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 -2207落自价值

官仙 2206 2207落自价值 天天书吧

.浪费吖,暴殄天物吖~络太忠在驱车离开落自好久之后,心里都禁不住暗暗地感慨。

自打疾风电动车建厂伊始,他就撒手了相关事务,去年更是将科委全盘转交给了许纯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疾风车的销售伞,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疾风助力车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打开市场并站稳脚跟,那固然跟领导的支持分不开,但是更重要的是,厂里投放广告舍得投资,狂轰滥炸之下,才有了如此的成绩一一 没铝,这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

这领导的支持可不是一般的套话,从段卫华、章尧东一直到高 胜利,连许绍辉也跟曾经分管的省台 打过招呼,没有凤凰市党政一把手的大力支持、交通厅和警察系统的禁摩,疾风车不可能以现在这个度爆增长。

广告那就更不思说了,两个身高长腿的外国美女模特、高昂的制作费,再加上中视和一些上星卫视,效果是杠杠的,成本……也是杠杠的。

现在的疾风车,销路是不愁的,而且对经销商来说还是先款后货,这在助力 车行业里都是鲜见的,可见真有点名牌的气势一一不止十来八个经销商抱怨过,说是别家给的都是什么条件,你凤凰的条件,真的有点苛刻。

当然,这都是些谈判的手段,越是抱怨的人,还越要经营疾风电动车,没兴趣经营这东西的人,谁吃撑着了去抱怨?

所以,在短期内,天南省内有倾斜性政策支持,省外又有大量的广告做后盾,疾风车不愁销售,愁的是产能跟不上需求一一这是大家的共识。

然而,这里不得不再强调一下,级别决定信息层面,陈太忠就根清楚,疾风车的展度,已经有些乏力了,厂里的销售科也做出了预警,最近找上门要做代理的商家,正在以一个不引人注意度减少着……

什么叫危机感 ? 这就走了 !这两年助力车的需求暴涨,全国生产厂家的供应量,却是比需求涨更厉害一一;力汁的厂家,扩大再生产的厂家比比皆是。

所以,在前不久的凤凰科委科委例会上,李健就提出了,助力车厂要注意培养销售人的,完善销售机制,制定合理的、公平的奖惩制度。

不在体制内的人,真的无法想像体制里思考问题的前瞻性和全面性,有一个很妙的词,或者可 以对这种现象做出适度表达,虽然在大多时候,这个词是用 来狭隘地形容某项体育运动的一一举国体制 !

官本位的社会,以举国之力形成的体制,哪要会有什么问题可能没有想到呢?任何的危机和契机都会有人注意到,只不过注意到之后,做出的决断,那就涉及太多的其他因素号飞

没错,民间有大才,然而,以诸葛亮来代表大才的话一一一 个诸葛亮或者能抵得过三个臭皮匠,但是他不可能抵得过三千个、三万个臭皮匠,而体制内的精英,用臭皮匠来形容,也未免有失偏颇,尤其是这些臭皮匠拥有更广阔、更权威的消息渠道。

咳咳,私货夹杂得太多了,总而言之一句话,疾风助力车厂的展会将受到挑战,这个危机已经被凤凰科委的领导层注意到了,只不过具体的时间不能确定。

疾风助力车厂的弱 项,还就是在销售上,倾斜性的政策和大量的广告,带给了大家太多的订单,所以这主观能动性就要差一点,而且以前的凤凰自行车厂,根本就没有走出过天南,靠的是政策销售,自然也就没有积累下什么销售人才。

必须强调的是,凤凰科委现在有一个很好的领导班子,一个团结向上的领导班子,所以这个隐患,在第一时间就受到了高度关注。

虽然说一个正处加八个副处,去关 心一个副处待遇的下属厂子,似乎有 点那啥……不务正业一十好吧,其实那八个副处里,有一个是正处待遇来的。

继续说下去那个例会,九个处级干部一致认为,疾风车厂先款后货的原则,是不容更改的一十其中纪检书记孙小金曾经出现过短暂的动摇,然 而很显然也很遗憾,他的职能范围并不包括这一块,他管组织纪律而不管经营。

这也就是说,他在这一点上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言权,意识到这一点后,孙书记很明确地表示,自己仅仅是想尝试一下逆向思维方式,以便从另一伞方向,带给大家更多的灵感。

