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4 拍板2215揭牌七千字

2214拍板2215揭牌七千字

4陈太忠想得一点都没错,赵局长确实是存了去拜会曹市长的心思,而且相关的分寸,他也把握得很好。

将车停在市政府院里之后,赵局长并没有下车,他笑眯眯地看着陈太忠“我就在这里等你,对了,曹市长要是想了解落宁科技局情况的话一一r一一一

“嗯”陈太忠点点头,送给对方一个心领袖会的笑容,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有些话实在没必要说得太明白,只是他心里却是因此生出一个猜测来:老赵这事情做得,也算是四平八穑,不过,丫这么谨慎……这是老曹对他不感冒吧?

落宁科技局的车,并没有等了多长时间,大概就是三十来分钟的样子,年轻的正处待遇就出现在了车前,赵局长一直态度很端正地站在车外等着,虽然没接到曹市长的接见电话,但是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看起来没人排队,这么快就出来了?”“嗯,没排队”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临时占用了曹市长丰个小时的时间,真的很内疚……”

赵局长一听这话,知道这年轻人做事也有尺度,于是就不再打问了,心说我招呼好这家伙就行了,哪怕不求好话呢,求个安生总是不错的。

不成想,他不说话了,陈太忠反倒摸出手机拨打了起来“纯良,跟落宁市谈得差不多了,赶紧出收购方案吧,这边的市政府很重视……赶早不赶晚。”

那“纯良”在电话里说了点什么,赵局长并没有听清楚,只听到身边的小陈很不甘心,嚷嚷了几句之后,悻悻地挂了电话。“要收购哪里?”赵局长真的无法按捺心里的好奇,而且他这么问也有他的道理一一你要不想让我知道,可以避着我打电话来的嘛。

“落宁自行车厂,其实只是个意向”陈太忠笑一笑,这消息已经不用保密了,曹进喜刚才在办公室拍板了,要通知落自的单仁义,同时要上会吹风。

曹市长是昨天晚些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且在跟田立平的沟通中,知道凤凰科委就有人在落宁,又知道运人马上要走了,真的是特意抽出时间来接见的。

肖睦睦对曹进喜的评价,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曹市长对数据极为敏感,在跟陈太忠的交谈中,他最关心的,就是疾风车的研发时间、周期、产量、销量、广告费用这些。

到了最后,他抬手一拍桌子“所有的指标,都比落自强出最少两倍,关键是你们赢利了,落自赢利遥遥无期……这个并购,我原则上是支持的,但是同时我表个态,落宁市不同意全资收购,最多你疾风车控股!”

“我们疾风车厂是副处待遇,控股不现实”陈太忠不得不点出运一点,心里却是暗暗惊讶,敢情对落白的数据,老曹你也在心里放着呢?

“降级,或者分别设厂长,各自算各自的待遇”曹市长笑着摇摇头“小陈,我觉得你们凤凰科委朝气蓬勃,做事很不拘一格,怎么到了我运儿,就束手束脚,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子呢?”

“曹市长您做事,真的是雷厉风行”陈太忠笑眯眯地拍马屁“换个其他城市,估计回答‘研究研究,的领导,会占多数。”

“落自那边,给市里造成了很大的负担”曹进喜有一说一,并不讳疾忌医,然而下一刻他又微笑了起来,日光中带着点狡黠,看着年轻的正处待遇“而且富得流油的凤凰科委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曹市长您说笑了,您可是整个落宁市的法人代表,我们小小的凤夙科委算什么呢?”陈太忠尴尬地咧一咧嘴,心说你这个警钟,敲得我很扫兴啊“而且小陈我胆子小,要是超出成本预期的话,我可能就被吓跑了。”

“谈判谈判,没谈怎么知道不合适?”曹进喜不以为然地微微撇嘴,下一刻又脸色一整“你信不络,你要是今天不是,我明天亲自陪你去视察落自?”

“那小陈我就算逃票也得先上了飞机,我真的承受不起”陈太忠笑了起来,市长陪投资商视察的消息,他听得多了,但是陪外地国企的小副处视察……怎么可能?

