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2041 横生枝节

2040 2041横生枝节

按说,陈太忠在巴黎的时间要远远少于不在的时候,他又肯放权,袁顿这驻欧办的二把手,才应该是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

但是很遗憾,旁人并不这么看,不止大使馆的人不这么看,连那些讲究秩序的外国人也是如此,这一点,在曲阳黄的分销上就可以看出一斑来。

法国这边局面一打开,英国、意大利什么的跟着就知道了,接下来的接洽。袁主任就能负责,可不管是尼克还是安东尼,没有人跟他认真地谈过此事,埃布尔来过几回。虽然还算客气,却也主要是了解曲阳黄的供货时间、数量和周期。

陈太忠一来就不一样了,他来的第二天。上午是埃布尔来了,下午就是安东尼,隔了一天之后,尼克也派人过来了他没时间亲自过来。

议员先生现在已经升为了议长,目前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发表一些演讲什么的,他派来的人很谦恭地对陈主任解释,“先生说了,他的当选离不开中国朋友的大力支持

那是一定的,陈太忠想到了自己送给尼克的两只海洛因制成的景德镇瓷器,不禁微微一笑,也不知道这家伙最后是怎么用的,“请你转告尼克先生,我会在下一周,亲自去英国看望他,我还没有恭贺他的当选。”

“那么。关于中国黄酒的”对不瘤错了,是关于曲阳黄的销售那位终于将话题引入正轨。“我们是不是可以细谈一下?”

“跟我的副主任谈吧”小陈太忠一拍袁瑟的肩头,笑眯眯地对着来人,“当然,如果你有伽利略计划的最新情况,我愿意陪你谈一谈

“伽利略计共那位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话题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知道底细的。事实上。他在生活中谈论伽利略计划的时候,多是在抱怨政府未经他的允许,就挪用了他缴纳的税金。

一“我希望不要再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哥白尼计划,否则的话,我会考虑移民瑞典,那里有热情豪放的金发美女、顶级的色情片,即使坐着不干活,也有纳税人为你购买面包,嗯,我喜欢。”

“没有吗?那你跟我的副主任谈吧”。陈太忠笑一笑扬长而去,他眼里没有小人物,“我还要去拜会一下阿尔卡特的缪加先生年初的时候,阿尔卡特的亚太区总部已经迁移至上海,这是国际性通信设备供应商中,第一家将亚太区总部设在中国的公司。

而阿尔卡特同信息产业部的谈判,还在继续,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法国人很顽强,但是中国的干部铁下心将什么事情拖延下去的话,那就不仅仅是能用顽强来形容了。

缪加先生也是为此而纠结着,这两天听说陈太忠来了,就请他在方便时见面谈一谈,陈主任正琢磨着凤凰的手机要想尽快上马,有些元器件是不是可以委托阿尔卡特加工,心说那见一见也不错。

令他感到遗憾的是,法国人并不能为凤凰加工元器件,因为阿尔卡特自己的手机元器件,都外包出去不少,要说起来,这也是法国大部分企业的一个特点,核心技术有一些,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注意制造过程。

跟以工业制造业闻名的德国人相比,法国人更注重品牌的管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欧洲最愿意尝试垄断经营的非法国人莫属,埃布尔是如此,后来试图垄断中国矿泉水乃至于饮料市场的达能公司,同样是如此。

缪加先生不能提供好的服务小那么陈太忠也不会给他提供好的服务。不过,在聊到阿尔卡特是否该坚持控股上海贝尔的时候,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或者,双方可以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他想起了疾风车收购落自的股权分配方案,禁不住就要卖弄一下他的商业见识,“上海贝尔比你们多出一股就行

“谢谢你的建议,我们正打算这么做”。缪加先生笑眯眯地看着他。接着很无奈地一摊手,“但是你们应该不会答应”当然,我的意思是说,多出的一股,要属于我们阿尔卡特

“看来是一个小无法调和的矛盾”。陈太忠也笑一笑,心里有点汗颜。看来肖睦睦的建议,并不是她的首创,要玩商业理念,还是要多跟这帮洋鬼子学一学啊。

从阿尔卡特处出来,他又去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转了一圈,那个地方离石亮的超市很近,低矮的二层小楼,看起来更像是临时建筑。

