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6 多磨2237敲定七千字

2236多磨2237敲定(七千字)

尤秘书长最终还是接待了王敢,官场中就是这样,你再不情愿火气再大,领导交待下来的事儿,那还是得办。

听说王主任有意跟单仁义一起去天南,找张主任或者陈主任重启收购谈判,那么,尤闰生再大的火都得忍了一一也只有这么做,才能挽回凤凰科委的心意。

不过,尤秘书长心里也是暗暗感慨,凤凰科委这帮人也真是太猛了一点,这收购说不谈就不谈倒也罢了,那是你们有钱,问题是既然甩手走人了,还不忘记给贸易厅下个绊子以泄愤,这作风可是有点野蛮。

类似的情况,他在官场里不是没有见过,但是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主儿,多半都是太子党之类的人物,而且如此行事的,风头一过,下场一般都不会太好。

不管怎么说,王敢愿意谈,尤闰生就愿意接待,两人大致碰一碰,就做出了决定,全面答应凤凰的条件,不过那个“三免两减半”是需要商榷一下的一一谈判嘛,谁能一点条件不降呢?

由于王敢是一大早九点手就过来了,尤秘书长晾了他一个小时,可是谈完这些事儿,也不过才十一点一一尤闰生待时机把握得很好「他要是再晾一阵儿的话,没准就要跟这个厌物儿吃午饭了,那怎么能行?

然而,他想的是不错,王敢却不肯走,又说几句没营养的话之后,尤闰生忍不住了“王主任,我这儿还有点事儿,落自这边也不能再耽搁了……你看?”

“才答应下来帮你解决问题,你就撵我走”王主任听得就笑,官场里就讲究个虎死不倒威,他再落魄再惶恐再求上门,也是正处的场面,这样适当的玩笑话,那是张嘴就来。

事实上,他可以对肖睦睦甚至王涛刻意恭敬一点,但是对尤闰生不行,对那俩态度好,那是正处的胸襟,但是尤秘书长就跟他相差半级,他就要注意一下了“尤总管,让我走也行,把你手下大将,借一个给我用用总成吧?”

你这也是知道什么了?尤闰生一猜就知道王敢想借谁,却是有意看一眼王涛,皮笑肉不笑地回答“王总管你我的秋风?我手下就俩人。”

说长心话,原本尤秘书长以为,一向秸重的小肖,没准跟陈主任或者成主任有了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情,但是陈太忠出手收拾王敢「她都不知情,他就能比较确定,自己是误会了小肖了。

但是他知道,官场中人个顶个是想象力丰富之辈,所以他就有点不情愿把肖睦睦借出去一一,我手鹿,下全是规矩人!

“我就借你一个”王敢继续笑,他要真是厚起脸皮来,也是春风拂面和煦无限“把肖科长借给我就行,王主任这是你左膀右臂,我就不乱打算盘了。”

你大爷,被王主任唤作“王主任”那厮心里就是一咬牙,你看上的就是肖睦睦,不带这么侮辱人的哈。

王涛感觉屈辱无比,尤闰生却觉得很正常,沉吟一下点点头“小肖的孩子还小,我这儿也离不开她,陪你走一趟凤凰,那是我能答应的极限了。”

这话听起来是领导爱护属下,连孩子还小都说了,其实里面隐隐已经含了警告,一般夫妻孩子还小的话,关系也会较好,没到什么七年之痒十年之痛的,你小子要是敢做事不地道一一好吧,反正我是给你打过预防针了。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中午王敢请客,尤闽生没时间去王涛也说没时间,这么一来肖睦睦就躲不过去了,不过,虽然昨天晚上这个人给贸贸然自己打电话,肖科长心里也有点虚,但是想到陈太忠的手段,她也就泰然了,你敢打我主意吗?

不过仔细一琢磨,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要不给成主任打个电话,大家一起坐坐吧?”