“你要是能逃票上了飞机,我就让飞行茛挂个倒档飞回来”曹进喜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市之长能如此酣畅淋漓开玩笑的时候,真的不多,也就是眼前的年轻人是外地的,说话又极为有趣。

“我真的爬上过飞机……”陈太忠一本正经地解释,眼见曹市长笑得抬手去抹眼角,他真的有点无奈,说不得悻悻地撇一撇嘴“嗒……模型飞机总可以吧?”

曹市长笑得越发大声了,不过紧接着,他又问起了凤凰科委对落自未来的规划以及预期”当然,最重要的是数据。

但是,既然老曹都打算将凤凰科委当凯子宰了,陈太忠自然不会再对数据夸大多少,就说并购之后要是由凤凰人来管理,成本降低是一定的,销售肯定也能上去,多不说吧,日前的基础上翻一番是有保障的。

至于成本能降到哪里,他没说死,曹进喜也没问,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初期意向里能准确表述出的东西。不过,也不知道曹市长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他没有去问年轻人,翻一番的销售量,会通过何种手段、哪些程序来实现,他只是很明确地表示,翻一番不该是目标“最少也要跟你们凤凰厂那样,月销售过万,否则落自被你们控股,一样吃不饱。

疾风控股的话,月销售万辆,最少也有五千辆以上的利润归凤凰了,西四千辆是落自的止损线,这个是不用说得太明白的。

但是陈太忠不同意这个说法“曹市长,我对您的话有异议,我们企业也是要上税的,销量翻一番,税也要相对增长很多一十算上企业所得税的话,甚至可能比翻一番还多,这都是财政收入啊……哦,对了,忘了说一件事,我们要求两免三减半。”

“怎么可能?”曹市长脸上控制笑容的神经,似乎有点僵化了,居然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两年……两年以后就该换届了,这钱我未必花得上,凭啥给你两免三减半?”

老曹你这话,说得……也挺豪放啊,陈太忠实在想不到,一个堂堂省会城市的市长,会将话说得如此直白和,他在天南省接触得大小市长海了去啦,可没哪个市长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如此不加掩饰地说出这种话一一哪怕是用半开玩笑半当真的f6气。

“可是……这算政绩不是?”他琢磨半天,实在无法找出合适的答案回答,也就只能这么说了一一这个市长去做乡其,估计会更有效地发挥能力吧?”曹市长您也还年轻不是?”

事实上,陈太忠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采取银弹攻势,曹市长迳么说话,很可能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索贿一一小伙子,我不能白帝你吧?

要说行贿,年轻的正处待遇不是没有做过,黄汉祥那儿上千万的美元说送也就送了一十虽然他心里执意地认为,这是忘年交之间的礼尚往来,但是他收购落自,收购得真的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同时「他又不明白这姓曹的品性,自然不肯做出这种选择来。

“我不年轻了,落自的退休职工也很多”曹市长笑眯眯地摇摇头,心说跟你这二十出头的正处待遇比,谁敢说自己年轻?不过他刚才那话,也是在试探这个小家伙的应对手段,看其会不会说出什么不靠谮的话来。

干部年轻化说了多少年了,但是现在的年轻干部做事,真的有点不太靠谮,像这么年轻的干部,他略略试探一下,实在再正常不过了一一反正他是这个城市的政府一把手,而对方不过是个外地人。

总算还媚,这个试探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小家伙没有张嘴就说那些变通的暗示话,证明小陈主任做事,还算有章法。不过他这个回答,却是让陈太忠一愣,“退休职工我们也要考虑?”

