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9 -2140惊天大案

2139 2140惊天大案

接下来的几天,一如第一天一样,陈主任领着人马四处转悠,砸壁无数,偶然遇到那些嘴皮子缺德的,就骂上一番,晚上按时回湖城,第二天又来骚扰。

一天两天的,倒也不要紧,可是连着四五天下来,陈太忠简直把这种行为当成工作了,正西的人就有点吃不坩了,这都年根儿了啊,大家都着急采办年货,收拾家什么的一一你孤家寡人的无所谓,我们都还拖家带口呢。

尤其到了后几天,陈太忠的人并不仅限于针对哪个乡馈了,根本是随心所欲地到处乱窜,警察们这下可就郁闷了。

以红岭派出所的于所长为例,下午两点的时候,听说朝阳的大轿子车未了,赶紧派人派车,两点半的时候,这帮人在某工厂碰了一鼻子灰,走人了,于所肯定不会好心到去关心这些人在其他乡馈的活动一一那其实也是越界,于是就收队了。

不成想四点半的时候,人家又开过来找另一家的麻烦,红岭派出所又得出人出车一一大腊月的,大家说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吧。

广大干警们实在受不了,光这么两辆车,就瘫痪了正西三分之一的警力啊,他们有心难为陈太忠吧,却是又没那胆子,且不说人家后台有多硬,只说人家来的借口就很强大,都不用陈太忠说,正西警方自己就能给自己找出答案。

凤凰科委的职工在这里被那啥了,人家来调查不行吗?这还是自费呢,不让人家调查可以啊,咱运儿能交出凶手,人家就不查了一十问题是,谁揪得出来凶手?别说是不知情了,就算有人知情也不可能说出来。

什么……人多了一点,有扰民的嫌疑?那是,人家倒是想来得人少呢,问题是敢吗?前面那位手筋脚筋都断了,这位可还是个副处长呢,能不身娇肉贵吗?

当然,说来说,去,还是凤凰人腰板硬实,你让省委党史办下来个副处长,也这么牛一下看看?本省的咱都不鸟他。

广大干警的感受,很快就被正西的警察局了解到了,市局领导做出了决定一一其实这就是个大一号的分局,不是真正的市局,下辖的还有派出所呢,不过,也有两个警察支局,反正就是一个县级市,很多地方都是不伦不类的。

局领导最终拍板决定了,市届组织一支精兵强将,咱专门就陪着凤夙人玩儿了“麻痹的,不信这小子不回家过年”一一这是领导的原话。

警察们郁闷,但是还远远赶不上造假工厂的人郁闷,大家都不知道疯狗陈什么时候会杀到厂里来,只能分分秒秒地戒备,要知道,正西被称作市,但那是县级市,只有三千多平方公里啊,就算跑个对角,了不得也就一个小时的事情。

尤其是,那厮行动就没个章法,你觉得他就在跟前,可能马上就到?对不住了,说不定下一刻人家就躺在车上呼呼大睡了,好不容易看到车发动了,这里准备对抗吧,不成想人家吁啸而过不理你,直奔远方而去。

有人觉得人家走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可以放松了,对不住,说不定下一秒人家就杀个回马枪一一第一次被查住的那家,可不就是因为中了这一招吗?

所以,这两天造假的人,也真的是度日如年,没错,年根儿了,很多单位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歇一歇了,但是年底也正是各种卖场火爆的时候,电动车和自行车作为民生用品,肯定也有一拨行情「正是大量上货的时候。

正是因为如此,真要说起来,造假的人比警察还要痛苦,一面要招呼各种人手做正面抵挡,另一面,他们生产的时候还得小心翼翼的,不敢大规模地开工,否则万一被对方捉了现行,那可是说什么都晚了

由于大家都学会了在门口拼死抵挡,凤凰人和朝阳人最近都没往厂子里闯,但是一时不往里闯-,并不代表一世不往里闯一一别的不说,只说这帮人四处转悠时的方式,就知道这些家伙也是诡计多端,谁能保证下一次人家不会带武警来硬闯呢?