才回到巴黎,陈太忠的应酬也不少,然而荒唐的是,他最想去的地方,反倒是不能去。蒙勇给他发邮件已经半个月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科隆纳强烈要求一些武器。

那时他在国内,自然不便联系,不过眼下才来巴黎,还是不便做出什么反应。否则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联想。于是他决定,在进入英国之后。再悄悄地潜回来。

陈太忠是周二下午到的伦敦,凤凰市政府副秘书长蔡京生已经于周一晚上抵达了伦敦,正在这里等他。

蝶焦集团的老总迟迟定不下来,但是凤凰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向英国供货了。在供货之前,市里要跟伯明翰这边草签个意向,同时把这边的焦炭样品拿过去化验一下。

按说老总没定下来,这个程序应该是由杨波来主持的。他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然而很遗憾,他跟陈太忠关系不和睦,而常务副市长曾学徽”跟陈太忠的关系更紧张。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煤焦集团的整合。就是田立平一手抓的。前文说过。这里面固然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田市长出面比较有威慑力,但是同时,也是因为市里没有合适的副市长来抓此事。

田立平抓了此事。章尧东就想插手煤焦集团的人士任命,而田市长坚决不撒手,所以就造成了这个老总的难产。

这次伦敦之行,章尧东是想让市委副书记姜勇来把关姜勇跟陈太忠关系不是很近,但

只是,田立平不肯答应,我们搞商品出口谈判呢,你党委的人瞎掺乎什么?章书记有心叫个真,打压一下老田的气焰,不过想一想,巴黎那边……那厮的头太难剃。

章尧东有信心在凤凰占上风小但是占了上风之后,去欧州吃冷落的话。那就是裸的打脸了,终于决定不再这件事上做文章,且让姓田的你得意一回。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田立平也派不出合适的人去。田市长自己没时间。景静砾也很忙,于是琢磨来琢磨去,派了一个比较顺眼的副秘书长蔡京生去。

蔡秘书长也是四十出头的主儿了,凤凰市不怎么讲对应负责的副市长这一套,他跟吴言和杨波的责权有些交集,但是细说起来,他跟吉建新的关系要好一点。

蔡京生领了这个任务,又带个会英语的小秘书一起来,第二天却才见到陈太忠,不过他怎么敢抱怨?陈主任号称市长杀手,杨锐锋、朱秉松和赵喜才都次第到在此人手下小他一个小小的副秘书长,实在开罪不起这样的人物。

陈太忠也是抱了公心来的,三人汇合之后,尼可接人的车也就到了一尼议长混混出身,其实不怎么讲迎来送往这一套的,不过对上陈太忠,有些东西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车到伯明翰,就是晚上七点了,尼克在自己的别墅里接待三位来自中国的客人,值得一提的是,酒桌上摆的居然是“曲阳黄”

饭后的闲聊当中。尼克貌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太忠,有别的中国人也在跟我的朋友接触,他们报的离岸价。每吨比你足足低了五美元,,你不觉得该做点什么吗?”

依照当时的行情,五美元就是人民币四十多块,加上出口退税就超过五十块了,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不高,但是乘以二十万吨,那就是很恐怖的数字了。

陈太忠当时就是一愣,随即眼睛一眯。“比,凶盯,是哪个混蛋干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尼克笑一笑,对陈表现出来的这种震惊感,他非常享受我惹不起你总有惹得起你的人,“但是,他们是存在的。

蔡京生不懂英语,但是他身边的小秘书懂不是?低声翻泽几句之后,蔡秘书长也震惊了,低声嘀咕一句,“降五十多块”这还能赚钱吗?”

