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 -2209失误连连

2208 2209失误连连

落自的生产厂长叫张伯君,瘦瘦小小的一个主儿,面对成主任的话,他回答得不卑不亢“成主任说笑了,单总上午就去工行了,争取一笔贷款,到现在也没回来……可能是中午喝酒了吧。

“哦,能贷到款啊?”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心里的气儿也没了,合着姓单的晾我一上午,下午又派今生产厂长来,这是明显的试探,想套我的底线呢。

“能贷到款,那就不说了”他笑眯眯地看一眼成克己,摇摇头“成主任你还说落自经营困难,非要我接触一下,这不是让兄弟厂家笑话我不g?量力吗?”

靠,要接触落自的是你不是我?!成克己淡淡地看他一眼,对这个黑锅只能捏鼻子认了“落自的技改一直实现不了,我还以为他们-缺钱,看来是搔主观了。”

“我们是缺谶,这个贷款也未必贷得到”张伯君一听这话就急了,他确实是得了单仁义的授意,前来试探凤凰科委的诚意的,听到对方有意关上大门,他就有点着急了,心说你们怎么这样啊,一句话不合适就不谈了?

单总并没有想到,凤凰的人已经摸到了厂里,甚至连厂子的真实状况都摸得差不多了,他只是想着我这天马是省优产品省里名牌啊,你一开口想收购,我就屁颠屁颠地凑过去,那不但卖不起价钱来,也跌份儿不是?

他认为确实跌份儿,你凤凰科委的正主任来了,也不过是个正处,你让我堂堂的副厅,去见你个副处??靠,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不过,省科技厅既然牵线了,单仁义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于是拖了半天之后,委派个副职过来,打探一下对方的口风。

至于说有没有打算接受凤凰人的收购,单总的心里并没有定数,天底下的事儿,原本就没有不可以商量的,若是条件足够好,为什么不答应呢?

然西非常遗憾的是,单仁义没有想到,陈主任已经做过现场勘测了,而且还从落自人嘴里得到了很多消息,单总还指望自己这省内名牌能欺瞒对方一下呢。

不过,这个疏忽真的是可以理解的,道理很简单,凤凰科委是公家的单位,若是换了外资企业或者私人业主想收购落自,那他的态度绝对不会跟眼下一样。

公对公的事情,是最能经得起扯皮的;国字号对国字号的事情,也不容易产生太多的中间费用;而干部对上干部,还有个对等原则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国营企业收购国营企业,那都是有一定章程的,先通过彼此的主管部门牵线沟通,然后坐下来慢慢地谈,像陈太忠这种,双方都还没接触,二话不说就先摸到对方厂子里的行径,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

这种事儿,生在私人业主身上是比较正常的,人家花的是自己的钱,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但是生在国家干部身上,真的是太罕见了。

所以张伯君一听陈太忠这么说,就有点着急了,谈不拢无所谓,你这一张嘴就是不想谈的架势,你让我回去怎么见单总?”其实凤凰的疾风车,我们是久仰大名了,物美价廉,产品的竞争力要过我们一筹。

他原本还琢磨,我要不要说一声,落自日前正在接触凤凰电机厂,为的也是学习疾风车的榜样,更好地控制成本,不过转念一想,谈不拢的话,你为了泄愤,不让电机厂卖给我们电机,那岂不是糟糕了?

“没错,我们是比你们强,强很多”陈太忠点点头,他本来就不是个喜欢谦虚的主儿,而且谈判这种事儿,谦虚未必能得到好结果,态度强硬反倒更容易彰显优势。

“那是”奇怪的是,张厂长居然点头认可了,不过,这认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听说疾风有意收购我们落自,大家心里都很高兴。”

这就是人家说了,你们强,那就手笔大一点,收编了我们算?了,当然,要是开不出什么好的条件一一你会不会觉得,有点愧对我们的期待呢?“你们这么高兴,单总都不来”陈太忠笑一笑,还是那句话,比嘴皮子他怕得谁来?”我觉得别人可能高兴,单总未必会高兴。”

这话回答得不但咄咄逼人,后面说的更有点诛心?了一十他在影射单仁义不想失去这个老总宝座,落自被收购的话,丫挺的混哪里啊?

