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4 明眼人2115劫案

官仙 2114明眼人2115劫案

陈太忠自觉这个会开得不错,不但警钟长鸣,也间接地暗示了一下自己的职工,要他们注意同外人来往的尺度。

不过,就在他暗自揣度,自己这话说得有点过于隐晦,也不知道那些女孩儿能不能听懂的时候,齐玉莹敲一敲门进来了“陈主任,今天的《解放报》和《费加罗报》”

“嗯,放下吧”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吩咐一句,手里的鼠标却是无意识地在电脑的纸牌上晃来晃去,他思考问题的时候,有时会有一点这样那样的小动作。

可是等了一阵之后,他猛地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侧头看一眼,却发现小姑娘正直与勾地盯着自己,登时就是一愣“小齐你这是……还有事儿?”

“我想……我想”齐玉莹的眼光游离了好一阵,才壮起胆子盯着他的双眼“我想问一下,陈主任你说的交友要谨慎,指的是不是穆晓牧?”“穆晓牧?”陈太忠听得一皱眉,旋即徽做一笑“这个人是谁,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听门卫说,昨天晚上他来过”齐玉莹微微一笑“陈主任您还问过他呢,就是那个浓眉大眼,左边额头有一块疤的男孩儿。”

“男孩儿……人家比你大吧?”陈太忠将身子扭了过来,笑吟吟地看着她,心里却是有一丝微微的骇然,好家伙,我这手下的丫头,一个比一个不简单啊,居然通过门卫那儿打探出来的一点消息,就能推算到我的心思。

果然是自古英雌出少女啊,某人心中暗暗地篡改民谚,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那小毛孩子,我连名字都佾得问,你觉得我有必要针对他?

这个反问,是齐玉莹不太能回答得了的,她哪里能猜得透陈主任的心思?然而她这么着急找老板来问,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这个穆晓牧不是个好人,他是听于丽说,咱们驻欧办收入高,才死缠着丽丽不

原来,这穆晓牧是巴黎第一大学的研究生,算是刘园林校友的同学,前一阵大家看阅兵式的时候,他也来趁过热闹,眼见这里红火得很,顺便就了解了一下驻欧办的性质。

到后来,他就时不时地过来转一转了,驻欧办对留学生还是很客气的,算起来他还是跟驻欧办革三号人物有渊源一一别说刘园林是实习生,也别说他比保洁工们赚??钱少,在这里他铁铁地排老三。

所??以大家也不跟他见外,都是年轻人,能玩闹到一起,但是后来不知怎的,穆晓牧就知道了,驻欧办的保洁工收入挺高。

严格地说,保洁工的工交其实不怎么拿得出手,年薪五万欧元,在中国是不少了,但是在巴黎真不够看的,在这里四十岁以上有正当职业的,又有一技之长的,挣到这个数真的不是很难一一就是陈太忠定价时想的那样,熟练技术工人在比较好的岗位上的待遇。

但是对年??轻人来说,尤其是外国人,这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了,大学毕业后,见习期找个??月薪一干多欧的工作算荣幸了,转正以后能不能到两千真的不好说,一般来说住宿还要自理。

于是,穆晓牧就问大家,有没有兴趣在巴黎上学,说是他可以帮着活动一下,半工半读嘛,借着这个由头,他就跟一??帮女孩儿走得更近了。

四个女孩儿里,于丽是最没心眼的,用陈太忠的话说就是傻乎乎的,不知道提防人,而穆晓牧又刻意讨好,没用??多??久两人就处得很不错了。

到了最近,穆同学打听到了于丽的作息规律,每个星期都要捡她休息的时候来两三次,带她出去玩,一开始他还叫齐玉莹一起去,小齐猜出他的心思了,跟着去了两次,就劝于丽离他远一点,怎奈小于傻乎乎的,说是没事儿,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刘园林也听说此事了,专??门打听了一下这个穆晓牧的背景和为人,然后他就对此人不怎么看好了,这家伙家里没钱,平时生活也是比较拮据的”生活拮据并不是什么铝误,毕竟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然而,此人还不太管得住自己的下半身。

好吧,对年轻男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他来法国后不久,就与另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同居了,就在同时,他国内的女朋友还时不时地汇过点钱来,期望他能在国外尽快完成学业,回去找个好工作,然后两人好步入婚姻的殿堂。

