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0 省长有请2201文明建设

2200省长有请2201文明建设

听说这看起来不是特别有办法的女主持都是田立平的女儿,贾县长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在 当场:麻痹的我这是括谁惹谁了呢?征用一辆电瓶车,居然会遇到这么多大人物?

田立平早年在永泰的名头,其实不算太o!\},就是段卫华曾经说的那句话,老田上学在涂阳,工作了就去了正林,最后到了素波,而且在永泰也没啥太亲近的人。

不过,自打他当上素波市政法委书记之后,永泰作为素波博下辖县,这联系得才多了起来,贾县长知道田书记有一子一女,更是被田强和郭明辉联手骚扰过。

单从永泰山缆车事件就可以想像得到,这二位小爷,行事有点霸道,所以贾县长对这二位是恭敬有余,却是不敢太亲近了,于是还真就不知道田立平的女儿在省台做主持人。

不过,头疼归头疼,眼下的场面,他不是还得应付吗?说不得 f笑一声“原来是立平市长的女公子啊,那真是失礼了,我跟令兄田强关系很不错……”

“要不是我籍贯在永泰,我才懒得管这些事儿,你们做事太过分了”田甜瞪他一眼,接着又叹口气,才待再说点什么,见陈太忠勃然变色转身而去,她跟着就转身走了“再提我哥,神仙也救不 了你,陈 主任j$不吃吓唬了。”

当然,这是做妹妹的在为哥哥遮丑呢,事实上是,陈主任对田强都有本能的憎恨了,她自是不能允许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偏偏地,她说得还挺技巧,一般人听起来,就觉得是陈主任刚正不阿、不畏权贵啥的,倒也是一双两好的措辞一一由此可见,田主播不但家学渊源,新闻稿也念得多了,很有一嘉书言的天分。

见他们一行人扬长而去,田山方始重重出口气,也不跟人打招呼,抬手就去拽自己老蕃的胳膊,力气极大,薛莲猝不及防之下,登时就是一愣“你干啥?”“下山 !”田处长哼一声,也不多说,拖着老蕃就是,看那架势竟是要走下山了。“小山”薛莲不干了,这都五点了呢“估计还没下山,天就得黑了,再征用一辆车吧,花不了多长时间。”“你不是?”田山冷冷地看自己老蕃一眼,松开手转身而去“你不是我走!”

这就是部委中人的 气度,明明恨得牙痒痒的,当着外人却是不肯说出那些村俗的话,只是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愤怒一一虽然这愤怒……实则 为迁怒。

“田处长,您等一下”还是贾县长,他也真够倒霉的,跟陈主任服了软之后,还得安抚田处长,亏得他还是个副县长呢,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官小言微,那就得夹着尾巴做人。

田处长奈何不了陈主任,但是回头给他贾某人下一点绊子,却也不是多难的事情一一麻痹的,真没天理,明明我们三个都是副处来的 !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往日里,提及“实职副处”四个字,贾县 长就觉得自己是这个名词里比较顶尖的存在了,现在才愕然地现,人家陈太古才是顶尖的存在。

当然,这些小小的牢骚,那也是一掠而过的事情,他要先考虑扶慰好田山的情绪 一一做了领导,就要有放弃个人感受的牺牲精神“田处,县里的车子,再有二十分钟就上来了。”

车子坏在半路,这是接待中生的事故,在征用电瓶车的同时,他就通知了县政府的车队,让他们火派车 来接 中央领导。

一边征用车子,一边又要派车来接,这才是态度端正的具体表现,双保险嘛,而且两车半路相遇也不怕,换乘汽车就行了,这个节令里,包装严实的的汽车,总是比走风漏气的电瓶车妥舒适一些。

当然,至于那些被征用的车辆,只是履行了半 程或者少半程的责任,在扰民之余又有浪 费之虞,那就不是大家要考虑的 了 一一接待好上面下来的领导,那是政治任务来的。

田山却是不为所动,继续向下走去,他原本就擅长在别人身 上找问题,眼下羞刀难入鞘了,自是要把一腔怨气全算到永泰县的头上。

不过,贾县长打架不行,可是对这种少年得志的人的心态,摸得却是很准,说不得紧走几步,放低了声音劝解“万一追上他们的话,可以邀请他们上车嘛,车里暖和……”

“这个……”田处长的脚步登时就放慢了,他现在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耻辱、懊恼、愤懑再加上惊恐等,但是若要用一个最合适的词来形容,那就是“沉重”这一次,他是惹 了黄家的人……那是黄家啊!

