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 -2213交流的热情

2212 2213交流的热情

接到陈太忠的电话,田立平的口气有点不对劲,待听他说直落??宁公干,遇到点困难希望得到组织支持,田市长才长吁一口气“我当什么事儿呢,这大半夜的……章尧东跟我说了,你是专程去那里的,你说吧,要市里怎么支持你?”

“主要是我找的借口,是来科技厅交流的,明天会就要开完了”陈太忠解释一下,以示自己半夜骚扰领导,是不得已的,接着又把情况说一遍,一是为了得到市里的支持,同时也是为了对一下口径一一不能让落自知道,我是专程找他们来的。

“市里会全力支持你的”要说担当,田立平真的强过段卫华太多了,这话说得毫不犹豫“这是市里国企第一次收购外省企业,而且对方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和广泛的影响,我已经和章尧东交换过意见了,市委市政府,就是你的坚强后盾。”

“你和章充东交换过意见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呲牙,哥们儿为了帮你j$场,都快走到老章的对立面了,然后你俩交换意见……不告诉我一声?

老田,咱不带这么阴人的,就算我有点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是田甜……她是自愿的啊,而且我俩……那也是有感情的吖。

“晚上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的,我可不像你一样沉不住气”田市长就芙了起来,他自然听得出对方话里的失落,然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于走出言安慰“反正是你去了,也没谁会不放心,我就想回头得空了再跟你说。”

那是,哥们儿这身手哪可能出事?陈太忠的虚荣心,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连政法委出来的老田,都表示认可了。

不过,既然是听到了夸奖的话,他就愿意多听一点,这可是凤凰市政府一把手的夸奖呢,于是他假巴意思地咳嗽一声“其实商业谈判,我并不捕长,我就是先给市??里打个??前站。”

他想听到的、肯定他所作所为的话,应该是这样的一一“技巧是次要的,关键是你党性强、原则性强,我们非常肯定,损害市里利益的事,你是不会f的”o

陈某人爱护短、小集体主义意识浓厚,这是凤凰官场众所周知的,他觉得自己想要得到这么一个评价,不难一一而这个半毁半誉的评价放在此处,那就是大大的褒奖了。

田立平的反应,倒也符合他的期待,适度地赞扬下属,那也是领导的艺术,不过田市长使用的措辞,略略有点偏失,他微微一笑“呵呵,你办事,我自然放心……大家都说你是‘种田能手陈太忠”那就是肯定你白??手起家的能力。”“……”陈太忠久久无\{6,这是说我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呢,NLGBO,谁把这话传到老田耳朵里的?“没别的事儿,那就这样了”田市长挂了电话之后,撇一撇嘴,章尧东今天找我谈话,就是让我了解一下你在落宁的进度呢。

田立平能想像得到,这个消息应该是从许纯良嘴里传到章书记那儿的,许陈二人关系好,凤凰市官场那是众所皆知,所以眼下的科委,比陈太忠一家独大的时候更令人畏惧一一陈主任拳头大不讲理,许主任腰板扎实,那真是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而章充东说起此事时眼的兴奋之色,也田立平他看在了眼里,地级市机关的下属企业跨省收购他省国企,这意义再怎么渲染都不为过,不敢说是天南省第一份,但是在凤夙绝对是破天荒的。

事实上,天南省其他国企跨省收购,主体最??少也是厅级、副厅级别的企业,真说副处待遇的厂跨省,那是绝绝对对的天南第一家一一天南轴承集团倒是收购了几家外省企业,但那是副省级的厂吖~

所以田立平很能理解章尧东的兴奋,但是当他听章书记说,希望市政府能适当关注一下此事的时候,田市长终于反应过来一个事实:合着姓章的都不愿意去跟小陈了解此事的进度。

一件凤凰市非常关注的事情,堂堂的市委书记居然不愿意去接触当事的小副处,这个陈太忠,居然刺头到了如此的地步?要知道,这件事可能成为大好事,但是也可能成为鸡肋,甚至是笑柄啊。

当然,以田??市长对年轻的正处待遇的了解,此事成为笑柄或者鸡肋的可能性很小,谈不成的可能性倒是还大一点,他那个比较调皮捣蛋的儿,都是被这今年轻人撵出了凤凰一一??小陈这家伙做事业,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

