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4 千禧夜2125打赵晨

2124千禧夜2125打赵晨

巴黎的这场骚乱,发生在千禧年到来的前一天,法国警方的反应相当及时,终于在晚上七点左右,将局面彻底控制住了,不但抓捕了大约六十名的破坏分子,还控制了大约二百人的嫌疑人。

然而很遗憾,下午异常活跃的四、五个家伙,还是漏网了,监控录像显示,这几个家伙的冲动,起了极坏的带头作用一一当然,其他地方也有带头的人,但是很多人都被擒获了,漏网的人中,这几个家伙的来历无人知晓。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抓不住那就慢慢地抓,巴黎人对街头草命已经很熟悉了,有游行的地方,最终会形成或大或小的骚乱,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一一人类社会中,从来都不缺少趁火打劫的家伙,就连前一天的华人游诛,可不是也酿成了一些冲突吗?

当然,相较而言,华人游行的秩序强出几内亚等国家来的黑人大多大多了,所以这两天接连发生的游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一华人果然是个懂得克制的群体。

事实上这也是巴黎人甚至法国人的共识,华人在这里,或者能被人评价是胆小怕事之类的,但绝对不会跟“麻烦”二字沾边。

接下来,巴黎警方就要认真考虑如何善后此事了,有那不明真相的领导发问了,既然都是少数族裔要求改善生存环境的,为什么这华人和非洲人不一起游行呢?他们有着相同的诉求不是?

这些领导这么问,多半是没存了什么好心肠,他们只是想着,既然这两个族群有类似的要求,那么万一事态控制不住的时候,先挑拨这两边斗起来,警方这边的压力就要小一些,国际舆论也不能单纯地指责法国政府了,是的,不会转移矛盾的政府,不是成熟的政府。

然后大家就很惊讶地发现,其实这两起游行,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一桩公案引发的一一华人们遭遇了一起极其恶劣的抢劫案,一天之后,抢劫案的两名元凶死亡,其中一人是被虐杀,而紧接着,又是一名华人被害。

像这种情况,华人能踉非浏人走到一起游行,那才叫见鬼呢,意识到这个问题,登时就有人提出了建议,既然是这样,在十九区这里,我们不妨多布置一些华人警员?

这个设想无疑是好的,华人讲秩序而非洲人更热衷于捣乱,将两个族群有意无意地对立起来,能省去很多麻烦,但是这不现实,华人在巴黎做警察的,非常非常少……

陈太忠在人群里捣了一阵乱之后,施施然回去了,然而,就捣乱了这么短短的一阵,便让他回想起了以往肆无忌惮的日子一十那些值得回忆的青葱岁月吖~

这些感觉,真的已经很少出现在他的记忆中了,久远到不太真实一般,这份久违的快感让他在接下来的几天,拥有了相当不错的情绪,哪怕是国内并没有大肆报道巴黎的华人游行。

事实上,国内的反应完全说得过去,毕竟现下大家的目标是埋头发展,而发生在千禧年之交的游行也是法国人自己的事,国内反应太剧烈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在巴黎这座神奇的城市里,游行罢工之类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从环卫工人到警察,从航空公司职员到邮递员,谁没有参加过几次罢工呢?没有罢过工的法国人,不是真正的法国人。

让陈太忠感到有点略略不舒服的是,因为国内要低调报道此事,他的副主任的见义勇为的行为,也要推迟了。

宋姗娣已经将她专访的稿子发回了《天南青年报》,领导对她初来法国就能抓到如此重大的新闻而深感欣慰,然而就在短短的三个小时后,新的命令就下达了过来“这件稿子不但要押后发,而且要做较大的删改……巴黎那里,非洲人正在游行,是吧?”