其他的,比如说荆以远啦,又比如说凤凰市长啦,那都是次要问题了,加起来也不如这个重要一十当然,其实那些势力也不容忽视。

所以,听到这个建议,他不由 自主地就放慢了脚步,只是嘴上兀自叹口气“唉,人家既然包了电瓶车,怕是未必愿意跟咱们这些俗人同坐一辆汽车。”

这话说得有点酸不溜丢的,而且他心里也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小,不过他之所以愿意这么说出来,是想着这个土棍副县长,也许有别的更好的点子?贾县长没有更好的点子,但是他可以把话点得透一点“他们上不上车,这不要紧,关键是咱表达出咱的善意了,这是个态度问题。田处。。。。。一起吧?

话说到这个地步了,田山肯定不能再坚持自己下山了,他现在最想得到的,就是得到黄家人彻底的谅解,他要是再坚持步行的话,且别说会错失一次机会,贾县长要是追上电瓶车之后,歪两句嘴,他就彻底完蛋了。

姓贾的会歪嘴吗?实在太难说了,这年头人心险恶啊,而且贬低我田某人,就能 抬高他贾某人……傻瓜才会不歪嘀呢。

所以说这土棍也不能小看,贾县长视野不如田处长,但是胜在经验丰富,三两句话就把那坐办公室的部委要员忽悠得晕晕乎乎了一十想不答应都不行。

然而很遗憾一一这五个字,一般都是做陈太忠对头的必然结果了,不过确实真的很遗憾,贾县长居然失策了。

有-人会撸,是县政府的车来得晚了?这个猜测是错误的,事实上县政府接应的车来得不晚,还提拼了,贾县长再三叮嘱的,又是接待上级领导的任务,谁敢迟到?

坏就坏在,他们过于着急完成政治任务了,一路没命地飞奔,在山路上差点将两相电瓶车挤到山崖上。

其中有一辆电瓶车上的人,不服气地嚷嚷了两句,司机探头骂一句,说是县政府接中央领导的,再逼逼我送你进号子,结果那边登时歇菜 了。

然而第二辆,这一招就不好使了,车上跳,下一男子来,揪住司机没头没脸就是一顿痛打“差一点把我们别到山崖上酿成车祸,你还有理了? 狗屁的中央领导,不过就是个 副处嘛。”

司机强忍着疼痛,终于是提前赶到,完成了政治任务,想到路上那厮说话很不舍糊,他就没提这茬 一一捂盖子嘛,县长会……我也会!

倒是有人现,司机鼻青脸肿,就很随意地问了一下,你这是咋啦,养小的被老婆逮住啦?这司机也是个极品,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遇到车匪路霸了,他为 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勇敢地同对方搏斗,这伤势……都是勇气勋章啊。

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中,就没有人有兴趣去了解司机遭遇的事情,事实上,那个跟司机开玩笑的家伙,还被贾县长冷冷地瞪了一眼”我知道你是 王书记的人,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算是打脸吗?

既然上山是一路猛赶,下山肯定也是一路猛赶了,电瓶车最快时三十公里,大轿子车上山都能达到七十公里,让电瓶车一个来回都有余。

在快到山口处的时候,沣车追上了陈太忠的电瓶车,于是贾县长和田处长一起下车,盛情邀请对方上汽车 一一天已经擦擦黑了,坐汽车比较安全,也暖和不是?

他们要邀请的对象,肯定是何雨腰和陈太忠,不过何雨腰白了那大轿子车一眼,冷冷地回了一句“刚才就是这辆车,差点把我们别得撞了山,这个司机开的车,我不敢上,电瓶车慢一点,但是安全。”

陈太忠的回答,却是吓得贾县长差一点尿了裤子“蒋省长都打电话过来问了,他很关心小何的安全,就这样吧,啊?”

