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8 -2229上个厕所

官仙 2228 2229上个厕所

2228章上个厕所

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嘛,张馨终于发现,自己有鄙视别人的资格了,于是冲张梅徽做一笑“太忠什么都没跟我说,但是她让你来找我,那就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一时间,张警官臊得有点无地自容,可是偏偏地,心里却又有一点莫名的喜悦,犹豫一下方始鼓起勇乞发问“那……你跟他?”

“我跟他的关系,跟你和他的关系一样”张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点,只是她脸颊那一抹微微的红晕,出卖了她的心情,从小到大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面前,坦坦荡荡地说出来这样的话,要不说人一旦走上歧途,堕落会很快的。

“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张梅见她一副?淡然的神情,心中登时生出了一些不满,你抢了我的罗伯特,金凯,还来我面前炫耀?她本就是那种外表文弱内心不服输的女人,就鼓起勇气发问了“要不要踉雷蕾姐打个招呼?”“哈,你还认识雷蕾?”张馨感觉到了她的执拗,于是微笑了起来“招?呼打不打吧,去了素波再说……你还认识谁?”

这个问题其实是比较禁忌的,换了刘望男来,绝对不会这么问,但是以软弱著称的张经理好不容易迷住一个比自己还软的一一还是穿着警服的这种,就真的按捺不住了,而且她看得出来,这女警察是已婚的。

我还认识谁?张梅听到对方见多识广,就禁不住生出点自卑「不过下一刻,她发现张经理对自己的警服似乎有点兴趣,于是就转移话题“我这身制服,是大忠帮我弄到的……”

难得的,陈太忠的女人里最柔弱的两个,居然为一点莫名其妙的事情,展开了一场唇枪舌战,可见这天底下的事情,真的是没有一定之规。

不过严格说起来,张经理的战力,要略略逊色于一点张警官,总算是张警官知道,自己有求于对方,后来又发现,张经理这人的战斗力,其实无限接近于零,一?时间她就心生不忍一一姐姐我不欺负你!

所以,十来分钟之后,两人罢斗,分别给陈太忠拨了电话,说是要去素波了,问他是不是一起去。

你俩……一起去?陈太忠听得这事儿还真有点邪行,他正在跟戏曼丽商量,王伟新下发下来的希望工程的筹款,科委这边该怎么回应。

按说,就是王市长再长一个胆子,也不敢来科委打秋风,但是这是省里发起的活动,陈省长主抓,然后分派到各地市机关,凤凰教委主任哉自坚根本连面儿都不敢露,最后还是王伟新亲自打了电话,要许纯良去他的办公室取文件。

许主任对这种事儿也不上心,回到院里,一眼看到了刚泊好车的戏曼丽,说不得一抬手就将戏主任招呼了过来“戏主任,这是市里的文件,你槁工会的,在职工里做个调查。”

戏主任一看文件内容,有点傻眼,说白了,这就是希望?工程跟各机关单位化缘呢,不过这次的指标落到个人头上了,是个得罪人的活儿“许主任,关于这个调查……我想先跟陈主任沟通一下。

“去吧”许纯良点点头,这也是他常遇到的问题了,陈太忠当初撒手撒得太痛快,槁得现在大家想找陈主任商量什么事儿,不管有没有必要,都要先请示许主任,以免发生什么误解一一你们哥俩?啥都好说,但是我们身板小,就只能按程序来了。

陈太忠才?从科委大厦的工地回来,觉得这事找上自己还真有点冤枉“戏主任,那个啥……希望工程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哦,原?来是咱科委没有分管的领导啊……没分管领导也好说,那你找许老板,找我没用,他一言九鼎,我都是被边缘化了,在他面前连气儿都不敢大声?出。”

“我觉得统一一?下标准很有必要,处级领导、科级领导、普通职工都谅出多少成”戏曼丽盯着他,女人们一般不叫真,叫起真来就是要人命,不过,戏主任有要陈主任命的理由“教委那儿你熟,太忠主任你不发话,我们真的无所适从。”

“呀,会用成语了你”陈太忠气得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戏主任以前就会用成语,但是他不这么说,不足以表达无奈“要说我的意思,点对点可以,像建个什么‘科技小学?之类?的就不错,其他免谈。

“一对一帮扶行不行,一个领导对一个学生?”戏主任认可他这话,这年头捐款拿出?去,下落还喜不好说,以陈主任的能力,倒是能查一查账,然而这也不现实,真要那么做了,往小里说是对兄弟单位的不信任,往大里说是不信任组织,没有大局威。

也就是你,会在意这点小钱的去向了?!陈主任觉得戏曼丽眼界有点不够,那不是故意得罪人吗??不过转念一想,她这么叫真也有道理,咱科委不能任由人摆布不是?