“那好啊,你打吧”王敢必然会如此说,为了核实这个女人是否如自己想像的那样手眼通天,他有必要适当地验证一下,昨天他进科技厅的时候,看到的是尤闰生正对着成克己,肖睦睦在一边低眉顺眼,情况……不是很明朗。

肖科长是才女,但从目前的状况上讲,还算是一个相对单纯的女人,在自家的主任面前,她是比较注意分寸,可是最近接触的群体层次高了一点,所以给成主任打电话时,也没怎么考虑是否冒失。

成克己听说她最近可能跟贸易厅的人去一趟凤凰,琢磨一下就给了她这个面子,王敢惊见自己约不出来的成主任,被小肖轻易地叫了出来,心中自然就更多了一些期待。

然而,令王主任郁闷的是,在酒桌上,成主任喝酒倒是算痛快,可就是不谈正事,绝大多数时候,他是跟肖睦睦在谈。

成克己在这一方面造诣很深,甚至跟肖科长这个复旦硕士高材生都很有共鸣,在两人谈萨特和黑格尔时的那份热烈和激辩,让王敢以为自己遇到了两个思想家。

插不上嘴的王主任很想将话题扯回别的,哪怕不谈落自,咱说俩荤段子也行嘛,然而成主任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固定在这个上面,这让王主任不由得生出一点愤懑:你以为自己是在泡女青年吗?

看到王敢每次试图插嘴,却总被成克己在几句话之内拽回来,肖睦睦第一次发现,原来王主任不是无端自大之辈,跟副厅的单仁义在一起,他敢主导话题,但就是不敢跟正处的成克己抢话头。

不管怎么说,酒桌的气氛是热烈而友好的,午餐结束之后,成克己要送肖睦睦,却被王敢抢了这个差事儿“今天打扰成主任这么久,送美女这种活儿,就交给我吧。”“我打算跟单仁义说一声,明天动务”在车里,王敢跟肖睦睦谈起了正事儿“肖科长下午你先跟陈主任打个招呼,行吗?”“按程序,先找张主任比较好一点”,现在的肖科长,在王主任面前还是比较自信的“陈主任把这件事交给了张主任办理。”

“那倒也是”王敢笑着点头,其实,他打心底里就排斥接触张爱国,这不仅仅是因为那次糟堞的宴会,也是因为张爱国的级别确实有点低,而且,他非常渴望直接获得陈太忠的谅解。

是的,他愿意很认喜地结识一下陈主任,但是小肖既然这么说了,他只能表示赞成“那你联系张主任好了……明天你能走吧?”

肖睦睦还没来得及说话,王敢的手机就响了,王主任对这个不识趣的电话颅为怪怒,不过,在看一眼来电之后,他还是清一清嗓子接起了电话“单总你好。”

单仁义在电话那边哇啦哇啦说了宁天,大概就是说,你私下代表落自,去跟凤凰科委谈一一这不是朋友之道啊,王敢听着听着脸就沉了下来,到最后不得不冷哼一声“你差不多点,是不是想让我找审计厅的过去……审计一下你?”

电话那边有个明显的停顿,然后单总又说了起来,王主任,我时你一向挺尊重的,咱不说审计不审计,你微这种事,获得怀亮厅长的同意了吗?

王主任心里这个无奈啊,原本,他是不想当着肖睦睦说这种事儿的,可是眼下要避讳,那就难免让她心里存个疙瘩,影响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点的互信。

而且-,他还不能虚与委蛇,因为单总跟郭厅长也是说得上话的,眼下是中午一点出头,单仁义不敢随意骚扰领导,但是他要是敢挂电话,那边绝对就能把电话打到郭老板那里。

这件事,王敢不怕郭怀亮知道,但是现在知道有点过早,太容易生出变数,作为一个处级干部,王主任不喜欢变数,非常不喜欢一一他更习惯那种万事掌握在手的从容。

所以,他就只能心一横,实话实说了,“我找审计厅都还是的轻的,你知道不知道,为了你的事儿,省纪检委都找到我头上了,郭老板也撒手不管,你是不是想让省纪检委找到你头上?”

