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4 -2205落自行

2204 2205落自行

陈太忠在周一的时候,踏上了飞往落宁的飞机,之前他就跟天涯省的几个熟人打了电话,交通厅副厅长刘楠说最近忙,倒是科技厅的厅长刘铸说了,欢迎陈主任过来,还要请他给大家做个报告,关于更好地开展科技扶持工作的报告。..

陈太忠做事,其实更愿意直接上门,而不是像眼下一般,事儿逼没办呢,就开始四下里找关系求人,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要他没渠道直接接绁自行车厂的人呢?

通过侧面的打听,他已经了解到了,落宁自行车厂厂子老、负担重,在职员工接近两千,可离退休职工,反倒是超过了两千一十一个月仅仅工资,就要发一百大几十万。

也就是说,哪怕一相电动助力车能赚五百的话,一个月最少也要卖四千辆,才堪堪地够工资的开销一一给陈太忠想,仅仅一辆车厂家就赚五百,那些经销商估计只能选择跳楼了。

可是别说,落宁白行车厂生产的天马电动助力车,还真赚得了五百,只不过邳-只跟天马的定价有关,跟其他是无关的。

先不谈这个,只说落宁自行车厂的工交负担,一个月一百多万的薪水看着不少了,但是落自的工人,基本上都在温饱线上挣扎,四千多人在册,那些退休工人,一个月也不过才四百出头。

松年的时候,工资和物价指数还是比较低的,但是一个月四百块钌在一个省喜■城市,够干什么的?市区内好一点位置房子的房租,两室一厅都得六百左右。

所以说落自这里,真正的是积重难返了,不过落宁市这里为了稽定考虑,还不得不待这个厂子扶持下去,要知道,早以前落自生产的天马自行车,在天涯省境内,跟凤凰、永久和飞鸽这“三大名牌”是齐名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退休工人了。

这些就扯远了,眼下的落自,一个月能销售多少电动车那不好说,但是绝对没到五千辆,质量不行,偏偏地又价格奇高,疾风助力车大众型款式,在素波的零售价约莫一相在三千三、四左右,而天马助力车在落宁,能卖到三千五、六一一这可是天马呢。

不管怎么说,天马助力车护不住工人工费,有人认为厂里一个月未必卖得到三千辆,所以就算加上一部分尚在加工自行车零配件的活儿,也就是堪堪没有让大家饿死。

尤为要命的是,由于车的定价比较高,有一定的销售风险,于是分销商不是实价拿货,而是赊销一十显然,这又导致了相当规模的回款问题。

然而就是这种情况,天马助力车依旧是落宁市的知名品牌,厂子十年前是处级的,现在是副厅一一大家都在说,要不是落宁是地级市,最多只能管副厅,没准现在厂子都是正厅了。

这样的厂子,真的是最难啃的,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破口之前,陈太忠不想直接接触那个厂子的人,他首先要搞明白的,是这个厂子的各种数据。

然而,想要搞到各种不掺水分的数据,是何其难也,类似的国营老厂,那个顶个是老油条,叫苦叫难是正经,浮夸虚啪弓为本分;捂盖子一个比一个在行,统计报表一个比一个漂亮,至于真相嘛……就在不远处历史的长河中,您慢慢地捞去吧。

所以,陈太忠不得不动用私人关系,先试探一下路,当然,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落自要是真的那么不懂事,干脆地拒绝了他的善意,他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便走了一一全国这么多助力车厂,我非要吊死在你这可树上吗?

说穿了,陈主任此次前来天涯,就是要有理、有据、有节地处理好这件事,给出足够的诚意,收购了这个厂子一一如此一来,天涯省的助力车市场,都用不着他们去开发了。

至不济,也就是凤凰科委在天涯受到无礼的拒绝,可是这么一来,凤凰电机厂拒绝将电机卖给落自,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李继波你再敢吃里扒外,哥们儿送你进铁栅栏里啃窝头去一一不知道你信也不信?

