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0 野火2231拖延七千字

2230野火2231拖延七千字

张馨在凤凰移动答应得比较痛快,但是事实上,她可没有说动张沛咎的把握,所以才会有她拉着陈太忠来素波的行为。

当张经理正琢磨,太忠在蒋省长办公室干什么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好了,出来了,张沛林晚上有空没有?”

既然陈主任找,张总就算再忙,也得有空,而且,他并没有计较这个邀请是张馨转述的“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儿,小张你知道不?”

“好像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说他快走了,想跟您坐一坐”张经理这回答没错,凤凰IP超市的设备款,对王经理或者廖总是大事,但是在陈太忠和张沛林的谈话中,不会比酒桌上多加两道菜重要多少。

“他什么时候走?”张总一听就有点认真了,又问两句之后「知道还有几无小陈才是,就苦笑着表示自己不克分身“今天早晨古局长的父亲过世了,晚上我得去那儿呆一阵,你踉小陈解释一下,换个时佴……反正你先帮我好好招待着他。”

古局长是邮电管理局的局长,是张沛林的老上级,虽然张沛林现在是移动的老总,无须买他太多面子,但是官场上还是要讲究个人情往来的,而张总也不想给别人留下个“反脸无情”的印象一一口碑不重冬,可好口碑总比坏口碑强不是?

张馨一听老板这么吩咐,马上就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一听就有点扫兴“唉,我还专门推了崔洪涛的邀请,老张这搞什么飞机嘛。

今天他在蒋省长所在办公楼的下面,遇到了崔厅长,崔厅长也是来找省长汇报工作的,见到他之后聊了两句,还问他最近怎么不去交通宾馆了。

一个厅长对处长这么说话,其实就是的婉转邀请了,不过陈太忠表示自己乱七八糟的朋友太多,改日得空的话,一定过去听崔厅长的教诲一一他今天陪蒋省长吃饭的可能性极小,但是张沛林那边是板上钉钉的。

我哪里能教诲你呢?大家系统不相统属,都是朋友来的嘛,崔厅长笑眯眯地回答,临到离开的时候,还不忘问一句,素波出租车的Gps系统安装得怎么样了一一姓陈的,过河拆桥可不是个好习惯。

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也不用说别的了,他要张馨来港湾碰头“晚上就在那儿休息吧,我也懒得去军分区了。”

张梅一下午都是跟张馨在一起,张经理办公,她就坐在旁边休息室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着杂志一一反正她在车管所的库房工作,悠闲程度也跟这差不多。

张馨招呼她出来,下楼开上富康车走人,张警官就有了一点讶异,一问才知道,合着张经理是不想开车走长途,而不是不会开车,也不是没车可开。

张梅也是有本儿的,在车管所上班之前,她没有考驾照,但是既然在车管所上班了,还愁搞个驾照?而且车管所别的东西不多,可练手的车到处都是。

其实,都有人主动借给她车练手一一张警官没啥权力,管着号牌发放,却微不了选号牌的主,不过这不要紧,关键是她知道库里还有些什么好号儿,这就是人情不是?

所以,一见比自己还要柔弱的张馨都有车开,她就微微有点艳羡,尤其是张经理不无得意地告诉她,太忠跟张沛林关系好,所以张总专门给我派了个车,维修费油费啥的都有报销,比私家车还方便。

这种小孩一般烛耀的心理,也只能出现在她们这些相对单纯的女人身上,紧接着,富康车路过天南日报社,张馨一个电话,把雷蕾也叫下来了。

雷蕾也开着她的车,张譬《着那白色的捷达车,跟张梅低声嘀咕“她这车是自费的,不过,是太忠给她买的……对了,他给你买了什么车?-,“我在车管所上班,倒是不敢车”张梅淡定地回答,心里却是止不住地泛酸:你们……你们都有车,只有我,干干地伞一个驾驶本。

这攀比的心思一上来,张警官就有点进退失据了,尤其是晚上七点半的时候,田甜也到了港湾,懒洋洋地把手里的车钥匙向桌上一丢“真讨厌,这外环高速修得,把大卡车都通进城里了,那大车的远光一照,让人根本看不清路!”

