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1 揣测2132好胜七千字

2131揣测2132好胜七千字

“什么?”陈太忠登时就被老妈的话馈住了,连酒杯都忘了放下“有人失踪?”“太忠,这个我是听李天锋说的,肯定没错”陈父见状也放下了酒杯“你妈是听我说的,怎么,你不知道这回事?”“我才从巴黎回来,怎么可能知道呢?”陈太忠摇摇头,顺手就摸出了电话,侧着头看自己的老爸“失踪的是谁,找到没有?”

“不知道,我是大大前天听说的”陈父摇摇头,接着又叹口气“老李不让我乱说,说是不能动摇了人心,还说许主任已经找上面协调了。

“这倒也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他想起了袁珏的被刺,驻欧办可不也瞒着李冬梅一家的吗?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做领导的,关键时候得沉得住气,跟普通群众一般叽叽喳喳乱作一团的话,那成什么了?

于是他也不着急了,放下手机,伸出筷子穑稳地去夹盘子里的黄豆一一老妈炖的黄豆猪皮很香,吃的时候,加一点豆腐干和土豆块再用干辣椒炒一下,那真是要多美味有多美味了,做老妈的也知道,老头和儿子喜欢吃这个,所以属于家庭传统保留菜肴。

连夹了两颗黄豆之后,他想起来一个细节问题“既然要保密,老李告诉你干什么?难道说……他是想让你转告我?”不是吹牛,哥们儿现在真的有那么冷静!

“那倒不是”陈父咳嗽一声,清一清嗓子,脸上难得地露出了几分尴尬“李天锋也知道,有人跑过来买电机了……你说这年头,无事生非的主儿咋就这么多呢?”

敢情,李天锋是真不想说,不过他跟陈父走得近,属于那种“你的产品我必定怀疑,但是你的为人我认可”的关系,而陈父现在,正纠结于到底接不接外面的电机活儿。

于是,他就跟李厂长说了一声,用意无非也是一一老李,现在通货膨胀挺厉害的,你看这价钱能不能适当地涨一涨?再不照顾我,我就得接点别的活儿补贴家用了,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当然,这也就是老陈仗着儿子在科委的势了,要是换个别人敢跟李厂长这么说话,怕是第二天就要遭遇下架的危险了,月票什么的……嗯嗯,月结什么的,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多少人打破头想给疾风助力车厂铺货呢,账期短于三个月的,那谈都不用谨。

可是话说回来,撇开陈太忠对李天锋的关照不提,单说李厂长对老陈的产品,也确实是挺认可的,他又知道现在眼红电机厂电机的,也不止一家。

要说起来,陈父在这一方面还是真的争气,电机厂是国营老厂,底蕴原本就不差的,儿子又给他弄回来了工艺,他抓得紧一点,克扣得少一点,质量上不去才怪。

别小看了这一台电机两百多的差价,虽然时下的电动车动辄三四千,利润也是按四位数算的,但是常言说得好,省下的就是挣下的,这是纯利润呐,以疾风电动车为例,年产十万辆,全是用凤凰电机的话,没多有少,增加两千万税前利润,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说白了,铃木电机以下,凤凰的电机质量最可靠,而铃木电机这一层次,凤凰的电机价格又最低,这种情况,别人找上凤凰电机厂,那简直是必然的。

于是李厂长就给陈父做工作,老陈呐,你不能看见我们挣谶了,就觉得我们好像是在剥削你,厂里的形势也很严峻啊,我都不跟你吹牛,有打假的人,去了陆海之后,连音信都没了一一对了,这是咱俩关系好,你不敢乱说出去啊。

这会不会是老李的一种手段呢?陈太忠听完之后,沉就了起来,他在官场里,见识的尔虞我诈的手段实在太多了,李天锋对疾风车的感情,那是个人就知道,所以不排除李厂长有用这个借口糊弄自己老爹的可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某人才对此事一无所知,说什么驻欧办太远,不过是套话罢了,更可能是老李都未必想到他会回来考试,才敢这么糊弄人的。

可是,按李天锋的性子……做不出来这事儿吧?下一刻,陈太忠又对自己的判断生出了一点怀疑,想到科委可能有人失踪,他作为单位的领导,不能不闻不问!