陈太忠下飞机时,天涯省科技厅派来的奥迪车已经等在了机场外,科研系统已经是鸟钩嵇炮了,再不是以前的穷酸样了。

上次陈太忠见刘铸的时候,还是交通厅常务副厅长刘楠一个电话招呼过来的,堂堂的省科委大主任,在交运厅常务副厅长面前相当地拘谨,可眼下刘铸能派人接机,就是根本不用考虑刘楠的感受了,而天涯省科委,也业已经改名为天涯省科技厅了。

刘铸这个人倒是不错,可以交一下,手里权力大增也不忘记老朋友,陈太忠心里暗暗点评,很自然地上了奥迪车“今年你们科技厅的火炬计划有多少经费?”

前来接他的是科技厅办公室主任成克己,正儿八经的正处,不过凤夙科委这个牌子实在太响了,这么接待倒也是正常的。“火炬计划没多少钱,部里拨下来三个亿,其他的让省里自筹”成主任芙着回答“天涯省是科技荒漠,跟你们天南没法比的。”“成主任你也太谦虚了,不够还可以再要嘛”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兄弟单位之间不管真穷假穷,哭穷是必须得,这也都是惯倒了。

又随意聊了两句之后,他就得知,刘厅长将中干交流会定在了周三下午,毕竟陈主任来得太突然,而年初的科技厅还是相当忙碌的。

“陈主任来天涯,有什么事情吗?”成克己也知道,陈主任来天涯是办事,所谓的交流会不过是顺便为之的“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直说。”

“我是来看天马助力车的”陈太忠回答一句,猛地就想起了点事儿“这天马助力车要是搞技改,跟厅里要钱,还是跟落宁市科委……科技局要钱?”

“原则上是他们向市局打申请,然后市局上报,我们核实了之后,同意的话就会拨款下去”成克己不愧是办公室主任,将流程说得清清楚楚。

“刘厅的意思,是不能让下面市局自主权大多,那样可能造成一些弊端……哈哈,我不是在说你凤凰科委啊”说着说着,他居然笑了起来“你们凤凰自然例外。”

“呵呵”陈太忠被他这个补充给逗笑了,轻描淡写地点了一下“谁也不舍得把权放下去,络们厅里是这么做的,我们凤凰科委也不放权。

“其他省也都是这样”成主任也很是随意地回答“市局想要钱可以跟夸里争取嘛,老盯着省厅这点钱有意思吗?我们的谶,可不也是跟省里要的?”

他说的话真的是实情,现在科技部的日子是美了,各省的科技厅,行情也跟着水涨船高,但是再往下到地市一级的科委,变化就小了很多,并没有彻彻底底地脱贫。

因为科委红火靠的是拨款,而不是自己有了生财之道,增加的职能也多是指令性的、虚浮的,并没有比较强力的职能”凤凰科委是红火,不过它是其中的异端,别的市科委不能比。

“天马的效益,听说不太娟?”陈太忠继续点题,他倒是不怕自己露底,关键是他要看对方的数据,反正现在意向都谈不上,在科技厅问一问,并不算多大一点事儿。

事实上,按照程序来说,他应该先联系落宁市,适当地表示出对天马自行车厂的兴趣,再由落宁市政府出面牵线,两家坐下来谈一谈。

不过那样搞,时间拖得比较长,而且疾风一旦从这种渠道表示出兴趣来,想要得知真实的数据,就要多费一点手脚,所以他才不管不顾地先来,却也没想着要太过保密。

“你琢磨它干什么?”成主任有点好奇,不过下一刻似有所悟“呀,不是你们的疾风车盯上这一块了吧?”