这两种矛盾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他正琢磨该怎么表达一下,正好此时来了电话,他拎着手机转身就走“反正戏主任你安排吧,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等他听说,张馨和张梅在一起,要邀请他去素波,他犹豫一下,终究是点点头答应了“正好开车捎上你俩,不过去了那儿,我还有点别的事儿。”

三人在科委?汇合肯定不合适,陈太忠将车停在离高速路引道不远的地方,不多时,张馨两人打个车过来,也不说什么直接上了高速,不过这个时候,就是中午十一点半的饭点儿了。

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前面出现个服务区,陈太忠犹豫一下发问了“你俩饿不饿,要不要进服务区吃点东西?”

“算了,里面人太杂”这是张梅的回答,张馨的回答又略略有点不同“服务区里面的饭菜,很糟糕的,贵不说,关键是味道不好,也就是接点水泡个方便面还行。”“垄断的买卖,就是这样了”陈太忠昊一笑,他对饭菜并不是很挑剔,不过既然这俩

不想进去,他也就懒得再进,风驰电擎地开过了这个服务站。不成想才错过路口,张梅就轻某地“哎呀”了一声,张馨奇怪地看她一眼,她的脸橄做一红“忘了进去方便一下了。”

张警官在车管所是管号牌的,每天坐在库房那里,等人过来领车牌就行了,这工作原?本就很轻松了,又由于她是正式工,大部分时候的工作是由库房里?另一个协警来完成的。

所以她上班的时候,主要就是在喝茶看报纸打毛衣,甚至库房门口的小屋里,还有一个十八叶的彩电,接了卫星电视……她今天喝的茶有点多。

“哎呀,我也有一点……那个”张馨听得也是一皱眉,人就是这样,别人不说也就罢?了,一?说起来什么事儿,注意力一转移,就发现自己也有类似的需求。“那个啥……怎么不早说呢?”陈太忠听到她俩这么说,只能苦笑一声”我说宝贝儿们,高速路上不能掉头啊。”

“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让我俩下去吧”张馨的脸登时就泛起了一酡粉红“你……你帮我俩挡着。”

嗯?陈太忠正琢磨着,自己是该面向车道挡着,还是说用宽广的背脊挡住过往的司机,自己饱一饱眼福的时候,张梅发话了“这是高速路,又不是一级路,找不到比较隐蔽的地方,旁边有隔离栏呢。”她不愧是做交警的,一?\{6中的。“那你快点开吧”张馨看一眼陈太忠“出了高速路,尽快找个地方……唉,早知道这样,刚才就进那个服务区了。”

“其实……”陈太忠想说,其实这隔离栏也有低的地方,跨过去就完了,不成想张梅又接口了“那就开快一点吧,从这儿到素波都不会有服务区了。”

她是最着急的,张馨没有生育过,不是很清楚生育过的女人「而张警官生有一子,生?育过的很多女人受到分娩的影响,不太能恐得住尿,更别说女人的尿道,原本就比男人短很多。

接下来,陈太忠把车开得都快飞起来了,用半个小时就赶到了素波,选了一个最近的路口下高速,引道上开了没多远,发现路边的草丛里有个大院,里面建着一座规规矩矩的火柴盒一般的四层楼,一看就知道是机关单位。“就这儿吧”陈太忠停下了车,看一眼后座上的两个美女,心说张梅是穿了警察衣服的,进去借厕所用一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然而,事实证明他是想错了,这俩十进去之后,就再没有出来,陈某人知道,女人有的时候方便比较麻烦,可是……这都十分钟了啊。

他的车离得这个大院其实不远,离大院门口的车道就是五、六米,刚刚地躲在路边的灌木和树的后面,用意无非是适度地遮人耳目「那三层楼以上若是有人看过来,都能看到灰色的轿车。

