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6章 谁是疯狗

2126章谁是疯狗

心晨离开驻欧办!后,心里真的是大恼火了,摸出年机慌织伯黄汉样打电话,却是被他的伴当劝住了,“赵总,这个点钟,黄总肯定已经睡了,,你得考虑时差啊

“陈太忠这个混蛋,我非要他吃不了兜着走不可”狂妄的人都是类似的,跟陈某人一样,赵总也不会考虑,今天他到底是不是无礼在先,还是那句话,他觉得自己有嚣张的资本,那别人就必须得容忍,“小连,你不是说,你在这儿有几个战友吗?能不能搞到枪?”

小连就是那个被扇了两个耳光的家伙,听到老板这么问,一时就有点犹豫,“这个还真不好说,就算能找到。也得要一段时间,”对了,黄总不是找陈太忠有事吗?。

“多,我给他留口气儿就行”赵晨哼一声,不过,在沉吟片亥之后,他终于悻悻地哼一声,“黄二伯这话我是不管传了,在法国动手难度有点大,等回了北京我弄残他!”

“那咱这一趟,可不是白出来了吗?。小连叹口气,他可是知道,赵总这次来除了要帮黄总办事,他自己也有事相求姓陈的,“荣哥也受伤了,真不划算

“我没事”那唤作荣哥的摇摇头,他在驻欧办被陈太忠打的吐血,不过他有师承的,打架受伤也不是第一次了,对伤情还是比较有把握的,“这家伙很厉害,力气再大一点,我肋骨非骨折不可。”

“厉害?他能厉害过枪子儿去?”赵晨冷哼一声,旋即微微一笑,“好了,既然来了,就玩上几天再走,好像不办事,咱就不能来玩似的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不过那俩件当可是心里有数,赵总笑的时候比发怒更可怕,说不得悄悄地交换一个眼神:看来老板这是一定要弄掉陈太忠了。

赵晨在京城的衙内圈子里声名赫赫,相厚的也有那么几个,几个电话打出去,很快就找到了几个法籍华人做导游,吃喝玩什么的,那就不用说了。

第一天就这么凑活将就着过击了,第二天赵晨等几人又是四处闲逛,到了晚上的时候,本地的华人居然给他们找了几个金发碧眼的模特来共度良宵虽然只是三流的小模特,可这好歹也是巴黎模特不是?

赵晨此人,并不是特别好女色,不过有声、白给,他也不可能不要一毕竟还是个男人不是?说不得搂着两个顺眼的嗨皮去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他猛地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睁眼一看,果然,客房里灯火通明,直晃得人眼晕,一个人靠坐在电视柜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是别人,正是陈太忠。

“就算想死,你也不用这么上杆子吧?”赵晨登时就恼了,他手边有几个酒瓶子,而他入住的地方,又是大名鼎鼎的丽兹酒店,以这里的安保措施,他不需要把酒瓶子打碎,抓着瓶颈部分扎向陈太忠,他只需要把酒瓶子砸向玻璃,对面这家伙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家伙,就只配做一条疯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今天我时间宝贵,也不跟你说那么多,你就告诉我,黄汉祥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说句良心话,原本他昨天就可以动手的,但是话痨荀说了,是老黄让姓赵的找自己的,那么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要给黄二伯一个面子的。

陈太忠眼里没领导,这是大家公认的,但若是当天采取报复行动的话,真的不好,不但愧对领导也容易让自己陷入被动,所以,他就等了一天,看黄二伯有电话来没有。

不成想,他是个狂的,赵晨也不弱,两人都不联系黄汉祥,哪里还会有来自于黄家的电话?于是,陈主任终于漏夜出动。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对人的态度,还是分了三六九等的,像对上穆晓牧,他就愿意多给对方两次机会,因为小穆同学是受了临时的打击,一时半会儿的,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冲动,只要能悔改,那就不统

尤其是他认识穆晓牧也是在异国他乡。大家都知道,陈某人是比较讲究小集体主义的,在国内的话,遇到的都是中国人,也不便于区别对待,但是在国外,他就愿意多给对方那么两三次机会,他乡遇故知嘛。

但是对上赵晨这种人,他真没有客气的打算,那厮在国内就挺狂的了,出来之后再狂成什么样也无须考虑狂任你狂,清风拂止岗;他横由他横,哥们送便当。说白了,就是赵晨这个“疯狗”的名头,促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搁给别人说,那是疯狗咱让一让吧,搁甘…双忠想,反正是疯狗了。咱一棒子搞定算所以,等不到黄汉祥的电话,他终于出动了,不过赵晨哪里知道这些名堂,只当是这厮扛不住某些压力了,于是冷笑一声,“想要知道是什么话吗?那你换个态度吧

“哥们儿天生就是这态度”。陈太忠微微一笑,不见作势身子就已经晃到了他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换这种态度?”

