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7 骂仗2138折腾疯狂

2137骂仗2138折腾疯狂

红岭派出所听到这个解释,那真走进退两难,他们倒是想拦着迳两相车呢,但是真要这么做的话,那可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可是就这么把车放走的话,那麻烦可是更大了,说实话,他们倒是不认为这两辆车二十几个人,能??在红岭岐掀起多??大风雨来一十这昙钧造假势力极其强大,别看你们狠,真打起来的话,这么点人能有一多半交待在这里,剩下的估计也要釉着回去。

所以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跟着车队走,馈里其他的事情,就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了,我们这也是保护你们的意思。

“先狠狠打一架,也是有好处的嘛”支光明从后视镜里看一看后面的警车,橄做一笑“这样咱们就要安全多??了,省得当场弄出人命。”

“当场弄出人命可不好,那就没法再搞下去了”络太忠也笑一笑,昨天的事儿是偶然的一十不过以正西的民风来说,基本上又是必然的,他对昨天的结果挺满意“那三个小鬼不错,老支,别亏了人家。“嗯,那个黑黑的狗墩儿,我给他拿十个”大家都是明眼人,谁卖力谁不卖力,都看得明白“听说那家伙家里挺不容易。”

说着话,不多久四辆车就到了一家工厂,大家下了车一看,得,倒是好,工厂直接锁了大门,敲了半天大铁皮门,也没人开门,两个手脚灵便小家伙见状,蹭蹭地就爬了上去,不过警察们不愿意了“喂喂,你们这叫擅闯民宅啊。”

“我们又没往下跳”要不说这好汉十七八呢,仗着身后有人撑腰,小家伙们回答得异常张狂“我们就骑在门上瞄一下,看里面是不是真没人。”

“你是怕狗吧?”另一??个家伙也张扬,取笑自己的同伴,不过这院里真的有两条老大的狗,冲着他们直叫“再叫,我跳下去弄死你!”

他们这一爬墙头,里面溜溜达达走出一个老头来,一指俩少年“你们干什么呢?怎么爬我们家墙头,快给我下去。”

这家肯定是得了消息了,老头走到门口,将铁皮门打开个小窗口,却是不开大门“我们厂停产很久了,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有什么事儿,找别家去吧。”

这是明智的举动,外面来的这??帮人明显地不怀好意,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反正有警察在,你们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然而,正西民风彪悍,那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有那么彪悍,第一家好说话,第二家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四辆车还没开到门口呢,就看到那里站满了人。

站在前排的,就是一些老弱妇孺,后面的全是膀大腰圆的小伙,足足有五十多号人,手里全是棍棒铁锹之类的家伙,冷冷地看着驶来的车辆。

一旁还有明显地看热闹的,也有那么四五十号,当然,说他们是看热闹的,只是因为这些人站得有点远,手上也没家伙,但是一旦冲突起来,会不会动手那就难说了。

一看这架势,别人没还没急呢,警察们先急了,警车猛地前蹿冲到了第一,派出所于所长最先冲了下来,椰着脸发话了“怎么回事,这么一堆人是干啥呢?”

“怎么回事?小于,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一个十多岁的老汉发话了,合着这老爷是认识于所长的,他手指那几辆车“小于,咱老少爷们儿平常给你添过啥乱没有?你带着这些车过来要干啥……还用我告诉你吗?”

“人家过来,也走了解一下情况”于所长干笑一声“张老哥,这是凤凰科委的人,人家想了解一下他们人失踪时的情况,还有……咳咳,还有就是他们怀疑您这儿可能有假冒伪劣产??品,所以就要顺便看一看。

“想看?可以,从我老头身上踩过去”老头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后面的车,对于下饺一般的小年轻,根本不屑一顾“毛都没长齐呢,也学土匪祸害老百姓?”“老头你怎么说话呢?”陈太忠一马当先就走过来了,也是一脸的冷笑“掉了毛的老麻雀,愣当自己是座山雕啊?”