先款后货的原则不变,那么要变的就是等人工门的工作方式「没错,疾风的广告打得到处都是,目前也不愁销售不出去,但是大家要居安思危,要上门去接触那些代理商一一包括那些已经成为代理的,和可能成为代理的。

毫无疑问的是,这是疾风助力车厂的弱项,以前科委的强势,掩饰了这一弱点,但是现在,要居安思危了,反正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眼下亡羊补牢,倒也是为时未晚。

许主任甚至为此做出了重要指示“终端制胜渠道为王”一一陈主任很怀疑这句话是不是纯良的原创,但是毫无疑问,销售渠道才是一今生产企业的生命线。

没有相对通畅的销售渠道,你的产品拥有再高的性价比、再质优价廉,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一一你卖不出去不是白搭吗?而把销售期望全部寄托于广告或者倾斜性的政策,那是轻率的、不负责任的。

而落宁自行车厂里,有相当数量的熟练销售人员,他们从事这一行业,不是一天两天了,拥有广泛的人脉,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而落自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人的宝贵,这才是陈太忠最大的感慨,二十一世纪最宝贵的是什么? 是人才 !

看到这里有人要问了,这落自不是早就不行了吗?那个有吹牛嫌疑的家伙,不过是业已退休的销售科“原”科员吗?按这行情来估算,估摸落自五、六年前就不行了吧?

做出这样猜测的人,真的是比较聪明的,事实上落自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可以推到七、八年前,那么接下来问题就来了--这些销售人员接触的客户,应该早已物是人非了,他们所拥有的人脉和关系,还有 必要值得重视吗?

这一点,也是陈太忠所考虑的,所以他以怀疑对方吹牛为由,很直接地问了出来,然而原销售员的回答,再次向年轻的正处待遇上了一课,告诉他什么叫“姜是老的辣”。

销售员可能没有太老道的官场知识一十从此人爱八卦的性格中,不难体会到 这一点,但是老人们的视野和经验,足以让他们在某个领与拥有足够的话语权。

“没错,我们以前接轻的,就是物!$、供销、机电行业的人,现在这些部门的职能,被市场经济挤得站不住脚了”这是销售员的原话,他承认这些年的变化。

然而他要强调的,是另一点“但是你没有看到,现在在这些领域做得好的,还是原来那帮人,他们只是脱离开系统,自己去展,或者让家人去展了,因为他们对这一套东西太熟了,知道怎么才能赚t(;\} i 。 。 r 。 。 。 ”“而没有充分了湃,贸然进入别的领域,那是赌徒才做的事情销售员用这句话来做结尾,很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那是,进入一个领域,想要吃透并且肴把握赚钱,怎么还不得三五年?”陈太忠一听就深有同感,他甚至想到了车管所女警张梅“外贸系统不行了,但是做外贸的私人公司,全是原来外贸的职工

“没错,你这话太对了”老销售员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了,于是伸手去拍他的肩膀“卖自行车这个门槛,比外贸低,不过你要说这才五、六年就全是外行人在搞了,那是胡说八道……所以,我卖得了两千相助力车 一一 只要他们的质量能上去 !”

这个解释,说服了陈太忠,要不说所谓的品牌效应,并不仅仅在于产品本身呢?对落自来说,天马的品牌是不行了,但是这帮老销售员们,也是品牌效应造就的财富。

遗憾的是,落自人并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或者说他们现在的生产,并不足以支持这帮人样 真正的能力,这就是对资源的浪费一一尤其是类似资源相对紧缺的疾风助力车厂,最是能感到这资源的宝贵。

当然,国企浪费的资源,并不仅仅是这一点,更可能已经有人意识到了,类似的资源闲置,真的是很可惜的事情,然而,落自就是生产不出来好的助力车 一一想要改变这个现状,那肘的环节就太多太多了。

陈太忠今天这感触实在太丰富了,于是在回到宾馆之后,就给许纯良打个电话,说一下今天的收获,最后他总结道“……纯良,我觉得啊,只冲着这帮有经验的销售人员,收购落自的政策,也可以考虑灵活一点。”

