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6 会场内外2217被临检

2216会场内外2217被临检

.陈太忠可是没想到,他这边一答应下来,旁边青旺科委的张主任立马就接口了“陈主任,这资料……给我也搞一份吧?”

嗯?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种东西对张爱国这种小副科,都不是太拿得出手的业绩,你一个副处琢磨这个干什么 一一你总不能指望靠这个东西扶正吧?

见他不回答,张主任也不着蚀,因为他没资格,且不说陈主任是天南官场里数一数二的强势副处,只说人家还挂个正处待遇,那就高出他小半级。

所以,下一刻他就将年轻的正处待遇拽到了一边,低声笑着话“我有个同学的儿子,听我的话去了下面县区科委,我一直也不是很方便招呼,这也算给他一个 机会。”

“哦”陈太忠点点头,“了说这才是最合理的 解释,下面人心存高远做事认真,因为一篇文章得了领导赏识,倒也说得过去,于是笑着点点头“这倒好说,不过说实话,张主任你要想招呼他,有没有运费料很重要吗?”

他这是应承了,但是话里也有点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暗讽,不过张主任并没有在意,而是微微地叹口气“我要适当照顾点,并不难,但那是在害他,他还年轻……”

这话听得陈主任登时就是一咧嘴,心说大家都是处级f部了,你想煽情,好歹也讲一讲场合行不?这个时候说出来,岂不是在欺负我的智商?

然而,张主任偏偏就没有觉得突兀,反倒自顾自继续地说着“但是这次我荜枢i,那只是资源利用的问题,你说是不是?”

“那是,相对来说……是很公道了”陈太忠犹豫一7-,终于缓缓地点点头,张主任只是利用他的消息渠道和人气,抓住了一个机会,提前布局而已,虽然不无取巧的嫌疑,但也绝对算不上以权谋私,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还没点私心呢?

而且,在各单位里奎似值得操心的事情,其实并不少,主要还是看各人有没有心思去挖掘了,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一一 当然,更关键的是,你的准备要能得到领导的认可,要不然说再多也是白搭”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些东西陈某人还是要强调一下的“给你没问题,不过,我在凤凰科委的通讯员,也想搞这么个东西出来……”

“这个你放心,都是自己帮扶的亲近人,就咱俩知道就行了,我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叮嘱你一声呢”张主任听得就笑,他听得懂对方的话的意思。

这种资料,要说贵重也没多贵重,只是占了一个优先收集的优势,仅仅对地级市科委有用,而且从外省收集 !$料,难度比较大一点「除了这个还真没什么了。

不过,要是任由这些资科烂大街,那也就体现不出来收集者的 良苦用心了,所以两人自 然要约定,不能再给第三方了。“嗯”陈太忠想一想,终于点点头答应了,他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他就后悔自己轻率的决定了。

聊了一阵之后,鞭炮声渐渐地停息,在几声零碎的噼啪声之后,院内和大门口终于彻底恢复了静寂,接下来就是陈省长陪着阎部长视察省科技厅各个科室了。

按说这视察是该在座谈会之前的,不过阉部长这人有个毛病,听不得喧闹,尤其这鞭炮乱响,在部委领导中,迳并不是个别现象。

很多领导喜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甚至是礼炮阵阵,似乎不如此 彰显不出身份来,但很多经常参与庆典活动的领导,并不像别人想的那样 喜欢这股折腾劲儿,上点年纪的人,多半喜欢清净,偶尔为之尚可,要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么搞,肯定有人受不了。

不过很遗憾,这是官场中罕见的、不以领导的意志为转移的个别现象,你不让这么槁,下面的同志何以能表示出对领导的尊重?而其他享受这种感觉的领导,又会怎么想你呢?

同大多数人作对,是非常不智的,哪怕你是领导,不过总算还好,阎部长这是从部委下到地方了,就不怕比较直观地表示自己的感受一一我这人有点神经性耳鸣,等你们庆典完了,我再四处走走。

领导们一出来,旁边的人又都围了上去,众星捧月一般拱卫着领导,陈太忠本不想凑这个热闹,可是想一想要从关正实手里槁点 !$科,说不得就凑了 过去 一一哥们儿要有 个端正的态度。

他刚才都是自绝于人民的主儿了,现在要凑上去,自 然是要找熟人了,还好许纯良那张比较中性的脸,搁在人群是比较好认的,于是他就不动声色地靠在了凤凰科委的正职旁边。

喧嚷的人流中,许主任有点心不在焉 一一事实上这厮性子皮实腰板又硬,时这种级别的场面并 没有大多的敬畏,于是他很快就现了 身边的气流有异,侧头一看之后轻哼一声“挤啥呢,你个副职还要蹿到我与卜失吗?”

