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5 回归2146捂盖子

2145回归2146捂盖子

邓局长的人情,在当天晚上就见效果了。..

播多村另一家工厂里,厂主的老婆带了几个人在这里下夜一一老公和员工夫踪了,她特地从湖城赶了回来,白天在派出所打听消息,晚上却是招呼-了娘家几个人来下夜。

老公是不见了,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厂里有不少产品和零配件,她不能坐视这些东西被人偷了不是?

由于心系老公,她睡不着,就扯了自家兄弟来说话,大约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她正泪眼汪汪地回忆两个人的恩爱呢,猛地听到旁边的房间里,似乎有什么动静。

“进贼了?”她和兄弟们交换个眼神,说不得操起手边的棍棒长刀,向隔壁走过去,不成想还没进门,就听得“阿嚏”一声大响,屋里有人打喷嚏。“是柱子,柱子回来了!”要不说这夫妻感情好呢?连自家老公打的喷嚏都听得出来,老板娘尖叫一声,就冲进了屋里……

跟这家的遭遇类似的,有很多人家,家里人莫名其妙地失踪,给谁心里都不会踏实了,虽然也有人觉得家里有邪气不敢在家呆着,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在家里等着,或者缅怀或者伤悲,无心入眠的人很多。

而派出所、分局里的警察们,也睡不着不是?于是在三点左右,整个湖城的警察系统都知道,失踪的人回来了一一连夜赶到正西坐镇的程亮程局长,都得到了消息。

程局长肩负着守护一方平安的重任,惊喜过后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吩咐所有待命的警察和联防队员,统统出动,一定要搞清楚,这些失踪的人是怎么回来的!

甚至,他还给市里打通了电话,命令特警来支援一一他虽然是武警的第一政委,但是武警不如特警用得顺手,已经是陆海省的共识了。

事实证明,程局长并没有贻误了时机,当他将天罗地网撒出去的时候,失踪的人只回来了差不多四分之一一十最多也就是三分之一,这个数据是不好统计的。

遗憾的是,失踪的人太多,而卓方的人太少,所以他想了解到失踪者是由什么人、用什么方式送回来的,难度真的是比较大。

太多的时候,都是警方听到一声欢呼,等赶过去的时候,失踪者已经在那里了一一失踪者的家属通常都这样解释“刚才**没人,刷地一下就有人了。”

“这才是扯淡”红岭派出所副所长苏牛牛就不信这个邪,于所长都去蹲点了,他自然也要出动,不过,于所长所选的蹲点位置,是镇长的连襟家,而苏所长无欲则刚,兼且旁观者清,就选了一户普通人家。

当然,真要计较的话,造假的核心人群里,就没有什么普通人家,苏所长所选的这一家,也不过是个小厂的技术工人,平日里脾气绵善少跟人口角,又乐于助人,附近十里八乡是有名的人缘好,别人都能回来的话,这个人更应该能回来。

然而,技术工人的脾气好,并不代表他老婆的脾气也好,女人哭了一整天,正迷迷糊糊地处在似睡非睡的状态,听见有人敲院门,推开房门就冲了出去“老公你回来了?”

开门一看,不是老公而是警察,巨大的失望之下,女人禁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苏所长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就是要问她老公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两人吵吵了半天,女人终于相信,别人家的人都回来了,就差自己的老公了,于是琢磨一下,就抬手把苏所长往外面撵一十走走走,你要在场的话,绑匪说不定就不送我老公回来了。

“我就埋伏在这儿”苏所长晃一晃手中的手枪,低声解释「“我不出声音,也得保护你们不是……算了,你老公已经回来了……”

女人回头一看,可不是咋的?自家的老公已经出现在了身后的**,一时间大奇“这……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啊~~”

听着女人惊喜中带着恐慌的凄厉尖叫,苏牛牛愣了半天之后,转身向外面走去,心说别说是你了,就连我都好悬没喊出声来,大半夜的,一个大活人就那么凭空出现了,胆子小的非尿了裤子不可。

这一下,苏所长真的是相信那些传闻了,所以,他强行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双腿走出门外之后,开始犹豫了:下一家……我该不该去呢?

