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 压力大了2121有纲

2120压力大了2121有纲

来了驻欧办一趟,谷涛是越发地看不透陈太忠这个人了,他才不相信那个吞枪的家伙会是平白无故地自杀,他可以肯定,此事必然跟陈主任有关一十这家伙什么时候在巴黎的黑道上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

再晚些时候,他又得到一个消息,另一个持刀伤人的家伙蛉尸体,在一个地下室被找到了一一奥维塔住的地方实在有点偏僻,若不是警方因为兰萨纳的死,四下寻找跟这帮人有关的人,他的尸体或者还要更晚些时候才会被人发现。

奥维塔的死相,震惊了所有的人,通过法医鉴定,这孩子死于失血过多,更令人震撼的是,黑人少年竟然用残缺的四肢爬行了将近十米,现场的惨状甚至让个别警察不忍目睹,通往地面的台阶上,洒下的淋漓鲜血,证明少年是个珍爱生命的人。

“这是一个极其凶残的凶手”跟谷涛汇报的人是这么说的“而且其他可能涉案的十三人,全部失踪,法国警方觉得这是有组织的行为,正在四处调查取证。”

“十五个人?”谷参赞听得好悬没把下巴掉下来,警方并不知道这帮人打劫的时候,遇到两个其他街区来串门的混混,所以少算了两个“只留下两具尸体?”

“嗯,而且很可能遭遇了不测”这位点点头,继续向领导解释“像奥维塔死的地方,除了他的血样,还有一个人的血样,呈喷射状……他们怀疑,这个人可能是跟他同住的孔戴,迪特,这两人一向都是同出同进的。”

“嘿,两具尸体,分别是打伤石亮和捅伤袁珏的”谷涛觉得有点好玩,这事儿要是别人做的,那不太好解释,但是要陈太忠出手,就再正常不过了“这家伙还真是肆无忌惮啊。”

“警方怀疑,此事有华人背景的黑社会介入”那位苦笑一声“所以正在调查昨天赴宴的华人的身份。

“乱弹琴!”谷参赞听得狠狠一拍桌子“他们不去捉罪犯,反倒是要查被害者,这法国警方……什么时候变得跟陈太忠一样不讲iz了?”“不讲理……陈太忠?”那位听得有点迷糊,心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谷涛心里可是明白,说句实话,自打认识陈太忠以来,他对这个家伙就没什么好印象,自大、傲慢,不懂得配合兄弟单位也不懂得顾全大局,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

但是今天下午在驻欧办的遭遇,给了他截然不同的感觉,合着这个陈太忠的横,他不是窝里横,而是谁的面子都不买,上次敢说把他谷某人打出去,这次就敢威胁把那两个警察丢出去,这份底气,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谷涛甚至隐隐地猜到了,那个德特依警官,应该就是法国情治机关的人,毕竟那个钻烟囱的家伙的身份太明确了,而录像显示,那天上尉先生也在场。

原本他还想着,要将陈太忠的要求暂时搁置一下,这下可是不敢这么掐了,于是很快地将此事汇报给了上级。

上面很是惊讶,表示说此人怎么又插手这种事情了呢,这个要求咱不能答应他,他既然不肯加入咱们,也不肯接受咱们的领导,就不要去管他,要不然这岂不是乱套了?

“可是我已经从他那儿拿了带子了”谷涛只能这么解释了,于是又将有人钻驻欧办的烟囱被卡住,又有人抢劫捅伤驻欧办的副主任之后,被残忍地分尸等事,一一反应一下。

“这样的家伙……还真是麻烦,那么,你把他要的给他好了”上面终于拿定了主意“既然有这么个机会,你还是配合一下巴黎的华人,看他们在遇劫这件事上需要什么帮助,注意讲究手段,不要让法国人认为是咱们投意的。”

谷参赞才挂了电话,医院那边就又传来了最新消息,驻欧办的人又跟法国警方呛了起来,这次出头不是陈太忠,而是那今年轻人刘园林,一时间谷涛是真不明白了,怎么凤凰驻欧办里,个顶个都是这样的猛人呢?

