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9 闲得慌2170协会

2169闲得慌2170协会

陈太忠这话说得委屈无比,然而很连憾,他的信用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狡辩中损失殆尽,黄汉祥自然不可能相信他的话。..

“我没有说是你唆使的”黄总闻言哼一声,不过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小陈已经不在法国了“米兰……你是说你现在在意大利?”

“是的,我才下飞机”陈太忠心里这份委屈,那也就不用再提了“您想问什么尽管问好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您说的那些事,这一周我是英国、德国和意大利四处乱跑。”

“哦,原来是这样啊”黄汉祥听明白了,小陈是说现在没有法国情治机构的监听了,不过,想一想欧洲-一体化的趋势,他决定还是不要说那么明白。

“我说嘛,不过,不管这个事情跟你有关没有,我是想强调一下,就算揍作,也别选那些小破地方,哪怕是不在京城,怎么也得是个马赛什么的吧?”

“追我明白,现在是时装周,他们不会在太敏感的地方搞事的”陈太忠哼一声“他们也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这个您还不清楚?”

“在京城搞事儿,更容易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那意味着博取关注的决心,意味着绝望,你懂吗?”黄汉祥对他的认识嗤之以鼻,毫不客气地指责他“这种事儿我听说得多了……算,我不跟扯这些了,去米兰干什么去了?”

“搞点时装周的入场券”陈太忠这是实话,但是他也不做过多的解释,因为他存着点私心杂念,搞到的这些入场券,他要拿回北京做人情,当然,做人情是次要的,借此回国才是主要的一一反正不管怎么说,真正的行家听说了之后,自然知道这入场券的意义。

黄汉祥哪里懂得这些?:芰铝,他是见多识广的太子党,但是也总不可能事事都知道,闻言登时就是一声哼“巴黎的时装不比意大利的强?小陈,也别总惯着你们那些领导……谁爱看谁自己去弄票嘛,真是吃多了撑的,为了几张票,让你去一起意大利。”“这个票……它不媚搞到”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虽是实情,却也不无遮掩之意“黄二伯您打电话来,还有别的事儿吗?”

“还有点事儿,这个……这个……”黄总在那边“这个”了半天,才横一横心“最近国家不是搞复关和入世谈判吗?尤助理这人我看……他需要点帮助。”

“外经贸部的尤助理?”陈太忠知道这个人,正是负责入世谈判的人,可是他有点品不出来“需要帮助”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是老尤跟黄二伯求援了?还是黄二伯见其不顺眼,或者说对其工作不满意,让我帮着搞点成绩,好给对方上眼药?

然而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纳闷丢在了脑后,品不出来就不品了呗,反正不管老黄是什么意思,他都不想掺乎,事实上这事儿最近在国内炒得挺火的,不生这可是天大的事儿,他微微一笑“黄二伯,您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现在的陈主任,跟电话那边的黄总一样一样的,都觉得对方给自己找事儿的能力在疯狂提高,但是同时又觉得自己提的要求,对方差不多能做到一一不管怎么说,对面提个狠狠的要求过来,下一次,自己回敬过去的请求也就不会太客气了。

“也没有啊,主要的阻力还是在美国那儿呢”像现在就是,黄汉祥回答得天经地义的“欧洲这边工作好做,看是欧共体了,其实比以前一团散沙还好对付,你就帮着分化瓦解一下就行了,回头我给你弄个工作指南过去……”

“别介……别个黄二伯你饶了我吧”陈太忠实在扛不住这种要求了,只能苦笑一声“您这要求根本不是要入世……是要抢劫,没错,入室抢劫。”“你小子这风凉话不少啊”黄二伯对这个回答,那是相当地不满意“能帮着其他领导搞票,就没时间擘你黄二伯搞一搞入世?”