到了后来,他的女朋友自然知道了此事,两人分手,不过这也没有多严重,人在国外,总需要这样那样的情感,来慰藉一下孤寂的心灵。

最要命的是,穆晓牧又换了一个女孩儿同居一一是的,就是现在,就在他时不时来找于丽玩的同时,晚上的小穆并不是孤身入眠。

尤其是小穆在找小于玩的时候,从不肯自己出钱,他在上学,学生嘛,没几个谶的,总算是两人关系还很一般,出去的时候也是逛一逛街之类的,基本上也没有多少可以花谶的地方。

这个家伙真的不是良伴,刘园林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但是做为一个男同志,又是未婚的这种,他不好跟于丽说什么,就要齐玉莹帮着点一下小于。

齐玉莹也觉得这男人不行,除了一张脸蛋,真是要什么没什么,哦,对了,还有一个留学生的身份,不过这个身份搁在三个月前,或者还能震撼一下她们这些来自地级市??又不懂外语的小姑娘,至于说现在嘛一一大家见得最多的就是中国留学生了。

所以她就决定,不管陈主任刚才那番话是不是针对穆晓牧的,她是一定要将情况反应给老板的,让老板出面干涉一下此事。

“哎呀,看这事儿闹得,我该怎么管呢?”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我又不是她什么亲人,小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您是领导啊,总是有办法的,我是没法再说了”说到这里,齐玉莹叹一口气“说得再多的话,没准她会以为我对穆晓牧有什么想法呢。切就他?”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那家伙也很配对你有想法?这话说得小齐同学心昙微缏一暖,老板还是觉得我碓不错的嘛。

然而下一刻,陈主任的话就有点不着调了“对了小齐,这个小穆,跟小于有没有,有没有那个啥……你剔这么看着我,就是那种事儿嘛,发生了没有?”

“应该……还没有吧”齐玉莹听得也是脸一红,这年头的女孩子,其实私下都不怕谈这种事儿,但是年轻男领导的发问,还是让她感觉到一丝尴尬,她微微用力地吸一口气,才壮着胆子回答“我是说,他俩,应该没那个机会。”“你确定没有吗?”陈太忠难得见她这么一副羞臊的模样,心里觉得挺好玩,脸上却是不敢露出什么表情。“追我哪能确定啊?”齐玉莹听得撇一撇嘴“不过,他俩总共也没出去过几次,叼来的时候,于丽都要跟我讲去什么地方玩来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既然没有突破男女大防,此事倒也不算难办“对了,踉我的谈话,不要让于丽知道。“我怎么敢告她?她会恨我的”齐玉莹站起身子,婷婷袅袅地向外走企业“那个穆晓牧,哄人真的很有一套。”

有一套顶什么用?还是说实力吧,陈太忠见她离开,说不得哼一声,伸手就拿起了电话,抬手拨通安东尼,他要让尊敬的唐,安东尼出面,恐吓一下那个小子“安东尼,你好啊,昨天还在诺曼底,今天怎么跑到亚眠去了?”

安东尼早就习惯了对方这种带有强烈暗示味道的言辞了,倒也不在乎,于是就把敲诈何军虎的过程汇报一下,“……还差四百万美元,债务就结清了,你可以看一下那个账户,上面新增了八百四十万美元。

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然而陈太忠的心情并没有那么愉快,尽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安东尼也答应叫人恐吓穆晓牧了“……这很简单,就告诉他说,离凤凰市的女孩远一点,否则的话,塞纳河不介意多一??具??浮??尸??一??一??一??一??一??一”

其实,正是意大利黑手党后人的话,才让他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你尽管放心好了,非洲人和土耳其人或者会有点麻烦,中国人嘛,胆子都很小的……”

“哼,你可以试一试我的胆子”陈太忠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说句实话,由于根深蒂固的偏见,又由于他的小集体主义的倾向较为严重,他非常讨厌那种倚仗着外国人的势力,欺负国人的事情。

然而,就在刚才,他自己也这么做了,迳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点负罪感,姓穆的再人渣再恶心,毕竟是自家人,而那安东尼,则是实实在在的外人吖……