事实上,谷涛对刘园林的印象一直还不错,小伙子年轻开朗「会四国语言,做事也朝气蓬勃的,尤其是在宣传五十年周年大庆的时候,小家伙不辞劳苦,各个地方乱窜,发动起了不少群众,甚至还因此被人抓伤了面孔。

那么,这次小伙子是为什么发火了呢?谷参赞了解了情况之后,勃然大怒“咱们也全医院,这世道还没天理了呢。”

刘园林是下午六点到的医院,按陈太忠的说法,你八点去就行,到时候我陪你去,顺便把齐玉莹和宋姗娣就接回来了,到了晚上,十九区那里可不是个太平的地方。

“还是趁天亮,我早一点去吧”小刘的工作热情很高,同时,作为驻欧办的三把手,他对单位的情况也放心不下“您要是走了,单位可就没人了。”

结果是他去了,齐玉莹和宋姗娣也离开了,但是就在晚上七点左右,猛地又有警察找到了医院,要石亮和袁珏仔细想一想,你们认识的人里,还有谁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

袁珏当场就要暴走了,下午五点你们不是来问过了吗?我说了,那个断了四肢的家伙,可能就是捅伤我的凶手,但是事发当时我太紧张,记不得那么多了,你也表示肯定了,怎么才过了两个小时,你又来了?合着络们不会找劫匪的麻烦,只会战我们受害者的麻烦?

是的,这个事情按程序来说不该是这样,警察面无表情地解释,但是你们只是受伤,西奥维塔已经死了,好吧,就算他原本就该死,也不该死得那么惨,不是吗?

事实上,是奥维塔的家人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不干了一一严格地来说,奥维塔的父母亲并不称职,他们对儿子的前途也并不看好,否则不会任其自生自灭的,但是好死不死的是,他家是居住在一个黑人聚居区内

其中百分之三十的住户,来自几日亚。于是,这一大帮人就找上了警察局,他们不关心奥维塔到底抢了谁,也不关心那家伙带给了旁人多大的伤害,他们关心的是,可怜的小奥维塔是被人虐杀的,他们要警察局第一时间揪出凶手。

在法国的若干前殖民地中,几内亚人跟法国人的民间矛盾,绝对排得上前几名,甚至,在法国人将几内亚偷渡者遣返回国时,几内亚的警察居然会一拥而上,暴打负责遣返的法国警察,并且告诉他们“(殖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好吧,外国人之间的龌龊,跟中国人没什么关系,而在巴黎的几内亚人,大部分也不敢公然挑衅警方,然而,既然人死得这么惨,要个说法还总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吧?

这下,警方就觉得压力大了,说句良心话,在巴黎的移民中,非洲人虽然相对而言小偷小摸的行为多一些,但是正经有影响力的黑社会多还是来自意大利或者波兰之类的移民一一比如说安东尼之流。

但是非洲人或者土耳其人之类的,会带给警方另一个麻烦,那就是政治影响,是的,他们可以举起“种族歧视”或者“宗教压迫”的大旗。

于是,警方只能好言安慰,答应尽快破案,西兰萨纳和奥维塔的死看似毫无关联,然而,他们在前一天的抢劫,成功地引起了华人围子的浇愤,而参与抢劫的其他人也同时失踪一一那些人更可能是被毁尸灭迹了,要说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谁信呢?

那么他们想要尽快破案,必然要将重点放在这些华人身上,医院这一摊还走动静小的呢,昨天参加酒宴的人,挨个被警察骚扰了一一没办法,压力太大啊。

袁珏这一生气,就牵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嘀的,刘园林一听就不干了,指着警察就骂了起来,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连伤者都不放过吗?

其实袁主任这儿的待遇还算是好的了,石亮那边更惨,不知道怎的,警察了解到这华人老板最近店铺开得很安生,跟附近的混混处得也不猎,就觉得这家伙身上更有文章可做。

不过,石老板独自在国外打拼这么多年了,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尤其是他现在背后不但靠着陈主任,还靠着华人圈子,而他又是受了枪伤,就是躺在**哼哼呀呀地不做回答。

就在折腾到一地鸡毛的时候,谷参赞又赶到了一一旁人能施加政治压力,咱也能啊,虽说这次事件里涉及的都是在法华人,但是袁珏那国家干部的身份不是白给的,也就是说,大使馆可以冠冕堂皇地出面沟遵。

而与此同时,陈太忠在驻欧办又摆开了宴席,这次是宴请省科协的人,这帮人你别看他们不管啥事,级别可是不低,天南省科协随便拉出一个副主席来都是正厅,最差最差都是享受正厅待遇,至于他们老大,那是省政协副主席兼着的,级别自然就不用说了。