“啪”地一声脆响,赵晨脸上就是一红,不过他略略一错愕之后,就一声冷笑,眼中的血丝越发地浓密了,“陈太忠,你有种”真的有种。”

“都跟你说了,陈太忠三个字不是你叫的”。陈某人微微一笑,抬手又是两记清脆的耳光,“我有种没种。你说了不算啊。”

赵晨默然不语,眼下这种态势,他说什么也是白搭了,人家都摸进他的房间了,报警吗?那还真不够丢人的。

他不说话是叮,明智的选择,但是陈太忠不干了啊,说不得走上前又踹他两脚,“我说,我跟你说话呢,你一声不吭,这是个什么态度?。

“有种的,你就杀了我”赵晨苦笑一声,生生死死的他见得多了,他手上的人命也不是一条两条了,人活这一辈子,争的可不就是这么一口气吗?

“你是被十九区那些黑人杀了的,跟我不相关”陈太忠微微一笑,看起来非常自然的模样,然而他这话听到赵总耳朵里,那真是要多震撼有多震撼了,“十九区的黑人?”

“嗯,他们还有**的爱好,当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陈主任一边笑,一边摸出了一把手枪。那是穆晓牧留下来的,“你要知道,国家需要你,巴黎现在”需要一些被莫名其妙杀害的华人。”

“陈太忠你”你过分了”。赵晨就算再是疯狗,也疯不到某人的地步,一时间真的是进退维谷,只得肝胆俱裂地呐喊着,“你不怕酒店的保安发现吗?”

他不怕被枪杀,自打在四九城里胡作非为以来,他已经做好死于非命的思想准备了,但是这个死了之后还要被”**尤其关键的是,他还是一个男人,对这种事情,赵晨真的无法坦然面对。

“你使劲儿喊,他们就发现了”。陈太忠根本不屑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冷哼一声,走上前踹两脚,接着又加劲儿踹两脚,“麻痹的”你倒是给我喊啊!”

“你”赵晨怒视着他,眼中满是血红,直到又吃了两脚之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家的处境,于是深深地吸一口气,“好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姐姐呢,你有吗?”陈太忠笑一笑,这世界谁还会说话比他更难听?“我给过你机会了。现在,把黄汉祥要跟我说的话说出来,我让你死在国内。”

“你,”你让我死在国内?。赵晨艰涩地咽一口唾沫,他当然不想死了之后被人“**”但是。对于这种让自己“死在国内”就算照顾的语气,他还是有点不能忍受,“我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

“哥们儿乐意”陈太忠瞪他一眼,心说我不怕你这疯狗,但是我还有父母亲友,我防得了你一时我防不了你一世啊,“我就问你一句,说还是不说,,不服气你可以喊保安不是?”

“陈太忠,我真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赵晨倒吸一口凉气。努力让自己狂躁的情绪变得冷静一点,他是比较缺弦儿,但还不至于是傻帽,是的,他猛然间反应过来了,跟这个人作对,或者是个错误的选择。

“操,你有资格叫我的名字吗?”陈太忠弯下身子,抬手给他一巴掌,顺手将枪口顶住了他的额头,“挺白净的一个人儿,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信不信我现在就扣扳枷”

“陈”陈哥,咱们”咱们不至于弄到这一步的”赵晨是狂,但是疯狗他咬的也是人,遇上老虎之类的,想疯也要考虑个成本不是?“我跟您,,道歉了,成吗?”

“嘿,难得啊”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好笑,说不碍手上微微收一点力道,“你道歉我就挺稀罕吗?真还把自己当成个玩意儿了。

“我也不跟你多说,你就说说,老黄让你找我有什么事儿,说得哥哥心里痛快了,有些事情也不是不能商量

忍着头痛,码出一章,未曾校对,错漏难免,不过,还是要声嘶力竭地求保底月票。刚……口阳……渔书凹不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