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7 部长一言21调研预定2011年一月

2187部长一言21调研预定2011年一月保底月票

潘剑屏要来,那章充东和田立平必然要一起陪同,别说你章书记强势不强势啥的,那没用,人家潘部长是响当当的省委常委,常委会上算一只手呢,哪怕章充东升了副省,也比不上潘部长,就更别说眼下了。

陈太忠一听潘剑屏要来,就跟许纯良打听,老潘来是搞什么来了,许主任也接到通知了,但是他很痛快地表示,自己属于不明真相的那种人。

许主任天性就比较散漫,所以他就不肯从他老爹那儿打听消息,反倒是撺掇自己的副手“太忠你好歹也是凤凰市横着是的人,这点消息都打听不到的话,我会鄙视你的。”

“打听省委常委的动向,是违反保密原则的”陈某人很蚀火地嚷嚷着,却是没想到,自己撺掇对方打探消息,同样地也是让别人犯错误的。

对他这种贼喊捉贼的行径,许主任也习惯了,二话不说就压了电话一一大家兄弟一场,啥也别说你给我上吧。

“你小子就不能勤快点儿?”面对听筒里传来的忙音,陈太忠气得嚷嚷一句,不过,磁上这种局面,他牢骚归牢骚,到最后还得去翻电话号码本。

总算是陈某人在凤凰也是响当当的牌子,轻易地就打探出潘部长的考察内容了,潘部长此来,是考察精神文明建设、社会主义心农村建设,还有……计生工作的。

迳简直基本上涵盖了宣教部的所有职能,甚至还有延伸一一像计生工作就是如此,计生工作成功与否,那就是看你宣传得到位不到位了,当然,这跟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也有点关系。

这就是例行公事了吧?陈太忠觉得自己搞懂了,于是找到许纯良商量,科委本部、下属的几个公司、研发机构、合作团体以及企业要搞大扫除,而科委大厦更是要强调规范施工一十安全、消防和建筑垃圾的实时处理,是重中之重。

反正领导来视察,下面就要手忙脚乱半天,潘剑屏来凤凰,规格肯定要比杜书记蒋省长差一点,但是相关单位隆重准备,相关街道戒严,那也是必然的了。

潘剑屏的调研意向早就定下来了,但是具体的行程却是才下来,陈太忠接到这消息的时候,后天中午潘部长会抵达凤凰。

当天下午,雷蕾未了一个电话,说是《凤凰日报》的总编辑宁凯想约陈主任坐一坐,还说这宁总编是她老爸的学生,方便的话,就答应下来吧。

陈太忠对凤凰日报可是没多大的好感,他曾经被一个叫元啥啥的见习记者要挟过,要曝他林肯车的光,而且凤凰科委的出名,没沾了凤夙日报的半点光,直接就是省级和中央的报纸打响了名气。

严格说起来,凤凰日报倒是沾了科委不少光一一科委的素材实在大多太多了,大到全国第一家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小到哪个省市又邀请凤凰科委的人去交流。

中不溜的就是凤凰科委扶持的企业开工、疾风电动车销售破多少、哪个领导又去了科委房地产,赞扬该公司施工快捷、生产安全之类的。

甚至,像助力车厂这种单位,都做了专栏成连续的了,毕竟这是凤夙市目前一个响当当的牌子,再加上科委大厦的先进性探讨之类的……真是给凤凰日报提供了太多的素材。

而一个地级市的党报素材可是有限得很,在天南大多数地市的党报里,都出现过一个领导的讲话就占了半个版面的现象,没办法,地方太小,值得报导的东西大少。

你说报导点实事吧?那更不方便了,小地方的因子也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拐一两个弯,谁跟谁都搭得上关系,捂盖子太方便了。

比如说正林市车祸死了几个人,捅出来的往往是省里的媒体一十这不是省里要拿捏正林,实在是正林那边,随便一个科级干部就能捂住的事情,被人捅出来那就认倒霉了。

这话就扯远了,总之就是那么个意思,陈太忠对凤凰日报兴趣不大,但是既然是雷蕾介绍过来的,那就要给面子。

于是,他挂了电话之后,直接驱车就来到了凤凰日报社,点名要见宁凯,宁总编也没想到他能来这么快,赶紧下楼来迎接。

不过,既然陈太忠能来这么快,证明雷书记是很有面子的,宁凯也不见外,张嘴就是要陈主任在潘部长面前帮着美言两句,说凤蹑7科委能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跟《凤凰日报》的大力宣传、支持是分不开的。“肯定是分不开的”陈主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说这话你小子也有脸说,不知道早烧夸,到了上进的关键时刻,就想到我了?