他的话说得阴损无比,正是针尖对方芒,这边一听就不f??了一一咱人多不是?于是就有??人要上前搞他,小年轻们一看,一把接着一把的铁锹就递了下来。

警察们哪里敢让这帮乡亲动陈太忠?一??动这就是大乱,忙不迭组成了人墙横在间“张老哥你好好说话啊……还有,陈主任,你要再这么搞,我们可是要请你们回去了。”

“我槁什么了?是他先骂人的好不好?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真当我不敢收拾你?”陈太忠别的本事或者不备,嘴皮功夫那绝对是一等一地厉害。

张老头见他说得难听,气得直打哆嗦,就张着两只胳膊往前抢,嚷嚷着说拼出这条老命不要,也要收拾这混蛋年轻人,不过,于所长他们准备得还是比较充分,两辆车一共来了个人,就有人工前扯住了他。

陈太忠哪里肯认“混蛋”这个词?自是反唇相讥,而他骂人的水平……反正大家都知道,笔者也就不用再强调了??一一那边又加了俩口舌便给的大妈,三个人也扛不住他一个。眼见张老头被骂得两眼发直,胸口不住起伏,马上就要抽抽了,而本地人一方几个汉已经忍不住要往前冲了,于所长终于按捺不住,投出配枪冲天空连开两枪“都给住嘴!”

本地人是住嘴??了,小沈却是冷不丁蹦出一句来“四小砸炮啊,于所长,就剩五颗弹了,你得赶紧满上了……“满上”二字,一般是喝酒时嫌对方偷奸耍滑,杯酒不够要斟满的意思,他这话往外一蹦,那真是有点拿所长不当干部的意思。

不过,于所长已经打听出了此人的来吞,知道这是省厅人事训练处处长的关系,于是也就只当听不见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眼下到了今天的戏肉??JL,这边能得了消息及时组织起这么多人,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眼下的关键,就是看这些外地人扛得住扛不住了。

然而,这边做好迎接激烈冲突的准备了,可陈太忠这边看起来虽是咄咄逼人,却只是站在那里喋喋不休,似乎是没有做好打一场全面战争的准备。

这些人并不知道天南人的性格,更是不知道陈主任暴烈的脾气,一时间就觉得此人也不过是个玩嘴皮的货色,就有人跃跃欲试想动手一一在讲究手上见真章的正西人面前,你就不要玩嘴上缺德这一套了。

旁人看不出名堂,不代表支光明看不出名堂,他见陈主任前所未有地跟别人吵了起来,惊讶得好悬没把眼珠瞪出来,过了一阵,他才隐隐猜到点什么,说不得哼一声,扭头看小沈“沈总,我花钱请你来,是让你看戏的?”

小沈不知道怎么回事,耳听自家老大发话,可是眼神看起来有点古怪,略略犹豫一下尚未做出反应,警察们先着急了“沈经理,我警告你啊,你敢动手,酿成大祸后果自负。”

沈总这就郁闷了,这事儿我怎么就看着这么古怪呢?不过,还没等他做出决定,陈太忠哼一声“就是,沈经理,让大家帮我一起骂

呃……沈经理听得倒抽_??口凉气,好悬没一口气缓不过来晕过去,我带着这些毛孩,是打架来了,你让我帮你骂人?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不清一群大妈来?

然而,支总的反应,让他越发地纳闷了,支光明点点头“没错,这些人就欠骂,不过,我这人口舌不行,小沈,你来!”

到了这一步,沈经理还想不到里面的怪异,那才叫奇怪呢,他甚至想到了,支老板是自矜身份,实在放不下架,才不参与这么丢人的事儿的,于是点点头,扭头冲自己带来的孩们使个眼色,心里兀自纳闷不已一十陈主任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出乎他意料的是,剩下的十四个少年,里面还真有几个骂人骂得顺溜的,这些孩们不到十八岁就敢出来打打杀杀,那肯定是闯荡社会有年头了,会点骂人的话实在不足为奇一一不过,这样的人也不多「毕竞,爱动手的主儿,敢下狠手的主儿,一般都不修炼嘴皮功夫,直接拳头和刀上见真章了。

只是,就这么两个嘴快的,就骂得对方一百多张嘴有点跟不上,这些人一看,索性不用不用不用普通话骂了,直接用上了本地方言,那就J顺口多??了。

陆海下??面各地的方言差距还是挺大,这边呜里哇啦地骂,那边根本听不懂,不过骂人的不在乎,一副得意洋洋的样??一一你们不懂没关系,知道我们是在骂你就行啦,嘿,有种的你动手嘛。

这场骂架持续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眼瞅着快十二点了,陈主任才悻悻地收兵,临走还不忘指一指对方“今天你们人多,跟你们说▲这事儿没完!”