呀哈,陈太忠刚想低声还他两句,不成想人群正走到科技厅的成果展示中心,阎部长看到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公司“国际领先、填补国内空白”的成绩,就回头看一眼“凤凰科委的同志呢?”

凤凰科委来了两位同志 !下一刻,众人齐齐扭头看了过来,却是没人出声,许纯良是正职,按道理来说大家应该介绍此人才是,不过很遗憾,省纪检书记的公子虽牛,可是谁又敢忽视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陈太忠?

阉部长也回头看一眼,浑 然不觉大家日光有异,冲许络良扬一扬下巴“小许,过来给介绍一下情况。”

这一下,陈太忠的脸上就微微有点热了,要说别的也就算了,但是独独这个碧涛煤焦油公司,其实真的跟科委没啥关系,邢建中是他拉来的,而荆俊伟的资金也是他担保才借来的,市科委和省科委做的,不过就是一个鉴定罢了,可眼下,大家似乎都忽视了他的存在。关正实现了他的不自然,于是找个空子,低声跟他解释一下“这个阎部长,做事比较古 板,是个不太知道变通的人。

这话一出,陈太忠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所谓不知变通是假,恪守规则是真,甚 至不排除这人跟安国或者金相实不太搭调的可能。

不过现在的陈某人,真的不会计较这点虚名,再说了,他就算争也不可能跟自己的兄弟争不是?于是微微一笑,正好借这个机会,提一下刚才的相反想法“我才不会计较这事儿,说正经的,关厅,我想跟你要点!$料,不知道你那边方便不……”

关正实听完要求,却是is然地看他一眼“不是吧,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个改制方案以及相关细节……是花大钱弄出来的?”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低呼,甚至引得三四个人看了过来,于是他只能 将声音压得更低“这也要花钱……省委政研室搞出来的?”

“部里……部里牵头介绍的,政研窒那边是配合”关正实一边回答,一边冲阎部长的背影不着痕迹地扬一下下巴“专家们调研两个月才掐出来的,很是花了几个钱呢,而且这!$科保密……我给你倒是好说,不过你可别外泄了,这东西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没搞错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龇牙,心说科技部今非昔比了,这点钱也要看在眼里?”改了科技厅的又不止咱一家,外面好多省早就改了。

“问 题别的省也不让外泄不是?”关正奕-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无奈地轻叹一口气“而且是部里牵线的话,有些指导性的建议,就有相当的权威性了。”

“所有改科技厅的省份,都花钱了吗?”陈太忠真是有点不服气“科技厅又不是归部里垂管的,凭什么这么搞啊?”

“最早改的几个省,肯定都是花了钱了”关正实虽然是学者型的官员,可是并不死板,他还要再说什么,猛地规i 现许纯良要讲完了,赶紧上前两步,撇开了身边的小陈。

啧,亏了,陈太忠悻悻地璐一撇嘴,早知道就不那么痛快地答应老张了,这可是科技厅买来的东西,凭啥那么痛快地白送他呢?

这么想着,他就盐慢了脚步,心说既然老阎你不找哥们儿了解忧况,我也犯不着上杆子巴结不是?又拖两步,就走到一边摸出了手机,拨通了落宁科技局赵局长的电话。

赵局长一听陈太忠问改制的文件,就笑了起来“这个给你一套没问题,不过你别传出去啊,保密级别很高的。”“。&,我听说了”陈太忠心里又是一沉,老赵挺巴结我的了,居然也要强调一下保密“听说厅里搞这个,都是花了谶的。”

“我们局都花了钸呢”赵局长在电话那边笑“不过有的局没花钸,传出去的时候就要适当地改动一下,毕竟是部里介绍的专业人士,多少给上面留点面子。”

