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5 很顺利2166推销

官仙 2165很顺利2166推销

说实话,谷参赞见过的操蛋的主儿多了,但是像陈太忠这种,敢公然宣称情治工作失败活该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客气地说,要是换个人敢这么说的话,他不介意狠狠地收拾对方一下。

然而,说这话的是陈太忠,那他就只能将这份愤懑埋在心里了,离开驻欧办的时候,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在领导面前给某人说点小话。

但是他这汇报上去之后,就再没什么回信儿了,很久之后他才知道,此事真的怨不得陈太忠,而是大家太急功近利了。

事实上,国家的情治机关并不是摆设,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部分头目的名单,使馆这边也是掌握着的,不过,没有上级的命令,谁也不敢去主动联系??这是涉及到国际影响的问题,北爱、科西嘉、埃塔、基地”这些可都是相当敏感的组织。

当黄汉祥提出,由于巴黎奥申委的卑劣行径,我们有必要考虑适当接触接触一下以备不时之需的时候,大家这才发现,这是一个极好的出手的借口??往日里不便下手,这次可是扯到虎皮了。

不过,这边还在商椎呢,陈太忠在那边已经出手了,这就让某些人感觉面子上下不来了,游击队怎么能比正规军还厉害呢?这可不行!

所以,黄汉祥才略略地一夸口,就被别人将人抢了去

事实上,皮埃尔此人的各字,确实也在某些大名单中,所以这人抢的就是干脆利落。

黄总未必喜欢别人这么搞,但是作为一个觉悟很高的太子党,他还是如实地强调了一下:这家伙未必保险,我还没落实清楚呢。

黄家老二的态度无可挑剔,而专业人士更是不会犯低级错误?都是干这一行的,谁还不知道这些?更别说有他的特意提醒了。

所以,一开始跟皮埃尔的接触,就是一个旅居巴黎的普通中国商人,看起来没什么背景的那种,但是没过了两天,大家就发现,这个商人被人盯上了。

情治机关办事,所谓的露马脚并不是很重要的,只要没被人抓了现行,赶紧拍屁股走人就行了,甚至有人在可能暴露了的时候,都敢赖在当地不走,仗的就是祖国强大,欺的就是对方不可能抓住自己现行。

这也是外交上的共识了,细数各个国家的外交人员,谁身上还没肩负一点不便说出的使命?无非是多和少、职业和兼职的区别罢了。

所以,对于某个棋子的暴露,谷涛倒是没特别在意,也就是说没有出离愤怒,相较而言,陈太忠的态度反倒更让他接受不了:活该”这就是你作为政府工作人员该有的态度吗?

事实上,这话最后还是反馈到了黄汉祥的耳中,不过黄总也没表示出有多么意外,他只是冷冷地笑了一笑。“该说的我都说过了,要着急接过联系任务的也不是我,你们就没打听过那小家伙的外号?居然抢他的买卖,那是“瘟神,来的,”

陈太忠自是不知道,老黄对自己的评价是如此地过分,他网拍了桌子送走了谷涛,就接到了马小雅的电话,原来是邮件送达的通知到了。

他留给蒙勇的邮箱,是捆绑了送达通知的,所捆绑的手机就是一咋。无须登记身份的神州行号码,由马主播暂时保管。

这种情况下,若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人是不会查到的一就算事后想查,最多最多不过查到接收短信时的基站是哪个,连扇区都查不到,就更别说定位了。

反正北京是首都,流动人口也是如此地多,顺着这条线想查出陈太忠真的很难,而且马小雅也无须说什么,就告诉他“邮件到了”足矣。

陈太忠上网一看,还真是邮件到了,蒙勇告诉他说,经过半个月的辛苦,他终于通过科尔联系上了科隆纳。

这趟联系还真不容易,科隆纳名声在外,对贸然求见者总是存着强烈的提防之心,蒙勇找到科尔的时候,就被盘查了好几天,总算还好,因为他是中国人,所以没有吃什么苦头,不过也被折腾得不轻。

然后科尔叫人来带走了他,带走的时候是蒙着眼罩的,坐了一天的车之后,被带进了一个陌生的房间,在这个房间,明显是科隆纳的人晾了他好几天,还百般询问,你找领导有什么事儿,是不是中国的官方派你来的?

