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3 人情难做2154脚不停

2153人情难做2154脚不停

以田强的性子,他根本就不想找陈太忠,原本他在衙内圈子里,也算个比较爱得瑟的,而且他跟蔡莉的儿子郭明群关系好得很,而郭明辉却是活生生被陈太忠撵出了天南。

早两年的时候,田强活得很滋润,田立平本来就是毒波的一号人物,又没什么上进心了,所以对儿子的管教不是很严一十小强做事不要太离谱就行了。

当然,田书记如此放纵儿子,也是有一定仗恃的,他本人没太大的问题,不怕人查,若是有人想借小强的事情,拖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下水的话,就算到时候他自己扛不住,蔡书记也不是吃素的。

对田强来说,那个时候才是他活得最潇洒的时候,随便这儿介绍点活,那介绍点活儿,嘀皮子动一动钱就到手了,钱虽然未必多但是挣得轻松。更别说他老爹负责的是公检法司,多少嫌疑人和犯人家属求看见田公子一面,他见人都要看心情呢。

能挣会花才不扛费青春,年轻时候不能只想着赚钱,在这一点认识上,他和当初的高云风很有些相似的地方,不过,高公子是怕影响老爹前途不敢多赚,而田公子则是想赚太多也没门路,政法委终究比不得交通厅”他总不能把犯人全部都保外就医吧?

当时田强是想着,现在专心搞事业实在太早,影响玩乐的心情,我先潇洒几年再说,人活这一辈子,就是要讲今生活质量,反正一时半会儿,老爷子也退不下来不是?

事实上,田强和郭明辉的关系,没有外界传得那么好,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也是强调世交,但是基本上,田公子就是一个跟班的份儿”副省和副厅的儿子,怎么也不可能平等相处,这对爱面子的他来说,多少也有点……那啥。

所以,对“只爱人妻郭明辉”的离开,田公子虽然也感到遗憾,但并没有找陈太忠算账的意思一一他只是惋惜,自己不能打着蔡书记的旗号行事了。

现在呢,就已经是物是人非了,蔡书记成蔡主席了,而田书记也成田市长了,那么田公子也就该收收心,考虑干点正经事了。

一开始,田强觉得,老爹来凤凰是主政一方,怎么也好过在素;——af政法委书记一一市里排名就不一样,更别说在素波除了市委市政府,还有省委省政府的。

可是细细一打听,他才知道敢情这凤凰市的大市长不是那么好当的,在市委市政府中间,就只有一个声音,章尧东的声音!

而他老爸这么调过去,不但没啥势力一时不好展开手脚,同时也要面临章尧东的打压,而且凤凰这边的水也深,一点都不比素波逊色。

所以,单纯对田强而言,田立平从素波政法委书记升到凤凰市长,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儿,因为他来钱的路子暂时是少了。

甚至,他入小股分大红的两个律师事务所都表示了,强哥,那个啥……公司这两年经营不景气,您这股份要是还留着,这利润就不太好保证了一一说穿了,人家就是让他撤股走人呢。

当然,不撤股也行,田书记在公检法司还是有点人脉,但是想像以前那样分红是不行了,田市长是升官了,可他总不呵能再回素波来做政法委书记不是?其实他这一跳,都跳出政法系统了。

抱怨归抱怨,田公子心里也能理解,老爸的心已经不再平静,被这一步上进折腾得眼红了,惦记上副省了,虽然看起来不太现实,但人活着总要有个梦想不是?