不过,他看看宁凯的眉眼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焦虑,心里又生出一些纳闷来,莫非是这家伙做了什么事儿,被上面抓住把柄了?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这么含含糊糊地回答总是没错的,由此也可见,话说得含糊点,就会给自己留下充足的进退空间。“那就拜托陈主任了”宁凯听对方回答得风轻云淡,就知道人家是在问一一我凭什么帮你呢?

要知道,像这种不疼不痒的回答,那是做不得数的,他若是不能给出足够的理由,陈太忠估计在潘部长面前提都不会提此事,甚至不排除反其道而行之的可能。

所以他必须将实情告诉陈主任“太忠主任,不瞒你说,在来凤凰之前,潘部长前两天刚去了涂阳,也视察了涂阳日报社……”

潘剑屏在《涂阳日报》记察的时间不长,轻描淡写地做出了指示“新闻报导和经济活动行为,要分开……”

就他这么一句话,涂阳日报的社长在第二天就应声落马,掐得其他各市党报的社长和总编觳镣不已,生恐自己步了后尘。

这年头的日报社,谁家还不拉一点广告什么的?有-偿新闻报道也不少,但是你要说其中的尺度,一般还真的不好把握。广告少了的话,收入备然会少,报社里的人要抱怨,领导也捉襟见肘;广告多了,那就本来倒置了;掐一些似是而非的新闻广告倒是可以,然而一旦有人真要追究,这打擦边球的性质可是更严重一一正像潘部长指示的那样,两者混淆了。

涂阳日报社那社长掉下马,应该是还有一些其他原因,但是,这并不妨碍其他日报社的领导提心吊胆,像这宁凯就是其中之一。

“这种事儿,要担心也是刘社长担心吧?”陈太忠有点不理解,涂阳那边掉下马的是社长而不是总编“他是法人,经济上的经营,应该他负i\}吧?”“但是老刘是宣教部副部长”宁凯苦笑一声“章书记对他的工作也比较满意,我虽然是总编辑,可报纸的版面我要负责的。”

这话说得就挺明白了,刘社长较得章尧东的信任,西宁总编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被当作垫背的就很正常了一一反正他细数的职能范围,也不算错杀无辜。

这还像那么一回事,陈太忠沉吟一阵,微微点头“行,只要有这样的机会,我肯定帮你说,还就说你,不提老刘……这样总可以了吧?”

“那个……也不用专门提我”宁凯听他这么说,又吓了一大跳,心说你这么一搞,可是又让我得罪刘社长了“反正太忠你表示个谢意,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你要愿意的话,我说你好话,说他坏话……同时进行都行”陈太忠傲然回答,反正事情差不多说明白了,有雷家这一层关系,他也不怕说得更**一点,一边说,他还一边用带一点挑衅的目光打量对方“只要你想。”

说穿了,他还是对凤凰日报有点耿耿于怀,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是落井下石要挟人,现在有这个机会了,哥们儿也不怕折腾一番看看热闹,我保你宁凯无恙就走了,反正别人家的孩子一一死不完的。

“这个……还是不要了”宁总编听到这话,沉吟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摇摇头“老刘这人其实也不错,我只是想别人不要拉我垫背就行卜我是不是目光太短没了?”