得了陈太忠的机宜,蒙勇自然会宣称,他只是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同情者,跟中国官方没有任何的关系,此来就是想见见科隆纳。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没有。

他这般的回答,似乎让科隆纳见他的兴致大减,过了两天,陪他的人都受不了啦,于是主动暗示一??你得承认你是中国官方的人。头儿才会有兴趣见你。

然而对于这个原则,蒙勇是毫不犹豫地坚持住了,又过两天,人家都要撵他走了,他才吞吞吐吐地承认,好吧,我在中国官方也认识两介。人,必要的时候,我会考虑帮你们引见一下,这就是我的底线了。

虽然因为时常搞一搞爆炸啦暗杀啦什么的,被法国政府定义为恐怖组织,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任何一个有着政治目的的组织,都极其渴望国际社会的承认。

,,蒙勇才倒承认自只联系得卜中国官方,众边的杰双口州变得大好,就说也别回头啦,就是现在好了,帮我们联系一下中国政府吧?

对于这个要求,蒙勇断然地拒绝?你们作为一个有着自己理想的组织,做事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大家先慢慢交往着,等条件成熟了,我自然会考虑此事。

这话是在理的,不过科西嘉人不讲理也习惯了,就说那你没必要见我们头儿了,你想帮我们做点事,那就给点活动经费吧,我们是反*政*府武装,经费真的是最大的麻烦一是的,我们享受不到财政补贴。

钱我可以赞助你们一些,蒙勇对这个要求有准备,倒也没觉得意外,但是我不能给你,我是受了科隆纳的人格感召来的,我要亲手交给他,否则的话,我为什么不去找弗朗索瓦?

一在接了任务之后,他做了一些准备,打听到了中几股势力的头目,这弗朗索瓦的名声,不比科隆纳差多少,当然,事实上他并没有可靠的渠道,能帮助他找到弗朗索瓦。

可以给钱啊?这边一听马上就高兴次是实实在在的高兴了,啥都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于是在第二天上午,蒙勇见到了科隆纳。

科隆纳是个秃顶的瘦高个儿,他很坦白地表示,最近他忙着处理一些事务,出去了一趟,昨天才回来,给来自中国的贵客惹麻烦了,他愿意为此道歉。

蒙勇自是不肯接受自家偶像的道歉,于是就说那啥”老科你看,我来也来了,又知道你们经费紧张,打算资助你们五十万法郎先,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哈。

“我们不要法郎”科隆纳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作为一个被法国人无理侵占了的国家,我们痛恨跟法国人有关的一切东西,,能给十万美元吗?”

“可是,那就是六十万法郎了”。蒙勇的脸上,有一点微微的愕然,对于法郎和美元的汇率,他还是清楚的。

“为了不引起法国官方的关注,我们组织的账户,多数都在国外,比如说”列支登士敦,使用法郎或者会暴露我们”科隆纳面不改色地解释,列支登士敦现在已经是跟瑞士齐名的国家了,以金融立国,甚至论保密性还超过了瑞士。

这个解释蒙勇还是认可的,但是,想到为科西嘉独立而不惜流血牺牲的组织,居然对金钱有这么强烈的要求,他心里总是有点说不出的怪异。

见到他脸上的表情奇怪,科隆纳咳嗽一声,“上个月,有两个勇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组织甚至连抚恤金都凑不出来,唉,,好吧,那么九万美元总可以的吧?。

那也是五十四万法郎呢,听到这话蒙勇真的有点无语了,不过,想一想民运那些人,在国外也是这帮嘴脸,他一时间又有点明悟一??作为一个较为有钱的留学生,他也被那些人骚扰过,于是就拖长了声音沉吟着,“十万美元,,嗯。也不是不能考虑,不过

