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6 命案2227伸援手

2226命案2227伸援手

张爱国琢磨半天,最终还是没敢问肖睦睦跟自家老板封底是什么关系,因为他每次有意无意提起陈太忠的时候,肖科长总是对这个话题视而不见一十她不知道该怎样准确定义两人的关系,也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而张主任也明白,自己的好奇心不能太强,老板愿意让你知道的,那迟早能知道,而且,他很快就有知道的机合了,在送了肖睦睦回家,他回到酒店的时候是九点出头,正好来得及向领导汇报今天的工作。

不过电话那头,陈主任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听到肖睦睦三个字,才讶然出声“肖睦睦?她……不是应急办的吗?”

果然如此!张爱国心说今天我可算是做对了,于是又将事情原原委委地说下去,一直说到最后“我感觉这个王敢……可能会用贸易厅的名头,出来捣乱。”

“找死的话,跳崖更方便一点,何必出来找虐呢?”陈太忠冷哼一声“那样,起码他还有获得武功秘笈的机会……不用理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出了事儿有我。”

“这个人肚量很小,今天死活是不埋我,逮着肖科长是一个劲儿地欺负”张爱国补充解释一下,提示领导不可轻敌“而且他总想把事/匕揽到他身上,我感觉这个人做事儿阴得很。”

你不要总跟我提肖睦睦成不成?陈太忠何许人也,只从张爱国口述的过程当中就明白了,这小子八成是把一些事情想歪了,如若不然,也不会再三强调肖科长立场公允,而他张某人也见不得别人欺负一个弱女子。

陈主任真的有心声明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声明不声明的,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这种背黑锅的事情,他也不是遭遇第一次了,正经是如此一来,没准能干扰到落宁市政府的一些决策一一得了,为了大我,哥们儿就牺牲一下小我吧。

“阴人我见得多了,还怕多见一个?”做出决定之后,他收回心思,专心解答自己通讯员的疑问“让他使出来……算了,我找人想一想办法吧。”

拥给陈太忠以前的脾气,才不怕对方阴人,正经是别人下阴手之后,他占据了道德的上风,就好做出针对性的报复了”以德服人陈太忠嘛。

可是前两天吃董祥麟阴了一把之后,他就发现,有时候也不能小看别人的智商,没错,他是有仙力护身不虞怎么吃亏,但是姓董的在打砸事件发生后做出的反应,也让他颇有点意外一十敢情帽子是可以这么扣的。

当然,他也不怕别人扣偕子,但是此事提醒他,体制里面的人才实在是太多了,对体制吃得透的人、没命琢磨漏子的主儿也太多了,别说只单玩官场这一套,就算加上仙力,他也难免时不时遇到被田立平打电话骂的结果。所以他决定联系一千成克己,咱也不后发制人了,直接把矛盾扼杀在萌芽状态当中吧ro

拥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看一眼面前的蒙晓艳,又瞥一眼旁边的张馨,魃力笑一笑“科委的事儿,外地收购个企业遇到点麻烦……避个韦妆诗,我没见过她。”

“袁珏的老婆李冬梅从欧洲回来之后,专门去找过他”蒙校长觉得自己也挺无辜的,她可没想到会被扯进这种事情里来“还说再敢传他老公的谣言,你不会放过她。”

这韦妆诗就是李冬梅所在学校门口小卖郜的业主,跟落选的保洁工冯宝宝是表姐妹,自打袁主任去欧洲就职之后,学校里有传言说,李某某的爱人在巴黎不知道洁身自好,整日里花天酒地,那个家庭啥啥的……似乎挺危险。

这是凤凰市驻欧办成立以后,面对的第一桩严重影响单位形象的事情,陈大老板自然记得,为此李老师还专门千里迢迢到巴黎探夫「那诚心比孟姜女也不遑多让了。

而这谣言,据说就走出于韦妆诗之口,冯宝宝在里面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大家不得而知……或者有或者没有,谁说得清楚呢?

