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2 张馨请客2193旅游经

官仙 2192张馨请客2193旅游经七千字

陈太忠原本想的是,供电局能调出这么多人来,估计双龙分局的人怎么也来了大半,附近的供电所更是应该无人值守了,所以弄爆一个变压器,这边就该乱?y?o嗯……趁着这个乱劲儿,工程公司的人就可以脱身了,这叫围魏救赵。

不成想供电局这边的反应,让他有点大跌眼镜,修变压器居?然不如围住这帮施工的人员重要?这可是电力生产安全出?问题■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又释然?了,这里双龙区,属于素波的工业老城区,跟凤凰的湖西区有点像,二十年前大家打破头挤看来,现在却是不景气得厉害了。

世间的人和事,就是这么势利,既然这里成了经济欠发达城区,特有办法的人肯定就走了,剩下的人就变得无足轻重了,停一会儿电算多大点事?

一计不成,他就又生出一计来,就说怀疑变压器是施工队的同伙搞爆的,这就是实者虚之实者虚之的意思了,你们总要派上十来八个人过去,捉拿肇事者的吧?

有人破坏变压器的可能性很小,但并不是没有?一一?事实上运爆炸也确实是人为造成的,关键是,供电局的要真的捉住破坏者的话,这理就占得太太了。

他这话一说出来,供电局的人脸上就精彩了,各种表情都有,或沉思或皱眉,或惊恐或愤懑,倒是那几个施工队格人,齐齐怒视着他一一小子你别血口喷人!

“小刘,你带几个人过去看看”领导模样的那位一听,也着急了“快点儿,万一是人为的,追上肇事者先围住,千万别动手,嗯……让对?方先动手吧。”

爆炸的变压器离这里也不远,就是四百米出头,看是看不太清楚,跑过去的话,也就是一分来钟的事儿,当然,肇事者肯定是跑了,但是手脚快的话,没准还追得上。

他这一吩咐,人墙登时就散摊子?了,这就是命令不明确的缘故,不过这种事儿一般人等闲难得遇到,导致瞬间的进退失据倒也正常了。

可是圈子里这几位都预备着呢,他们早被人围得有点不耐烦了,见圉子有所松动,有人登时就大喊一声“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中等身材的家伙,直挺挺地冲向一个松开双臂的缝隙,按说这个圈子外还有一重园子,不过那里是两个女人一一她俩觉得自己在外囹,阻拦的责任很小,又有一般女人常有的八卦之心,索性就松开了手,转身看热闹了。

中等身材这么一冲,

里围的人还好一点,外圈的俩女人身子齐齐向前一栽,接着就是几个踉跄,好悬没摔在地上,紧接着又是几个人连续地冲出来。

在第五个人冲出来的时候,胳膊肘又撞住了其中一个女人,那女人原本就没调整好重心,又吃这么一下,终于再也把持不住平衡,身?子打横转了半囹,重重地一个屁股墩坐到了地上。

后面三个想跑,就没那么容易了,其中两个人被人伸手拽住了工具袋的带子一一这工具袋,就是放了一些改锥、钳子、壁纸刀和万用表的那种,油腻腻地挎在身上。

这些人,里?没有带光缆熔接机的那种主,那么贵重和精密的设备,又是野外施工,一般都是跟着工程车的,那些人在检测完毕之后就走了,只剩下这些卖苦力的工人在场收拾手尾。

这俩人被拽住了工具袋,仓促之下?没命地一挣,居然就那么挣脱了,当然,没有人注意到,拽带子的那俩人,有不到半秒钟的失神。

这八个人刷刷地在前面跑,后?面供督局的人撒腿就追,不过不知道怎的,追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双腿不住地拌蒜,接连摔倒三个人,虽然跌得不是很惨,却是也阻住了后面人继续追赶的脚步。

这八位直蹿出三百多米,感觉后面人不追了,才停下来缓口气,一个高个子??冲那第一个往外跑的人一竖大拇指“头儿这反应就是快「说跑就跑,真的是杀伐果断说到做到。”“啊?”中等身材听得就是一愣,回头看一眼这高个子“小赵,刚才说‘快跑,的,不是你吗?”“不是我啊”被唤作小赵的高个子挠一挠头,讶异地左右看一看?一?一r一?一?一

说出快跑的人,不用说大家也猜到是谁了,陈太忠本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思,不成想那几位早存了类似念头,这一声不知道传来的声音,登时就点燃了导火索。

没人发现这嗓子是他喊的,不过那八个人跑了,一辆载人和梯子用的轻型卡车却留在了现场,供电局剩下的人就商量了起来一一咱把运车扣了吧?