又等了三、四分钟,还不见人出来,陈太忠这下坐不住了,推开车门下车,打开天眼向里头看去,发现一间房子里,张梅和张馨坐在椅子上,被七八个人围着。篙窘q章上个?厕所

“这漂亮女人就是事儿多,连上个厕所都有麻烦”陈太忠恼了,发动林肯车,直接将车驶到大门口,然后把钥匙下车,他堵别人大门也不是第一次了。

刚进院门,看到楼门口挂着“素波三号气象观测站”的牌子,他正琢磨这是个什么级别的单位,一边门房里走出来两个人,面无表情地发问了“你是干什么的?”

这俩一今年纪大一点,另一个却是很年轻,二十五六的模样,膀大腰圆眉宇间带着煞气,不过,看?到门口停下的是一辆林肯车,言f6倒也没有太过激烈。“刚才我有两个朋友进来上厕所”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这半天没出来了,我就进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两个女人?”煞气?壮汉的眉头微做一皱,又看一眼门口的林肯车,见他点头,转身就向大楼内走去“你踉我来吧。”

这是气象站吗?陈太忠跟在他背后,心里却是暗暗地琢磨,这院子挺大挺整洁却没几个人,那楼建得也有些年头了,该不会挂羊头卖狗肉……是军方的什么机构吧?

走进那间屋子之后,屋里七八个人,正或坐或站围着张馨和张梅,其中几今年轻人,看起来还是流里流气的,有点像混混。

她俩对面是一张茶几,茶几后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看到又进来了一个外人,其中一个中年黑脸膛发话了“这是谁啊?”

“他们三个一起的”煞气壮汉一指两女,又手指一下门口方向“这个人……开了一辆灰色林肯车,天\{\}牌子的。”“麻烦你表明一下身份”中年人听说林肯车三个字,注意力似乎就略略地放松?了一些,一边上下打量陈太忠,一边沉声发话。

陈太忠才懒得理他,要我表明身份,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于是侧头看一眼张馨和张梅“去方便了吗?”“嗯”张梅点点头,张馨却是不做声?卜?脸上微微泛起一酡粉红,当着人被问起这个问题,她觉得有点害臊。“那走吧”陈太忠一转身就要向外走,不成想煞气壮汉胳膊一伸,拦住了他“我们头儿问你话呢。”陈主任一见这人连自己也想拦,禁不住脸一沉“拿开你的手,听见没有?”

“闯进别人的院子还有理了??”那壮汉被他呵斥得微微一怔,接着就怕羞成怒,抬手去推他的胸口,不成想被对方狠狠一宇打开,那力道是如此之大,直带得他身子都狠狠一侧。

这都是陈太忠没怎么出大力,自打进了这个院子,他总觉得运儿透着几分诡异,想到这里可能是隐藏的军方的机构,他不想多事。

“呦喝,敢在这儿打人?”果不其然,其他人一看不干了,手一伸,就从沙发边儿、柜子后之类的地方摸出了警棍,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张梅,你表明一下身份,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了,张警官传的警服上面连警号都有,一查就能查到,没法保密,当然,他让她表明身份还有另一重意思“他们要敢动手,就算袭警了,我就要……见-?义勇为。”“警察也要听领导的”中年黑船L膛不屑地哼一声,看着转过身来的他“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表明你的身份。”

“你算什么玩意儿?高胜利见了我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陈太忠脸一沉,抬手一指对方“你……表明你的身份,要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高胜利?”中年人听到这话,明显地愣了一下,他旁边戴眼镜的男人咦了一声,轻声嘀咕一句“高省长……好像也是分管信访工作的。

“高胜利分管信访?”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接着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他隐约猜到这帮人是什么路数了,然而,他抬出高省长来「却不是因为信访工作“人家也分管气象局呢,什么玩意儿嘛,你们不知道这栋楼是干什么用的?”

“看起来……好像是个误会”中年黑脸膛苦笑一声,对方不但开了林肯车,口气也大得惊人,而且说话做事,隐隐有点领导的做派一一有这么年轻的领导吗?

不过,他还是要坚持他的?主张“把你的证件拿给我看一下就完了嘛,我这出任务呢,你体谅一下。”“先拿你的证件来”陈太忠摇摇头,才不肯答应对方,他冷笑一声“不就是一帮钕访的吗?我们进来上个厕所都不行?”

