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 -2211拒绝

官仙 2210 2211拒绝** 天天书吧

.肖睦睦年约二十七、八,中等务材,五官端正皮肤白哲,看上去没啥突出的地方,当然,要说丑那是绝对谈不上。

陈太忠原本想着,这没准就是成主任给我介绍的小嫂子 了,可是一听是市里的人,一时间就有点迷糊了,心说莫不是在帮我联系落自那档子事儿?”这个应急办是属于什么序列,政府的还是党委的?”“市政府的”肖睦睦沉秸地回答,也不见有什么怯场的感觉,她的声音清脆,听起来络有几分悦耳。

“哦”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心里却是越地疑惑了,落白的事儿,落宁市政府当然管得了,但是“这个应急办,我在别的省市政府里,还真没听说过,职能是什么啊?”

“应对突事件,做相关调研”肖睦睦给人的感觉异常沉稳,一点都不像走出来混事的小嫂子“这是去年才成立的科室,别的省……可能还没有吧。”

“市政府……应急办?”陈太忠皱一皱眉头,还是有点槁不明白,于是侧头看成克己“怎么我感觉跟政法委的维稳办有点类似呢?”“。&,差不多就是这个性质吧”成主任笑着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肖睦睦“肖科长,是这个职能吧?”“有点类似,不过还是不一样”肖科长微笑着点点头“具体哪儿不一样,我也不太清楚,我知道的是,我们只管做文件。”

见她懵懵懂懂的样子,陈太忠就猜到她的性格了,其实官场中的女人,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什么都想知道异常八卦的主儿,一种就是眼里只有眼前的工作,不怎么跟外界接触,甚至都不怎么明白其他部门事儿的那种主。

这两者不是一成不变的,事实上,大部分的后者,在三十出头之后,经历了不少事情,才真正懂得了所谓的官场是什么,然后不少人就会生改变。

钟韵秋属于前者,因为她出生于干部家庭,又是在县政府工作,遇上陈太忠就勇于献身:而杨倩倩就属于后者,前一段时间,她甚至打电话给陈太忠,她的信息科在给市政府网站搭构架,可是她对市政府很多部门的职能都不清楚,真的很让人无语……

这就越地让陈太忠理解不了,这个女人出现是要干什么,不过下一 s,1,成主任笑着话了“肖科长可是咱们市政府有名的才女,能歌善舞,复旦的硕士生。”

还是拉皮条的 !陈太忠终于听明白了,有些女人很容易勾起别人的征服**,像这“有名的才女”大抵也是其中的一类,不过这一招对他没什么效果,陈某人自认自己的才情就不差,无须通过征服才女来显示存在。

同理,他对高官的后代也不感兴趣,像蒙勤勤、蒋君蓉、许苒泠甚至何雨朦之类的,如果他要愿意,征服其中个把还是不成问题,然而那么做有意思吗?不自 信到非要吃软饭、攀高枝儿来找回自信一一运算男人吗?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有备无意地同 肖睦睦保持着距离 一一 虽然别人也在有意无意地撺掇,但是强权的瓜不甜不是?

这一点,很快就被成克己察觉了,捡个空子,他低声嘀咕一句“太忠,这小嫂子挺傲气的,从来没人拿下来过呢。”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表态,这个场景,甚至让他想到了南宫毛毛撺掇自己和马小雅“成亲”你们真的这么无聊吗?

不过聊了一阵之后,他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合着这肖睦睦并不是什么科长,无非是个副主任科员,不过公务茛倒是货真价实的公务员,落宁市引回来的人才。

可是堂堂的一个硕士,回来四年了,也才是个副主任科员,那混得算是不如意的,估计还是上面没人吧?

紧接着,大家就聊起了别的,那个姓过的县委书记看起来有点城府,喜怒不怎么形于色,但是李厂长就不一样了,吹吹侃侃的口无遮拦,不过说起来也算 痛快人。

说着说着,大家就说起了陈太忠第一次耒天涯的事儿了,成主任也了解那次的事情“上 次是交通厅刘楠接待的你,是吧,这次没有联系一下他?”

“人家刘楠忙嘛”陈太忠笑一笑,接着眼珠儿一转,想到 了点事情“克己兄,你说我这次的事儿……找他卓一下,合适不合适?

