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9 孤单春节2160科西嘉

2159孤单春节2160科西嘉

事实上,科齐萨并不是直接通知的陈太忠,而是十几天前就将电话打到了驻欧办,科部长希望,自己提前打招呼,能吸引到足够多的中国人来捧场。..

他对中国人民是如此地友好,甚至希望在自己的官邸来举办这个活动,然而遗憾的是,他只是副部长,不但房间小了一点,在办公时剪用官邸接待客人的话,有点不合适。

既然是提前通知的,那么,面时即将来临的人手困局,陈太忠在巴黎积攒的人脉,就派上了用场,他正琢磨该抓哪些壮丁呢,石亮就主动打来了电话。

石老板现在恢复得也差不多了,就主动要求承办此事,自打吃了一枪之后,他在华人圈子里的地个急剧上升,或者有人会觉得他冒傻气,但是无论是谁,也希望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能有这么一个冒傻气的同胞出面,帮自己讨回该有的公道。

所以,他和荀德健发起的“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就发展到了三千多的会员,肯出钱赞助的会员已经突破了五百人。

严格说起来,这五百人里也没多少有钱的,做小买卖的多一些,不过不管怎么说,就算只出个三五百的法郎,那也乡亲之意不是?不过,这个保障会能发展这么快,最关键的还是借助了上个千年末的那场华人大游行,那一次石亮坐着轮椅,大腿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身边还有几个壮小伙子看护,让别人想不注意他都不行。

这一注意一打问,别人就都要佩服他了,受伤不算什么,听说还有老人差点救治不及了呢,关键这人是在同胞有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于是,大家听说此人注册了一个保障人权的社会团体,就纷纷神情加入。

当然,荀德健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话痨荀没遇上劫案,但是事发不久他就来了,这家伙长了一张臭嘴,但是要忽悠起人来,那是很有一套的。

再加上他出身香港荀家,虽然是私生子。但也多少见识过、听说过一些场面,自身也有装逼的传统,跟别人随便扯两句,也是一股富贵逼人的气势。

所以眼下陈太忠要张罗酒会,石亮就敢说我帮你吧,找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而荀德健也表态了,“正琢磨着在巴黎过年呢,反正我这人,在哪儿过年都是一样过

没办法,私生子就是这待遇了,荀家有不少人知道他,不过肯定没人把他算进荀家人中的,甚至也有人知道他老爸给了他一千万美元。

然而,正是因为这一千万。荀家那些小辈,倒是没人对话痨荀有什么意见了这点钱,荀家子弟没人会放在眼里,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一笔钱出去,荀家就跟你两清了,家族的基业你也就不要再惦记了。

有家不能回,对荀德健来说这也是常态了,虽然老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也就习惯了。

这两人的积极性挺高的,甚至当天下午,荀德健就带了两男两女跑过来,说是我就住你这儿了,你看行不行?

“住是可以,长住都行”偌大的驻欧办,就是陈太忠一个人了,他又怎么可能不答应?“得每天负责打扫屋子啊”尤其这客房的床单被罩,每三天必须洗一次。”

“那多麻烦啊”话痨一向以胆子大著称,所以,就算是对上陈太忠也敢小小放肆一下,“找个保洁公司不就行了?反正巴黎是不过春节的。”

“只要是你出钱,我并不反对这个建议”陈太忠看他一眼,“而且收走旧床单,铺上新床单的事情,也得你们做。”

“为什么你不去做?”荀德健登时就变得有些忿忿了,显然,对他来说花钱雇钟点工是小事,而去铺床叠被,却是意味着相当的麻烦一有些人真的是传说中的四体不勤,并且毫不以为耻,“我们是客人。”

“但是你们不给我住宿费”陈太忠要是想斗嘴,不会输给任何人,“我管你住就很给你面子了,你别以为我很喜欢别人占住我的房间不被,,着重声明一下,我这儿不管饭啊。”

这也就是贝拉和葛瑞丝这两天大姨妈来串门,所以他才这么好说话,换个时候就直接撵人了一起码,房租是要收的。

“这活儿”有点不合追”话痨荀听得愁眉苦脸的,姓荀就有姓荀的底蕴和面子,有些事情,那是不能做的,“陈主任,那我帮你雇俩人总行的吧?”

