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4 -2196被征用

2194 2196被征用

作为凤凰人,陈太忠对“永泰山缆车事件”也有印象,不过倒谈不上是坏印象,正是有了这件事,太忠库才得已命名,因为“关系民生,善举也该受到监督”0

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到了后来,蒙勤勤才在一次交谈中顺丑告诉了他,还半开玩笑地说,永泰山缆车事件里,唯一获益的就是他陈某人一一这运气太强大了。..

陈太忠并不认可这话,因为他认为,捅出这件夸的人,大概才是受益最大的,不过这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不管怎么说,他是因此触摸到了一些此事的内幕。

于是他才会借机笑话田甜,谁想田主播不f了,就说这是春莉的儿子郭明群干的,这话自然是为她的哥哥洗联r罪名的。

“反正都走过去的事儿了”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也信了三分,田强在郭明辉面前,应该没有半点优势可言,赚钱的时候靠后,背黑锅的时候可得顶在前面。

然而在下一s1,想到田强连郭明辉都怕,却是对自己不假辞色,还在背后搞小动作,陈某人心里秀C又不平衡了一一我可是打过郭明辉,也让蔡莉吃了点苦头,就算是现在,郭明辉站在面前我都敢抽他!

你这个哥哥还真是不识好歹!他看一眼田甜,有心说点什么吧,又有点不忍心,终于轻哼一声“你哥真的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让他醒一醒吧,别再拿无知当今性了……”

我哥那是讲义气!作为关系极好的亲兄妹,田甜自然不会觉得自己的哥哥一无是处,不过面对锈迹斑斑的停运的缆车,她实在也没脸张嘴分辨,只能悻悻地撇一撇嘴。

既然缆车不能坐,那就只有选择电瓶车了,这里的电瓶车个头大劲儿也大,三乘三的车,除了司机,正好放得下陈太忠一行八人。

不过这钱可也是一笔好钱,每个人工山的时候是五十,下山二十一一下山省电不是?

要是有人嫌贵的话一一没人强迫你坐吧?反正对陈太忠他们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都不是问题,荆紫菱甚至跟那司机商量“今天你的车我包了,两千块……怎么样?”

她在大学时,来这里玩过几次,同学里还有喜好旅游的,来这里玩了也回去谈感受,所以她就知道,电瓶车满座的时候,上山得一小时,下山是四十分钟。

有人说风笑你写得不对,永泰山那是山不是土坡,上山路一小时的话,下山半个小时就绰绰有余了一一电瓶车的动力是有限的。

这话是没错,但是说这话的人就忘了一点,电瓶车不仅仅走动力有限,它的速度也是有限的一一是的,跟疾风电动车一样,电瓶车是限了速的。

各个风景区广泛使用电瓶车,不仅仅是因为它环保,更是因为它限速了,你想开快都快不起来,如此一来,风景区游客的安全就能得到相当保障。

这些话就扯远了,再回过头来看这个永泰山的电瓶车,一上一下最少一小时四十分钟,加上等人的时间,一个来回两个小时是肯定的,如果上来下去的时候都是满载,两个小时最高可收入五百六十块钱。

但是事情不能这么简单地看,永泰山的电瓶车跟运河公园的电瓶车不一样,运河公园好多个口子可以随时出入,而永泰山山顶上没口子一一没有人能在上午拉到下山的客人,就像没有人能在傍晚时分拉到上山的客人一样。

这是一个供应和需求关系的问题,或许有人想不到这一点,但是一旦说出来,大家就都明白,甚至,荆紫菱上大学时所在的寝室里「曾经专门探讨过这一个问题一一永泰山的电瓶车司机,一天最多能收到多少钌?

最客观的估计,就是中午四个小时两趟,都是满客就能收入一千一百块,而上午的两趟和下午的两趟收入减半,一共也能收入一千一,那就一天两干二。

不过这是按最大值计算的,事实上按这种计算方式,一天就要上下永泰山六趟,算下来要花十二个小时一十还能有比这更极端的数据吗?

可要是包车的话,就不该这么算了,天才真少女所在妁女生宿舍一致这么认为。

首先,你电瓶车不用紧赶紧地乱跑了,不但省心而且省电,人不用乱跑了不说,这电池、车子的折旧,也省不少钱的吧?