他想的是交通厅没准能卡一卡落自,当然,这程度肯定有限得很,不过大家喝酒闲聊,倒也不怕随口这么一问。

不成想,成主任还没来得及说话,过书记不动声色地插话了「“陈主任,蒋书记回你们那儿当省长了,是吧?”

“哦,那怪不得刘楠不 见你了”这次接口的,居然是李星,李厂长轻拍一下桌子,恍然大悟地解释“交通厅可是不少人栽在 蒋世右手上了,公路局的大老板直接吃枪子儿了,中纪委督办的案子。”

“不是那么简单,关键是刘楠还想再上一步”还走过书记话了,此人看似沉就寡言,随口说两句,还真的很有些重磅消息“那他就要尽量跟天南划清界限了。”

原来是这样,我被蒋世方连累了,陈太忠一时有点元语,不过下一刻,他就对这个姓过的生出 了一点好奇之心,于是悄悄问一句成克己,还好,成主任倒是什么都敢说。

果不其然,这过书记的老爹也有点背景,在天涯省干过一任组织部副部长,外放了一任市委书&1t;已,现在已经退休了。

所以,这过书记的沉就寡言,那估讣是家学测源造成的,但是由于有那么个老爹,他也不是很忌惮别人,再加上跟成主任关系好,说点重磅消息,也正常了。

“这才叫倒霉,我跟蒋世方关系很一般”陈太忠有点欲哭无泪,

而且这交通系统本来就是重灾区,哪个省还没点这事儿?”“你跟蒋世方关系很一般?”这下,成主任都吃惊了,没错,太忠说的是“关系很一般”而不是“没关系”这两个说法是不可 同 日 而语的。

区区一个副处,能在蒙艺走后再搭上一个正省级干昝,那是很了不得的事儿了,想到这个,成克己就觉得自己这点投资真的太值了,于是就热心建议“要是能说得上话,你的事儿可以让蒋老板打个招呼的嘛。

“啧……”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哪怕不收购落自,也没必要去骚扰蒋省长,这人情落得实在有点太大了 一一而且这点小事儿,真未必用得动人家,要不然他一开始就找蒋世方去 了,于是终是赧然一笑“算了,用一下蒋老板,代价大高。”

这话说得,听起来有点狂妄,实则很有弹性,他并没有说他自己用得动蒋世方一一那就是很有可能通过别人来实现的。

可是,过书记的好奇心,却是被成功地勾了起来,在他看来,今天在场的三个处级干部,他和成主任明显地是要高一级,陈主任差一点但好歹是外来的和尚,而且凤凰科委确实名声在外,这个优势就抵消了那点等级上的差距。

然而,听到陈主任这么说,他就禁不住要打破矜持,出声问一句“陈主任你来天涯,到底是要办什么事儿啊?”陈太忠笑着看成克己一眼,却是不肯回答。

成主任笑一笑,半真半假地话了“太忠就是交流经验来了,听说落自的效益不好,就琢磨 着既然来一趟了,闲着也是闲着,收购了它算了,结果落自不买账。”“落自 ?”过书记听得眉 头一皱,接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天马自行车厂啊,那破玩意儿,要不要吧,早过时了。”

“市里对这个厂 子的现状也不满意,听说是贸易厅对这个老总支持力度挺大”难得地,肖睦睦也知道一点这样的八卦,见大家扭头看自己,禁不住脸微微一红,声音也低了些许“我去这个厂子调研过,少写了几句好话,还害得我们老板跟别人拍桌子了。

她所在的这个应急办,日前是科级编制,主任是由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兼任的,也算高配,不过这秘书长性子 比较火爆,可是他能力强又较得大市 长曹进喜信赖,见不得其他系统的人对自 己部门的工作指手画脚。

“那你说我们凤夙跟落宁联系一下,你们市里会不会同意?”陈太忠一直就没怎么 跟这女人说过话,但是现在就由不得他不问了。

“这个不好说,不过你要是能许下一个比较好的业绩,那就好谈了,曹市长喜欢拿数据说话”肖睦睦的回答有点诡异,听起来像是废话,但是细细一琢磨,却是有些奥秘在里面。

这就是所谓的点题了,肖科长是只顾埋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的那种女人,但是她毕竟是在市政府工作,对大市长曹进喜的一些个人喜好比较熟悉,那也是正常了 一一体制里,不存在一点八卦都不了解的人。