“我会让您明白,您的支持是有效的”难得地,见到他沉吟,科隆纳嘴里居然蹦出了敬语,“我可以炸掉一个警察局来表示我的诚意,如果您需要的话

“咳咳”。蒙勇清一清嗓子,嗜,原来都是这么回事啊,他出钱赞助的想法,并没有得到睚眦的许可,然而作为一个曾经的纨绔子弟,他对金钱并不是特别看重,而且他现在手里就有钱,睚眦不认的话,他自己出都无妨的,只当是对睚眦救自己的回报了。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睚眦对这笔钱不会很在意,收买敌对势力这种事情实在太正常了,不花钱那叫收买吗?“暂时不需要证明你自己,当然,以后或者会,”

引伤章推销

蒙勇并不知道,他的反应真的符合普通情治人员的做法,胡萝卜要有,大棒也要有,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通常是被资助者做出了什么,资助者才会给出一些钱来。

所以,当着科隆纳的面,他很痛快地开出了一张九万美元的支票,事实上,他把支票开给科尔或者别的什么人也一样,但是既然卖人情,自然是要卖给老大,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办完了这些,他就要发个邮件给陈太忠了,不但说明此次的办事经过,更是留下了科隆纳的联系方式,还说下次赞助之前,就可以提一点要求了。

“哦,钱好说,你先垫着,回头我拿给你”陈太忠还就赏识蒙勇这种做派,哪怕是涉及金钱小也是一身担当,而不是像单位里的人一般,左请示右汇报的,真是腻歪死人,不过再想一想小蒙原本也是出身富豪之家,他也就释然了。

哪怕这家伙悄悄地藏点私,他也不会介意,想必这厮能如此果断坚决拿出钱来,那科隆纳心里对其的地位,也该有比较高的认识,那样就更不用哥们儿出面了。

“对了,那边还提要求了,想要点硬货”。蒙勇在电话里含含糊糊地请示,“就是那些”那些危险的东西。您看要不要帮着给他们张罗一下?。

“先拉个清单吧,告诉他们。咱们没大家伙”陈太忠现在是在公园里,边打手机边转悠,接了邮件之后,他就溜达出来了,照着汁着的电话打了讨去。很多事情邮件里说不清楚。所“凹,必要跟对方互动、沟通一下。

一边说,他还一边审视一下蒙勇所在的位置,那家伙果然是停在戛纳附近,随时都能重返科西嘉的模样,心说这小蒙办事,还真是靠谱

看来挫折果然是能最快地催熟一个人。

“好的,我会尽快通知他们的”蒙勇很恭敬地回答。

“这家伙办得简直是太漂亮”陈太忠撂下电话,禁不住暗暗感叹,心说我这次做事,也算是真选对人了??一下次想要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出面搞事儿,随便甩那么几万美元出去就行了。

这才是他最大的收获,要知道,他一直在琢磨自己就算联系上了科隆纳,该怎么张口怂恿对方搞事,却也是需要细细谋划一下的,不成想蒙勇直接就搞定了此事。

当然,陈太忠不认为自己想不出办法,但是小蒙同学已经相当完美地帮他解决了问题,这就是少了很多事,果然,大才是在民间叫

给蒙勇打完电话之后,他痛快的心情实在难以压制,沉吟了半天之后,又换咋。号码,拨个电话给黄汉祥,将自己的收获洋洋得意地说了一遍,“回头啊,等那谁他们来考察。我就让那谁那啥一下。你明白啦”当然,人家到底听不听话,还是需耍验证一下,起码眼下是一切顺利

“看你那点出息吧”黄汉祥隔着电话,都听出了他的自得。说不得就冷哼一声打击他,“拿钱办事天经地义,这是非主流社会的共识。”

非主流?陈太忠隐隐觉得这个词儿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听说过,不过下一刻,他就琢磨起了那瓢凉水:也是啊,拿钱办事天经地义,我还真没啥可得瑟的,看看这个独那个独,或者某某运之类的,可不都是这种宗旨吗?唉,定式思维害死人叶

不过,你要打击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不得他嘿嘿一笑?“黄二伯,看来您也是熟手了,这个九十万美元??,的活动经费,您得处理一下吧?”