看着电瓶车绝尘远去,贾县长和田处长对视一眼,真的是欲哭无泪啊,看到贾县长面无人色的样子,田山也没了计较的心思,他太能理解对方的感受了,这种事儿居然被捅到 了昝里,那真是不死都要脱层皮了。

好半天,田处长才叹口气,艰涩地话了“这种人……上山坐电瓶车,那不是有意诱导别人杞铝误吗?”“

刘大柱!”贾县长终于回过神来,转身就向大轿子车扑了过去……

他们觉得何雨腰是在装逼,但是李强不这么认为,这大抵还是考虑问题的立场导致的差异,自打李经理知道,自己陪得居然是黄家比较核心的人物,心里那份儿荣幸,也就不用提了。

“这些人实在太扰民了,上山折腾下山也折腾,人家何小姐都是规规矩矩地坐电瓶车……暴户和世家,那真是没法比的。”

这个比喻有点村俗,不过马屁嘛,本来就是这样,别人听着别扭,当事人不觉得别扭,那就是成功了,何雨朦就觉得“世家”这俩字不算冒昧,然而下一刻,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

“小何扰民也不少,李总你不见蒋世方都来电话了,要见大家吗?多大点儿事儿嘛”毫无疑问,这种没上没下没心没肺的话,只能出自年轻气盛、自命不凡的正处待遇之 口。

蒋世方真的来电话了,也不知道谁那么事儿妈,这么快就把事情捅了上去,从出事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个小时,何雨腰身份暴露不过才半个多小时,这反应度倒真是快了。

不过细说起来,倒也不足为奇,黄家的牌子在天南实在太响了,这次又是在永泰遭人欺负了,而蒋世方以前就是素波市委书记,有人想要尽快联系上蒋省长,那也不缺渠道。

就在刚才,蒋省长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一一某人器宇轩昂地报出了“凤凰陈太忠”那别人想要联系这一行人,自然知道该打哪个电话。

蒋世方的电话亲热而不容拒绝,小陈,听说你跟何雨腰在一起呢?带着大家来省政府,巴,西海酒店里吃点便饭,我等着你们,啊?

按说以蒋省 长的级别,是无须殷勤招待何雨朦的,雨朦妈来了也未必有!$格,就算他想接待,也得注意不能让自己太跌份儿,他对的是黄汉祥这个等 级的人物。不过小雨臌既然在永泰山差点出事,他出面压惊,就不存在这些顾忌了。

西海酒店位于省政府门口,跟省政府的关系 源远流长,别的不说,只说省政府的院里,有个小湖泊,虽然不大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以前人称西海子。

那时候的海子就是水洼的意思,现在叫西海,也算省政府大院内一道著名的风景了 一一这酒店能叫西海酒店,那性质也就不用多说了。

蒋世方叫人在;8店的后院里,安排了包间,陈太忠一行八人进来之后,不多久蒋省长和穆海波从后门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省长大人一眼就认出了何雨腰“哈,小雨朦这是越来越漂亮了,两年不见,这也出落成大姑娘了。”

他在这儿说话,穆海波却是冲陈太忠使个眼色,陈太忠见了 微微一愣,不过还是跟着穆大秘走到了包间的另一边,低声笑着问“穆处长有什么吩咐?”“吩咐倒是不敢”穆海波笑一笑,眼睛微微一扫在座的人,低声问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有没有不合适在场的?”

迳是另一种官本位思维了,跟田山的官僚做派不尽相同,却也是异曲同工,这是省长啊,你怎么就敢带了一堆乱七八糌的人过来?篙勒1 章文明建设

穆海波的意思,陈太忠听明白了,不过这次穆大秘没摆什么架子,也没盛气凌人,操的又是秘书该操的心,他就愿意解释一下。

“今天小何在永泰山受了点委屈,在场的就是我们这些人,我是怕蒋省长想了解情况,就把人都带过来了,像那个脖子上系纱巾的,是荆以远的孙女荆紫 菱,开了一个网络公司,展大了之后去了北京,市值一个多亿,那个穿雪青色衣服的,是《天南新闻》的 主持人田甜 一 一r一 一 一