这个话,他原本就打算跟单仁义挑明的,而且就是在今天下午,因为他知道,姓单的绝对吃不住这样的压力,但是眼下当着肖睦睦这么说,王主任觉得自己有点……颜面扫地。

“省纪检委?”果不其然,听到这四个字,单仁义当即就叫了起来,好悬没震破肖睦睦的耳鼓膜一一虽然她离王敢的手机还有段距离“这怎么可能?”

王主任刚才很有经验地把自己的手机从耳边拿开,避免了一件可能发生的致残事件,现在听他问话,才又将手机拿回耳边,微微一笑,阴森森地反问“哼,你是跟我说,不相信我的话,你确定是这个意思?”

一边问,他一边瞟肖睦睦一眼,你小子要是敢说个不字,我马上就跟小肖吹风一一陈太忠指使得动纪检委,既然查得了我,难道就查不了你吗?

“啧,王主任你这是说哪里话啊,我这不是不知情吗?”单仁义的脾气,逼真被王敢摸了一个清楚,听到这话立刻就软了,他干笑着发问了“这个……郭厅不能看着不管吧?”

“反正郭厅是没管我,他是什么脾气你也知道”王敢哼一声,这些都是他早就准备好对付单仁义的话,而且他基本上确定,这些话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只不过当着肖睦睦说这种话,多少还是让他感觉有点澈面子。

当然,眼下他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后续的话跟着就来“单总你可以试一试,没准郭厅真会管你呢……”

这自然是他的激将了,他是办公室主任,是贸易厅本部的人,还是厅里的红人,郭怀亮都能坐记,你单仁义一个市管企业的厂长一一还是一年不如一年的厂子,算个屁啊?

单仁义听到这话,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了,他得到郭怀亮的青睐,固然是努力经营的结果,其实也不无偶然一一如若不然,一个市管企业的头儿,跟贸易厅扯上纠葛,也不是很正常的事,所以对郭厅长的了解,他不如王敢远甚。“你那个王主任,做事不太靠谮”挂了电话之后,王敢皱着眉头跟肖睦睦说“你说咱们在操办的事儿,他多个什么嘀啊?”

贸易厅协助市政府商谈落自的收购,这个消息是从王涛嘴里传过去的,王涛的用意,大家不得而知,或看好或者坏,但是王敢对这种变故是相当怕火一十要是下午他亲自找单仁义谈的话,起码不会被肖睦睦当场目睹。蚀怒之下,他就要跟肖睦睦歪一下嘴,肖科长却是这才知道,合着自家的副主任,背后还做了这种事,她细细想一下之后,微微摇头“也许王涛主任是为我着想吧。”

这个话说得,就太言不由衷了,尤秘书长就是应急办的老大一一还是高配的这种,尤老板让她配合贸易厅行事,作为副职的王涛却要泄露消息,给谁谁不恼火?

“小肖你还是太老实了”王敢不屑地摇摇头,肖睦睦受地位所限,不得不忍某些事情,但是他不能容忍,王某人从来就不是个善碴,他不愿意看到不受控制的场面出现,尤其是迳场面又损伤了他的面子。

肖睦睦给张爱国打去了电话,而张主任乘坐的火车还没有到达素波,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他有点奇怪天涯人的反应,我在的时候你们不谈,不在的时候反倒是要追到凤凰来,这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我已经把情况向陈主任汇报了”张爱国自然猜得到,天涯出了变欹『,在这种不知情的状态下,他肯定不会这么贸然答应“这件事我已经上交了……这样吧,等我跟陈主任联系一下,再给你个答案,你要是着急的话,也可以直接联系他。”

这关系……确实不一样啊,王敢在一边听得感叹,见她挂了电话,急忙撺掇了起来“那你就给陈主任打电话吧。”友摄7章敲定

陈太忠刚将荆紫菱送到唐亦萱的三十九号荆总很久没来凤凰视察碧涛了,这次来,顺便跟他一起回北京。

原本,哥们儿是可以跟小萱萱那啥一下的,他的心里不无遗憾,不过没办法,谁让天才美少女要午睡呢?而且她还就喜欢跟唐奴腻在一起,坚决不住宾馆。

这个时候,接到肖睦睦的电话,他还真有一点庆幸,你要早打一阵儿,哥们儿的乡象可就那啥了“肖科长你好,什么事儿?”