而且,就算硬闯不成,被人偷拍了去生产情景,那也是麻烦,没准什么时候就让人找了后账呢,像播多村那一家,被人昙-里外外拍个通透一一没错,疾风电动车跟那一家无关,但是谁想告他家生产假冒伪劣自行车,基本上就算是有影音!$料了。

说起来,播多那一家,也算是点儿背的,现在都是正西造假围子里有名的笑料了,别人不管使出什么方法,好歹都扛住这一拨人的麻烦,就是那家……嗯,比较惨。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这渐又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个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他有点欺软怕硬,要是在谁家挨了骂或者吃了顶,那就不会再来了,若是你关门不理,他就欺负你不敢出面对抗,回头就又要来骚扰你,你再关门,没准他会第三次来骚扰你。

是的,这个人有点犯贱,你要是狠狠地顶上他一次,那以后基本就没事了一一这也是大家用精力和口沫总结出来的经验。

尤其是第一次就给姓陈的吃了闭门羹的那家,足足被骚扰了五次……五次啊~就是因为他们每次都不硬顶,就是关门不理,别说那家人的感觉,就连红岭镇的于所长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倒不是嫌姓陈的欺人太甚,关键是这些人一来,红岭派出所就要出人出车,麻痹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总算还好,最终,市局决定派出一化人小组,专门跟凤凰科委做配合了一一多了也没用,大家就是相互沟通配合,到了任何一个地方,万一本地群众乡亲情绪激动的话,还得动用当地的派出所,这是普遍国情。

然而让大家生气的也就在这里了,姓陈的祸害了正西整整四天,而且这些家伙周六周日都不带休息的,当市局终于做出决定之后,又过了两天,陈太忠决定走人了。

这就实在太气人了,有人甚至认为姓陈的就是有意祸害正西警方呢,警察们原本都以为这厮针对的是造假集团一一年前正好是旺季,凤凰人想通过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手段,骚扰大家的正常生产秩序,借此来为凤凰科委被伤害的职工出气。

所以,警方认为这厮能再坚持三四天,甚至不排除坚持到小年的时候,不成想人家在腊月十八的晚上,跟湖城市交通局危局长吃饭的时候,就说第二天走人。

接下来的时间里,庞局长、支总、马主播和陈主任开始打麻将,交通局另一个副局长和沈总旁观,大家都是小玩怙情了,就是五毛的小麻将一一当然,正西这里有富豪玩牌,喜欢将五千人民币唤作五毛,就像五美分偶尔能代表五百美元一般,那纯属巧合。

玩到夜里十点多的时候,庞局长扛不住告辞睡觉去了,另一个副局长上未玩到十二点,再往后他也走了,沈总又上来,大家直折腾到一点才散场沉沉睡去一十楼层服务员可以作证。

第二天大家就起得晚一点,八点起床,吃了早饭八点半开始动身往高速上赶,不成想才上了高速就接到了电话,却是正西市警察局打过来的“支总你们现在走到哪儿了?”

“我说你是谁呀?”支光明对这些人实在没啥好印象,这两天你你们看我笑话看得还不够多吗?要是你们肯把我当支总,这屁大的案子早破了“你管我走到哪儿了呢,毛病。”

“喂喂”这边打电话的警察赶忙叫喊,怎奈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他连生气都顾不上,就往局长办公室跑“唐局,支光明接了电话就挂了一一一一一r”

正西这边早就乱了套了,一大早,各伞派出所警察局就被纷纭而来的电诠打爆了一一我家的谁谁失踪了!