“其实是运费上有差异”小秘书并不是一无是处,他很愿意向领导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这些人离出海口近的话,怎么都比咱们有优势。”

“是这样吗?”陈太忠沉吟一下,接着哼一声,“我就奇怪了,怎么我做点事情,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捣乱的家伙,尼克,我需要知道,这些混蛋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尼克笑着点点头”砌章横生枝节下

事实上,陈太忠听到尼克的话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要说别的生意也就罢了,这次跟伯明翰谈的生意,传出去还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一单买卖,他最早是锁定素波菩山煤业的,那里出了问题才转移到凤凰,不但市里大张旗鼓地整合煤焦资源,更是跟蓝家私下碰撞了一下,赵晨那个。疯子还试图插手煤焦生意。并且从他这里出货。

这就是事儿没办就吵到天下皆知了,这种情况,有人来撬生意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这煤焦的生意不比曲阳黄。

曲阳黄也是前期就炒得火热,但是里面的几个人脉渠道掌握在陈太忠自己手里,他又跑前跑后地去推销,而且形象包装也比较好认,这都是焦炭不能比的谁能从焦炭的外形上,看出来是山西的焦炭还是让东的?

当然,等曲阳黄大火之后,也必然会遇到类似产品的冲击,这个是一定的。但是现在还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饭毕,尼克盛情邀请几位客人住在他这里,不过陈太忠拒绝了。找一家宾馆住下之后,蔡京生也没心思休息,而是忧心仲仲地找到他。“对于新出现的竞争对手。陈主任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先等尼克落实情况吧”陈太忠既然想通了关节,到也不是很着急。“蔡处长你是个什么想法?”

“看那边是国企还是私企吧”蔡京生报之以苦笑,他可是没想到,都手拿把掐的事情了,还出现如此的变数,“要是国企,让组织帮着协调一下,要是私余…”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一咬牙,“既然来都来了,那就打价格战吧,看谁怕谁,不过,一吨让上五十块甚至更多”啧,我有愧田市长的信任啊,要不跟市里请示一下?”

大家都知道,打价格战的话,国企一般打不过私企,而且国企就不是很喜欢打价格战除非对手也是国企。否则东西卖出去没准还要背责任,蔡秘书长如此表示,也是豁出去了。

当然,他找陈主任商量的本意,是两人先统一一下认识,然后向市里汇报请示一下是都官场里做事的正常程序。

“这个价格战,未必一定要打”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摇头,他可以想像得到,这次十有是跟蓝家掐上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正像小秘书说的那样,蓝家组织货源的能力很强,有些地方离出海口真的特别近,只从陆路运输成本上,每吨没准能比凤凰占有百元以上的优势,想到这个,他冷笑一声,“坐看中国人自己掐,这正是英国人想要的结果。”

“那陈主任你的意思是?”蔡秘书长面色沉重,没错,别说英国人。每个采购者都喜欢坐看供货商互掐,谁也跟钱没仇不是?

但是,对方的报价已经比咱们低四十多了,不掐的话,岂不是把合同拱交道不多。又很看重这一单买卖。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拼价格”唉,拼价格”陈太忠长叹一声,心情真的很不好,“咱卖的都是知一…工品。利润本来就不大,要是曲阳黄也就算了。利酒世耐点。不行,我不惯他们毛病。

“也对”蔡京生沉着脸点点头,这话谁都会说,但是在这以资源换外汇的年代,敢将这话说出口并打算着手实施的主儿,还真的不多。不过,陈主任不但在凤凰呼风唤雨,据说在欧州很有点办法,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者心态吧?

“先看看是谁在跟我们抢生意瞧”陈太忠微微一笑,很灿烂的笑容。“蔡处长也别着急,这年头的事情,没什么是不能商量的。”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尼克打听到了来自另一家供货商的消息,是天津某家贸易公司。

必须要指出的是,尼议长是通过自己的手段了解到的,毕竟他曾经是伯明翰市的地下王者之一,而为陈太忠办事,他不想出什么辄漏他可以直接从朋友那儿得到消息。但是,这或者会让陈陷入某种被动当中。

为此,陈太忠专门向后推了一天,晚一天去上门拜会那采购者。而中午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天津那一家公司的来历一家做得很大的公司,蓝家阵营的。

蔡京生也从自己的渠道落实了这家公司的情况,面对一个年销售额数千万美元的公司,他的心情相当地沉重,“陈主任,我觉得他们会很难沟通。”

“我觉得不难沟通”陈太忠微微一笑,他的心思并不放在这家公司身上,他更多考虑的,是下家的问题,“怎么样才能让英国佬接受原价呢?”

