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3 别太能干2164双重的

2163别太能干2164双重的

到最后,尼克还是一口咬定不认识北爱独立运动的人,陈太忠倒也没有再逼他,而是表示出自己可以理解这份苦衷。..

事实上,他的这般做作,无非也是想让尼同学认为他打听这些事,只是一时兴起偶尔为之,省得将来有什么事儿的时候,有人将怀疑的目光转到他身上。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尼克愿意说北爱的人,陈某人也会很开心地听一听,毕竟这也是一种资料的储备,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然而,既然尼议员不愿意说,他也懒得催逼,于是两个人继续聊天,聊不多时,尼克表示自己需要睡一会儿,陈某人就很大度地将他领到了套间里”,

晚上八点左右,尼议员醒转,却是说要回宾馆了,离开的时候兀自不忘感叹一下,“这个黄酒果然不错,睡一觉起来,神清气爽的。”

曲阳黄的后劲儿绵长,真的不是一般酒能比得了的,不过这酒虽然不怎么值钱,但是能响彻天南,自然有其独到的好处,那就是捱过后劲儿之后,就一点事儿都没有了,不存在什么头疼啊恶心啊之类的残留感觉。

别的不说,只从这斤特性上讲,曲阳黄的档次就赶得上国冉的一流好酒了。

尼克离开之后不久,贝拉和葛瑞丝嚣,来了,两人已经接了几个设计师的邀请,参加一周后的纽约时装周,而为她俩促成此行的,是她们新近投奔的经纪人。

“为什么要有经纪人,我行我素的不好吗?”陈太忠对模特这行了解得不多,但是这经纪人三个字,一听就是录削阶层。原本,他正在琢磨尼克带来的消息,但是听到这话就忍不住了,“听说那些经纪人,经常兼职一些皮条生意,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如果我们是那种人,那么”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发生了”。小贝拉听到这话,登时就嚷嚷了起来,甚至连葛瑞丝也有点不满,“陈,,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们想拥有自己的事业,就是这样。

“那你们可以自己做自己的经济人”。陈太忠对她俩的反应有一点不满,然而,两人陈述的事实真相让他比较舒服,那么,他自然不会再计较什么,“如果你们俩愿意的话,我可以赞助一部分资金,让你们拥有自己的公司和模特队伍

“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的人来完成”葛瑞丝不愧是比较稳重的女孩儿,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当然,这或者就是中国人和西方人思维方式的不同点吧。

她很郑重地解释,“我们俩不可能去做经纪人,不过开公司是个不错的建议,让我想一想,,贝拉,我们开个什么样的公司,比较容易赚钱一点呢?”

这中国和外国的女孩儿,其实也差不多,她俩是吃青春饭的,自然是想在能大把来钱的年纪里,赚到足够的金钱。

“哦,我讨厌开公司”小贝拉对此有不同的意见,她正是爱玩闹的年纪,不想把精力放在这上面,倒也是正常了,“如果有余钱,为什么不投资点什么东西呢,比如说,”买股票?”

这样的话,搁给半年前,她是说不出来的,别看有陈太忠的支持,但是在巴黎这个地方,有再多的钱都花得出去,她又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难免也有点好奇啦或者爱美之类的心思,日子过得一直是紧巴巴的。

但是后来,她连着接了几个广告单子,再加上疾风电动车和阿尔卡特的代言,手上宽松了不少,居然就攒下了点余钱。

不并公司想投资?陈太忠略略思索一下,也就明白了,欧洲这边的人,跟国人还是有一点点不同,这里有创业的人并不是很多,有点钱更愿意做一点投资说穿了,这未始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创业真的太费辛苦了。

“那就投资嘛”。陈太忠笑一笑,又伸手去拍拍她的肩膀,“我支持你,当然,你也可以把钱交给埃布尔打理,那人看水平的。”

“贝拉才攒了六万美元,埃布幕先生也许会笑话她”谁说葛瑞丝不会使坏?她现在就在看着小贝拉笑,不过下一刻,她的眉头就微微地一皱,疑惑地看向陈太忠,“为什么要交给埃布尔先生,你不能帮我们管理吗?”

