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8 -2219阴人七千字

2218 2219阴人七千字

哥们儿是愿意以德腕人的!陈太忠一向认为,自打进了官场「他做事是越来越讲究了。

像今天这个突发的“临检事件”便是如此,搁给两三年前,没准到最后他就要动手了,根本不管有没有证据表明,对方是得了别人授意,反正他认务是如此,那就是如此了。

不过现在他考虑问题,就带了一些比较客观的分析,交警临时检查是权责范围内的事,检查不出来是正常的,不能因此而去指责人家心存恶意,要是检查出来”那也就不要说了。

既然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他要是当场发作,起码在情理上不太站得住脚,若是执意为难的话,就有嚣张跋扈的嫌疑,容易被人诟病。

陈某人做事嚣张吗?那是一定的,然而,他泪流满面掩面而走的时候,也不见得比任何人少,谁让他自命讲究人,一定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才肯出手呢?

像眼下的事情便走了,他不会当场辑腾追交警,但是他要开着车跟着此人,跟到海枯石烂,跟到丫挺的精神崩溃一一让你小子再假公济私!

那被人叫做老李的交警,一见身后林肯车的架势,就知道人家不肯干休,这十有,是要把我堵到个偏僻角落叫真呢。

不过在现代喧嚣的城市里,汽车想跟上摩托车,难度还是不小一一哪怕你是林肯车,毕竟这几年的车辆是越来越多了,摩托车能钻过的地方,汽车未必钻得过去,更何况人家的摩托车的后侧,竺着一个大红警灯?

所以,在一个路口,面对红灯,摩托车在车流中左右穿梭疾驰而去,而那林肯车却是不得不一个急刹,停在了几辆车屁股后面,老李从后视镜看一眼,心里微微地松口气:唉,希望这家伙没记住我的警号吧?

不过很遗憾,陈主任拥有宰相一般的肚量,不但记住他的警号,还打了神识在他身上,于是老李又钻了两个小胡同之后,才说松一口气吧,猛地发现,灰色的林肯正在前面的马路上慢慢地行驶,年轻的司机还探出小半个脸,冲他微笑着点头……并且挥手。

“,你至于吗?”李交警气得轻声嘀咕一句,猛地一个刹车,却是没有捏离合,车身一侧脚一蹬地,摩托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甩尾”或者说漂移吧,交警们玩摩托的技巧,比一般人要强很手-0

这下,就算是同对方逆向而驰手,他不相信对方敢同样地掉头追来,双黄线的位置可是有隔离栏的,而车道上逆行,那是警车的专利。

这个猜测是完全正确的,林肯车在瞬间就消失在了后视镜中,李交警一拐车把,心里暗哼,你猜出我是二大队的了?那我去三大队的地盘去,还就不信你再能追得上我。

于是,他在马路上左拐右转好些次,才窜进一条人迹罕至、相当狭窄的巷子,弯弯曲曲地骑行了两公里出头,心说这条董家弄,就算素波人都没多少知道的,不信你还猜得到。

不成想他才蹿出弄堂口,就见马路对面停着那辆灰色林肯,年轻的司机手上夹着一根硕大的雪茄,一边喷云吐雾,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一一看那样子,十足是约会等人的架势,就差说一句“才来啊”之类的话了。

“行,你狠”李交警真的蚀了,车把向右一拐,箭一般地冲出去,他也不说绕不绕路了,反正就是一个劲儿地向前,他不但能在车流里穿梭,还能闯红灯。

他是想着,只靠速度我甩掉你也没问题,不过呼呼的风声中「身后隐约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笑声,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梵婀玲的演奏乒“别跑啊,我……喜欢以德……服人……”

接连冲过九个路口之后,李交警将车骑进一个有协警岗亭的大院,车和头盔往那里一放,穿过后门就出去了,连锁都懒得锁一一全国敢偷警车的地方,真的不是很多,起码在素波运儿,没人偷警用摩托,就算有人有胆子偷,想找个有胆子敢喷改颜色的修理厂也难。

才一出去,正好看见一辆出租车空车驶来,他将手一挥,那司机愣得一愣之后,不情愿地将车停了下来,老话说死了一一交警来打车,全家都挨饿。

是的,这不仅是一趟车不赚钱的问题,而是败气运,有交警来打车,就是太岁当头压命里犯小人,不烧几柬高香的话,起码三天买卖不景气凸

李交警却是不管那么多,上车之后就要司机向前开,开了又足有五公里,才让车停下来,在兜里掏摸一阵,丢了五块钱出来开门迅疾下车“不用找了……”

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梵婀玲的演奏声,又隐隐传了过来“不战,麻……痹,还差……三块呢……”

李交警却是没工夫跟那些无知小市民计较,他下得车来,走进一家小超市,才说买一瓶水润润喉咙一一实在口干舌燥得紧了,不成想,目光不小心向橱窗外一扫,手里的矿泉水好悬没掉地上:我靠,灰色的林肯?