宋记者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陈太忠正在埋头-呼呼大睡,那么商谈的结果也就不问可知了,总之,对凤凰驻欧洲办事处所有的人来说,千禧年的前两天,真的带给人太深刻的印象了。

当天晚上,驻欧办继续灯火辉煌,毕竟每个人的一生最多也只可能遇到一个千禧年,午夜时分,埃菲尔铁塔周遭两万支探照灯在夜空上纵横交铝,紧接着铁塔顶上的烟花齐齐绽放,塞纳河上的游艇同时鸣响新千年的汽笛,上百万人将香榭丽舍大街挤得水泄不通……

陈太忠曾经答应,在这个夜晚带女孩儿们出去玩的,然而现在他不得不食言了,不过还好,就在这时,他们纷纷接到了来自国内的问候电话。

大约是在十二点半左右的时候,黄汉祥也打来了电话,对北京来说这是早上八点,他提出一个不铝的建议“今天巴黎的活动很多啊,我想你应该出去活动活动。”“我已经活动过了”陈主任如是回答,他甚至不介意说得更明白一点“过几天我要回国了,到时候会带一点惊喜给您。”

“呵呵,我知道你这家伙能行的”黄汉祥笑得很开心,事实上,通过某些渠道,他已经知道小陈开始着手办理一些事情了“不过,你不能知足,再在那边呆一段时间吧……对了,松露,冬天的松露味道不猎,寄回来点给我,嗯,新年了,我得忙了,回头再说。”

“可是我要回去考试啊”陈太忠还待辩解,那边却是已经压了电话,等他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新丰禧年的第一个舞会已经开始了,驻欧办的人、留学生以及一些华商已经在大厅里跳了起来。

不过于丽没有跳舞,她在楼上陪着袁珏向下看,小丫头刚才得知,死在十九区的那个华人,有可能是穆晓牧,迳心情就有点糟糕……

死者已矣,而生活还要继续,第二天是元旦,大家玩得累了,都是很晚才起床,连省科协的人都不例外一一为了感受巴黎在新的千禧年的疯狂,他们晚上出去游玩了,直到凌晨一点多才回来,这还亏得是队伍里有赵主

席和李校长这种上了年纪的领导,要不然没准就通宵了。袁珏起得不晚,大概是在八点钟就出现在了大厅里,他下楼的时候,正好见到陈太忠在用微波炉热面包“老板你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啊,最近事情这么多”陈太忠笑一笑,随手打开了微波炉,叹口气坐在那里“你要不要来一点……老袁你也知道,外松内紧,现在形势不是很好,我得多提防啊。”

“没那么严重吧?”袁珏走到大厅的沙发处,扶着扶手慢慢地坐下,很随意地笑一笑,他知道陈主任指的是什么“咱们驻欧办没来巴黎的时候,这么些年他们可不也过来了?太忠我说你啊……别背那么沉重的心理包袱。”“没压力就没动力嘛”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再忙一段时间,可能我又要回国了,老袁你打算什真时候回去?”

“我说老板你不能这样啊,轮也轮到我一回了”袁珏_听就急了“得了,别的我也不多说,等拆了线我就走,回去休养去,春节过了我就回来。”“你这不是胡闹吗?才拆了线,上飞机有危险!”陈太忠瞪他一眼“伤口崩开算谁的?你当给你个降落伞,你就能半路下机啊?”

“反正我得尽快回去一趟,昨天冬梅打电话,口气怪怪的,问我最近有没有肚子疼”袁珏脸上的表情很精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我怀疑那个韦妆诗又跟她说了什么……就是校门口杂货店的老板。

“可是我要回去考试啊,要是没问题的话,今年我就能拿上毕业证了,那就怎么也是大专生了”陈太忠的眼皮子翻一翻“老袁「你要学会顾全大局。”

“我很愿意顾全大局,那我先养伤好了”袁珏听得就笑,心说老板这官腔现在越打越顺溜了“我等你回来,这总可以吧?小刘也想过年的时候回家看一看,巴黎这边就麻烦你费心了。”

“对了,这保洁工过年怎么安排,你有什么建议没有?”陈太忠想到这个有点头疼,春节是中国人最注重的节日,尤其是凤凰这种比较偏远的地区,大部分县区甚至要过完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才算春节结束“驻欧办不能不留人啊。”

“过年小刘也想回去”袁珏听得眉头皱一皱,说起这个过年来,他也是有点头疼,比如说凤凰驻京办,过年索性就关门了,但是驻欧办不能关门不是?毕竟欧洲人是不过春节的,“实在不行的话,年前我赶过来。

“你们都回吧,我一个人撑着好了”到了现在,陈太忠都不可能不在这里留人了,爬烟囱的都有了,下一步谁知道还会招来什么人?”反正我这儿朋友多。”“这个不好吧?”袁珏笑一下,却是不小心扯动了肚上的刀口,痛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大的地方,你一个人招呼得过来?”