而且话说回来,就算他不理$),能左右了田书记的决定吗?绝大多数的衙内和太子党,嚣张只是对外的,对上自己家长,比老鼠见了猫还老实,田立平对自己的子女都算管得不严的,田强又算个胆大的,见了老爹却也不敢炸刺。

既然是素波没啥活儿了,田强就把主意打到凤凰了,略略一了解,他就知道凤凰那边可做的项日不多,没错,凤蹑『这两年是直追素波,但是主要是平均水平上去了,小作坊比较多,真要说那些大工程大项日,跟省城相比,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而那些大工程之类有油水的地方,原本也是有人经营的,田立平虽然是一市之长,短琳内也不要想乱伸手,他夹尾巴还来不及呢。

事实上,田市长并不支持自己的儿子去凤凰发展,田家的根儿就是在素波呢,就算这一届凤凰市长任满,下一届能转了凤凰市委书记,到最后他还是要回素波养老。

不过,田强大手大脚花钱习惯了,在美国那边又贷款投资了点房产,这也是手里没啥谶了,才把主意打到了凤凰,田市长也凑不出来儿子需要的钱,又不想让旁人借此控制自己的儿子,就不给他介绍那些经商的朋友,只撂下一句话“在凤凰不许打着我的旗号胡来。

凤凰合适下手、值得下手的项目还真的不多,田强琢磨来琢磨去,就惦记上凤凰科委了,科委主任许纯良的背景很强大,但是副主任陈太忠那也是我们田家的人呐。

田公子对陈主任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他这一年多来一直在国外,那厮祸害了自己的妹妹,又苄了自己的老爸,在凤凰市的势力,可以用滔天二字幕形容。

不过,就算你势力再滔天,也不过是干脏活拿不出手的主儿「而我老爸可是凤凰的一市之长,那是名正言顺的政府一把手,再想一想关于郭明辉的那点芥蒂,田强就不想跟陈太忠打交道,于是找到自己的妹妹,要她帮着自己给姓陈的打个招呼,他去接点活儿。

事实上,他还有点别的怨念,就像陈某人想的邳样il田公子祸害别人是轻车熟路了,可是对别害自己的妹妹,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这不但涉及了兄妹情谊,也涉及了田公子的面子,别人一说,呀,田强,你倒是一个妞一个妞地泡了,可是你妹妹不也被陈太忠玩弄着呢?

然而,他将这个主意跟田甜一说,田主播不答应,说你根本不知道陈太忠能量有多大,没错,蒙艺是走了,可太忠还不是把赵喜才拿下了?我说哥哎,你真要在凤凰做点什么,就得亲自见见他,当面把事情说清楚。

田公子觉得,多这么个环节实在有点多余,可田主播不这么认为,她跟陈太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官场常识急剧地提高,所以她很清楚,哪怕是自己的哥哥,真想在凤凰长久发展的话,也是见一见陈太忠为好。

田强拗不过自己的妹妹,又不敢跟老爹商量此事,心说那就见一见吧,只是陈太忠一直呆在巴黎,回来以后又到处乱跑,而田公子在素波也有点应酬,所以这见面就拖到了现在。

当然,田公子也是有章沽的,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但是见了陈太忠怎么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反正他也不怕自己的妹妹把自己卖了“太忠,听说你跟小许关系挺好的,能当了他一多半的家,你也别糊弄我了,你俩谁跟谁啊?”

“那我也得照顾点他的感觉不是?”陈太忠觉得田强说话还算痛快,虽然路子有点野,口气有点大,也不太讲究措辞,可人家原本就不是体制中人,倒也不能计较太多。

于是他就笑一笑,回答得也挺不见外“纯良跟我关系是不错,不过我也不想让他难做,这么着吧……你在哪些方面比较有优势?”

优势?田强听得有点腻歪,他从来就没考虑过认真做事业,哪里有什各优势可言?最大的优势和仗恃,不过就是那个做凤凰市长的老爹。

还好,田公子的见识和急智不是白给的“优势主要还是在高科技产品上,不过科委这方面实力也很强,要是接不下科委大厦的活儿,那做点流水也行……像电动助力车厂那里,可做的东西也很多。”

科委大厦和助力车厂?陈太忠听得心中苦笑,田公子你还喜不客气,一张嘴就是两块最要命的地方,他犹豫一下,终是缓缓地摇摇头“那两块儿啊……科委大厦怕是没什么大活儿了,要不这样……我给你两个省的助力车总代理成不?”