“我这堂堂的一把手,还自己洗床单呢”陈太忠瞪他一眼,犹豫一下,终于叹口气掀出了底牌,“我早就跟石亮说过了,这儿不需要多少人,够用就行,关键是要保险。”

这话说的,就带了几分官威进去,多少也算是摆架子了,不过这话痨荀实在有点不知道好歹,他不得不点拨一下。

“哦,明白了”荀德健点一点头,他不修口德,可脑瓜还是很聪明的,一听这话就反应过来了,合着陈主任还是在防渗透,不过,当着朋友的面,他有点下不来台,说不得就要点出其中的要害,“我这几个朋友都没问题,可靠得很。”

你知道猪八戒它妈是怎么死的吗?是笨死的!陈太忠听得还真有一点无语了,你明白我的忌讳就行了,还说个什么劲儿啊?非要说出来让大家寒心6

不过还好,既然陈主任“政治挂帅”这根弦绷得很紧,石亮和荀德健找人帮忙的时候,自然也要注意相关事项,而话痨荀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住进驻欧办。

巴黎的春夏时装周即将开始,贝拉和葛瑞丝也在紧张的排练中,不过,由于代言了阿尔卡特的手机,两人现在的身价看涨,名气也传出去一些。

巴黎是个浪漫的城市,也是个现实的城市,她俩的彩排相对比别人轻松,但是同时,健身和美体的时间却多了。而且其他时装周,比如说纽约和米兰也基本妥二幕了,二二月份。她俩是有得飞于是陈太忠在下午六点离开了驻欧办。总算还好,法国人不过春节,锁了里面的大门之后,外面还有门卫把守,到也无需担心。

他先去石亮的小店看了看,石老板的超市也装扮得红红火火的,一副过年的气氛,而石亮本人还有点不良于行,坐在店里,正跟两个白人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

那两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一个是光头,脑门上刺着刺青,另一个一边说话,一边信手从货架上拎下来啤酒喝,不过石老板看起来倒不怎么在意,笑得很开心。

“是找事儿的?。陈太忠瞥那两个一眼,转头冲他问一句,石亮赶紧笑着摇头,“不是。这不是要过年了?唐人街这片买卖多,有些不起眼的小毛贼就来浑水摸鱼,他俩帮我看一下摊子,吃喝一点还不是正常了?”

要不说环境能改变人呢?以前石老板遇上类似的混混,都只有面无人色打哆嗦的份儿,自打自家店子遇到麻烦,又吃了劫匪一枪子儿,倒是胆气壮多了,在这些混混们面前也能谈笑自若了。

陈太忠来这儿,也就是打听一下前一阵儿那事的风声,顺便了解一下老石的生存状况,再有就是想让他帮着登记一下,看大年初一谁有时间去驻欧办聚餐。

那俩混混不懂汉语,原本还略带一点不服气看着他,但是见石亮对他恭恭敬敬的,也就不再多事,那光头看他俩聊得高兴,索性从一边拿起一袋花生,扯开袋口吃了起来。

随便聊一阵,时间就不早了,巴黎这地方又大,陈太忠告辞去接贝拉和葛瑞丝,等到了驻欧办的时候,就是八点二十了。

三人走进房间不到五分钟,安东尼也来了,他在十天前,催完了何军虎的最后一笔款子,现在来找陈太忠,那就是喝酒之余,顺便谈一谈分赃的问题。

尊敬的唐是不怎么愿意跟袁瑟打交道的,不过他对驻欧办的中国菜比较感兴趣,他是一个典型的喜爱美食的意大利人,又在法国呆了这么长时间,对法国大餐也很喜爱,是的,他认为自己是美食家,中国菜未必要常吃,但是偶尔吃一次,是个不错的享受。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驻欧办的大厨都放假了,可怜的门卫坐在门口的小亭子里,抱着一根法国长棍面包在撕扯咀嚼,这让安东尼看得有点头晕,“陈主任,你能炒几个菜吗?。法国长棍面包是大名鼎鼎了,但是除了法国人,喜欢它的人不多,因为这面包实在太硬了,光靠咬是不行的。还必须来回摆头,使用颈部的力量做撕扯,才能拽得下来。

“你做梦吧”。陈太忠才不跟他客气,指望我这堂堂的驻欧办给你做饭?“好了,今天咱们吃火锅吧,”

