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4 -2245一声巨响

22442245一声巨响

“抛章声巨响上

陈太忠这么一耍横,还真把郝亮明吓了一个半死,在中枪的第二天,一行七人就逃离了伦敦,其间还不停地指天骂地,诅咒发誓回国之后,要陈某人的好看。

不过陈太忠肯定不会在意这些,对方要是跟他玩阴的,他绝对不怕,事实上他处级干部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保护伞,这不是体制外这样那样的老板能比肩的。

那么从理论上讲,能撂倒他的只有体制的力量,通过种种合理或者貌似合理的程序,然而,他所在的天南官场,是黄家的大本营,谁有这份能耐,在这里扳倒黄家派系的人?

当然,若是能干掉此人,那是最省心的选择,所以他对尼议长表示出了适度的不满,“尼克,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请的枪手,一定是一个女人!”

“那么在四季酒店放火的,也肯定是女人”尼克翻一翻白眼,笑嘻嘻地反驳他,四季酒店一场火,也没烧死一个人。

不过,看到某人的笑容开始变得诡异,议长大人眨巴眨巴眼睛,放弃了继续刺激的努力,只是苦笑一声,“陈,如果他们死在英国布鲁斯伯爵的单子,或者就不那么好谈了,川他本人是绿色和平组织的赞助商,是的,他是素食主义者,非常地博爱,崇尚大自然。”

“但是”他买的是焦炭”陈太忠咳嗽一声,“这个生产过程中的污染”是很严重的,我想,这不用我跟你细说的吧?”

“但是这焦炭来自于中国,而不是伯明输”好吧,我说走嘴了”尼克猛地发现了不妥,尴尬地清一清喉咙,“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陈”布鲁斯伯爵也要生存小他还养了五匹纯种马,其中一匹会在九月征战悉尼奥运会,是的,他的开销比你想像得要大。”

“如果他的纯种马生了病,却又被你治好的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眼中掠过一丝异彩,“尼克川,我的焦炭贵一点无所谓的吧?”

“那是当然”尼克见状,就知道这家伙又要出歪点子了,反正陈太忠出手的效果一向不错,他做做人情又何乐而不为呢?“但是我必须强调,不是贵一点,是原价”事实上,最近英国的焦炭需求量大增,但是价格反而有点下滑。”

呃,难道我误会了郝亮明那家伙?这个念头在陈太忠脑中一闪而过,不过他是属鸭子的,肉烂了嘴都不会软,于是冷冷一笑,“那些不是做长久生意的,我比别人高,是因为我有信心保质保量,而且,我要防备你们的反倾销陷阱!”

反倾销陷阱”好吧,其实这话他只是随便说说,可是尼克听得却是一愣,好半天才缓缓点头,“太忠,我想我已经有充足的理由,说服布鲁斯先生了,但是……必须是在原来的价位上。”“价格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不变的,只有凤凰焦炭的质量”陈太忠很难得地抒情了一下,“尼克,如果只有一个人中国人能把焦炭送到英国。你认为会是谁?”

那肯定是你们的一号,中国是独裁国家来的!尼克哈哈大笑了起来,嘴上却是说得异常诚恳,“那当然是你喽,我亲爱的太忠。”

“你知道就好”陈太忠点点头,他并不会读心术,哪怕他成功地晋级紫府金仙,也休想修得此术小所以他对尼议长的回答很满意,“所以不用理会伯爵先生,干掉他”必须的。”

“等他出了英国,好吗?”尼克实在惹不起这个。“恶棍”一这个。名词以往是别人用来形容他的,“我已经是议长了,你明白吗?”

“好吧”陈太忠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很好说话的,尤其在别人有苦衷的时候,“那么,在他落脚的下一个国家,干掉他,我不会再容忍任何的托词了,尼克,议长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请相信我,官场和黑社会本来就差不多

但是非常尴尬的是,郝亮明选择的下一个落脚点,让尼议长欲哭无泪,“荷兰阿姚斯特丹”天哪,那里是绿色和平组织的总部,陈,我不是不想帮你,但是

“哦,你总是让我为难”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摇摇头,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生气,“那么,就算了吧,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他倒是想不算了呢,黄汉祥给他打电话了。

