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5 结婚吧2156都在关注七千字

2155结婚吧2156都在关注七千字

要说起这开发区街道办,也是满有意思的一件事儿,起码这种称呼,跑遍全国,估计也没几个,正经一点,都该是管委会什么的。

事实上,一开始开发区这边叫筹委会,准备时就是副处级的班,不过就在万事俱备、只待正名的时候,范晓军来凤凰视察,顺便就看了一看开发区,这一看就出了问题。

他来视察的当天下雨了,雨并不是很大,可好死不死的是,开发区的下水系统出了问题,街上一片汪洋,范省长好悬陷在开发区出不来,于是他就感慨一声“这配套铍施还是没跟上,不够成熟啊。

其实,这事儿还真是有点冤枉,那几年的时候,台海方面阴云密布形势紧张,凤凰市这里也很注意相关的动向,而前两天凤凰下大雨,开发区的下水涌进了人防通道,市里不得不紧急处理,才导致了??眼下的下水排不出去。

不过,冤枉归冤扛,既然被现场抓住了,那就不要说什??么??了,解释是必须的,但是范省长的指示,也是不能忽视的。

又由于开发区这一片的规划,实则出自于前任市委书记党项荣之手,章尧东也是刚上来不久,借此就压住了这边的申报,只做了高新区的副处级别申报。

想当年,党书记在凤凰的时候,比现在的章书记还要强势很多,那一旦失势,得罪的人就纷纷跳出来了,于是开发区这边的筹委会转管委会的事情,就被挂了起来,又过一阵,不声不响地被降为了街道办一一陈太忠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进入的。

但是,事情过去这么些年了,党项荣的小团体也四分五裂了,所谓的党系,已经化作了历史的尘埃,而开发区这边随着甯家工业园的建成,再加上一些其他方向的发展,还真的有压过高新区的势头了。

吴言现在不仅仅是副市长,还兼着横山区的党委书记,短期内不可能调离,长期的话调离是必然的,正是做点可以留名的事情的??阶段,顺便也能安置一些自己人,何乐而不为呢?

陈太忠对开发区的历史也比较熟悉,听自家的小白发问了,略略愣得一愣之后,用比较不确定的口气发问了“这件事儿,你请示过章尧东了吗?”

“我早就跟尧东书记交接过意见”白市长闻言傲然回答,果然不愧是章系大将,对市里的态度了然于胸,早早地便智珠在握了“只不过以前条件一直不成熟,现在就可以适当考虑了。”

“章充东不是看开发区挺不顺眼的吗?”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怎么会答应升格呢?”

“高科技园区,从来都不嫌多的,而且许纯良也要把手机生产线放在开发区了”吴言微微一笑“充东书记说了,开发区也升一升,这叫双保险。”

一边说,她一边指一指不远处的小书橱,钟韵秋见状,顿时就心领袖会地上前,拎出了里面的几罐听装啤酒,摆到了两人面前。

这几听啤酒,纯粹是摆设的意思,钟秘书知道吴市??长不是很能喝酒,可是叫真起来也能撑得住场面,不会有什么不当行为,但是她更知道,白市长喝了酒之后,在真正的自己人面前,是很放松的,也有一点徼微的放浪和醺醺然。

“纯良决定把生产线放在那儿,是想着照顾瑞远呢”陈太忠拿起一罐啤酒,自顾自地扯开拉环,才要往嘴里倒,猛地想起有点不妥,说不得手一伸,将小白同学轻揽入怀,端着啤酒送到她嘴边“来,娘,老公跟你喝个交杯……不对啊!”

吴言听他柔声发话,酒尚未入口,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微微的醉了,可是,柽地听到最后三个字,身一僵“哪里不对了?”

陈太忠哼一声,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开发区的升级,田-立平是怎么表态的?”