“追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摇头,心里一边暗叹,宁凯你还就是总编的科了,再往上走也难,这么沉不住气的话也问得出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少不得要开口声明一下“宁总编,话我可以帮你说,但是不瞒你说,潘部长我也是第一次见面,我说话的效果怎么样,真是不敢肯定,大家不是外人,我就把话说明白了一一一一一一”

“潘部长那儿效果怎么样,那无所谓的,我是市管干部,章尧东听得到就行”宁凯听他这么说,登时就笑了“我的任免是市里决定的。“你……你倒是挺明白的”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哭不得笑不得,心说这文化人算计起来人,倒也别有一套哈。

话说到这里,就很明白了,宁凯要他帮着说话,在潘剑屏面前缓颊倒是其次,更关键的是要告诉章尧东,宁某人跟陈太忠达成了一些就契,你要无事生非的话,最好提前考虑一下哈。

21路章调研

周三的上午,潘剑屏的车队抵达凤凰,同行的还有省宣教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主任马勉等人,这调研的规模还真不算小。

章尧东和田立平同时接待,这也是必然的了,潘部长在凤凰电视台转一转,就到了中午,下午又是日报社、计生委什么的。

潘部长到科委,就是周四的事情了,不过科委一帮领导都不敢四处乱跑,规规矩矩地在单位里等着领导视察。

潘剑屏长得瘦瘦的、高高的,约莫有一米八左右,黑黢黢的国字脸上一双细长的眼睛,给人一种不太好相处的感觉,而且脸上也确实没什么笑模样。

大多的时候,潘部长是跟许主任了解情况,当然,堂堂的省委宣教部长,自是不会对许纯良刻意客气,事实土,有些人隐隐有种感觉,他跟许书记的儿子有意保持距离。

当然,这就是仁看见仁智看见智的问题了,不管怎么说,大家的感觉就是,潘部长这做派和表情,看起来似乎不知道许主任的来头一一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其中科委大厦和手机研发两块-,引起了潘部长浓厚的兴趣,站在那里问东问西的一一科委大厦也就罢了,在建的综合性办公大楼也不算少,这手机研发,可是天南省独一份儿。

只是,最后的大头还是落在了电动助力车厂上,这是已经形成了生产规模的,凤凰市知名的品牌,潘剑屏对这里的兴趣最大,甚至去几个车间看了一下,考察工人们的精神面貌,又了解工会和党建宣传工作。

要强调的是,凤凰科委还真有点科,这样视察下来,不知不觉就十一点半了,章尧东就发话“潘部长,时间不早了,您下午不是还要考察新农村建设?”

“嗯,我再看看”潘剑屏还在助力车厂转悠,对着陈太忠微微扬一下下巴“宣传里为什么不强调一下,自主生产的配件达到了百分之百?

我那电机就是山寨的,陈主任心里苦笑一声,嘴上却不能那么说,只能沉吟一下回答“这主要是为了销售上的考虑,广大消费者对纯粹的国货,还是有点存疑的心态。”

大家还正在琢磨,潘剑屏是不是有意为难助力车厂或者陈太忠,不成想潘主任沉吟一下之后,叹口气微微摇头“所以说,扭转定式思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们应该勇于宣传,打破桎梏。”

“潘部长指示得很正确,这一点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章尧东点点头-,很诚恳地回答,接着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小陈,下一步要把这一点纳入议事日程,尽快处理。”“嗯,我这两天正在跟《凤凰日报》的宁凯协商下一步的宣传工作”陈主任狠狠地点两下头,职位不母■,点头的力道自然就不能相同,这是个态度问题“在宣传上,日报社和电视台一直都挺支持厂里的工作。”

听他这么说,章尧东淡淡地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是透亮,省委常委下来视察,你这区区的处级干部都敢胡乱报人名出来,那肯定就有一些用意了。

不止是他想到这个了,旁边也有人想到了,不过听出来的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去点破,潘部长也早见惯了别人在汇报工作时夹带私货,于是就随便地嗯一声,连头都不点了。

倒是一旁扛着机器的凤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有意外惊喜,陈主任把日报排在电视台前面,估计是有一些说法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电视台也被提及了,这也算好事不是?

又说两句之后,大家就慢慢地向厂区外走去,宣教部副部长马勉落后半拍,冲陈太忠招一招手“小陈,这厂里面不能光强调生产,精神文明建设也要常抓不懈。”

其实,领导在视察中说的话,都是很扯淡的事儿,关键是看最后报纸上领导是怎么说的,比如说潘剑屏刚才说的,要强调疾风是纯粹的国货一般,这话根本就是信口说一说。

且别说助力车厂的电机是山寨的,也别说助力车厂有相当部分的电机用的是铃木的,前期广告中又是“铃木原装电机”只说助力车厂这么大的生产规模,谁敢去强调疾风车是国产的?