在枪击事件发生之后不久,蔡京生终于得到了四季酒店失火的消息,说句实话,他带个小秘书在英国闲逛。人生地不熟的,基本上任何消息都不可能知道,就这消息,还是导游带着他们路过酒店的时候看到失火的痕迹才知道的。

导游是本地人,是尼克介绍过来的,让他们在谈判的同时,也感受一下当地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小不可否认,这是尼议长一番热情和体贴的心意。

导游见他俩注意此地,说不得就将从电视上得来的消息转述一遍,“火是昨天凌晨烧着的,没有人员伤亡,据说里面住的是妾个亚洲人哦,上帝,希要不是中国人。”

蔡京生和小秘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说话,下一刻,蔡秘书长不动声色地发鼻了,“听说汇丰银行的前身米兰达银行,就在伯明翰?讲一讲这个吧”

他俩可以对此事听而不闻,但是黄汉祥不行,陈太忠悍然出手追杀,让黄总心里很觉得痛快,他也表示出了回护的态度凤凰人的合同,是那么好撬的吗?

然而与此同时,他也不得不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告诉他适可而止就行了,“人家已经很委屈了,说你连离开的时间都没给人家留。”

“但是我起码跟他打招呼了”陈太忠哼一声,对老黄劝他住手很是不满,反正强词夺理的话,他是不输任何人的,“他低价恶意撬我合同的时候,跟我打招呼了吗?”

而且,陈某人一向打死不承认自己做的事,这次也是一样,“这事情不是我干的,黄二桌会,一一一一我在英国有此合作伙伴的,但是我对他们的很有限。”

“两次下手都搞不死,你好意思再下手。我还丢不起那人呢”黄汉祥知道,跟这家伙讲道理,一般是没用的,尤其这厮现在在国外,天高皇帝远的,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事,于是他只能动之以情了,“别让你黄二伯面子上挂不住。”

“他不死,您面子上才会挂不住,你知道他牛逼哄哄地说了点什么吗?”陈太忠少不得将郝亮明装逼时候的话重说一遍,“人家这么说话,可是没把您放在眼里。”

他告黑状说小话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不过黄汉祥心里既然已经有了算计,那他再说什么也都是没用了。到最后他只能胡搅蛮缠,“万一回国以后,他报复我小我不是很惨?”

“再给他个胆子”黄汉祥冷笑一声,他这一辈子,欺软怕硬的主儿不知道见了多少,才不会把那种小人物放在心上,“我担保了他要是敢歪心思,不用你张嘴小我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有些人的保证是做不得数的,但是显然,黄家老二的担保是值得信赖的,陈太忠见老黄执意如此,也只能悻悻作罢了他不能让老黄为难。

从黄二伯的反应上来看,黄家和蓝家现在的行情,也确实是半斤八两势均力敌,陈某人在英国没命地折腾郝亮明,蓝家对此无能为力,但是黄家也不让他再折腾下去,以免引起太坏的影响,徒然授人以柄。

又等了一天,布鲁斯伯爵回来,他对凤凰人提供的焦炭表示满意,当然,他对这个价格有一些困惑。不过,在听了尼克的解释之后。伯爵很大度地点点头,“好吧,我必须承认,稳定大于一切。”

大宗消耗性的资源类物资,原本就是如此,稳定通畅的供应渠道,远比价格上一星半点的优势重要得多。更别说焦炭是用来炼钢的,一旦供应不上,可不是停产那么简单,炉子都有跟着报废的危险!

关于这一点,其实郝亮明也很清楚,但是他思考问题,就是秉承着“我不卖也会有人卖”的理念,而且他还要低价冲击市场,却从来不考虑利用对方的需求做一些文章。

相较而言,陈太忠就比他强太多了,陈某人不但要卖,还要平价卖,并且很不客气地将扰乱市场的人打出去。甚至差一点追杀成功。

当然,陈主任如此行事,主要还是想保住自己的面子和尊严。但是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上来看。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政府官员该做的事情,宏观控制的同时,尽量为自己区域内的公司争取效益。

实力和眼界不同,做事的方式就不同。从这一点上来说,陈太忠强出郝亮明不止三条街不过这也难怪,人家可是仙人来的。

丑巧章一声巨响下

就在蔡京生同布鲁斯纣结于供货细节的时候,陈太忠却是找尼克借了一辆美洲虎,趁着黑夜一路疾驰,奔到多佛尔港口之后,收起汽车,万里闲庭到法国加来,继续没命狂奔。

“嘿,伙计,我好像看见了一辆汽车”高速路上,一辆雪铁龙轿车正在不紧不慢地开着,副驾驶位置上的年轻人无意中向外看了一眼,“哦,那是汽车吗?”