我得给纯良打个电话!他做出了决定伸手去拿手机,不过下一刻他手又停在了空中,真要有人失踪的话,纯良不告诉我,那必然有他的道理,我这么问可不合适一一尤其是,纯良可是知道我回来考试的。

先问老李吧,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先拨通了李天锋的电话“老李,我陈太忠,你现在有空没有?没事的话,来我老爸家一趟。”

陈母见他愣了半天才伸手拨号码,表情也木讷,说不得低声问一下自己老伴“太忠现在说r话,怎么慢慢吞吞的,他以前不这样啊「是不是……是不是经常喝酒槁得反应迟钝了?”

“你个老娘们知道什么?”陈父看她一眼,低声回答“这是他在考虑问题呢,大领导们都是这样,说话之前,脑子里想的东西,足够做一篇文章,我去成套局拿标书的时候,张局长跟我说话也是这样「太忠这是长进了,是领导的范儿。”老爸你倒是越来越会做官了,陈太忠笑着看自家老爷一眼,心里却是认可这个说法,这官场待得越久,要考虑的东西就越多,搁在两年前,他肯定一个电话就拨给许纯良或者张爱国了,哪里可能像现在一般,寻思好半天才做出个决定来?

“你老爸家?我可不想去电机厂宿舍”与此同时,李天锋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他嘴里在吧嗒着什么东西,似乎也是在吃饭“电机厂的人太热情了,我受不了,再说这一年了,我好不容易回家喝碗粥……陈主任,有事儿电话里说不行吗?”

我倒是忘了,老李现在可是电机厂的金主,把他喊过来确实不合适,陈太忠徽做一笑,心说老爸和老李私人接触太近的话,我都难免被人说闲话“听我老爸说,咱科委有人在陆海失踪了,这消息确实吗?”

“什么?”李厂长听得大叫一声,接着就讶异无比地反问一句“许主任没跟您说这个事儿?就是今年刚分来的石毅啊,凤凰大学毕业的。

“嗯,我才回来”陈太忠沉声回答,一颗心也沉了下来,很显然,老李能笑着说话、能安生在家吃饭,并不是说做人没心没肺,而是人家以为自己已经知情了“人找到没有?”

“找到了,三天前找见的,手筋脚筋都被割断了”李天锋这次是真的笑不出来了“许主任才回来,戏主任现在还在陆海…

“你现在就来我家,马上,我在家里等你!”陈太忠的火气腾地就起来了,凤凰科委今年只招了五个应届本科生,他对那个石毅也有点印象一一那是正规渠道招来的。

那小伙长得瘦高英俊,说话未语先笑,感觉风格跟李健差不多,只是没李主任那么能瞎白活一一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真的曾经失踪了,现在手筋脚筋也被人割断,妈了个逼的,许纯良你这大主任咋当的呢?“您真的不知道?”李天锋那口气,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现在过来,赶紧的”陈太忠根本不带理会对方的心思,哼一声就咬牙切齿地吩咐了“也别跟别人说,这件事儿我就问你了。”

“我叫上梁主任一块儿去吧,他对这个事儿比较清楚”要不说这死心眼就是死心眼呢,陈主任都恼火成这样了,而李厂长也听出来陈主任的怕火了,不但敢这么建议,还振振有词“他了解的情况比我多,您也知道,我这儿主要负责生产的……”“别告诉他有什么事儿”陈太忠倒是也没反对,只是恶狠狠地叮嘱一句之后,就啪地一声压了电话。

“……陈主任不知道石毅失踪?”梁志钋接到李天锋的电话,还真是有点奇怪,不过略略一思索,他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禁不住苦笑一声“老李啊老李,明明你就能说得清楚的问题,非要拉我垫背?”

