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7 -2199专治不服三章万字

2197 2199专治不服三章万字

中央领导四个字,还真吓不住陈太忠,迳并不是因为他身边跟着何雨朦,而是他实在太清楚中央领导的接待规格了.16kbook.

别说跟蒙艺一样的中央委员了,中央哪怕是下来个副部级别的干部,这永泰山也不是眼下这警卫水平,更别说强征车辆了一一人家上来的肯定就不止一辆车。

要是这点东西都搞不清楚,这几年官场他真算是白混了,反正还是那句话,正经有权的人,大多还不爱耍这些威风,所以他也懒得问对方是谁,直接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了。

陈太忠这一嗓子,那司机听得登时就是一哆嗦,心说妈呀,逗人实在太猛了,不但打架厉害,好像背景也强大,连中央领导都不放在眼里,幸亏我刚才没有贸然答应管委会的人。

按说他是在永泰山刨食儿的,断断没有得罪管委会博胆子,不过中午的时候,他见识了一个奇妙罐头,听说还是来自俄罗斯的创意,心里就知道,包了自己车的不是一般人一一这可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

所以他就壮着胆子拒绝了,护山队的人火了,也不让他去叫包了车的人了,直接就把东西往下搬,看那架势是连车都要开走……

不过,司机不是最意外的,最意外的反倒是那一男一女,那男人四下看看,又看向陈太忠,很愕然地指一指自己的鼻子“你是在跟我说话?

“真是犯贱”陈太忠哼一声,二话不说就抬腿迈步,那个手插在口袋的年轻人终于将手枪拔了出来,厉喝一声“站住,再往前走我就开枪了一一r一一一”

“小张把枪收回去”赵局长用更大的声音命令他,一边说一边手一指“你看不出来,这是省台的女主持田甜吗?”

这是警察系统里的黑话,旁人未必知晓,小张可是清楚得很,立马就把枪揣了回去,他倒不是怕田立平,田书记早就调走了,他之所以收枪,是因为对方是有出处的主儿。

既然不是随随便便乱七八糟的人,又搞得清楚来路,那领导的安全就不是问题了,至于接下来的纠纷,那就不是他要操的心了。

赵局长说是这么说,却也不敢让陈太忠继续走过去,可是他不摸这年轻人的底,又不敢硬拦,只能用身子挡住其去路,可怜兮兮地看着田甜“田甜,让你的朋友消消气儿啊。”

“你老婆的包儿被人扔到地下,你会高兴吗?”田甜沉着脸打个比方,可是想到“老婆”二字,她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了,声音就大了一点点“我是不想看着警察惹着他,明白不?你最好见好就收!”

呀!赵局长听得就是一愣,他身为永泰分局的副局长,听话听音儿的能力是有的,所以他很明白地听出了部分暗示一一这个人仗的不是田立平的势,而且田主持对此人非常忌惮。

就在他进退维谷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却是那“中央领导”身边的女子发话了“贾县长,永泰的治安状况,糟糕到这种程度了吗?”

贾县长是个黑脸微胖男子,听到这话也只能苦笑了,他倒是不知道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但是……天南电视台的女主持,这个身份「本身对下面的人也是一榫威慑。

而且同时,他也敏锐地发现,田主持似乎有别的身份,要不然那小张收枪未必会那么快,不过下一刻他又有了新的发现,合着这今年轻人……似乎身份不弱于田主持?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是退无可退了,于是硬着头皮迎上来“小伙子,有话好好说……请问你是谁啊?”

陈太忠听清楚了,此人被唤作贾县长,止住脚步,冷冷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是永泰县的县长?”

“是”贾县长笑着点点头,猛地又发现什么不合适,于是马上赶紧补救一下“副的。”

“滚一边去,一个副县长也跟我得瑟?”陈太忠冷哼一声“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你扔我们包包的时候,想着有话好好说了吗?你大爷!”

一边说,他一边就抬手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贾县长,两步走到那中年男子面前,冷哼一声“你就是中央领导?报出你的名字和职务!”