当然,心思不放在这事上。并不代表他不办事,下午四点的时候,他和蔡京生带着小秘书,找到了这家公司谈判代表所在的宾馆。

来人的气派很大,下榻在一家高级酒店。还订了两个行政套间。一个标准间,四男三女。

陈太忠按响门铃的时候,套间里居然有五个人在场,正在喝茶聊天,开门的年轻男子一见来的是三个黄种人。眉头就是一皱,身子敏捷地一动。挡在门口,“你们找谁?”“郝总在吧?”陈太忠微微一笑,抬手就去推他,“你,给我滚开!”

男人见他伸手,下意识地抬手去抓他的手,动作异常地矫健一看就是练过的主儿,但是他怎么挡得住陈太忠?下一刻,他觉得眼一花手就抓空了,紧接着,胸口一阵大力传来,他不由自主地噔噔到退两步。

不过此人的身手也不是盖的小倒退几步之后,借势就将身体平衡了下来,紧接着身子微微一蹲,已经运气到腰间和腿部,作势就要扑过来。

“咦?”陈太忠有点微微的吃惊,他只当此人是退役的军人之类的。不成想看架势,居然是练过武术的,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孙,等一下。”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秃顶胖子,正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身边还靠着一咋,娇滴滴的小女孩,他胖虽胖,脸上却是有彪悍之色,不动声色地看着陈太忠,“你们是什么人?”

“凤凰陈太忠,不要告诉我你没听说过。”陈太忠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他身后,是战战兢兢的蔡京生和小秘书,这二位也知道陈主任能打,倒是不怕吃眼前亏,可是陈主任一出手就这么强势,给谁都得提心吊胆一你不是说,是来谈判的吗?怎么能这么谈呢?

这中年胖子就是郝总,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只不过眼中多少带了一丝异样,“哦。凤凰人”为什么跟我的司机动手?”

“我来这儿,不是跟你废话的”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往一张圈椅上一坐,笑吟吟地看着对方,“我是来送郝总上路的”

“送我上路?”郝总脸色再沉稳,听到这个带有歧义的词,嘴角也禁不住**一下,“嗯”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说明白点。”

“伯明翰风景不错,不过郝总你呆得时间有点长了”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回去得晚了,没准家里人要着急。”

“早听说凤凰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了”郝总哼一声,也不再藏着掖着。身为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自然有他的担当,“不过,跟我这么霸道,,凭什么?”

“介绍一下”陈太忠一指身边的蔡京生,“这是我们凤凰市政府蔡秘书长,这次来是谈焦炭供应的,我们要展开工作了。”

“你们卖焦炭,我们也要卖焦炭”郝总的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他慢慢地发话,甚至还探手从女儿手上端过了茶杯,轻啜一口。垂着眼皮发话了,“这市场,是要靠真本事来做的,大家各凭能力公平竞争,我今天心情好”

“你心情好不好。关我屁事”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脸上笑容依旧,仿佛那骂人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我说过了。我不是来跟你废话的”这片儿是我先谈的,你这么搅和,就是不给我面子。赶紧走人!”

这就是陈主任的逻辑,他做事一贯要先找道理,做恶客也要有做恶客的道理,是的,他认为自己被欺负了,于是就理直气壮地找上门来一

你要讲个先来后到!

至于说公平竞争,那才是扯淡,你丫运输成本就比我低,这公平吗?退一步说。就算成本差不多,但是你的利润预期比我低比我低的利润预期,这叫公平竞争吗?

陈某人找歪理,还是相当内行的,没办法,他就是爱以德服人。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带着蔡秘书长这俩灯泡上门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郝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嘴里不紧不慢地说着。“你又知道不知道,惹了我会带给你什么样的后果?”