可是扣车……也不太合适,俩当兵的正靠在车上看着他们呢,刚才两帮人折腾,当兵的不好插手,就负责了看守车辆的重任。

大家正在商量的时候,远处两辆军车拉着警报过来了,车门一开,跳下四五个满脸痞气的家伙,为首的是一个龅牙,打着横就走了过来“谁欺负工程公司的呢,找死吗?”

陈太忠感觉这家伙似曾相识,再一想就想起来了,这可不是韩天的手下,当初冒充打家,被哥们儿收拾过的吗?

我怎么就忘了,张所长也是认识韩天的呢?想到这个,陈某人转身就走了,韩老五都出面了,他再呆着也没啥意思了。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陈太忠就接到了张馨的电话,张经理在那边说了,晚上她要邀请工程公司八处的李?经理吃饭还人情,问他来不来。

“咦,这个老张不像话啊”他听得有点恼火“这是你帮了他了,怎么能让你请客呢?对了,钱要上没有?”“他们不是有会吗?晚上要忙”张馨昊着回答他“作训科岳参谋说了,过了这几天专门请我,钱也要上了,不过是借款……”

合着这岳参谋是军分区作训科长,通讯这一块就是归作训科管,岳科长在地方上的人面儿不行,他又跟张所长关系好,就央其帮着协调一车上此事。

部队里的人,一般还都是挺痛快的,张馨眼见事情办成了,就去军分区要钱,岳参谋有点挠头,说是最近办会呢,资金紧张,而且手续也繁琐,索性就直接跟招待所借了十万给她?一一?张所长那儿能承接一点酒宴和住宿,经济较为独立。

至于韩天的人,确实是张所长叫过来的,那也就不用赘述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军分区的人,绝对抽不出来时间招呼张馨和李经理。

但?是李经理今天的事儿办得挺不错,钱嘛……要得也不算多,张经理觉得自己应当请人家吃顿饭意思一下-,于是就跟情人征求一下意见。

“这个李经理……他是男的女的?”陈太忠首先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才好做桌断,小馨请客无所谓的,不过对方若是男人又正值年富力强硌话……他左右是无事,就要考虑过去捧一捧场。“男的倒是男的”张馨听得就笑“不过他们八处最近日?子过得也挺紧的,还琢磨接一点移动的工程呢,他肯定不敢乱来。”

邮电工程公司一共九个工程处,前三个处是正经的老工程处,后六个全部都是衍生?出来的,多半带一点自负盈亏的性质,张经理原本也不知道这些,不过今天李经理办事办得挺爽快,为的就是巴佶■这位张沛林眼里的红人。

巴结完之后,他?自然就要暗示一下自己的窘迫,而市移动的邓总也知道小张今天在忙些什么,就告诉她说,对方若是提出什么要求,你不要痛快地答应。

邓总作为一把手,对于市移动的施工有自己的想法,那是很正常的,张馨也不会悖宠而骄到挑衅邓老板的权威,不过,既然不能应承人家什么,请人家吃顿饭就很正常?了?一一都是干通信的,谁还没有求到谁的时候?