这个结果,是天才美少女当时就坚持的,所以眼下她认为,自己出上两千块包车一天,是比较合适的价位,她不是没钱,但是再有钱,也不能乱迷不是?

“两千?”那司机明显地愣了一下,车不是他的,他只是承包者,车主也不是傻瓜,按节令来算,这个季节该是一天一千三,不过清明前后,临时涨成了一天一千六一一包两千的话,他今天就能赚四百。

但是这种行情,是外面人不知道的,荆紫菱的报价虽然是高了一点,但是掐他的生死线已经掐得比较准了,所以他愣了一下才回答“两千你找别人吧,我没空。”

东家的定价不是没道理的,这节令司机拉散客,基本上也能拉个一千,不过,有一点是天才美少女漏算了,那就是一一人多的话,来回一趟用不了俩小时。

大不了下的时候少拉俩,下山一趟,三两分钟就又是八个人了,连上个小孩的话,那就是八个半人了,有三四个小孩的话,那就赚大发了。

所以,司机就断然拒绝了,你有钱?成!爷不伺候你还不行,你出得起两千,就出得起两千一,两千二!

荆紫菱觉得自己出的谶挺厚道了,起码不存在盘剥的嫌疑了,对方居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愠怒之下,她就冷笑一声“两千还少吗?不是我笑话你……这一趟你下山能不能坐满人?”

这就是点题了一一你别拿我当凯子,这点猫腻我都清楚!尤其是她身边还跟着何雨腰,这可是一直要挑战她“天才美少女”称号的主儿,她丢不起这人。

可是她没想到,这么做偏偏是暴露的她的本心,司机本就擅长这些揣摩人心的勾当,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先是一沉:坏了,看来这娇滴滴的女孩儿,还真懂得这些门道。

确实,一般人很少琢磨这永泰山游客上山下山的规律,虽然这规律是浅显易懂的,但是吃哪一行的,才肯琢磨哪一行,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一一错非有人提示,一般人会琢磨灯盘下方那一坨黑影吗?显然不会的。

你既然在意,那我就偏偏不让!司机的理论也很质朴,他看出来了,对方不但门儿清,也有点身份,起码是不差谶,那你既然不差钱,我不多要一点,那就是傻的“一口价两千五,给两千五就包你一天了o”

“你这就过了,我不差钱,但是不做冤大头”荆紫菱现在好歹也是身家上亿的主儿了,虽然一直在烧钱,但是手里也真的衬几个,不过……运人花钱,总是要图个痛快的吧?”就是两千,行就行,不行就当我没问!”

有人说,女人在逛街的时候,从讨价还价中获得的快感,妥远大于视觉的享受,这话未必真的,但是既然存在,必然有一定的道理。

这位最终是没有答应,但是永泰山砘电瓶车不止一辆,荆紫菱终于跟下一辆电瓶车谈好了交易:两千二包一天,随叫随到。

这位原本也不是很乐意一一没错,我是赚钱了,但是小女孩你方便也多了,起码不用等车了,要知道,高峰时候,着急坐电瓶车上山或者下山的人,都与■排队呢。

这是供求关系不均衡造成的供需矛盾,是实际上存在的,一般人都要认,而且包个车确实也很方便一一要不然的话,荆紫菱吃多了去包车?

不过这一次,李强出马了,报了几个旅行社的名称,还把负责人也点了出来,这就是业内人士的威力了,司机虽然还想多讹诈一点,但是听到这么专业的吩咐,终于也是死了那份心,于是就只加了两百。

上山的时候,还真是大家想的那样,车速不是很快,也就是十五六公里的样子,不过十五庋左右陡坡,这速度也算不得慢了,尤其是慢慢悠悠上山的过程中,大家充分地感受了山间美景,更别说还有导游时不时地解说。

电瓶车是敞篷无遮拦的,一共是三排座,第一排除了司机,坐着的就是陈太忠和荆紫菱,这是大家公认的一对儿,那没的说。

第二排坐着的,就是何雨朦和她的两个跟班了,小雨腰身居其中,两个女跟班更疑似女保镖的家伙左右夹着她,安全异常。

最后一排,就是田甜、李强和导游了,今天梁珍没来,导游在不停地对前排讲述着山间的典故,而田主播的脸色总是有点不太自然一一这跟缆车事件无关,实在是她的男朋友被荆紫菱抢去了,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然而,这不舒服也仅仅是不舒服,在她还没跟陈太忠发生超友谊关系的时候,陈某人跟荆紫菱已经是正牌的情侣关系了,这一点不但是沈彤或者雷蕾可以作证,蒙艺的夫人尚彩霞都是很清楚的。