陈太忠驾驶着林肯,缓毁地靠在路边,笑嘻嘻地看着小超市「一只手捏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一一不过很连憾,李交警已经不敢冲出来,追究他一边开车一边打手机的责任了。

我闪!恰恰相反,他将身子向货架各一藏,心里也是纳闷不已:这家伙的消息是谁给的,怎么能这么灵光呢?希望他没看见我进超市。

那厮挂了电话之后,还真就没进超市,只是在外面歇着,也不说启动车再离开,超市里这位正琢磨,是不是丫挺的跟出租车公司了解我的动态呢,下一刻,就听到一阵悦耳的铃声,腰间也传来一阵震动一一交警在街上执勤,声音太嘈杂,很多人都是将手机定为震动。

李交警低头一看,却是自家领导,二大队耿副队长打来的电话,他犹豫一下,还是按起了电话“耿队……有事儿?”

“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呢,去招惹陈太忠?人家现在正查你底细呢”耿队长在电话那边不满地哼一声“你想找死是你的事儿,别拉我们垫背行不行?”

这耿队长最近跟李交警不合,尤其前两天双龙区委副书记的儿子开车,因为在路口非法掉头,被李交警扣下了,耿队打过来电话,说这是领导公子,要他放人。

这本来是个可大可小的事儿,可是李交警觉得双龙区不在二队的管辖范围内一一也就是说那区委书记不能直接难为二队,就告诉自家领导“放人倒是好说,可是他态度太嚣张了,就这么把他放了,你让弟兄们以后怎么开展工作?”

当警察的真没几个好脾气,尤其是那个时候的警察,现在的警察……咳咳,扯远了,总之,他是没买领导面子,交警每天遇到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徇私也要分个远近的,反正这么顶人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不合归不合,两人也没达到相互仇视的地步,原本交警的工作就是这样,今天你没买我关系的面子,那么改天我不买你关系的面子就行了。

一听领导这么说,李交警就有点急了,躲在货架后面低声辩解“头儿,我哪儿是故意的?就是临检的时候礓上了,最后不是也没查出问题来?”

“你给我滚一边去”耿队长在电话里就骂上了“你长本事了,有种的你去省科委门口抓人嘛,一抓就是一大把醉驾的呢,你自己看着办吧。”

有些忌讳是行业规矩,交警也是如此,迳年头会议这么多,会议完了多半要聚餐,但是谁敢守着门口查车?这个时候,大家避讳还来不及呢一一你要真敢这么做,那绝对是代表你有了针对收。

而各种会议里,龙蛇混杂,就算交譬主办方有意见,也想这么搞,但是万一有个把条潜龙认为,交警你是针对我的,那局面很容易发展至不可控。

所以交警们都清楚,找谁麻烦都不要找开会车辆的麻烦,像今天这也是,万一陈洁觉得,你们这小交警是打算扫我面子,别说李交警了,耿队长甚至素波交警支队的领导都要跟着倒霉。

这也正是耿队长所说的“别拉我们垫背”的意思,而李交警确实是有针对性,却也没敢在会场宾馆的附近查车,而是跟了林肯车好一阵之后,才上前拦车的。“可是我都放过他了”他觉得自己有点委屈,麻痹的那么大的酒味儿都搞不住那家伙“他还要怎么样呢?”

“别的我不管,你必须求得他的谅解,要不我停你的职!”耿队长大声嚷嚷着,其实他一个副职,是没权力停谁的职的,大队正职才能做出类似的决定。

然而,他太明白小李子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了,陈太忠的大名,在素波警察系统很有几个人知道,耿队以前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所以就敢说要停他的职一一相信队长也会支持的“你最好与上解一下,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姓陈的再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醉驾就是眸驾啊,李交警心里别提多慧闷了,他今天动手之前,确实查过此人来历,一个跳腾得挺欢的小副处,似乎跟田书记认识,但是田书记现在已经去了凤凰当市长了。

没有特别直接的自上而下的压力,他就敢槁一下,而且当场抓住醉驾,这是太理直气壮的事情了,起码也得是孙正平这个级别的人物出头,他才会考虑卖一个面子一一素波毕竟是省会,不是下面地市,随便一个交警大队的队长就能一手遮天的地方。

当然,这种想法不会存在于普遍的官场中,但是在警察系统确实是如此,而且这个系统,也是体制里愣头青最多的地方。

“我知道他是什么人”李交警哼一声,不过,由于没抓住对方的现行,他其实也吓得有点儿肝儿颢了,尤其是那厮还执着地跟在自己身后“耿头儿你说我该怎么办吧?”