只是,一直以来,张馨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一般,被人细心呵护着的,就算老公入狱了,却是又砸到了陈太忠和张沛林,鲜有单独应付外人的时候,多少有点不自信。

所以,她就想叫上太忠帮衬一二,若不是陈太忠现在在素波,没准她都?有喊赵明博来帮忙撑场面的心思。“我去无所谓,不过,你不怕咱俩的关系传出去?”陈太忠沉吟一下发问了,他是真的为她着想的“我倒是不怕,反正没结婚呢“你没结婚……我都离婚了还怕什么?”张馨的回答,却是也挺生猛的,跟她一贯的谨小慎微不太相符。“人言可畏啊”陈太忠笑着答她一句,略略停顿一下就做出?了决定“好了,我再找上两个人陪我去吧。”

在他心目中,许纯良是最合适的人达,市交通局最近跟科委下了大单子,要给全市的出租车上合PS定位,他俩正副主任一出面,就可以解释为”素波移动数据部的张经理在此事中出力了,凤凰科委非常感浇。

而且陈主任确信,许主任会配合自?己的女人做戏,纯良你也别说看得惯什么,看不惯什么,那是科委几千万的单子,有意见也得保留,知道不?21q3章旅游经

非常遗憾的是,电话打通时许纯良还在凤凰,他还说这个礼拜不回素波了,陈太忠挂了电话,正琢磨该再跟谁联系一下的时候,田甜的电话打了进来。

田主播争取了两天轮休,她是《天南新闻》第一主播,她走了,节目就由第二主播来做一一这个栏目比较重要,所以有专门的替补选手。

田甜这假,倒也不是白清的,她有个手帕交的老公,搞了一个旅行社,正琢磨着发展一点国外旅游的业务,听说田立平去了凤凰,就想起来凤凰市在欧洲好像有个办事处,于是,这夫妻俩就找到?了田甜,想让她帮着跟田市长打问一下。

别的事儿也就算了,这点事儿田主播还真敢答应,就告诉他俩,我跟驻欧办的主任陈太忠关系不铝,但是贸然上门找人家也不合适,等他来了?素?;A,我带你俩去见他……你们有什么?想法,直接跟他说。

陈太忠是昨天夜里到的,于是,今天田甜就跟台里招呼了,我倒一下轮休,台里领导自然是要答应的一一田立平是不在素波了,但是人家却是升正厅了。

那就……一起吧,陈太忠一听,心说这可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正好张馨要邀请工程公司的人谈一谈,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张馨已经同?李经理约好了地方,就是在市移动公司新址旁边的一家肥牛火锅店,这里的档次不算太高,胜在干净整洁,市移动的职工也经常在这里吃饭一一?只是一个普通的答谢,请得太隆重,反倒显得她没见过世面似的。陈太忠三人进去的时候,张馨已经在场了,工程公司那边来了三个人,除了李经理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是今天搞熔接的技工,女的是八处的财务。

李经理年约四十许,中等身材面黑似锅底,偏偏地说话做事很沉稳,听说陈太忠?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登时叩了一跳,一个劲儿地要推他坐首位。

就算不知道陈主任的真正能力,但是人家凤凰科委是扎扎实实的处级单位,他这个八处就是个企业的科级,了不得是内部定了副处待遇,连处长都不叫而叫经理,那根本不能比的。

陈太忠却是要田甜坐首位,也是为她在朋友面前长面子的意思,推来推去,还是田主播说了“今天是馨姐请客,还是她坐首位吧,我挨着陈主任你坐就计了。”

这可是又让李经理吃了一惊,心说张馨这帮朋友,看起来来头还真的不小一一不过,那田甜只是一个省台的主持人,为什么陈主任要让她坐首位呢?

于是他索性把自己的位置挪一挪,让张馨和陈太忠分了首位,又聊了一阵之后才知道,合务运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啊?

这就是谨小慎微的好处了,李经理觉得自己做对了,人家田立平的女儿,坐?的位置也不过是跟他相对,他还能有什么遗憾呢?