这种考察团,陈主任若是有空的话,那是必须招待的,虽然来的仅仅是一个副主席以及下面一些专家和小年轻。

2121章有纲

科协的考察团来的有就个人,驻欧办的房间都不够用了,不过总算还好,刘园林和袁珏都在医院呆着呢,那么,其中三个人就能睡到他俩的**挤一挤,反正明天正林旅游局的人就要走了。

赵副主席兼着天南省轴承厂的总工,实打实的正厅,按说是没必要来驻欧办这种小地方,不过他跟常务副总高立群关系好,西高总又跟陈太忠相识,反正这次出来,也是随便走走散散心,于是就选择了驻欧办这里。

其他的专家,有点看不上陈太忠这种小干部,来的专家甚至包括素波理工大的李副校长,尤其是此人居然只是高中生,就兼了凤凰市科委副主任,这让大家有点看不惯一一虽然凤凰科委在这家伏的领导下搞得很不错,要不说搞学问的人有傲气呢?

不过,赵副主席对陈主任挺客气,大家也就有意无意地收起了那份傲然,事实上,来的人里有人知道,陈主任跟法国的文化部副部长关系好,联系一下学术交流问题不是很大,但是,这不是有点放不下那份架子吗?

所以说,晚上的宴会算不上多热闹,但多少还算和谐,都是学问人,酒桌上也没有太村俗的事情发生,尤其那李副校长,酒到杯干,却依旧是一副文人气派,不过就是有点狂放罢了。

要说这个李副校长,也是素波理工大的一朵奇葩,毕业于复旦大学,文化大草命那几年下放的时候闲得没事干,居然就靠着报纸和杂志上的一些-消息,手工算出了苏联某型号导弹的几个关键数据。

这就是人才啦,遗憾的是,他算出的数据国家也已经算出未了,苏联也在不久之后就解密了,所以他也没有机会再上一步,但是多少走出了点名气一一上面一帮人算出来的,他一个人就能算出来,而且还是依靠公开的资料。

所以十年浩劫一结束,他被素波理工大弄了过去,当时天南大学也想要他,不过李校长觉得我槁理工比较合适,就去了理工大,到后来忙着巡回演讲,却是没再出别的什么成绩,前几年跟别人合作槁一个高科技公司,又亏得一塌糊涂,就是那句话,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不过纵然如此,李校长依旧是豪爽不改,是今天酒桌上唯一的热点,赵主席虽然高一级,却也对他客客气气的。

听他说起旧事,陈太忠却是不怎么感兴趣,心说你要说别的也就算了,说起搞数据和资料,那你差了我三条街都不止一一没错,我不是原封,不过,有本事你弄个展创出来嘛。

宴会到尾声的时候,大家终于说起,陈主任你这驻欧办的人怎么这么少啊,陈太忠说不得苦笑一声,解释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啊?”李校长人虽然狂放,却是还带了点纯真一一其实,到了他这今年龄和处境,基本上说话也就不用忌讳什么了“不是说巴黎是浪漫之都购物天堂吗,怎么会这么乱呢?”

“呵呵”面对这种认识,陈太忠真是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只能干笑一声了,旋即又叹口气“你们先聊,我往医院那边打个电话,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结果这个电话一打,他也抓狂了,说不得解释了一声就要往外走,宋姗娣想跟着他去采访,被他拒绝了“你才回来,歇一歇吧。”

不成想他才走出门去,就见到门卫抱着膀拳,死死地拦着那个总来找于丽的穆晓牧,陈主任交待过了,以后这个人不让往进放,不过显然,法国门卫没有跟其解释的意思。

“喂,这位兄弟”这次,是小穆同学主动16k跟陈太忠打招呼了,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焦躁“麻烦您一下,能把于丽帮我叫出来一下吗?”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也敢叫我兄弟?”陈太忠白他一眼,理都不理直接向外走去,他可是记得,上次自己纡尊降贵地问其是谁,结果丫挺的直接给了他一今后脑勺,活该,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你……”穆晓牧登时就愣住了,其实他也记得这今年轻人「不过那天他找于丽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就懒得搭理此人,不成想今天自己却吃了这么难听的一句话。