“章书记还没有吹风,估计是本后办理吧”吴市长听说他是琢磨这事儿,就轻笑一声“不过我觉得,要是手机生产线真的上了,开发区都可以考虑升正处了。”

“还是有点勉强”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一个甯家工业园,一个手机生产线,搁在凤凰都走了不得的东西,但是放在别的地方看一看,也就是那么回事,副处绰绰有余,正处还真是有点差火候“这不是该田立平操心的事儿吗?”

“政府工作,总是要在党委指导下进行的,这些事情哪儿能分那么清楚?”吴言知道情郎比较偏向田市长一点,可是她并不认为章书记就做硭什么了“你那个驻欧办的机构,也是尧东书记最先倡议的。”“嘿,这凤凰市,还真成了他章充东的天下了”不提驻欧办还好,一提这三个字,陈太忠就火大了“要是田立平不同意呢?”

“我是跟你说将来开发??区的班呢,你辖琢磨什么呢?”吴言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误会了,说不得笑着推他一把“对这个班,有什么想法没有?”

“没槁错吧你,升了副处以后,横山还能管开发区?”陈太忠倒不是不知道双重??管理,但是高新区都是市里直管的,这开发区也要脱离横山的管辖才是正理。“起码我在的时候,会是双重管理-”吴言微微他笑,语气多少有点得意“等我走了,收归市里也行,我这个书记起码还能当半年……对了,你见李无锋了吧?”

林业厅厅长李无锋,是蒙艺临走的时候提上去的,李厅长是陈省长的人,不过跟陈太忠见过两面,他也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去的,虽然那是蒙书记丢给陈洁的人情,但是李厅长对陈主任也是满客气的。

陈太忠这次在素波乱跑,也是见了李厅长一面,按说他是??没兴趣跟林业厅打交道的,只是,他颌了白市长的任务,不得不跟李无锋联系一下一一要知道,吴言分管的是农林水,跟林业厅搞好关系很有必要。

“且,了,他还要请我吃饭呢”他笑着点点头“老李那人态兵还行,我送他点东西也收了,不过我实在太忙了,就告诉他回头我请客。

“你是陈洁的爱将,又帮李无锋在蒙书记面前说话,他怎么可能对你不客气?”吴言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我的事儿跟他打招呼了没有?”

“说了啊,不说我找他干什么?”陈太忠啼笑皆非地看她一眼,又抬手灌一口啤酒“不过没细说,就是随便提了一句,凤凰分管农林水的吴市长,是我的老领导…我觉得他应该听得明白。”

“嗯”吴言点点头,心说太忠这两年是飞速成长,说话做事是越来越有板有眼了,已经不复当年的毛头小伙样,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了。

想到自己的作用会越来越小,一时间,她觉得心里有点空荡荡的,说不出的难受,事实上,也正走出于这种感觉,她才会主动跟他提起一些事情“我说大忠,问你呢,开发区那儿,你有什么人选没有?”“我都不知道你是啥想法,还能有什么人选?”陈太忠狠狠瞪她一眼“潘珂曼和张新华两个人,换不换?”

“潘珂曼必须走,他算是党项荣阵营的”吴言干??脆利落地回答,党书记的阵营,后来很多都是被秦小方收编了,潘主任也是亲秦系的“到时候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让张新华来干,统战部长兼这个职位,对吸引海外资金有积极的作用,对舆论也能产生正面的影响,你觉得呢

对张新华来说,此事真的有点令人啼笑皆非,开发区一开始筹建,张书记就是瞄着党工委书记去的,一般而言,全国各地的开发区,重点多放在行政和经济方面,最多再强调一下高科技什么的,对党建工作并不是很重视,经济挂帅嘛。

张书记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义在二把手的位置上的,不成想开发区稀里糊涂地变成了街道办,他也由二把手升为了一把手,也说不清是坏了多少,但是对潘珂曼而言,此事无疑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本来期望一个副处级单位的一把手,结果变成了一个正科级单位的二把手。

且不说潘主任的感受,只说张新华,现在有可能成为副处级单位的一把手了,又挂个区委常委的话,那可真也算春风得意,要实权有实权,要话语权有话语权了。“那谁来当这个工委书记?”陈太忠沉吟一下发话了,接着又轻笑一声“啥,我这是瞎琢磨啥呢,跟我没关系的嘛。”“姜世杰还是有点能力的”吴言小心地看他一眼“杨新刚提得太快了,再往上走还得等一段时间,你觉得呢?”