田甜也有车!这时候,张梅已经不在乎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了「她琢磨的是:在座的五个人里,似乎……就是我没车?

这一刻,嫉妒心像沃土上的野草一般,疯狂地滋长着,而这草原在不久之后就进入了秋末冬初,一颗火星落下,引燃的熊熊野火直可燎原。

其他三个女人,已经习惯了一起打友谊赛,但是今天突兀地多出一个警察,大家心里就多少要带出一点讶异和排斥来,总算还好,陈太忠将酒菜设在了总统套的会客室。

总统套一共串糖葫芦一般的四间房,随员室、商务间、会客室和卧室,会客室在商务间和卧室中间,也有外开的门,当然,最关键的是这里是私人空间,开酒席的话,不怕韩忠厚着脸皮来骚扰。

大约八点出头,服务员撤掉了饭菜,五个人还在屋里继续饮酒,能喝的喝,不能喝的就在一边有峭没一搭地聊天。四个女人里,酒量最小的是张馨,其他三个人差不多,不过蕾蕾最放得开,喝到高兴处,整个身子差不多都靠在了陈太忠身上,嘴里还嚷嚷着“张梅,我再穿一下你的警服,行不行?”

“警服在衣柜里挂着呢”张梅也喝了不少,额头有些徼微的冒汗,她已经横7-一条心了,别人能做到的,她也要做到“要我帮你拿过来?”

“我说的是你的警裤”雷蕾笑得前仰后合,一指她的裤子「“快快,脱下来吧。”

“脱就脱”张梅的性子发了,站起身就将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紧身秋裤,雷蕾见张馨张着小嘀愕然地看着,禁不住哏儿地笑了“太忠可是有制服情结来的。”“乱吧,你们就乱吧”田甜站起身,她来得晚喝得也不多“我去卸妆了,顺便洗个澡,再喝可是没法蒸了。”

等她在小桑拿间里蒸完出来之后,那四位已经乱作一团了,张梅双腿大开躺在那里,任由陈太忠冲击着,张馨披着警服却是没系扣子,胸襟大开笑吟吟地观战,最好笑的是雷蕾,歪戴着张梅的帽子,身上一丝不挂,直着脖子在一边喘气。

见她围着浴巾出来了,雷蕾笑眯眯地一指床边“给你留了条裤手,你穿吧。”

“你给我闭嘀”田甜又好气又好笑地瞪她一眼,心说穿上裤子能那啥吗?不成想雷记者回瞪她一眼“穿到腿弯不就行了?看把你笨得。”

“蕾姐你是越来越豪放了啊”张馨都有点受不了啦,结果田主播跟看来了一句更豪放的“穿那裤子也该张馨穿,她那儿比较靠上,并着腿也无所谓。”

“哦~”一声低长的呻吟,打断了几个女流氓的交谈,张梅四肢并用,死死地缠住了陈太忠,头无意识地摆动着“太忠,罗伯特……”

堕落总是很容易的,就这么一晚上,张梅就成功地融入了陈太忠的女人圈子中,第二天醒来时,想起昨夜的荒唐,她居然隐隐地感到相当的刺激,张警官禁不住又生出一点微微的自责:难道我真的……天生就是一个**荡的女人吗?

由于车管所的工作比较闲适,上班晚下班早,所以她醒来得比较晚,睁眼的时候,张馨和雷蓄已经走了,只剩下田甜在身边躺着,她忙不迭地四下看一眼,却是不见罗伯特,金凯的踪影。

正四下张望呢,陈太忠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全身上下水淋淋的,这家伙洗完澡从来就不习惯擦干净身上的水,见她看向自己,他笑吟吟地点点头“醒了?”

“嗯”张梅下意识地扫一眼他的胯间,接着又为自己这个动作感到一丝羞惭,不过她强忍那份不适,坐起身子来,任由光滑的丝被自胸前滑落,露出她一直引以为傲的丰硕,伪作不经意地发问了“今天你没事儿?”