是的,两人的私情,发生在荆紫菱宣布主权之后,仅从这一点上,田甜不能占据道德的上风,只能说是她铛了一个空子。

所以,纵是有再多的不甘心,她也只能忍着,为了防止李强起疑心,她还要时不时地说两句话,以示自己情绪穑定。21q5章被征用中

陈太忠的兴致也不错,前后两世加起来,他也是第一次坐这种电瓶车上永泰山,初春的山里,处处都是淡淡的新绿,盎然的生机带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行进到接近山顶处,吹来的山风就大了一点,也料峭了一些,他刚想转头问一问小紫菱冷不冷,却蓦地发现,她脖颊上的白底紫花丝巾被山风吹得向后飘去,轻盈且妙曼,直若御风飞行一般,衬得那一张绝世的容颜生动无比,真的跟紫灵仙子有得一比了。这一刻,他有一点点的失神,有些浙行渐远的回忆,重新涌上了心头。

“嗯?”荆紫菱发现了他的异常,任是谁被人这么盯着看,也会觉出异样的,说不得侧头看一看,本来她还有点高兴,但是,待到发现他看的是自己脖须处的纱巾时,天才美少女登时又羞又恼“有风景不看,你追是看哪儿呢?”

“哦?呵呵”陈太忠徼做一错愕,接着就笑了起来,他知道,小紫菱一直对自己嘲笑她的脖子长而耿耿于怀,说不得低声回答「“我看的,自然是最美的那一道风景了。”

“是吗?”荆紫菱狠狠白他一眼,状若愤懑,但眼中的欢喜却是挡也挡不住“你都是处长了,注意点言行举止,不要那么轻薄,想说我脖子长就直说。”

“你是牡丹花妖,惟其花枝长,才能更显得出姚黄的艳丽和脱俗

陈太忠笑着答她,用的却是讷-人两年前在运河公园赏牡丹的典故。

“你这记性不错啊,快赶上我了”荆紫菱听到他还记得两年前自己的戏语,一时间再也慧不住了,咯咯地笑了起来,开心之余就有点口无遮拦“小心我半夜找你去啊。”

“紫菱姐”何雨腰听到了造句,实在就有点受不了啦“你豪放一点无所谓,不过麻烦你把声音放低一点,你后面还坐着祖国的花朵呢,别影响了我的成长。”

荆紫菱跟何雨腰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也是个闷骚,表面看气质清纯容颜清丽,实则跟普通北京人一样,嘴皮子也特灵光,只不过一般不显露出来就走了。

可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小雨腰就不隐藏她的犀利了,一来是好胜心所致,二来就是……小何同学认为,紫菱姐走出身大家,配得上她开玩笑”是的,换个人还真不配。

严格说起来,小雨腰算得上是红四代了,那优越感真是已经根深蒂固了,这不是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虽然她的父母在黄家地位很一般,但是她可是深得太姥爷喜爱的。

“花朵吗1L没有绽放?”比嘴皮子,荆紫菱还怕得谁来?说不得笑眯眯扭头看她一眼“就知道你小了点,回头跟振华哥说一声,平常多给你补充点营养。”

看美女斗嘴,也是赏心悦日的事情,大家都住嘴不言语了,将日光扫来,只有田甜用力地抓着电瓶车上的横杆,原本肉乎乎的小手,指节都攥得发白了,脑中也只有一个念头一一荆紫菱跟陈太忠……很豪放?

一路有说有笑的,不多时,大家就到了永泰山顶,这所谓的山顶不是山尖,而是这么一个海拔高度,而上面的景致也不少,有永泰游乐园、文峰塔、避暑山庄、山神庙、波动泵,还有双峰谷下的仙女洞……

反正这自然景致,有的是天生的,有的是发掘出来的历史典故,更有颇具现代气息的游乐园,饶是陈太忠这种心高气傲的主儿,也不得不承认,永泰山这一块的旅游资源,是被充分利用起来了。

尤其这个仙女洞,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岩洞,可这宣传资料上,就要着重强调一下,仙女洞位于“双峰谷间靠下的位置”一一这不是废话吗?谁能把山洞搞到山顶上?

