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 -2223严重不对等

官仙 2222 2223严重不对等

第二天周六,是省移动的产品交流会,陈太忠到场之后才发现,许纯良居然很卖面子地来了,这让张沛林多少也有点“与有荣焉”的感觉。

这俩虽然只是小小的处级干部,但是同时莅临省移动,就是很隆重的事情了,这可是凤凰科委一?内一外两根顶梁柱,更别说这俩年轻人身后还有不同的雄厚背景。

产品交流,是下面人的事情,几个领导在会上露一下面就撤了,张总拉着两个主任东扯西扯半天,居然硬生生地从早上九点聊到了中午十一点半的饭点儿。

当然,面对一个正厅的干部,许主任就算?再皮奂再有底气,该有的尊重也是不可少的,他甚至为了这次GP剞溪块合同的签订,连干了三杯,以表示对省移动的感谢。

然而在酒席散场之后,这家伙拽住陈太忠低声嘀咕“这次我算很给你面子了,所以落宁自行车厂的事儿,你不能再让**心?了。”

“不需要我去瑞士帮你买手机生产线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而且就算我干,也只是把握大方向,那些细节……需要**心吗?”

别的正副职之?间是争权夺利,这哥俩倒好,都嫌事情多太麻烦,相互谦让不已。

许纯良知道,太忠说起来手机一事,也是提醒自己,这是章尧东关心的事情,犹豫一下终于实话实说“问题是章书记也很看重这次跨省并购,明确地告诉我,如果我不能亲自主持,那就要你来负责。

“扯淡”一说起章尧东,陈太忠就是一肚子火,而且他并不怕在纯良面前表示出来,所以冷哼一声“那就你主持吧……把我撵到欧洲的也是他,现在又想让我在国内跑,真当我脑门上顶着‘孙子?俩字儿?

“问题是我也忙啊,科委有多少事,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许纯良听得登时就嚷嚷了起来“我是科委最忙的领导了……嗯,能胳我比的也就只有你了,你见过坐在马桶上就能睡着的正处干部吗?”

“我没你那本事,了不得也就是在省纪检委监察十室同志的围观下睡一觉”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不过纯良,落自那边真不是一个能着急的活儿,那个曹市长挺有意思的……”

听他介绍?完之后,许纯?良愣得一愣方始发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落自能完成改造的话,每个月能保质保量地完成两万辆的生产任务?”

“在现有的规模上,如果能把部分退休工人返聘回厂,三万辆也不是问题”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你知道国企的工人,有什么长处吗?”

“这个……真的不知道”许纯良f脆地摇摇头,他做人就是这样,从不怕在朋友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他犹豫一下才试探着发话“工作效率低下,是吧?”

“运能?算长处?”陈太忠被这个冷笑话搞得有点哭笑不得,说不得叹口气“国企职工的特点,就是很多人都是多?面手,他们串车间的时候比较多,调动的机会也多,放到哪个位置,都可以起一定的作用。

这话可是实实在在的,以他老爹为例,做过模工、绕过电机,最后是在装配车间干,电机生产这一套流程都熟,去冲压车间都能来两下

“但是钳工、焊工这些,好像对方业技术要求挺高的”许纯良皱着眉头发话了,事实上他对工业生产,并不是一点都不懂“几级钳工焊工,这些人出去赚谶很多的。”

“你说的那些技术工人是少数,这世界上还是普通人多”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许主任这官宦子弟都知道的事情,他这个工人子弟自然没理由不知道。“相信我吧,只要生产任务上得去,管理又能跟上的话,人根本不是问题,国企工人是系统培养出来的,鹿,蕴比你想像得要强。”

“那咱的疾风车要上量的话,还真要认真考虑收购这个厂子?了?”许纯良讶然地发话,却是不小心暴露了本心,待他发现陈太忠怪异地看着自己,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露馅了。

“我本来有点反对收购这个厂子,就没兴趣操这个心”他尴尬地咳嗽一声“总觉得离咱们有点遥远,不好管理……挖几个销售人员过来就行了。”

我知?道你慊,可是你不能懒到这种程度吧??陈太忠听得真有一点无语了,不过转念一想,其实纯良也真的很忙了?一一忙到坐在马桶上就能睡着。

说来说去还是科委的摊子大大,想到这个,他笑一笑“对了,有个想搞锂电池的家伙,最近可能来拜会你,我的要求是厂子?落在凤凰,具体的你按程序来就行了……我说,咱弟兄俩见面的话题,怎么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其实忙点也好,想一想在机关事务管理局时候的悠闲,还真难受,人总是矛盾的”许纯良也笑一笑“这个锂电池……它污染挺大的吧?