可是,章充东这番话,槁得田立平也有点迷糊,你想关注此事,通过许纯良不是更好吗?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合着是章书记是对陈太忠有点忌惮,而许纯良跟这俩关系都好,估计不会太过干涉此事。

既然章书记表示出了忌惮,田市长才不合为他火取栗,所以他就没有打电话联系陈太忠,那厮长了一张狗脸,一旦翻脸可是亲不认。不过小陈打??电话过来请求支持,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陈太忠打完电话,并没有就此歇息,趁着夜色,他还去落自的库房转了一困,顺了几辆电动车到须弥戒里,以便拿回去供厂里分析,看落宁这边的生产技术和工艺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也方便凤凰科委开条件的时候多一点主动。

按说这么区区几辆车,他是可以去商店买的,也没必要为难那可怜的库管,不过,他不是境界高涨了吗?那么……浪费一点也无所谓。

事实上,他是对厂门口保安翻看自己的后备箱很不满,就不管可能的伤及无辜了,你们不是安保措施严??密吗?我偏偏要你们难堪一一由此可见,睚眦必报这种恶劣??的性格,实属天生,后天再怎么修炼,总是难以根除。

一觉醒来,天就蒙蒙亮了,他正在餐厅吃饭,就接到了成克己的电话“太忠,搞定了吧?没有的话……那我真的要小看你。”“那个啥……昨天女朋友打电话查岗,聊了五个小时,唉……”陈太忠长叹一口气,语气异常诚恳“其实我喜欢腿长一点的,我个这么高,你也知道,腿短的女人,有些花式……她玩不出来。”↓哈,你还真好意思说”成克己在电话那边吃吃地笑,那声音,真是要多荡漾有多荡漾了“那……回头给你换一个吧。”

上午的时间,陈太忠是在天涯科技厅渡过的,他下午要跟科技厅的干部做交流,有些东西适当了解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

接下来,下午的交流会也很成功,刘厅长将很多的时间,放在了解凤凰科委下属企业的运作上一一??其自然有对助力车厂的了解。

当然,这并不是科技厅要帮着陈太忠算计落自,事实上,听完陈主任的陈述之后,一??众干部纷纷表示,我们应该考虑学习凤凰科委的先进经验,也在下属公司搞几个高新技术企业。

这样一来,一是有效地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了,能很好地起到样板作用;二就是等相关企业产生良好的效益之后,可以反哺科技厅,如此一来也能缓解厅里的资金压力,从而达到良性循环的效果。

说穿了,就是厅里想搞几个自己的企业,往外拨款的感觉固然好,但是有些肥水能落到自家田里,那岂不是更好?

科技厅积弱惯了,一夜间变得强势了起来,不管是领导层还是层干部,也不太好找得准自己的位置,但是不管怎么说,想让拨款多留一点在厅里的干部,是大有人在,只是,没人有那个胆敢明确地提出来。

可是凤凰科委陈主任来了,以交流会的形式,说出??了科技厅想说西不敢说的话,于是广大干部纷纷表态:凤凰人的经验是探索出来的,成结是有日共睹的,咱们有必要认真学习。

“谦虚使人进步”大家表态之后,刘铸厅长缓缓点头,带着深思的目光扫_眼会场“凤凰的小兄弟已经跑在了??我们前面,我们不能端着老大哥的架不放,一定要吃透凤夙经验,凤凰精神,知耻而后勇,努力追上并超过我们的小兄弟……大家有没有信心?”“有??!”众人纷纷表态,声音洪亮。

“刘厅长的指示很重要也很及时”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会议的办公室主任成克己发话了,他小心地看刘铸一眼“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交流会以后,层干部们写一些心得,厅里整理一下,可以考虑汇报给省里……刘厅长您看?”

2213章交流的热情??(下??)

开会之后写心得和总结,这种事儿太常见了,尤其这个交流会的交流对象,是部里都挂了号的、大名鼎鼎的凤凰科委,这简直就是必备的功课了。

但是成主任的提议,多少有点古怪,首先呢,这个建议不该由他提出来,他是办公室主任不假,但是他头上除了刘铸,还有副厅长副书记,他如此突兀地说话,置这些人于何地?