“都跟你说了我朋友多”陈太忠白他一眼,站起身来一边拎着面包乱啃,一边向外走去“你还是晚一点回去吧,看你这样儿,回去也交不了公粮,还不如等恢复得好一点。”“你脑子昙雀天装的都是什么啊?”袁珏哭笑不得地嘀咕一句。212s章打赵晨

元月二日的时候,科齐萨再次来驻欧办共进了午餐,这是恭贺新年的意思,下午的时候陈太忠接到葛瑞丝和贝拉的电话,说是她俩要回英国,有演出也顺便探亲。

两个女孩对陈太忠来巴黎一周多时间都没来看自己,是相当地不满,但是她俩也知道,驻欧办最近遇到了不少事情,总算还好,陈某人许诺说一个月以后他的办公室会变得相当地空荡,到时候,嗯嗯……

还是在这一天,荀德健来到了法国,这次石亮受伤华人游行,他居然没有赶来,这让他有些郁闷,从某个角度上讲,话痨还是很爱凑热闹的,更何况他是自封理事长的呢?

昝科协的人还没走,事实上,他们来巴黎虽然遇到了两次大规模的游行,导致行程有点不太畅通,然而千禧之夜的狂欢场景,足以弥补他们的损失了。

荀德健到达驻欧办是下午五点,正好石亮也在,石老板的腿上的伤势好得很快,最起码现在是消肿了,若不是要坐着轮椅给别人看,他甚至可以单手拄着拐杖是一截路了。

驻欧办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华商和留学生,大家也是其乐融融的样子,这次袁主任出手救人,随后陈主任在医院发飒,对华人的维护之意都是一览无遵,众人都明白着呢。

无形之中,大家就把这里作为了一个可以信赖的机构一一这世界上没谁是傻瓜,想要得到别人的真心拥戴,并不是看你说了些什么,而是在于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荀德健走进大厅的时候,大厅里有十七八个人在,其中七八个人在墙角打扑克和围观,还有两个人在下象棋四个人围观。

剩下的就是在喝茶聊天了,陈太忠跟石亮坐在一起唠嗑,见他来了也愀得起身“才来啊,黄瓜菜都凉了,就知道你小子指望不上……嗯?

陈主任很惊讶地发现,话痨荀身后跟着四五个人,其中有一个他是认识的,见状禁不住皱一皱眉头“来就行了,怎么还带外人呢?“陈太忠,我找你来,是要商量点事儿”赵晨大大咧咧站在那里,身后两个人明显地是他的跟班“有空吗?”

“空我随时都有,可是凭什么给你呢?”陈太忠面皮一沉,他对这家伙真没什么好印象,在黄老做寿那天,这厮就试-图挑衅他来着,后来又听说此人是疯狗乱咬人,尤其是,黄家对此人不薄,丫挺的居然就投奔蓝家了。

陈某人啥都怕,就是不怕疯狗,而且眼下是在巴黎又不是北京,他就不信对方比自己玩得更好,于是侧头看一眼话痨“小荀你在北京呆了一段时间,这眼皮子杂了很多啊,什么人也能认识。”他砹的是眼皮子“杂”而不是高,再加上前面的话,不的意识一览无遗,苟德健一听就明白了,说不得屑苦笑一声“飞机上认识的,赵总听说我要来这儿,就跟看来了。”

“陈太忠你这是怎么说话呢?”赵晨原本就是个暴烈的性子「听他如此说,禁不住大怒,面上带笑眼中却满是疯狂之色“看来你对我挺不满意?”

“给我滚远一点,你算个什么东西,陈太忠三个字,也是你能叫的?”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那笑容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门卫一一r一一一

门卫有一个回家过长假去了,另一个就指着赚加班费呢,听到屋里有人招呼,紧走两步过来“陈主任,有事吗?”“你自己走,还是我叫门卫把你丢出去?”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赵晨“大过节的,乖一点,自色r往外走……啊?”