这话说出来,张伯君就有短暂的失神,处级?f部我见得多了,就没见过你这么不顾身份牙尖嘴利的一一?关键是他觉得,对方是来谈事儿的,所以这种激烈反应让他有点意外。

定一定神之后,他侧头看一眼成克己,心里有点纳闷,你是天涯省的干部,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胳膊肘有点向外拐呢?“成主任,我们落自的情况,您也清楚。”

这话只是说了一半,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说了,成主任沉吟一下,微微点头“我是清楚,所以才想着给你们牵个线,但是你们的态度,有点成问题。”

“单总是真的有事来不了,我上午主持一今生产会议”张厂长心里是要多愁屈有多慧屈了,不过此事是落自错在前面,西省科技厅的行情也不比往年了,是得罪不得的。

反正我就是落自来探路的小卒子,这个正处在单总眼里,真的是屁也不是,张伯君有了这种觉悟,那就只能委曲求全了“这不是下午一有空,马上就过来了?”

“疾风电动车可是响当当的名牌,中央台都有广告的”成克己用看他一眼,那是一种怒其不争的眼神“好了,你们俩谈吧,小刘……把小会议室给他们打开。”

两人跟着那打杂的小刘来到会议室,茶水瓜果上来之后,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好一阵,谁都不肯先开口说话,谁主动开口,气势就要弱一分。

最后还是张伯君怒不住了,没办法,他处于弱势的位置,于是从包里摸出一盒中华烟,向陈太忠让一让,见其拒绝,就自顾自地?点上,讪讪地一芙“呵呵,不抽烟好啊,像我是戒不了啦……陈主任这次来,打算呆几天?”

“明天下午的中干交流会,后天我就能走了”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对上这个企业的正处,他是一点压力都没有,企业的?正处跟政府的正处比,通常要低半格,再加上他走出钱的,当然有底气了。

说穿了,还是看谁手里掌握了硬通货,范如霭也是正厅,但是人家手里是上百亿的企业,都能不把青旺市委书记放在眼里,所以年轻的正处待遇说话很直接“据我了?$),你们落自的经营状况,很不乐观。

“老厂了,负担重”张伯君坦坦荡荡地承认了“但是我们是省优产品,以前还得过部优产品产品的荣誉,现在一个月也能创造三百到四百万的利润,要是能改进了生产技术,一个月上五百万不成问题。”

你还真有胆子胡说八道,陈太忠有点无f6?了,一辆助力车你挣五百,创造三百万的利润,也得卖六千辆……这不是扯淡吗?你连五千辆都没卖过“财务报表上能体现出?来吗?”

“财务报表这东西,是要看需求了”张厂长继续坦坦荡荡,怎么把糊弄人的话说得合理一点,那也是学问,眼前这今年轻的副主任,显然是有点内涵的,所以他也会含含糊糊地暗示“企业所得税这一块太太卜民企能合理避税,国企为什么就不行呢?”

这话说得太没觉悟了,不是一个国企领导该说的,不过所谓f6言,总是为目的服务的,张伯君的目?的是将落自吹捧得高一点,同时也能彰具咄落自领导行事的不拘一格来,如此一来就能在谈判中占据比较有利的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陈主任只是一个外省的干部,不可能影响到省里的格局,那么有些话,说了也就说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很得体一一我们行事可是比较灵活的。

“那么,你说说你们对收购的预期吧”年轻的正处待遇有没有觉出这语言中的艺术,那很难说,但是显然,他的反应并不是张伯君想要的。“我们的预期?”张厂长简直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说不是你们想收购我们吗??怎么你们不开条件,反倒问起我们的预期来了?“嗯”陈太忠冷冷地点头,确认了?张伯君不是在幻视幻听一十陈某人很清楚,让对方先开出条件,那是占据了优势地位的一种表现。

张厂长也很清楚这一点,心里就禁不住要抱怨一下:不是你们想收购我们的吗?你还讲不讲理啦?