明天晚上七点半到八点半,风笑在三江访谈回答书友提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逛一逛,从首页右侧靠下的“名家访谈”进入即可。

按说,陈太忠在巴黎的时间要远远少于不在的时候,他又肯放权,袁顿这驻欧办的二把手,才应该是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

但是很遗憾,旁人并不这么看,不止大使馆的人不这么看,连那些讲究秩序的外国人也是如此,这一点,在曲阳黄的分销上就可以看出一斑来。

法国这边局面一打开,英国、意大利什么的跟着就知道了,接下来的接洽。袁主任就能负责,可不管是尼克还是安东尼,没有人跟他认真地谈过此事,埃布尔来过几回。虽然还算客气,却也主要是了解曲阳黄的供货时间、数量和周期。

陈太忠一来就不一样了,他来的第二天。上午是埃布尔来了,下午就是安东尼,隔了一天之后,尼克也派人过来了他没时间亲自过来。

议员先生现在已经升为了议长,目前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发表一些演讲什么的,他派来的人很谦恭地对陈主任解释,“先生说了,他的当选离不开中国朋友的大力支持

那是一定的,陈太忠想到了自己送给尼克的两只海洛因制成的景德镇瓷器,不禁微微一笑,也不知道这家伙最后是怎么用的,“请你转告尼克先生,我会在下一周,亲自去英国看望他,我还没有恭贺他的当选。”

“那么。关于中国黄酒的”对不瘤错了,是关于曲阳黄的销售那位终于将话题引入正轨。“我们是不是可以细谈一下?”

“跟我的副主任谈吧”小陈太忠一拍袁瑟的肩头,笑眯眯地对着来人,“当然,如果你有伽利略计划的最新情况,我愿意陪你谈一谈

“伽利略计共那位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话题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知道底细的。事实上。他在生活中谈论伽利略计划的时候,多是在抱怨政府未经他的允许,就挪用了他缴纳的税金。

一“我希望不要再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哥白尼计划,否则的话,我会考虑移民瑞典,那里有热情豪放的金发美女、顶级的色情片,即使坐着不干活,也有纳税人为你购买面包,嗯,我喜欢。”

“没有吗?那你跟我的副主任谈吧”陈太忠笑一笑扬长而去,他眼里没有小人物,“我还要去拜会一下阿尔卡特的缪加先生年初的时候,阿尔卡特的亚太区总部已经迁移至上海,这是国际性通信设备供应商中,第一家将亚太区总部设在中国的公司。

而阿尔卡特同信息产业部的谈判,还在继续,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法国人很顽强,但是中国的干部铁下心将什么事情拖延下去的话,那就不仅仅是能用顽强来形容了。

缪加先生也是为此而纠结着,这两天听说陈太忠来了,就请他在方便时见面谈一谈,陈主任正琢磨着凤凰的手机要想尽快上马,有些元器件是不是可以委托阿尔卡特加工,心说那见一见也不错。

令他感到遗憾的是,法国人并不能为凤凰加工元器件,因为阿尔卡特自己的手机元器件,都外包出去不少,要说起来,这也是法国大部分企业的一个特点,核心技术有一些,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注意制造过程。

跟以工业制造业闻名的德国人相比,法国人更注重品牌的管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欧洲最愿意尝试垄断经营的非法国人莫属,埃布尔是如此,后来试图垄断中国矿泉水乃至于饮料市场的达能公司,同样是如此。

缪加先生不能提供好的服务小那么陈太忠也不会给他提供好的服务。不过,在聊到阿尔卡特是否该坚持控股上海贝尔的时候,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或者,双方可以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他想起了疾风车收购落自的股权分配方案,禁不住就要卖弄一下他的商业见识,“上海贝尔比你们多出一股就行

“谢谢你的建议,我们正打算这么做”缪加先生笑眯眯地看着他。接着很无奈地一摊手,“但是你们应该不会答应”当然,我的意思是说,多出的一股,要属于我们阿尔卡特

“看来是一个小无法调和的矛盾”陈太忠也笑一笑,心里有点汗颜。看来肖睦睦的建议,并不是她的首创,要玩商业理念,还是要多跟这帮洋鬼子学一学啊。

从阿尔卡特处出来,他又去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转了一圈,那个地方离石亮的超市很近,低矮的二层小楼,看起来更像是临时建筑。