“他说污染不严重,不过,这事儿就是你要核实的了”陈太忠漫不经讧地?回答“这是在凤凰家门口的事吧?你总不能再不管:?i;?。?。?r?。?。?。?”

陈太忠这就算彻底地接过了落自的收购事宜,不过他也没有去亲历亲为地去操办,而是将此事交给了张爱国,要他带着文件去落宁跟那边沟通。

单纯按级别来说,这样的接触有点侮辱人,可是陈某人是记仇的,上次一腔热情去了,对方晾了他整整一个上午,最后来的也不过是个?副厂长,那么他这次就派个副科长去好了。

事实上,听到许纯良对这个落自不感兴趣,陈太忠就都没兴趣折腾了,不过,落宁市长曹进喜的态度很不错,那就接着试一试吧?一一反正谈判初期,保持接触的人选,倒也不需要级别太高。

而且,由于许主任对收购兴趣不大,科委收购的条件也提得相对苛刻,五百万一十没错,就是五百万,要占落自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而且厂部所有部门的正职,必须由凤凰人来做一十车?间可以例外。

当然,这五百万?占百分之五十一,并不是落自的真正价值,起码那一大片工业用地,一亩地算二十万,也值个一千万了,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同很多举步维艰的国企一般,落自现在是负债经营,他们欠银行贷款六百多万,而且现在,是借贷无门。

科委收购落自,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债务,那么实际出资就是八百多万了,而且疾风厂承诺,一旦并购完成,会投资一千万为厂里做技改,这样的话,里里外外算下来,科委相当于是投入了一干八百余万元,收购落白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这么说起来,凤凰人的条件虽然不能说是非常优惠,但也谈不上没有诚意,尤其是文件中指明,若是落宁市肯接受那些离退休人员,凤凰科委愿意将收购金额由五百万提高到两千五百万一一为了甩掉这两千人的负担,我宁可多扔两千万进来。

这就相当于说,凤凰科委愿意用三千八百万,购买一个没有任何负担的落自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样来说,还真就算得上是天价了。

有人说了,这落自一旦酞造好了,销售上去了,这点离退人员的工资根本不是个事儿,而且一一?落自自己,不是也要负担百分之四十九的吗?

话这么说是没错的,但是所谓经营,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风险的,谁就能保证落自一定经营得好?你要是有信心,那你来搞嘛。

更别说,疾风本身也是个品牌,收购了落自,那是有品牌效应的一一一?年八百多万的广告费,那不是白扔的,这隐形的财富你可以不算,但是不能不认。

张爱国就是带着这样的条件,来到了落宁,曹市长本来还想亲自接待的,听说凤凰来的只是一个副科,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安排了副秘书长尤闰生接待。

尤秘书长对民生方面的事情,还是相当清楚的,但是这年头「端谁的饭碗就要为谁考虑,一听说凤凰只肯出五百万,就要控股落自,顿时连连摇头“那怎么可能呢??天马可是老牌子了,就算别人答应,我是不肯答应的。”

这跟你有一毛钌的关系吗?张爱国做事算个圆滑的了,可是听到这话,也禁不住想发火,然而人家是副处,他只是副科,只舱微微一笑“尤秘芩长,我就是跑个腿传个话的,这是领导们的意思。”

“要是我们要你们从五百万涨到两千万呢?”尤闰生哼一声,以他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身份,原本是做不出这种讨价还价的勾当的,但是他觉得这个价格太让人难受了“毕竟落自的厂里,那么多熟练技术工人呢。”

事实土,这技术工人和销售人员,才是疾风厂最看重的,不过凤凰人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张爱国也非常清楚,所以他很大度地表示“你们可以把熟练技术工人也带走,我们无所谓,重新培养很快的,也省得一些不好的风气延续下去。”