这一夜,正西市待命的警力和联防队员,加起来超过了五百人,再加上一些自告奋勇加入的人,足足有七百人之多,苏所长并不是唯一亲眼见到这种怪异的警察,跟他遭遇相同的状况的,还有十几个人。

当喜讯传来的时候,有人第一时间将电话打到了交通宾馆,宾馆里有便衣警察紧盯着前后两个门,还有警察在中控室一眨不眨地看着摄像头传来的情景。

交通宾馆是有每个楼层都有摄像头,还是红外的那种,原本这里没有装摄像头,去年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公子来这里下榻,丢失了笔记本电脑、手机和钱财若干,该公子大闹了一场,根本就不考虑宾馆提出的赔偿,就是要交通局交出小偷来。

最后,还是大家用超出失物几倍的补偿,哄得该公子离开,兼了宾馆总经理的副局长琢磨一下;算了,还是装上摄像头吧。

对这个申请,庞局长也批了,不过考虑到下榻这里的领导不会少了,就嘱咐副局长,摄像头可以装,但是套间那一层的摄像头,平时要关闭,谁想开启的话,必须得你同意才行。

反正摄像头这东西,对各种接待宾馆就是个双刃剑,不装不好,装了又有窥视领导的嫌疑,真的是很难办,大家只能存夹缝中求生存。

由于今天事情特殊,摄像头自然是开了的,不但开了,还有警察在一旁实时监视一一当然,这个消息陈太忠也从庞局长那里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他就不能留宿于马小雅那里了,也不能让马小雅留宿于自己的房间,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问题,这两天小马的大姨妈来看她,大家正好唱个歌,玩一玩健身什么的。

所以大家看到的就是,陈主任在晚饭之后,先是跟马小雅和支光明去K歌,支总还点了一个小姐,陈主任没点一十这商人的素质就是比干部要差一点。

然后就是去健身房健身,再然后是去酒吧泡吧,反正就是一条龙了,几人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他们回了房间,好像就没再出来了”负责盯着监控的警察其实已经在打盹了,接到电话之后也不着急回答,打着哈欠将监控的录像倒回来,又再快进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才发话“要走也不是从楼道里走的,外面没人盯他们吗?”

外面自然也有人盯着,这么搞真的有点浪费警力,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两千人失踪的案子,再怎么重视都不嫌乡,所以楼外是有警察在车里盯着的一一听说凤凰来的那位副主任武力值超群,没准会飞檐走壁呢。

然而楼内楼外的一切迹象表明,陈主任自打回了房间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那么显然,今天夜里的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跟陈主任没有直接的关系。

交通宾馆是警方重点关注的目标之一,有些地方就难免要忽视一点,直到凌晨四点,耳听得大部分失踪的人都莫名其妙地现身了「邓局长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桩事情“呀,是不是陈红喜那儿交待了什么?这些人才会回来?”

最近的灵异事件实在太多了,搞得大家都有一点麻木了,所以直到此时,他才想到,如果此事走出自陈太忠的手笔的话,局里的讯问窒,应该是实现了什么突破才对。

没错,局里的讯问室,真的是实现了突破,这里原本就是审问重犯的地方,负责讯问的警察是局里的精英,而且还有摄像头对整个过程做记录一十有些堂堂正正地击溃嫌疑人侥幸心理的细节,是可以拿来做音像教材络。

然而今天晚上的突破,不是正面的而是负面的,没错,大家没看错,嫌疑人在戒备森严的讯问室,突然间撞破脑袋自杀了一一简称“突破”!

没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参与讯问的警察打了一个小盹,等醒来就这样了,而摄像机的录像也定格在这一刻一一应该是系统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障。

这些自然都是陈太忠所为,他不过是在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来了一趟讯问室,搞了一点讯问记录看了起来,事实上,邓局长吩咐下来的事情,很少有人会不用心做。

从记录上看得出,这个陈红喜并不是一个胆气豪壮的家伙,他甚至已经交待出他在素波的一些事情了,还有……他在正西的上家,是一个叫李步的胖女人一一也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吓到了他,总之,此人是相当配合的。21城章捂盖手

陈太忠手里有了这些资料,自然就可以放人了,而那李步他也有印象,正在那失踪的两千多人里一十要不说长一张狗脸也有好处呢,他捉人的时候,才不管你是老弱还是妇孺,只要参与对抗的,统统捉了走。

不过,想一想就这么放了人,他心里还有点不情愿,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大部分人要安然无恙地放回去,真是不甘心吖……

然而,这事情连许纯良都隐约表现出了忌惮之意,他就知道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但是他看着陈红喜这家伙,死活不顺眼。

于是,他就直接弄死了此人一一要不是你小子跑到素波卖假货,至于发生这么多事情吗?搞得哥们儿都快暴露了。

将陈红喜搞定之后,他就万里闲庭地走人了,走的时候,他倒是恢复了那俩警察的六识,那二位惊见此事,也没敢直接向领导们汇报,而是赶紧分析原因。

就是打了个盹,这家伙就自杀了?这事情委实怪异了一点,遗憾的是,这二位分析来分析去,也没找出个所以然出来,最后才硬着头皮向领导汇报,然而,此时惊天大营救已经展开,这点小事就没人再操心:i;。r+。。

陈太忠去了山坡处,才猛地发现,就算把这些人全部送回去,那也不会是安然无恙,是的,他才走进大阵,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喷嚏。声,这些声音虽然细微,却是重在人多,闹哄哄地响成一片,听起来;Q当慰藉人心。