“月才我好像听见,是九万美元来的吧?”黄汉祥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于是拉长了声音慢慢地说,“你不要跟我来这套啊,不过按道理说,部分费用,是可以帮你处理的”

“按道理说?”陈太忠一听这话,就觉得有点不妙了,禁不住咳嗽两声,“咳咳,黄二伯您是指?。

“帮你处理费用,你就得向某些人汇报工作,再展开工作的时候,还要先请示,更是有配合其他人的责任和义务,哈哈”。黄汉祥笑得像发现了腐肉的乌鸦一般,嘎嘎嘎地煞是难听和得意,“现在你确定”这些费用需要处理吗?。

这么得意有意思吗?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那黄二伯,你总不能让我自己贴钱干吧?千里做官只为吃穿,咱不带这么搞的

“那就从我账上戈,总可以了吧?多大点儿事呢”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又悠悠地叹口气,“其实,你早先的决定并不错,跟那些人保持距离,,就挺好的。

“那算了,我自己出也行”。陈太忠其实并不在乎自己出钱办事,又不是头一遭了,关键是他有点受不了老黄的风凉话,才话赶话地说到了这个地步,“反正就你那点钱也是我帮你挣的。”

“好像我多稀罕似的”小黄汉祥也是个嘴皮子不吃亏的主儿,犹豫一下又继续说正事儿,“对了太忠,这件事你就不要再张扬了,就是你和我知道就行了,”明白吗?。

“好像每次”都不是我泄露的吧?。这老少俩开口先斗嘴,那也是常态了,陈太忠还击一句,才转入正题,“具体操作此事的人,也是知道的,不过我强调了保密原则

“具体操作此事的人?,小黄汉祥听到这话,真的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难道说,,这件事不是你亲力亲为的吗?”

在他印象中小陈身上有些说不清楚的神秘的东西,但是他还真的想不到,陈太忠身后居然还有一些神秘的势力。

不过再想一想那两千人同时失踪,黄总又有些释然了,这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干得出来的,啧,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复杂呢?

“我要在驻欧办看家呢”。陈太忠不疼不痒地回答一句,也不说自己有没有能力接触到科隆纳,接着就请示下一步的工作,“你说,现在是法国时装周,,要不要先验证一下?,小

“暂时不要了”。黄汉祥沉吟好半天,才做出了决定,“这种事儿发动得越少越好,多了就难免入了别人眼。而且”法国时装周。这咋。影响有点大

“那好吧”陈太忠叹口气,心说老黄该稳重的时候,倒也算稳重,“我发现我现在,忙的都是些稀里糊涂的事儿,啧”很久没办点正经事儿了

黄汉祥嘿然不语,他本来想再问问小陈是谁负责联系科隆纳的,但是听到这样的抱怨,也没了兴趣,过一阵才干笑一声,“好了,今天就这样,有事儿回头再说吧

他挂了电话,陈太忠却是由于自己的感慨,决心办点正经事?于是他先找到了科齐萨,问他能不能在举办酒会的时候,将曲阳黄定为招待用酒一“请相信

事实上,作为凤凰人民的老朋友,科部长是喝过曲阳黄的,他不是特别喜欢那种口感,但是同时他也承认,这酒的品质相当地不错,只是没有名气。

于是他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请求,“这点小事,并不是什么问题,陈,你实在太客气了,,嗯,我想,缪加先生那皂,你也可以送一点过去。”

阿尔卡特的董事长,工作就难做一些了,缪加是个较为坚定的国货爱好者,甚至他曾经担任过法国文化推土协会的理事,也曾经积极地抵抗过美国文化的入侵,然而这一切,随着他就职阿尔卡特公司的高级职务,终于成了过眼烟云。

这就是事实,阿尔卡特是个大型的跨国公司,他必须考虑公司的全球战略,为此,他不得不掩饰自己的某些思想倾向。

所以对驻欧办陈主任的要求,缪加有点为难,“从个人感觉上来讲,这个曲阳黄,我认为”是一种不错的酒,但是比之法国的名酒,还有较大的距离,酒会上提供这种酒”好吧,亲爱的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的信产部不愿意接受阿尔卡特的条件吗?”

