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8 管饱会2239口腹

2238管饱会2239口腹

2000年四月十四号,凤凰科委下属的疾风助力车厂,同落宁市自行车厂达成初步收购意向,疾风车以五百万的津金加一千万的技敌技-交,控股落自,天涯省名牌天马自行车,在经历了三十多年的辉煌之后,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凤凰科委希望能获得三免两减半的税收政策,不过很遗憾,落宁市政府以新的企业是国企而不是三资企业为由,拒绝承诺如此优惠的政策。

这一直是谈判的焦点,到最后,落宁市终于开出一个新的变通条件,新的企业在总销售额达到八千万元之前免税,在总销售额超出八千万达到三亿元之前,税收减半,三亿元以后,就是全额纳税。

八千万,基本上接近于三万三千辆助力车的销售额,搁给现在的落自,要销售十个月才能实现,而搁给疾风车厂,也就是两个月出头到不了三个月。

而三个亿的销售额,基本上就是二十万辆了一十量上去的话成本会下降,这个量就算疾风人自己卖,也得一年多,这正是这个变通的精要之处。

撇开免税部分不谈,如果凤凰人槁不好落自,这二十万辆的生产和销售,起码是两年以后甚至是三年以后的事情,这段时间,只对超出八千万的两亿二千万征半税,这就是落宁市政府的诚意。

当然,如果落自浴火重生之后,发展得非常好,一年就生产和销售了二十万辆,那么第二年全额纳税也就正常了,你发展这么快,总不能老占公家便宜不是”没我们落宁市的全方位支持,整天不是停水就是停电的,你能发展得起来吗?

所以说,落宁市政府的这个提议,不但是让利了,而且就是奔着双嬴的局面去的,凤凰科委负责谈判的张爱国是这么认为的一一事实上,这个条件就是他想到的,并且暗示了肖睦睦一声,以便让这建议看起来,是由落宁市提出的。

然而,落宁市本来是没打算提供税收优惠政策的,这就是吃亏啦,所以他们在让利的同时,要获得回报,于是同时提出一个要求来:我们要求调整股权分配方案,你们控股可以,但是两家必须各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这是一个悖论,都一般高了,怎么能决定控股人是谁呢?然而,复旦大学硕士生的水平,那不是吹出来的,肖睦睦提供了一个方案一一这次真的是她自己想到的,那就是双方都是百分之五十,但是凤凰科委比落宁市多一股。

所谓的一股两股,那就是白扯,由于没有上市,又是两家谈收购,每股的定价根本无从谈起,你可以认为一股价值十万,也可以认为一股价值十块,只是,不管股价是多少,凤夙人多出落宁人一股。

是的,这只是个象征意义,表明凤凰人在新企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其他的,两家都一样,各占百分之五十嘛,不是一家四十九,一家五十

别小看了这百分之一,钌售一个亿,落宁这边就多一百万出来,点数小了点,但是基数大,当然,这一百万不会全是利润,但是落自真要浴火重生了,一年销售两个↑乙也不是梦想,才上市的疾风车,一年都能卖一个多亿呢。

这是长久买卖,是不争一朝一夕的长远眼光,尤为重要的是,外人一说起来,凤凰和落宁的股份是相同的,落宁的名牌没有白白地被人抹杀,落宁人不会有屈辱感一一只说这个象征意义,就值得冒一把险了。

肖睦睦这个建议才传到落宁,曹市长就拍板了“好,这个建议不错,不愧是咱市政府出去的人,原则性强又能顾全大局,就按这个谈。

凤凰人得到了,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税收优惠,同时他们也付出了,付出了百分之一的股份,双方各有所得。

至于说陈太忠所考虑的,副处的厂子怎么能收购掉副厅的厂子,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甚至都不需要他考虑,肖睦睦就拿出了处理方案一一不会吧,又是肖睦睦?

事实上,这个方案出自于尤闰生之手,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堂堂的市政府副秘书长,不可能一点科都没有的,尤秘书长对自己手下的才女做出了指示:拆分!