说完之后,他就扭身向奔驰车走去,一旁一个警察笑一笑“陈主任你这训人的功夫真厉害,三个小时啊,一口水都没喝。”

这话,也不知道是真心夸??奖,还是故意恶心讽刺人,不过陈太忠洋洋自得地就当是夸奖了,对于身后传来的代表着“胜利”的巨大嘘声,丝毫不以为然。

小沈越发觉得此事奇怪了,不过陈主任既然这么做,他一挥手,少年们也拎着铁锹上车了,警察们见状,都是长出一口气,今天亏得是我们来了,要不非打起来不可。

可是沈经理心昙钧疑惑,不减反增,接下来大家找个地方吃饭,他找个陈主任不在的时候,低声问支光明“支老板,陈主任这搞得……我怎么觉得跟一场闹剧差不多呢?咱哥们儿过??来,是见血来了,他不像你说的那么??霸道啊。”

“你懂个啥?”支光明已经把思路捋顺了,太忠这是示人以弱呢,那家伙才不会无聊到跟人拌三个小时嘴呢“知道正西这边为什么打假难度高吗?”

“这谁不明白啊?”沈经理笑一笑,这根本就是常识来的“因为这边全民皆兵,一损俱损,一荣俱备嘛……老大,我这仨成语用的正确??p巴?”

“这是两个成语??!”支??光明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没办法,这兄弟就是这素质“你好歹也是买卖人了,多学点化,别总给大哥丢人成不?”

说到这里,他犹豫一下,最终是心一横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自家的兄弟,有啥话不能说的呢?”我怀疑啊,太忠这是要引蛇出洞,他不霸道……他不霸道谁霸道?”“谁霸道啊?”派出所的警察们也在同一个饭店吃饭,今天他们是跟这帮外乡人耗土了,你们不离境,我们不走人一十上午好悬没出事儿呢,所以,支总的话声音大一点,就被邻桌的于所长听到了。“嗯,我们是说玉泉村的人霸道”小沈化不高,但是机灵劲儿不少“明明是造假助力车的地方,硬是气粗不让我们进。”

“谁跟你说那儿是造假的?”于所长看他一眼,才想说你小不要信口开河,猛地见到马小雅伸手去摸桌上的Dv,于是硬生??生枯』咽下了后半句话,操的,我才不会给你留什么把柄呢一一我说美女,你不要动不动就去摸摄像机成不成啊?

说不得,他只有转移了话题“我说,下午你们还去玉泉村吵架吗?说实话,这么吵来吵去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话看似在劝说双方罢斗,但是其真实用意挺阴损一一??只会吵架不敢动手,那还叫男人吗?尤其是,他还想借此打听一下对方下午的行程,真是一举两得。

“莫非你想看到打架吗?”陈太忠从外面小便回来,正好听到这话,说不得冷哼一声“下午我们有我们的安排,这似乎没必要跟你汇报吧?”

于所长登时语塞,他总不能怂恿这帮人打架,不过这里是真有点愤愤不平,你这小……也就练了一张嘴了,亏得别人还说是你凤凰市的黑道老大呢,不过是这点出息。

陈太忠才不会告诉他下午自己要去哪里,反正就是这一亩三分地儿,哥们儿就算不去,也让你们紧??紧张张地预备着,指望摸出我的动向?做梦??!2138章折腾

午吃完饭,也不过一点出头,摄影师马小雅哈欠连天,昨天晚上她一个人抵档陈太忠,直折腾到十二点,那是溃不成军身心疲惫,今天又起了一个大早,加之来这里之后,作息时间跟北京不太一样,真的是想睡个午觉了。