“人家正打听你家庭住址和人际关系呢”耿队长真的不想管这厮,可是不管也不行,一旦出事就是二大队的事情,他很容易受到牵连,所以他必须表示出一个正确的态度来。

事实上,找耿队长打听消息的是韩忠,韩老板结交的,可都是正处以上的干部,能找到他头上,那是很给他面子了,尤其是,韩老板的弟弟是韩老五,这打听家庭住址的行为,想起来就太恐怖了“人家只玩黑道也玩死你了,知道不?”“我一一一一一一”李交警还待说点什么,听筒上传来嘟嘟两声,耿队压线了,一时间,他有一点莫名的恼怒“啥都不能管,这警察当得,有什合意思?”

“你走出于公心查我吗?”蓦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盎,他扭头一看,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出现在身边,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我不爱说脏话,就是受到你的情绪感染了……小李子你接着跑,我看你跑得了,你家里人跑得了吗?”

“你要我干什么,直说吧”李交警只觉得;$身无力,而对方脸上的笑容看在他眼里,不啻是恶魔的微笑“我没伞你怎么样,是不是?”

“谁指使你这么干的?我只想知道这个”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哥们儿我一向以德服人,你就是个小人物,说出人名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我要是告诉你……没这个人呢?”李交警不想让自己的尊严彻底扫地,于是咬牙硬撑着发问了,是的,他是人民警察,胆气比别人壮一点。“那我就告诉你,机会……我给过你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看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不再跟他纠缠一一那目光中,满是怜悯。22lq章阴人

看着高大的年轻人踩着异常轻松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门口,走出门口,又要穿过街道,李交警呆愣了半天,终于大喊一声,没命地追了出去“陈主任,你等一等……”指使李交警这么做的,是董祥麟,是的,没错,就是那个前省科委主任,后来病退的。

这次科技厅挂牌,对外界来说可能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但是对科委来说,是改变格局的一件大事,意义极其深远,关正实甚至把董祥麟的前任都叫了过来一一孟主任对他小关有提拔之恩,他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既然邀请了孟主任,那么,病退的董主任也要招呼一声,不管外界再怎么传董祥麟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才不得已“被病退”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没有董主任的病退,就没有现在的关厅长。

关正实这个会议名单,是交给陈省长审核过的一一阎部长对他来说有点遥远,而陈洁一看,就发现了一个很扎眼的名字“董祥麟……要是没有他的话,天南科委没准能再上一步。”

这也是实情,陈洁再欣赏陈太忠,但是日光还是放在省一级机关上的,要是当年董祥麟肯积极配合凤凰科委,那么最后在部里大放光彩的,就未必是凤凰科委了,而极有可能是天南科委领导下的凤凰科委,几字之差谬以千里暂。

陈省长是女人比较念旧,也愿意同情一下小董,但若不是凤凰这边主动突破省科委来联系她,她能在凤凰科委的成绩中分得的功劳,会更小。

而董某人在后来还试图离间两方的关系!想到这个,她就有点忍无可忍,不过,她也说不出来不让此人去的话,毕竟喜事来的“董祥麟……的邀请规格,可以低一点。”

关厅长其实也挺头疼怎么对待董祥席,要说不清吧有点不合适,又怕陈省长还念点旧情,于是得了机宜之后做出了决定。

董祥麟是接了邀请,不过也不是很想来,直到听说这名单是陈洁核过的,最终他才硬着头皮来了,事实上,作为前科委大主任,现在也经常有人找他帮忙在科委活动经费和项a,他不能完全凭个人喜好行事。

然而,他来之后,接待规格比较低,甚至前任孟主任的规格都高于他,不知道的人,是说关正实念旧,知道却是在暗笑一一人家是不得不外你,你倒还真是有脸来了?

董主任体会到了别人那种讥讽的眼光,心说来也来了总不能再回去吧?于是就冷着脸看揭牌,却是没有参加座谈会一一去了那儿他就更无地自容了。

鞭炮响彻云霄的时候,他正呆在院里的一角,冷冷地看着不远处的人群,那里的喧嚣热闹跟他无关,而身前的寂静却是在提醒他:属于你的时代,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正被这股愁绪影响得纠结无比的时候,一不小心,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那个害得他不得不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退下来的元凶,否则的话,今天的主角会是他,焕然一新的科技厅的一把手,应该是董厅长!

