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3 纯良发狠2134事上门七千字

作品相关 2133纯良发狠2134事上门七千字

2ooo年的腊八是周五,陈太忠回凤凰的时候,正好是许纯良回素波,而周六上午九点半,党校最后一门开考。

陈主任赶到素波,那是很简单的,别说有寒流,下大雪问题都不大,不过由于受了昨天的消息的影响,交卷之后他的心情非但没有轻松,反倒是沉重起来了。

他实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纯良张口,心说得了,许主任难得地回家一次,我也不在素 波影响他的心情,等周一大家去 了科委,碴见了就说,自备然然地就挺不错。

所以,陈主任就打算今天待在素波处理一 点杂事,明天了就争取多带几个素波军团的去下凤凰副本,嗯……若是田甜愿意跟着去,就再好不过了,市长和市长的女儿,那啥起来的时候,那心里叫个满足啊……

反正,中 午的饭局是已经定下来了,蒙勤勤知道他回来,要请他吃饭一一秦科长的同学在凤凰校园冈的项目上,从远望电脑公司拿了一百多万的单子,又从凤凰大厦槁了几十万走,凤凰移动公司也答应 给他们百十未万的活儿。

光凤凰一地,前后就是三个项目,天南省移动这儿还能做做文章,蒙勤勤的同学真的是觉得太荣幸了,秦科长倒是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但是……她有面子不是?

不成想,临到吃饭点钟了,陈太忠正在往锦园赶,就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太忠,考完了吧?中午坐一坐,咱科委有点事儿。

“啧,答应了蒙勤勤了”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也真的是有点疑惑,纯良这别是要跟我说石毅的事儿吧,是老李嘴不稳还是老梁嘴不稳?“咱大厦的vpn设备给她朋友做了,她表示 个谢意……科委出啥事儿了?丁,

“啧,是我没弄好”许纯良也不多解释,不过听得出来,他的情绪确实不好“v州啊……那三 网合一都给她了,只要她吃得下,反正也不是外人,你俩在啥地方见,算我一个 !”

其实,陈主任的想法,有点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了,许纯良对他的反应,并不是很在意,三人见面坐一坐不算啥,许主任也能说一说f6音、图像、数据三网合一的事情。

这就算挺给蒙勤勤面子了 一一科委有设计方案的能力,但是系统集成和设备调试,总是要有个设备供应商来帮衬的,反正,以整合系统的名义,引进一家供应商很正常。

毫无疑问,秦科长的老爸比昝主任的老爸混得好得多,但是比底蕴的话,二者就要反过来了,尤其是,蒙艺就算 混得再好,现在也离开天南了,远水解不了近火,县官比不得规管。

当然,比前景的话,蒙艺要光明很多,但是比家中地位和期望的话,秦科长比许主任差了最少有五条街那么多,她不但是女人,而且她老爸还不希望她过多介入政坛,而许主任作为男人虽然长相有点中性,性格也有点懒散,但是现在已经坚定地走上了许家安排的道路。

所以许纯良不觉得这个要求有多冒昧,他甚至希望大家将聚会的地方改在自己常去的万豪酒店,不过显然,其他两人不能接受这个条件一一就是在锦园,我们已经定好了,你想来就来不想来拉倒。

陈太忠甚至不想在这两天见到他,因为,他知道自己控制不住那份愤怒。

祟-而,许纯良还真不是他想像的那种人,或者说纯良这个名字真没白叫,两人在锦园的大厅撞到的时候,许主任一见陈主任,就是一声长叹“太忠,有件事搞砸了……”

接着,许纯良就把此事解说一遍,事情的经过他讲得还没有李无锋清楚,但是陆海官方的那边的反应,他说得可是很明白,里面很多东西都不是下面人以讹传讹能知道的。

比如说两年前,湖城警察局有个副局长,儿子在正西歌厅玩耍时吃了亏,副局长要报复,结果那边跟造假集团有瓜葛,两边互掐的结果,就是副局长直接被调整为助理调研员了 一一还是其他市的,这是为了保护他。

许主任要说的实在大多了,两人走进四楼的包间的时候,甚至连开头都没有说完,蒙勤勤正坐在包间里,饶有兴致地看 着二人。

许纯良也真不见外,冲秦科长点点头算是个招呼,然后继续跟陈太忠说那事,说得直到服务员递过来菜单都不肯干休,不耐烦地挥一挥手“等一等再点,正说事呢。”

听了大半截之后,蒙勤勤都听出到底生什么了,说不得轻咦一声“我说,这种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说?”