“嗯,想了解一下数据”陈太忠点点头“他们买电机,买到我们凤凰去了,我过来看看它的经营状况,要是有收购价值,也是可以考虑的。

“那个厂子……怕是不行”成克己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他们也申请过技改支持,不过厅里绝对不合答应的,那是无底洞,落宁科技局自己不想拨款,跟我们要,最后市里施加压力,他们也才拨了一百万过去……切,跟我们打的报告,是要三千万。”

“真敢要啊”陈太忠笑一笑,疾风电动车搞起来,前后差不多用了一亿西千万,不过这天马的底子在这里放着,要三千万槁技改是真有点多了。

“我要是你,就不买那个厂子”成克己这话就是很坦率了“负担太重,要收购他们,也要等破产之后,你们出手重组一下就行了,会少很多包袱。”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陈太忠点点头-,话里却是还坚持本意“既然来一趟,就要带点京西回去……对了,这个厂子的厂区在哪里?“在南山上呢”成克己笑一笑“厂子面积倒是不小,就是远离市区。

成主任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不过陈太忠已经隐约听出来了,人家话里有别的意思没有,那不好说,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若是想用对待素纺的法子,通过土地置换搞房地产来盘活落宁自行车厂,绝对是不现实的。

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聪明呢?陈主任有点小小的郁闷,一旦有个操作性比较好的法子,不多时就会被所有的人知道,并且群起而效仿。

可是转念一想,他也释然了,若是落自坐落在繁华闹市区的话,十有也轮不到他打这个主意了,这世界上贪婪之辈是如此地多,看看素纺就知道了。

“那你认识不认识里面的人?”陈太忠出门的时候,说话做事还是比较直接的,这跟他的性格有关“我想获得一些真实的数据。”

“就算认识人,想获得这些数据,怕是都不容易,这是天涯省的名优产品,数据肯定特别合理”成克己冷冷一笑,显然是相当不以为然,然而,他也只有说一说实话的份儿“我不认识里面的人,不过可以帮你问一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想这件事了。”

“那你就帮我问一下吧”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人家成主任的心意是好的,但是他也不能来了之后就走不是?”成主任,啥时候去凤夙,我好好地招待你。”

他想送一点小礼物表示感激来的,不过前面有司机在开车,他拿不准两人的关系,也就只能先做一做嘴皮子上的人情了。“成主任……”想司机,司机就发话了,一边说,他还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坐在后排,跟陈主任促膝谈心的成克己。

“小李你有什么建议?”成克己看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沉声发问,说完还冲陈太忠笑一笑“这是刘厅的新司机,原来的小张去服务公司了。”

“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我对原来的司机根本没印象了,不过既然是新司机,这种急于表现的心思,倒也是能理解的一一反正天涯省科技厅这帮领导们,看起来还都挺好说话的。章落自行(下)

这小李急于发言,还真是认识落自的人,他有一个初中同学,家就是落白的,现在那同学也在落自上班,母亲也在那里,家境一直不太好。

不过两人的关系是真不错,只是司机小李一直在科委车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帮不了同学什么忙,直到现在科技厅条件好转了,他前一阵才借给这同学点钱,在落自门口张罗了一个小饭店“我俩的关系,绝对没问题,您什么时候想见他?”

这小李挺健谈的嘛,陈太忠笑一笑“要是可以的话,今天下午吧……成主任,晚上没什么啥活动吧?我这可是不速之客,不能给你们乱添麻烦。”

“陈主任你这是哪儿的话?你去哪个科技厅,大家都要举双手欢迎呢”成克己笑着回■答“这不,刘厅连自己的座驾都给您派来了,换个处级干部,还真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这话就说得有点俗气了,不过陈太忠倒是也习惯了,官场里的语言气氛,原本就是如此,前面坐着领导的司机,成主任不着痕迹地拍一下领导马屁,那还不是应该的?