这倒也是实话,一般而言各机关传抄点文件算什么?只不过涉及了科技部的人情,大家就要收敛一点了,毕竟人家手里抓着谶袋子来的。2217章被临检

落实了这个情况,陈太忠自然要再去找青旺的张主任一趟,当然,好歹也是个副处,既然答应了,那后悔的话那就不要说了,他不过是再三叮嘱一下。

这东西不能传出去,厅里可也是花哉买的,我给了你文件之后,你还得适当改一改,千万不能拿个软件把“凤凰”改成“青旺”就算完事。

张主任自然是千谢万谢地点头了,想到这人情不但做大了,也做扎实了,陈太忠那点小小的不甘心也就逐渐消失了。

中午自然又是会餐,还是整个科技厅本部的人都参加的大会餐,会餐之后,陈主任原本想抓着许纯良说一说落宁的事情,不成想那厮说约了人啦,回头再说,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反正这事是交给你处理了。

“你这家伙……”陈太忠真是有点恼火,心说这纯良真的是越来越没样子了,不过,他再次去欧洲的时间也临近了,想着我能做多少再做多少吧。

从宾馆开出 车来,想着明天省移动公司还有一个产品交流会,他决定放自己半天假,暂时不回凤凰,于是开着车向锦园大酒店驶去 一一 高云风买单,不去白不去。

不成想走到半路,他隐约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从倒车镜里一看,两相警用摩托已经追了上来,打手势示意他靠边。

“嗯 ?”陈太忠心说这又是什么幺蛾子,将林肯车缓缓地靠到路边,一 个交警已经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话了“临检,请出示你的驾驶执照和行车证。”

这时候还没 有临检要敬礼的说法,陈太忠倒也不在意,放下车窗摸出证件给对方,却现另一个交警拎着酒精测试仪走了过来“来,吹一下。”

“吹倒是可以,可为什么只查我?”他有点不高兴,这俩警察来路不是很正,且不说他前车窗还放着省委的通行证,只说他开的是辆林肯,是林肯哎一一那么多面包车、夏利和富康神龙什么的你不查,来查林肯?

“好大的酒味儿”那位扇一扇鼻子前的空气,不耐烦地将吹管的头递了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临检查谁不查谁,你管得着吗?我就问你一句……吹不吹 ?”

这是有人害我,陈太忠明白了,现在是中午一点来钟,正是刚应酬完的时候,只要是喝了酒的,那是一查一个准。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个,抓过来吹一口气,然后将管子递了回去,那交警一看指示灯是络的,登时就挠头了“这么大的酒味儿,居然没问题?嗯……再吹一下,好好吹。”

“再吹一下啊”陈太忠看他一眼,竖起右手食指示意一下,又看一眼拿着自己驾驶本和行车证的那位“让我吹第三次,我可就不答应 了 一 一 一 一 一r呼~”“嗯?”这交警一看仪器还是绿灯,登时傻眼了,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同伴“这……上午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坏了呢?”

“没事儿的话,把本儿还我”陈太忠伸手出去,跟那交警要本,那位犹豫一下,将手向后一背“这么大的酒味儿,你肯定喝酒了……呆着别动,我再调个测试仪过来。”

“谁指示你俩的? 说!”陈太忠一堆车门就走了下来,他当然能控制了自己嘴里的酒气,但是他觉得这俩是有预谋的,所以就要故意恶心一下人。

“有病”拿仪器的那位瞪他一眼,抬手又拦下了一辆夏利车,走了过去“临检,来,吹一下……”

拿本儿的交警 一琢磨,也是这个理儿,迳仪器坏没坏,再找个人测一下不就完了?所以也没埋陈太忠那挑衅的眼神,转身向停下的夏利车走去“把证件拿出来,看一下。”

“我跟你说话呢,小子你找不自在?”陈太忠皱着眉头就跟 了过去,就在这时候,夏利车司机吹了一口气,结果那仪器的绿灯闪两下,黄灯亮了 一一酒后驾驶,但不是醉酒驾驶。

“我就喝了一杯啤酒”这司机一看着急了,赶紧也下车,追着轩释“我这人对酒精过敏,身体不好消化不了酒精……一杯啤酒也算喝酒吗?”