倒是张馨有点微微的不适,李经理的职位似乎略略比她高那么一丝,今天又是她求人,不过对方都执意如此了,地又不擅长拒绝「于是就是这个局面了。

酒桌上,陈太忠的话很少,大多时候也就是李经理和张馨在说话,张经理偶尔有点为难的时候,田主播也能接口说两句,所以大家都有点看不明白,陈主任和这两个女人的关系。

不过,对李经理来说,看不清关系不要紧,要紧的是他知道了,张经理结识的这些人都不简单,不但不简单,人家关系还都不错。

为什么这么说呢?还是因为这个肥牛火锅有点不上档次,自己人在一起,那什么地方都能吃饭,但是能跟外人在这种档次的地方吃饭,并且神态自若,那关系就差不了。

这种简单的道理,李经理在一瞬间就想通了,于是心里有点庆幸,今天这件事儿,幸亏我认真去办了,这结识下的,可都是人脉。

就连敬陪末座的那二位,都是开了旅行社的主儿,而且还是谨小慎徽地不怎么言语,李经理情不自禁暗暗感慨:这人和人交往,果然是分因子的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统管一个工程处的一把手,今天又卖了人情,言谈中倒也没有太过谦恭,就是坦坦荡荡不卑不亢地说话了,酒桌上的气氛倒也不错。

然而,这种坦荡也带来了一定的逆向效果,当他说起,希望在移动找一点活儿,而?张馨含含糊糊地回答的时候,他就不能再说下去了一一再说可就**份了。

还好,李经理也没纠结于这点事儿,拿移动的通信工程,要是个把小活儿,跟张经理保持联系就行了,至于说大活儿,估计她也做不了太多的主。

这顿饭吃完,也不过七点多不到八点的模样,张馨买了单,接下来李经理要请大家去活动,却是被张馨婉拒了,这个婉拒看在梁珍眼里,就是张经理估计跟陈主??任有点说不清的关系。

梁珍就是田甜的手帕交,今年三十了,她不是没想甜儿会跟陈主任有什么关系,但是眼下看起来,似乎……那个张馨才是陈主任的情人?

异曲同工的是,跟她一样,李经理却是认为,田甜或者跟陈主任关系更好一点,不过他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田甜和张馨才是关系好,陈主任是跟那俩一起耒的。

反正就是这乱七八糟的感觉,到最后还是李经理一路,陈太忠等人另一路,大家也没找歌城什么的,就是随便逸了一家咖啡屋,进去要个包间聊天。

梁珍的老公也姓李,叫李强,言谈举止相当文雅,说起做欧洲旅游这一块,就很虚心地向陈主任请教,你看我想槁这个,该从哪一方面入手。“要说在欧洲槁旅游,还是得先找浊f6人才”陈太忠回答得也很客观“英语是其次的,毕竟欧洲的旅游中心不在英国。”

“像这种情况,我们都是要在当地战导游的”李总搞了多年的旅游,对这个行业也相当清楚了“本地派过去带团的,就是负责协调,关于这个法语人才……陈主任你能不能帮着想一想办法?”

“这个好说”陈太忠点点头,他在法国认识的华人太多了「找几个愿意做翻译的,还不是简单的事儿?至于说历史典故和自然知识,那都是可以学的,而且石亮和荀德健还搞了个什么协会,估计那会员里面就能找出点人才来。

“说白了,就是报酬的问题”他笑一昊,不以为然地回答“李总你要是有兴趣,先去巴黎考察一下,再接触一下各个宾馆,看能谈下什么意向不。”

“那其他国家呢?”梁珍沉不住气,就直钕了当地发问了“像瑞士、意大利,也都是旅游大国,这欧洲游不能只玩一个国家,陈主任您有什么好建议吗?”“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陈太忠挺明白欧洲那边的情况,现在搞的一体化,各个国家之间的人相互往来很方便“通过华人之

间,或者跨国公司的分支机构来沟通。”“这可是太谢谢您了”李强听得就笑了起来,对方最后一句话说得顺理成章波涠不惊,但是对他来说,就有若洪钟大吕一般响亮和震撼,这才是他想要的。

李总对国外的华人,不是特别有信心一一?关键是他听说的负面消息比较多,而陈主任说的“跨国公司的分支机构”这就是太大的帮助了。

尤其是陈?主任说话时的f6气,那叫个轻描淡写,于是李强禁不住就发问了“您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能不能带我们亲?自走--走?”