合着她是担心陈太忠帮曾经下属的司法助理员说话,就选了现武装部部长,这俩人都是亲陈主任的,也都是被吴言提起来的。

姜世杰在清渠乡干了七年乡长,年初才提为副处,级别倒是够了,不过这区武装部部长虽然是常委,也没多大管辖范围,无非就是走兵的时候有点小权力。

他若是调任开发区党委书记的话,实权算是多了一点,可是张新华要压他一头,不过具体的还是要看开发区硌发展,能升为正处级开发区,这一步也算走对了。

吴言属意的人里,姜世杰是比较靠后的,她更看好是义井街道办的书记涂贵才和现在区委办公室副主任赵学,不过姜世杰身上带了点陈太忠的影,这也是加分之处。

姜世??杰……他好像很久没联系我了??!陈太忠的脑瓜里,不由自主地冒出这么个念头来,而且,哥们儿这次回来,他也没积极主动地走动,这个人有点靠不住。

不得不说,官场里有些习惯,真的是不知不觉地就养成了,陈某人现在的心态就是典型的写照,当然,他还有别的理由,于是就摇摇头“张书记要是成为管委会主任,党委这个口儿,应该考虑一下田市长心里的人选。”

“你不用这么为他着想吧?”吴言真的是有点“无言”了,章书记哪儿得罪你了?所谓阵营就是这样了,她能跟田甜大被同眠伺候他,可是站队就一定要站在章尧东的立场上“他才来凤凰,哪里会有属意的人选?”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人选?”陈太忠看她一眼,反正他现在翅膀越来越硬了,就有点看章尧备不顺眼“章书记这人在凤凰太强势的话,对他的前途并不好,搞得别人对他有意见了,可真就没意思了,他今年不是才五十岁吗?”“强势也有强势的好处啊”务言闻言轻笑一声,作为章系的大将,她还是能猜到一点章哓东的小算盘的“他越是强势,升副省就越容易……把他弄走了,别人就好冲凤凰下手了,现在他卡在这里,有意见可不止一个人。”

“合着他惦记的,是省委常委啊”陈太忠总算听明白了,章尧东在凤凰异常强势,一旦升上副省长,还未必比在凤凰做个土霸王更0在,但老章若是瞄准了省委常委,做个副书记或者常务副什么的,那肯定就强出这个市委书记了。

章尧东会升到那一步吗???眼下看来,可能性是很大的,只要三年之内攀上副省,有许家的支持,再上小半格,问题还真是不??太大。

“我??倒是希望他能连任一届”吴言却是不回应他这个猜测,只是微微地叹口??气,章尧东一旦高升,章系人马就群龙无首了,她眼下的好日也算到头了。

“路是靠人走出来的”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我没跟蒙艺去碧空,眼下也没混得有??多惨,事在人为嘛。”

“那是你做出业绩了”白市长也笑一笑,她很清楚,太忠这家伙做的这些事情,若是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别说正处了,副厅也不是不能考虑。

然而,陈太忠的学历和年龄,实在有点不够,又是这么能折腾,章尧东不打压他都不可能的一一说句良心话,就算他是章系人马,眼下最多也不过是正??处待遇,这就是顶天了。

所以说章书记对陈太忠,也不能说刻薄,要说有哪里对不住他,也只能说尧东书记在刻意将其边缘化一一可是话说回来,就你这折腾劲儿,不边缘化你能行吗?“要不这样,等你正处了,咱俩结婚?”猛然间,吴言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好悬没把陈太忠和钟韵秋听得晕过去。