这一大早的,槁什么飞机呢?接电话的警察都有点不摸头脑,失踪……这二十四小时不见人,不是才算失踪才可以报警的吗?瞎折腾什么。

“问题是,不光是我家人不见了”这样的回答,占了大多数“村里有二十多个人,都不见了,晚上睡觉前还好好地呢,这一下就没影了。”

这是发癔疰了吧?任是谁接到这样的电话,也不可能相信“精神病”这边才骂骂咧咧地撂下电话,又一个电话打进来,这次是另一个村的,失踪了三十多个人。

一时间,整个正西就鸡飞狗跳了起来,从七点接到第一个报警电话起,到入点的时候,失踪人数已经突破一千大关,而且还在不断急剧攀升着。

有些地方比较偏僻不通电话,还有些地方是打不进警察局电话,那些人索性开车汽车,骑着摩托跑到警察局或者派出所报警,导致正西警察系统登时大乱,不但市局、支局,就连派出所都是人满为患。

一千多人失踪……这案子在瞬间就惊动了正西市警察局的大老-板唐援朝,接着又惊动了正西市政法委书记,接着是正西市市长、市委书记

只一个红岭馈,目前失踪的人就已经突破了四百,简直太令人触目惊心了,尤其是大家说不出来这些人都是怎么失踪的,只知道是人不见了。

红岭派出所有个副所长叫苏牛牛的,四十多岁了,由于在竞争所长一职时输给了于所长,上班就有点吊儿郎当的,昨天又是一个老友嫁女他去喝夜酒,喝到很晚,所以八点半才耒,一见派出所人头攒动,登时就傻眼了“这又是哪两个村子打架了?”

正西民风彪悍,两个村子打架甚至可能拖得出松树炮来,眼前这壮观綦象,苏所长实在想不出,除了两村械斗,还会有什么可能导致这种现象出现。

“这是外星人攻打地球来了吗?”在了解到大致情况的时候,苏牛牛低声嘀咕一句,此事真的太诡异了,他犹豫一下,吩咐一个负责户籍工作的协警“把失踪者的名单给我一份。”

苏所长是土生土长的正西人,学校毕业之后分到了县里分局,后来到的红岭馈,这一呆就是十几年,对当地的人头非常熟悉。

“我顾不上啊”女协警苦笑一声,转身匆匆而去“于所长要我平息大家的火气,我得去给大家冲茶了……喂,小王,一次性杯子你那儿还有吗?”

还好,人头熟自然有人头熟的长处,苏牛牛在她嘴里问不到,但是旁边有人主动告诉他“苏所啊,我这儿统计了有两百多个了,我一个一个地念给你听?”

派出所的警力太少了,现在已经陷入了人民的海洋中,由于接待不过来大家,于是,在这里等待的失踪者的家属和朋友就主动地交换信息,互通有无。

这就是人民群众的力量,有些时候确实不能小看,苏牛牛作为一个比较边缘化的副所长,居然也能第一时间获得名单一一依靠的还不是组织的力量。

他将手中小本子上的人名粗粗地过一遍,眉头登时就是一皱“我怎么觉得,这些人都有什么共同点呢?奇怪……哈,这不是那啥,都是玩水货的吗?”

辖区内有人造假,自然瞒不过苏所长这老红岭,他连造假的是些什么人都一清二楚,不过跟这些人打交道,都是肥美的差事,跟他这仆街的所长无关。

可是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大家就纷纷关注了起来,其实,有些人已经发现了这个共同点一一人民群众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只不过这种猜测,由当事人说出来,和由副所长说出来,力度是不一样的,官方言论和民间舆论那是不同的。

苏副所长的猜测,很快就通过正常渠道反应了上去,然后大家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事十有跟支光明和陈太忠那帮人有关,重压之下顾不了许多,于是就有人贸然给支光明打去了电话。2有j章惊天大案下

此事当然跟陈太忠有关,事实上这就是他一手操办的,在来之前他就细细算计过了,要怎样处理,才能出得了迳口鸟气。

正西人造假造得如此明目张胆和气焰嚣张,对待前来调查的人又是如此心狠手辣,说穿了就是仗着一个法不责众一十全民造假,你动得了哪个?