仅仅是这也就罢了,连那导游都知道抱着旅游资料,指着那两座山峰介绍“两座山挺拔而峻峭,尤其是每个峰头都有一棵三百年的老松树,所以大家又管这里叫处女峰,呃……对不起,我忘了今天女游客多一点了。”

李强听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是笑得前仰后合那一种,旅游业那点猫腻,在他眼里是一清二楚的,介绍景致的时候,不管是男导游还是女导游,多少都爱涉及一点荤色话题一一事实上做导游的人里,男人真的很少很少。

说白了,介绍典故讲述历史也好,在旅游车上打发时光讲笑话也罢,有点适度的黄段子,还是比较提神-的,也能调剂气氛,尤其像这“双峰谷下仙女洞”太容易引起人的绮思了,要是不拿此做点文章,那简直就是旅游资源开发不力嘛。

今天来的导游,也是个女孩儿,相貌一般可身材着实惹火,她是做憬-了类似的讲解,想都不想就这么说了,说完之后就后悔了一一自己一行八人里,除了李总和陈主任,其他的都是女人啊~似此情况,李强笑到肚疼也是正常的了。

不过,导游觉得冒失了,但是这些女游客却只当没听到了,于是大家很嗨皮地转了一阵,眼见已经一点多了,就要找个地方吃饭。

风景区的饭店,价格都比较高,当然,陈某人一行人都是不差钱的,价格高一点就高一点吧,然而转了几个饭店之后,大家愕然地发现

这些饭店价高质次,不但卫生条件不好,态度也很成问题,一副“我是顾客的上帝”的模样。

这一行人都是身娇肉贵的,尤其注重食品卫生,于是就决定不在饭店里吃了,还好,何雨朦的一个跟班带着两个大大的旅行包,一个包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小吃,甚至还有来自俄罗斯的行军罐头,可以吃一口热乎的。

这罐头就是那种将下方的铁皮封条撕开,再拧一下一个小铁柄,罐头下半截的化学物质就开始遇氧气而生热,大约四五分钟,上半截的食物就被加热到七八十度了,在野地行军和郊游过程中,这是一种非常奢侈的享受。

女跟班把罐头拿出来撕铁皮的时候,大家看到了都挺好奇,就凑过来观看,倒是何雨朦撇一撇嘴“我不吃这个,太难吃了。”“总是要吃一口热乎的,雨朦你的胃不好”女跟班坚持,荆紫菱见状,冲陈太忠努一努嘴“太忠哥,帮我把我的包包拿过来。”

荆紫菱上山,也带了一个大大的包,陈太忠听她如此吩咐,就走到助力车前拎包,不成想包一入手,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一一怎么这么轻飘飘呢?

见他眉头一皱,荆紫菱就笑了,有意无意摸一下手腕,那上面是某人送给她的翠心手镯一十带储物功能的那种。

“哎呀,好重”陈太忠笑眯眯地将包拎了过来,一副很吃力的样子,心说这小紫菱也学会作怪了,知道带个包掩饰各种东西的来历。

别人都在观看那罐头生热,没人注意到他的怪相,只有荆紫菱笑眯眯地白他一眼,话里有话地回答“那是,我里面带着的东西多呢。

别说,有了须弥手镯之后,她携带便太多了,不过更令陈太忠开眼的是,小紫菱手里还真有一点比较特别的东西。

荆紫菱将大包拖到旁边,一边小心地从包里取东西,一边警惕地四下看着一一这是女人的专利,取东西时可以不许别人看包里有什么,男人这么掐,那就是贻笑大方了。

小紫菱从包里取出来的东西更夸张,居然是个带了防风罩的酒精炉子,还有支架,接着又拎出一个小奶锅来,陈太忠看得直眨巴眼睛一一你们的野炊器具,准备得太专业了吧?