没铝,拆分落自,将一伞厂子拆成两部分,主要是将资产和职能划分开,他要是将资产也拆开,恐怕凤凰人立刻就要跳脚了。

落自现有的资产,就交给凤凰科委了,但是落自的管理层,也就是说那些正科以上的干部,愿意留在落自的,那就接受凤凰人的改编,落宁这边有组织档案的,保留相美好遇,但是要降一级。

至于说落白的管理层,被拆分出来的这一块,组成一个处级的管理委员会,单仁义就是委员会主任,正处级一十事实上,单总这企业的副厅待遇,想转到机关单位的话,大多也要降半级来使用的,就像军转地的时候,正团最多转为副县处一样。

这个委员会,就是针对落宁疾风厂的,厂里落宁一方的事务,要经过委员会的认可,才能奏效,其实就是疾风厂落宁一方的太上皇,却是又由于差凤凰人一股,不能主导厂内事务一一没办法,厂子被人兼并了,这么多干部,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不是?

要不说,我党的干部,最善于发挥主观能动性呢?副厅的厂子没了,但是略略一变通,就多了一个正处的管理委员会。

尤其值得强调的是,这管理委员会降了半级,为了弥补大家心里的不平衙,也为了减少落自人的耻辱感,所以起了一个比较大气的名字一一“落宁市传统品牌管理和保护委员会”。

这有怜惜天马天折的意思,但是不管怎么说,起这么个名字,针对性就降低了,适用范围和职能却又扩大了,别的品牌,他们也能插手,也不能说全是坏处没好处。

不过这世界上,小人真的大多了,尤其有些人,专造各种谣言,落宁市传统品牌管理和保护委员会一一简称品牌的管保会,后来却被人称各“管饱会”真是何其恶毒!有人欢喜有人愁,落宁这边哀鸿遍野,凤凰这边可是高兴了,甚至,分管的乔小树市长都出席了意向达成后的接待晚宴,并且致辞一一正式的签约仪式轮不到他,即使章充东不耒,也有田立平。

许纯良也未了,不管他再怎么看待落自,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笔合算的买卖,他之所以兴趣不大,无非是以为己方的价谶买不到这么个厂子,而眼下的事情告诉他,这世界上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遗憾的是,有个很重要的人没来,陈太忠,发起此事的他已经出国了,不过,收购谈判的具体承办人是张爱国,陈主任的功劳,那是澈人抹杀得了的。

肖睦睦成为了晚宴上的明星人物,她是代表了落宁市政府的,而且没有她的大力斡旋,谈判不可能如此地顺利,为了表彰她在谈判中起到的作用,曹进喜都特意打了电话过来表态一一此事结束之后,市里会考虑把你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以便充分发样你的能力。

一市之长的表态,小肖的实职正科就是囊中之物了,不过,在这个时刻,她没有心情想这个,她脑中时不时出现一个笑吟吟的高大年轻男人:他……现在在做什么呢?陈太忠在跟人谈心,驻欧办里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有人在与务恋爱

驻欧办是坚决不许内部人员谈恋爱的,员工手册上写得明明白白,一旦发现就是双开,不过这次有点意外,不是内部人员谈恋爱,而是内部人喜欢上外面人了。

按说这也是不提倡的,驻欧办的性质比较特殊,大家都该有些防范意识,毕竟烟囱工人冉阿让走出现过的,谁能保证某些人不会使用美男计来接绁那些单纯的女孩?

但是这次,发生问题的也不是女孩,这才是陈太忠头疼的地方,刘园林恋爱了,爱上的还是一个酋长的女儿。没错,是酋长的女儿,她是个黑人,精瘦的那种,女孩儿叫卡瓦娜,苏丹西南某个小部落酋长的女儿。

两人的相识很偶然,那种发生在浪漫之都的标准邂逅,刘园林在香榭丽舍逛街的时候,女孩儿也在逛街,而两人踏进了同一个商店。

卡瓦娜一共有十一个兄弟姐妹,但是她的老爸属于比较有钱的茵长,她又比较得宠,所以就送她来欧洲留学,不过遗憾的是,她留学的地方不是巴黎,而是柏林。

所以她不会法语,只会德f6,会一点英f6也是说得结结巴巴的,偏偏地,刘园林看见她的时候,她正跟售货员大眼瞪小眼一一香榭丽舍流行的是法语,但是会讲德语、意大利语之类的售货员也比比皆是「但是很遗憾,这家商店里没有,起码当时没有。卸口腹

刘园林会的四种外语里,偏偏就有德f6,他又是个热心肠,于是就上前帮黑人女孩儿解围,呜里哇啦一阵之后,女孩没有购买任何东西,但是,她打算购买他的翻译服务。

刘园林是不会答应她的,因为他听说女孩儿还打算在法国呆一周“如果是半天的话,当时我就答应了,一百法郎就行,但是我有工作不是?又见她说话客气,于是我就免费陪了她半天……咱中国是文明古国,不能眼光太短浅。