一个副科跟一个副处这么说话,就算相当地不给面子了,可是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凤凰人来落宁是花钱耒了,你们要是不愿意,大家一拍两散嘛。

他这态度一强硬,尤闰生反倒迟疑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曹市长的决心:尽快甩掉落自这个包袱,如果可以的话,让它浴火重生。篙骏S章严重不对等?(下)

单仁义听说凤凰又来人了,知道这次说成什么也得去看一看了,上次自己有意没出面,据说让曹进喜很不高兴。

当然,单总肯定不希望厂子被并购,不过现在的落自也没太硬的底气说“不”说白了这是市属企业,哪怕是副厅级别,曹市长一言也能决定它的去向,他有关系在贸易厅,可是省厅对此事能干涉的程度,是有限的。

所以他现在活动的重点,反倒是对着贸易厅去的一一落自实在呆不下去的话,他就得另?谋栖身之处了。

不管怎么说,接了市政府的电话,他就在下午五点半左右赶到了市区,心说正好在晚饭时先接洽一下,为了方便他并没有带其他的副职。

只是,当单仁义见到张爱国时,原本还以为这就是那今年轻到不像样的陈副主任,听到尤秘书长介绍,才知道这是张爱国主任,一时间有点愕然“张主任你好,凤凰科委的领导……都这么年轻有为*……”

“我是办公室主任,还是副的”张爱国笑眯眯地补充一下,伸手同对方握一握,见此人神情呆滞,心里不由得暗笑,上次陈主任要见你,你牛通哄哄地不肯来,现在换了我这个副科过来,你倒是巴巴地贴上来了,这不是犯贱吗?“哦,办公室主任啊”单仁义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点点头之后就看向尤闰生“尤秘书长……您是要我跟他谈?”

“这次张主任是专程来谈收购事宜的”尤闰生心里也郁闷着呢,你一个副厅不想跟副科谈,莫不成你以为我这个副处就愿意跟副科谈?这也是你给脸不要,上次人家陈太忠要见你,你不见嘛“上次陈主任来落宁,主要是跟省科技厅槁交流的。”

“专程来的啊?”单仁义点点头,心里也知道这话的份量,不过想一想自己可是堂堂的副厅,居然跟这么一个小副科谈收购,这感觉真的大怒屈了,我的厂里三百多个副科呢。

他知道凤凰科委有钱有势,市里也挺看重这次并购,但是他心头的屈辱感实在是挥之不去,于是魉强让自己坐下之后,带着点不屑看着张爱国“这次你们开出了什么条件?”

张爱国见他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也不多说,直接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收购意向递了过去,淡淡地回答“条件都在上面。”

单总就那么挺着腰板,等对方将那张纸递过来,不过张主任也是挑通眉眼的主儿,只是身子微微前探,将意向书放在了茶几上“单总请过目。”嗯?单仁义见这家伙连这点礼数都不懂,真是有点无奈了,说不得

抹身去拿张纸,一边的尤秘书长看的清楚。他跟张爱国坐了有一阵了,自是知道这张主任虽然看着年轻「说话做事却是相当老道,见到人家这个动作,心里就明白,看?来凤凰科委是真的不把落自?看在眼里。

对尤闰生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不过他对此也无能为力,毕竟他只是负责牵线和把撂大方向,具体的事情还是得要凤凰人和落自谈。

见到单仁义在那里细细地看收购意向,尤秘书长感觉屋里有点寂静,心说这是我的办公室,姓单的你不能让我也等着不是?就摸起电话来“应急办?把昨天我要的文件拿过来。”

约莫三分钟之后,一个看起来挺文书?的女人捧着文件夹走?了进来,尤闰生见到是她,有点意外“是小肖?王涛出去?了?”