他看不出来那炉子里是不是酒精,估计不是也差不多,关键是有那个防风罩,就没有失火之虞了,就算有管理人员看到,也不能说什么。

别说,一边还真有人走过来,看荆紫菱怎么生火了,是不是管理人员那不好说,反正细细地看一看之后,又打量众人两眼,估计是看到这一行人男的器宇轩昂,女的美艳清纯,使用的器具又是如此精美,也就懒得招惹,掉头离开了。21q6章被征用下

就用这个小奶锅,荆紫菱先煮了一点牛奶给何雨朦喝,又从包里掏摸一下,摸出一塑料袋的土豆炖牛肉,取一瓶矿泉水将锅涮一涮。直接就连汤带水池倒进小奶锅了。这还不算完,她从包里又掏摸两下,摸出一摞塑料碗,还有勺子和鉴子,再掏摸一下,却是加工好的烤串,看起来热一热就能吃的……

得,这下别人也不看罐头了,齐齐地看着她的手,就要看她还能从包里拿出什么来,何雨朦端着水杯走了过来“紫菱姐,里面还有什么?”“没了,不许看”荆紫菱赶紧将包包的拉链拉住,笑眯眯地看着她“小雨朦,你可别侵犯姑姑的权。”

这俩一个叫姐,一个自命是姑姑,折腾得挺有意思,只有电瓶车司机一边啃着车里携带的面包,一边轻声嘀咕“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是个吃货……

午饭并没有用了多少时间,随便垫巴一点意思一下就行,下面就是接着游玩了,不过李强、导游和司机心里就有数了,那个“小雨朦”怕是来头不小,别的不说,只冲着人家那俩跟班,再加上那种一般人都没听说过的罐头,就能知道此女不是普通人。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大家转完了波动泉,就决定离开了,只有一个山神庙还没去看,可是再去那里,下山就要到了。

一行人边说边笑地走到停车处,却发现电瓶车司机正脸红脖子粗地跟一个戴着红箍的家伙争着什么,旁边有两个粗壮汉子在从丰里搬何雨朦的旅行包,至于荆紫菱的包儿,已经被取出来放到地上了。

不远处,还有一帮人围在一起说笑着,核心处是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多岁的模样,还有几个人斜眼在看着争吵的司机。

司机一见他们来了,登时嚷嚷了起来“看,你们看,这就是包了我车的人……你们就动人家东西吧,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谁动我的包了?”与此同时,荆紫菱就嚷嚷了起来,作为一个女孩儿家,爱干净是很正常的,尤其那包儿又是她的道具,想到可能被人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她禁不住大怒。

何雨朦那俩跟班,一个手里拿着Dv,一个手里拿着小雨朦的小挎包,一见这情势,拿挎包的身子往何雨朦身前一挡,另一个却是紧走两步“住手,不许动!”

李强一见,也冲了上去“都给我住手,谁让你们乱动别人东西了?”

那俩汉子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何雨朦的包也拖出来放到地上,戴红箍的那位见跑过来两女一男,脸色一沉“这辆车,现在被管委会征用

了,你们选择其他途径下山。”“我们是付了钱的”李强犹豫一下发话了,他一听说“征用”俩字,还真有点底虚,毕竟他也是吃旅游这碗饭的,跟管委会作对那岂不是战不自在?可是想一想自己身后人的来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无缘无故,谁让你们动我的东西了?”“电瓶车就要接受管委会的管理”红箍很随意地榉一挥手“你付了钱……跟司机要谶去,现在我们接待领导,你让一让。”“是吗?多大个儿的领导?”荆紫菱冷笑一声,她是真生气了。“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田甜本来不想出声的,但是眼见旁边的陈太忠没什么动作,于是就上前冷言发问。

“听好了你,在永泰山,我就是道理”红箍也不理荆紫菱「而是冲田甜指点两下,又指一指自己,接着微微一笑“不过……我今天破个例,你要冲我笑一下,我书C让上车。”“你知道我是谁吗?”田甜脸色一沉“敢跟我说这种话?”“呦喝”红箍哼一声,才待继续耍嘴皮子,不防那一群人有人招呼了“二赖,麻利点儿……快把车开过来!”

“我看你们谁敢!”李强怒吼一声,顺便还回头看一眼陈太忠,不成想就是他回头的工夫,那俩扛包的汉子一左一右夹逼了过来「其中一个伸手去推他“滚开!”

他的话音没落,拿Dv的女跟班已经将相机放在一边,上前抬手就将他的手臂格开一一为什么只是格开而不动手?因为她负责保护的是阿雨朦,这是她的职责所在、革一要务,在小何同学安全没受到危害的时候,她不能乱出手,以免激化矛盾“有话好好说。”“呀哈,还敢打人?”红箍这扣帽子的水平,还不是一般地高,说不得抬手吱儿地吹个口哨“兄弟们上,把行凶打人的家伙扣下!”