结果他这一陪,女孩儿就觉得这个黄皮肤男人不错,于是就邀请他共进晚餐,按道理说,在西方国家吃饭大多是Aa制,女孩请他吃饭,也算是变相地支付报酬。

他觉得自己不能占这个便宜一一事实上,是他对外国人的口味没有太大的信心,于是就说我单位里有饭,不回去吃就是浪费。

“哦,那我也去吃吧”卡瓦娜还真不见外,跟着他就来到了驻欧办,吃完饭之后,她打算支付自己的账单,不过遗憾的是,驻欧办没有发票可开一一严格来说的话,驻欧办在巴黎,本来就没有经营的!$格,请客可以,若是收钱……最好还是国内转账吧。

刘园林打算承担她的饭费,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签个单就行,自家买的东西自家做的饭,多做一口也不过是勺子上漏一漏,就那么过去了”事实上,他是有资格签一定数量接待餐的。

但是这个卡瓦娜就觉得他挺不错了,因为按照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大家吃饭都是AA制的,如果男人替女人出了饭钱,那么一般就希望在饭后,女人能适当地回报男人。

刘园林希望她回报吗?显然不需要,尤其有意思的是,两个人吃饭的口味竟是极其地相同,而且卡瓦娜还会做饭,正合刘与人的口味。

一段跨越国家和肤色的恋情,竟然是由相同的味蕾和冒囊引发的,这真是浪漫到不能再浪漫了,起码驻欧办的其他人全部表示出了震惊。

袁珏拿刘园林没有办法,因为小刘不但是陈主任亲自找来的,甚至不是驻欧办的正式职工一一人家研究生还没毕业呢,不像其他四个女孩子,他可以比较容易地做出决定。

当然,这个安全防范意识方面,袁主任是可以强调一下的,不过两人的相遇和相识,充满了偶然,实在看不出这酋长的女儿是有意为之一一整个巴黎,也就只有驻欧办的人知道,刘园林还会说德语。

陈太忠一到巴黎,就面临这么个问题,不过说实话,陈主任也不太好张得开嘀,毕竟他在外面还有贝拉和葛瑞丝呢,凭啥说别人?

“你俩想来往,那随便你,不过我要强调两点”面对刘园林,他伸出两个手指来“第一点是老调重弹,安全防范意识;第二点呢,你俩要约会什么的,不能在单位,四个女娃娃年纪都不小了,你们俩卿卿我我的,容易这个……引起别人的效仿。”

“我也不想啊”刘园林苦着脸,低声解释“问题是我俩都不富裕,她还经常要从柏林过来,天天在外面的话……消费太高。”

卡瓦娜家里算是比较有钱的,但也只是相对富裕,而刘园林一个月不过千把美元,要是窝在驻欧办倒是没有什么开销,春节回家他带硌美元还折算了五万人民

币,但要是在巴黎风花雪月,实在太不现实了。”她就那么好?”陈太忠有点不服气,他一直就是带一点种族主义思想的,能跟凯瑟琳这些白种女人在一起,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想到对方居然能跟一个黑种女人好上,实在不得不叹服小刘惊人的口味。

“挺好的吧”刘园林犹豫一下,方始低声回答“她很单纯,跟我在一起也只是付出,从来不跟我要什么……她做的菜很好吃。”

菜很好吃!陈太忠禁不住**一下嘴角,这个理由真的太强大了,作为一个不怎么讲究吃喝的男人,他一直就不怎么相信“想要拴住男人的心,就先要拴住他的冒”这种说法,但是眼下看来,似乎……哥们儿是有点主观了。“以后你们打算怎么办?”他叹口气,不再说这个话题“好像五月份你就该回去,论文答辩了,是吧?”“以后的事情,谁清楚呢?”刘园林耸一耸肩,又一摊手,苦笑着回答“反正她说我要是不回巴黎的话,她砍击中国找我。”

“你还真是惹了一个麻烦”陈太忠听出来了,小刘同学似乎并不想如何地负责,但是想要甩脱那个女人,好像也很不容易“要是你能跟驻欧办签个三年的聘用合同,我给你拨十万美元的安家费。”

“但是……这个工资呢?”刘园林一直很纠结,自己会四门外f6,待遇却是还比不上保洁工,不过他目前是实习,倒也是不能比的,可是毕了业-,那就是另一说了。

“见习期,工资翻倍,等一年的见习期满,月薪三千美元,反正你毕了业,我这儿有绩效工资”陈太忠回答得很干脆“你别跟林巧云她们比,她们能干几年?”