其次不妥的地方,就是时机不对,按理说,要求不要求写心得,那都是在会议即将结束之时才会提及的,在会议??间提这种事儿,不太合适!

事有反常必为妖!有些刚才没注意的干部就开始琢磨了,成克己是刘厅的传声筒,他这么说,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而天下事,又最经不起琢磨,于是不少人就明白了,甚至连陈太忠都看出来了:选在这个时候说话,那就是天涯科技厅强调这个阶段的话题一一他们也想摘自己的实体了,而成克己敢肆无忌惮地跳出来,必然走出于刘铸的投意。

有人会反感成克己的行为吗?那是可以肯定的,有些人是插手不上三产或者说相关选项的,但是人家老成是代表厅长说话呢,谁敢说个不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个话题之后,大家的兴致就减少了许多??一一大部分东西自己就能整,关键是有些东西要师出有名不是?

到了五点半,厅里主持的交流基本就结束了,只不过点开饭,大家谁也不能自绝于人民,于是就那么络口说两句拖延时间。

今天是科技厅的干交流会,面向厅里处室的,但是由于提前两天放出了风声,也有一些地市科技局的领导来旁听,比如说落宁市科技局,又比如说山阴市科技局。

在这个时候,山阴科技局局长发出了邀请,希望陈主任能到山阴走一趟,帮大家开拓一下思路,增广一下见识。

落宁科技局局长一见,不甘落后,心说你态度端正,我态度也不会差了,厅里能掐实体,那我市里也敢摘,于是皋!。,供和说,我这儿是省会,陈主任你先拨冗一下,再考虑山阴吧,反正衰\{二是顺便的事情。

“买了明天的票了”陈太忠冲山阴市的局长载意地笑一笑“后天我们省的科技厅也要挂牌了,领导吩咐了,要我去打下手。”

这倒不是他的虚言,国家科委改名为科技部两年了,一些省份也跟着改名字了,这两年天南科委也在忙着做职能剥离的准备工作,委员会改名为厅局,有些范围和规则要重新明确并且加以整理,而天南省科技厅打算在周五挂牌。

“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大家晚上可以继续交流”刘厅长见下面的人热情很高,自己也很欣慰“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等陈主任离开了,你们再想取经,可是要去凤凰了。”

对下面市局的要求,刘铸自然是要大力支持,如此一来,才能由下面反馈上来民意,厅里向上汇报的时候,!$料就越发地翔实和具有说服力了。

类似经验,最早向凤凰科委取经的,是涟角省的??绕云科委,陈某人还向其收费若干,不过那时候绕云人关注的,是科委在扩大职能的过程,采用了一些什么样的程序,有什么风险该规避。这两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而科技部的形象也大变样??了,所以天涯科技厅这里关心的并不是程序,而是项目甄选和相关数据。陈太忠心里当然明白,自己是被人家当枪使了,不过既然是跨这省那就无关紧要,被当枪就当枪吧,都是一个系统的,该有的回护之意自然是要有,顺便也就宣传??了??凤氓异十委了。

接下来就工作餐了,正处待遇肯定是跟厅长们坐??了一桌,科技厅成立的时日尚短,又是化人居多,奢靡的风气还没形成,酒就是喝得刚刚好。

喝完酒之后,一帮层干部又把陈太忠拽走了,其有厅里政策法规处和的发??展计划处的处长,也有市局局长。

拽走他的这帮人,那是真的要取经的,大家就在宾馆的小会议室展开交流,桌上茶水瓜果,也有啤酒供酒鬼们过瘾。

这一讨论,差不多到了点半才散场,这次大家的工作热情真的很高,处室想着是要细化方案了,而市局想的是厅里有了,我们也要积极参与引以为例不是???甚至落宁科技局的局长盛情邀请陈太忠明天上午过去“……反正陈主任你下午的飞机。”

陈太忠自是笑着答应了,送大家是的时候,他拽住了成克己「“老成,今天被你们利用惨了,回头落自的事情,你能帮忙可得帮忙。”

“这没问题”成主任笑着点点头,旋即眼珠一转,这家伙今天喝了不少,脑瓜却是依旧灵敏无比“要不要我让赵处长在报告里,强调一下疾风车厂在凤凰科委领导下,体现出的先进性?”