随着这一声口哨,呼啦一下四面涌过来十几个小年轻,手里都是持着黑乎乎的警棍,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一一包车的这帮人里,不过就是两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持相机的女人见状,身子急速向后退去,却是冲着跟何雨腰相反的方向,这都是保镖们的规矩了一十事情已经闹大,她就要把人引开。

就在她向后退的时候,陈太忠终于动了,身子向前一蹿,抬手两记耳光就抽飞了那俩汉子,抬腿一脚,又将那红箍直踹出五米多远去。

陈某人一开始不做声,是有他的道理的,因为他见那边的一男一女站得远远的,根本不理会这边的响动,他就认为这帮人是在装逼。

都折腾成这样了,你们还当看不见,拿着领导的架子不肯放下,那么对不住,哥们儿我也是领导,我也能视而不见地自高身份。

看着小紫菱嚷嚷,他真是有点心痛,不过在他想来,何雨腰的跟班应谈会出手解决问题:这是被人欺负到门上了!至于小紫菱的公案,亭一等慢慢地算好了。

然而这俩保镖一个乱跑,一个护着何雨朦,眼瞅着就要群殴了,他就实在不能忍受,终于大打出手。

那些小年轻原本是冲着那女人和李强去的,冷不丁看到冲出这么个猛人来,于是改变方向,纷纷向他扑来,手里的棍棒也舞了起来……

下一刻,地上就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有人大声哀嚎,有人痛得来回打滚,更有人被打得口吐鲜血,看上去煞是凄惨。

这一下,远处说笑着的那擘人终于停了下来,齐齐地看着这里,紧接着一个三十出头、身材壮实的人走了过来,皱着眉头发话了,声音里满是浓浓的官威“你是什么人?”“警察?”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斜视着对方,见他这样出手,还敢走上来发问的,应该是警察才对,普通的干部真的没这个胆子。“我在问你!”这位也是牛逼哄哄的,而且不远处,已经有一今年轻人将手放进了。袋一一看来没准带了枪,自然就气粗。“找死吗?”陈太忠脸一沉,抬手指着对方的鼻子“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不说出身份别怪我不客气!”“太忠”田甜听说对方是警察,一把就拽住了他,身手往前走两步,沉着脸看着对方“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田书记的女儿?”这位愣了一下,登时就反应了过来,警察系统里,鲜有不知道田主播来历的,刚才他没认出来田甜,那是因为有荆紫菱和何雨腰在。

田主播也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女了,但是论漂亮要差小紫菱一头,论气质又稍逊小雨朦一筹,就被人无视了一一事实上,六个女人没一个丑的,那导游也相当漂亮。

既然认出是田立平的女儿,这警官就不能再绷脸了,说不得苦笑一声“田甜,这倒是误会了,不过有中央首长来视察,你包涵一二,你看……那不是大轿子车坏在那儿了吗?”

田甜早就看到不远处的大轿子车了,不过她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对方的态度,她是爱屋及乌才肯出面的,毕竟她老爸是曾经的政法委书记。

然而眼下,对方这态度就让她有点心寒了“那照你的意思「我们包的车●还得让出来……是吧”“这个……”这位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低声叹口气“算了,不知者不罪,看在老书记的份儿上,你们坐车下去吧。”

“赵局长,你这么搞有点不合适吧?”旁边过来一个三十出头的眼镜男人,肌肤白皙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一边说一边瞥一眼旁边的荆紫菱“领导徂睾着用车呢。”

“不知者不罪?美死你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那赵局长,却是理都不理那眼镜男人“动了我们的东西就没事了?做梦吧!“那你要怎么样?”赵局长也火了,心说田书记都调走了,我是念着那点旧情呢,小伙子你别太过分!“让那个领导,给我滚过来!”陈太忠有意将声音放得极大「“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鸟玩意儿,扰民扰得心安理得!”“你差不多点啊”赵局长真的来气了,也大声嚷嚷了起来“都跟你说了是中央下来的领导,你还敢随便攻击?”“中央下来的……你吓死我了!”陈太忠冷冷一笑,抬手一指那愕然望向自己的一男一女“你俩是自己滚过来,还是我过去揪你们?”

还是第二十五名,真郁闷,不过既然码出来三更了,就更了,双倍月票期间,恳请大家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