给两个省的总代理,一来卖了人情,二来也是开展了市场,应该是双嬴的局面,他是这么想的,然而田公子不这么看。

田强哪里有兴趣去做什么总代理?他是赚惯了轻松谶的,现在想槁实体也是想做点轻松的,对开拓市场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过陈太忠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一口拒绝,说不得问一问“这个东西一个月能赚多少?”

“那要看你的销售量了”陈太忠的嘴角,不引人注目地微微**一下,我说大哥,你好歹奔三张的主儿了,怎么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来?

“普通的省会城市,做得差不多的话,基本上一个月能卖一千辆……毛利就能达到六七十万,具体情况就不好说了,我给了你「你可以转给别人做嘛,又不耽误工夫。”

这才叫个鸡肋!田强不是幼稚,而是觉得这买卖意思不大,一问果然是如此,一个月就算七十万毛利,他包给别人,想省心的话,一个月能拿二十万顶天了,一年也不过才二百来万“能铺多少谶的货?”

这话倒是问得比较地道了,陈太忠琢磨一下“按说拿一个省总代的话,是要压在厂里五十万,提五十万的货做基数,随卖随补的,不过田哥你要做,我帮你协调一下,铺一百万的货。”

他这话也算给面子了,别人是要压五十万的货,这边是给铺一百万的货,当然,他是不会去干预厂里的运作的,大不了让丁小宁、刘望男或者李凯琳出面,垫付这一百万,也算对得起这大舅哥了一一两个省,那就是两百万。

其实对一个省的总代理来说,这五十万还真不算什么,卖得好的话,库房里五百万的货都压得起,谁还介意这一点?不过两千辆助力车而已,要是卖得不好,想退都行,换总代理嘛一一疾风电动车的牌子也算比较响的了,这种甄选代理条件,一点都不过分。

“这样啊”田强听得却是越发地郁闷了,这点事儿我还要受你个人情,实在不甘心“要不这样,太忠,总代我做,你再在厂里给我接点儿活吧?”

“厂里的事儿,我答应纯良不过问的”陈太忠实在有点无奈了,只能实话实说,又沉吟一下方始发话,“要不这样,我跟临铝打个招呼,你去找范如霜接点活儿吧……正好那是青旺的,立平市长还能避一避嫌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茫,如霜本来是给过他一个一年五六百万的流水单子,专做阀门等小配件的,不过他当时没下手,后来给了高云风,现在后悔也晚了,心说范如霜那儿六十亿的项目,就算盯的的人多,手指头缝里漏一漏,也不愁给田强一点吧?

田强对这个建议,倒是有点兴趣,错非不得已,他也不愿意给老爹添麻烦,待听说临铝的新项目标的六十个亿,还可能增加,眼睛登时就亮了。

又坐了一阵,陈太忠起身告辞了,他也没看田甜,田主播自然也就不跟他走,事实上,田甜非常清楚哥哥的性格,知道要是自己就这么走了,哥哥的脸上会挂不住一十她跟太忠私下是怎么回事,那无所谓,但是有些事不能当面做。

待他走出去,田强才哼一声“甜儿,这家伙的架子,摆得比咱老爸还大,我就奇怪了,你也受得了他?”

在田强看来,陈太忠的架子确实太大了,什么事儿都是不肯把话说灭”你说你年纪比我小这么多,怎么连句痛快话都没有?一说起来就是这也难办,那也难办?

他现在的感觉,跟陈太忠遇上郑在富的妻弟李秀中时的感觉有点类似,那事儿发生在凤凰宾馆,李秀中是财政局预算科的副主任科员,不肯用心解决郑家儿子郑东成的工作,反倒一个劲儿地摆谱,最后被陈科长臊走了。

事实上,这是田公子做人太要强了,要知道陈某人今天真的是很给他面子了,有些事情就是没办法答应一一要说帮起自己人来,陈某人真的是没二话的。

“什么受不了的?”连田主播都听不惯自家哥哥的话,说不得白他一眼,她更清楚陈太忠和许纯良的交情“你根本不知道,他俩关系是好,但是许纯良一去科委,他就表态了,再不干涉科委的任何事情,今天他算是为你破倒了……”