“王主任去宣教部了”来的女人正是肖睦睦,要说这市应急办,正式编制就他们三个人,主任尤闰生,副主任王涛,副主任科员肖睦睦,大部分的文字工作,是肖睦睦来整合的,剩下一个信息员,是事业编,从其他地方借调?过来的。

说完之后,她转身要走开,却不防尤秘书长出?声喊住了她“你等一等,我还有地方要问你呢。”

事实上,他是对单仁义拿着一张纸看?宁天很恼火,心说你想为难凤凰人,那是你的事儿,不过……麻痹的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一个企业的副厅,也不知道得瑟什么呢,于是他就要叫住肖睦睦,以冲淡那二位的存在感。

肖睦睦愣了一下,快步走回来站?在尤秘书长身边,等着领导发问,就在这个时候,单总放下手里的纸,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爱国“凤凰科委好大的手笔啊,五百万就想控股落自,在张主任你的眼里,落自真的这么不堪?”

凤凰科委张主任?肖睦睦不小心就听到了这么一句,禁不住斜眼微橄瞟一下,好死不死的是,尤闰生听到单仁义发话,也抬起头?来,却是有意不看单总,而是看自己的部下,于是一眼就发现了她在走神“这个数据……嗯?”

肖睦睦知道自家老板的掉气不好,而且非常痛恨那些瞎操心的人,赶忙低声解释“前两天我也听说凤凰科委要收购落自,不过那时候,未的不是这个主任。”“哦?”尤秘书长这下还真是来兴趣?了,心说我?正不想听那俩说什么呢“你见的是哪个主任?”

“我见的是陈太忠陈主任”肖睦睦低声回答,原本她是不想在单位提起此事的,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老板办公室见到这么一幕,落自和凤凰科委的人在这儿谈收购?

“哦”尤闰生点点头,沉吟一下方始低声发问“你觉得陈太忠这个人,好不好打交道?”

“我就见了他一次”肖睦睦在单位以才女著称,等闲不肯假人以辞色,所以总爱有意无意地撇清自己,不过她的心里越发地惊讶了,尤老板也很重视陈太忠?“不过那个人,好像挺有办法,听说能直接对话省长和省委书记。

天南的省长……不是蒋世方吗?尤秘书长听得又是一愣,像才认识肖睦睦一般,上下打量一下她,才微微一笑“想不到我们的才女交际也很广,你……能不能跟他对上话。”

“那个人……挺骄傲的”肖睦睦犹豫一下,才鼓足勇气回答“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哦”尤闽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是不再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张爱国正好跟单仁义算完账“……三千多万收购你落自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诚意还不足吗?”

“要是市?里能考虑安置了这些离退休职工,我当然认为值了”单总不动声色地回答,一边说,一边还扭头看一眼尤闰生“但是,避现实吗?这些职工不算医药费这些,只说工簧一个月就要一百万的开销,尤秘书?长……市里能考虑接收这些人吗?”“哦,原则上是不可能的”尤闰生哪里敢做这样的主?说不得摇一摇头“单总你要是觉得能做通曹老板的工作,那就去试一试。”

“要试也得麻烦?尤总管擘忙”单仁义听得就笑,他可以心里看不起尤闽生,这个时候却是不行,尤其是尤秘书长在曹进喜旁边说得上话“曹老板愿意听的话,我再去汇报。”“我也是被老板抓了壮丁,往常我哪儿管这种事?”尤闰生摇摇头,很坚决的样子“还是单总你自己想办法吧。”

“先不说这个”单仁义一指离他不远的落地钟,笑眯?眯地发话了“这就要六点了,找个地方边吃边说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我是真有事儿,走不开”尤秘书长再次坚决地摇摇头,他负责牵线是真的,但是并不想参与谈判,这两边都不是什么好鸟,尤其要命的是,单仁义居然想让他帮着向曹市长关说,要市里接收那两千退休职工……这不是开玩笑吗?

见到单总还要开口再说,尤闰生迅疾地一指肖睦睦“这个……小肖,应急办肖睦睦肖科长,让她陪你们吧,她对落自不陌生,也认识凤凰科委的陈主任。”“这个同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单仁义眉头一皱“对落自不陌生??”“去年我去落自调研过”肖睦睦不动声?色地回答。

“啧”单仁义有点蚀火,姓尤的你弄这么个小姑娘打发我?有点过分吧,他才待?继续关说,一边的张爱国讶然发问了“肖科长你……认识我们陈主任?”“嗯”肖睦睦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大恨,你为什么用那种眼光看我?“哦,那就不是外人了”张爱国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芙容“在凤凰科委,我是协助陈主任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