蒋世方打电话叫陈太忠来,并没有说是什么事儿,不过穆海波心里一清二楚,眼见陈主任话说得明白,而这进来的八个人也确实各有各的来路,犹豫一下方始话“这个李 强……是不是不合适在这儿?“李总今天也保护了小何了”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才笑着低声话“我还以为你会把导游请出去呢。”

“蒋省长喜欢了解民间动态,他很喜欢接触基层劳动人民,以掌握第一手 !$科”穆海波不动声色地话,这个莫名 其妙的答案在不久之后被蒋省长证实了,由此可见,一般的秘书,真的当得了领导半个家。

省长大人的 涵养和境界,自是非田山这种小干部所能企及的,眼见自己的秘书到旁边走了一趟,屋里的人居然还不见减少,他心里就明白了,于是坐下很自然地跟大家聊了起来。

果不其然,了解了在座人的身份之后,除了对荆紫菱表示出了微微的热情,蒋省长对于其他人,基本上就没有丝毫的反应一一不过在陈太忠的感觉里,老蒋似乎也微微地关注了一下田甜。

蒋世方怎么可能不关注田甜?他也常看天南新闻,早就认出这个女人了,然而,田立平的份量轻了点,他是看不在眼里的,省长大人只是在暗暗纠结一一她夹过的菜,我动不动呢?这个艾滋病,应该是假的,但是……万一真 了呢?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些小插曲,蒋省长吃饭,也是自顾自的那一套,吃到半中间,想起来就说那么一两句,然后,很自然地就说起了今天生在永泰山的事儿。

何雨朦并没有表现得义愤填膺,单从这一点讲,她的城府是远过了同龄女孩,而蒋省长也听出了她没多少怨怼,于是伸出筷子一指导游“小姑娘,你跟我细细说一遍经过。”

穆大秘还真没撸错,省长大人就是从导游这儿了解经过,而这导游鲜见如此大的人物,所以也不太知道天高地厚,就是哇啦哇啦说了,等她将事情讲完,省长的一碗米饭也就下肚了。

“这个现象要规范一下,书记办公会才决定,处级干部原则上不许配秘书,这副处……就是中央领导? 真是荒唐”蒋省长的措辞很严厉,语气却是很轻描淡写,不过也是这个道理,永泰县这么 个小小地方,真看不到一省之长眼里。

一边说,他一边笑眯眯地看何雨腰一眼“小雨朦你很坚强嘛,居然没有哭鼻子,你说,要蒋伯伯怎么办吧?”

“蒋伯伯您是一省之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何雨朦微微一笑,用远过她年龄的语句回 答“我们做小辈的,不能随便给长辈添乱。“哈,还是你懂事,你君蓉姐姐就差你太远了”蒋省长开心地笑起来,一边说一边不忘瞟陈太忠一眼,若有意若无意的一眼。

你说你家蒋君蓉,瞟我干什么啊?陈太忠心里就有点恐气,我左边是女友,右边是情人,你这不是给我瞎添乱吗?

然而,蒋省长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下一刻,省长大人直接点名了“太忠,对今天的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呢?“我觉得……”陈太忠沉吟片刻,吝组织起了语言,事实上,他想到过蒋省长会问自己一些事儿,却是没想到会是如此大的一篇文章,所以他不得不仔细斟酌。

“我觉得这还是对精神文明建设重视不够,两个文明一起抓,这是中央再三强调的,现在物质文明建设在突飞猛进,但是精神文明建谊,有点被忽视了,前两天潘部长去凤凰,也做出了这样的指示,副部长马勉还再三跟我强调了。”

“精神文明建设……那确实不该忽视”蒋世方难得地沉就了片扑,接着又点点头,那是一种比较大的幅度,省级领导中罕见的幅度“小陈你该终点抓一抓这方面的工作。”

“可是……”陈太忠实在太惊讶了,禁不住就蹦出了两个字,等他现不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只能硬生生地将剩下的话咽回去一一可是这跟我一毛钌的关系都没有啊,讲政绩,还不得是经济挂帅?

