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1 走出去2162后劲儿

官仙 2161走出去2162后劲儿

说句实话,陈太忠对于将牵线的事宜让给别人,并没有太大的不满,因为他本人的身份是外联人员,操作这种跟法国国家安全有关的事情。确实称得上是与身份不符。

当然,陈主任也不是迂腐之辈,事实是。在具体环节上他也有点困惑,所以才对此事不怎么上心:他还没想好自己该用什么样的面目。去跟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交涉

是天南省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主任,还是神秘人的身份?

那么,这活儿交出去就交出去了,反正也是脏活不是?

然而,对于黄二伯理直气壮地接管此人信息,陈太忠就有点不满了。因为他可以确定,此事是别人怂恿的,不是黄汉祥的初衷一??就老黄那眼力价和性格,不可能行尊降贵到去插手这种事情。

不过他也懒得计较那么多,于是就直接说了,“这个人的身份。我还没最终确认,现在实在走不开,所以黄二伯”不管你把这个信息给了谁,记得强调一点,我还没落实这人身份。出了问题不要怪在我头上。”

“那是当然了”黄汉祥听得就笑,心说你小子是善财难舍,不甘心白费心血,我得宽一宽你的心小“太忠,这个人啊,人家早就知道,只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联系渠道,现在有了。就可以操作了”当然,咱不能白让给他。”

“白让也无所谓”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黄二伯在自己的事情上出力了。心里也很感激,那么,这点小事儿算得了什么呢?他只需耍让老黄知道自己不甘心。那就足够了,这也算还一份人情不是?

“不是你想的那样,人家说了,你多共享点信息就行了”不知怎的。黄汉祥说着说着就来气了。“你说你小子,要不是你在陆海捅那么大的漏子,,我尿他们都没空。”

“那行。刨门想拿就拿去吧”陈太忠一听,老黄还是在给自己擦屁股。也没了脾气,“那这个任务”我就算完成了吧?”

“什么嘛,他们是他们的,咱们是咱们的”黄汉祥在那边就笑了起来,听起来居然有点奸诈的味道,“咱的业务,该开展还是要开展。”

两人的谈话,多少还是有点隐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身在国外又是政府机构,就该有这样的觉悟,虽然在法国的外国人多了。但是多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相对而言,由图片为主的邮件,就不太好监视了,巴黎真的太大了,法国更大,所谓的监视监听,主要还是要害号码监视和关键字检索。

驻欧办的电话,可能已经上了黑名单,就算没上名单,陈太忠跟国内的通话,可能也要受到一些关键字的检索一??当然,法国境内使用的语种,五花八门,中文普通话只是其中的一种,所以这被监听的概率,其实并不是特别高,但是纵然如此,两人也不欠缺相关的警惧性。

这是还要我继续搞下去?陈太忠正琢磨这话的意思呢。就接到了尼克的电话,说是一会儿过来喝茶。

他翻腾一下自己带的东西,选来选去。选出了两坛曲阳黄出来,就算是给尼克准备的贺礼了,事实上他手里高档的东西不少,但是人家未必会喜欢,正经是这曲阳黄算得上是特产,包装又是用的粗陶的坛子,带有很强的中国色彩。

在巴黎的这段日子,陈太忠也知道了外国人的喜好,起码在巴黎这边。时髦的东西未必一定是最贵最好的,像带了强烈地域色彩的特产,也是很好的礼品。当这特产还是有足够的历史或者什么典故的话,那简直太受人欢迎了。

贾记曲阳黄传承一百多年,在曲阳也是大名鼎鼎,号称味道最纯正的曲阳黄,当然,外国人可能未必喝得惯,但是只说黄酒这个品种是世界上最早的酒精饮料之一,那就足够了。

事实证明,他设想的一点都没错,尼克一看这两个坛子,就觉得特别地那啥”有感觉吧,等听说了曲阳黄的来历,又知道这玩意儿度数不高。他恨不得当场就把下午茶改为“下午酒”跟他一起来的两介。跟班,眼中也满是好奇之色。

陈太忠一看来兴趣了,驻欧办的主要工作,可不就是“引进来走出去”吗?“尼克,你说这种黄酒投放英国的话,会不会有市场?”