“事情永远办不完的”陈太忠一抖身子,所有的水珠在瞬间消失,他笑吟吟坐到床头,伸手去揽她光滑的肩头“其实,为个小小的IP超市,你没必要亲自来素波的。”

张梅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她的心里,有一丝温暖在萌芽,于是就臬声发话“你在素波有这么多女人,我要是不来……你会彻底忘掉我,是不是?”“怎么可能呢?”陈太忠微微一笑,手上用力,将她的头扳向自己的胸膛“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只是不想打扰你的平静。”

这话说得张梅心头一酸,眼泪好悬没掉出来“我为你守得很辛苦,你知道吗?老庞只是想多赚点钱,只要你满足了他,他就不会跟我计较了。说到最后,泪珠终于自她的眼中落下。

“哦?那倒是简单”陈太忠哼一声,其实他也一直为此事纠结呢一一就算不是“一直”可想到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点那啥“这个超市你让他先开着,开上三四个月,然后就近盘个石材摊子,就说是超市上赚的钸……我给你两百万,搞个石材摊子应该没问题了。”

松年的时候,两百万真的不算个小数目了,起码凤凰市繁华地带的一百平米的房子能买套,而庞忠列前年出事,不过是挪用了←十万的建房款。

张梅正为自己一开口就是说钱而内疚,猛地听他这么说,一时激动,一伸手就揽住了他的腰肢“太忠,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那以后,你也得对我好,不许让老庞再碰你”陈太忠笑一笑,他非常享受这种被人感浇涕零的感觉,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他的女人,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下一刻,他就想到了,张梅有一次是被车管所一个同事开车送回家的,我的女人,怎么能没车开呢?于是又出声发话“回头我让李凯琳买两辆车,你一辆她一辆……都上成警牌吧,怎么样,方便不?”“李凯琳?”张警官听得徽做一愣“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她跟刘望男和丁小宁住在一起,开着一个模具工厂”陈太忠笑着答她“去年也赚了七八十万,今年听说已经突破一百万了,你买的车不要超过五十万,要不太扎眼。”刘望男和丁小宁,张梅自麸是知道的,尤其是丁小宁,现在红火着呢,而且迳两人的车,她也有印象,一个是美洲豹,一个是奔驰轿跑,不过陈太忠说得没错,那俩能开那样的车,西她是警察,不便太过招摇开太好的车。

“你到底有多少女人啊”张梅张嘴,轻轻地在他胸口咬一口“土警牌,我的车好上,她的车,估计要花点费用。”

“那我让别人工吧”陈太忠想到了小董,而且说实话,在凤凰,李凯琳也是他半公开的情人,要是走张梅的路子上了警牌,张梅没准也会因此被人嚼舌头。

“我帮她上吧”张梅听到他这么好说话,自是不忍心让他失望“其实我跟张建林说一声,就说李凯琳是你朋友,他也不能说什么。

张建林就是车管所所长,她这么说,倒也可以解决问题,陈太忠听得有点感动,手上微微用力“梅梅你真会体贴人,想我怎么报答你?”“用它来报答吧”张梅微微一笑,手向他的双腿间一捞,身子一侧就跨骑到了他的身上“我要你以后都离不开我。

“它……还软着呢”陈太忠是来了点兴趣,不过刚才刚跟张馨和雷蕾来了一场晨练,精华都被雷记者夹在体内带走了,一时间有点一一r一一一不振D“差不多了”张梅扶着半软不硬的他,微笑着回答,一边说,她一边将双腿大大地张开,身子纹蝮妯,向下坐去……友猩1章拖延

陈太忠在素波旖旎无限,张爱国在落宁可是有点郁闷,自打跟单仁义一帮人不欢而散之后,接下来,他就是在市里到处转悠,落白人不联系他,他也不联系落自,凤夙科委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他无法左右对方的回应,操心也没用。