然而讲理,也是要有一个公平的环境才可以做得到的,眼下的环境并不公平,是的,他别无选择,只能照本宣科地表达出单总的意思“完全收购是不可能的,给出再多的成都是不可能的。”

“嗯”陈太忠点点头,不置可否地回答“你……继续……”

友勒V章失误连连?(下)

陈太忠同落自张厂长的接触,一开始是不怎么愉快的,不过也正是因为不愉快,所以两人旗帜鲜明地摆出了自己的观点。

张伯君最先摆明了他的底线:收购的话,少了两个亿免谈,落自可以接受的是合资,而且落宁方要谋求控股。

在这个基础上,落自愿意放弃现有的天马品牌,同凤凰合作生产疾风车,但是疾风车?厂要提供技改的必要?!$金,再适当增加一些投!$?购买股份,落自人会将这笔钱主要用于职工安置上,该买断工龄的买断工龄,该提前内退的提前内退。

现有的管理层,不做大的变动,凤凰可以派人来做财务监督和技术指导”人家出?了钱,不舱什么也得不到不是?

陈太忠的回答是,合资可以考虑,控股那是不要想的,现有的领导层必报变动,至于职工嘛,先全员下岗等待返聘,就连成,凤凰都不会给多少一一我们的品牌拿给你们经营,生产和销售再有了有效的监督,你们落自恢复往日的辉煌,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他这些条件,张伯君能接受的,只有全员下岗这一条,但是领导层和中干不能下岗,于是陈太忠终于现,自己绕过落宁市政府,直接找上落自,是犯了?怎样愚蠢的一个错误一一你要砸落白领导们的饭碗,人家怎么可能答应?

“你这是以小吃大”张伯君被他的条件惹火了,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了“陈主任,你们疾风车厂不过就是个副处级的厂子,我们落自是副厅级的厂子……副处控股副厅,可能吗?”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陈太忠恼了,你们副厅也不过一个月卖三千未辆,我们副处一个月卖上万辆,大家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亏你也好意思说“既然你们觉得委屈了,那也就不用再谈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个理由确实尴尬得很,凤凰科委也不过才是个正处级单位,下属的疾风车厂能享受到副处待遇,已经是无法再高,再高就无法有效管理了。

而人家落自级别是副厅,要说合资之后降了级别,怕是所有的落自干?部都不会答应,大家辛辛苦苦打拼一场,图的是什么,还不是级别和待遇能上去?

所以,若是合资的话,这个困难注定无解,疾风派个厂长过来,享受副厅待遇的话,比如说回凤凰开会,许纯良该怎样面对这个合!$?厂的厂长?

还是要全资收购,陈太忠现自己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当然,落自若降为科级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然而,就算这些干部的收入能比现在高出一倍,甚至三五倍,人家愿意接受自己“掉级”这个损失吗?真难说啊。

以疾风厂为例,厂里的中层干部不过就是股级或者副科,正科都没几个,收入不算太高,但是奖金和分红很厉害,明面上的收入一年就能达到三四万,福利又好,比科委本部的中层干部收入还多。可饶是如此,你让这些厂里的中干来本部的科室做科长,

大家也是要打破头抢着要来的,人家?图的就是做个名正言顺的公务员。当然,肯定也有不太情愿来的,比如说供应科、销售科之类的地方,这两个地方你就算想再干净,也干净不到哪儿去。

供应科的科长被李天锋看得死死的,那不太好说,但是销售科科长因为去年销售业绩好,回款任务完成得漂亮,明面上的收入就达到了六位数,那家伙也会做事,直接给希望工程捐了十万出去,大概就是不想被人惦记上。

这些就又都扯远了,总之,现在陈太忠的困惑就在于,坚持合!$?的话,必定会在落自的干部中引起强烈反响,想到这里他看一看身边的张伯君,心说这家伙要合资,就是在给我下套嘛一一居然敢算计我?

张厂长却是不知道陈主任怎么想的,见他话之后就沉就不语,也就懒得再吱声,眼见对方看过来,才轻咳一声“那今天先这样?你们硌意思……我会向厂昙反应的。”

陈太忠点点头,任这位走了,接着还坐在那里琢磨,他有心给许纯良打个电话,商量一下这事儿,又觉得这是自己一开始算计得不对,觉得有点丢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成克己走了进来,笑眯眯地问了“陈主任,谈得怎么样?”