支光明也有点睁不开眼了,按说他不到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不过支老板自打洗净泥腿上岸之后,作息规律了注重养生了,也开始往“成功人士”里面混了,讲究生活品质那是必然的,所以也养成了午休的习惯。“到丰里眯一阵?”小沈见状发话了,其他的警察心说也是嘛,折腾一上午了,才吃完饭就歇一歇吧,谁也不是铁打的。

然而,陈太忠可是不答应,论起折腾人来,他是一等一的好手“眯什么眯?正好趁他们午松懈,咱冲过去了解情况。”

小沈听得有点愕然,扭头看一看??自家老大,支总打着哈欠点头“没错,要抓紧时间。”

马小雅听了这话,一手捂着嘴巴打哈欠,一手就去拎Dv,也是没什么怨言那种,沈经理见状,扭头冲两桌小家伙们点点头,那帮少年倒是不怕事的,齐齐一声欢呼,就向外面的车冲过去,精力旺盛到一塌糊涂。

见他们都走了,警察们坐不住了,相互交换个眼色,就有人拿着手机拨弄来拨弄去一一这就是短信通知呢。

上了车之后,有警察悄声地抱怨“这支光明也太不是东西了,老大不小的年纪了,大午还折腾人……今天这差事,真叫个难办。

“跟支光明无关哪”于所长叹口气一十也是边打哈欠边叹气的那种“你没看出来吗?支光明也想睡觉,不过他不愿意违背陈太忠的意愿。“您是说……这个陈主任,比支总还厉害一些?”开车的警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废话”于所长觉得自己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惬意地舒展一下身“开得稳一点啊,我眯一阵……”二十分钟后,于所长的身被一股巨大的离心力甩到了车门??JL,直撞得膀生疼,登时就清醒了“我不是让你开得稳一点吗?”

“是他们掉头了”开车的警察委委屈屈地解释。

敢情,刚才路过的地方,下了公路不远处就有一个小工厂,四辆车开过去不多远,一个猛又扎了回来,大约就是虚者实之实者虚之的意思吧。

结果,来到这家工厂的时候,里面的人还真没什么防备,登时就被一帮小伙冲了进去,有两只狗冲上来要咬人,四五把闪着寒光的铁锹刷地砍了下去,那两只狗一看不妙,夹着尾巴就躲到了一边,站在远处不住地大声狂吠,却是死活不敢再上拼了。

这家工厂不大一点,里面装好的自行车不少,却是没见什么电动助力车,不过,在几间房间内的纸箱里,大家还是发现了一些电动车上用的车灯,以及一些厚重的轮胎,在几个小家伙的保护下,马小雅拎着DV就是一??通乱拘。“你们这是干什么?”厂里的几个人气得大叫,这帮人又不是工商、税务也不是质监等部门的,凭什么就敢闯进厂乱翻乱拘呢?

不过,嚷嚷归嚷嚷,形势比人强不是?周遭一帮小家伙们拎着铁锹虎视眈眈,那么多警察在场,也是束手旁观不作为,厂里人见状,也知道这口气只能忍了“我说,这些零配件是以前剩下的,你们一个劲儿地拍这玩意儿做什么?”

没人理会他们说什么,陈太忠走上前,冷着脸问一问前一阵石毅出事的情况,这帮人齐齐摇头,表明自己非??常地不明真相”我们早??不做助力车??了,不操那些心。

运通折腾,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后来,已经有村民们跑过来围观了,可是,厂已经让人进了,该拍的拍得差不多了,该问的也问了,厂里的人也懒得计较了??一一??只要他们不带走厂里的人,咱就认了。

面对七八十号围观的村民,警察们也紧张万分,生怕这边万一不让带走Dv,那麻颁呵就大了,非打起来不可,不过总算还好,这家的态度不算特别强硬。

两点多的时候,大家就纷纷上车了,陈太忠冲着于所长笑吟吟地发问“你说咱们杀玉泉村一个回马枪好不好呢?”

事实证明,他这是在调戏人,无非就是让-人绷??紧弦儿不放松罢了一一哥们儿一个堂堂的处长,都忙得到处乱窜,不让你们??紧张兮兮地提心吊胆的怎么行呢?