“要是这种包装的话,肯定会有市场”尼克笑着指一指那傻大黑粗的坛子,那坛子不怎么样,可罐子上还亥着“贾记”两个工整的楷书。“当然,要有品牌”我可以问一问这么一瓶多少钱吗?”

曲阳黄在当地卖,不过就是五块左右一斤,贾记的贵一点,散打也就是八块一斤,这种两斤的坛装酒要再贵一点,三十元一坛。

这价钱原本说一说也无妨,可是陈太忠一想到自己才送了这家伙两坛,就不好意思把价钱说得太低,“在当地大约五英傍吧,你要知道,这种东西关键在于产量少,又绿色、无污染”

“五英傍”尼克吱儿地吹了一个口哨,笑了,眼睛也亮了起来。“那太好了,我们可以用五十英销把它卖出去。”

“五十英傍?”陈太忠听得好悬没吓一跳,那可是七百多人民币呢,“尼克。这个利润,是不是有点高了?”

“五十英销,那只是包装”尼克弯下身子,去扯腊封着的坛口。下午茶最终还是变成了下午酒,“现在,让我们看一看里面的内容,是会加分还是会减分

曲阳黄的口感,那真不是吹的,议员先生一入口,就表示了对这酒的肯定。“味道有点怪,不过嘛”这种有点甜的口感不错,这里面是加了什么中草药吗?”

“黄酒和葡萄酒、啤酒一起小并列世界三大酿造酒,而黄酒,是中国的特产。”陈太忠说不得再解释两句,“加了中草药没有,我不太清楚,但是传说中,喝黄酒对身体有好处。”

“嗯,这是一个接受过程的问题”尼克点点头,黄腊…二冲草药味他有点受不了,但是除了读些。其他的就”入口绵密唇齿留香,尤其难得的是。这种酒的度数不高,不像大部分的中国酒,一喝之后,嗓子眼都要冒火了。

这种酒精度数的酒,才是真正的贵族酒。所谓的酒会,就是正餐之后。大家端着低度酒到处乱走,时不时轻啜一口,那是倍儿有面子,像陈某人往常做的那样。端一杯可以点着的白酒四下走动的行为一??那是圣彼得堡的火车司机才会做的事情。

“看起来是可以得到加分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喂喂,我说尼克,五英傍只是当地的价钱,你要考虑运费、关税什么的。”

“我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运费和关税”尼克眼珠一转,“我需要做一个完整的策发?”不过,我觉得,这桩生意从英国开始展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愿闻其详”陈太忠冲他一拱手,当然,英语里是没这个成语的。就是那么个意思吧。

尼克的想法很简单,比饮食文化的话,英国人属于那种可以掩面而走的国家,别看大英帝国曾经号称日不落,在这一点上还真的差得太多。别说比法国了,连意大利都比不了。

至于说英国的酒嘛”也差不多这样,有人曾经形容英国的葡萄酒可以拿来当醋用了,当然,这属于一种叫做“夸张”的修辞手法,然而。这确确实实从侧面反应出了英国酒的地位。

所以尼克认为,陈太忠想要打响曲阳黄的牌子,还是要在法国下一下功夫。没错,英国人是跟法国人不对路,但是法国流行的东西,绝对会影响到英国去??如果那玩意儿不是法国民粹的话,这个速度会加倍。

所以,议员先生的建议就是小陈你必须尽快地将曲阳黄的品牌树立起来。然后就用这种“很有风格”的包装,在法国大肆宣传。

如果能让拥有什么几大酒庄的的法国人认可了这酒,那接下来席卷全球就指日可待了,“就连美国佬都要认,那些农夫和罪人,根本就是暴发户,连一辆老一点的汽车都会当作文枷??…说其文化的底蕴来,他们还要学习欧洲。”

“没错,他们有好莱坞,也有强力的文化输出机制,但是他们没有底蕴”尼克端起面前的黄酒一饮而尽,显然,他把这当作了啤酒。议员先生果然不愧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看这言论根本就是英国人至上的那一套。

“但是,曲阳黄的产量。不是很高。”陈太忠见他兴致极高。也不好扫兴,“而且分散得很。不太好统一。

“机会”这就是机会啊”尼克闻言。不怒反喜,重重地一拍桌子一??看在某人眼里,这是喝多了的征兆,“产量不多,那是应该的,玛歌酒庄和木桐酒庄哪个的产量就多?好东西本来就产量不多,至于说分散”陈。你不要告诉我,说你解决不了类似的问题吧。”