“那是肯定的,有些人在落白干了多半辈子,我们能让人民群众寒心吗?”曹市长点点头,心说你未必就不肯要退休的职工,只不过是想借此谈条件罢了。

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市长,跟一个小副处谈这些细节,他一时有点意兴索然“落宁市不会让你们白背负担的,反正这些都能谈,你尽快出方案吧一一一一一一”

陈太忠出来之后,自是要催着许纯良尽快出方案了,科委这几年方案出海了去啦,但是还真没出过商业并购的方案,虽然接收自行车厂也算一次并购,但那是市属企业,直接划给科委就完了一一所以这次,大家有必要认真地做一下这个方案。

怎奈许纯良不太满意,落自是什么样子,怕是只有太忠你说得清,你啥也不给,让我怎么找人做方案,还是等你回来吧?

陈太忠听得自然要恼火,你没经验不要紧,你找点类似的参考文件,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不是?”那你栽些范本做个通用文档不行吗?你不要那么懒好不好?”

得,他一说许纯良懒,这就算踩了老虎尾巴了,许主任登时就不干了”你咋舱这么说我呢?于是两人自然要吵吵一阵。2215章揭牌

跟落宁市科技局的交流,终于得以继续了下去,当天下午,赵局长亲自将陈主任送到了机场,并约好下次耒天涯,一定要去落宁科技局转一转”疾风车要收购落自了,小陈你还不得常来?

不过陈太忠总觉得,这个曹市长做事,也太果断利索了一点,心里就禁不住生出了一点疑惑,一个副厅的厂子,说同意并购就同意了,还说能降级一一体制内的等级,想要升上去很难,但是想要降下去,那就不是很难的问题了,而是难上加难……匪夷所思的事情。

然而,等他到了素波之后,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这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呢,于是他打个电话给许纯良,要他派几个人来素波一一我人在素波呢,想问什么你只管问,反正落自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由于许纯良最近脾气见长,他不等那厮回话,就直接挂了电话,素波这边事情确实多,像机场接机都可以看得出来,高云风都专程跑到这儿等着了。

自打高胜利荣升副省长之后,高公子不但低调了许多,也很少这么刻意巴结人了,不过他今天来,是有点小事卜他最近迷上一个北影的小女孩,答应帮她在影视界发展一下。要说高家在北京,也有几个故旧,但大抵都还在高胜利构建的关系,主要是官场方面的,娱乐行业里就要差很多了一一那属于不务正业之流”

高云风倒是也认识两个类似的人物,不过人家说了,想捧红一个小女孩你得有耐心,娱乐圈子档次虽低,京城却是藏龙卧虎,不是你一个副省的子弟就玩得转的,慢慢来吧。

当然,人家也提出了比较贴切的建议,你要是能自己出钱做制片,再载一个差不多的本子,撇开他们来也行一一反正这年头,有成的就是大爷。

高云风现在低调还来不及呢,哪里敢再给老爹添乱?微微打听一下,听说陈太忠在京城的朋友里,有几个是做传媒的,就打电话过来问一问。

陈太忠觉得这家伙有点走火入魔了,不过以云风的性子,倒是也难说,于是他就答应帮着问一问,结果才一下飞机,就被高云风堵住了。

堵住了是小,关键是高公子的心思,其实不在那小女戏子身上,他坐了一辆奔驰雄狮来,才一上车,他就忍不住发问了“太忠,听说你在永泰山……发了一回飚?”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下一刻才反应过来,高胜利副省长分管的内容,其实是沿袭许绍辉那一摊,那么,省旅卷局也在其管辖范围。

不过,反应过来是归反应过来,他还是禁不住抬头看一眼前面的司机,高云风见状,大大咧咧地摇一下头“我朋友,搞印刷出版的,不用避讳。”

啧,这人和人还就是不一样,同为副省干部的子弟,许纯良真的比高云风低调太多了,可是要说有钱,人家纯良不吭不哈默默从振鑫搞了八千多万,再加上狙击曼内斯曼,许主任的身家已然过亿,可是有几个知道丫有成的?

云风倒是四处乱折腾,在别人的印象里,起码算不上安生的主儿,可是直到现在也就那么回事,可见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印刷出版……这个行业好干吗?”陈太忠偏(8还就不说,只是淡淡地问一句,他的心里也不无疑惑,搞这个能买得起奔驰车?