反正自打李冬梅从巴黎回来之后,就找上了商店小业主的门儿,不过很遗憾,袁主任的配偶也不是悍妇,对吵了几句,发现自己无凭无据地上门,只是自取其辱。

韦妆诗又黑又胖,足有二百斤挂零,腿比号称粗腿的冯宝宝都粗多了,素质低下嗓门又大,无数污言秽语说出来,李老师真是难以抵挡,说不得就丢个出来一一我家老袁踉陈太忠混的,你小心了啊

这话的威慑力,是足够了,学生们里面也有不学好混社会的,什么“白头翁”啦“七金刚”啦的,能搭上董毅这种“四小义”线儿的,那就是大拿里的大拿了,十七、铁手和马疯子,那就是传说级别的了。

而五毒书记,那属于传说中的传说,所以李冬梅这话一放出来,韦妆诗登时哑火,嘴里嘟囔着说就算陈太忠也要讲理什么的,转身躲进房间去了。

这个韦妆诗,今天早晨被发现死在小卖部里,全身头上一个大洞,是被钝器砸出来的,而小铺子被席卷一空,现场一片狼藉。

这就是天大的事儿了,警方接到报警之后,马上赶到小店隔离现场,可发现这桩惨案的时候,正是学生们上学高峰,这消息已经在学校里不胫而走,不多时都传到了校外。

手段很残忍,影响很恶劣!王宏伟拍案而起,要求市局组织专案组尽快破案,于是警方开足马力调查起来。

等下午时分,有人就了解到,学校的李冬梅李老师,在前不久跟韦妆诗起过一些争执,而调查显示一一关于袁珏的谣言,确实出自于女店主之口。

李冬梅在学校接受了警方的调查,当然,她承认双方起过争执,但最后也就是不了了之,可是警方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李老师曾经用陈太忠的名字威胁过韦妆诗。

反正这排查就是大海捞针,再微小的细节也不能放过,于是「顺着袁珏这条线,警察们又找到蒙晓艳

,想了解一下袁主任的品性。”真是莫名其妙”蒙校长想起此事就怡i火,一边说一边悻悻地看着陈太忠“居然找我来问这种事儿,好像我跟袁珏有什么关系似的。“哼,他们是怀疑我呢”陈太忠哼一声,语气很是不满意“只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不敢来骚扰我而已。”

“唉”蒙晓艳听得也叹口气,她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她非常肯定,太忠做得出来这种事,但是这件事儿……绝对不会是太忠做的,只不过“你现在被人妖魔化得唇害,别人才会有这种撸测。”“纯粹闲得蛋疼嘛”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一个晚上就躺着中枪两次,一为肖睦睦一为韦妆诗,哥们儿是招谁惹谁了?

“这流窜作案的可能性很大,钝器击打头部杀人,这种方式杀人效率很高,比绳子和刀都厉害,一锤子下去,再硬的脑壳,不死也得晕过去,立竿见影。”

他跟警察接触得太多了,所以对这些比较内幕的东西,是相当了解的“尤其对上这个二百多斤的韦……韦什么?非常管用,一般人不会掌握这些东西。”“问题是,你也不是一般人”蒙晓艳一边笑,一边轻抚她手上的翠心戒指,一般人能做出这么神奇的东西来吗?

“他们总要讲理的吧?”张謦臬声发话,她来凤凰,是因为从青旺扫墓回来,再加上科委最近跟移动公司连着签了几个单子,所以她过来看一看,眼下就是住在丁小宁的京华酒店。

“无所谓了”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他身上背的事情实在大多了,这点小误会根本不算回事儿,他只是有点郁闷“我就不知道,啥时候我的名声这么差了。

“你不是发誓不做好事吗?”蒙晓艳听他这么说,直笑得娇躯乱颤,胸前那两团硕大的凶器也在一抖一抖“那名声差一点也正常了。

“欠收拾不是?”陈太忠脸一沉,站起来拖着她就向卧室走去,还不忘记回头看张馨一眼“等她最舒服的时候,帮我挠她的胳肢窝。

“哈哈,不敢了,我真不敢了”蒙校长一听这话,就已经笑得无法自制了,语无伦次地乱叫着“我说,咱们去阳光小区,去那儿,今天你该去那儿啊。”

陈某人这些日子是越发地荒唐了,而且开发出来不少助兴的新玩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这个弱点被陈某人发现了,每次那啥的时候挠她的痒痒,完事儿后她简直就跟死过一次一般,精疲力竭全身酸软却又痛快异常。“嗯,好吧”陈太忠点点头,又看一眼时间“呀,九点半了,你联系一下小宁,一起回去,我给人打个电话。他还惦记着钓减克己打电话,先发制人呢。篙罄F章伸援手