这倒不是他对掳客先生的能力有所怀疑,事实上,她很清楚埃布尔的手笔,最起码她俩现在所处的模特团队。就是人家介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把钱交给陈太忠管理,似乎会更有效果一或者说,这个男人更值得她信赖吧?

“现在我不方便,等过一阵看有什么好机会吧”陈太忠一听这介。建议,又有点头大,别的干部都是想着怎么把钱洗出去呢,偏偏是我,不但要悄悄地接收一点钱,还要为其赚钱,这个真是”唉

大概在凌晨一点的时候,贝拉和葛瑞丝带着欢愉的余韵沉沉睡去,陈太忠却是睡不着,少不得就要琢磨一下,这个科隆纳的消息,要不要再跟老黄说一声呢?

算了吧,过两天再说!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哥们儿这一天一个地挖掘出人来,似乎有点太能干了一官场中学到的常识告诉他,有些一是办得快才能显出能力来。正经是学会藏拙。能减少憾洲刚肺烦。

而且他要是资料搞得太快,没准会让人怀疑,这家伙收集资料的时候,会不会警慢性差了点或者说不够认真负责啊?凭良心说,做这种事可不是求快,首要的是求稳。

没准这个资料也会被人拿走的!想到皮埃尔的资料被黄汉祥大大咧咧地拿走,陈太忠心里这气儿就越发不打一处来了。

睡啦睡啦,别人都睡了,凭什么我就得为国家大事操心一还是与我无关的这种?他习惯性地感应一下驻欧办四周的情景,确定除了一只野猫之外,再没什么别的活物儿了。

才要倒头睡去,陈太忠猛地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小光点,那是带了他神识的东西,禁不住眉头,下一刻穿上衣服。径自穿墙而出。

眨眼之间,他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敢情是蒙勇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雷诺车,缓缓地从驻欧办不远处的街口驶过,驾驶员一侧的车玻璃放了下来,那小子的手里夹着一根香烟,沉着脸在那里喷云吐雾。

这小子不能回国过年,应该是很郁闷的吧?陈太忠能理解蒙勇此刻的心情,以前留学不能回家的时候,还知道迟早能回,但是自打绑架了曹勇亮之后,这厮就是想再回去都难了。

这家伙居然又来了巴黎!陈太忠对此人没什么提防的心思,刚要转头回驻欧办呼呼大睡,身子微微地一滞:这家伙深夜出现在这儿,是想做什么?

跟上看一看吧,他拿定了主意,掐一个隐身诀,嗖地钻进他的车里,才坐到后座上,就发现有什么东西碜屁股,顺手一摸才发现,这座位的真皮下面,似乎藏着一把冲锋手枪。

再看看前面蒙勇的大腿下,也压着一把乎枪,陈太忠还真是有点吃惊,合着这家伙做亡命徒做上瘾了?

他没猜错,蒙勇还真是有这么个心思,这两天春节,他回不了家,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家,心中的抑郁实在无法排遣,就开着一辆破车,一边抽烟喝酒,一边满大街溜达,心说前一阵有华人被黑鬼欺负了,我倒要看看,有没有人不开眼来找我的麻烦。

世界上的事心亡是这么奇怪,不喜欢遇事的人总是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有心找事的,却是太太平平,他一直溜达到凌晨两点半,才回到了租住的小屋。

蒙勇租住的房子,个置还不错,居然在大名鼎鼎的富豪十六区,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屋子里东西不多也很整洁。

走进房间后,他没着急休息,而是打开手提电脑上起网来,找了一个聊天室进去,那咋,四。也很欠扁“哥在巴黎很寂寞”。

蒙勇登入聊天室后就不操作了,从一边拿起一罐啤酒,又从旁边的碟片架上取一张光碟,放进电脑里看了起来,往日里他也是这么排遣寂寞的,懒洋洋地边看片边等着,这样的四。,总是会有人主动找上来私聊的,至于说该如何回应,就看他的心情和感觉了。

猛地,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我说,刚才你出去,是要干什么?”