“你要觉得我是拉你垫背,那我自己去见陈主任,这总可以吧?李天锋还真不是个好脾气,不过他秉性如此,又是陈主任相当看重的人,也没人愿意跟他叫真一一错非不得已,许主任都没兴趣跟他抬杠。

不过他这么说也有他的道理,并不是纯粹的冒傻气“志刚主任,你就是负责这个口儿的,我不叫你一起去没问题,但是陈主任现在很恼火,你自己考虑吧。”“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接你,行不行?”梁志刚只能认输了「他本来就是科委里数一数二的滑头,不可能听不懂这种话。

染主任开的是科委副主任的标配桑塔纳么il李天锋现在其实也有车了,不过,助力车厂买卖虽大,规矩却是也不少,就算有钱买车也不敢乱买,李厂长的座驾就是一辆面包车,所以梁志刚才说去接人。

反正是顺路,这倒也无所谓了,不过,8桑塔柏车快到电机厂宿舍门口时,才发现远处有辆车对着这边不住地变幻远近光,放慢速度一看,灰色林肯车就在路边停着。2132章好胜

“咦?”梁志刚奇怪地咦了一声,将车就那么逆向驶了过去「靠近林肯车时放下车窗,见对方也放下了车窗,探头发问了“陈主任,你不是在家等我们吗?”

“啧,别提了,家里来客人了”陈太忠说起这个就是一肚子地火,按说腊八大家都规规矩矩在家呆着就完了,不成想他回来的消息被郭光亮传出去了,再说那辆灰色林肯在电机厂宿舍院也是大名鼎鼎了,于是就有人借机上门,拜望陈厂长一一陈父所承包的装配车间,现在叫装配分厂了,原也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不过这称呼却是得换了。

所以陈主任就不得不出来,想起这个,他也只能悻悻地苦笑了“好端端的,在家过个节都这么难,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你俩上我的车来说话吧。”

林肯车比桑塔纳自然是要宽敞一些,梁志刚将车停在路边,一拉车门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同时,一股凉气自门外扑面而来,今天凤凰的温度,还真的有些低。

李天锋主动坐进了后座,进来之后,三个人没一个人说话,车里的温度陡然降低了几度,当然,降低的并不仅仅是温度。“老本,你先把事情跟我说一遍吧,陈太忠沉就半天,终于缓缓开口,没办法,看起来他不开口,那俩就要打定主意不说了。

这事说起来,其实也简单,冒牌疾风电动车被追查出来了,素波那边就算对凤凰科委有交待了,但是凤凰这边想顺藤摸瓜,找出作假的工厂来。

许纯良和其他副主任一致认为,此事必须追究,要将这股歪风彻底打压下去,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这次是素波出现问题,省内还可以协商配合,要是发生在外省,那操作难度可就大了一十你许家再大能,怕是也能不过外省小县城的地方保护。

经过素波警方的调查,假冒产品出自陆海,这个已经可以确定了,前文说过,许绍辉差一点就做了陆海的副省长,后来阴差阳错地来了天南,许书记在陆海还有点小小的势力。

所以,没过多久,许纯良就得到了消息,陆海假冒伪劣自行车和电动车的地方,当是在湖城市一带,尤其是湖城下辖的县级市正西市,那里就是假冒自行车和助力车的中心地带。

这个小小的县级市,十来个人的小工厂遍地都是,不下百余家,周围又有各种配套产品的生产厂家和销售厂家,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

“想当年,咱们凤凰的疾风自行车,零配件的残次品,都是湖城人来收的”李天锋说到这里,禁不住就又想起了破产倒闭的原自行车厂,就加这么两句“所以说那个地方,造假是有传统的……

其实,湖城市那里也有几个助力车牌子,不过大抵都是杂牌,一个厂子做出来的助力车,今年可能叫“帝王”明年就可能叫“凯撒”了,想把一个牌子做起来,实在太累成本也太高,而且这里本来就是造假集散地,大家玩的不是利润率而是薄利多销。