“我没说我是中央领导”中年男子终于不得不直接面对此人了,这是他一直试图避免的,然而非常不幸,这一刻终于降临了,总算是他没愚蠢到家,于是就不肯正面回答,只是淡淡地发话了“我只是在北京工作。”

“报出你的姓名和职务!”陈太忠哪里肯跟他客气?抬手就去戳他的胸口,戳一下吐一个字,真正的铿锵有力“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泡个主持人就了不起啊?”男人身边的女人见状,登时就疯狂了,轮着胳膊没头没脑地向陈太忠脸上扳去“你敢打我男人……我跟你拼了。”

“滚!”陈太忠脸一沉,不等她近身,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女人踹了出去,旁人讲个不打女人什么的,但是无良仙人的眼里,人只分两种一一欠揍的和不欠揍的。“你到底想干什么?”男人气得嘴唇都开始哆嗦了,愣了一愣之后,终于伸手去捉他的手指“我们夫妻俩招你惹你了?”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陈太忠冷笑一声,任由对方捉住自己的手指,却依旧去戳对方的胸口,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一根手指都顶得上对方的全身气力,虽然手指被拿住了,戳不到胸口,但是就这么胳膊屈伸之际,对方的身子也是摇摇晃晃。

就在这摇摇晃晃中,陈某人的声音继续平稳地传出“要不是你们公母俩,不知羞耻地冒充中央领导,我们的包儿会丢到地上吗?”“我本来就是部里的,谁说我冒充了?”男人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厮犀利的话头,在跌跌撞撞间,据理力争“丢你包的是我吗?”“呸,无耻!”陈太忠听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禁不住大怒,也不拉扯人了,招耳光抽了过去“靠,没你在别人会丢我包吗?你睁着俩眼看不到……长着眼睛是用来拚鼻涕的吗?”

他最恨的,就是这种鸟人了,端个架子装腔作势不说,出了问题就往别人身上推,好像自己挺无辜似的一一,那红箍强行征用我们车的时候,你小子可能看不到吗?

三拳两脚,他就将此人打倒在地,那女人缓过劲儿来又扑上来,却是被他连着俩耳光扇得踉踉跄跄,再次跌坐在地上。“俸了,你没完了?”赵局长终于受不了啦,他仗着自己认识田甜,心说这小伙子该给我点面子“有话好好说嘛。

“你放屁!”陈太忠见这帮人还是摸不清楚情况,确实是欲哭无泪了,这特权思想还真是根深蒂固了“你们扔我包的时候,打算好好说话了吗?”

“好了,不说那些了”赵局长也不生气一一这都乱成一锅粥了,想气都不知道该从哪儿生气“我是永泰分局常务副局长赵永庆,请问你是哪位?”

我还就不说了!陈太忠这次是认真了“少跟我说那么多废话,你先告诉我,这中央领导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一般而言,先问对方的身份,那是上位者的姿态,别小看了这先答后答的次序,那就是优越感的体现一一我自信吃得定你,所以才叫你先亮牌,把最大个亮出来我都不怕。

当然,在有些情况下,这也是底虚的表现,先问对方的来路,一旦惹不起自己就请求原谅,甚至开溜,也省得人家按图索骥地找上门来,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眼下肯定不是后一种情况,田甜的身份已经露了,人家绝对能顺藤摸瓜地摸过来,那他还敢这么说,就只有一种解释一一有底气!

“这是发改委的田处长”赵局长终于是熬不住了,他不怕玩僵持这一套,从警二十年,他见过的狡猾惯犯多了去啦,但是目前的僵持,并不在他的职责之内,是的,已经脱离了他的能力控制范围,那就没必要瞎挺着了一十上帝的归上帝,佛祖的归佛祖吧。“呦喝,处长啊,好大的官儿”陈太忠全身很夸张地哆嗦一下,又扭头看一眼贾县长“这就是中央领导……哪个处的,叫什么?”

“这些我都能告诉你,但是现在……你能不能先把自己的身份报一下?”贾县长先前吃他推了一把,心里肯定有点气,不过现在也不是置气的时候,他必须探明对方身份,才好决定行止“这是上面派下来的接待任务。”

“我啊……小人物一个,凤凰的陈太忠”陈某人大大咧咧地回答,话里却也不肯饶人“专治各种中央领导……尤其是处级的这一种。

凤凰陈太忠?”贾县长一听,眉头就是一皱,心说人家只报地名儿,这就应该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一一不过,凤凰不是章充东的天下吗?