“或者,我可以考虑同时在意大利做一点宣传?”某人小心翼翼地发问了,事实上他只是想借机打探一下,那个夹在意大利和法国中间的、地中海的小岛。

曰章后劲儿

尼克并不知道陈太忠这话的所指,对他来说,这个曲阳黄是值得操作一下的,别的不说,只冲这个怪异的坛子。和那咋。“中国特有的、世界三大酿造酒”的名头。

陈太忠将这酒的价钱说得不高,然而,就是因为不高,尼克才有了操作它的兴趣,老话说死了的。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有人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做,更别说操作好了的话,应该还不止百分之三百的利润。

曲阳黄产量少,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产量高的话,那价钱就上不去了,是的,尼克是想将这个东西做成一个中档的酒,而不是那些大路货。

当然,这种酒若是能卖到五十英傍一坛。那还真就成了高档货了

起码也是中档酒里的顶级货,这可能不太现实。不过议员先生原本就是一个说话比较夸张的主儿。他说的这个价格,无非也就是说明这种东西能炒作到什么样的地步。

不管怎么说,尼克对今天突然冒出来的商机很感兴趣,一瓶酒哪怕就算只赚十英销。一年卖上五六万坛,可也是五六十万英傍的收入呢。

“如果能被人广泛接受的话,我希望英国的销售,你能交给我来做”议员先生是相当乐观的。“当然,我会限量销售的,每年最多十万坛,做多了,有可能砸掉牌子。”

“嗯,我可以先利用各种关系,在各种酒会上,免费供应一下这介。酒”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十万坛也不过才三百万人民币,“这个量实在不算大,不过要是加上其他国家。还是很值得搞一搞的,比如说,意大利?”

“法国人可是很傲慢的”尼克听得就笑。“他们对自己的东西,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想获得他们的承认,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酒会,这是一个不错的突破点。”

为什么你就不说意大利呢?陈太忠有点郁闷,说不得抬手又给他倒上一杯酒。“这酒的度数很低,你可以再来一点。”

“好吧”尼克笑着点点头小接着又突发奇想,“你这里有新鲜的柠操吗?我要泡上两片”请原谅,这个酒的味道有点怪。”

“特操?”陈太忠有点接受不了这种别具一格的喝法,不过对方既然提出要求,他也不介意满足,目前他琢磨的是:怎么把这个家伙灌得再狠一点。

冰柜里是有冷冻的柠操的,都是切好片的,他还从里面拎出两盒羊肉串,打开包装放进微波炉烤了起来,“等一下就会有烤羊肉串吃了。

英国人吃烤串,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尤其妙的是,尼克喜欢撒很多放然粉上去,陈太忠一问才知道,合着这东西在北非和地中海也有不少种植,不少英国人都喜欢这东西。

“这羊肉可是不怎么样”看不出来,;旧注英国的尼京,居然讣有做美食家的潜力,然而事实联明,权只是对肉质有些挑剔,“我喜欢羔羊肉。”

一个小时左右,一坛酒喝完了,三个人喝两斤曲阳黄,已经是很了不得了。不过陈某人生恐对方没喝好,少不得又拎两坛出来,“把那一坛也喝了吧,这两坛你带走。”

“这个酒会不会有后劲?”尼克盯着那一坛酒琢磨,他的酒量不错,眼下也很清醒,而且他对酒文化有相当的研究,“通常来说,带一点甜味的酒,总会有点后劲。”

“哦,只有一点点,不多”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又打开了那一坛,黄酒的后劲儿你慢慢感受吧,“我觉得,应该再去烤一点羊肉串川

这三位其实很克制的,另一坛只是喝了一小半就不喝了,然而这已经足够了,在他们停下的时候。开始觉得脑袋有点发沉。

人喝多了的时候。都是会闹酒的,有人文醉有人武醉,尼克就是一个能折腾的,不过他对某人有所忌惮,倒也没发什么酒疯,就是嘴里说个不停。

说个不停?那显然是好事,陈太忠扯住他有问了起来,“你说我在意大利也开个试点,,怎么样?”

