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9 人面召唤

2189人面第一 年快乐召唤保底月票

关于田强的事情,实在有点令人扫兴,所以陈太忠很自然地找了一个新的话题“甜儿,最近素波的旱情严重不?”

“整天全是这种报导”田甜扬一扬眉毛,又撇一撇嘴,看起来相当无奈的样子“全省大旱,就是凤凰好一点,要说……那场雨真的垠奇怪啊一一一一一一”

她一个省台的女主播,按理说是不会太清楚此事的,但是她老爹是凤凰市市长,她得到比较多的消息,就很正常了。

事实上,是省气象局最先开始纳闷的,素波这边人工降雨,死活没降下来,不成想到了凤凰雨倒是下来了,这有点不合情理,暖空气带的水汽总是越来越少,而不是越来越多。

而且青旺那边,和凤凰的条件差不多,两家也都射火箭了,凤凰下了青旺没下,这事儿还真有点殿跷。

当然,自然界有许多奥秘,并没有被大家完全掌握,这气象学也是其中之一一十可能是什么偶然因素影响的吧?

所以,省气象局也没太奇怪此事,就是让凤凰气象局报一下数据,顺便了解一下人工降雨的过程,到最后依旧是没什么所获。

田甜不但有那么一个老爹,还有一个消息灵通的好友段天涯,所以她对此事知之甚祥“呵呵,反正我老爸是不用太头疼了……对-了,吴言是分管什么的?”“少提这个人名儿,尤其是别提我跟她硌关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今天见潘剑屏了,感觉那人持不好说话,你见过他没有?”

“他就那样,常年一张橡皮脸”田甜笑一笑,宣教部自然管得了省电视台,所以她对老板的老板也比较清楚“今年引5打假挺厉害的,他拍桌子的时候,脸上也没表情。”“那是素波理工大那儿出事了”张馨听她说到这个话题,轻声插话了。

随着Ip市的业务展开,张经理的眼界也是越来越广,前一阵素波理工大的电工小宋去了市移动,要在工大开第二家市一十第一个点真的太火爆了,他就想再在宿舍区开一个。

小宋有意巴结张经理,就坐着多聊了一阵,于是张馨就知道,工大食堂进了一批冒牌的食用油,搞得一百多个学生上吐下泻,严重的十几个还住院了,好在没有出人命。

既然没死人,按说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好死不死的是,其中有个住院的女生,她的男朋友能搭上省委宣教郜,直接就将此事捅了上去。

捅上去那就要处理了,但是,考虑到这件丑峒容易在各大院校产生严重影响,而大学生们又是最容易激动的,那实在是不宜公开「所以在处理了相关责任人之后,就低调地平息了此事。

别人捅上去此事,是为了曝光,结果宣教部捂盖子了,那么在别的方面适当补偿一下也就正常了,再加上假冒疾风车仓库被烧,导致一死一伤……总之,就是这么多阴差阳错的事情,所以今年的打假力度不-1\o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相互补充,不多时田甜就提起了涂阳的事情“涂阳日报社的社长,也是因为给假冒伪劣商品打广告,潘部长过去视察,有人偷偷打小报告,结果那个社长就悲剧了。”

敢情是这么回事?陈太忠听得笑着擂摇头,心说这老话说得还真的奄理一一“不抓勤,不抓懒,抓的就是不长眼”谁让那家伙撞枪口上了呢?

接下来,自是十室皆春,那也不必提的,不过第二天一大早,陈主任就被骚扰电话吵醒了,是军分区招待所张所长打来的“老王,问你个事儿……呀,打错求的了。”

“啧”陈太忠看一看时间,六点半了,一时间有点欲哭无泪,反正他也该起了“老张,不带这么调戏人的啊,你们当兵的起得早,我们地方上可是有夜生活要过呢。”“正好,找你也行”张所长笑了起来“陈主任,你在地方上这么有办法,我这儿有点小事儿,麻烦您伸伸手……”

事情倒确实不大,就是军分区和下面某个旅驻军之间的光缆断了,这马上要开会了,得赶紧修好,要不然可就是大问题了。

然而,现在的事情有点纠结,是在于军分区和那个旅部之间的距离有点远,中间是走了供电局的杆路过去的,十一公里的长度,两百根的杆手,一根杆子一个月的租用费十块,一年两万出头一一但是军分区从来没给过供电局钱。

光缆挂起来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当初安装的时候,这费用就早商量好了,但是两边调试通了之后,军分区就不提这事儿了,说是该那边旅部给钱。

旅部说得这边给钱,这就是扯皮了,反正通讯已经开通了,这是军队内部的线路,国防性质的,有种的你供电局给我掐了!