知道是那里出的问题,办公室副主任金程就带着石毅去了湖城,按金主任的想法,就是想通过许主任给的一些渠道,对地方上施压一一你们造假我们不管,不许再造疾风的牌子了。

这个要求按说是不过分的,甚至都有点愧对“国企”的形象了,简直就是警察跟小偷说,你们偷东西我不管,别在我的片区下手,不过,自古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此的变通,也实在是迫不得已。

然而,正西市这边可是不肯这么答应,他们玩的就是造假,你随随便便上门打个招呼,我们这边就吓得不敢出手了,都像你凤凰助力车厂这么掐的话,今天来一家明天来一家,长此以往你让我们喝西北风去啊?

湖城市这边的领导,还好协商一点,下面正西市根本不买帐一一这是我们市的支柱产业,你说有假冒就有假冒?不好意思,这疾风的牌子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

金程找的这位副市长也有点挠头了,下面能够肆无忌惮地造假,那是早就在正西、湖城乃至于陆海都形成了相当大的利益集团,我帮你打个招呼没问题,但是人家不买帐的话,我也真的没辙了。

“那么我们这次来打了招呼,多少要管一点用吧?”金程能理解这种事儿,不过他心里还存了点侥幸“他们不承认造假没事,只要以后不造疾风车就行了,咱又不是针对什么人,想搞什么事儿。”副市长大人沉吟半晌,苦笑着摇摇头,只吐出一个字“难!

砰就只能暗查啦,金主任想起来了,陈主任前一阵在素波也这么干过,还买了辆车回来,心说我把这造假的地方踩出来,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了。

事实上,金程很清楚自己跟太忠主任的差距,他也没认为自古能强大到陈老板那个地步,所以在做出决定之后,专门还请示了一下许纯良,许主任沉吟了半天,撂下一句话,“查是一定要查的,但是你俩首先要注意安全,慢一点不怕,安全第一,查人第二。”

按说许纯良这吩咐,真的算得上是谨慎了,金主任和石毅脑瓜也都不笨,就说咱们打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其实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是瞒不住人的,造假名牌车最根的是哪些工厂,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且这小小的正西造假市场,还划分了销售片区,涉嫌造假疾风车的,也就是那么七八家工厂,真要查也不难。

不过,石毅年轻,做事不太有分寸,转悠了两天也有点沉不住气,在观察某个窝点的时候回来得晚了点,天就擦擦黑了,走在路上被人直接用麻袋套头打了闷棍。

他失踪的地方,是在红岭镇附近,那里就有几个势力挺大的造假集团,金程一见石毅没回来,打电话也是关机,登时就急了,一个电话打给许纯良一十许主任咱们怎么办啊?

“报警!”许纯良二话不说就做出了决定,他不认为这些家伙们真敢害了石毅,而且他认备,眼下报警才是正道,能让对方投鼠忌器,而他在陆海的关系也方便就此施压。

金程报警了,湖城那边待理不理的,谁知道你同事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儿呢?直到二十四小时的期限到了,这边才受理,可是正西那边却又是待理不理的,直到许家的关系打下招呼来,说是凤凰人很有来头,正西警察局才慢吞吞地开始找人。金主任是真急了,第三天头上,花在湖城市的电视台做了寻人启事,又过两天,才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在一个臭水沟旁边,有这么个人好像跟你要找的人差不多。

金程当然不敢一个人去看,总算是许家的关系也有心帮衬,压力施加得比较大,湖城这边派出警察,专门跟着去认人。

石毅是找到了,不过人被折腾得挺惨,尤其是手筋脚筋被割断,双腿泡在臭水沟里时间太长,手术不太好做,倒是双手接驳得不错,不过就算将来长得太好,也是一辈子不能用大劲儿了。

许纯良一时间大怒,都没坐飞机,栽了三个司机开一辆中巴「驱车直奔湖城市,连饭都是在车上吃的一一许家多久没有-这么丢人过了?