这入世……它本来就不关您的事儿不是?”陈太忠还是听出来了,老黄说最后一句诛的时候,尾音拉得有点长,通常来说,这就是黄二伯不是特别认真的意思“我的事儿真的太过了,后年都忙不完。

“嗯,那算了”在大多时候,黄汉祥并不是一个特别不讲理的人,而他这个电话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只不过电话彼端的那厮偷奸耍滑习惯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高调地施加压力。

但是小陈看起来是真的为难,他就不想再强求了,于是笑一笑“黄二伯也不过是最近有点空闲……对了,你那儿最近有什么要紧点的消息没有?”

“您闲得慌就拿我开涮?咱不带这么玩儿的啊”陈太忠听得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于是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倒是听说了点别的消息……不过,怕您又让我去张罗,所以就不说了。”“嘿,你这小子”黄汉祥也被他的话逗乐了“该你办的你就得办,别跟我讨价还价,快说是什么事儿?”“不该我办的,您就不扳壮丁,是不是这个意思?”陈太忠才不肯那么听话,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来“不给明确答复,我坚决不说。”“嗯嗯,不归你管的,我就不抓你壮丁”黄汉祥回答得很快,但是那轻描淡写的口气,听起来怎么也没有多少诚意。

不过,有这么个口头承诺,对陈太忠来说就足够了,他虽然不想介入某些事情,但是也不想让国家错过某些机会“听说欧洲的伽利略计划,有邀请咱国家加入的意思。”

“什么,伽利略计划?”黄汉祥听得马上就沉就了,好半天才叹口气“你这家伙惦记的事儿,还真是不小,我倒听说那个计划在!$金上有点扯皮……说一说,是怎么回事?”“现在说,不合适”陈太忠很f脆地回答他“等我回国之后再说吧。

“这东西赶早不赶晚的”黄汉祥才待再说什么,不成想那边之间撂了电话,气得他抬头看看阴京华“这个小混蛋,又压了我电话……小阴,你跟那个小马说声,尽快联系凯瑟琳,美国那边对咱们入世的态度,让她发挥一下能力。”

阴京华知道,黄总打这个电话,其实主要目的,是想让小陈联系一下凯瑟琳,利用肯尼迪家族的影响力,在美目-那边帮着游说一下,毕竟这是一件需要集思广益、众志成城才能完成的大事,黄总被人求到头上了,自然是责无旁贷。

不过,黄汉祥不太情愿对陈太忠糜烂的生活表示支持,再加上又是长者,所以就打算扯点别的之后才点出话题,不成想那厮直接压了电话,这让黄总有点恼火。“二叔,这事儿让保华哥来办,也可以啊”阴京华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现在跟那个美国女人,联系得也多。”

“保华现在是求人呢,你当我不知道啊?只有陈太忠,能压住这个女人”黄汉祥摇摇头,他对自己女婿的处境,自然走了若指掌,现在的何保华,表面上讲跟普林斯公司是合作关系,然而事实上,凯瑟琳能求到他的时候太少了。

倒是保华的研究院,在借着这个女孩儿成长,当然,临铝的项日里,他走出了一点力,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再拿那些过往说事,就真没什么意思了,也不是黄家的气度“保华想多搞点资料,还得找小陈呢。”

“那我现在去找/卜马”阴京华站起身子,顺便看一下时间“五点……他们应该是在游泳,二叔您不去吗?”

“你去吧,我跟你们小孩子凑什么热闹?”黄汉祥不耐烦地挥一挥手,下一刻眉头微微一皱“伽利略计划……这是要拿你当冤大头吧?

两天之后,陈太忠抵达北京,原本他是要马小雅来接机的,不成想在走出机场的时候,不但看到了马主播,还看到了阴京华“阴总也来了?我真是受宠若惊。”

“招呼了几个朋友,帮你捧一捧场”阴京华笑吟吟地回答“都是掐服装的,大家正打算组队去米兰看一看,太忠,这次可是辛苦你卜大家都恐着一股气儿,打算在下半年搞几个好设计去参展呢。

“啥,我就是那么一说”陈太忠笑吟吟地摇摇头“下半年怎么回事还说不准呢,小雅,我打算让你牵头,搞个服装联合会,咱不槁盗版搞原与」……就算盗版,也不能完全相同,最多借鉴创意,咱还要鸣。ii!il。。r。。。”