合着他昨天捉人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睡着呢,陈某人自然不会好心到帮人穿上衣服一十事实上他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操这种心,了不得就是嫌光不溜丢的身子难捉,连被子一起卷走就走了,至于那些穿了秋衣秋裤睡觉的,却是连这样的待遇都没有。

带走的人都是被封闭了六识的,六个时辰白开的那种,也就是说他持人扔进坑里的时候,大家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反应,只能用各种姿势在坑底下待着,或笔直或蜷缩。

按说,这石洞是个好地方,冬暖夏凉的,不过大冬天的,人在里面一动不动地呆上十二个小时,想要不受寒,那基本上也是胡说,所七乙有不少人就感冒了。

李步所拥有的,是一个不小的厂子,当时对抗得也挺激烈,最起码李老板一家都上阵了,而且那群人中,身上有带了多个神识的,也就是说他们还负责串场子,帮别家对抗一一当然,也可能是别家派过来协助的,意思差不多。

这些人,杀之不为过,于是,陈主任先将李步拎出来,也不问话,又拎两个串场子的出来,当场就扭断了脖须,要她交待事实真相。

李步已经感冒发烧了,不过还是硬撑着不松口,直到陈太忠将她的秘书,那个小白脸弄出来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交待了整件事情。

石毅就是她请人绑是的,据她说,陈红喜在素波损失惨重,心痛之下,发誓要在别的省打开假冒疾风车的局面,以作报复,不成想没过多久,凤凰科委居然找到正西来了。

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李步都有点受不了,那么大一口锅,我们不过是从里面划拉了两筷子,又动摇不了根本,你们一个公家单位,至于跟我们这么叫真吗,还找上门来了?

总之,做强盗的也有命己的逻辑,等到她发现,金程和石毅在砸了钉子之后,并没有走人,而是开始私自调查,并且都查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她就完全不能忍受了一一这万一要是有人想坏事,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造假这一行业,你要说齐心那是真齐心,但是老话说得好,同行走冤家,凤夙科委的人来的时候就已经表态了,只针对假冒疾风车的厂家,这种情况,李步要是再容忍石毅查下去,没准就有同行私下搞事了

反正她也不是个善碴,那么,石毅的悲剧简直是必然了,原本她想让此人永久失踪呢,只不过见风声太紧,才将此人丢了出去,却是弄断了他的手筋脚筋。

等她交待完这些,陈太忠自然要送本上路了,反正这些坑他都是要回填的,直接待人扔进去埋了就完了,接着他又找出那几个凶手,一一地弄进全。

其他人,自然是要放了的,所幸的时候,他掳人是的时候,直接记录了坐标,又留一点仙力做引子,这次倒是没有用了七成的仙力一十事实上他也没那么多仙力可用了。

反正,送人回去比掳人来要轻松得多,只是这两千多人,要送也得分个先后,至于说没送多少人就被人发现了,他也不在意一一在掳人的时候,他就想到这种可能了。

不过,这更能显示出此事的神秘色彩,他倒是希望别人越早发现越好呢,是的,这本在他的意科之中,而且他非常欢迎。

然而,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也有,原本他是想着,去了朝阳之后再潜回来慢慢处理,仙力也能得到适当的恢复,不成想湖城这边如此果决,直接将他拦回来了。

那么,那些方便面矿泉水之类的,就有点多余了,这是他的失算之处一一那也是钱吖,不过,听到漫山遍野的喷嚏声,他又隐隐感觉,被拦回来也不错,要不然等过两天他再来的时候,恐狙要有人扛不住,直接死在坑里了。

总而言之,他做的事情不能说是算无遗策,但是大致上是正确的,尤其比较妙的是,邓局长居然擘他找到了陈红喜,那么现在,他呆在陆海的时间,就算进入倒计时了。

失踪的人一共是两千一百一十六人,当天回去的有两千零九十八人,剩下的十八个,就永远地埋骨荒山,成为了山体的一部分。

这里面有李步一家人,又有几个凶手,还有几个串场子串得实在太多的家伙一一陈某人是愿意以德服人的,但是串这么多场子的主儿,其为人和心性可想而知,那也无需等对方解释,直接埋了算了,这么做有利于社会风气的净化,是一个国家干部该有的觉悟。

这十八个人是永久失踪了,不过正西市一时没完全统计出来,他们只知道,在这一夜,失踪的人基本上都被找回来了”严格一点说,是用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回来了,正如他们失踪时一般的诡异。

等天亮的时候,警察们依旧忙碌得很,他们要了解情况不是?不过这一次,他们不用走街串巷地忙乎了,有些警察在局里直接待人唤来,更多的警力,直接就放到了医院。

正西的各个医院在一夜间人满为患,大致都是感冒或者受寒,到最后患者们都排起了长龙,相互间打招呼的时候,也不是问“你吃了没有”而是换了一种别人不太理解的问候方式一一“当时你穿着什么呢”?