“呀,对了,前两天见了一个副处,太牛了,居然是中央领导”陈太忠开始信口聊天了,反正这事儿在天涯是不怕说的,说一说这些奇闻异事,原本也是干部们必备的交际功课,不但可以互通有无,还可以彰显眼力。

当然,他没有肤浅到点出何雨腰的身份,只说那是一个上面大佬的孙女,其他人的身份也是含含糊糊地一笔带过,说到他最后拒绝上田山的汽车的时候,成克己点点头“不能给他留面子,一个副处就这么牛……换个司长还差不多。”

这……这天涯的干部,说话倒是直接,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下一刻,就到了科技厅给他安排的宾馆里。

中午在科技厅,刘厅长接见了陈主任并且共进午餐,紧接着,小李就体会到了嘴快的恶果,在午餐结束之后,他悄悄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下午怕是不能跟您一起去落自了,我让我同学在厂门口接您,您看成不成?”

合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刘厅长的专职司机,原本呀想卖陈主任一个好儿,结果陈主任要下午去,这个……他没胆子跟领导请假啊,这问题可大可小,但是他怎么可能去冒触怒大老板的风险呢?

“呵呵,有心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人家肯帮他张罗联系就不硭了,虽然他是堂堂的正处待遇,但是人嘛,要学会感恩,甚至他觉得这小伙子愣头愣脑的,很有点他当初进官场时的莽撞“谢谢,我自己去就行。”

“别个我跟成主任说好了,让他派个车送您”这小李做事儿倒算是靠谮,居然为此又跟成克己打个招呼,不过,这俩一个是刘厅长的大管家,一个是刘厅的身边人,相互之间互通有无,倒也是正常的。

下午的时候,成克己还想跟着去呢,不过被陈太忠婉拒了,别人热侏那是别人的事儿,但是他要心安理得地接受,那就有点不会做人了。

小李的同学叫杨大红,个头一米七长得枯壮实,脸色微黑,人不怎么爱说话,总是冷着伞脸,一副苦大仇深、对社会不满的样子。

落宁自行车厂效益不怎么样,可门口把得挺严,杨大红早早在门口等上了陈太忠,不过领着人进的时候,保安还是要让登记。“是来我们车间谈外协的”杨大红也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一定要进这个厂子,反正他已经跟车间请假了“我签个字儿就行了吧?”

他在单位就是个小工人,不过他是厂里子弟,老婆也在厂里上班,保安们也慊得计较,不过还是让他完整地填了一份资料,才放了汽车进去。

落自大门进去,前院是厂办公区,车就只能停这儿了,办公区倒是不小,足有七八十亩地,大多是种了树木,办公楼就那么孤零零的三座。

楼前的停车场停着五六辆小车和皮卡,看着空荡荡的,也没什么好车,陈太忠开着的是科技厅小车队的红旗71——一也就是当时广告里打的“处长车”搁在这儿都显得很扎眼了。

杨大红陪着他走进了厂区,俩人一边走一边聊,对厂里助力车的销量,杨大红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可以确定,一个月绝对到不了五千辆。

事实上,他对厂子的动向,并不是很关心,倒是有点若有若无的怨气“想知道真实销量,必须要找销售处长或者销售厂长,那帮家伙哺可$0”这个落自的厂区,还真是不小,足有两百多亩地,据杨大红说,库房还有一块儿地也有四千多亩,不远处的生活区也很大。

陈太忠在厂里转了一囹,用了差不多俩小时,对落自心里大致就有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了,国营老厂,绿化搞得不错,路面整洁「不过厂房和办公楼都是破破烂烂的,还真就是穷。

然而杨大红不这么认为“再穷,厂长也是坐着奥迪,过元宵的时候,二十万的焰火,说放就放,穷的是老百姓。”

正说着呢,前面传来一阵吱吱的声音,两人顺着声音看去,却是几个人拿着锯子在锯一棵树,那树的品种陈太忠看不出来,不过树干非常挺直光滑,胸径约莫有四十厘米,长得特别顺眼“这是什么树?”