当然,要说正西全体人民都造假,那是有点过分了,但是由于这里造假已经形成了规模,自是要催生出相关的服务和产业,所以从中获利的人绝对不会少了。

当地政府也会因此获利,这简直是必然的,各个利益环节环环相扣,石毅这案子,根本就不要指望能破了,而陈太忠作为外地人,也不要指望当地会有什么官员能够提供相关线索。

石毅和金程对正西造假厂家的调查,说不清是哪里出了问题泄露了消息,既然没有什么可针对的线索,陈太忠来之前就决定了,要搞就要往大里搞,前文说过,甚至他都让支光明为他准备好了新的大轿子车,将其藏在湖城市里,为的就是运送人的时候方便。

至于说他前一阵的所作所为,正如支光明所撸的那样,确实是在引蛇出洞,有意无意地,他诱导造假的正西人做正面对抗,以查明直接的相关人员到底有哪些。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铁门紧锁的厂子,被他不断骚扰的原因一一大家都知道我玩的是一张嘴了,你们还不赶紧拿上棍棒对抗?对抗一次,下一次我可就不来了,欺软怕硬嘛。

这些设计都是不错的,而他也确实实现了目标,被他打上神识的有两千多号人,昨天晚上,陈某人漏夜出动,将这些人统统地运进了这几天他在某一僻静的山坡上挖出的坑里。

这些坑都是被他加固过的,呈梭子状,两头细中间粗,谁想从坑底攀援到坑顶,就撑不过中间那两米粗的部分,西坑壁多是石头,偶有泥土也被他化泥为石,想挖出脚蹬的地方邝是做梦,然后坑顶上再盖一块厚厚的石板,除了露出一条小缝保证空气流通,这就是齐活了。

坑里的人想要将呼救声传出去,那根本不可能,两千多伞坑,占了约莫有两百亩地的山坡,他还在周围布置了大阵,以防有人误入。

做到这些,真的是耗费了他大量的仙力,那大轿车虽大,但是人摞人一次也不过塞两百多号人,他来回跑了差不多十趟,又待人一一地塞进去,做完这些功课,他储存的仙力用去了七成还多。

不过,再多一点他都认了,这次的事情实在让他太生气了,而且许纯良也气得跳脚一一若不是如此,他也整不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可是两千多号人啊。

当然,这些人里肯定有无辜的,然而陈某人火气上来,哪里肯召扦!卜了这些?石敫比你们还无辜呢,不也断了手筋脚筋吗?敢动哥们儿的人,就准备付出代价吧。

反正你们能帮着造假的工厂对抗我这调查人员,吃点苦头那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他并没有将这些人一股脑地都搞死,甚至,他还在每个坑里丢了十来包方便面和几瓶矿泉水一一哥们儿现在做事,越来越人性化了吖。

回过头来,继续说正西这边的反应,支光明撂了电话之后,唐援朝坐不住了,他知道昨天人家就说今天要走,然后今天正西就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要说两者之间没有联系,那真是鬼才会相信。

想一想现在已知的失踪的小两千号人,唐局长就吓得浑身哆嗦,他没办法不害怕,这可不是大家聚在一起被一锅端了,而是分散在各个村落和家里的,聚在一起的人有,但是真没多少一一能不声不响地做到这一点,这会是怎样恐怖的一种势力啊?

事实上,在哆嗦的不止他一个人,听说王市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登时就面无人色,差一点当场晕过去,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在不停地打寒战。

然而,害怕归害怕,事情还是必须要处理的,市委郭书记一边核实情况,一边给熟悉的人打电话,这事儿实在太大了,必须先捂住,同时他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支光明一一这个人不能放走,一定要弄回来。

没人能确定此事就是支总所为,说得再明白一点,大家并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商人能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情一一一般的组织都不具备这样的发动能力。

然而更可以肯定的是,此事跟支总一定有关,没错,来搞事的是陈太忠,但是陈某人只是凤凰科委的主任,是凤凰人哎,在陆海能有什么根底?

郭书记的要求,得到了湖城市委的支持,也得到了省警察厅部分领导的支持,这种天大的事情,不捂下来的话,整个湖城官场甚至是陆海官场,是要地震的!

