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 -2203都拍脑门

2202 2203都拍脑门

蒋君蓉轻描淡写地将事情陈述一遍,这并没有用了她几分钟“……我一直帮他们协调到现在,所以就来晚了。..”

“然后呢?”何雨朦听得兴起,就跟着问了一句,看着她眼中的光芒,就像一个怀春少女听到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一般,想要得知结局“赔钱了吗?”

“这是法院的事情”蒋君蓉笑一笑,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们哪里有判定民事赔偿的权力?我无非就是告诉他们,来管委会折腾……没用!”

她这话说得轻松,陈太忠却是听得明与,也就是她是蒋世方的士儿,这事儿要是搁给别的副主任,哪里敢这么有底气地回答?端正态度和稀泥才是正经。

“不过这事儿想一想,还真恶心”荆紫菱皱着眉头发话了,同时也将手里的筷子放了下去“喝的是洗澡水,蒋主任你说得我连饭都不想吃了。”

“这个老板有点不讲理”穆海波低声发话,按说,他是没!$格在蒋省长会客时说r话的,但是面前是一帮小年轻,级别都不高,说的又是一些小事,那么插两句嘴也正常了“还敢跟公路局的对着干「也是有点什么缘故吧?”

“没什么缘故,一个小混混”蒋君蓉继续她的轻描淡写“他这么做不对,但是公路局来冲击管委会也不合适……当然,我要是有陈主任那么能打,就两边都收拾了。”

哎,我招你了惹你了,怎么针对起来我就没完了?陈太忠听得这话,真正的郁闷无比,可是蒋省长在一边坐着,他也不好太不给面子,说不得冲田甜一笑“田主播,蒋主任讲的,可是个好素材来的……你可以报导一下。”

田甜听得就是一愣,你让我报导此事,那不是当着省长的面打省长女儿的脸吗?可是要让她直接拒绝,她还狠不下这个心,今天贾县长一提她哥哥,太忠就转身离去,既是给她面子,却也是对田强厌恶到极点的表现。

所以她犹豫一下,微微摇头,口出持重之言“我不在《今日素波》了,现在主持《天南新闻》呢,这个栏目我只能报导,没有采编权。“哦,那我可以找梁靓”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点点头,却是没想到,他自己一门心思要走到黑,反倒是暴露了对蒋君蓉的敌意。

话才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但是蒋主任哪里会留给他挽回的时间?说不得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陈主任你一定要礤光我高新区,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这个……不是”陈太忠忙不迭地摇头,他强词夺理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不过,想到蒋世方就在一边,他就有意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好显得他是在斟酌什么。

“刚才我跟省长说了,这个精神文明建设,是有必要抓一抓的,蒋省长也是这么认为的,舆讨好地的监督……迳可也是精神文明建设,我没什么针对性的。”

“好了,多大一点事儿”蒋世方见他们闹来闹去,实在有点不成体统,终于发话“君蓉你把这个事儿处理好了,偷水还有理了?这个老板要不服气,你对他提起公诉。”

提起公诉,那就是涉及刑事犯罪了,尤其是授意检察院这么做的,又是省长的女儿,这结果真的是不问可知了一一蒋省长的意思很明确,这家伙要是不识趣,君蓉你搞定他。

多少看似嚣张跋扈、叱咤风云的人物,其存灭,不过是在上位者的一念间一一省长大人只是觉得这几个小家伙说话吵得慌,有点闹腾。

“好吧”蒋君蓉点点头,接受了老爹的通牒,可是看一看荆紫菱,又看一看田甜,她心里又不满意了,我比这俩差在哪儿呢?一个是你女友,一个是你的情人,我却是你的仇人“田甜,陈主任挺记挂你的,有什么新闻素材,都先想着你。”