“我说,你少抽点大麻不行吗?”开车的年轻人厌恶地皱一皱眉头,才要继续发话,猛地觉得车子一震,旁边一辆看不清牌照的黑色汽车疾驰而去,带起的风居然让他把着方向盘的手觉得有点失控,“哦”上帝,这是什么车?”

一边说,他一边低头看一眼时速表,“时速一百一十公里,哦,天呐,那辆车开了有多快?二百五十公里吗?”

陈太忠借来美州虎当然是为了赶路,他将这辆车的外形和车牌稍加掩饰之后,就一路疯狂地奔向戛纳。

从伯明翰到戛纳,不但要渡过英吉利海峡,还要横穿整个法国。路程真的不短,而且,他不但要去小还要回来,他的仙力是大涨了,但也不能随便浪费不是?

蒙勇接了睚眦的邮件之后,已经到达了戛纳,寻个宾馆住了下来,他没有汇报自己的位置,因为没必要,睚眦找得到他黑脸男人从来都不问他在哪里。

约莫是凌晨两点半左右,“哥在巴黎很寂寞”正无所事事在聊天室里转悠,猛地听到敲门声,他犹豫一下,走上前打开房门,黑脸的汉子鼻子一闪进了房间。

“你好像不开门就能进来的吧?”蒙勇撇一撇嘴,关上了房门。

“嗯?”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心说你子居然也敢这么跟我说话了?说不得哼一声,“我怎么进来,需要跟你请示吗?”

“不是”蒙勇苦笑一声,摇摇头,“这大半夜的,你敲门”头儿你知道,我在法国活得也是提心吊胆的,你这不是吓唬人吗?”

“嗯,回头再帮你找一笔钱,早点把身份办下来吧”陈太忠听得扬一扬眉毛,对小蒙这个家伙,他有一点本能的好感,如若不然也不会屡屡送他玉片护身,想到对方活得惶惶不可终日,倒也能理解其心情。

“我现在正在办呢,花了不少钱了”蒙勇听得微微一笑,“不过,钱总是不嫌多的”您把东西带过来了吗?”

“没带”陈太忠摇摇头,信手递了一张纸片给他,“三天后,按这个地方去找吧,里面有科隆纳要的东西。法马斯步枪、八十毫米火箭筒,还有地雷和炸药”全是法国货。”

“三天后吗?”蒙勇犹豫一下,点点头,没再发问。

陈太忠说的三天后,其实是忽悠人的。前两天他一来巴黎,就摸了一家法军的军火仓库,顺了点枪械弹药之后,将东西藏到了科西嘉乌上。

只不过他若当时找蒙勇的话,容易暴露身份,像他这次亲来戛纳,其实也不无掩饰身份的意思,从侧面证明正在伯明翰的陈某某并不是睚眦。

当然,这张纸片话说,总不是那么很自观,也不保险,而且陈太忠也有”没见蒙勇了,时不时地露个头,才是驻下之道,也省得下面人心存侥幸。

“让科隆纳选个奥运项目动手吧”陈太忠还有别的吩咐,“尤其在法国人的优势项目上,比如说击剑、柔道什么的,实在不行”炸死几匹参赛的马也算,今年是奥运年。”

这可不是黄汉祥的授意,而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九月份就是悉尼奥运会了。这个时候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针对奥运项目做些活动的话,能造成极大的影响和轰动。

这是一石两鸟之计,既打击了法国人今年参赛的实力,又能影响巴黎对迟年奥运的申办若是巴黎申办成功,谁能保证暇年发生在慕尼黑奥运会的惨案不会上演?