可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就是一亮,因为他想起来了,这个名字他似乎听说过一一这不能怪贾县长日光短浅,事实上他背得出每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的名字,但是庄子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一省的风云人物大多,他不可能仓部记住。

然而陈太忠这个名字,真的有点耳熟,贾县长沉吟一下,终于试探着发问了“是凤凰科委的主任……副主任陈太忠?”“嗯”陈太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来,就那么斜着眼睛看他,也不说话一一r一一一21q&章专治不服

田山觉得自己的委屈真的挺大,他还真没把自己当成什么领导,无非就是周末了,说是找个什么地方玩一玩,消遣一下,正好他的爱人薛莲想回老家看一看。

薛莲的老家就是在永泰,父母双亲都在这里,她也四五年没回家了,倒是老爹老妈去过北京看过女儿和女婿。

薛家老太太喜欢吹牛,回来就说自己的女儿女婿在北京生活得有多么好,房子有多么大,还有私家车,尤其那女婿还是发改委的处长0

永泰县并不大,而薛家女儿在京城工作,就已经很受人关注了,再听老太太这么吹牛,这一来二去的,连县长和县委书记都听说了”

发改委这部门,真的是太强大了,虽然现在还没到了“小国务院”那个地步,但是人家管理的是国民经济全局,制定发展策略,对宏观经济进行管理。

这么说吧,什么地方要上大项目,必须要过发改委一十最少不能让人家反对,就连临铝的电解铝立项的时候,黄汉祥都曾经建议陈太忠去跑一跑发改委。

所以发改委的一个小处长,在京城可能不算什么,但是下了地方就不一样了,就算没什么实权,最起码这是一条线,能搭上其他人或者了解相关政策一一南宫毛毛等人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可不也是因为能帮人搭线吗?

所以县里就找到了薛家,了解了一下情况,于是就跟薛家说「咱永泰的女婿啥时候来回娘家,你们跟县里说一声,县里接待一一事实上,县里回去打问了一下,发现这田山不过是个副处,但是副处也够用了。

昨天是周五,下午田山和薛莲夫妇下了飞机,永泰县派的车将二位接回了县里,晚上的接风宴,更是县委书记和县长同时出面作陪。

今天来永泰山玩,是贾副县长全程陪同,至于说大棒子车上山,那也再正常不过了,别人的汽车不许上山,县政府的车能上不了山吗?

好死不死的是这车抛锚了,而现在正是下午四点半,下山的高峰,这供需就又不平衡了,其实从总量上讲,下山坐电瓶车的人要远远大于上山坐电瓶车的一一这不单是价格便宜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在山里玩了一天,大部分人也就没什么劲儿了,坐个车下去手舒坦?

这种时候,县政府征用电瓶车就很正常了,尤其是薛莲说她的身子骨比较弱,受不得风,贾县长做出决定,尽快征用到车一一初春夜里的山风,不但很大也很冷。

当然,想要强行征用,没准会有一些刺儿头表示不满,不过为了中央领导的便利,大家也会努力克服这些困难。

不成想这一征用,还真遇到了困难,田山夫妇自然不会对发生在不远处的事情做出什么反应一一人家县里也是为他俩好不是?可是谁能想到,事情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

听说这人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田处长心里的火腾地就上来了,麻痹的你小子不过也就是个副处嘛,就敢在我面前显摆?