话一出口,白市长就后悔了,她知道自己这个提议,实在太不现实了,两人年龄的差距足足有十岁,不过她这么说,也是有她的想法。

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担心,他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然??而,眼下的太忠,是越来越红火了,她认为他已经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这话就禁不住说出口了。

不过,看到他讶异的表情,吴言心里就明白了,说不得苦笑一声“算了,我只当你当年说的是真心话呢,要踉我携手走上红地毯……唉。21s6都在关注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半天方始轻喟一声,才要发话,却是被吴言快速地打断了“我是说,我知道你的那些事儿,我……我……我也能容忍,名分,我只想要个名分。”

要是这样的话,倒也不错哈,陈太忠缓缓地点点头,事??实上,他和吴言在官场上还想再往上走的话,未婚就是一大短板了,没有成家就代表不成??熟,代表没有责任心,更可以说做人有缺陷,这是官场共识。

相较而言,两人相差十岁,那都不算什么大问题了,总是好过没成家。当然,陈某人也不能容忍吴言跟别人结婚一一哪怕是假结婚都不行。

然而,还有一个问题,也是他不得不考虑的,于是轻叹一口气“小白,你不知道,我在陆海做了点什么……”

白市长是见识过他使用仙力的,见过还不止一次,而钟韵秋嘛,已经被死死地绑在了吴言的战车上,倒也不怕她乱说,所以陈太忠就将他在陆海做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一一不得不说,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兄弟,那还是有区别的,许纯良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说完之后,他才苦笑着一摊手“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件事儿可能会带给我一??些-麻烦,没准我就止步在正处待遇了,你知道的。

对吴言的权力欲,陈太忠是最为清楚的,所以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将此事说清楚,说清楚之后,那就看小白同学怎么选择了,不管怎么说,以她的强势,居然允许自己在婚后还胡来,那就是一大进步。

吴市长听得登时就呆住了,好半天才叹口气“其实,你没必要把那些人杀死■,这么一来,针对性实在太强了……”

她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她乇经搞清楚了事情的关键之处,也就是说,正西那边事情虽然诡异,但是太忠你若不是最后摘掉了那么??多人,那就完全可以不认账的。“可是,我有选择吗?”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那边的政府根本就不作为,而且……没有人能欺负了我的人之后,还安然无恙。”吴言被他??这霸道的话说得哑口无言,对官场人来说,这话真的不合逗,然而对一个女人来说,男人有担当却是极为值得托付的。

好半天之后,她才灿然一笑“等而年看吧,反正你的正处转正也要差不多两年,我这副厅两年内也不可能有变动,只要你能转正,咱们就结婚。”

见她说得如此决绝,陈太忠又开始患得患失了,小莹莹倒是肯定能接受这个结果,不过……小紫菱怕是要飞了,这可不行吖,说不得,他就尝试着确认一下“照你这么说……那我要是转不了正呢?”“那就两年以后结婚”吴言微笑着回答“到时候,只要你不蹲大狱……行吗?”“切,看你这话说得,谁涔大狱我也不会蹲”陈太忠禁不住翻一翻眼皮,心??里??却是真的犹豫,我要跟你结婚的话,小紫菱怎么办啊?那啥,算了,说点别的吧“对了,开发区这个事儿,我能不能跟田立平说一声?”

“你不要这么吃里扒外行不行啊?”吴言真的是有点蚀了,不过,想到那个“市长的女儿”她也实在是无心叫真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歇了吧。”

我可是被这一通话弄得没情绪??了??!陈太忠低头看一下时间,又是一惊“我说不是吧,这就一点啦?”