蒙勇听得身子就是一僵,脖颈上的肌肉猛烈地跳动两下,沉默了大约十来秒,才轻笑一声,“原来是龙先生,呵呵,我可以扭头吗?”

“随便你,我不姓龙,陈太忠哼一声,他想知道,这厮是不是将惩治贪官的目标对准了驻欧办,当然,他并不怕别人惦记自己,但是驻欧办里除了袁猛和刘园林,还有四个女孩儿呢,而姓蒙的这家伙办事,也有点不择手段的意思,他必须关注一下。

“我有点好奇,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出去干什么呢?”蒙勇一转头,看到那个黑脸汉子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引必章双重的

蒙勇还真没找驻欧办麻烦的意思,早年时候他在巴黎声色犬马,很是认识了一些人,于是微微打听一下,就知道驻欧办是个什么样性质的机构了。

在他眼里,政府官员必然要跟贪腐有关,但是驻欧办做的那些事情,是他也敬佩的,姑且不说最近的副主任为了保护华人,同劫匪打斗导致遇刺,只说国庆那阵,组织相当数量的留学生来看阅兵,就能激发起大家的爱国热情。

蒙勇做事是个讲求细致的,但是同时也不乏血性,于是就认为,哪怕驻欧办的官员贪腐一点,只要能坚持这样发展下去,他就绝不找其麻烦一更何况,传言中驻欧办的大主任陈太忠,是个很不好招惹的家伙。

陈太忠同他聊了两句,就知道这家伙确实是无意中路过驻欧办,心里的担忧放到了一边,接着就琢磨起了另一件事:科西嘉那边的科隆纳,能不能让这家伙出面联系一下呢?反正丫挺的也是亡命了。

这个念头就像野草一样,一冒出来,他就有点控制不住地往下想,要知道他陈某人是不可能长期呆在法国的,而蒙勇却是没啥正经事做,正合适居中联络。

不过,他也有忌惮的地方,这厮一旦暴露了,很容易被人联想到他身上,因为黄汉祥的任务可是下给他的,而有关部门通过跟蒙勇谈心,

而且,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个小蒙同学长得实在是帅气了一点,不知道他的前女友为什么要离开他,但是毫无疑问,此人英俊到可以做偶像剧的主角了。这个可不符合有关部门工作人员要低调的原则。

陈主任认为,做情治工作最合适的相貌,就应该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扔到人堆里立马找不见的那种咳咳,女性的话”或者可以例外吧。

看着黑脸汉子在那里沉吟不语,蒙勇就焦躁了起来,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您想吩咐什么吗?请直说吧,能做到的我绝不推辞

“有个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而且要你守口如瓶,你能做到吗?”陈太忠见他自告奋勇,倒也懒得多想了,“很重要的工作。

“请说,我会努力去做的,守口如瓶绝对没有问题,就算跑不了,自杀我还是会的”蒙勇的眼睛一亮,他手里有对方给的可以隐身的玉小环,就算情况再恶劣,自杀还是没问题的。“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心说你有这份心意,也不枉我当初拉你一把,“知道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吧?现在给你个任务,去科西嘉找一个叫科尔的人”记住,这件事你只对我负责,不听任何人的命令。”

“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蒙勇听完,低声重复一遍,他当然知道这个任务意味着什么,不过,他早就将这黑脸的睚眦看做是情治人员了,倒也没有太过奇怪。

“可能”需要时间长一点,科西嘉人对夕小地人非常不友好,我去过那儿”。他心里对对方的期待,越发地高了一点,联系**武装,这睚眦恐怕都不是一般的情治人员。

他确实去过科西嘉,去瞻仰传说中的拿破仑故居,要说蒙勇在巴黎这几年,学是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该玩的基本上都玩过了,“有时候你去饭店点菜,服务员都不带理你的,本地人来得再晚,也是排在你前头