不过,田山久在中央部委,心性被熏陶得挺坚忍的,又擅长察言观色,于是就强忍着心头怒火,冷眼看着在场的人的反应一一姓陈的报名时挺嚣张,而永泰县的县长,居然能知道凤凰市科委的一个副主任,这里面估计会有什么说法。

遗憾的是,他在观察的时候,络了警察局赵局长,姓赵的跟那女主持攀上交情了,那就没必要注意这个人了。

赵局长猛地听说,此人是陈太忠的时候,脸上的肌肉情不自禁地轴搐了两下,转身就向田甜走了过去一一他要表示自己的谢意。

陈太忠的大名,在素波的警察系统不算太响,远远赶不上在凤凰的威力,但是老赵好歹也是县局第一副局长了,又参与过发生在莒山煤业“拯救大记者刘晓莉”的行动,哪里可能不知道这位爷的厉害?“谢谢了啊,小田”他低声嘀咕一句,因为直到此刻,他才反应过来,田主持嘴里的“不想警察系统招惹到他”的真实含义。

“不客气”田甜皱着眉头叹口气“我要是你,就让你们在场的所有人尽快道歉,敢把荆紫菱和何雨腰的包放在地上,你们麻烦大了!”

她把荆紫菱的名字放在何雨朦前面,自然是因为小紫菱是陈太忠的正牌女友,可是赵局长就当姓荆的比姓何的厉害了,于是低声问一句“谁是镜子里?”

“是荆紫菱”田甜徽激扬一下下巴,“那是荆以远的孙女……行了,你也别问那么多了,话我说到了,你爱听不听。”

他俩在这儿低声嘀咕,贾县长却是为难了,他对陈太忠也有一点了解,可不认为这厮会比田山差多少。

“好了,一场误会”终于,他咬咬牙发话了“你看,你把田处长也打了,我们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坐着车下山去吧,赶紧的。

“看在你愿意息事宁人的份儿上,我给你一个机会”陈太忠却是不为所动,抬手又开始戳贾县长的胸口了“道歉……所有人,向我们道歉!”

“你差不多点啊”贾县长就算再想忍让,也有点受不了他这态度,于是大声嚷嚷了起来“你打趴下这么多人,还不够吗?你当迹是蒙艺在天南的时候?”

“给脸不要,找揍!”陈太忠听到这话,禁不住大怒,抬手就是一个耳光重重地轴了过去,直扫得贾县长转了三个囹,鲜血下一刻就自嘴角淌于出来。

不怪他这么生气,他一向认为,能在官场中混得风生水起,主要是他有能力一一好吧,或者也有一点点运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蒙艺走后他混得更好了,眼下听得对方如此说,又隐隐影射蒙老板走得比较狼狈,这心里的火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贾县长却是登时就被这一记耳光抽晕了,他定一定神咂一咂嘴,觉得嘴里有点咸,又伸手摸一摸,发现手上满是鲜血,气得浑身都哆嗦了,大声咆哮着“赵志伟,你手上的枪是吃素的?把他给我铐起来!”

赵局长继续跟田甜私语,就当没听到这话,倒是刚才被追得到处乱跑的女保镖走了过来,相机已经不在她的手上了,而是换了一个手机。

她冷冷地看着贾县长“你姓贾,是这里的副县长……对吧?”接触过职业保镖的都知道,这些人说话就没什幺表情和语气,于是多少就给人一点盛气凌人的感觉。

就连狂怒的贾县长,都被她的语气震慑了一下,情不自禁地点点头,不过就在此时,陈太忠适时出声了“这点小事儿你就不用管了,看好你的老板是正经,在天南都要被人欺负的话,我以后都没脸去北京了。

“北京来的?”贾县长又是一愣,田山听得也是一愣,赵局长终于在这个时候遛遛达达地走过来“陈主任,这个小何……还有保镖?”

事实上,那个拿挎包的女保镖,一直很忠实地挡在何雨腰前方,还不停地四下打量,正是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模样,没注意到这一幕的人也就算了,注意到的,基本上就能觉出点异样来。

然而一一必须要强调一下,是“然而”不止一个人觉出了异样,但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宁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或者是有选择地忽视。

对永泰山这个小地方来说,随身带保镖的主儿,那就是高不可及的存在了,大家不是绝对没有接触过这类人,但是这些人来,上山会坐电瓶车吗?不戒严就算低调的了。

像对田处长,县里的尊重是有限度,没有警车开道什么的,但好歹也派了一辆大轿子车,而不是坐电瓶车一一你仅仅是永泰的女婿,由于所处的位置重要,尊重是必须的,但过分的尊重,那也没有必要。

说穿了就是一句话,田山你不过是个副处,而能随身带保镖的,最少最少,也得是个实权厅局级干部了吧?