才回到巴黎,陈太忠的应酬也不少,然而荒唐的是,他最想去的地方,反倒是不能去。蒙勇给他发邮件已经半个月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科隆纳强烈要求一些武器。

那时他在国内,自然不便联系,不过眼下才来巴黎,还是不便做出什么反应。否则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联想。于是他决定,在进入英国之后。再悄悄地潜回来。

陈太忠是周二下午到的伦敦,凤凰市政府副秘书长蔡京生已经于周一晚上抵达了伦敦,正在这里等他。

蝶焦集团的老总迟迟定不下来,但是凤凰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向英国供货了。在供货之前,市里要跟伯明翰这边草签个意向,同时把这边的焦炭样品拿过去化验一下。

按说老总没定下来,这个程序应该是由杨波来主持的。他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然而很遗憾,他跟陈太忠关系不和睦,而常务副市长曾学徽”跟陈太忠的关系更紧张。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煤焦集团的整合。就是田立平一手抓的。前文说过。这里面固然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田市长出面比较有威慑力,但是同时,也是因为市里没有合适的副市长来抓此事。

田立平抓了此事。章尧东就想插手煤焦集团的人士任命,而田市长坚决不撒手,所以就造成了这个老总的难产。

这次伦敦之行,章尧东是想让市委副书记姜勇来把关姜勇跟陈太忠关系不是很近,但

只是,田立平不肯答应,我们搞商品出口谈判呢,你党委的人瞎掺乎什么?章书记有心叫个真,打压一下老田的气焰,不过想一想,巴黎那边……那厮的头太难剃。

章尧东有信心在凤凰占上风小但是占了上风之后,去欧州吃冷落的话。那就是裸的打脸了,终于决定不再这件事上做文章,且让姓田的你得意一回。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田立平也派不出合适的人去。田市长自己没时间。景静砾也很忙,于是琢磨来琢磨去,派了一个比较顺眼的副秘书长蔡京生去。

蔡秘书长也是四十出头的主儿了,凤凰市不怎么讲对应负责的副市长这一套,他跟吴言和杨波的责权有些交集,但是细说起来,他跟吉建新的关系要好一点。

蔡京生领了这个任务,又带个会英语的小秘书一起来,第二天却才见到陈太忠,不过他怎么敢抱怨?陈主任号称市长杀手,杨锐锋、朱秉松和赵喜才都次第到在此人手下小他一个小小的副秘书长,实在开罪不起这样的人物。

陈太忠也是抱了公心来的,三人汇合之后,尼可接人的车也就到了一尼议长混混出身,其实不怎么讲迎来送往这一套的,不过对上陈太忠,有些东西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车到伯明翰,就是晚上七点了,尼克在自己的别墅里接待三位来自中国的客人,值得一提的是,酒桌上摆的居然是“曲阳黄”

饭后的闲聊当中。尼克貌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太忠,有别的中国人也在跟我的朋友接触,他们报的离岸价。每吨比你足足低了五美元”你不觉得该做点什么吗?”

依照当时的行情,五美元就是人民币四十多块,加上出口退税就超过五十块了,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不高,但是乘以二十万吨,那就是很恐怖的数字了。

陈太忠当时就是一愣,随即眼睛一眯。“比,凶盯,是哪个混蛋干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尼克笑一笑,对陈表现出来的这种震惊感,他非常享受我惹不起你总有惹得起你的人,“但是,他们是存在的。

蔡京生不懂英语,但是他身边的小秘书懂不是?低声翻泽几句之后,蔡秘书长也震惊了,低声嘀咕一句,“降五十多块”这还能赚钱吗?”