2115章劫案

当然,陈太忠非常确定,找安东尼出面办理此事,才是最便捷最有效率的手段,但是这并不能彻底抵消他的负罪感,作为一个注重乡土观念的中国人,他做不到完全忘本一一哪怕他是一个曾经的仙人。

遗憾的是,这份纠??结忸还不能跟别人说,因为那样会让他显得比较另类,在这个“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的社会里,他能运么想,但是真的无法宣诸于口。

到了晚上六点多,正林旅游局的考察团回来了,而涂阳商业银行的考察团已经于下午晚些时候坐飞机奔赴瑞士了,邓局长拉住陈主任,一定要跟他好好喝几杯“今天没在外面吃饭,就是要回来喝酒呢。”

“那行啊,喝得少了,我可不答应”陈太忠笑着回答,就在这个时候,超市老板石亮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个老友的孙子满月,晚上要摆酒,想请陈主任来坐一坐凑个热闹。

陈太忠肯定解释说自己走不了,不过石老板在那边说了,这次请客的刘家,在本地的华人图里很有点影响力,来的客人也都小有身份,认识一下没坏处。

“那老袁你去吧”陈主任指派自己的副手过去,他可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巴黎呆几天,大多??时候还得靠袁珏全面负责,那么,袁主任多结议一??点人是很有必要的。

邓局长这喝酒,还真的不含糊,一??旁还有一个副局长也很能喝,喝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五个人就干掉了四瓶白酒和一瓶1盟D毫升的葡萄酒。

喝到接近八点的时候,陈主任接了一个电话,却是贝拉打过来的,这两天圣诞夜,她和葛瑞丝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今天好不容易能早点结束,她就要他早点来等自己“……我和葛殇丝专门跟别人换了班的“好的”陈太忠听得笑一笑,他也是许久不见二女了,自家避地若是再不浇一浇,怕是都要荒芜了呢“八点半我一准到。”

他想走,但是邓局长等人喝得兴起,吃完饭之后又是拎着啤!9,边看电视边聊天,眼见都要八点了,陈太忠实在有点着急了,少不得打个招呼,说是要去十九区转一转,有个婴儿满月,那里有几桌酒席。

邓局长不想让他走,就说袁主任不是已经去了吗,你再去也意思不大了吧?陈主任说可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一家在巴黎华人囹有点影响力,去得早晚是一回事,去没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反正就是找个借口,老邓拗不过他,只得放行,出了门之后,陈太忠寻??个僻静角落,一??个万里闲庭就到了贝拉所说的地方,不过他对巴黎还是不太熟悉,步子移动得有点偏差,于是就安步当车这么慢悠悠地逛过去。

想到袁珏快回去了,为了避免穿帮,他又给袁珏的手机打个电话,不成想铃声才一响,袁主任就在那边快速地接起了??电话“陈主任,坏了,有人抢劫,专抢咱上华人……”

什么?陈太忠登时大怒,原本燃烧的欲火在瞬间就转为了怒火,今天打电话给安东尼的不爽再次浮现在眼前“你在什么地方吃饭……”两分钟之后,他就万里闲庭到了袁主任所说的地方,不过还走出了一点偏差,他在街边听到拐??弯??的地方喧闹??无比,紧走两步到街口,才发-现不远处有十??几个人扭打在一起。“你们在干什么?”他大吼一声,快步向前,不成想那边一声枪响,七八个人骑上摩托飞驰而去,地上却是躺倒了两个人。

原来,袁珏参加这个宴会,原本是想意思到了然后就是的,谁想到里面有个大使馆的二秘,两人坐在一起唠了起来,石亮又在一边殷勤地劝酒,于是就喝到了现在。

他们不走,有人要先是的,宴会无非就是这样,就在袁主任走出门的时候,有个小伙子跑回来说,前面有十几个人在抢劫,就堵在大家停车的位置。

二秘说那咱们要报警,不成想远处响起撕心裂肺的喊声,用中文大叫救命,又有人说这是专抢咱华人的混蛋。

大家还没商量出个章法来,那十几个家伙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有人骑着摩托,有人手里拿着枪,还有人手里持着刀,到了这一步,再商量也没用了。

迳帮家伙不但抢谶,还打人,眼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打倒在地,袁珏实在忍无可忍,跟石亮交换个眼神就扑了过去,有他俩带头,又有几今年轻人冲了上去。