她也知道,荆紫菱才是陈太忠的正牌女友,田甜虽然当着她的面同陈太忠漏点拥吻,可奸夫**妇的性质,是不会因此而改变的,于是,她就要在姓陈的后院里放上一把火。

“陈主任有新闻素材,最先想到的,是中视的主持人马小雅”得,越乱就越热闹,小雨腰居然借机发话了,她一脸纯真的样子,说的话却是异常地那啥……容易引发歧义。

可是偏偏地,也不知道是忘了还走出于什么别的目的,她就没有说明,这马主播是“前”中视主持,现在已经不做主持了。

我这是招你惹你了?陈太忠发现有点不对劲,说不得瞥她一眼,淡淡地解释“马小雅那边,其实就是一个米兰时装周的入场券,我通过她组织一下人手,蔡晓薇也要去呢。

“小陈,这个米兰时装周是怎么回事?”蒋世方见一帮年轻人越说越不成体统,说不得出声打岔,他也不知道素波有人去米兰了一一迳件事是陈太忠通过段卫华联系的。

等他听到其中因果,先是微微皱一皱眉头,很显然,对意大利人这种针对中国人的歧视态度,蒋省长也有点不满意,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素波去了两家?那不错……小陈你这个驻欧办还是卓有成效的嘛,最近除了这个手机研发和煤焦集团外,还有什么大点的收获没有?”

凤凰在整合煤焦行业,这是省里早就知道的,段卫华是凤凰市长的时候,就跟蒋省长专程汇报过,不过就算知道得再早,省里也插不进去手,章尧东将凤凰经营得水泄不通。

而凤凰科委在槁手机研发,省里知道得也不晚,不同的是这一块省里可以插手,然而,大家却是没有插手的能力,省里没有相关的技术人才和技术储备,能做的了不得就是给凤凰科委提供研发资金一一可是人家凤凰科委缺这点钱吗?

事实上,由于凤凰科委研发出了一系列的产品,尤其是无线通讯方面,极大地带动了凤凰整个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提供配套设施和系统集成服务的小公司也出来不少,别的不说,只说在通讯产品方面,素波已经远远地落后于凤凰了。

正是因为如此,省里也没去琢磨凤凰科委手机开发那一块,倒是有些人看出来,这是章尧东要博的政绩工程,市场前景未必乐观,有人正袖着双算看好戏呢。

国产手机在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势头之猛,很容易让人想起十来年前蜂拥而上的彩电生产-线,紧接着就是大浪淘沙,多少厂家纷纷劁闭,现在彩电生产行业能存活下来的,都是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饶是如此,眼下彩电行业竞争之激烈,也是异常地残酷。

所以,真的有不少人并不看好凤凰科委的手机业务,而看好这一块的,绝大多数也都是看好了某人的折腾能力一一陈太忠这家伙厉害,打价格战不怕赔钱,而且,没准还能卖到国外去,反正啊……那厮的运气一直不错。

这口碑不是一天养成的,别人有点迷信也是正常了,别说凤凰科委的一把手是许纯良,也别说许主任是许书记的儿子,这种判断项日成败的时候,大家考虑最多的因素,还是陈主任一一当然,这或者也是陈主任第一次走麦城?

陈太忠很欢迎蒋省长将话题岔开,于是下一刻他就点点头“最近没什么太大的活动,就是整合一下曲阳黄的市场,欧洲那边有需求。

“曲阽黄?”蒋世方听得就是一愣,这个牌子在国内不响,但是在天南还是很有点市场的,作为一个走出去又引进来的干部,蒋省长非常清楚这个产品,一时间就有点激动“曲阳黄在欧洲打开了市场?”

他没有听说此事,不过这也正常,凤凰:$合煤焦,是涉及全省能源供求的问题,不可能不跟省里打招呼,而研发手机又是章尧东所图的政结工程,不提前吹风也是不可能的。

独独是这个曲阳黄,凤凰想怎么操作,基本上可以自行决定,又由于这个项目刚展开不久,省里并不知情,蒋世方是初听此事,多少就有点骇然了。

等他听说,曲阳黄最早打开市场,是在巴黎,就不仅仅是能用骇然能形容的了,煤焦集团也就罢了,卖的是!$源是不可再生的,这曲阳黄卖的可是品牌,是文化,不但能持久利润也不低“整合过程中有什么困难没有?省里为你们开绿灯!”