“不要有个人情绪”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这家伙还真是能跑,连科西嘉都去过,“也不需要太快地接触上科隆纳,春节这两天休息一下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你看他需要什么吧”记住,这是你的个人行为,跟中国政府无关。”

“这个我自然知道”蒙勇激动地点点头,脸上居然因为兴奋而生出了一点红晕,“请您放心好了”以后联系您,还是用那个邮箱?”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站起了身,心里禁不住有点微微的自得,一个好的干部,应该做得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哥们儿今天,就做到了,不过下一刻他想到一个问题,“那个马赛的杨秀秀,最后怎么样了?”

“她找人把房子卖了,不知道去哪儿了,这帮贪官,在国内胆子比天还大,来了国外就夹着尾巴,唯恐被人惦记上,真是可怜复可恨”。蒙勇听得就是一声冷笑,“不过”她卖的价钱比买的时候要高,倒是便宜她了

“啧”。陈太忠听得摇摇头,“人家辛苦半辈子,放弃信仰和廉耻之心,为的就是这点黄白之物,你当人家会不上心么?”

下一刻,他拉开门走了出去,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中,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没事不找这蒙勇来了,每次跟丫挺的谈话,都搞得哥们儿心里不爽,,

初五的下午,唐亦董和蒙晓艳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十中的副校长,两个老师,一共两男三女,这是蒙校长对副校长工作一年的奖励,至于那俩,是他们所带的班成绩不错。

小董董一如既往地雍容高贵,倒是蒙校长见到驻欧办之后,微微点头,“袁主任从教委跳到这儿,真是有了用武之地。”

这态度就说得有几分校长的味道了,而且袁猛原本就是她推荐给陈太忠的,所以,就算袁主任现在的级别比她高,这话她依然说得。

接下来就是接风宴了,陈太忠有意让大家看到自己讨好蒙校长,居然没有做中餐,而是从外面叫了外卖来,还临时请了两个法国厨子,在驻欧办里做大餐。

不过,他这双媚眼,基本上算是抛给了瞎子,蒙校长不太吃得惯法国菜,那几个老师里,也就是一个英语老师。看起来还比较能接受。

唐亦莹对这些大餐什么的,也是浅尝辄止,倒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吃不惯,还是因为在国内的时候,习惯了晚上少吃的缘故。

吃完之后,蒙晓艳就想出去逛街,看巴黎的夜景,“早听说夜巴黎了,一直没亲眼见过,,对了陈主任,这里什么酒吧比较好一点?”

“今天晚上就在驻欧办倒时差吧”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明天初六,就有人来帮我看门了,这里的梁上君子比较多,外交无小事啊。”

那个副校长倒是听得好奇了起来,“陈主任,听起来”您这儿也是,也是受到法国相关部门的关注了?”

这话问得挺不见外的,陈太忠先是看了蒙晓艳一眼,发现她脸上并无不悦之色,就知道此人是她的阵营里的人了,想一想这些常年封闭在凤凰的主儿,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那么有这么强烈的好奇心,倒

于是,他就捡着前一段烟白工人的事情说了一段,当然他不会就此事而做出任何的点评,只是实事求是地陈述,不过,大家肯定也都听得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当他最后说到,可怜的冉阿让最后出来的时候,屁股上的裤子都磨破了,就连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唐亦董都笑得直打跌,“哈哈”这可真是悲惨世界了

“我这儿还有这个录像呢,真的”陈太忠笑一笑,不过他也没有卖弄这录像带的,“蒙校长想看的话。回头我拿给你。”

这就是说,除了蒙老师,别人也就别提这要求了,大家听明白这话了,相互交换个眼神,心说蒙校长跟陈主任的关系,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好啊。

蒙晓艳却是对这录像兴趣不大,她一直琢磨着逛巴黎呢,于是摇一摇头,“听你说过了,再看也不会有多好笑了”明天就可以去逛香榭丽舍了吧?”