“我把这件事想得过于简单了”陈太忠摇摇头,他不是一个愿意承认错误的主儿,不过成主任运人做事爽快,又是天涯的干部,他就鉴得说出来自己的不足,也不会有什么丢人,反倒能显得他知错就改,是个做大事儿的领导。

“确实是这样”成克己听完他的分析之后,点一点头,接着芙眯眯地一拍他的肩膀“让你们市长给我们市长打个电话,成就成不成就拉倒了,那种破厂子……反正你就咬定一点,要全资收购。”“落宁市还得给我减税,三免两减半”陈太忠哼一声,拿定了主意“这厂子负担太重,不给优惠政策我不来。”

“那是外资企业的待遇”成克己笑着拘一拍他的肩膀“好了,不说这个,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咱晚上可是约好了,一起喝酒的啊……要不要帮你找俩小嫂子?”

“啊?”陈太忠听得一呲牙,犹豫一下才笑着摇头“成主任您这做事儿,有点……有点太荡漾了吧?”

“咱落宁就是这风气”成克己笑着回答“别看是省会城市,关系好的朋友坐一坐,你要是不带个把美女在身边,那就太没面子了。

“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心说这还真是体制之大无奇不有了,居然还有流行这种风气的官场“不过算了,我运人不喜欢那些太豪放的女人。“那还不简单??给你找个干净的”成主任这还不是一般的荡漾,连这话都说得出?口“绝绝对对的?良家妇女。”

“免?了,饶了我吧”陈太忠笑着一拱手,连连作揖不已“我磁?过的就不愿意让别人磁,这天涯我一年都来不了一次,咱不能祸害人家不是?”

“你这条件倒是高啊”成克己听得就嘀咕一句,落宁官场风气如此,想找一个肯为人守着的女人,还真是不容易,下一刻他就一绷脸“太忠,你这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

“哪儿能呢?”陈太忠笑吟吟地摇摇头,他本是翻脸无情的主儿,但是成主任一直在大力苄他,做人也痛快,所以这话虽然有点刺耳,他劁也不能计较“要不这样,我逼你一条大熊猫,你放过我吧?

“大熊猫也要,人还不能放过”成克己笑着摇摇头,事实上,陈主任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让他觉得此人也能交往“你不就是怕我朋友讹上你吗?行了,大家就是认识一下,回头让他找许主任公关……咱就是做兄弟呢。”

“老成啊,你这交际能力”陈太忠对逼人真是有点服气了,能说不能说的都敢说,关键是人家说得特别自然,说不得伸出千大拇指来“小陈我是服了。”

“各地官场习惯不一样”成克己笑着捏一摆手“太忠你这一看就是少年老成,我要是在凤凰……估计就是混国企了,受不了你们机关的怒闷。”

你在凤凰?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微微一皱,心说你要在落宁擘我找小嫂子,等你去了凤凰,我还真拿不出对等的接待来一一哥们儿可没有收集小嫂子待用的爱好。

他嘴巴一动才待点明,下一刻意识到不妥,终于硬生生地改口“我在凤凰……在凤凰,可以考虑把疾风车搞成中外合资企业。”

他实在不能不改口,本来,造成克己没准还找不到合适的小嫂子来陪自己,可是要这么一说,人家把这话当成暗示的话,那恐怕摆地三尺都要给他找这么一个人出来了。

“啧,你看我就知道是这样”成克己笑着点点头“这样你收购落自的希望就大增了,就能窜来落宁了,得……今天一定给你找个合适的。

我说话的水平,真的糟糍到这种程度吗?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今天他失误连连,一时间就有点纠结了“我决定了,只给你两盒大熊猫。“那我就叫我朋友纠缠你”成克己回答得干脆利落,这位要是在凤凰展,估计也是一朵奇葩“本来打算让他去纠缠许主任的……”

闲话少说,由于成主任在单位事情比较多,所以临近七点,大家才坐到一起吃饭,正像他说的那样,不但他身边跟了一个圆脸有些富态的少*妇,他的朋友李星李厂长,身边居然也是挎了两个妹子。

屋里还有三个人,一男两女,男人是某个县的县委书记,身边贴着一个女人,另一个女人比较孤零零的,成主任笑着介绍“肖睦睦,落宁市应急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