所以,在即将出湖城的时候,高速公路的巡警拦住了奔驰∽,以及那辆载着小年轻们的大轿子车“支总,正西那边发生点事情,湖城警方想请你回去调查一下。”

支光明其实已经从其他朋友那儿得到了消息,不过,他的奔驰车里不但有陈太忠,还有马小雅和司机,所以他并没有问身边的陈主任,但是心里的震惊,怕是都不能用惊涛骇浪四个字来形容一一太忠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这么大动静,真的太狠了吧?

“哦?什么事情啊?”明明是心里震惊无比,他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说实在的,这也亏得他当年在公海上练出了一副天大的胆子来“电话∽能说吗?”

“去了您就知道了,我就是一跑腿传话的,支总您大名鼎鼎「就别为难我这种小人物了”巡警笑嘻嘻地回答,他得到的通知是一一务必将此人请回去,但是一定还要客气,事实上,数遍整个陆海,有资格对支光明不客气的,还真没几个人。

“小兄弟,不是不给你面子,是我在湖城呆了都七天了”支光明淡淡地发话“你既然知道我是支光明,也就知道我每天有多少事……麻烦你把车挪开。”

这巡警哪里肯把压着奔驰的警车开走?说不得又苦笑着打今话给上面汇报,一来二去的,就有那支总的硬关系将电话打了过来“老支,人家找你问点事儿嘛,给我个面子……”

这边在折腾不提,湖城那里已经天下大乱了,是的,不止是正西乱,湖城市也跟着乱起来了一一最新消息表明,失踪人数已经突破两千大关,湖城市委秦书记都要吐血了。

听说已经拦住了支光明,这边就稍微放心一点了,整个湖城警察系统紧急动员,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集中所有的警力来侦破此案,甚至,驻扎在湖城的武警都接到了通知,进入三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出动解救失踪人员。

有人在调查支光明、陈太忠一行人这几天的行踪,有人在调查湖城市流动人口的各种详细动向,至于正西市,已经彻底地封锁了街头,所有外地人许进不许出一一严格来说这就类似于三级战备状态,不过这是地方土政策,谁也不敢报请上级部门批准,那不是找死吗?

陈太忠一行人这些天的行踪,真的是一日了然,无数警察可以作证,但是昨天晚上到今天的行踪,那基本上就是空白了,直到最后找到交通局庞局长,又找到交通宾馆的楼层服务员,大家终于能够确定,人家一行二十多个人,昨天晚上都在宾馆。

倒是有几个少年耐不住寂寞,跑到附近的网吧玩了玩,却也是十二点以前就回来了一十显然,那两千多人的失踪,大概不会跟这么区区的几个孩子有关。

事实上,大家并不认为,这起惊天的失踪案会是这些人亲力亲为的,别说这么几个人实在不够看,只说每天晚上,这些人都要从正西赶回湖城居住,就证明人家没有动手的时间。

是的,这只可能是支光明或者陈太忠在幕后操作,找到了什么势力一一还是惊人的那种,其实,大家都想不出,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也是陈太忠选择每天回潮城的原因,要是住在当地的话,虽然大家也不会相信他们有能力做出这样的案子,但多少是给对方多提供了一些刁难自己的机会,那么,既然有撇清的方式,为什么不去做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支光明最后迫于“朋友的面子”最终答应回转了,大家纷纷摩拳擦掌,准备等支总回来以后,好好地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一当然,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也不能落下,听说那厮路子也是很野的。

然而,左等右等,直到中午十一点了,还不见这两辆车出现,潮城市委的老大秦书记禁不住又打个电话给负责跟踪的警车“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别提了”跟踪的警察长叹一声“支总的人跟蒋村的人打起来了,现在双方正在对峙呢,我们正在积极地协调……”“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秦书记真的是元语了“蒋村不是归白鹿县管的吗?跟正西又没什么关系……”

又是七千字,为了月票,拼了,风笑真不想开单章求票,但是现在形势太不妙了,恳请大家伸出支援的手。,如欲知后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