“哎呀,这个可能性太小了,真不敢这么答应你”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由于田强的事情,他对田甜心里有点歉疚,就愿意仔细地解释一下,哪怕对方提出的是这种过分的要求。

“不过你放心,该协调的我能帮你协调到,像阿尔卡特、安万特、A摊这些公司,还有英国的议员啦这些,都能帮你联系上,别人的面子我不买,田老板的朋友那一定要关照到,要是络想见识一下意大利的黑手党,呵呵……也不是不能商量。”“呀,郧可是大好了”梁珍听得一拍手,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英国和意大利都不是问题了,不过这个……还有瑞士吧?”“啧”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咂一咂嘴巴,又看她一眼,颇有点哭笑不得“A舱硌总部就在瑞士?苏黎世。”“我俩都是土包子,陈主任你别见怪”李强见他这副模样,芙着接口“那就都不成问题了,欧洲那边,不知道现在的人工怎么算?”

“人工就更不是问题了”陈太忠真是被这夫妻俩打败了,心说你们还真的是不客气,啥都要问,去考察一趟不就都明?白了?”不过组团欧洲游,那都是高端顾客,呵呵,你徂还担心请不起人吗?”

“这个市场我们了解过,大团的机会很少,小团多”梁珍觉得陈主任有点饱汉子不知饿汉子籍,就要细细地解释一下“那带团这个人,就是很重的一笔负担……”

“小团更是有钱团”李强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自己老婆的话一一你是在跟陈主任说话,不是普通的朋友,别露出自己那点小算盘,还不够丢人的呢“反正欧洲?那边就拜托陈主任了,对了,您想去国内哪儿旅游,尽管吩咐啊……”

这话说得……还真?准,第二天陈太忠就打电话给李强“有两个朋友,想去永泰山看一看,李总手上有导游吗?”

何雨腰是明天的飞机回北京,今天就闲得没啥事?儿,找到荆紫菱打问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一十当然,从北京来的主儿,通常不会选择在素波逛衡。

去年的时候,小雨腰跟何振华来过一趟素波,市里该转的地方也都转过了,甚至还在运河公园的石舫碰到了陈太忠。

荆紫菱问一问她,琢磨了一阵,就说那咱们去永泰山春游吧,小何一听挺高兴的,现在是三月底,北京的迎春花还是花骨朵呢,天南已经是草长莺飞了。

俩女孩出去,肯定不是很安全,尤其又是个顶个漂亮的这种,阿雨朦身边有两个跟班,不过还是找俩护花使者比较好,于是荆紫菱就打个电话给陈太忠。

陈太忠接了电话,心说既然要春游,那索性找个导游算了,游玩时也能多点情调,正好昨天才见过李强,就不客气地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一一反正将来你在欧洲少不了麻烦我,这种人情,不用白不用。

李强一接这电话,马上安排-人,还把自己的普桑开了出来,其实,昨天五个人就开了四辆车,他知道陈主任不敢车,但是……这不是凑热闹吗?

田甜听说荆紫菱要去,就不想跟着去,不过李强不知道他俩在一起,一个电话打给她,盛情邀请她一起去一十“小田,陈主任可是买你的面子。

初春的永泰山,是非常漂亮的,李强的普桑打头,荆紫菱开着老爸的普桑跟在后面,再往后是田甜的捷达,最后才是陈太忠的林肯「四辆车在九点出头的时候,到了永泰山的山脚下。

永泰山管理得比较好,山门口处有停车场,不让私家车上山「说是怕那些人不熟悉道路发生意外,想上山可以坐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提供的电瓶车,也可以自己往上走。

“咱们坐缆车吧?”何雨朦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下车四下一打量,就发现不远处有缆车绳索,于是笑吟吟地一指“这么上山省时间,你说是不是啊……紫菱姐?”

缆车自然是省时间,电瓶车也得在山路上拐来拐去,哪里像缆车直接就到了?不过,她这话说出来,荆紫菱登时语塞,于是侧头看李强和导游一一永泰山缆车事件,当时可是很轰动的。

“这个缆车……停运了”李强不想说,可是还不能不说,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说不得回头看田甜一眼,低声嘀咕一句“你看你哥做的这点好事儿。”“那是郭明群干的”田甜的脸直臊得通红,嘴里却是低声辩解…

月票榜还是第二十五,痛苦死了,明天若是能冲上前二十,风笑三更回报,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