他脑子里的想法,真的太多了,然而,还没等他说完,阴京华就拽他一把“太忠,香港那边的铍计师我们都约好了,现在要说的是……黄二叔找你有事儿!”“他倒是真闲得慌”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2170章协会

要说黄汉祥闲得慌,还真有点委屈,陈太忠回来的当天,他去了东北参加一个大型庆典,当天是赶不回来了。

只是,陈主任带了一些意向回来,当天晚上也是不寂寞格,大家聚会还是在南宫毛毛的宾馆,不过这一次,却是占用了宾馆的小会议室。

南宫的宾馆,陈太忠不是第一次来,各个楼层他转悠过,也知道宾馆有小会议室,然而来了这么多次,还从未用到过,说白了,没啥正经事能用到这里。

这次就能用到了,陈太忠从米兰时装周组委会弄来了邀请函,搁给外人不清楚其涵义,但是做服装行业的却是太明白里面的味道了,而南宫毛毛这帮人的眼皮子,走出了名的驳杂。

所以,陈太忠还没回来,大家就纷纷知道了此事,有兴趣的主儿甚至坐了飞机直接飞了过来,其中上海、广,都有人来,有人冲的是邀请函来的,有人图的则是先混个脸熟,却是将目光对准了半年后的秋冬时装周的设计。

要说服装创意,那两年国内还真没太好的设计师,做个衣服不是说欧版就是韩版啥的,但是商场上从来不缺有野心的主儿,这也是事实。

闻风而来的人还真不少,就连许纯良的妹妹许苒泠都来了,不过她图的是能去意大利转一囹玩一玩,倒是她有个手帕交,就是学服装设计的,跟着她一起来看看。

许苒泠能来,自然是得了她哥哥的消息,不过令陈太忠郁闷的也就在这里了,他从米兰争取了些名额,想给凤凰市留几个,打电话跟许主任一商量,两人很悲哀地发现:凤凰市就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服装公司,天南都少!

素波有两个勉强拿得出手的服装厂,其中一个还是体制比较僵化的国营企业,但是陈某人是凤凰的干部,关心素波干什么?

最后还是许主任做出决定了,太忠既然你做了这件事情,不跟省里招呼一声似乎也不好,总不能别的省的人去了,咱天南被剃个秃顶吧?而;8_,你不可能做一辈子的市管干部,终究还是要向省里是的,留份人情也是不错的。

陈太忠琢磨着,也能卖老段一个人情,于是就又给段卫华打个电话,段市长一开始还有点迷糊呢“观看时装周……这么个邀请函,有什么说法吗?”

这也不怪老段迷糊,天南的服装行业从来就不景气,凤凰更是重灾区,别的不说,只说素纺还半死不活地挺着,凤凰纺织厂嬉年轻女工却都已经做小姐去了,就知道凤凰的局面了。

陈太忠就将这个意义跟段卫华解释一下,段市长登时就拍板了“好,咱不去纽络时装周,要去就先去米兰时装周,先学习一些先进经验……这叫高起点,我给你组织人。”

所以,素波也飞来了四个人,两个民生-的两个国企的,妙的是那个民企新诗雅服饰,韩忠居然在里面有股份一一要不九华的邵红星会耻笑韩老板只会卖服装,最早以前,韩忠可就是靠练衣服摊起家的。

碧空那里,陈太忠也打了电话,松峰有两个规模不小的厂子,其他地市也有服装厂,蒙艺按了他的电话之后,淡淡地表示“以后有这种事儿,多考虑碧空一点。”

他打招呼的,就是天南和碧空两个省,其他省他就没那交情了,不过他没交情,南宫毛毛这帮人有交情不是?于是今天到场的,有三十多个人,甚至还有两个时装杂志的记者,这还是有些人接到的通知晚了,今天没赶到北京。

按说这种规格,这种反应,专门找一个正式的宾馆,搞一个小小的新闻发布会都行了,然而逶憾的是,这件事还不能这么操作。

首先,陈太忠自己就不愿意,按说米兰时装周的邀请是令业内人士振奋的事情,然而话说回来,以前没获得邀请的原因,却是有点拿不出手”人家怕你盗版。

有这样说不出口的顾虑,此事就不宜操办得太过正式,你不宣传还好,一宣传大家都知道了,哦,合着中国的服装设计,在世界上是这种形象啊?