火锅这个东西,贝拉和葛瑞丝比较能接受,反正英国人做饭就是两种方式,烤和煮,尤其是白水煮菜然后根据个人口味加调料,跟火锅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

引的章科西嘉

驻欧办的火锅是酒精锅。每人一个的那种小锅,加点水和炒好的底料就是齐活了,这也是充分地考虑了欧浙的风土人情和餐饮习惯。才不使用大锅的。

陈太忠、安东尼、葛瑞丝和贝拉四个人一桌,安东尼带的四个手下又是一桌,反正大家吃饭都是很快,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两个女孩把碗筷收拾了,陈主任和尊敬的唐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事。

说着说着,两人就“不知不觉”地谈到了科西嘉岛,结果安东尼对这里,比达诺还要了解,相较法国人,科西嘉人的性格更接近于意大利人。

尊敬的唐甚至认识一个叫做皮埃尔的家伙,是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一个头目,正如达诺说的那样,这个小小的阵线里面,也是分为七八股势力,各自标榜自己才是最正宗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内讧不止。

“哦,我喜欢这种为了自由和民主而抗争的斗士”。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跟政治无关,我只是欣赏他们的勇气。”

好像你还找我的人做保镖,殴打你们中国的民主斗士来的!安东尼听得嘴角扯动一下,却是不敢就这么说,“事实上,他们不过是个大一点的黑帮就是了,打架斗殴、杀人、收保护费”什么事儿也做得出来

“在反抗侵略的过程中,有人需要付出鲜血和生命,有人只不过付出一点钱财,这很正常”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当然,或者手段激烈了一点,但是为了自由和民主,这是值得的。”

安东尼惊讶地听到“反抗侵略”两个词,真的是惊讶到不能再惊讶了,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另一个麻烦中,然而他更清楚的是,陈主任要求是不容拒绝的。

希望这个麻烦,也能带给我丰厚的收益吧,才从何军虎身上赚了三百多万美元的安东尼下定了决心,低声发话了,“您对这些懒惰的科西嘉人感兴趣?”

“一点小小的兴趣罢了”。陈太忠也低声地回答他,“或者,有一天我会让你带我去见一见那个皮埃尔,,该死的,怎么也叫皮埃尔?他跟那个讷瑞皮埃尔有什么关系吗?”

“只是一个巧合”。安东尼笑着耸一耸肩膀,又弯下硕大的肚子去取茶几上的红酒,“你应该搞一个高一点的桌子”好吧,需要我现在联系他吗?”

“不,你先别声张,我现在是出不去的”。陈太忠苦笑一声,扫视一下整个大厅,“如果我离开的话,这里就没人了,你知道的”不过,你能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我没带在身上,你知道的。”安东尼低声回答,脸上有一点小的尴尬,“现在联系只能通过中间人,,明天我让人把住址这些都送过来,可以吗?”

“最好还是你自己亲自跑一趟”陈太忠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奇,带给你什么麻

“我也是”安东尼也笑着点头,心里却是在默默地腹诽,你这家伙不过是吃定我了,还说什么友谊,,不过,腹诽归腹诽,第二天十点的时候,尊敬的唐再次来到了驻欧办,偷偷地递给驻欧办主任一张小纸片,纸片里居然还夹着一张照片。

手里捏着这些东西,陈太忠真有去一趟件西嘉岛的,然而很遗憾,他根本就走不了,袁猛等人是走了,但是驻欧办的职能还在这一点并不因为春节的临近而改变,中午的时候,埃布尔和讷瑞又赶了过来。

陈太忠照例是火锅招待,这玩意儿省事不是?这次椭客先生到来,却是抱怨他不够意思,因为现在曼内斯曼的股票已经涨疯了。

埃布尔知道,肯尼迪家的小公主跟陈主任一道,很早就在曼内斯曼的股票上重仓介入,当然,他并不知道现在两人手里的股票出手了没有,然而这并不妨碍他计算一下两人可能的斩获。

利润这么高的一场战斗,我居然没有出手!埃布尔先生不能原谅自己的疏忽,不过,他似乎更愿意抱怨中国的陈赚钱的时候,你为什么想不到我呢?