这次,轮到过书记看一眼成克己号-,显然,他觉得自 己不合适表态,成主任倒是笑着点点头“曹市长对数据确实比较敏感……而且,也喜欢求证-o”

又是一个比较个性的市长!陈太忠觉得自己听明白了,对数据敏感是愿意尝试新东西,喜欢求证就是不容易被贱瞒。2211章拒绝诱惑

饭后,必然是有活动的,这次不是李星请客了,而走过书记请客,陈太忠本来不想去,不过成主任磨人的办法很多,最终陈某人不得不屈服。

天涯省的歌厅,跟天南的有显著的不同,最起码他们去 的地方不一样,大厅居然是酒 吧,而且旁边几个厅隐隐传来迪斯科舞曲,就是其他厅还有慢摇吧。

不过也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k刊里不但可以唱歌,还可以喝酒掷骰子吹牛皮,而且那玩法跟天南的一模一样。

于是,大家就边聊边唱,唱一会儿又吹一会儿牛皮,令陈太忠惊讶的是,过书记的歌喉居然相当地不错,一《红星照我去战斗》唱得高昂嘹亮,都堪堪比得上原唱李双江了,他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老过不当县委书记,也可以当今歌唱家的。

成克己却是正好相反,他死活不肯唱歌“我这破嗓子,别说过老板在,就是他不在 我也不唱,太忠,你跟肖科长唱个合唱嘛……《刘海砍樵》就不错。”

你们是死活想撺掇我俩到一起啊?陈太忠有点元语,而且那肖睦睦的气质给人的感觉,不是装出来的良家妇女,而是原本就是如此,他哪里有为了应酬就坏人清白的兴趣?

过书记一展歌喉的时候,他就了解 了一下两人的交情,成主任倒是不瞒着,就说是前一阵儿星火计划拨给老过八十万,供其购买畜牧良种,火炬计划又要下去一百二十万,构建立体淡水养殖园,过老板这是来套一套交情。

“成老板这是大权在握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纳闷,天涯的科技厅强大到这个地步了?老成不过是个办公室主任,就值得这傲气的县委书记如此巴结?

成克己自然要笑着否认,然后必须逼着他俩唱歌,陈某人的歌喉实在不敢恭维,被逼不过才同肖睦睦唱了一低音的《滚滚红尘》,大家纷纷鼓掌,也不知道是赞扬肖科长的歌喉,还是有意看 他俩的尴尬。

然后他说成啥都不再唱了,成主任就提议大家跳舞,陈主任坚决地表示了反对“不跳不跳,我就好喝两口,咱们掷缎子吹牛皮吧?”

这四个男人却都是好酒量,过书记表示输了的要喝一瓶啤酒,连续被抓两次就要喝两瓶,居然没人反对。

陈太忠最是喜欢喝酒痛快的人,于是也不作弊了,以顺时针为序,四个人吹了起来一一过不多久他才现,原来喝酒也能逼人啊。

像最先提出要求的过书记便是如此,喝了两瓶之后,将第三瓶就递给了自己的女人,接下来别人也有样学样,陈某人肚子大酒量好,不屑这么搞。

但是他不屑这么搞,别人就又看不顺眼了,这次走过书记话了“太忠,你也给人家小肖 匀 点儿嘛,光你喝得痛极了。”

**吖~陈太忠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了,这简直是赶着鸭手硬上架嘛,然而,别人都沆瀣一气了,他矫矫不群也不是那 么回事,脱离群众的结果,只会是自取灭亡一一不会有第二种可能的,于是他只能在下一次输了之后,将一瓶啤酒递给了身边的肖睦睦。

肖科长在接酒瓶的时候,也有一个极其微小不引人注目的犹豫,不过陈太忠注意到了,他禁不住暗暗感慨,像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手段,实在是防不胜防。

然而,他能拒绝吗?下一刻他认真地想了一下,却现这是不可能,官场里 怎么能不合群呢? 除非坐的这帮人是他的对头-,他才可能不买帐。

守住底线吧,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天涯这帮人的做派,很容易让他想起在北京南宫毛毛那个圈子。

曲终人散的时候,就是晚上十点了,大家各走各的,成克己的车不载陈太忠“太忠我就不管你了,你负责把人家肖科长送回家啊。”

我连天涯的路都不怎么认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今天可算捱到头了,说不得伸手拦个车,看一眼肖睦睦“你住在哪儿?”