明天自然是可以逛街了。不过,陈太忠肯定要在当天晚上收一点“辛苦费”的,原本大家说好,两间套房是唐亦董和蒙校长各一,然而蒙晓艳说一个人睡在屋里害怕,就要跟着她妈挤一个房间,剩下那个套间给副校长好了。

别人一听这话,少不得有意无意地偷偷看驻欧办主任两眼,发现那厮脸上难掩“悻悻之色”禁不住暗地里发笑蒙校长当着我们,肯定不方便跟你发生什么不是?

然而,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一向沉稳雍容的唐亦董,眼中有一丝不自然掠过当然,就算大家看到了,也不会想歪。

一宿无话”其实是不便写,反正第二天,大家起得都不是很早,当洗漱完毕之后,才发现驻欧办里多了一男一女石亮找来的可靠人,今天已经初六了,年就算过完了,所以来驻欧办帮点小忙看一看场子。

初八的时候,袁猛终于和四个保洁工赶了过来,于是下午陈太忠就带着蒙晓艳他们去瑞士滑雪去了,直到十五的时候,才从德国的拍林赶回来。

这个时候,巴黎时装周就开始了,当天陈太忠又弄了几张票,带着大家去看表演总之,蒙校长的欧洲之行非常完美,会二十九门外语的陈主任全程陪同,真的很开心。

当然,没人会指责陈太忠不务正业,要知道,凤凰市的派出机构,原本就是驻欧办而不是驻法办,在陪蒙校长的冉时,陈主任也算是在开展自己的业务。

不过这年头的事情,从来不缺少例外。陈太忠网将这一行人送上回国的飞机,就接到了指责的电话事实上,黄汉祥只是想抱怨一下,“我说小陈,你的三陪工作什么时候就完了?你这可是在浪费国家宝贵的外汇

黄总知道小陈的动向,其实他没也理由干涉,只不过前一阵皮埃尔的事情,做得有点不讲理,所以他就要落实一下,看小家伙心里是不是有疙瘩。

陈太忠的回答,让他颇感意外,“我已经在着手操作了,想知道具体情况,黄二伯你跟凤凰的蒙晓艳联系吧。她那儿有一些消息

通过蒙晓艳转述情况,显然是更为安全一些,同时他也有借这个机会,将蒙黄两家关系缓和一下的意思一当然,这缓和基本上跟没有差不多,但是这年头,总是事在人为不是?

结果,科隆纳这三个字。还真的管用,就在蒙晓艳离开的第二天早上,谷涛谷参赞再次登门了,“陈主任,听说你跟科隆纳联系上了?”

“没有,我没功夫操这些心”陈太忠一见他,就有不耐烦的冲动,“只是托了一个朋友在联系。请问谷参赞有什么指示?”

“这咋小人很危险”。谷涛已经习惯了这厮的阴阳怪气了,也就没有在意,“我只是想提醒你注意一下,不要托太多的人去接触这人,消息一旦外泄,会让我们非常被动。“只是简单的接触而已”。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笑一笑,“既然危险,你就不该找我来打听,知道太多,对你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话就说得老大不客气了,不过陈主任并不这么认为,这种祈使句的口气,谷涛也对他使用过,大家级别相似,你能这么跟我说话,我自然也能。

“你”谷参赞又被小小地噎了一下,四下看看才低声抱怨,“陈主任能不能告诉我,你是通过什么途径去联系这个人的?”

“我已经交出去了一个皮埃尔了,你们差不多点行不行?”陈太忠听得勃然大怒,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人心没尽,,这样不好!”

“问题这介。皮埃尔”是双重间谍”。谷涛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地咆哮了起来,“有人因此暴露了,你能联系上科隆纳,为什么要把皮埃尔交过来?”

“你再跟我叽歪,我大耳光抽你”陈太忠重重地一拍桌子,“是我交过去的吗?是你们不问自取的,我都说了身份没落实,双重的?

只差一票就又掉到第二十一了,七千字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