我跟你哪里有这么熟?陈太忠心里苦笑,而且,你看看你自己,来的时候还要带上讷瑞,我要是喊上你,恐怕消息就无法保密了,“呵呵,我的股票早出手了”看来沃达丰和曼内斯曼的战争,已经到了关键时剪

“是啊,英国首相和德国总理都出面了”。埃布尔做捎客这一行,跟金融界也关系密切,有些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最迟在二月份,必然会出来结果

“嗯,下一次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会联系你的,,还有讷瑞”陈太忠笑着看讷瑞一眼,心说凯瑟琳已经决定不在欧洲玩了,哥们儿我放个空头人情出去好了。

然而,埃布尔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不堪,就在讷瑞去卫生间放水的时候,他低声解释两句,合着讷瑞的消息来自于皮埃尔家族。

今天棺客先生来看陈太忠,正要出门的时候,好死不死地正好撞上这金发年轻人,就只能带着来了,“我肯定不会乱说的”不过凯瑟琳这一笔钱赚得不少,好多机构上层都知道了这个女孩

“那样最好了,我和你的友谊,是皮埃尔家族无法相比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低声嘀咕一句,“凯瑟琳的资金,暂时没有新的去向。你要拆借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下

“哦,陈”你可爱得有若天使”埃布尔的脸上布满了笑容,看那样子,若不是在吃饭,没准他就要冲上啃陈太忠两口,事实上,这”

牵线搭桥,这原本就是驻欧办最重要的职能之一不过今天是帮两拨外国人牵线,似乎有不务正业的嫌疑。

总之,春节临近的驻欧办,确实还在行使着它的职能,腊月二十七早上十点,陈太忠琢磨了好一阵,才拨个电话给黄汉祥,将科西嘉有咋。皮埃尔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随着对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了解,他才发现这个科西嘉独立运动,也有点不伦不类的味道小更要命的是,那里曾经举行过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公投。

若是公投同意独立,想必法国政府是不会答应的,然而挺打击人的是,不同意独立的占了微弱多数一从某个意义上讲,科西嘉人的生活闲适而懒散,法国政府对这里每年有相当数量的财政补贴。

也就是说,那些不同意独立的,是舍不得天上掉下来的这块馅饼,行使权力的时候他们希望自己是独立的,而享受利益的时候,他们又舍不得独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绝大多数的科西嘉人,是相当地排外,不但排斥法国人,排斥不同肤色的人,甚至连意大利人他们都不喜欢一是的,那些不同意独立的人,也不喜欢法国人,这真是一个不合情理却又合乎逻辑的现象。

陈太忠没有说这些现象。他相信这点东西,黄二伯下点功夫也能了解到,他只是告诉老黄,说是有这么个人,相关资料的邮件我已经发过去了,不过一时半会儿,我是没时间联系他的,你看一下资料,判断一下我是不是合适联系此人。

武许是年关将近了,黄汉祥听得也是心不在焉的,嗯嗯啊啊几声之后,说是你等我回信儿就行了,接着就挂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迎接春节的到来了,陈太忠在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打电话给国内亲戚朋友拜年一北京时区正好是早上七点半,时间刚刚好。

中午的酒会也比较成功,遗憾的是来的人不够多,只有六七十号,不过再多也就坐不下了,留学生居多,也有三桌是较为成功的商人。

科齐萨部长在酒桌上非常遗憾地感慨。自己是没有密特朗总统的福气,要知道,那位可是在官邸里邀请过两千华人代表共度春节的一他不但没有那么大的官邸,也不是总统,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别人大年初一撇下家人出门。

对陈太忠来说,这个春节过得真是有点没滋味,不但亲戚朋友不多,就连出门都要来去匆匆,时间稍长就要布下简单的阵法做领导嘛,总是要在关键的时候顶上去的,他不得不这么安慰自己。

所幸的是,有贝拉和葛瑞丝作陪,他才不至于过于无聊,初二的时候,尼克来了,今天是周日,议员先生来巴黎会友,下午三点,他专门跑到驻欧办来喝下午茶。

而陈太忠的情绪却不是很好,中午的时候,黄汉祥来了电话,说是你发来的都件我看了,嗯,很不错,”再接再厉吧,不过这个人,你就不要联系了,让给别人吧,,

还在第二十名,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