扣本的这位不理他,直接将手里四十本揣进了。袋一一这是肯定的,查不出 来的人他都不放过,查出来的他要放过了,岂不是授人以柄7

“小子”陈太忠手一伸,搭在了此人的肩头,手上徐徐力“仪器没坏,把本儿给我,再不给我……后果自 负啊。”

“等一下等一下”拎仪器的这位,见高大的年轻人捉着自己的同事,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一般,而且眼见就要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忙不迭上前劝说“你嘴里酒味儿确实挺大的。”

“你能确定这是酒味儿咚?”陈太忠口一张,扑鼻的酒气就冲了过来,却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查得出来别人的,查不出来我的?”“这仪器时好时坏的”这位也被调戏得有点挠头了,于 是犹豫一下“要不,你再吹一下,没事就还你本儿卜行吗?”

“你 们的仪器是好是坏,跟我有毛的关系?”陈太忠 眼睛一瞪「不过他看出来了,拎仪器的这位有心息事宁人一一那么,得了机宜的应该是扣本的那个,所以他也不愿太过为难此人“话我早就说过了,绝对不吹了。”

“凭什么还他本儿?”扣本的那位话了,陈太忠嘴里的酒气,助长了他的信心,心说哪怕所有的仪器全坏了,我带你回交警队,也有的是法子测你一十比如说双臂伸直双手在头顶汇合走直线,没有测试仪的年月,可不就是靠这些原始手段测的?

“找事儿?”陈太忠抬手一拧对方的胳膊,手已经伸进对方口袋,将自己的两证拿了出来,又顺手一堆这席“假公济私你牛逼了啊,不管是谁指示你的,告诉你,你惹错人了……”

这位被这么一堆,连着踉跄好几步,手在地上一撑,才堪堪地穑住身子,一时间大怒“你这是袭警 !”“我还说你抢劫呢”陈太忠哼一 声,也不理这厮,转头拉开车门上车,却是不肯打火起步,就坐在车里看着那二位警察。

“你给我等着”被抢了本儿的警察一指他,摸出一个对讲机就叫了起来,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你小子既然不敢逃逸,那呼叫支援简直是必然的。

交警之间联系,还是比较方便的,不多时就有两辆摩托赶到,再等一阵,一辆拖车也过来了,妙的是,这拖车上也有 个测试仪。

有人来支援了,陈太忠自然不会再调戏人,于是来的几个交警,都没闻到林肯车司机口里的酒气,大家商量一下,拿下了拖车里的测试仪,走到陈太忠面前。“你再测一下”这次,话的是拖车司机“你说我的同事冤枉你,口说无凭……用事实来证明吧。”

“凭什么 ? 我吹了两次了”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瞪,张口哈一声“你闻一闻,我现在嘴里有酒气吗?”“刚才酒气可是很大的”最早拎测试仪的那位轻声嘀咕一声,扣本的那厮也哼一声“你不说你还袭警呢?”“袭屁的警,你抢我的证件有道理了?”陈太忠瞪他一眼,不过,想一想这毕竟都是田立平曾经的部下,他也不愿意做得太过。

尤其是,后来的这三位态度都 还算端正 一一谁也不愿意无故去招惹一个开着林肯车的家伙,所以他哼一声“再吹一下,要是没问题的话,你小子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再吹一下,肯定还是没问题,后来的这三位见状,理都不带理的,转身就走了,称自己被袭警的那位一看,傻眼了,说不得只得冲自己的搭档嘀咕一句“小王,刚才他嘴里的酒气,你是闻封的吧?”“人家现在嘴里没酒气了,而且,是两台机子测过的”小王郁闷地挠一挠头,转身跨上了摩托“老李,我先走了啊。”

那老李也没辙了,眼见林肯车停在那里不肯动,有 心再上前指责对方非法停车,琢磨一下也不合适,于是也转身上车走人,至于说出指使者”我是依法临检,你在开什么玩笑?

他才踩上档,正要松离合给油呢,猛听得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小子,你以为你走得了吗?”回头一看,却是林肯车也打着火了。

这位知道事情大条了,合着人家刚才等他的援兵,并不是怕事儿,是存心要耗自己呢,说不得又踩两下,直接之档起步,疾驰而去,心里却是蚀怒不已一一麻痹这小子不是才会餐完吗?怎么可能没喝酒呢?

他开得快,林肯车也不愎,咬着屁股就追了上去,陈太忠今天是真火了,靠,谁敢用这种手段阴哥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