陈太忠是这么认为的,而南宫毛毛他们也是这种态度,有些事情,真的是做得说不得的,所以就来了这么一个不尴不尬的地方,开个小会算了。

这邀请函是荀德健争取来的,陈太忠见米兰组委会的人的时候,只是送出去三个翠心做的小佛像,东西是好东西也值点钱,不过关键还是在于中国特色上,至于话痨荀付出了些什么,陈太忠没问,丫也没说。

所以这个邀请函只是一张,却是能带挈五六十人进场一一具体进多少人,就要看你买多少门票孓,某种意义上,跟特邀考察团的性质类似。

当然,这里面也不无荀家担保的意思,起码陈主任是这么认为的,那么选人也多少慎重一点,不能把那些专做山寨的主儿弄进来,否则的话就没意思了。

不过能到场的,基本上也都是有根鹿,儿的主儿,这个是可以确定的,于是陈太忠在小会议窒将这个邀请函的性质讲一遍,一旁的马小雅就开始登记,看谁愿意去一一食宿自理那是必然的,陈主任只管牵线,能带挈你同去都是好大的面子了。

这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不少人都打算出点进团的费用呢,然而陈太忠看不上这点小成一一跟你们要多少才合适?要多了你们没准背后要说我没见过钱,要少的话,哥们儿丢不起那人。

他这是一番做事业的心态,可是南宫毛毛等几人,就有点不以为然,蚊子也是肉啊,咱们又不欠他们的,而且,这么做太容易惯出毛病了。

他们吃的就是中介的饭,觉得此事煞是不妥,于是,在座谈会开完之后,南宫就找上了陈太忠“太忠,这来的人费用都能报销的,你何必给他们省谶?”

此话不假,不管来的公家单位还是个人,都是业内人士,可不比那些随便去巴黎时装周之类的游客,那些人是看热闹去的,而大家这次去,是看创意、看潮流去的。

“明后天,估计还能来二十来个人”南宫说起来此事,真是有点不甘心“哪怕一个人只收十万,也能收五十来个呢,这是正常费用,何必替他们省钱?”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陈太忠笑着点头,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南宫你估计也有几千万的身家了,这点小成都要看在眼里,真实的“下次要是他们想参展,就得花钱了。”

“是这个道理”南宫毛毛也笑着点头,五十来万他还真看不到眼里,只是不想坏了规矩罢了“他们想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咱们愿意给他们搭平台,但是……这公关费用,总不能哨自己出了不是?”“早知道我就授权你处理这件事了”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好了,晚上就你招

待他们了,我还有些应酬。”其实,这次来的服装公司,还有些厅级的厂子呢,不过既然凤凰人加不进来,陈主任自然没兴趣继续呆下去,今天晚上韦明河请客,他在青江省的那个罗姓姘头来了。

不止小罗来了,小罗的老爸也来了,青江省民政局罗局长,青江纺织工业协会的会长是前纺织厅厅长,以前帮过他一些忙,这次罗局长来北京办事,结识一下陈主任,顺便招呼一下,青江服装行业这边多多关照一下。

这个面子陈太忠是要给的,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才见了青江纺织工业协会的人,第二天就见到中国服装协会的人。

饭后,陈太忠拒绝了韦明河继续活动的邀请,赶着回了小窝「那里有人等着他呢,除了凯瑟琳、伊丽莎白和马小雅,张馨居然在。

不过张经理这次来,是跟着省移动公司的人来开会的,按说他是素波移动的人,是没资格来的,不过张沛林说了,下一步移动公司要大合发展数据业务,而素波数据部去年的成绩不错,小张跟看来吧。

张总对张馨的栽培之意,那是个人就明白,自然也就没有人去多嘴,昨天会议就开完了,张苦心存侥幸,联系一下陈太忠,知道他要回来,索性就在北京等他了。

陈太忠这段时间也是恐狠了,自打跟唐亦萱和蒙晓艳母女那啥了一周之后,就是四下乱跑,当天晚上享尽温柔也不必言。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八点才起床,对他来说,这种情况实在太少见,不过年轻人嘛,偶尔荒唐一下也正窜吧?