待他听完此事之后,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嗯,张爱国昨天才跟我汇报了情况,你的意思是说,贸易厅和落备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是不是?”

王敢没命地在电话那边点头一一没错,变了,单仁义要是敢不答应,我去收拾他。

肖睦睦当然也做出了肯定的答复,陈太忠心里就明白了,这是蒋世方时他的承诺生效了,不过他很好奇蒋省长到底做了点什么,又生气早先天涯人的态度,于是就回答“这个事儿你不要管,让他们来跟我说,这是个态度问题!”“陈主任你好,我是贸易厅办公室主任王敢”得,他的话才刚落,那边就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这还真是反应快。

陈太忠一听是这人,就没啥好气,不过张爱国汇报的时候,也没怎么强调此人小看自己”人家一个正处,小看你个副科还不是很正常吗?他要真的这么抱怨,正处待遇的陈老板又该怎么想他?

所以,陈主任只是知道,这个王主任对科委有点敌视,同时又在酒桌上欺负过肖睦睦,于是第一句话就很冲“你怎么会跟肖睦睦在一起?

“哦,我跟尤秘书长借的人”王敢一听这口气,想的就更岔了,赶紧撇清自己“打算近期去一趟凤凰,跟科委协商一下落自的收购事宜。”

“那就看你们能拿出多少的诚意了,本来我们就很吃亏的事情”陈太忠哪里肯跟这种人多说?所以回答得相当不客气“我马上要出国了,你们抓紧时间吧。”

他不客气,可是王主任还就偏偏吃这一套,人和人是不能比的,两人级别类似,红火程度却大不相同,若不是如此说话,那陈太忠也就不是陈太忠了。

王敢陪着小心,又说两句挂了之后,才侧头肖睦睦,犹豫一下方始发话“收购的条件,不可能改变,迳是大原则啊……他还要咱们让步。”

他理解错陈太忠的意思了一一严格地来说,其实也不算错,但是王某人身在局中,心说人家那边动用一次省纪检委,接下来狮子大张嘀也是必然了。

可是落自这边也有自己的体面啊,当初科委的上门来谈,出五百万收购,这边不肯答应,现在巴巴地找上凤凰去,却是还要压低条件来以体现诚意。

这种现象,怎么听怎么都不地道,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抓到,又该大做文章了,所以王敢真的是很苦恼,于走出声试探“要不让克己再跟他联系一下?”“成主任就不赞成收购落自”肖睦睦随口答他一句,却是听得王主任心里又是一惊一一合着你什么都知道,却是从来不吱声?

这个女人啊,我得招呼好了,不能再重蹈前两天的覆辙了,王敢暗暗地打定了主意,一边随手就递了两张卡过去“九州购物中心的购物卡,既然要去凤凰,肖科长你随便买点备用的东西吧。”

两张卡,每张是一千的面额,反正他就是管这些事儿的,类似的卡,他身上一大把,只不过不合适给她多了一十这里面也有个分寸的。

肖睦睦有心不要吧,推了两推之后,见对方态度坚决,也就收下了,心里却是有点怦怦乱跳:应急办就是清水衙门,她也不是领导,这种手笔的馈赠,也就是年底能从单位福利里享受一下。

小憩一阵之后,下午一上班,她就发现,王涛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说话也带了几分阴阳怪气,这让她在委屈和无奈的同时,也觉得有点可笑:你的眼光,也就只能盯着眼前这一小片了,有本事你混到陈主任那个地步去,跟我这小弱女子叫什么真呢?