“这不是怕 太忠分心吗? 而且,我以为我能办好的”许纯良说这话,结巴都不带打一下“真想不到那儿的地方势力,会有那么厉害。

陈太忠总算明白了,纯良还是那个纯良一一起码对上自己的时候还是,那备,他也不怕直接问了“我不是说让你找支光明吗?你找了没有?”

“那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许纯良这话,就是“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的意思,而且他还有苦衷呢“我问过了,支光明算是跟老梁走得比较近,跟我的朋友不太对眼,我去找他不合适。”他唱昙说的这个老梁,可不是梁志刚,而是陆海省的常务副市长,反正说的人和听的人心里都明白就好了,事实上,这种带一点卖弄意思的说话方式,也是官场中关系相近的人之间经常用到的,尤其常见于衙内之间。

这方式在委婉泄密的同时,也能伸量一下对方的 信息量和反应能力,又不无考校之意,反应不过来的话,是要被小看的一一 有些事情不是我不跟你说,是我说了你没听明白,你跟不上我的眼界和思路啊。

当然,许纯良这么说,是下意识的,他不认为陈太忠听不懂,而陈主任也确实听懂了,于是他苦笑一声“这真是……派系无所不在,那事情展到这个地步,你再找支光明,别人总该没话了吧?”

“觉得这事儿严重的,只有你和我”许纯良脸上没什么表情,鼻子里却出了一声轻哼,显然是持不满压在了心中“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一个人受了点伤,又没死……多大点儿事啊?”

“嗯”陈太忠点点头,也懒得再评价什么了,这世间事 原本就是如此,石毅若是真死了,事情还要好办一点,像现在这样半残废,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人择要出头,难免就会被别人认为别有用心“直说吧,纯良你要我干什么?”

“我好不容易等到你考完,才跟你说这个事儿,你说我想让你干什么?”许纯良又是一声冷哼,脸色也终于变得阴郁了一些“太忠,这是涮咱哥俩的面子呢,往大里搞被,你要干什么我双手支持。”

切,好像就你会狠一样,陈太忠也不服 气,哥们儿比你还生气呢“要是死了人,你能不能扛得住啊?”

“。& ?”许纯良听到这话之后,先是一愣,又看一眼旁边的蒙勤勤,接着就狠狠地一咬牙“你敢扛我就敢扛,咱哥俩一起嘛……我扛大头都无所谓,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祖宝玉不是在陆海有点关系吗?”蒙勤勤知道他这一眼是怀疑自己的嘴稳不稳,说不得轻描淡写地点出 个人名,以表明自己的态度“太忠你跟他关系不错吧?”祖宝玉的调动,还是陈太忠央她最先跟囊艺试探的,她当然记得。“暂时没想用他”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又侧头看许纯良一眼“在陆海,邵家和你家是一回事儿吗?”“屁的一回事儿”得,这下可好,许主任居然难得一见地开口骂上了“关键时候摆了我老爸一道,要不我现在就不会在天南。”

“不在 天南好啊,我就不会被你挤到巴黎了”陈太忠听得哈哈大笑,旋即眉头一皱“不会吧,他家还能有这种影响力?能卡住许书记?