“销售人员 ?”许主任沉思了起来,作为凤凰科委的老大,他很清楚疾风即将要面对的困难,虽然这困难未必会在他的任期内生,但是他愿意做一个合格的、有前瞻性的领导。

可是他想来想去,觉得为了几个销售人贵-而影响决策,似乎是有点划不来,于是就想变通一下“你既然看重的是他们的人脉,挖几个厉害的回来,不就行了?市场照样 能做大。”

“啧,你怎么就这么无知呢?”陈太忠真的有点欲哭无泪了,于是毫不客气地教训科委正职“品牌效应是有枯滞性的,咱且不虎这些人舍不舍得抛妻别子去凤凰展,只说他们原先代表的是落自,现在代表的是凤自,那怎么取信于人?”

“那些老客户只会认为,这些人随便乱跳槽,未必可信,所谓品牌强调的就是一个忠诚,你作为销售员,都不能忠诚于自己的公司,那么,会带给别人安全感吗?”篙勒f落自价值

陈太忠这些话,也是由那老销售员说出来的,朝三慕四的推销员可能在短期内获得较高绩效,但是对自己供职的公司没有归属感的话,只会让客户产生不信任感。

“你这话是有点道理,不过现在,不是都流行个跳槽,实现自我价值吗?”许纯良其实不是笨人,但是他 有太多东西是书本上得来的,对基层工作的认识,真的算不上特别深刻,所以就有这样的疑问“咱们给他们高薪高待遇,起到的作用也差不多吧?”

“问题是,我想把疾风打造成百年品牌,百年品牌啊”陈太忠从没觉得,自己跟许纯良的境界差距是如此地遥远“电动助力车是起头,咱上还能生产电动汽车不是?”

遗憾的是,他是曾经的仙人,拥有无尽的寿命并不是梦想,但是许主任就是一俗人,丫就算再纯良,也禁不住心里回一句,百年之后我就骨灰了,了不得混到八宝山,也是上墙的那种,指望做成标本是想都不用想了。

所以他就觉得太忠 有点好高骛远,这不过是官路中的一个小小驿站,我想那么多做什么 一一起码,继任者不是你的话,人家都未必领我情呢。

可是、但是、然而……他不能不顾念兄弟情分,太忠既然有这个心思,那我就只能支持了,大不了多花点钱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我跟章尧东汇报一下,算是打个招呼吧?”

“喂喂,不用这么着急,我运儿还没接触落自的人呢”陈太忠倒是能理解许纯良的心思,严格来说,疾风车厂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跟章尧东的大力支持也是分不开的。

通常来说,陈某人认为,领导不给增加额外的毕肘,那就是支持了,更何况这疾风车的图纸也是来自于自行车厂,这可是市里牵的线,他要领情的。

但是事情八字没一撇呢,他不想就这么放出风去,以免事不谐被人耻笑,陈某人自己最就看不起那些耍嘴皮的,他习惯做了再说一一 虽然他的嘴皮子也是一等一的灵光。

不过,许纯良却也是个有主见的,根本不听他的“这种事儿肯定要跟章尧东说一声,毕竟是收购个厂子呢……好了,不跟你说了「就这样。“你这家伙也太。。。。。”陈太忠才要制止他,不成想那边已经压了电话,手机嘟嘟两声之后转为静就了,说不得将手机向**悻悻地一丢“你就做章尧东的跟屁虫吧。”

话说得难听,其实他能理解纯良的做法,人家作为单位正职,不跟他打招呼也照样可以将事情汇报上去,而他自己呢?却是好胜心太强,以至于有 点目无领导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一边吃着宾馆赠送的早饭,一边琢磨着是不是谋给景静砾打个电话,要秘书长跟落宁这边联系一下,牵着双方的线谈一谈,就在这个时候,成克己笑吟吟地走进了餐厅,来到了他身边。

这是科技厅的接待宾馆,餐厅的服务员也识得科技厅的大管家,二话不说就走过来,递 了一套雀上具给成主任。“你给我随便弄 点吧”成克己随意一样手,侧头看陈太忠“陈主任你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打算跟落自的接触一下”陈太忠笑一笑,信手将一个剥了壳的煮鸡蛋丢进嘴里,嚼了两嚼,一伸脖子,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这就算早餐结束了“成主任您有什么指示?”