中枪的是石亮,大家都知道枪这玩意儿比较危险,但是谁也没想到对方敢真的开枪,就那么呆了一呆,劫匪们就跑了。

“老袁你没事吧?”陈太忠一眼就看到,袁珏侧捂着肚子,缓缓地蹲了下去,一时间也顾不得去追那些混蛋,事??实上他现在就是两条腿在走路,当着这么多人去追摩托车,也不合适。

“肚子上被捅了一刀”袁珏倒吸着凉气,呲牙咧嘀地低声回答,陈太忠一听就着急了,天眼一开,扫视一下……还好,似乎不是特别要紧。“赶紧去医院吧”他哼一声,又侧头看一眼石亮,石老板是大腿上被枪擦了一下,血流得哗哗的,却是没什么大碍。

有人建议往医院送,有人却是说要等警察来,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伸手点戳几个穴道,帮着石亮和袁珏先将血止住,方始站起身??来祝声发话“谁有车???先去医院,没事的在运儿等着。”

在官场里混迹了这么久,他说话已经带了很重的官威,在这种众说纷纭的场合,他这种不容置疑的语气,一时间压住了所有的异议一一当然,肯定有人在低声地打听,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马上就有人开来了两辆商务车,大家手忙脚乱地待人抬上车,直奔医院而去,在车上的时候,陈太忠又接到了贝拉的电话,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我的副手被劫匪用刀刺伤了,你们先回吧。直到这时候,才有人怯生生地发问“请问,你是什么人?今天的宴会上……好像没见过你啊。”“凤凰驻欧办陈太忠”陈主任头也不抬地回答,又俯下身子低声问袁珏“老袁,挺住啊,医院马上就要到了。”

“老板,你该追那几个混蛋去”袁珏呲牙咧嘀地发话了,他的血已经将衣衫全部菜红,看着煞是吓人,不过事实上由于陈某人出手比较及时,他失血并不是很多。

“那些家伙啊,跑不了”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脸上居然泛起了一丝笑意“关键是你不能出事,要不我怎么有脸见李冬梅?”

一车人听说袁珏居然让他的老板去追那些劫匪,一??时间哑口无言,心说运人就算身材高大一点,但是人家劫匪有枪呢,也不知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然而,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刚才最先冲上去的,就是袁珏和石亮,对这一点大家都很钦佩,于是就有人劝说袁珏“袁主任你别说话了,一说话扯动伤口。”

医院很快就到了,医生先做简单的包扎、消毒和检查,等警察赶到的时候,确认这些华人是遭了抢劫,才开始进行缝合之类的处置。

袁珏和石亮的伤势,都不是特别严重,倒是一开始被歹徒打倒的那位老人,不但跌断了腿骨,还引发了心肌梗塞,若不是送治屐时,估计就挂定了。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二秘也跟过来了,怒气冲冲地发话“大使馆一会儿就来人??了,咱们在法华人,要想一个团结起来的法子,争取咱们的合法权益。”

“是啊,早就该这么做了”有人义愤填膺地回答,也有人脸上无动于衷,经历过一些事儿的人,都知道大使馆能做的其实并不多「然而,眼下这个场合,并不合适风言风语。

倒是有人想起来石亮搞的那一套了“对了,石老板不是搞了一个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吗?唉……老石真是个热心人,啧,今天也就是他胆子最大,有血性啊。”

“袁主任也不差”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在众人齐齐噤声的时候,最先冲上前的就是老石和袁主任“早听说凤凰驻欧办的人大气,没想到一个主任也有这胆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就禁不住侧头去看坐在一边一声不吭的陈主任,只见高大的年轻人面沉似水,呆呆地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警察又过来叫人问话了,这次指的就是陈太忠“你、你……还有你过来一下,做个笔录。”

“我赶到的时候,歹徒已经跑了”陈太忠看都不看警察一眼“伤者是我的同事,我只是关心他的伤势,你没必要问我。”“嗯?”警察听到这话,愣了一愣才点点头“你的法语说得不错,能不能为我们做个搬译?”

十九区这里算是**衡,不像十三区那些地方净是些老华人,法语流利的真的不多,但是陈太忠沉着脸很坚决地摇摇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