“田甜倒是什么都跟你说啊”陈太忠冷笑一声,他对赵局长生不起气来,保护领导是警察局的职责,而老赵还比较念旧,这是官场里比较难得的品性。“保镖?”贾县长捂着发烫的脸颊,时不时微微探出舌头锥一舔手心,只觉得血腥味儿越来越重,也顾不得计较自己挨了一记耳光了。

“姓何……北京的?”田山也皱起了眉头,他对北京的一些现象,多少知道一点,不过北京还真没什么何姓望族“何鲁丽家的……还是澳门何?”“行了,她外公姓黄,你们道歉不道歉?”陈太忠就最见不得别人扒这种八卦——当然,心中有点小小的自得也是正常的啦,麻痹的,在黄老的老家,你们把人家最疼爱的重外孙女的包包扔到地上,征用娇滴滴的小女孩的车子,哥们儿我是佩服到不行!“姓黄?”田山惊叫一声,啥都不用说了,天南黄一一这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一大势力啊。

“是……是……黄老的孙女?”贾县长艰涩地发问了,他已经无暇计较自己吃了一记耳光的事情了,只觉得口中的血腥味,越发地重了。“休么黄老?她老爹是黄汉祥”陈太忠最会作弄人,偏偏不承认跟黄老有关。

别说,他这一番做作,还真有人工当,像赵永庆,就不知道黄汉祥是黄老的二儿子,心说这黄汉祥不够有名啊,于是赵局长咳嗽一声“那个高个儿女孩儿,是荆老的孙女吧?贾县长,我觉得咱们今天的行为有点冒失了……该跟人家道个歉。”21qq章乇治不服

麻痹的啥时候你有资格命令我了?贾县长心里这个气啊,也就不用说了,可是想一想“荆老”俩字,他的腿肚子也有点软,天南省称得起荆老的,只有荆以远荆大师。

昨天就是荆大师的大寿,他贾某人连道贺的资格都没有,不过听说国务院唐副总理来电话贺寿了一一下面人风传这些八卦,不需要忌讳大多。“荆老的儿子剃涛,我认识”他只能这么说了,一边说一边清一清嗓子“荆教提的字儿,写的也不错,家学渊源……刚劲有力!

“我爹的字儿还不如我呢”荆紫菱实在受不了啦,于走出声嚷嚷,她爷爷的字从不是以刚劲见长,正经的是圆润自如,如不是觉得自己的字儿没啥力道,荆老也不会找陈太忠要甲骨文了“你真的认识我爹吗?”“我当然认识啦”贾县长才要说他未必认识我,只听得身边的田山倒吸一口凉气“黄汉祥,中央委员……黄和祥的哥哥?”

要说这部妻的人,对民间疾苦和下面的业务,未必能有多清楚,但是对高层动向、对英雄谮那真的是敏感异常,黄和祥在太子党里也算一等一强大的了,不到五十岁的省委书记啊。

“没错”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你把她的包儿,很野蛮地丢到了地上,我真的挺佩服你的……黄老最疼的,就是这个重外孙女了。

“黄老的重外孙女……最疼的?”贾县长听得大叫一声,接着“嗷儿”地猛吸一口凉气,直接就软绵绵瘫倒在地,晕了过去。

“黄老也要讲道理吧?”薛莲不知道什么时候缓过劲儿来了「冲了过来,看那样子还颇有几分不服气,却是不敢往上冲了,只敢站在自己老公身边嚷嚷。

“住嘴吧你”田山吓得一伸手,就死死地捂住了老婆的嘴,这时候他哪里还有计较的心思,只求人家不计较自己就行了,一边死命地按着g己老蕃的唱,一边冲着陈太忠苦笑一声“是我不对,你也打了我卜不过强行征用车辆,真的不是我的意思。”

“你是受益者”陈太忠冷笑一声,又抬手去轻拍对方的脸颊,他实在太生气了,所以这动作也越发地侮辱人了“我就见不得你这种没担当的男人,你敢不敢说一句……你没看到他们丢包,没看到他们准备打人?”