陈太忠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人再纠缠袁珏了,但是石亮那边还有警察,这种情况谷涛也不能太强硬了,而石老板就是一口咬定,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黑社会。

“散了吧”陈太忠皱着眉头挥挥手,转身在石亮旁边坐下“我说老石,你不是搞了一个在沽华人人权保障会吗?可以组织一下游行的嘛。“你又是谁?”法国警察见他这么大大咧咧的,就不爽了“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好吗?你有事情可以推后商量。”

“你有毛病吧?”陈太忠站起身子,冲着警察的胸口戳一戳,他打法国警察也不是第一次了,根本不在乎这种粗鲁的动作“我朋友受伤了,你倒是缠住他问个没完?”

“你是谁?”问话的俩警察也不含糊,抬手去推他,另一只手直接就摸到了腰间的手枪上,卓惕地看着他,此人身材高大气势嚣张一一难道说这就是正主?

这不怪这警察没眼力,巴黎的警察也是分片的,下午去驻欧办找陈太忠的警察,只是配合十九区这边的警察做调查,而直接负责此案的警察,却是不认识此人。

“等一下,等一下”谷涛既然在现场,肯定不能让这事儿闹得更大,说不得赶紧上前阻拦“他是驻欧洲办事处的主任,受了刀伤的那个是他的副手。“你再推我一下试一试?”陈太忠才不管那一套,笑吟吟地看着那警察“信不信我打得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负责问话的警察腾地就火了,才要再上前,不防旁边另一个警察拽住了他“这是官员,中国的官员……他的助手就是被刀捅伤的那个袁。”

这警察的脾气明显不是很好,又问了石亮半天,都不得要领,眼下生气也是必然的,不过,听同事再次提醒自己,眼前这位是中国政府官员,只得悻悻地哼一声“这里是法国不是中国,小心我投诉你袭警。“你们已经袭击了我的副手了”陈太忠冷哼一声,扬着下巴傲慢地看着他“所以,我也不介意袭击一下法国的警察。”

“哦,是吗?”这位还真不含糊,仗着自己也是五大三粗,就要往上凑,结果又被自己的同事拉住了“我说,你嫌咱们头儿的麻烦不够多吗?”

其实,跃跃欲试的这位也不敢真的动手,他能理解这个中国人的心情,副手被刀刺伤,结果自己还来这儿叨叨个没完,那是个人就难免有情绪。

不过,对方的冷笑和傲慢,真的让他很不顺眼,而他身上的压力又很大,真的是都快被逼疯了,所以他不介意踉什么人打一架,当然,前提是对方先动手才行,否则的话,头儿饶不了他一一他并不知道此人是不是享有外交豁免权。

谷涛也又过来劝说,陈太忠也佾得理会那些警察,而是转头跟石亮说话“你那个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可以组织一个游行嘛,要巴黎警方尽快交出凶手。”

他跟石亮说话,说的是汉语,但是旁边有人嘴快,就将这话翻译成了法语,而那俩警察第二次听到“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并且听说此人鼓励游行,登时就着急“喂喂,你们嫌我们还不够乱吗?”

这就是德特依上尉不在的坏处了,的人知道,陈主任并不享有外交豁免权,但是这普通警察不知道啊,心说你这鼓励游行这不是个好事,尤其这是中国政府的外交人员一一你这是要挑拨两国政府之间的矛盾吗?

反正,陈主任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这俩就必须走人了,同时心里不得不哀叹:这做警察的就是命苦啊,夹缝里生存,真的太难了。

倒是在旁边围观的中国人,看得有点傻眼,虽然有人不通法,但是现场的免费翻译是如此地多,大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合着这今年轻的中国官员,似乎打算殴打法国警察来着?“我说陈主任,你做事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谷参赞真的是欲哭无泪啊“我们身在法国,要尊重法国的法律。”

“狗屁的法律,不断骚扰受害者的法律吗?”陈太忠冷哼一声“反正你也知道,我又不是没打过法国警察,有什么大不了的?”

原来这位真的打过法国警察?一旁的华人,看陈太忠的眼神都变了一一在法国敢打法国警客,这年轻人太有血性了。

“有纲!”旁边一个东北女孩伸出了大拇指,大家忙不迭地纷纷点头,谷参赞见状,也只能苦笑着清一清嗓子“对了老石,陈主任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