“卡我老爸……凭他?”许纯良不屑地哼一声,又看一眼蒙勤勤,显然,她在场让他有些话不合适说“也就是一些说过的话,不认账了而已。”

原来是见风使舵了 ! 这话陈太忠肯定听得懂,说不得微微一笑,心里却是哀叹一 声:合着陆海的局面也是那么乱啊,光哥们儿认识的,就有三个派系了,不认识的还指不定有多少派系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许纯良的表态他还是愿意见到的,尤其是纯良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太多的心思防着自己,迳让他心里十分地欣慰,于是沉吟一下哼一声“湖城啊,那 我就往那边赶吧。”“要不你歇两天再去也行,总是才回来”许纯良听他这么说,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反正戏曼丽过去了,倒也不是特别着急。

“打咱兄弟俩 的脸呢,这话可是体说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敢动咱科委的人,哼……算了,不说这些了,好不容易今天秦科长有空 一 一r 一 一 一2134章事上门

“唉,想要讲义气,就要付出代价啊”陈太忠一边往机场外走,一边悻悻地嘀咕,他只 来得及在素波歇了两天,就匆匆赶往朝阳,至于组团下副本,那是没可能了。

他遗憾,别人还不满呢,尤其是吴市长从钟韵秋那里听说他回了一趟凤凰,却没战自己汇报工作,昨天晚上十点将电话打到素波,就他目无领导的行为,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小吉可是要提正科了啊,你这老科长不带头作用,我怎么敢放心地提拔他?”

这话说得挺狠,但大抵还是白市 长欲求不满,所以采用了一种比较另类 的撒娇方式,她知道他对业务二科有极深的感情一一你要不回来跟我啥啥的,我就要那啥了啊。

陈太忠当然得哄一哄她,不过,当时他在军分区招待所,身边不但有田甜,还有雷蕾和张馨,话不能说得太明白,所以只能婉转地解释一下,明天要去陆海了,科委有人在陆海被害了,他必须出面去交涉。

“啊,还有这么回事?”吴言在电话那边听得大吃一惊,此事分管科委的乔小树已经 知道了,但是她不知橹上,于是又问一问,才担心地劝诫他,要他一路当心“我有个同学在朝阳,湖城可是真不认识人。

白市长的关怀之意,陈太忠感受到了,不过还是那句话,找人帮忙关键是找对人,而不是多找人,陆海有支光明一个人用心帮助,那就足够了。支总格车就在外面等着他呢,不算太好的车,奔驰s5o两人现在的交情,已经不讲究这些俗礼了,支光明说话也不见外“先找个地方住下,还是直接去湖城?”

“等一等吧,下一趟北京的航班要耒个朋友”陈太忠笑着回答“再有半小时就到了,我说老支你就不用去 了……把人给我准备好就行了,还有我要的车。”

“车和人都没问题”支光明随手一指不远处的大轿子车“你要的新车我已经让人藏到湖城了,你只管拿去用,这个里面十九个小家伙,都是不到十八岁的,打头的是小沈,我的老兄弟,在朝阳开保安公司的……小沈你过来一下。”

小沈也是年近三十的主儿了,看起来彪怦中带着几分不羁,不过对支光明是非常恭敬,陈太忠略略了解一下,就知道此人是牵那帮小家伏的。

要说这一帮小家伙不到十八岁,那意思就很明白了,着了急就要把人往死里整的主儿,支光明玩外贸出身,原本就带了一些亡命的气质,近年来洗净泥腿上岸,可是类似的门路还是有的。

支光明介绍完小沈之后,抬手叫他走了,转头看向陈太忠“小沈这人你放心用,绝对没问题,反正就说这些人是我帮你雇的,这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全……你科委总不能再出事 了吧?”

“你不用一个劲儿往你身上揽事”陈太忠听得就笑,心里却是温暖无比“你一个商人,跟政府做什么对?湖城又不是你的地盘……我找他们主要不是为了打架。”“反正都听你的 了,我老支别的品德没有,知恩图报还是懂的”支光明听着也笑了“北京……北京来什么人?”

“一个搞摄影的朋友”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嗯,我的女人……啧,你笑什么?哥们儿年轻呢,火气壮也正常吧?

请马小雅来拍摄现场,是他临时起意,说白了还是想着在陆海要呆一阵子,身 边有个妙人儿,不是也挺……劳逸结合的?