警察们出现在这里,一方面是帮着维持秩序,以免有人在排队的时候打起来一一正西民风彪悍嘛,另一方面就是做一做记录,看看这些人失踪后遭遇了什么事情。

大约在八点多的时候,有那有心人发现了,李步一家没回来一一前文说了,警察里其实有人知道,冒牌的疾风车是哪一家产的,此事闹得如此沸沸扬扬的,自然有人关心李步的厂子。

到了十点钟的时候,大家已经统计了出来,有十五个人没回来一一剩下三个是在更晚的时候发现的,那仨整天游手好闲,东游西逛神出鬼没的,甚至都没上了失踪者的名单,谁都不能确定那仨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一来,针对性就很强了,此事必然踉凤凰科委有关,然而,相关的领导们却是不想再拦着陈太忠了,失踪者回来的方式,已经传开了一一一个人那么说的话,大家不会相信,但是有几百个人这么说,其中还有十几个警察,那就由不得你不信了。

没有人知道,陈太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绝大部分人都回来了一一事情,终于可以缩小影响了,盖子也容易捂得多了。

至于那姓陈的,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这个瘟神一般的家伙,终于是瘟出凤凰,跑到陆海来祸害了,对不起,我们这儿不欢迎你。

反正,大家是决定捂盖子了,那么,李步跟凤凰科委的恩怨,自然是没人提了,说实话,谁要敢提,那也是在给他自己找麻烦一一合着你早就知道李老板假冒疾风车了,却是不肯说,从而导致凤凰科委的人在正西失踪?

这种马后炮,本来就是官场上一等一的禁忌,知情不报已经是铝了一一尽管大家心里能理解那行为,但是事发之后才跳出来说因果,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更别说,陈太忠的凶名,已经响彻了正西官场,在湖城官场的高层都很有名气了,这种时候跳出来解说凤夙科委和李步的恩怨,那也是对陈主任裸的挑衅一一你当人家在乎多失踪俩人吗?

所以,李步一家人的失踪,虽然进一步坐实了陈太忠的嫌疑,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相对较为正式的场合谈起此事,都是在私下暗自嘀咕”还得选自己信得过的朋友说。

当然,这个传言最终还是传开了,甚至大多数人认为,陈红喜的自杀,都应该是陈太忠指使的一一或者是被陈主任吓得自杀的,然而,传言终究是传言,上不得桌面的。

对一个县级市来说,一个自杀加十几个人失踪,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要想捂盖子,还是擂得住硌。

事实上,也有个把不信这个邪的,比如说軎-天晚些时候,湖城市警察局邓局长挨个召集相关警察了解情况,苏牛牛作为最早判断出对方来意的警察,也被邓局长召见了。

“这个事情太恐怖了”苏所长想起来凌晨所见,还禁不住地冒冷汗“失踪者嗖地就出现了,根本就是我们不能理解的原因,这件事,一定要向上级反应,给出足够的重视。”

“大家都这么说,我也承认,这是违背物理学原理的,有必要重视”邓局长点点头,不动声色地发话了“但是我还要强调一点……人,是不讲迷信的,我们相信的是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这个……”苏牛牛听明白领导的意思了,但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坚持一下原则,体现一下自己的觉悟“您说得很对,但是这可能是未知情况,以我们不了解的方式存在着,有这种不受国家控制的力量出现,我觉得是很危险的事情。”

“没错,你这话也没错”邓局长实在有点受不了他了,心说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哪怕你们那片别人都称你为十尾狐狸,赞扬你的脑瓜,但是眼界还是不够啊。

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细细地解释“你都认为要不是亲眼所见,那是不可能相信的事儿了,那么,如实向上级汇报……你认为上级会怎么看我,会怎么看程局长?”

“呃……”苏牛牛登时哑口无言,他知道领导要捂盖子,但是在他想来,盖子要捂,这异常情况也要汇报不是?不成想,人家做领导的,还有人家的忌讳呢。

“该知道的人,人家已经知道了,你就不用多操心了”邓局长见他这副模样,冷冷地笑了一笑“好了,忘了这件事吧,回去配合于所长,在辖区里面打一下假。”“呵呵,那我走了”苏所长笑嘻嘻地站起身告辞,心里却是在嘀咕,我就不信,经过这样的事情之后,谁还有胆子敢肆无忌惮地作假!

苏牛牛走了之后,又进来一位小警察,邓局长点点头“坐「你是小张吧?听说你看到了绑架者的背影?”“嗯,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身材矮小走得很快”小张仔细地回忆着“我当时就拔出了配枪,说‘站住,要不我开枪了,!”“对方撂下一句话,‘我是少数民族,你敢开枪?”然后就跑得更快了,我犹豫一下,他就消失在了黑暗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