“可是什么?”偏偏地,蒋省 长就是不肯放过他,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问,那意思就是务必要他无所遁形。

“可是,我没哼哼效的手段”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顿得一顿之后,方始试探着问“这属于意识形态范畴,是党委那边该操心的 事儿吧?

政府和党委,你倒是分得挺清楚啊,蒋世方微微一笑,也没再针对他的语言做什么指示,而是转头看一眼荆紫菱“你爷爷昨天的大寿,唐总理给他打电话了?”

这话要是搁给别人说,就难免带给别人一种趋炎附势的感觉,可是蒋省长说得堂堂正正自然无比,那就是一省之长的气度,别人想学都学不来的一一所谓的“居移气,养移体”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娟像是”荆紫菱笑着点点头,青春靓丽的笑容,给人一种漫无心机的感觉“具体爷爷没跟我说,不过他很喜欢蒋伯伯您送给他的那块青铜镇纸,我代爷爷谢谢您了。”

“那是君蓉帮 着张罗的”蒋世方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荆老做寿他是着人送礼了,不过那是在几天前,而不是当天,这也是个分寸 问题。

当天紧赶紧地上门送礼,两人交情没到那一步,省长也没必要那么跌份儿,然而现在,他却是要强调一下自己女儿起的作用“一会儿你君蓉姐就未了,你要谢就谢她好了。”

这话其实,就是隐隐为后辈铺路的意思了,在座的除了陈太忠和荆紫菱,还有何雨腰,都是一时的年轻俊杰,蒋省长虽然主政一方,但是也有为人父母的心肠,他终究是要老去退位的,而女儿还年轻不是?

正说着话,蒋君蓉就推门进来了,应该是因为知道屋里有何雨朦在,她说话做事就收敛了一点,搁给李强等人来看,这女人还是冷冰冰有些傲慢,但是陈太忠太清楚了,起码她没再用鼻孔看人。

合着你还是有怕的人啊?陈某人觉得有点好笑,他的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这种官场常态,但是看到蒋主任收敛自己,尤其是见到她时不时地想扬起下巴来,却是又不得不硬生生地忍住的时候,他真的难以遏制自己捧腹的冲动。

蒋君蓉进来之后,注意力就全放到了何雨腰身上,可是小雨朦却是对她不冷不热,言语中分寸把握得极好,并没有跟荆紫菱那么不见外,不过这也难怪了,她从小到大,身边哪里少了奉承的人?

又聊了一阵之后,蒋世方就问起了 自己的女儿,为什么来得这么晚“都说让络早点过来了。”“说起来倒霉,梧桐路上的居民们闹事”蒋君蓉苦笑一声摇摇头。

这梧桐路是高新区边缘的一条公路,是这两年新建的,取意就是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高新区里还有栖凤路、引凰街之类的,也就不用说了。

一般城市里,高新区总是在城市边缘,这主要是新城区负担轻也便于规划,建设的成本也低,素 波高新区也不例外。

所以这里的人气不是特别旺,一到晚上基本上都没啥人,一些高新技术企业都是在区里,而高新区边缘,也建了一些酒店和宾馆之类的,还有民居。

梧桐路上有一家洗浴中心,老板为了省钱,让人偷偷地将管道改了,不成想管道工由于是偷偷摸摸地施工,心里有压力 一一抑或者是对管路不是很熟悉,总之,不小心将下水管接到了自来水管上。

这一下,附近的居民们就倒霉 了,总觉得自家喝的水有一股子怪味,后来有人又在水里现了卷曲的毛,终于就不肯干休了。

尤其要命的是,省公路局在这里有两栋宿舍,这就是有组织了,大家很快就查出了问题的根源,就要这老板赔钱,不成想老板也硬气,我把管道改回来就行了,想要钱?做梦吧!

这边一耍横,公路局的人也没招了,因为公家的事儿去得罪私人,肯定不能这么槁,于是就将高新区管委会围住了,要管委会出面做主。

(七千字送上,今天用银行卡充值,一百无可获得月票一张「还有俩小时活动结束,哪位书友要是账上没钌了,可通过这个途径获得月票,当然,专门为月票而充值就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