司机听他这么问,只觉得此人虽然年轻,语气中的官味却真的十足,于是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微微一笑,“也不是很好f,灵这么个车,就是咬牙硬撑场面呢。”

“小刘抓了几个大单,现在身家怎么也有两三千万了”高云风笑一笑,他心里是猫抓一般地难受,可是眼见陈太忠不肯说,也实在不便再问“搞这个印刷和广告,其实还是很来钱的……不过我傲不了。“你倒是明白自己”陈太忠听得就笑,要不说性格决定命运呢?云风这性子,迈喜不是坐得住的主儿……

那小刘却是个挑通眉眼的,将陈太忠送到锦园大酒店之后,找个借口溜了出去,高云风终于叹一口气“你这w8越来越紧了,我说……永泰整出那么大的动静,你怎么就不知道跟我招呼一声呢?”

“这跟你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永泰山管委会上面有永泰县委县政府,再上面还有素波市委市政府,就算勉强牵扯到省旅游局,那也就顶到头了。”“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高云风摇摇头,长叹一口气“何家小丫头说得一点都不错,幸亏你当时在场,要不然那麻烦……唉~”

“不是吧,你这耳朵挺灵光啊”陈太忠一听这话,也有点吃惊,谁想高云风听得哼一声“什么叫我的耳朵?这句话在永泰都传遍了……是个人就知道,姓贾的那个副县长为什么会被罢免。”“罢免了?”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也是,黄家在自己的老家遇到这样一松子事儿,就算不做声,也有的是人下手。

“嗯,你要收拾的那个保安头儿,查出来跟多起伤害案有关,现在正要提起公诉”高云风看他一眼,很是为这厮的后知后觉而恼火“亏得是姓贾的先拿下他了,要不然就不是罢免,是双规了!”

“才是提起公诉?”陈太忠撇一撇唢,不过那个叫二赖的家伙,据说打伤了不少人,只是,由于人家是看守山门的,县里挺支持,一直也就没人追究,现在,同样的事情,却是抓人审判的理由了。

也不知道这厮被关起来之后,永泰山的门票收入,会不会再次大幅下滑?下一刻陈太忠摇摇头,将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驱离出脑海“云风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最近要去北京的话,跟黄汉祥解释一下,我……我父亲挺关注此事,下一步要整顿旅游业的不正之风”高云风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不过,这厮的脸上极少出现类似的表情,所以看起来……给人一种比较做作的感觉。“嘿”陈太忠听得就乐了,斜眼看一眼对方“你倒是挺会因势利导的啊,然后……高省长就借机整顿旅游行业?”

这种将坏事化为契机的理念,他觉得是可取的,合格的干部应该熟练地掌握这种手段,但是你老爹想得利,只派你出来找我关说,这个态度……有点不够端正吧?

不知不觉中,陈某人的思维里已经带有太多的官场惯性思维了,他没觉得自己这个想法过分一一哪怕高云风跟他关系不错,哪怕高胜利是副省长而他只是副处长。哥们儿跟黄汉祥开一次口,那也不是容易的,你当人家老黄真的是我兄弟?

“你这是哪儿的话?”高云风听出话里的意思了,他不是官场中人,觉得太忠影射自己的老爹借机立威,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事实上,他也确实有点怪火,因为他老爹上任以后,真是夹缝里做人前怕狼后怕虎的,他的日子还不如做厅长公子的时候滋润“他就是做一做样子,旅游局……以前可是纯良老爹分管的,就算整顿吧,能整顿狠了吗?那是打谁的脸呢?”