陈太忠可不知道那家伙在背后如此编排自己,不过经过今天的事儿,他心里也感触颇多,田强最后说了,暂时不考虑这个助力车代理,万一做砸了,他丢不起这个人一十事实上,公子哥们插手零售事业的情况,也确实不多见,做起来太累。

他表态说,要去铝厂了解一下有什么项目可做,顺便还要去赂力车厂跑一跑一十“要是同等条件下,太忠,你得让他们照顾我。”

总之,田公子对今天的状况不太满意,陈太忠也感觉到了,但是他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所以心里难免有点悻悻……这人情的事儿,就是最难办啊▲r,十一一

第二天陈太忠又在素波耽误一个上午加半个下午,总算才将人拜会了个差不多,王启斌晚上要留他吃饭,不过他实在没办法答应。“启斌处长,来日方长来日方长,现在催我回去的电话,都快打爆了-0

等陈太忠回到凤凰,正赶上晚饭时刻,许纯良早就在京华酒店等着他呢,正西那边发生的事儿,也惊动了许主任,他打算跟自己的兄弟好好地谈一谈。

然而很不幸,天不遂人愿,吉科长带着二科的一帮人也来了,小吉早早地就给陈主任打了电话,嬉皮笑脸地问老科长今年有啥福利没有,陈老科长很干脆地告诉他,有!

除了吉科长,马疯子、吕强等人也来了,还有郑在富,郑主任告诉陈主任,待会儿没准交通局牛局长还会边来转一转一一这些人都是从丁小宁这儿得知,陈主任今天要回来的。

当然,陈主任的通信员张爱国也来了,还告诉自己的领导,说是您的老书记张新华说了,晚上要去你那儿转一转,你回去的时候记得打个电话一十张书记也在横山区宿舍住着,串个门儿实在很方便的。

就是关正实那句话,陈太忠在省城蝇营狗苟的,回了凤凰就轮到别人对他蜗营狗苟了,没办法,陈主任在凤凰的时候太少了,而且大家也知道,此人的春节要在巴黎过了,想走动就必须抓紧时间。

来看望陈太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些来往不多的朋友,都出现在了京华酒上店,结果,当晚起码有六个包间的人,是冲着陈主任来的,这还是大家能拼一桌就拼一桌了。

比如说,阴平招商办的主任安道忠跟建委副主任李旁生,都是陈主任的党校同学,两边的业务也没啥交集,自然可以坐-在一起,聊一聊同学情谊的同时,等着陈主任来串房间敬酒。

所以,许主任根本就没抓到多少机会跟自己的副手聊天,好不容易逮个空子问一句,陈太忠就告诉他一句话,“这些灵异事件……怎么可能跟我有关呢?”“没关就好”许纯良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旋即叹一口气“太忠,这不是你说无关就没事的,就怕别人不这么想啊……”

陈太忠隐隐觉得,纯良的话里有话,然而这个夜晚他实在太忙碌,实在顾不得多考虑此事,说不得微微一笑“大不了让我再边缘化一点嘛随便吧我也没澄清这误会的能力▲r一▲r一”“拉倒吧,是误会吗?”许纯良白他一眼,心里却是禁不住犹豫一下,或许这件邪门儿到离谱的事情,真的不是太忠做的?不过,他也没心思多去想此事,他也是今天的忙人,别的不说,就说从红山区赶过来的区委书记王小虎,表面上说是来见陈主任的,但是心里更愿意跟许主任多接触一下一一王书记是章尧东一系的,而章书记是紧跟着许书记脚步的。

陈太忠九点半才回到横山区宿舍的,然而,回了宿舍还是不得空闲,张新华先过来跟他坐了坐,不多时,对门的于主任也过来了,手里拎着两只风干的山鸡“正宗的童山黑头,这可是好东西啊。”

于主任的儿子最后走进了交通局了,现在下了公路局做工程,于主任的意思,也是让儿子锻炼两年,到时候看能不能有点出息,能行的话就扶一把,不能的话就要考虑跟别人槁个工程队,补贴点家用了。

他早就想过来谢陈主任的帮忙了,不过很遗憾,陈主任在凤凰的时间真的太少了,而能在横山区宿舍的时间那就更少了一十尤其是吴言的父亲做了手术之后,既然回来也没法那啥,陈某人索性就很少进这个门了,虽然,这是他最正式的住处!