这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是你们不肯让步而已,陈太忠心说,这老家伙倒是真的能扯,居然会利用这机会跟我讨价还价。

不过,我说的黄豆,你说的是土豆,这俩都是豆,个头却差得太远了,于是不得不微微一笑,“这件卓我只是撮合了一下,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当然,我很愿意帮您问一问。”

其实他是很不想说最后一句话的,是的,陈某人一向讲究一个唾沫一个坑,说到就要做到,然而,他发现跟外国人打交道,太老实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像布什就是斤,典型的例子,制裁中国的是他,结果一下台,变成中国人民老朋友的也是他??陈太忠甚至怀疑,科齐萨上台之后,会不会也摇身这么一变。

既然你们可以胡乱开口,我自然也会啦,哥们儿也是政客不是?所以他就应承下了此事,心说大不了回头你再问我的时候,我说两句众所周知的废话就是了??信产部说了,你们的条件有点苛刻,改一点就好了。

然而,缪加也是人老成精,自然不肯就这么相信他的话,于是沉吟一下,方始点点头,“好吧,我可以把这种酒加进酒会去,但它肯定不可能是唯一的

对董事长先生来说,这个要求并不是很难答应,无非加一种酒精饮料上酒会,给大家多一种选择罢了??而且必须承认,这个酒不但包装和口味独特,品质也是不错的。

这就算两家了,接着陈太忠又向埃布尔、讷瑞皮埃尔、安东尼等人推荐这种酒,其中尊敬的唐对这样的饮料不是很感冒,他更喜欢烈性的茅台,然而,他能说不吗?

让陈太忠最郁闷的,还是执行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安多瓦了,哦,现在应该说,是安万特公司一??德国的赫斯特公司跟罗纳普朗克已经合并了,作为安万特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安东尼居然对一个东方女子念念不忘。

“陈,能向您的美丽的女市长发个邀请吗?法国时装周即将开始了,如果她能如期而至的话,我不介意帮您把这种东方风格明显的酒介绍到德国去”,哪怕他们有德国黑啤。”

“非常遗憾,我们那里人大会开了,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当然,我会向她转达您的邀请的,事实上我认为你们两个非常般配?”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

既然已经开始胡说了,他当然不介意胡说得要彻底一点,不过,用自己的女人来做幌子,他还是觉得自己变得无耻了一点??好吧,无耻也是政客必须具有的素质。

然而,有了这个借口,他还是有点微微的不开心,毕竟吴言是分管农林水的,而这黄酒跟农业和工业都沾边,啧啧,这安多瓦真以这介。借口做幌子邀请我家小白,还确实是有那么几分道理,郁闷咋

几天下来,推销成绩最好的,居然是埃布尔,陈太忠不得不佩服梢客先生的能力,那家伙跟不少酒店熟悉,曲阳黄虽然没有在法国上市,但是像样一点的酒店,都有行政楼层的。

这里所谓的行政楼层,就是举办大酒会的地方,埃布尔提供了不少曲阳黄,供行政楼层试用一说句良心话。真是亏得是他,换个别人还确实难做到这一点,世界各地等着进入法国大酒店试用的酒数不胜数。

埃布尔是很看好这介。酒的,所以才如此大力推销,而且他表示要独揽这个酒的代理

欧洲总代理,但是陈太忠不得不表示出遗憾。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答应了尼克,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欧洲不能一家独大,把整介。欧州包出去是件好事,但是同时,容易受到代理商的制约。

商量来商量去,埃布尔最终接受了陈太忠的解释,“但是”把东欧给我总可以吧?那些斯拉夫人要喜欢烈性酒,你做起来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