尤其让董主任愤懑的是,那厮身边居然还有几个人围着,脸上满是谄媚的神情,跟他身边只站了两个人的冷清相比,形成了一种莫大的讽刺一一这个很好理解,够资格的开会去了,不够资格进会场的,陈主任的地位就算很高了。

董祥麟只觉得心口微微一痛,好悬没有一口血吐出来,他甚至不想去参加中午的会餐了。

当然,事实上他还是去聚餐了,不过遗憾的是,他没排上首桌,而是跟其他老干部一桌”但是孟主任却上了首桌。

跟他在一起的,是几个前副主任,也是副厅的领导,并不比他逊色多少,不过别人都能比较坦荡地意识到现状了,而他一想起来自己还不到六十,这心里就堵得慌。

冷眼看着桌上的觥筹交错,他终于心一横,要给陈太忠一点颜色看看,你小子不是能喝酒吗?我让你喝喝到行政拘留去吧。

事实上,董祥麟心里也清楚,以陈太忠现在格人脉和行情,区区的一个醉驾真不是什么事儿,至于说被关进看守所,就更不可能了一一那不过是理想状态下的一种假铍罢了。

不过,恶心一下人总是可以的吧?这一点他非常确定,年轻的官场新星,因为酒后驾驶被请进了交警队,一旦传出去,大小也是个丑闻。

而且,真要有人惦记上此事,没准以后就能拿这件事情做出好大一篇文章来一一在提拔时,在挡路时,在碍事时……我就不信你姓陈的就这么一直旺下去!

于是,就在会餐中间,他出去一趟,打个电话让人注意一辆灰色的林肯车,是挂了凤凰牌子的,见到的话,要如何如何去做。

反正陈太忠你禹能折腾,交警查醉驾,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丫只要不是喝酒喝坏了脑子,就不可能动手一一当然,若走动手的话,就更好玩了。

很奇怪地,打完这个电话之后,董祥楫愕然地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好了不少……

“是董祥麟?”陈太忠听到李交警的话,一时还真有一点愕然「他一直琢磨着,害自己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手,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利益一一你们都觉得我可能受不了刺激,嗨,对不住了,哥们儿还真就是宰相肚量。

按说,他这个想法是没错的,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真要说起来,官场里确实是有损人不利己的主儿,还不少,但是他觉得自己身上,值得别人惦记的地方大多了,就没往这方面来想。

姓董的这是要恶心我呢,他反应过来了,是的,那厮悄悄地使个小绊子,想小小地阴自己一把一一要不是哥们儿会自由心证,并且勇于求证,这次还真就咽下这只讨厌的苍蝇了。

但是,小绊子他也无法忍受,已经多久了,没人敢算计我?于是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交警“查出我醉驾了,然后呢……董祥麟怎么安排的?”

“我跟他又不熟”李交警才待申述一下自己的无辜,猛地见到对方嘴角的笑意,心里猛地就是一颤,于是苦笑一声“然后……你要是发脾气,再请电台和电视台的来,曝光,就这些了。”

“电视台的曝光”你确定他们敢来?”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了,素波台的《今日素波》,主持人梁靓是认识他的,燕辉也在那里,至于说天南电视台……好吧,都不说我多牛逼了,你一个小交警请得动省台的人吗-?

“素波教育台跟我们有联办栏目”李交警艰涩地解释,素波教育台从教委剥离出来了,又不受传统广电系统的欢迎,影响力几近于无“还有……交通广播电台。”“这种小台……”陈太忠听得一呲牙,心说也是啊,哥们儿也强大不到一手捂住所有的传媒“好了,还有什么忘记说的没有?”

“没……没有了”李交警四下看一看,发现超市里的售货员和几个顾客,都有意无意地看着门口,声音越发地低了一点“真的没有了……就算要有,那也是董祥麟的算计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希望你说得是真的,你父母住在西一巷,岳父岳母住在西二巷,孩子又在市重点十三中初一六班,多么幸福和谐的家庭啊,人要学会珍惜现在的生活”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别失去了再后悔。”

李交警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大幅抖动了起来,头上的汗珠滚滚而落,真有黄豆大小,一边的售货员见状,赶紧过来了,她可不想让一个警察在店门←出什么意外“您需要帮忙吗……”

董祥麟的儿子董书学,在人民二路开了一家“室雅茶社”茶社是上下二层,总营业面积约有三百平米,装帧是趋向于自然风格,但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花费不会少了。

董主任师从荆以远,书法也是小有名气,所以里面时不时有一些文人来聚会,在素波市的文化圈子里,也有一点小小的口碑。

不过,就在周五下午五点五十多,天刚有些放黑的时候,门口蓦地出现了五六十号闲人,都是身着黑色西服手持棍棒,不知道从那儿就冒了出来,一窝蜂地冲进了茶社。

前台的小丫头登时就傻眼了,气儿都不敢出就躲到了门边,不成想“咚”地一声大响,半扇门直接就被砸得摇摇欲坠了,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

玻璃的碎裂声、女人们的尖叫声、钝器砸木头的闷响声中,一个大嗓门响起“打家办事儿,无关的人滚一边儿去!”

大家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二三十号人就冲上了二楼,董书学正陪着市教委的两个朋友喝茶聊天呢,听到不对赶紧走出来“怎么回事?”

“董书学?”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眼就看到他了,不待他回话,四五个黑衣人就冲过来,二话不说,拴起棒子没头没脑打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