所以,这次机会于主任就一定要抓住了,他先跑到门口听了听,发现屋里似乎有人,所以只能拎两只山鸡过来一十这是正宗的山货,不是那些家养的能比的,在童山都是不太好买到,而且个头这么大的也很少见。

其实,他本来是打算送鸡的同时,给陈主任塞个两千的红包的,虽然交通局那边,该打点的他都打点了,但是陈主任这边也不能落下,人情归人情,事情归事情。这就叫做人,而且,将来他自己孩子鹄出路,没准还要指望陈主任关说呢。

张新华跟于主任也熟悉,大家聊起来都不见外,聊了没两句「又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却是杨新刚到了,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泡沫塑料盒子“听说陈主任回来了,正好家里有点白凤溪的黄棒子,赶紧放冰箱冻起来。”

黄棒子那也是罕见的野物儿,尤其他拿来的黄棒子,足有大拇指粗手掌那么长,这种规格的,出水就是七八十块一斤”没错,你在白凤溪边儿上站着,看着人将鱼打上来,说我买了,就是这个价谶。

这东西我记得谁爱吃来着?陈太忠接过来,看到里面用冰块冻着的三十多条,也不客气,打开冰箱就放了进去,笑着说一句“倒是好东西,就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有空做它。”

他这话略略有点感慨的意思,这房子,今年一年他怕是也没住够五十天,东西放进去,想要妄妊还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一一去年春节张智慧送来的卤肘子,还有两只在冰箱里呢。

“啧,老主任你要想吃,那还不简单?”杨新刚看看在座的于主任和张新华,微微一笑“要不您把钥匙给我,明天下午我让我媳妇来做,到时候老书记和于主任都来尝鲜。”

“行啊”那两位同时点头,于主任还加一句“到时候让我-家那口子给熬一锅排骨汤,太忠你喜欢喝嘛,我家里还有两瓶八四年的茅台……要不,把黑头鸡也给你做了?”

“让我媳妇来就行了”杨新刚的态度十分端正,不过陈太忠一听就有点头大,你媳妇白洁?还是算了吧,她要拿上我的钥匙,又该麻烦了。

“敢情你们眼里,我就是个吃货啊”陈主任笑了,当然,这是玩笑的意思,同事之间,也就是送这些东西,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眼光高也不缺钱,自然不会大明大方地送红包了。

紧接着,他就苦笑着摇摇头“怕是够呛,我在凤凰最多呆到小年,腊月二十四以前必须-走了,袁珏还在巴黎望眼欲穿地等我过去接班呢。

“听说袁珏……受伤了?”张新华是在座的人里,除了陈太忠之外级别最高的,虽然他是开发区的书记,但是兼了区里的统战部长,区委常委呢,比那正处待遇不遑多让。

不过他这消息渠道,难免就有点落后了一一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凤凰官场中,除了有心人,谁会惦记远在几万里之外的凤凰驻欧办?更别说一开始驻欧办还封铺了消息。

说起袁主任受伤,大家少不得又聊一阵巴黎的人情风物,这一聊就聊到十点半了,眼见大家谈兴还旺,陈太备只能客气地发话了“时间不早了,明天大家都还有工作。”

这话出来,别人就只能走人了,张新华到了门口,兀自不忘说一句“太忠,你那儿也给咱横山发个邀请嘛,大家一起出国转转。

出国转转?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送了这几位出去之后,回来打开天眼看看,发现隔壁只有两位,说不得推开衣柜走了过去“好了,谋休息了吧?”

“他们都走了?”白市长也是上次被田甜惊到了,现在就小心得多了,不过她倒是没着急上床,随便聊两句之后,她居然又将话题扯到了工作上“太忠你说,再把开发区的级别提起来好不好?”

晚了点,不过昨天说七千,那就要七千字,说到做到,好了,那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