而马主播也真给面子,眼下就快要过年了,正是各路人马进京的日子,她们这帮人一年的零花钱,就指望着这几个旺季呢,她居然放下可能的好买卖,就这么答应下来了。

“陆海漂亮女孩子多了,我就特奇怪你哎”左右是等人,支光明也不介意跟他瞎侃一阵“说你乱吧是真乱,可是你咋就从不打野食呢?”

“我这人吧,弄一个就要收一个,我用过的东西别人不能再用”陈太忠心情舒爽,也不怕多解释两句“现在女人太多,已经招呼不过来了。”“那我给你找俩雏儿?直接养起来……这可以吧?”支光明笑着摇摇头“费用全算我的,还管监视,你时不时来看看就行了。”

“拉倒吧,我一年能不能来陆海两次都难说,何必祸害人家小姑娘呢?”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撇一撇嘴,又笑一笑“像现在这样就挺好,有人能跟我来就跟看来,没人我就忍一忍,多大点儿事?”“。&,这不是想让你常来吗?”支光明惬意地伸一伸腿,展一展身子“其实说实话,好玩的还是小嫂子,小姑娘太麻烦……”

就要直奔湖城了,这二位居然不商量将要面对的事情,反倒是迳样不靠谮的闲聊,不知道的会以为两人脑子进水了,知道的才明白“每临大事有静气”这七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得有点底气才成。

有点遗憾的是,北京的航班晚点导,晚了足足俩小时,不过,支光明都已经打算陪陈太忠去湖城了,肯定也不会在乎耽误这一点时间。

马小雅手里拖个行李包出来了,她打扮得挺时尚的,只是陆海靠南,就算是来寒流了温度也没有降到多低,所以她身上浅黄的裘皮大衣,看起来多少还是有点碍眼。

大家在朝阳吃完午饭的时候,就是下午两点了,陈太忠在奔驰车上打个盹,再睁眼就已经到了湖城,陆海的高公路建设真不是吹牛,四百公里的路程三个小时出头就到了。

尽管陈太忠再三推脱,支光明还是跟看来了,一路上,支总在不停地打电话,不过联系来联系去,大家一听说他是跟着凤凰科委的副主任来的,说不得只能苦笑着推脱 一一开什么玩笑,前一阵儿凤凰来了个姓许的,折腾了大家好一阵呢。

当然,支总的朋友里,也有几个靠得住的,就说我们作为本地人,不方便出头,但是有事儿的话,打招呼是没问题的。

到最后也就是湖城交通局的庞局长说了,来吧,小支你来,晚上我给你接风一十这也是庞局 长知道,支总不但搞道路工程比较多,而且跟交通厅苏厅长关系好,而他跟苏厅关系也好,别人从厅里要不下钱来他就能要下来,这就是本事啊。

反正这交通局跟正西那苄家伙,没有什么利益上的交集,庞局长备然也就不怕某些 人给他穿小鞋,鱼有鱼路虾有虾路罢了。

接风的酒宴,是在湖 城的交通宾馆举办的,说实话,湖 城池方并不大,繁华的程度跟凤凰类似,当然,这样的地级市,在陆海排名就是倒着数的。

但是这个交通宾馆档次也不低,比牛冬生的交通大厦差一点,那是因为这宾馆是四年前建起来的,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而已。

小沈带着一帮人在其他包间吃饭,危局长和另一个副局长在最好的包间接待支光明和陈太忠,当他听说,看起来一副贵妇打扮的马小雅居然是前中视主播,这次来是帮着拍摄的,禁不住也有点傻眼“老支,你这真的是想往大里搞啊?”

“不是我想,是大忠想”支光明有意捧一下陈太忠,所以将他推到了主客的位置上,闻言就笑着回答“只要他想,那我就没二话……三个月前,太忠把我从中纪委手上弄出来的时候,我就誓了,只要他想的,我一定奉陪到底。”

“啊?”两个局长听得齐齐地啊了一声,支总前一阵被某些事情牵连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不过这二位却是没想到,把他从中纪委手上弄出来的,居然会是眼前这今年异巨到不像话的副处。“支总你的事儿,那就是我的事儿了”庞局长也 有担当,说不得笑着看陈太忠一眼“陈主任看起来真年轻啊,今年多大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说话多少还有点淡淡的傲气的,不管这际主任再是年轻,终究是个副处,而他是实职正处,又是身在湖城本地,不但一把年纪在那里摆着,对方更是可能有求于自己,他何必太过客气?