陈太忠自然要回答没有困难一一有困难也走出在欧洲,不是省里开绿灯就能解决了的,要说起来在凤凰的能量,他要认第二,也只有章尧东敢认第一了。

可是蒋世方却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听说曲阳黄的销量,在欧洲可能达到一百万坛两百万斤一一也就是说一千吨的时候,禁不住就要细算一下……就算打个折扣只能卖五十万个按每斤二十块计算,那也是一千万呢。

一千万,是看不到蒋省长眼里的,关键是在欧洲打出品牌,那就太厉害了,所谓的城市名片,可不就是这个吗?

于是,他就想起来自己一直在考虑筹措钧另一件事了“小陈,省里一直在考虑,槁个全国性的交易展示会,欧洲这边……你能不能帮着联系一下啊?”“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说我还真不知道,蒋省长您有这么远大的谋划“关于哪一方面的展示会?”“这个我还没想好”蒋省长坦然地摇摇头,他也真不怕露怯,这种都能坦坦荡荡地说出来“无非就是拈商引资、经贸洽谈这些吧。吕勒8章都拍脑门(下)

事实上,蒋世方确实是见猎心喜,临时想到的这个点子,听得凤夙的驻欧办左一个研发,又一个整合,还有那么多的走出去引进未,更是连天南不太有起色的服装业都插了一脚进去,要说他不心动,那才是假的。

所以他就很自然地提出这么个建议来,当然,在某人看来,这又是典型的“拍脑门决策”跟章尧东上手机生产线一个性质一一你连要搞什么都没考虑清楚,就直接决定要操作了?

然而,蒋省长不这么认为,这个建议一提出来,他就觉得好像是一扇在自己眼中一直撑腰胧胧的窗户,被豁然打开了一般,有些东西一下看清楚了。

蒋世方非常清楚,如果将来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就要在天南终老了,那么他还有几年的时间,来将天南建铍得更好一点,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他也很想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留下一些好的口碑来。像他一上任,就大力推进高速公路建设,就走出于类似的心态,天南的公路网在全国实在排不上太好的名次,别说比那些经济强省,就是比天涯省都要差很多。

当然,比下那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蒋世方就决定,大力搞这个公路建设,这固然是这两年经济形势和大气候决定的,但是毫无疑问,蒋省长也确实想搞好这些民生建铍,为自己留下个好名声。

一想到能在天南省搞出类似义乌小商品、大连服装节这样久负盛名的博览会,蒋省长就难以压抑心中的漏点一一当然,像广交会那个级别和规模,他就不想了,那太不现实。

想搞这么一个品牌出来,那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的,也不是说一届两届就能打响知名度的,还必须要持久才行,而蒋世方认为,自己能在天南再干几年,用心经营一下的话,未始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所以,他才有兴趣谈这件事情,也不r怕暴露出自己准备不足的缺点,一个好创意并不代表马上就能实施,逐步完善的过程是必须有的。

“但是咱得有特色啊”陈太忠皱一皱眉头,他可是有点受不了蒋世方的做派,因为他觉啊,这可能是涉及了拍脑门决策这种陋习“没有针对性,工作不好开展。”

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像义乌的小商品,那历史可久远了,并不是说lq这卜开始之前是一片空白,而大连服装节能从lq筋年开始定期举办,路人家之前的全国服装展销会上六连冠也很有关系。

而天南这儿,没什么特别突出的拳头行业,有优势的行业倒是不少,但是老蒋你总得提出一个针对性的头域才行吧?