“意大利,还不是要学习法国?我觉得没必要”尼克大着舌头发话了。声音还挺大的那种,“我讨厌意大利佬。”

“好像除了英国人,你哪里的人都讨厌。”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就这么回了一句。

不成想那厮大大咧咧地发话了,“不列颠人吗?事实上,我也不喜欢苏格兰和威尔士,我自豪,我是个英格兰人,至于北爱尔兰那帮杂碎。哼哼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北爱尔兰会有抵抗组织了”陈太忠笑了,这显然是个不错的话题,“敢情就是你这种搞歧视的人太多了。

“错了错了。我这人是很博爱的”尼克现在也有点官僚的味道了。明明一肚子的歧视,偏要摇头以示自己的大公无私,然而很遗憾,在曲阳黄那“一点点”的后劲下,他说了没两句就原形毕露了,我说北爱这些人不好,其实是有原因的

陈太忠才没兴趣听北爱尔兰独立的问题,耐着性子听了几句之后,说不得出声打断他,“这跟科西嘉的性质差不多嘛,我还听说过一个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家被??…叫皮埃尔。”

“皮埃尔桑多尼吗?哈哈”尼克听得大笑了起来,“这帮粗鲁、懒惰的科西嘉人,我很奇怪,大名鼎鼎的拿破仑波拿巴为什么会出生在这里?”

“你居然知道他?”陈太忠听得讶异无比,“老天,这难道不会影响英法关系吗?要知道,你可是一个议员!”

“很奇怪吗?我并不觉得。”尼克潇洒地耸一耸肩膀,不过因为是喝多了。耸动的幅度就大了一点,看像是背后被什么虫子叮了一口一般,没潇只有“傻”了。

“我们有北爱问题,他们有科西嘉问题。谁也不会拿对方做什么文章”但是,保持相对的接触,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万一有变动,那就会导致自己的被动,这个,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

“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听得恍然大悟,在这一点上,中国未免有点太温良恭俭让了,看看这些老牌帝国主义们,接触反*政*府武装都是理直气壮的,“看来我有必要跟北爱独立运动的人认识一下了。”

“这简直是笑话”尼克的脸在瞬间就绷了起来,不过下一刻,他想到了什么,终于又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陈”这个笑话,它一点都不好笑。”

“我只是好奇而已,既然你们都在这么搞,那么”北爱就算了吧。”陈太忠也没理会这家伙的反应,“嗯”不过,你认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人吗?要有身份的。”

“皮埃尔那家伙身份就可以。只是他的立场不是很坚定”尼克一听说他想祸害法国,马上就松口了,“事实上”我可以帮你联系科隆纳。”

这科隆纳在科西嘉,名声比皮埃尔可是大得多,尤其是以意志坚定、手段狠辣而著称。尼克能间接地联系上这家伙

要知道我们的议员先生。以前是混黑道的。

要不说这体制内混,就是比体制外混的人强呢?陈太忠听得感叹无比,安东尼认识一咋,皮埃尔,就算是不错了。可是尼克居然能评价一下别人的立场

这两者的消息渠道,根本没办法比的。

“那么,现在就帮我联系一下吧”陈主任自然明白打铁要趁热的道理,眼下尼议员喝得二麻二麻的,不催一下才是傻的,等人家回了英国再联系,那没准就要有什么变数了。

“啊,不是吧?”别看尼克喝多了,这点逻辑能力还是有的,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这个电话”我怎么能在法国打呢?”

“原来你是拿我开心的?”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这样的吧?”

一看到这个似曾相识的笑容。就算黄酒的后劲儿再大,尼议员也清醒了不少,眼前这个可是心狠手辣的,说不得苦笑一声,“好吧,我打。但是可能时间要长一点。”

有了这一阵的清醒,尼克在电话里说得就比较含糊,而他猜的没错,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英国的电话才打了过来,那时他已经快睡着了。

“找这个叫科尔的家伙啊。”陈太忠记录下了人名,看一看睡眼惺怪的尼议员。干笑一声,“把北爱独立运动的领袖也给我一个吧,,必须承认,你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真的不知道,要不我就抓住他立功了”尼克苦着脸看着他,心里却是在咬牙切齿,你小子居然告诉我,黄酒没后劲儿?

掉到第二十一了,分类榜也跌出了前六,谁还有月票吗?,如欲知后事如何,有山,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