“其实是运费上有差异”小秘书并不是一无是处,他很愿意向领导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这些人离出海口近的话,怎么都比咱们有优势。”

“是这样吗?”陈太忠沉吟一下,接着哼一声,“我就奇怪了,怎么我做点事情,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捣乱的家伙,尼克,我需要知道,这些混蛋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尼克笑着点点头”砌章横生枝节下

事实上,陈太忠听到尼克的话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要说别的生意也就罢了,这次跟伯明翰谈的生意,传出去还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一单买卖,他最早是锁定素波菩山煤业的,那里出了问题才转移到凤凰,不但市里大张旗鼓地整合煤焦资源,更是跟蓝家私下碰撞了一下,赵晨那个。疯子还试图插手煤焦生意。并且从他这里出货。

这就是事儿没办就吵到天下皆知了,这种情况,有人来撬生意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这煤焦的生意不比曲阳黄。

曲阳黄也是前期就炒得火热,但是里面的几个人脉渠道掌握在陈太忠自己手里,他又跑前跑后地去推销,而且形象包装也比较好认,这都是焦炭不能比的谁能从焦炭的外形上,看出来是山西的焦炭还是让东的?

当然,等曲阳黄大火之后,也必然会遇到类似产品的冲击,这个是一定的。但是现在还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饭毕,尼克盛情邀请几位客人住在他这里,不过陈太忠拒绝了。找一家宾馆住下之后,蔡京生也没心思休息,而是忧心仲仲地找到他。“对于新出现的竞争对手。陈主任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先等尼克落实情况吧”陈太忠既然想通了关节,到也不是很着急。“蔡处长你是个什么想法?”

“看那边是国企还是私企吧”蔡京生报之以苦笑,他可是没想到,都手拿把掐的事情了,还出现如此的变数,“要是国企,让组织帮着协调一下,要是私余…”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一咬牙,“既然来都来了,那就打价格战吧,看谁怕谁,不过,一吨让上五十块甚至更多”啧,我有愧田市长的信任啊,要不跟市里请示一下?”

大家都知道,打价格战的话,国企一般打不过私企,而且国企就不是很喜欢打价格战除非对手也是国企。否则东西卖出去没准还要背责任,蔡秘书长如此表示,也是豁出去了。

当然,他找陈主任商量的本意,是两人先统一一下认识,然后向市里汇报请示一下是都官场里做事的正常程序。

“这个价格战,未必一定要打”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摇头,他可以想像得到,这次十有是跟蓝家掐上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正像小秘书说的那样,蓝家组织货源的能力很强,有些地方离出海口真的特别近,只从陆路运输成本上,每吨没准能比凤凰占有百元以上的优势,想到这个,他冷笑一声,“坐看中国人自己掐,这正是英国人想要的结果。”

“那陈主任你的意思是?”蔡秘书长面色沉重,没错,别说英国人。每个采购者都喜欢坐看供货商互掐,谁也跟钱没仇不是?

但是,对方的报价已经比咱们低四十多了,不掐的话,岂不是把合同拱交道不多。又很看重这一单买卖。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拼价格”唉,拼价格”陈太忠长叹一声,心情真的很不好,“咱卖的都是知一…工品。利润本来就不大,要是曲阳黄也就算了。利酒世耐点。不行,我不惯他们毛病。

“也对”蔡京生沉着脸点点头,这话谁都会说,但是在这以资源换外汇的年代,敢将这话说出口并打算着手实施的主儿,还真的不多。不过,陈主任不但在凤凰呼风唤雨,据说在欧州很有点办法,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者心态吧?

“先看看是谁在跟我们抢生意瞧”陈太忠微微一笑,很灿烂的笑容。“蔡处长也别着急,这年头的事情,没什么是不能商量的。”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尼克打听到了来自另一家供货商的消息,是天津某家贸易公司。

必须要指出的是,尼议长是通过自己的手段了解到的,毕竟他曾经是伯明翰市的地下王者之一,而为陈太忠办事,他不想出什么辄漏他可以直接从朋友那儿得到消息。但是,这或者会让陈陷入某种被动当中。

为此,陈太忠专门向后推了一天,晚一天去上门拜会那采购者。而中午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天津那一家公司的来历一家做得很大的公司,蓝家阵营的。

蔡京生也从自己的渠道落实了这家公司的情况,面对一个年销售额数千万美元的公司,他的心情相当地沉重,“陈主任,我觉得他们会很难沟通。”

“我觉得不难沟通”陈太忠微微一笑,他的心思并不放在这家公司身上,他更多考虑的,是下家的问题,“怎么样才能让英国佬接受原价呢?”