自他起来之后,电话就不断,有田立平打来的,凤凰驻京办打来的,还有昨天见过的那些人,等到十点半马小雅睡眼惺忪地起来的时候,南宫毛毛也打来了电话“太忠,纺织协会外联办的童主任想见你一下。”

敢情他们昨天在宾馆里折腾了一翻之后,不知道谁把这消息传到纺织协会那里去了,于是今天一上午十点,童主任就摸到了南宫毛毛的宾馆,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服装协会,是中国服装行业自律性、非盈利性、全国性的行业组织,按说也是中介性质的组织,当然,也负有一些别的职能。

童主任既然是干这一行的,自然知道这来自米兰时装周的邀请函,有多么重大的意义,于是就想见陈太忠细说一下。

南宫毛毛眼里,可是没有童主任的,不过这个服装协会不是单纯的中介机构,后面也有一些利益团体,所以他也懒得招惹,就给陈太忠打个电话。

他都不放在眼里,陈主任自然就更不放在眼里了,很随意地吩咐了一句“告诉他我没空见他,想见我的话,回头去凤凰找我。”

他的时间,真是安排得满满的,比如说中午就要跟许苒泠和她的朋友吃饭,这是许纯良说了,要他多跟自己的妹妹诛一讲去米兰的注意事项,也是做哥哥的一份苦心。

要说小苒泠的朋友蔡晓薇,相貌很一般,基本上可以用难看来形容,但是她也是有来头的,家里有人做过总理级的领导,人和人处也是扎堆来算的,不过蔡家后势不算强,她从小就喜欢给布娃娃做衣服,倒也没人限制她在这一行业发展。

令陈太忠郁闷的是,午饭除了这俩女孩儿,还有来了一个中等身材的眼镜中年人,他是带了荆紫菱来赴宴的,本意是说自己一个大男人,对上两个女孩儿不是很合适,不成人家也想到了。

许苒泠见过荆紫菱,倒是没在意,那长得圆乎乎的蔡晓薇也没问一十陈主任这种少年俊杰身边,有个把美女算什么?她介绍一下自己身边的中年男人“陈主任,这是服装协会外联办的童主任。”“哦?幸会”陈太忠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多少有点腻歪,都让你去凤凰找我了,你跟到运儿算怎么档子事儿?

童主任见他态度傲慢,心里也来气,心说你就算不给我面手,总看得到我是跟着蔡晓薇来的吧?怎么,蔡家都震不住你吗?年轻人,不要太张扬了。

细说起来,蔡晓薇在某些方面,还真的是有求于服装协会,这就是南宫也不愿意招惹童主任的缘故之一一一小薇同学喜欢服装设计,想获得大家的认可,就要参加一些大赛什么的,没错,小蔡是想凭真本事拿奖的,不过她也不会因此故意不理服装协会吧?

有这么个小姑奶奶撑腰,饭没吃几口,童主任就开始陈述本意了“陈主任,这个邀请函的发布,你应该通过服装协会来搞的。”

我“应该”?陈太忠听得好悬没笑出声,不过,他也是见惯争权夺利的主儿了,也没为此而惊讶,而是微微扬一扬眉毛“你们想搞可以嘛,再搞一张邀请函不就行了?”

你追叫什么话?童主任登时为之气结,我们能搞到的话,用得着找你吗?又是七千字,那个啥……月票会在26号双倍,要是那几天能上来砸票的朋友,就请先把月票留在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