这次光缆坏了,供电局总算是等到了,坚决不让部队的人工去修,你得给了钱我才让你修,七万多呢一一我没胆子中断你的线路,但是现在线路已经断了,我不让你垮那很正常。

张所长昨天在陪客人吃饭,就不方便跟陈太忠说,今天他是实在没办法了,正好又打错了电话,所以就顺势请陈主任搭把手,请他帮着协调一下。

“实在不行,就得硬上了,不过那是破坏军地团结,后果……很难说”所长大人长叹一声“关键是看供电局的态度会不会软化,夏言冰这家伙腰板硬,不是特别讲理……电线杆子都栽在那儿了,多挂一根线会死人吗?”

夏言冰?一听这个名字,陈太忠心中的旧怨就又生了出来,要是换个单位,他才懒得理会这种要求,老张你昨天都不让我进军分区,而且,这也不是你招待所所长该管的事儿吧?但若是夏言冰,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有些东西他还是不太懂“这个光缆是要熔接的,对吧?”“是啊,熔接还要花个把小时呢”张所长叹一口气“就是对接在一起,还要检测,明天就开会了……你说这该怎么搞嘛。”

“你昨天晚上怎么不知道说呢?”陈太忠听得一皱眉,他倒是不怕对接,关键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好,还要检测……唉“现在屎到屁股门了,你才想起来挖坑?”

“昨天托人跟供电局说了嘛,结果那边挺强硬,而且你打电诠来的时候,我正招呼客人呢”张所长听他这么说,知道有点门儿,于是就后悔了“早知道你能行,我说成啥也要跟你说一声。”“行了,我再问问人吧”陈太忠也懒得听他唠叨,问明白线断在哪儿之后,就不想再说了“成不成我中午给你个话。”

他拿着手机唠叨半天,张馨和雷蕾早就被吵醒了,见他挂了电话,张经理就话了“光缆断了?在什么地方啊?”

陈太忠正琢磨呢,这么屁大点的事儿,找黄汉祥肯定不合适嘛,且不说他就不愿意求到夏言冰,只说军分区真想解决此事,其实也很好办,不就是补交几万块钱吗一一为这点钱的事儿找老黄,还不够丢人的呢。

但是军分区就是不给钱,一来他们不想让此事搞成惯例,二来估计这光缆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重要,要真打起仗来需要修这光缆「谁还会省这点钱?不过,真要打起仗来的话,供电局怕是也不敢这么吊了。

猛地听到佳人问,他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搞通讯的人呢,于是笑一笑,将情况说一声“…就是这个地方,你能帮着想一想办法吗?”

“我帮你问一问吧,省邮电工程公司的老总,跟邓总关系不错”张馨欠起身子,开始穿衣服,白生生的身子在微弱的灯光下煞是耀眼“我在工程公司也认识两个人。”“呵呵,我家小馨也能帮我排忧解难了啊”陈太忠笑一笑,手在她■胸前掏摸一下,也开始穿衣服“什么时候能给我消息?”“你的事儿,我肯定最快办了”张馨挂上胸罩,将后背扭向他,“反正保持联系吧……你帮我挂一下挂钩……

别说,张经理这人脉,还真的提高了不少,九点的时候,她就打过来了电话“这条线当时就是工程公司的人帮着部队的人挂的,现在他们正在查,附近有入地的口儿没有,把断的这一截儿解下来入了地,找个通信井熔接……”

电业局的杆子上可以走线路,但是电信局的地下管道同样可以走线路,尤其是素波早就在规划明线入地了,新建的通信管道全部走地下,而近几年又是通信大展时期,电信局在地下构建了不少通讯管路一十电信移动才分家,这管路是可以共用的。

这干什么的还真就是琢磨什么,陈太忠听得感慨不已,心里却也不无得意,我还当要自己半夜里偷偷去接一下呢,眼下这么搞,可是能更好地恶心供电局一十我不在你的杆子上接了,走一截儿电信局的管道,你咬我啊?

哥们儿这人面儿,是越来越广了啊,想到这个,由不得他不沾沾自喜“你等一下,我把张所长电话给你,你也好卖个人情……”

幻第一更,疯狂召唤保底月票。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