“一种杨树”杨大红对很多事情都有点不求甚解,但是对厂里的东西知道得不算少“这树都长了三十多年了,建厂的时候栽的,原来厂区到处都是,现在砍得就剩下这么一点儿了。

三十年长四十厘米的话,这树的材质应该不错!陈太忠下意识地问一句“这么好的树,砍了怪可惜的。”

“不砍没钱花不是?”杨大红阴阳怪气地回一句,不过,他虽然看起来有点愤世嫉俗,倒也算是有问必答,甚至他还提出了一个建议“你要是想知道厂昙妁详细情况,我倒是认识两个老工人,特别爱传闲话,要不我带你找一找他们去?”

陈太忠还真有点不想去了,想了解一个厂子,从职工们的精神状态就能感觉出来一点东西,其■说这小杨,在生活区开了一个小饭店,按理说就该属于比较成功的工人了一十最起码也算是相对成功吧?可是就这种人,对厂里都不抱什么希望,一副麻木不仁的模样骨子里还有对厂子发展到这种状况的痛心,这样的工厂,值得收购吗?

他实在看不出,这厂子有什么实质上的价值,心说那我就再了解一下,回头报个最低价过来,你这天涯名优产品爱卖不卖。

所以两人相伴着又走出了工厂,那保安还要他们打开车的后盖,看看夹带了什么东西没有,陈太忠真有点恼火了“就这破厂子,看得倒是挺严的。”“越穷的地方,它就越强调组织和纪律性,这就叫穷折腾”杨大红的怪话还不是一般的多“要不然,大家放了羊怎么办?”“我怎么觉得你这么苦大仇深呢?”陈太忠实在葸不住了,左右是闲得无事,就边开车边笑着发问了“厂子很对不起你?”

“这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杨大红面无表情地回答“看一看市里什么生活水平,再看一看咱运儿……唉,根本就是城乡差别,关键是你想走也难……”

敢情,前年他的姑姑好不容易找了关系,说是塞点钱能进了市园林局,结果这边死活不放关系,你要想拿档案走一一交两万块钱出来。

可是园林局那边还要钱呢,这就难煞了杨大红,而所谓机会,那就是猎过了就不会再来的,正是因为如此,小杨同学对厂里恨得是咬牙切齿。

听着他的抱怨,陈太忠这兴致是越发地低了,然后他将车开到小杨梅饭店门口,才发现饭店也不大,就是一套一层的民房,真真正正的小饭店。

杨大红将他请进唯一的包间里,倒了水给他,自己就出去找人了,不多时悻悻地走回来“这帮家伙正打牌呢,非要再等半个小时才来,那就五点半……该请他们吃饭了!”

我记得落宁的经济,似乎比凤凰强不少的嘛,陈太忠这心情「也就不用再说了一十这棒的工人,这样的精神面貌,该收购吗?

半个小时很容易就过去了,来的人也不多,就两个,一个是厂里送货的司机,今天送货回来休息,一个是退休的销售科科员一一陈太忠后来才知道,这是杨大红就悄悄地通知了这俩,还叮嘱说千万别带别人来。

别说,小杨这人怪话虽然多,做事却是还靠谮,介绍陈太忠时就说这是掐助力车销售调研的,这两位一看人家请客,喝的是剑南春,几杯酒下肚,那真是啥话都说出来了。

落自现在生产的天马助力车,一个月销量就是三千辆到三千五百辆,据那司机说,助力车刚生产出来的时候,还突破过四千五百辆,现在是逐步地萎缩中“竞争太激烈了,尤其小厂的电动车,价格上有优势。“你这才是胡说”销售科那位瞪他一眼“还是质量不过关,名牌的价格,小厂的质量……口碑坏了,你说啥都没用!”“是假冒伪劣的东西,冲击得太厉害”司机喝得脸红脖子粗,坚决不认为自己的看法有错误。

“这五粮液,我以前也窜喝!”销售科的重重地一顿杯子“要是天马还是以前的质量,我一个人就能卖两千辆……你当我们那么多省市的老关系都不顶用?”

咦?陈太忠听得眼睛一亮,他发现这落自,似乎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一一r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