成克己果然还没有休息,他身边静悄悄的,不过听起来说话的时候舌头比较大,估计是喝了不少“贸易厅办公室主任王敢?让我想一想……嗯,有印象,那人阴森森的,不好打交道。”

“不跟他打交道,能不能恶心他一下?”陈太忠哼一声,将此人试图插手疾风收购落自的事情说了一遍,强调就是给他找点事,令其分心不得。

“这可有点麻烦,我们这儿的贸易厅算财税系统,是常务副分管的”成主任叹口气,这个要求显然很让他挠头“不好下手……我说陈主任,你非要买这么个破厂子干什么?”

“我也不是一定要买,主要是那家伙太混蛋”陈太忠哼一声“对我的人挑鼻子捏眼,还活肖睦睦喝酒,你说素波的市属企业「关他贸易厅什么事儿?”

“这是有点欺人太甚”成克己对收购落自不感兴趣,但是听他说了此人行径,也是有点恼火,作为一个曾经的衙内,他很讲究打人不打脸这些注意事项,而且他也很懂得附和别人“你们凤凰是来落宁花钱的,他怎么能这样呢?”不过下一刻,他就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住了,于是**荡地笑一声,“咳咳,肖睦睦……原来是肖睦睦啊,我说你这么大的火气呢,我找人络他传个话,让他规矩点。”“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陈太忠苦笑一声“那算了,我再找别人想办法吧。”

反正在落宁受煎熬的,是张爱国而不是他,要不说有时候手底下有两个人可以指派,是件幸福的事儿呢?他并不能保证,要是自己在天涯遭遇了类似的事情之后,会不会再度暴走。于是,陈某人挂了电话之后,身心愉悦地上了别墅的二楼……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从众多粉弯雪股中醒来,例行地晨练一番之后,吃了早餐开车直奔科委,不多时,张馨也打个车到了。

这种场合里,陈太忠还是比较注意形象的,虽然很多人在猜测,这个美貌的张经理会跟陈主任有什么瓜葛,但他还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跟她在一起。

所以他索性跑到了科委大厦去看工程进度,十七层的大厦早就封顶,连外墙装修都差不多了,楼内正在进行紧张的管线铺设、木工等工作,忙碌异常,据说两个月之内能完成楼层吊顶的封顶,再有最多一个月的设备试运行调试,七月初可以交付使用。

纯良和我的办公室在十六层,其他副职的办公室在十五层和十四层!陈太忠一时兴起,跑到自己六层的办公室去看一看,却不小心看到里间的墙角处有湿痕,并且骚味惊人,一时间大怒“这这……这都是哪那些工程队在施工?”

楼里的临时厕所在七层,从这里跑下去上厕所确实不太方便「但是这不是随地大小便的理由!陈某人正在暴走,冷不丁接到一个电话,却是张梅打过来的。

张警官前一段时间暗示过某人两次,不过陈太忠真是忙得不克分身,又生恐同一栋楼内的吴言发现,还琢磨着她庞忠则的老婆,老庞没准时不时地还要

用一用,估计不能专门给我留着吧?但是她又主动打电话过来,那就是务一回事了,由于楼道内还没做无线覆盖,信号不是很好,于是他先压了电话,下楼之后又回拨了过去。

这次张梅就开门见山地发话了,说是庞忠则的弟弟在红山装饰城有点关系,想开个IP超市一一那里不但有装饰城,还紧邻两个城中村,流动人口极多,想来买卖是不错的。

“除了素波,其他市还没开试点呢”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此事也不是很难办“这样,正好素波移动的数据部经理张馨过来了,你打个电话联系她,让她带你去见市移动廖总,我给你她的电话号码,就说是我让你找她的……”

接待张馨的是李健,李主任的忽悠水平,那是陈太忠都叹服的,张主任也被他忽悠得有点晕乎,猛地接到张梅的电话,忙不迭起身告辞“要去市移动办点事儿。”“怎么这就走了呢?”李主任盛情挽留“我联系一下许主任或者陈主任,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吧,你们可是上帝来的。”“不吃了,回头去素波吧,我接待你”张经理微微一笑,转身离开,那修长的身材迷人的少妇风韵,看得李主任都是一愣神……