“等一会儿上车,是一走吧”肖睦睦犹豫一下,玫起勇气话了“我感觉……你很想收购落自?”

她要是说别的话,陈太忠肯定就坚持上车了,不过既然是这个话题,那么谈一谈也是好的,他点点头“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市政府这边,你肯定可以尝试一下,疾风车也算有名了”天可怜见,今天来之前,肖睦睦还不知道疾风车跟凤凰科委有什么联系,不过刚才大家说起来了,她自然也就知道了。

而且,她还有别的建议“其实你让成主 任帮着跑一跑也不错,他在落宁市,人面儿很广的,毕竟有那么个老爹呢……”

合着这成克己也是衙内一级的主儿,其父在省建委干了两届常务副主任,这就是很了不得的人物了,在下台之前将儿子从团省委安置到了科技厅做办公室主任。

也正是因为如 此,成主任行事不落窠臼,不像一般人忌讳那么多,而过书记能跟其交好,固然是因为有事求到科委,却是跟两人的出身类似也有点关系。

“怪不得他才三十二、三,就坐到这个位子上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对落宁官场的风气产生了一丝怀疑一一也许,这里并不像老成说的那么豪放?

想一想高云风就知道了,若是高公孓肯进入官场,估计也是成克己这种做派,他心里更是加重了这种猜疑,或者,只有衙内们的圈子里,才会这样吧?

然而,这个问题他显然是不能去问肖睦睦的,因为这会让她生出一丝诣会,他没有兴趣跟这女人生任何越友谊的关系,虽然他已经现,这是一个很耐看的女人一十初始看她,会有一种“这女人挺端正”的感觉,但是多看几眼,就会现,她身上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也许……还是“才女情结”在下意识地作怪?陈太忠并不能完全肯定这一点,于是摸出了手机“我还得给田市长打个电话汇报一声……要不这样,我先送你回吧?”

肖睦睦沉吟一下,微微点头,其实她知道自己今天是来做什么的,自打“看明白了”这个官场之后,她也有找个靠儿的想法,不过大抵还是才女心情在作怪,她不太看得起自己接触过的那些官员。

今天她过来,权当也就是救场了,一个外省的官员,能量再大又能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 不过成主任说了,多认识一个人总是好的,于是她就未了。

只是来了之后,她现这今年轻的副处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反倒隐隐有排斥的意思,副主任科员心里就生出了一点点的不服。

不过,不服归不服,听一听人家交往的人,她也承认这今年轻人有傲慢的本钌,刘铸和刘楠都招待过他,更别说此人还认识蒋世方一一在一个小小的市政府副 主任科员的眼里,一省之长,那是何等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

下一辆出租车很快就过来了,上车之后,陈太忠犹豫半天,还走出声问了,要不然车里的寂静有点怪异“你……是怎么认识老成他们的?”“市直机关歌舞比赛的时候认识的”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问,肖睦睦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丝的喜悦来。“哦”陈太忠点点头,脑子里勾勒 出一幅画面,肯定是老成这厮上前搭讪去了,嗯嗯,然后……据说是没得手?

肖睦睦听他不再问,也不好再说什么 了,直到要下车了,见他并不跟自己要电话,犹豫一下,方始避着司机低声话“要联系曹市长的话,最好是你们的大市长出面,曹老板比较注意这个。”

“哦,田市长就是大市长”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一句,因为他正在琢磨,像杨倩倩这种,跟肖睦睦一样能歌善舞的美女,会不会也受到类似的骚扰,那可是哥们儿的同学来的。

下 一刻,他才现肖科长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脑子一转他就明白了,这是小肖听说自己这么晚,都能跟凤凰的大市长对话,有点羡慕或者说……景仰?

不行,要打消她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陈某人心里有点美不滋滋,但还是做出 了这样的决定,于是伪作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我跟田市长一家人,跟他女儿都挺熟的。”

看着肖睦睦瀹然转身,一步步走向远处,年轻的正处待遇禁不住撇一撇嘴,我已经过了那种拈花惹草的年纪了啊。

好吧,这么说有点装逼了……其实哥们儿是觉得,像老成他们这么肆无忌惮,没准会带来什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