“你不噎得慌?”看着对方心平气和地说话,成克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观察好半天,确定这家伏的嗓子眼确实比较大,才微微一笑“哪里有什么指示……就是有个朋友,想投费槁个高科技的厂子,但是手里没钱。”“嗯?”陈太忠仔细打量他两眼,现确实不是在开玩笑,才讶然问“高科技企业……没钱,你们厅里不是有成吗?”

两人相处得虽然 比较投机,可这种事情绝对不是能随便答应的,大家都是科委的,职能相同,这边级别还高一层,就算陈主任愿意投资,还得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不是?

“我们也想投资啊,但是他是私人公司不说,槁的也没列在火炬计划的重点项目里”成克己悻悻地扬一扬眉毛“投资又大,创新基金就算能给他撒点米,也不过百十来万,多 了不合适啊。”

跟凤凰科委的创新基金不同的是,其他的科委的创新基金不求回报,就是无条件扶持一一或者说求的回报是技术成果。

是的,该基金主要支持的是研,而不是转化为生产力,同时呢,由于这 个基金不求回报,那谁也不敢在某个民营公司身上投入太多一一这根本就是全身是嘴都说不清的问题。“哦”陈太忠点点头,同行嘛,有些话一点就明白,无须过多轩释,所以他沉吟一下方始问“是什么项 q?”

“锂电池”成克己笑一笑,拿起筷子夹两口菜吃“原来这是个县办的铅酸电池厂,破产以后卖给个人了,铅酸电池污染大,别看眼下市场还行,但是迟早要改的,锂电池这东西……真的先进啊。”“有企业了啊,那不好办”络太忠沉吟一下,缓缓话“他们要是能跟着我去凤凰展,那还可 以商量一7-o”

“这是我私人的关 系,去凤凰……倒也不是不行”成克己这个回答,有点出人意料“不过投!$ 比较大,启 动资金最少要五千万,上规模的话,起码要两三个亿。”

“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好半天 才假巴意思地摇摇头“运费金占用得太大了,成主任,这么大一块儿,你 觉得我们凤凰科委吃得下来吗?”

“少跟我装啊”成克己笑着白他一眼“哭穷你也找对人,别人不知道你凤凰科委怎么回事,我还能不知道吗?闲散资金最少也有十个亿。

“成主任,这玩笑你可开大了”陈太忠知道,这些都是套路,他当然也得按规矩来“真没那么多,满打满算就几千万,不过他可以去凤凰,跟我们许主任谈一谈。

“没有十个亿,三四个↑乙你总有的”成克己这次的猜测,就比较中规中矩了“肯定是要跟许主任联系的,不过,晚上大家先见个面吧……陈主任你都来了嘛。”“我先声明,科委现在可是许老大说了算”陈太忠笑眯眯地四答他“我这人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白吃白喝倒是拿手。”“。&,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成克己明白他的用意,于是就不再说此事,而是问起于他昨天的收获。

陈太忠肯定不会实话实说,他心里 也做了两种准备,要是收购谈不成,那就要采用纯良的策略,暗地里 挖一批人是一一这些人可以是退休的,也可以是在职的。

听他说对天马的兴趣不大了,但是还想接触一下,成主任沉吟片刻“要不厅里出面,帮你们协调一下?我们不给他技改资金,但是帮他牵线了嘛……同时,你这儿也就比较主动了。”

要不说这大管家就是大管家呢?这个建议显然也是双赢的,省科技厅卖了人情,同时疾风车厂的意向也显得不那么 主动一一谈判中过早暴露自己的意图,那只会导致被动。

“那就要成主任你多费心了”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心说老成迳人还真不错,有啥说啥“上班的时候把他们叫到厅里去?”

“行,就这么说定了”成克己当场拍板“你就说你是来省厅交流的,别露了。风,要不那帮家伙没准要狮子大张嘀。”

按说这商量的就算不错了,不成想陈太忠在科技厅呆了一上午,死活没见落自的人过来,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就有点小郁闷“下午他们要再不来人,这买卖不谈了 !”

总算还好,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落自的人来了,不过来的人级别有点低,就是生产厂长,大厂长单仁义却是不见踪影。

成克己当时就有点恼了,皮笑肉不笑地话了“单总挺忙的嘛,看来买卖是越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