“但是您一旦调离了,这驻欧办的前景,就未必那么好了”刘园林的伯父是刘拴魁,对官场中这点东西,他也明白,不过在巴黎呆得久了,他也认识了不少人,知道留在这里也会有很多机遇,所以他有点迷茫“让我考虑考虑吧。

“那你想一想吧”陈太忠笑一笑,站起了身子,他是比较待见刘园林的,但是各人的前途还是要人家自己选择的,然后他丢下一扎钱就转身出去了“这是一万美元,以后少把那黑丫头往单位领,听见没有?”

陈主任是昨天到的,到了之后就住到了葛瑞丝和贝拉那里,鏖战通宵之后,早上才来单位办公,很多东西他还不是很清楚,要跟袁主任了解一下。

袁珏做工作还是很细的,他将驻欧办这两个月以来的情况大致反应了一下,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倒是关于曲阳黄,有一些好消息。

经过埃布尔前一阵不遗余力地推销,粗陶坛子的曲阳黄已经逐渐被大众接受,现在销量在稳步上升中,尤其有意思的是,前一阵德甲联赛中,曲阳黄居然出现在了赛场的观众席上。

当然,这并不是说德国人放弃了他们的啤酒情怀,而是说那两斤装的粗陶坛子,看起来相当壮实,拎着坛口舞动两下,很有震慑力”

两人正在说着话,得到消息的埃布尔就赶到了,一见陈太忠就笑得合不拢嘴“哝,陈,你猜一猜,四月上旬我卖掉了多少曲阳黄……三千,是三千坛。”“哦,这是个了不起的成绩”陈太忠昊着点点头“十天三千坛的话,一年就是十万坛,不过很遗憾,接下来你只能在法国卖了。”

“哦,我也很遗憾”埃布尔耸一耸肩膀,这三千坛可不是只在巴黎销售,前面前说了,德国还有人来买呢,按照既定的策略,接下来就该在整个欧洲铺货了,比如说英国是给了尼克,而意大利则归了安东尼。

但是,掮客先生也不是不知足的人,事实上他还有别的事业,得了曲阳黄的法国总代理,也不过就是有了一笔固定的额外收入罢了。

陈太忠跟他说好的结算价,还真的是五英镑,约莫就是一坛七十五块人民币,西埃布尔的批发价却是3q,帽美元,到了卖场之后,标价一般就在60美元左右。

也就是说,一坛酒埃布尔基本上能赚到孟-十美元的毛利,一年卖五万坛的话,毛利能达到一百五十万美元,遗憾的是,法国的税实在太高了,掮客先生最后净得的利润应该在五十万美元左右一一如果他没有合理避税的话。

但纵然是如此,埃布尔坚持要控制每年的销售量“法国的上限是十万坛,我绝对不会多卖,是的,我不希望为了一时的利润,做坏一个有潜力成为世界品牌的产品,但是我希望能得到一个备期二十年的代理协议。“这也是我的希望”陈太忠笑一笑,沽国人不管做奢侈品,还是玩垄断,都是很有一套的“你有信心今年在法国做够十万坛吗?”“我今年的目标是五万,即使市面上断货”埃布尔笑一笑,昂然回答他“几十万美元的损失,我还是能接受的,明年再十万吧。

“我很荣幸,选择了你做这个产品”陈太忠笑着伸手拍一拍他的肩头,第一批到欧洲的曲阳黄,简直就是凤凰市七拼八凑出来的「质量上是做了把关的,但要说生产能力,还真的勉强,西埃布尔只卖五万坛的话,凤夙那边就有了宝贵的时间,来提高加工生产能力。

不过,有疾风车的样板在前,陈某人也习惯了上足发条一样地赶工了,所谓商机就是这样,来得可能不经意,但是必须要珍惜。

然而,有一点他不得不提醒自己的合作伙伴,那是疾风车也经历过的“可是你要做奢侈品,就要做好类似中国酒对市场冲击的准备。”“哦,只要他们不在坛子上打那三个字,我无所谓”掮客先生毫不介意地耸一耸肩膀“否则,他们会很高兴地见到法院的传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