第三天头上,张主任都不好意思污用科技厅的车了,索性到宾馆前台定了去素波的火车票一一其实飞机票也能报,不过他没办成事情,有点不好意思铺张浪费。

接下来,就是要去市政府辞行了,当然,他来的时候是尤闰生接待的,是的时候,联系的自然也是尤秘书长。

“最后跟落自谈成什么样了?”尤闰生听说他要走了,就在电话里问一声,等到听说落自的人没再联系凤凰人,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中午一起坐一坐吧。”

于公于私,他都是不能这么放人是的,虽然这并不是他分管的业务,但是曹市长交给他了,那么他就要对市长有个交待。

放下这个电话,他抬手就将电话拨到了落白的单仁义那里,单总一听说是在问此事,苦笑一声回答“这两天厂里正讨论呢,大家的抵触情绪很大,我正在给同志们做工作,没个结果之前,也不好主动去联系张主任。”

大家的抵触情绪吗?尤闰生心里暗哼一声,你在落自也不是干了一年两年了,怎么可能这点场面前馈不住,怕是抵触情绪最大的,该是你吧?

想是这么想,他自然不可能那么说,于是他不带任何情绪地发问了“这个工作,单总你什么时候能做完?给我个时间,我好向曹市长汇报。

“有同志建议,先给厂子搞个评估,测算一下实际价值,这个呼声现在占了上风”单仁义打太极拳,也是一等一的老手,他不但扯出了评估,而且还有更过分的要求“不过摘这个评估要花不少成,厂里现在资金太紧张。”

市里不太可能为评估出钱,这就是单总要将事情无限期地拖延了,(8偏他还说得理直气壮,对尤秘书长问的问题避而不谈,只强调困难了,不过说起来,也算是变相的回答。

尤闾生也有点受不了这个答案,然而,真要说起来,他虽然代表了曹进喜,可终究人家单仁义要高他两级,所以太过分的话,他也不合适说。“哦,没钱你可以跟凤氓厂人谈嘛”尤秘书长恼火的是,落自根本就将凤凰科委晾到一边了“评估的钱也可以让他们出。”

“这个不太好吧?”单仁义总算抓到机会反驳了,事实上他已经很恼火市里的态度了,心说你们啥都不管,就要我放弃这么大个厂子“评估这种事情,由凤凰人来搞,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这是国有资产流失啊。”

评估这种行为,谁也知道,里面有太多手脚可做了,落自自己来搞,可以浮夸很多,而凤凰人来搞的话一一玩成负资产都有可能。

凤凰人可能不动手脚吗,这太不现实了!人家不能主导评估的话,凭什么出哉?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落自自己都没兴趣去搞那个评估,单总的意思,就是将此事拖下去,当然,市里要组成什么小组,强行评估的话,贸易厅就可以出头了一一副厅级别的企业做评估,贸易厅想参与,就是一句话的事儿。“那我就把事情向曹市长如实汇报了”尤闰生半冷半热地撂下这句话,压了电话之后,他禁不住咧一咧嘴,这个混蛋!

“扯淡,一个小副处”单仁义也在电话那头不屑地骂一句,尤秘书长说什么“如实汇报”那是要打小报告的官场措辞,可是他又怕什么威胁?你曹进喜来了,我也是这说法,只要你不是把我撸了,我就是这个观点。尤词1生放下电话之后,琢磨一阵,猛地想起一个人来,说不得又是一个电话打出去“王涛,你让肖睦睦过来一下,我有点事儿问她。”

肖科长这两天,也是在收集落自的情报,按说她不是个主动出击的性子,最近应急办的文字工作也比较多,不过,这件事可是曹市长高度重视的,她多关注一下是应该的。

事实上她觉得,此事对她来说是一个契机,她不但参与了事情,而且还跟凤凰的陈主任搭得上话,所以,这两天她虽然没出面,准备工作却是做了不少。

于是,面对尤秘书长的提问,她能比较镇定地做出一些回答,那天喝酒的经过尤老板已经知道了,也就不用再说了,但是后来还有些事情,她可以向领导汇报一下“好像凤夙科委通过咱们科技厅,想跟贸易厅招呼一下来的,不过贸易厅那边不太买账。”

这个消息,她是从成克己嘴里得到的,成主任能招呼她去陪陈太忠,两人关系自然不会很差,而成主任也确实自告奋勇地找过王敢了。

不过,王主任对这个衙内也是不冷不热一一有些人天生就是对头,他王某人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而你姓成的除了有-个好老爹,还有什么?