这件事情必须要严肃处理!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石毅是被套头打闷棍的,对袭击自己的人没有任何印象,而且发现他的时候,也不在红岭馈,甚至都不在正西市,而是在湖城市下辖的另一个县里。

现在,金程和另两个跟着去的科委职工在招呼石毅,人也转院到了陆海省会朝阳市的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而许纯良暴跳了一阵之后,悻悖地回来了。

“哦”陈太忠听完李天锋的话之后,也不置可否,只是那么淡淡地点点头,沉吟一下发话了“老李,你一心忙着厂里的事情,好不容易回家喝碗粥,这么晚叫你出来,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么着……你先回吧。

“啥,还不都一样,陈主任你这不是为了工作,也跑出来了吗?”李厂长当然知道,陈主任出来专门等着,是不想让电机厂的人撞见大家谈话,不过下一刻,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犹豫一下推开车门“那我……先是一步了。”

看着缺心眼的李天锋刷地蹿出车去,陈太忠还真有点想笑,又看看街上这会儿没什么出租了,说不得探头出去“要不你在梁主任的车上等一下。”

梁志刚二话不说,探手出去,遥控开了自己的车门,这才按起窗户来,侧头冲陈太忠苦笑一声“陈主任,你想……问我什么呢?”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陈太忠不动声色地问一句“这事儿张爱国都没跟我说,为什么?”

你们兄弟俩的事儿,你怎么不去问许纯良啊?梁志刚心里暗暗地叹口气,犹豫一下,才艰涩地发话了“许主任怕影响你在欧洲的工作,下了封口令的。”“实话”陈太忠看忸一眼,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来“老梁,我要听实话,你觉得跟我玩儿这个……有意思吗?”

“啧”梁志刚又咂一咂嘴,心说老李今天你可害惨我了,不过他也知道,陈主任不问李厂长而问自己,就是因为自己揣摩人心的能力强,说不得又是一声苦笑。

“太忠,你在素波打假,搞得挺漂亮的,纯良主任……他也有好胜心啊,不过,谁能想到事情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呢?我想,他应该也在自责呢。”

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梁主任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纯良也想做点事情,身为大主任,屁大一点事情都要找远在欧洲的副主任商量,实在有点不成体统,而且陆海那边许家又有人,原本事情办得算是顺利的,只是不曾想,正西那帮人下手太狠。

“络送老李回家吧,别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陈太忠手指无意识地在方向盘上敲打着,沉吟一下方式发话“回头我跟纯良说一声,别的事儿我可以不管……敢动我的人?战死!”

“嗯”梁志刚点点头,推开了车门,迈出腿之后,身子停顿一下,回头看着他“太忠,许主任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你们哥俩的关系,有话可以敞开说嘛,啊?”“那是,我就是一粗人,只会说实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眼中却是寒芒一闪……

见黑色桑塔纳离开,他才又开着车回到了宿舍院,车也懒得往里面停了,直接扔在门口,人却是上楼了一十还没喝老妈熬的腊八粥呢,这可是个传统仪式来的,既然回家了,就要哄得二老开心。

他的家里却是还有外人,厂长李继波倒是走了,但是多出了老许等几个人一一这几个人现在都是在装配分厂干活的,这过节来看领导,老陈也不好说啥,他这人一向都好说话。

“把窗户打开吧,太忠怕烟呛”老许现在可是规矩多了,也不跟陈太忠摆叔叔的谱了,不过跟陈厂长倒还言谈无忌,多少年的老交情了嘛“老陈你这家里,该多买两个电暖气,赚那么多钱,舍不得这几个电费?”

大家热热闹闹地聊着,陈太忠却是心不在焉地琢磨,喝完一碗腊八粥,站起身要走人的时候,猛地想起一件事,说不得将老爹拉到一边“老爸,要买你电机的,是什么地方人?”“素波的”陈父奇怪地吞儿子一眼“怎么啦?”“没啥,也别一口回绝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低声发话“你再从侧面打听打听,他们买这东西的用途,关键是看要用在哪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