这是遇上明白人了?!中年黑脸膛翻一翻眼皮“大中午的,你们不吃饭,跑进来上厕所,其中还有一个是警察……你说能不让别人有点想法吗?”

“你是真不打算给我看证件了?”陈太忠指一指对方,他心里也明白,办这种事儿的主儿,一般都不愿意表明身份,更别说这些人还可能不是体制内的人。“行了,就是一场误会”黑脸膛摆一摆手,吩咐一声“你们走吧,大军出去把车号记一下,看这事儿闹得……”

你不满意?我还不满意呢!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嘴里兀自发泄着怨气“哼,我们不吃饭……她俩方便完了,你们吃了吗?”“这家伏的嘀,怎么这么恶毒……”身后,有人反应过来了……

三人工车之后,直奔市区而去,车上张馨和张梅你一言我?一?f6,才说清楚刚才遇到了什么事儿。

她俩进去的时候,说要借用厕所方便一下,门口的人犹豫一下点点头,接着就把人领进了屋里,一定要她俩交待,进来是想干什么。

就是借厕所啊,张馨和张梅这冤枉大号与■啦,尤其是还有一点恐不住了,好说歹说,人家收了她俩的手机,才同意她们先去厕所,等从厕所出来,接着领进房间里调圣。

“真是混蛋”陈太忠听得恼怒无比,又不知道那帮人到底是不是截访的,琢磨一下就打个电话给高云风,问他这素波三号气象观测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云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他打听一下,就将电话打了过来,合着这里真的是气候站,不过里面人员不多,就将其他房间包出去了。

这里是素波市区比较靠外的高速路口,经过的人不多?一一若不是张梅着急解手,林肯车也不会从运儿下,而自打高速通了之后,气候站就把房间包给了?两伙,一伙人是高速公路巡警,他们在这里休息,另一伙是挂了一个公司牌子,干的却是遣返上访人员的勾当。

“唉,看这厕所上得”说完之后,张梅叹口气“亏得是你进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他们问我们到几点呢,跟这些人就没道理可讲。

“估计是他们今天有大活儿”陈太忠撇一撇嘴,又笑一笑“真是成也警服败也警服,你不穿警服,人家可能不会有什么关联想像,但是万一被人怀疑了,没有警服的话,你以为……刚才你俩会有坐的?!$格吗?”

不止不会有坐?的资格,可能还会有更残忍的事情,落到你们两个美女头上,他心里很清楚某些人的无法无天,不过这俩都是温室里的花朵,没经过什么风浪的,作为她俩的情人,他不想吓到她们一一在我的?呵?护?下●你?俩?开?心地?生?活?吧一?一?一?一?一?一

到了素波,其实也不过才一?点半,三人找个地方随便吃一点,陈太忠就站起身走人了,一直到下午五点,张馨打来了电话“晚上有空吗,要不要跟张总一块坐一坐?”

“这还真不好说,我正等着蒋老板接见呢”陈太忠笑着回答“迟一些再联系吧?”

他本来是不想找蒋世方的,但是既然跟着两女来了,下午打个电话问一声,结果蒋省长居然对凤凰科委收购落自有一点兴趣,要他来办公宣细说一下。

约莫五点二十左右,一个小秘书过来,将他领进了省长办公室,蒋世方正在跟穆海波交待着什么,低声嘀咕两句之后,抬头看向他“说吧,什么情况?”

听陈太忠介绍完落自的情况之后,蒋省长不满意地哼一声“五百万……五百万都是给它面子了,贸易厅这是胡来嘛。”“是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不肯再说了,领导在表态,他说个什么?

可是他这个态度,让蒋省长有点不满意,心说你想求我帮忙,不张嘴怎么能行呢,于是就问他一句“你一定要收购这个落自?”

“也是在犹豫呢,不管从生产还是销售上讲,收购了它,能让疾风车有个大的飞跃”陈太忠笑一笑“我主要是觉得天涯贸易厅横插这么一杠子,有点过分。”

“那行,这个忙我帮你了,不让贸易厅干涉”蒋省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接着又是一笑“不过我说小陈,你得快点去欧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