约莫三点多的时候,尤闰生又将她叫了过去,问询中午发生的事情一一他知道,搁给别人或者会主动上门汇报,但是小肖不会,因为王涛盯得紧。

问明白之后,尤秘书长沉吟一下,心说迳凤凰科委狮子大张嘀也不合适啊“算了,我知道了,一会儿要去见曹市长,你先订机票吧。

尤闰生这两天一直躲着曹老板,没办法,他怕领导追究啊,现在他该补的窟窿补了,也有最新结果了,才敢去见曹市长。

五点的时候,尤闰生又招来了肖睦睦“曹市长说了,你要是能让凤凰科委按原来的收购条件收购,把你调成正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只管说。”

没办法,曹市长也丢不起这个人,又心急抛出去落自,所以就有了这样的吩咐,反正市政府这么大,科级干部算什么?

肖睦睦犹豫一下,络于鼓起勇气“王主任把事情说给了落自,结果中午单仁义跟王敢通话了,搞得王敢很恼火,嫌咱们乱传话,影响了他的程序。”“啧”尤秘书长一听是这话,禁不住啧一下嘴巴,王涛有些什么毛病他很清楚,但是……他用着比较顺手不是?

不过,在这种重大事情上,小王你乱说话,那真是无组织无纪律了,尤其这话还是小肖这老实娃娃反应的,尤闰生沉吟好一阵,才叹口气“我不会让他再接触类似信息了,小肖你好好努力,这件事儿办成的话……我跟曹市长给你争取个实职正科。”

“我一定努力”肖睦睦点点又,她这下可是真有工作动力了,能提了正科是不错,但是主任科员的话,也不过就是级别上去了,有实职和没实职,那是大不相同的。

尤其是,她若是有了实职,就可以远离王涛了,以前她没这么好的机会接触上级领导,行事又规矩,所以没觉得王主任这人如何,可这两天她是深切地感受到了,姓王的气量太窄!

昝者王涛原本就是这样,是我眼界高了,现在才觉出来吗?肖睦睦走出尤秘书长办公室,暗暗地问自己。

不过,下一刻她就将这份纠结抛在了脑后,摸出手机,看着调出来的“陈太忠”三个字,心神又是一阵恍惚,难道说……这就是我命中的贵人?

陈贵人可不知道有个女人心系自己,他在国内呆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此刻他正在观看别人演示的科委大厦工程资料的电子版。

这个电子版是他最先想到的主意,而许纯良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个东西在建筑业,确实是属于相当罕见的一一不敢说是国内首创,却也不仅仅是国内领先能形容的。

甚至,接了活动鲁班奖任务的翟效方都认为,这个创意能为科委大厦加分不少,现在鲁班奖的申报活动即将展开,各项工作必须要抓紧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接到了肖睦睦的电话,他瞥一眼一旁的许纯良,也没有避开就直接发话了“肖科长,你好。”

电话那边的肖睦睦沉就了半天,方始鼓起勇气发话“明天我飞素波,陈主任你……你能来机场接一下我吗?”

这就是裸的暗示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终是没有拒绝得太过分,只是淡淡地回答“收购落自的具体事宜,你要跟张主任联系,我顾不上。”

“市里决定,接受你们上次开出的收购条件”肖睦睦前半段的话,说得又急又快,不过紧接着就是长出一口气,才支支吾吾地继续发话“这可以算诚意了吧?陈主任,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对你来说很重要?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已经从穆海波处了解到,蒋省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按说,肖睦睦的答案,已经可以让他满意了,不过他还想再争取一下“三免两减半……你们市里同意不同意?”“同意的可能性很小”肖睦睦低声回答,犹豫半天之后,才轻声说一句“不过,明天见面之后,我可以单独跟你谈一谈。”“有什么话,你就现在说吧”陈太忠见到许纯良也讶异地看过来,索性敞开说了“朋友嘛,没什么不能谈的。”“这会跟我升正科挂钩”肖睦睦终于说出了这话。

“哦,我知道了,你找小张谈吧”陈太忠挂断了电话,她的回答让他想起了自己当业务二科科长的经历,对国营企业来说,三免两减半确实没那么大的意义,只是他用来讨价还价的道具罢了。“落自那边搞定了,全权答应咱们的条件”他冲许纯良微微一笑“还要上杆子过来,这不是有点……犯贱吗?”“嗯,确实有那么一点”许主任也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