陈太忠也喝了不少,但头脑肯定没问题,赵处长是政策法规处的处长,调研报告大概是该从这个处出的,他一听就连连摇头“这怎么能行?到时候省里要你们学习凤凰学得彻底一点,拿落自动手可怎么好?”

“哈哈,你这也没喝多嘛”成主任听得笑了起来,随意地摆一摆手“好了你放心,我们科技厅是不会要这种厂的……落宁市又不可能让省里给我们下命令。”

“那可就多谢了”陈太忠笑着陪他走出宾馆大厅,心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落自是落宁的企业,凭什么要求科技厅来接收呢,而落宁科技局的能力和资金都要差一点,怕是也吃不下那么大个厂??一一否则的话,那岂不是还是正??处管副厅?

这体制森严,也有好处啊,他正感慨呢,冷不防成克己狠狠拍他肩头一掌,等他转头时,发现成主任又已经晃晃,一副喝高的模样了,嘴里还嚷嚷着“自家兄弟,说什么客气话?再说谢我就不管了啊……好??了●你回去吧●不??用??送??了。”

见他??变脸变得如此娴熟,陈太忠微微一笑,这就是官场啊,虽然骨里的东西不尽相同,但是像成克己这种异常荡漾的衙内,也是肚里做事儿~

第二天一大早,落宁科技局就派了车来接陈主任,杨局长在局里,也通知了??几个重要的干,学习省厅精神的同时,打算效仿一下昨天的交流会,也搞个座谈,更好地向凤凰科委取经。

会议定在点,不成想就在临近点硌时候,陈太忠接了一个电话走了出去,等回来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杨局长您先跟他们传达一下省里的精神,我出去一超……”

你追不是放我鸽吗?杨局长有点恼火了,可是偏偏地,他还要做出一副关心的样来“有事儿?需要帮忙吗?”

“曹进喜市长要我过去一趟”陈太忠不会主动提此事的,但是人家既然问了,他也只能这么说了“是我们市里帮着联系的,曹市长定的是下午,不过下午我就走了,所以要我现在过去。”

“哦,曹市长啊,那我马上给你派车”杨局长一听是市长接见,心里这点不满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一一这位居然让曹老板改了接见时间,真的厉害啊。

就在等司机过来的当口儿,他犹豫一下又发问了“陈主任「曹市长找你,谈的也是科委的事儿?”

唉,还是躲不开啊,陈太忠心里暗叹,他刚才吞吞吐吐不肯说出事情缘由,并不是要装逼,而是官场太多的事情,都是由于口风不紧引起的,像现在就是。

老赵这很明显,是想跟着他去见一见大市长,如若不然,人家吃撑着了,来了解他要跟曹市长谈什么?

被逼无奈,陈太忠也只能笑着点点头“嗯,跟我们科委的事儿有点关系,可惜赵局你要组织学习省里的与齑神,要不然的话……

“嗯,干们学习的兴趣都很浓厚”赵局长笑着点点头,紧接着就未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所以我得跟你去市政府,把你盯紧了,省得被人抢跑了。”

你追……有一套!陈太忠真的有点佩服运人的说话水平,这堂而皇之转移话题的能力太强了,他自然猜得出来,赵局长是有心见一见曹市长,才这么说话的。

说句实话,别看老赵是科技局一把手,但是按道理来说,平日里接触最多的也就是分管市长,大市长可不是你一个行局一把手想见就见得到的。

尤其是,有些人去拜见领导,虽然是打着“汇报工作”“请求指示”的幌,但是见了领导还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东扯西扯罢了一一所谓的人情,是走动出来的嘛。

这种人和事,有些领导喜欢,有些领导却不喜欢,然而像眼下,赵局长跟着去的话,就不存在无话可说的问题一一他可以说从凤凰科委学了点什么,落宁科技局又是什么现状,再请求领导做出指示……

这么说吧,只要曹市长愿意听,而老赵的口才又不是那么差劲的话,滔滔不绝讲一个小时没问题一一更何况,在昨天的交流,陈主任又送来不少谈资?“那这些层干部?”陈太忠听得微微扬一扬眉毛。

“让他们先自学吧”赵局长轻描淡写地答一句,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下一刻,司机敲门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