当然,心思不放在这事上。并不代表他不办事,下午四点的时候,他和蔡京生带着小秘书,找到了这家公司谈判代表所在的宾馆。

来人的气派很大,下榻在一家高级酒店。还订了两个行政套间。一个标准间,四男三女。

陈太忠按响门铃的时候,套间里居然有五个人在场,正在喝茶聊天,开门的年轻男子一见来的是三个黄种人。眉头就是一皱,身子敏捷地一动。挡在门口,“你们找谁?”“郝总在吧?”陈太忠微微一笑,抬手就去推他,“你,给我滚开!”

男人见他伸手,下意识地抬手去抓他的手,动作异常地矫健一看就是练过的主儿,但是他怎么挡得住陈太忠?下一刻,他觉得眼一花手就抓空了,紧接着,胸口一阵大力传来,他不由自主地噔噔到退两步。

不过此人的身手也不是盖的小倒退几步之后,借势就将身体平衡了下来,紧接着身子微微一蹲,已经运气到腰间和腿部,作势就要扑过来。

“咦?”陈太忠有点微微的吃惊,他只当此人是退役的军人之类的。不成想看架势,居然是练过武术的,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孙,等一下。”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秃顶胖子,正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身边还靠着一咋,娇滴滴的小女孩,他胖虽胖,脸上却是有彪悍之色,不动声色地看着陈太忠,“你们是什么人?”

“凤凰陈太忠,不要告诉我你没听说过。”陈太忠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他身后,是战战兢兢的蔡京生和小秘书,这二位也知道陈主任能打,倒是不怕吃眼前亏,可是陈主任一出手就这么强势,给谁都得提心吊胆一你不是说,是来谈判的吗?怎么能这么谈呢?

这中年胖子就是郝总,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只不过眼中多少带了一丝异样,“哦。凤凰人”为什么跟我的司机动手?”

“我来这儿,不是跟你废话的”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往一张圈椅上一坐,笑吟吟地看着对方,“我是来送郝总上路的”

“送我上路?”郝总脸色再沉稳,听到这个带有歧义的词,嘴角也禁不住**一下,“嗯”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说明白点。”

“伯明翰风景不错,不过郝总你呆得时间有点长了”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回去得晚了,没准家里人要着急。”

“早听说凤凰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了”郝总哼一声,也不再藏着掖着。身为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自然有他的担当,“不过,跟我这么霸道”凭什么?”

“介绍一下”陈太忠一指身边的蔡京生,“这是我们凤凰市政府蔡秘书长,这次来是谈焦炭供应的,我们要展开工作了。”

“你们卖焦炭,我们也要卖焦炭”郝总的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他慢慢地发话,甚至还探手从女儿手上端过了茶杯,轻啜一口。垂着眼皮发话了,“这市场,是要靠真本事来做的,大家各凭能力公平竞争,我今天心情好”

“你心情好不好。关我屁事”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脸上笑容依旧,仿佛那骂人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我说过了。我不是来跟你废话的”这片儿是我先谈的,你这么搅和,就是不给我面子。赶紧走人!”

这就是陈主任的逻辑,他做事一贯要先找道理,做恶客也要有做恶客的道理,是的,他认为自己被欺负了,于是就理直气壮地找上门来一

你要讲个先来后到!

至于说公平竞争,那才是扯淡,你丫运输成本就比我低,这公平吗?退一步说。就算成本差不多,但是你的利润预期比我低比我低的利润预期,这叫公平竞争吗?

陈某人找歪理,还是相当内行的,没办法,他就是爱以德服人。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带着蔡秘书长这俩灯泡上门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郝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嘴里不紧不慢地说着。“你又知道不知道,惹了我会带给你什么样的后果?”

明天晚上七点半到八点半,风笑在三江访谈回答书友提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逛一逛,从首页右侧靠下的“名家访谈”进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