陈太忠这么想,固然没有铝误,但也不能说蒋世方就错了,这大抵还是官太吏的思维差别,陈小吏只懂得针对性地去做事,而蒋大官是负责把握大方向的,大方向一旦定下来,自然有相关小吏去琢磨细节。

总之,这个想法不能说错,至于说会不合糟糕到成为“拍脑门”的想法,还是要看下一不如何规划了,所逸的领域和操作步骤现实不现实,反正好心做错事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蒋世方没有想到,今天能谈了这么多,要知道他原本是想安慰一下何雨朦,顺便介绍一下自己的女儿给么娜认识罢了,结果一时兴起,居然谈到了入点,连新闻联播都没好好看几眼。

穆大秘都上前低声提示了,说今晚谁谁谁跟您约好了,要上门,结果蒋省长不在意地低一荇手“你联系他一下,让他再等一等……”

最终打断这场谈话的,是黄汉祥,八点钟的时候,他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当陈某人恭敬地招呼一声“您好,黄二伯”的时候,蒋省长的眼睛禁不住眨巴一下一一你不至于吧,一个小孩子遇到点小事儿,值得这么叫真吗?,

不过还好,黄总问的不是自己外孙女,他问的是别的事情“今天晚上跟他们喝酒的时候,又说起来了,太忠你这个……能不能去趟美国啊?”“我是驻欧办主任,又不是驻美办主任”陈太忠笑着回答,同时又冲在座的点点头,指一指电话,起身走到了外面。

“小陈跟你外公说话,倒是不见外啊”蒋世方笑眯眯地看何雨腰一眼,就站起了身“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君蓉,招呼好小雨腰啊。”一

“蒋伯伯您忙去吧,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何雨腰也跟着起身,这个时候,陈太忠又推门进来了,见状就是一愣“呀,蒋省长您要走了?”“。&,你们玩吧,小陈,我说的事情,你可以跟你的老市长好好地合计一下”蒋世方点点头,转身扬长而去。

蒋省长走了,蒋君蓉却是要极力招呼好何雨腰,小雨腰婉拒了坐她的车离开的建议“我坐紫菱姐的车吧→反正也不远,就在天南宾馆。

“不坐我的车?”陈太忠手边的活儿就算忙完了,心说这一帮女孩儿们,估计还要在天南宾馆聊一阵儿,我还是走人吧,于是随口问一句。

不成想,小雨朦犹豫一下,居然就那么昊着点点头“行,那就坐太忠哥的车,也安全……你今天挺厉害的。”

走出门去,上了车之后,陈太忠想起了一个问题,沉声发话了“我说小雨朦,你当着这么多人,说这个马小雅……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小雅姐挺不错的”何雨朦见他居然敢问这件事,当然就要直截了当地点出“我们在欧洲玩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她也是个可怜人。”

“毛病!”陈太忠这才知道,敢情是小雨腰为马小雅打抱不平呢,不满意地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少管,你外公都没说我,就你事儿多。”

“哼”何雨朦是最不愿意别人小看自己了,这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儿们的通病,尤其眼前这厮又是如此地年轻“回头告诉紫菱姐,你这人……不可靠!”

没几句话的工夫,车就到了天南宾馆,陈太忠将人放下之后,转身就溜之大吉了,难得地许纯良能在凤凰看家,自己还是抽时间多关心一下素波的几个女友吧,尤其是田甜,今天可是被冷遇了……他的主意打得倒是不错,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他老爹就打来了电话,太忠,那买电机的人,找到了李继波,昨天李总请我喝酒了,要我每个月给他两千台,你说这事儿怎么处理一下?”

“你不会告诉他没有?”陈太忠正抚摸着张馨娇嫩的肌肤,看着她逐渐地由白哲变为粉红,正打算来一场晨练呢,听到这话真的是有点不耐烦。“你小子怎么跟你爹说话呢?”陈父对别人都挺客气,独独地对自己的儿子例外,说不得哼一声“都是一个厂的,谁瞒得过谁?”