但是,人家手眼通天到能在中纪委手里捞人,那就由不得危局 长不重视,这就是传说中能直达天听的主儿啊一一好吧,就算中纪委那事儿可能是凑巧,可再看一看人家身边跟着的摄影师,都是前中视女主播,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今年二十二了”陈太忠橄做一笑,对方初开始的傲气他能理解,自然是不会在意“其实本来不想让支总跟我来的,是他一定要来,危局你帮我劝劝他,他一把年纪了。”

“支总这是恩怨分明”庞局长笑着回答,一边说,一边就举起了酒杯“不过老支,陈主任说得也有些道理,正西那帮家伙下手太黑,陈主任师出有名倒是不怕,你要是被人惦记上,总不是什么好事……这边有我呢不是?”

这话就很不见外了,不但表示了关切,还揽了责任过来,等闲的官场中人是不会这么说话的,危局的交好之意是一览无遵,不过支光明摇摇头“危局你也别劝我,就正西那帮小毛孩子,我还不至于怕……搁在五年前我玩死他们。

“支总,还是谨慎一点好”那个副局长小心翼翼地插话了,也是很不见外的“就凭大轿子车上的那帮小孩,还真不行,正西那边,现在真的太乱 y o”“要说打架,太忠一个人就打他们一群”支光明听得就笑「“这帮小孩,也就是让那些人动手的时候,掂量一下。”“我倒是希望,他们能把事情搞大一点”陈太忠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跟大家干杯,不过这话里的杀气,是个人就听得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大轿子车和奔驰车就直奔石毅被现的白鹿县,这也都是些程序上的章法,去派出所了解一下经过,再确定一下跟近邻的村落没什么关系,然后车头一转,就冲着正西市去了 一一这就是给对方一个反应,凤凰科委来人了啊。

正西作为一个县级市,热闹的也就那么几条街,街上建筑不少,但是少见那种高大的,其实这也是湖城一个特点,市区不算特别小,建筑也多,不过起眼的不多。

合于在白鹿县耽误了一阵,两辆车到正西的时候,就接近中午了,人是铁饭是钢,大家就选了一家看起来档次还可以的饭店,闹哄哄地走了进去。

在这样的小城市里,就算饭店档次不佬■,这二十多号人也没合适的包间可去,于是小沈吩咐服务员,包了饭店的一个角落,还强调中间要空出一围桌子做隔离。

陈太忠等人自然是一桌的,其他人分作三桌,上菜以后就吃喝了起来,小孩子们爱热闹,这次又是跟了老板出来,喝一点酒就嘻嘻哈哈地喧闹了起来 一一 当然,声音也不算很大,毕竟旁边还坐 着老板的老板。

他们这帮人挤在一个角落,原本就很扎眼了,正好进来七八今年轻人,想吃饭又没地方,正跟服务员商量,那空着的几张桌子能不能坐人,听到这些年轻人说话是外地口音,一时就恼怒了起来“外地人,说话小声点,别找揍。”

正西这里有几个特点,假冒伪劣的产品多是一点,还有一点是特别排外一一 事实上,造假猖狂的地方,都有这么个共性,只有齐心协力互通有无,才能对抗各种检查,你本地人拧不成一条绳的话,就太容易暴露出问题了。

事实上,正西的外地人并不少,但多是依附于本地人生存,在正西人眼里,湖城的都算是外地,就别说这帮朝阳口音的小家伙们了。“孙子你说谁呢?”这边才话,那边喧闹的年轻人不干于,杯子一樟就站起了十来个人“有种的再说一遍?”

沈老板交待过,只要是有人主动惹事儿,那就可能是有针对性的,你们给我打就行了 !惨了,掉到第十九孓,恳请大家鼎力支持,风笑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