这种宣传一旦开始酝酿,章充东和田立平都绝对不肯答应:疾风车要是因此销量下滑,谁来负这个责?这不仅仅是疾风车厂的事情「市里的财政收入是要受到巨大影响的。

欢章充东的强势,就算《天南日报》上报导了,疾风车百分之百国产,估计他都要硬顶着,不许助力车厂这么做广告一一除非有什么别的因素,他才会响应上面的精神。

反正,领导视察的时候,大家听一听,表示出正确的态度就行了,至于说以后改不改,那就没必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一一除非是领导再三强调的。

所以,对这个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陈太忠也是笑着狠狠点头,心里却是不以为然,马部长你是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的主任,自然要这么要求了“马部长指示得很正确,回头开个会,强调一下省里的精ji,

吃过饭之后,许纯良和陈太忠一干科委的人就离开了,由于潘部长所带的车队已经不小了,所以两人是拼车,坐了许大老板的帕萨特过来的一一开太多车,也有点碍眼。

许主任沉得住气不说话,陈主任却是才上车就嘀咕一句“这驻欧办的事情,老潘就问了我两句,你看他是个什么意思?”“两句还少吗?”许纯良不以为然地看他一眼“那是省委常委,旁边那么多大人物,专门问你个小处长两句,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我是想知道,他回头会不会再问我,我是不是该在办公室等着?”陈太忠听得眉头皱做一团,颇有一点为难“最近又有点事儿了。

“那你就忙去呗”许纯良打着车,将车缓缓地驶出凤凰宾馆“要是老潘找你的话,你临时往这边跑也来得及,我帮你打掩护。”“问题是周五是荆以远荆老的生日,九十八了”陈太忠撇一撇嘴“从素波往回跑……那怎么也得俩小时不是?”

“啧,你倒是跑了一个远”许纯良听得咂巴咂巴嘴巴“那你就夜里往过赶吧,反正都是高速,要是一百八的话,回来也就一个半小时……跟从阴平回来差不多。”

夜里赶路自然是防备着下午被领导找,而潘部长下午不找陈太忠的话,明天找的可能性就小多了,而他暂时离开,部长大人也不能认真。

一百八……时速两百四的话,我一个小时出头就回来了,你当我是开飞机呢?”陈太忠悻悻地白他一眼……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当天夜里直奔素波而去,晚上雷蕾看小孩出不来,倒是田甜和张馨有空,三人随便吃一点,田甜乔着捷达车,陈太忠载着张馨,紧赶紧地在九点到了军分区拓待所。

不成想,军分区这边加了岗了,见两相车上只有特别通行证,没别的东西,就要问三人找谁,陈太忠瞅着远处一伞士兵眼熟,叫他过来问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兵对这位疑似太子党也有印象,就告诉他说后天有大会“现在房间挺紧张的,你最好跟张所长问一声。”

陈太忠一打电话,还真是这么回事,那边喧喧嚷嚷的,似乎人挺多的,张所长找个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说话,“你常包的二号小院说不定要有人来住,就算没人住,运人也太多,太扎眼……领导你包涵一下。

人家这么说,陈太忠只能做个手势,掉头走人了,他也懒得再找别的地方,直接去了韩忠的港湾大酒店,开了一个总统套。

经过这么一折腾,不单是他,就连张馨和田甜也有点兴致不高一一这是见不得光的约会,才会如此小心地东奔西走,真是扫兴。

三人在房间里坐着又喝了一会儿酒,气氛才逐渐活跃了起来,田主播也终于有兴致为自己的哥哥抱个不平,“太忠,我哥要是再去美国,手里也没多少钱了……你给他找点活儿嘛。”

田强还没去美国,他也不想走,最近就总是在抱怨,还不让她跟陈太忠说,但是做妹妹的,不希望自己的哥哥跟自己的情人闹得太僵,否则不止她被动一十她老爸也难免心里不舒服。

“这个……天南他是不要想了”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断了再跟范如霜打招呼-的念头,那小子真的不是省油的灯,万一给老范带过去被动,那可不是朋友之道“其他地方,那要看机会卜”凌晨还有更新,不过可能稍微晚一点,预定新的一年的保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