听他说得咬牙切齿的,田处长哪里敢继续嘴硬?只能默默地承受手掌拍在脸上的啪啪声,心说这是管委会决定的,我也不好阻拦吧?

“你觉得委屈,我知道”陈太忠冷笑一声,他太明白这些官僚的想法了,然而,你不阻拦就是就认,有点公德心的人,都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征用不是不可以,好好商量嘛,别跟我扯你要照顾地方官的感受,你大度一点,只会赢得别人更多的尊重。

说穿了,还是一个“官”字害人呐,总觉得自己是特权了,对小民的苦难不屑一顾,想到这里,陈太忠觉得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多余了,于是冷哼一声“道歉!”

田山听得这话,忙不迭点点头,说实话他现在都不知道此事该如何收尾了,耳听得对方令自己道歉,不禁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或者,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打了我还要我道歉!强压着心里的不服气,田处长长吸一口气,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陈主任,是我做事不周到,给大家带来麻烦:i;……r……”

“你呢?”陈太忠冷眼看一眼旁边的女人,薛莲眉头一皱,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吞噬了他一般,然而,田山从旁边重重扯她一把,她呆了一呆之后,终于撇一撇嘴,悻悻地鞠了一躬,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还是不服气啊~陈太忠心说行,等回头我再慢慢收拾你,关键是现在天晚了,于是冷哼一声“光跟我说对不起没用。”

那是,田处长哪里还不知道这个道理?说不得带着老婆,奔着何雨朦就去了,也是深深的一鞠躬,同样道歉的话。

“你们应该谢谢陈主任”小雨腰清亮的声音响起,她也看出来对方不情愿了,所以冷哼一声发问“是他救了你……要是他不在场,你能想到最后会发生什么吗?”

田山的额头,冷汗登时就汩汩而下了,他心里还存着对陈太忠的怨怼呢,一听这话方始反应过来,要是这小姑娘被打了一一别说是她被打,就是她的保镖被打了,这事情根本就再没有转围的余地了。

到那个时候,他能盼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政治生咱卜的终结,然而,黄家人里也有不讲理的,人家会只把他橹到底就完事儿吗?

惹了不该惹的人,这就是下场了!田处长身在体制中,非常明白这一点,他可以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坐视普通游客的资源被征用「被毒打,在黄家人眼里,他也是这种地位,人家甚至不用出手,有的是人想收拾他一一虽然,他得罪的仅仅是黄老的重外臬女女。都是这个姓贾的混蛋!有些人就是习惯从别人身上找毛病,而不检讨自身的硭误,田山悻悻地回头瞪一眼贾县长:不是你派了辆破车,不是你要征用电瓶车,至于发生这种事吗?

不成想,他这一眼看去,才发现刚才昏迷的贾县长已经爬起来了,不顾嘴$汩汩而下的鲜血,正在对着荆紫菱道歉呢一一贾县长想得明白,想让陈太忠放过自己,还不如多尊重一点他的女朋友。

荆紫菱才不会轻易原谅他,何雨腰想到的,她也想到了,要不是太忠在,今天这眼前亏是吃定了,当然,小雨朦能报她太姥爷的名号,但是人家肯不肯相信,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知道的,是你们永泰山征用车辆,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土匪了呢”她冷冷地看着贾县长“风景区就是这么管理的?”“二赖,招呼大家一起道歉!”旁边有人发话了,于是那些鼻青脸肿的家伙们排成队,齐齐地冲几位游客鞠躬,倒也煞是壮观。“你俩,过来一下”陈太忠冲那俩拎包妁汉子招招手,那俩交换个眼神,有心不答应吧,可是眼前这位不但背景深厚,也特别能打。

于是,这二位在众目睽睽之下,磨磨蹭蹭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个子低一点的家伙,冲陈太忠一拱双手,哆哆嗦嗦地解释“大哥,我们就是吃碗闲饭的小人物,您别跟我们一般计较……我们自己抽自己还不行吗?”