这次就算有了收获了,不过陈太忠见过那车灯和轮胎之后,就知道这家大概不是假冒疾风车的一一型号不对不说,那些零件上确实也有些积尘了。

于是,大家到路边休息一阵,该打飑的打盹,该聊天的聊天,歇了半个来小时之后,才又出动一一这就是陈太忠的操蛋之处,反正哥们儿忙,也不让你们好受了,你们不是全民皆兵吗?????那就折腾呗。

不过,这家工厂就是陈主任这次正西之行,唯一被检查到的工厂,从早上到现在,他们一共去了三个厂,是三种结果。

一个是闭门不理,由于有警察在场,他们不合适破门;一个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被检查了;还有一个强硬抵抗,结果这帮外乡人自取其辱,吵了三个小时之后,不得不灰溜溜地撤离,引得该厂周遭的人一致鄙视。

正西人是很团结的,尤其是在造假行业,于是别人很快就知道了这些不同的结果,那么,大家会采用什么方式应对外乡人,那也就不用??多说了。

所以,当四辆车驶到第四家的时候,那边也纠集起了三十多个精壮汉,四五个老人,是的,正西人悍勇的名声在外,他们选择了正面对抗。

这下可好,陈太忠下车转一囹,点点头“好,有本事你们就天天弄上这么多人堵着厂,我倒是不信这个邪了,走,换一家……”

这次连骂架都没有,在众多的嘘声和口哨,四辆车缓缓驶离,越发让正西人确认:这家伙也不过就是??雷声大雨点小,骂骂人还可以,没胆打架一十没卵的男人!

再选一家,依旧是如此,所以,从下午跑到天擦擦黑,一共跑了五家,无一例外都是遭遇了“工厂保卫战”陈主任不得不选择了撤离。

这个撤离不是撤到县城里,而是回湖城市,回去之后,陈太忠若无其事地请大家吃喝,小沈憋不住了,又找到了支光明,这次他不说是自己想不通,而是拿保安们的感受说事“支总,孩们都觉得憋屈得慌,怎么全是这样啊,尤其是最后一家,才二十来苗人嘛。”“有警察呢不是?”支光明笑一笑,接着反问一句“这种情况一旦动手,肯定有死伤,你确定孩们都做好蹲大狱的心理准备了?”“那倒不是,好好的,谁愿意蹲进去?”沈经理也笑了“大家就是觉得恐屈得慌,这帮小家伙都受不得气的。”

“拉倒吧,是你好奇心太强吧?”支光明可是知道自??己的小弟的毛病,笑一下之后,慢慢地沉下脸来,又微微地叹口气“唉,太忠越是这么搞,我心里越不踏实,我估计啊……这次是要出大事儿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辆车又直奔正西,支光明的关系终于把招呼打到了,三个小家伙交保出来了,无非是打架斗殴嘛,不过犹豫那边的伤势也挺吓人,还要植皮,所以保证金压??了万一十那俩一人两万,黑脸的小狗墩一个人就压了五万。

五万就五万-呗,关键是人出??来了,陈太忠甚至不用自己出钱,支光明大手一挥,十万就送出去了??一一孩们在小黑屋没受委屈,多的十万就算是送给一干警察们喝茶了。

这仨一出来,那俩负责招呼的也能抽身了,一时间小保安们的气势大增,说是好汉十七八,谁也憷蹲进号里,跟着有成又有担当的老板f活,那就是爽啊。

今天,四辆车不去红岭侦了,换了一家去处,结果那边的派出所又是鸡飞狗跳,同样地派了警车出来,由于这个乡的经济差??点,警车紧张,派出所甚至借了响依维柯来一一昨天的事情说明,现场维持秩序大有必要了。

红岭馈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了这里,那么大家自然是要选择对抗的,不过也有一家很f脆地铺了??大门??一一??至于说是不是有样学样地效仿第一家,那就不好说了。

一整天下来,又是一路的对抗,只有一家一开始就骂人太狠,陈主任又跟对方斗了斗嘴皮,小狗墩拙于骂人,拎着铁锹就要往??上冲,却是被沈经理一把拽住了……

郁闷死了,感觉好一点,洗了个澡,结果又受风了,这叫个悲惨啊……不过,七千字是码出来了,疯狂召唤月票。,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