你不知道一日之计在于晨吗?做儿子的被老爹折腾得哭笑不得「却是还不敢挂电话,只能细细地问一问,才知道敢情这买电机的人,是落宁市自行车厂的人。

落宁是天涯省的省会,自行车厂也曾经辉煌过一段时间,不过从十年前起,也是没落了,一年多前开始生产电动助力车,不过成本迟迟降不下未,不知道从哪儿得知,凤凰这边有便宜电机,就过来购买。

“这不是资助咱的对手吗?”陈太忠一听就不高兴了,其实,疾风电动车还没有卖到天涯去,而市场上各种电动车牌子也太多了一点,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别的牌子产生抵触情绪。

“他们成本降低了,那销售就上去了”事实上他的抵触也不无道理“这是有加成效应的,尤其是……咱疾风车能用到的电机就少了,好了,我马上联系许纯良。”

说是马上联系,可听着身边佳人的轻声娇喘,他还是先“上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从雷蕾身上“下马”之后,才开始“马上”

陈太忠联系许纯良,也有他的想法,李继波不是要做煤焦集团的老总吗?也不知道定下来没有,反正纯良想跟章充便的吧?

不过,许纯良哪里是他轻易指挥得动的?人家首先就要问一下,你专门打个电话问此事,应该有你的道理吧?

听明白了他的理由,许主任自然是要去打探的,由于这事儿不方便电话里问,他还专门去找了一趟章充东,结果等消息回来的时候,陈太忠都已经送走何雨朦,从机场回来了。

“章充东说,这个李继波只是当时一个候选人,目前是不考虑他了,好像也是因为电机厂规在四分五裂的”许主任打听消息打听得很到位,甚至他还有自己的判断“你说他会不会是因为落选了,才故意在电机上跟咱们捣蛋?”

作为科委的老大,他也非常排斥外省的人来买电机,理由跟陈主任的类似,我们自己还不够用呢,再说,你们省钱-了,我们的疾风就该被动了。

只不过,电机厂的电机产量迟迟上不来,是因为李天锋卡得太紧,对于这一点,他也无可奈何,连太忠都憷的人,他自是不愿招惹一一事实上,李厂长这么坚持原则,对助力车厂来说,也是一件幸事。“他捣蛋?”陈太忠听得就是冷年一声“欠收拾不是?”

“太忠你这是怎么说呢?你总得替老爷子考虑一下,他还要在厂里做人吧?”许纯良隔着电话,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杀气,禁不住出声相劝“要不这么着吧……”

许主任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听说了这件事之后,专门打听了一下落宁自行车厂的情况“太忠,咱们其实……可以考虑把那个厂子收购了。

嗯?这倒是好主意”陈太忠听到他这么说,登时-就笑了,对于扩大科委的业务,他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那边设个分厂,顺便就打进天涯省的市场了,纯良,我支持你!”

“你支持我什么?”许纯良听得就叫了起来,这家伙现在对人,是越来越不温良恭俭让了,尤其对陈主任的时候,可见基层工作确实挺锻炼人的“这件事儿肯定要你负责的,你连帮外人张罗时装周的工夫都有,偏偏就没这时间?”

“不是吧,你那只眼看到我清闲了?”陈太忠也气得嚷嚷了起来“我都忙得脚后跟打屁股了,你难道不知道?那么多副主任……都是吃干饭的?”

“唉”许主任在电话那边登时就沉就了,好半天才叹口气“太忠,不是我不体谅你,才发生了石毅的事情,我揪心呐……你的适应能力最强了,这个大家都承认的。”

“啧”陈太忠一听是这理由,也没招了,石毅的事情,他何尝不揪心?甚至他都想好了,再过一段时间,等自己去国外之前,悄悄地帮小石处理一下伤口,眼下出手,有点容易让人看出异常来一十小石还年轻,总不能真的让人家走路扶墙吧。“行,那我去”最终,他重重地叹口气“唉,纯良你就给我找事儿吧。

“呵呵”许纯良在电话那边笑一笑,就没了声音,可电话并没有挂断,大约十来秒之后,他才放低声音“太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别再整太大动静出来……”

你不让我对付李继波,怕也走出于同样的理由吧?陈太忠微微一笑“天底下哪有那么多事儿?我这次去,饺定一帆风顺的……就是怕你剃头挑子一一一头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