“呀,我倒是忘了这个了”陈太忠听得就笑,心说这官场思维有时候,带给人太多惯性了“好了,我下一次去北京帮你说还不行吗?”“这才是好兄弟”高云风笑着一接他的肩膀“太忠,再给点哉,让我拍个电视剧吧?”“没完了你?”陈太忠瞪他一眼,才待说什么,只听得有人敲门,下一刻,开奔驰的刘蔡带着四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儿走了进来。“这些,别算我啊”他摇一摇头,心说我拒绝不了天涯的成克己,但是拒绝你高云风,还是有点底气的……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神清气爽地起床,去参加科技厅的挂牌仪式,身后的大**,雷蕾、田甜和张馨睡得死沉死沉,没办法,这次天涯之行足足四天,实在把某人憋坏了。

不过,他倒不是最辛苦的,起码许纯良就比他辛苦很多,为了保证能及时赶到素波,凌晨六点钟的时候,许主任就从凤凰出发了。

揭牌仪式定在九点,观礼的人在八点出头的时候,就纷纷赶到了现场,其中有些外地的科委正职,是昨天就到了的。

大约在八点四十左右,副省长陈洁陪同着科技部的阎部长出现了,这是今天两个最重磅的人物,关正实能请到陈省长不稀奇,但是能从部里活动下来个副部长观礼,那可真是下了工夫了。

两个副省级干部相互谦让一下,最后是陈洁先上去讲话,然后是关厅长发言,最后是阎部长宣布,很高兴见证天本省科技厅的成立一一揭牌仪式开始!

“天南省科技厅”六个鎏金大字,早就装在了楼顶,被一块大大的红布蒙着,在众人的欢呼和鼓掌声中,阎部长和陈省长扯一下下面的绳索,将红布向两边徐徐拽开。

当大字露出个缝儿的时候,两个领导就收手了一一这就是个象征意义,倒是关厅长和另一个副厅长赶紧上前,紧扯两下,算是完成了这个揭牌。

接着就是鞭炮声响起,直放得天昏地暗硝烟弥漫,为了庆祝这次揭牌,科技厅买了价值两万的鞭炮,由于日前素波的市区禁炮,还为迳次活动申请了特批,而且,晚上在省科技厅院内,还有价值二十万的礼花押燃放。

不过在这个时候,两个副省级干部已经坐进了科委的会议室里,将门窗一关,倒也不是多受影响,于是大家笑吟吟地谈论起了科技厅的未来发展方向。

这个座谈,有资格围在长桌边的,最少也是副厅,两边靠墙的地方,坐的是处级干部,还有一些地市科委的正职一一许纯良就坐在其中。

陈太忠却是没跟着进来,他再能折腾,大家再怎么认他,也只是凤凰科委的副职,关厅长倒是让他坐进去呢,不过被他婉拒了。

陈某人觉得那么做太扎眼了,有不自量力的嫌疑,索性就在外面叉着双手看大家放炮一一说实话,那个座谈会恰进去也只有听的份儿,万一打个哈欠啥的,岂不是不好了?

不过,外面人的热情,远远没有里面的高涨,鞭炮放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很多人站在一边开始三三两两地聊天了,至于是省科委还是科技厅,那是领导们操心的,关咱鸟事啊?

陈太忠作为凤凰科委的标杆人物,又是上过不止一次电视,身边也围过来几个人,有些人他看着眼熟叫不上来名字,但是人家会自我介绍不是?

其实这也是一个交际活动的时候,比如像眼下,青旺市科委的张副主任就被他记住了“厅里揭牌了,也不知道咱们下面地市什么时候能改成局?”

才说要改局,陈太忠就接到了张爱国的电话“头儿,您能不能帮我跟厅里弄点改制的资料?我想参考一下……做个咱凤凰科妾改科技局的文件。”

“。?”陈主任听得有点奇怪,小张现在倒是科委办公室副主任了,不过丫一向没啥实权吧?哥们儿也不许他乱掺乎来的“这事儿是许主任交待你的?”“没人吩咐我”张爱国在电话那边笑“就是想多储备点!$科,万一单位有需要了,也能为单位建设出点力,不给您丢面子。”

扯淡吧,你小子不过是琢磨着搞点业绩,再往上爬就走了,陈太忠心里暗哼,不过,上进之心人皆有之,小张迳也是办正经事,他不支持自己人支持谁?”嗯,知道了,再跟外省的科技局要点这种资料「等过个一两天,你提醒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