不等陈主任发话,这位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地轴起自己的脸了,旁边那位一看,也有样学样地轴起了自己。

“停,你们说得没错,我不跟你们这小人物计较”陈太忠算账,那是谁都不肯放过的,冷哼一声,身子一动,抬手啪啪两下,自肩关节各卸掉了两人一条手臂“你们这手犯贱,给你留个念想,回去接骨去吧……下回没这么便宜了啊。”

这也算便宜啊?周围一干人看得目瞪口呆,但是那俩混迹社会的,知道这是逮大便宜了,忙不迭躬身道谢,眼下只是脱臼,刚才要不识好歹的话,人家动的就不是手,而是刀了一一他俩刚才为什么不敢上来?就怕人家要摘自己的手!

“你!过来”陈太忠冲那红箍招一招手,红箍见状,转身就没命地跑,不过他怎么跑得过陈太忠?不多时,陈某人就拎小鸡一样地将此人拎了回来。

奇怪的是,他居然没动此人,只是将人向贾县长面前一丢“在永泰山,他就是道理,这威风大了……刚才此人试图猥亵妇女,你知道该怎么办吧?”“知道”贾县长点点头“我们会从重处理的,请陈主任放心,处理结果也会通报您的。”

他见陈主任如此吩咐,只当此事也就差不多过去了一十该处理的人都处理了,不成想陈太忠四下看一看,冷声发问了“谁下令把那几个包从车上搬下去的?”

他这一问,几个人的眼光齐齐地就转向了一个人,那是一个三十出头戴眼镜的人,也就是他,曾经不耐烦地要赵局长快点办事。

“你……你”这位吓得两腿筛糠,抖动幅度都超过十厘米了“你要……干什么?我……我是管委会副……副主任!”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命令是你下的,那你跑路吧”陈太忠冲他指一指,对这种只会狐假虎威,遇到危险连话都说不囡囡的家伙,他都懒得上前去折腾,就是淡淡地发话了“你要还在永泰呆着,小心各种意外啊。”“我……我是国家干部”真难为这位了,虽然双腿一直哆嗦,脑瓜倒还清醒一一我是干部,你动动我试一试,想跟体制作对吗?

“你再给我说一遍?”陈太忠脸一沉,就向那人走去,那位吓得嗷儿地一嗓子,转身狂奔,不成想没跑两步,脚下一拌蒜,重重地抒了一跤,眼镜也跌出老远去。

这是真正的摔跤,不是某人暗下绊子,于是,陈太忠也懒得再计较了,只是侧头看一眼贾县长“还有这么多小屁孩,拿着棍棒乱冲……络们就是这么管理的?”“太忠”这次,田甜都看不下去了,上前拽他一把“算了,就这样吧,这是管委会雇的护山队,保障永泰山门票的……”

敢情,这永泰山风景区极大,风景区一旦建立起来,就存在个逃票的问题,其中很多都是当地的山民,人家或者居住于此,或者进山捡野菜、采药、捡树枝生火之类的,靠山吃山,管委会不能跟人家收门票。

可是一来二去,就有这山民带外人进山,收门票的也不好太计较,久而久之,甚至有人收钱带人进山一十反正门票收入是大幅度下滑了。

管委会整改了几次,不见效果,索性从素波市雇了一帮小伙子来看门,贾县长亲口发话了,不管是谁,只要不是住在附近的,一个都不许进。

有的山民不服气,心说我来个亲戚,想带他们进山转一转都不行了?别说,还真不行了,小伙子们天不怕地不怕,狠狠地打过几架。

其中也有打出毛病的,不过人家有人!$助跑路,管委会这边也管治伤一一你们要不怕挨打,就继续闯山门,我们继续给你们治伤。

这一下山民们就被打怕了,而那霸红箍的,就是小伙子们的头儿,要不然敢这么呛地说话呢?

田甜老家就是永泰的,她自然知道这些,不过一旁的贾县长听得有点纳闷,轻轻捅一下赵局长“老赵,这主持人连这都知道?”

“那是田立平的女儿”赵局长嘴巴不动地轻声嘀咕,由于乒音过低,导致听起来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一开始我就暗示过了……你怎么就听不出来呢?”(升到第二十二位了,还是不够,风笑爆个三合十万字大章,疯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