市移动廖总对在凤凰开试点表示支持,而且他也见过张馨不止一次,知道素波的数据业务是得到了总公司的肯定,并且这个I户超市的经验,正在向全国推广。

所以他叫来了凤凰分公司数据部的王经理旁听,一边要小王多学习素波经验,一边向张梅了解开店的准备一一拣个人来申请开IP超市的话,廖总肯定是推给小王接待了,不过张梅身着警服,又是跟着素波张经理未的,他就愿意多问两句。

王经理也做过IP超市的调查,对这一桩新鲜事物很感兴趣,尤其是今年他的数据部也有任务压力,于是事情很快就谈妥了,然而紧接着,一个要点摆在了大家面前:超市可以开,但是这设备款……谁出?

张馨在素波开IP超市的钱,虽然是走了市移动,但其实是省移动拨下来的专款,为此,省移动数据部的翟总分润走了不少她的功劳,现在别的移动公司一说,就说翟经理领导有方,天南的数据业务搞得根有特点,其次才说素波的张经理。

这个被抢功,搁给陈太忠或者会有点怊火,但是对张经理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她主持数据部工作的时候,才是个副科一一还是临时提拔起来的,实在拿不出手。

而翟总领受这个功劳,就更有利于天南昝动在兄弟单位中树立榜样,再说人家翟总也是支持了她的工作,而且她又因为这个成绩,被破格提拔为正科了,她还能有什么怨言1。

反正张沛林做一天老总,必定就会罩她一天,若不是张总授意,就凭一个主持工作的副科,就算她发现了商机,但是别人会怎么对待,那还是两说呢。

凤凰移动当然也不想自己出设备款,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形成惯例之后,这钱以后就都得凤凰移动出了。

然而令王经理沮丧的是,他才去过省移动的数据部,想翟总要钱翟总根本不希的见他,直接打发了人告诉他,下面地市的I户超市设备,目前不在考虑中,你回去等省里的消息吧。

其他地市反馈过来的,差不多也是同样的信息,说到这里,王经理可怜兮兮地看着廖总“要不这个试点的钱,咱们分公司出了?”

“放着真佛不知道拜”廖总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又转头笑吟吟地看着张馨,他可是听说了,这张经理是深得张沛林青睐的“小张,你看……你能不能帮着跟翟总说一声?”

“这个嘛……”张馨听得微微咬一咬嘴唇,省移动有些资金没到位,她是知道的,但是这么出面帮凤凰,她的手伸得就算有点长了,其实廖总你找一7-陈太忠,什么事儿不好商量?

然而,侧头看一眼张梅之后,她犹豫一下,最终点点头“廖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试一试吧,不过我有个小要求,万一事情成了,我朋友在的地方,不能出现别人的恶性竞争。

这一点张馨也是深有体会的,开一个IP超市真的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含量,无非租个房子交点押金,而素波的IP超市发展到现在,不过才四个月,撇开春节这段时间就更短了。

但饶是如此,素波已经出现了恶性竞争的苗头,尤其是她作为审批的一把手,总是要收到这样那样的人打的招呼,而具体负责实地考察和审批的,又是邓总以前的司机一十这司机原本是编外的,现在是正式工了,他跟张馨申请一些关照,张经理也不能完全无视。

“那还用说,实在不行,张小姐可以穿着警服去撵走他们”廖总哈哈地芙了起来,接着面容徽做一整“这点小事,绝对没有问题……小王你记在本子上。”

张梅却是有点奇怪,这个素波移动公司的女人为什么会这么卖力帮自己一一帮着凤凰跟省公司要钌,这难度可是不低,于走出门之际轻声谢她“真的谢谢你了,张经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张馨不动声色地回答,下一刻,她看到对方脸上明显地有点不解,不知怎的,登时生出一股恶作剧的心思,于是徽做一笑“跟我一起去素波吧?叫上太忠?”

她跟陈太忠的私情,并没有传到圈子外面一一撇清还来不及呢,所以这个叫张梅的女人一给她打电话,她心里就生出了点猜测,待到一见面,发现这是一个异常美丽的女人,她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张梅听得却是一愣,她跟陈太忠的私情更隐秘了,只被雷蕾撞到过一次,听这女人这么说,脸色登时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陈主任……跟你说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