赵晨只气得脸色发白,才要再说话,门卫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一一他听不懂中国话,但是这种情势是个人就能看明白,说不得上前去拉扯赵晨“这里不欢迎你们。”

不成想,他才一伸手,赵晨身后的伴当不干了,虽然大家都说一等洋人二等官什么的,但是在赵衙内眼里,普通的外国人真的不值得一提。

更何况这里是凤凰市驻欧办,是政府派出机构,在这儿打工的外国人有啥可怕的?更别说还走了一个,只留了一个门卫在这里。

于是,那俩伴当齐齐出手,一个抬手去打门卫的手,另一个身子一侧一蹿,肘部发力,一个肘锤就打得对方后退两步。

“找死!”陈太忠一拍桌子,身子一晃就站起来蹿了出去,大家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听得“啪啪”两声,打手的那厮被一记耳光扇得打了一个转,另一个用肘锤的更惨,被他一脚就踹出了五米开外。“敢在我运儿动手,胆子不小啊”陈太忠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点头,四周的人却是都被惊动了,站起身子齐齐地看过来。

那吃了一记耳光的家伙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低沉地怒吼一声,向前一蹿,一记戳脚硬生生地踏出,随即又是当面一拳。

“啪”地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陈太忠身子一动,抬手又是一记反手耳光,再次将此人扇得转一个圈,这一记就狠得多了,那位捂着脑袋就旯了起来。

就在这时,被踹飞的那厮用力支起身子,就想站起来,陈太忠哪里容得他站立?说不得身子箭一般蹿过去,冲着他的背脊狠狠就是一脚“给我趴着!”

打门卫手的那厮也就算了,算得上是护主心切,这家伙居然敢上前肘锤打人,还反了你小子“打狗还看主人呢,你以为你是谁啊?”

赵晨愣得一愣之后,大吼一本,端起旁边的凳子就要往这边冲,不过驻欧办里这么多人,岂能容得他胡来?说不得大家齐齐上前,抓手的抓手,把腰的抱腰“别动手,好好说……”

赵晨也有两下子,但是别人说他是疯狗,大抵还是因为他打架不要命,而并不是说他身手有多么高超,再加上他是刚从飞机上下来,身上没刀也没枪的,一时间就被人死死地缠住了,他急得大叫“陈太忠,我饶不了你!”

“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陈太忠一听这话,登时就恼了,脚下狠狠一顿,直踹得地上那厮吐一口血,才走上前冲着赵晨胸口戳一戳“小子,上门打人你有理了?”

“早听说你是疯狗了,哥哥我专打疯狗”陈太忠一指旁边的人,冷笑一声“来,你们把他放开,我不占你便宜,看我怎么把你扔出去。

他是这么说的,别人肯定不能放不是?赵晨没命地挣动了两下之后,停了下来,看向对方的眼中,竟然是一片血红“陈太忠,我记住你了,我跟你没完……今天我找你,本来是要商量正经事的。”“我媚二你没话”陈太忠哼一声“上门求人你还牛逼到不行,告诉你们,今天谁敢再动手,就等着掉零件吧。”

一边说,他一边冲门卫板一下,又指一下门口,随意地摆一摆手,那意思就很明显了:把他们给我弄是!

门卫还恼火呢,吃了这么一肘子,有心动手吧,发现自家老板也没鼓励的意思,说不得上前推推搡搡地将三个人弄了出去,赵晨只是疯狗却不是白痴,眼见陈太忠不但敢出手,身手还好,身边人又多,也只能不声不响地离开。

走出门口,他才恶狠狠地回头指一指驻欧办,虽然没说什么,只是他的眼中,都看不到眼白了,只有黑色和红色。

他这几个人离开,别人好奇啊,在大家心目中,陈主任此人或者脾气不太好,但是对华人还是相当热情的,于是就有几个人工前发问了“陈主任,那是什么人啊,你怎么对他那么不客气?”

“他先对我不客气的啊,你们没看到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这家伙就是一个红色子弟,仗着认识几个老人,在北京骄横跋扈的,这种人就欠收拾。”“那是,那是”旁人纷纷点头附和,在场的多是法籍华人,听说那个家伙是传说中的太子党,倒也没多少人对其有好印象。

荀德健却是听得苦笑一声“陈主任,我听他说了,好像是黄总让他找你的,你们这倒是好,一个比一个脾气暴躁,正经事儿还没说呢,先打一架。”“我管是谁让他找我的呢?来了驻欧办,有话就好好说话,狂个什么劲儿”陈太忠不在意地摇摇头“你没看到刚才他是什么态度?

他已经将赵晨临走时的反应看在眼里了,心说那厮疯狗的名声在外,这下是怕是不能善了啦,那么,我又何必等那家伙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