而且两人的作风也不尽相同,成主任爱玩爱热闹,行事有点小嚣张,但王主任就不是这样,他就算嚣张也是在厅里,对特定人群嚣张,更多时候,他是将自己的感受藏在心里,时机适当才会蹦出来一一就是人们所说的做事阴险了。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就算王敢想学成克己的为人处事,都没那条件,成主任要是万一招惹点什么事儿,老成主任还能出面挽回,而王主任身边就没这种保护伞,他又怎么敢嚣张?

当然,王敢既然是心里做事的,也不会直接驳了成克己的面子,而是在热情接待之余,很为难地表示:落自的事情啊,其实我是按着上面的意思办的,小王我身子骨单薄,哪儿敢掺乎这种事情,成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成克己吃了这么个软钉子,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而且人家的解释,确实也有其道理所在一一办公室主任的存在,可不就是体现厅长意志的吗?他成某人的位置不也是如此?

成主任面子被驳了,就不好意思打电话告诉陈主任,不过他倒是跟肖睦睦狠狠地抱怨了几句,说那个王敢太讨厌了,回头有机会了,非好好恶心一下那厮不可。

尤秘书长却是没想到,自己手下这个小姑娘,居然还能知道如此的内幕,张爱国吃饭的时候,坐的都是科技厅的车,对于这个事实,尤闰生没觉得有多惊讶,他是有点奇怪她的信息渠道“科技厅啊,哦,他们都是一个系统的嘛……科技厅的谁出面的?”

“是……办公室主任成克己”话说到这个地步,就由不得肖睦睦回避了,她当着领导说出那样的隐秘,就做好了被追问的准备一一当然,为了稳重她可以什么都不说,不过,机会也会因此而溜走。

说穿了,尤秘书长就是她的顶头上司,而做上司的,通常都习惯把下属的交源作为自己的资源,成克己不是市政府序列的,她说出来并不要紧。

果不其然,尤闰生就这么直接发问了,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肖睦睦要是不把自己了解的事情说出来,将来万一落到尤老板耳朵里,那麻烦可就大了,这不是无关紧要的事一一曹市长在高度重视!

“成克己?”尤闰生听到这个名字,沉吟一下,猛地又想起点事儿来,侧头看一眼自己的下属,笑着发话“怎么陈太忠、成克己,这些人你都认识?”

这个问题问得真不见外,不过尤秘书长是应急办大老板不是?肖睦睦平静地回答“上次陈主任去科技厅交流,就是成主任接待的,我正好去科技厅……”

“正好”去科技厅÷什么,她没说,没必要说,尤老板要问,那就不是领导的风范了一一小肖我不合适说!

“又是陈主任,又是成主任的,你快搞晕我了”尤闰生等一等,等不到下文,就笑着发话了,他摇一摇头,却是又想起来一件事“那你听说凤凰科委要收购落自,就应该是这时候了……你怎么不知道早跟我说?”最后一句,他问话的语气就比较严厉了一一你是打算看我的笑话?“是我觉悟太低,请您批评”肖睦睦将态度放得很端正,先做了检讨,才稍微辩解一下“我当时也没想到,曹市长会高度重视。

“嗯,那倒是,是我主观了”尤秘书长满意地点点头,自家的科员,他还不是随便训的?想也不想随口就训了,可是听到这个答案,他才反应过来。

尤闰生脾气不好,但是他也勇于承认错误,尤其是下属端正的态度也给了他面子“是我误会你了……切,我也没想到,我能管这种破事儿!“小肖不错,你觉得这件事儿……咱们还能做点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