”袁珏走到陈太忠身边,低声发问了,不得不承认,袁主任的大局感还是很强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想着为组织争取一点什么东西。

“用什么名分通知?”陈主任微微一笑,心说咱就是个非正??式的驻外机构,人家法国人想监督也就监督了,你还当自己是外交官,拿住人家把柄了不成?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能理解老袁的心情,反正不管怎么说,通知不通知是个态度问题,大使馆那边会有什??么反应,那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了“你要想通知,那就由你吧,咱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取长补短……也算一种策略。”

这也就是对上袁珏这种他稽稳吃得住的??主儿了,要是换个不摸根底的人,这话他还真的不会轻易说,纵容副手跟自己取长补短,那很容易诱发某些野心出来,是对自己政治前途的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