“这就是官场啊”不知道为什么,吴言的情绪也不是很高,微橄地叹口??气,她苦笑一声“一旦融入了官场,就是咱们全部的生活,哪儿还会有私人时间?”“听说上了副部级会好一点”陈太忠也叹口气,站起身向卫生间走去“奇怪了,今天怎么没啥情绪呢?”“我也有点”吴言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韵秋,拿两双丝袜出来,我要……给我一双黑色网络的吧……”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去了科委,正赶上大家发年终福利,不过他的福利是领导层的,昨天已经被张爱国代领送到老爸那儿了。

今年科委的福利不错,尤其是无线模块口上和助力车,带来了丰厚的利润,领导层每人十万的年终奖,还有差不多价值五千的实物,再加上两张五百的联合超市购物卡。

干收到的奖金是八千,实物价值三千,五百的购物卡,而正式职工们是五千的奖金,实物价值两千,三张一百的购物卡。

同时,大家都是双倍工费,这么算下来,一个春节科委就多花了差不多三百万一一这还没包括助力车厂那些职工,搁在往年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去年都没办法跟今年比,而且照这趋势看下去,明年估计还要翻番。

“明年就铁定超过电业局??了”许纯良在办公室里笑吟吟地跟陈太忠嘀咕,今年两家发的奖金和福利相差无几,他听说了,去年有人拿科委发钱太多说事儿,不过这点担当,许主任可是有的“我倒要看看,谁敢说咱科委的不是。”

正说着呢,下面县区来领福利的几个干进来了,陈太忠见状站起身“行了,我得去趟助力车厂,十一点还得去招商办发福利,先走了??啊一??一??一??一??一r”

陈太忠在凤凰,比在素波还要忙上百倍,他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科委的事情了,包括科委大厦,他也要去看看进度一一这不是他想插手什么,而是该了解的东西他必须要了解一下,如若彻底放任不理,那就不是章尧东要边缘化他,而是他自己把自己搞得边缘化了。

不插手,但是一定要掌握相关的进度,这是白市长昨天在床头提醒他的,陈太忠也认可这一点,又要走动各种关系,于是他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直到二十三小年??的上午,才有时间去找田立平汇报一下工作一一两人都忙,对个时间也真不容易。

令他郁闷的是,田市长一开口,说的也是发生在陆海的事情“早就要提醒你一声??了,一直没抽出时间来,太忠,你在陆海搞的事情,有点冲动了。”

“我的职工受欺负??了,我总不能不理吧?”陈太忠只有苦笑的份儿了,当然,他跟老田就算再惯熟,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承认的“而且正西的人特别排外,还爱欺负外地人,所以才跟他们打了几架。

你小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田立平心里冷哼一声,作为曾经的政法委书

不过,小家伙既然不承认,他自是不能说破,于是笑一笑,话里有话地点他“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了,唉,就是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没啥,都过去了”陈太忠不怒再纠结于此事,就笑着岔开了话题“对了,立平市长,前两天田强找我了,说是想从科委找点项日,您看?”

“科委也是他能动的?让他凭自己的能力争取去吧”田立平嘈一声,显然是对儿的行为不以为然,下??一S1,他又将话题扯了回来“太忠,这么说吧……你需要什么支持,尽管跟我开口,有些事情,咱不能让别人乱扣帽。”

从这话就听得出来,田市长愿意在关键时候伸手拉人,这就算是相当有担当的领导,起码是恩怨分明之辈,这样的厅级干部,陈太忠遇到的还真不多,最起码他的老市长段卫华,做事就没有这么锋芒毕露。

田强估计也是你这么惯出来的??!奇怪的是,陈太忠脑里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不过下??一S1,他就将此事抛到了一边“英国那边,今年焦炭缺口会扩大,这个机会是稍纵即逝的,田市长,咱这边得抓紧??了。”

“呵呵”田立平听得摇头苦笑“我本来打算交给曾学德处理这事的,没想到你跟他有点矛盾,只能我自己来了……等过完年,我就着手处理。”又是七千字,现在掉到第二十了,有滑向第二十一的趋势,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