陈某人很是为自己的算计而得意,于是就懒得请示黄汉祥了可是蒙勇听到这个指示之后,登时就是一愣,“奥运会项目”是为北京申奥排除对手吗?”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呢?”陈太忠回答得相当不客气,这个问题很容易暴露睚眦的身份,“关键是影响够大,我相信科隆纳能充分体会到这一点。”

“但是,,这是奥运会啊,奥运远离政治,让战争走开,体育运动不应该涉及政治的”蒙勇刚才只是瞎猜,眼见黑脸汉子执意如此,他就有点不解。

没错小蒙是已经不再是乖个懵懂的年轻人了,但是他心里总是有点正义感,也总愿意相信一些美好的事物,“奥运会是以和平、友谊和进步为宗旨的,不分地位和种族,这是奥运之父顾拜旦提出来的口号,而且,”他还就是巴黎人。”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幼稚。”陈太忠被他气得笑了,麻痹的你当我在巴黎奥申委看到的资料里,那些龌龊都不存在吗?

“反正你就跟科隆纳这么说吧,做不做是他的事儿”他最后丢下一句话,轻飘飘地走了,他没办法说得太多,说得越多越容易露马脚,让小蒙猜出他的针对性来,那就不好了。

蒙勇可是被这个命令弄得有点纠结,两天之后,他又给睚眦发个邮件,因为他认为这个命令实在有点问题,“我是以中国人的身份,跟那谁接触的,真要执行了这道命令,将来一旦走漏风声,会不会损坏”形象呢?”

这家伙还真是事儿多,陈太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法国,这个问题是问得不错,但是小子你操心太多了,“你不过就是个那啥的同情者,关其他人什么事儿呢?”

政治其实就是这么回事,那些支持各种反*政*府组织或者团体的人,往往都要将其标榜为“个人行为”中国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次这种亏了,别人做得,咱就学不得?

正经是,陈太忠有点怀疑,那个科隆纳有没有这样的胆子,在他的印象中,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没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与其说那是个恐怖组织,到不如说是黑社会。

六天之后,四月三十日,法国里昂的国家赛艇练基地里,传出一声惊天的巨响,几条参赛的赛艇被炸得七零八落,由于是周日,所以没有运动员受伤,只是几个游客被赛艇碎片扎伤,一名看守人员也受到点轻伤。

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宣称对这次爆炸负责。

由于国家赛艇练基地的旁边,就是法国最大的水上俱乐部。这俱乐部有两千多名的会员,而周末里来的会员比较多,于是,这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就传开了。

遗憾的是,这消息只是在里昂的媒体上做出了大幅报道,其他各个小大区对此反应不是很激烈,只是轻描淡写地报导了一下反正没炸死人不是?

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那真是相当地欲哭无泪,好吧,这赛艇,姑且也算是法国人的强项,但是练基地不在巴黎不是?我针对的是巴黎申奥,你给我搞到里昂去做什么,里昂又不申奥!

后来他才知道,巴黎对这次爆炸还是相当重视的,因为这是第一次,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对奥运项目下手,而悉尼奥运会已经进入倒计时了,这个动舟绝对值得高度关注!

媒体上报道得轻描淡写,那也是法国政府下令淡化此事的影响了,这事儿搞得沸沸扬扬的话,不但会让即将参赛的运动员生出一定的负面情绪,也会让正在申办力年奥运会的巴黎被动,于是陈太忠第一次发现,合着这捂盖子,也不仅仅是中国官场的专利。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接到爆炸的消息之后,陈太忠打开了都箱,果然,蒙勇的邮件又到了,上面解释了一下。说是科隆纳认为巴黎警卫森严,不太好下手,就选择了里昂。

要说巴黎警卫森严,猪都会笑,蒙勇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他在巴黎绑架勒赎如入无人之境,所以他个人认为。科隆纳的胆子还不够大,炸个赛艇练基地都要选个没人的时间,由此可见,此人追求的是影响力,而不是威慑力。

当然,也不能排除相关场地确实警卫森严的可能小蒙对这一点不是特别确信毕竟离奥运会只剩下四个月了。

“你好歹也炸几匹马嘛,连点血都不见”陈太忠郁闷地关闭了邮箱界面,九万美元加上那么多武器弹药,就听了一个爆仗?他忿忿地嘀咕一句。“看来这不是自己人,还真就不好控制,啧”

要不,哥们儿出一趟手,让科隆纳冒名顶替一下?下一刻,陈某人开始琢磨起这个可能性了,他并不记得上一世北京奥运的火炬在巴黎被抢,巴黎市政府还挂起了小狗旗,但是看到那些巴黎奥申委的内部资料之后,他就对这种事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了。

还顾拜旦的故乡?王八蛋的故乡吧。

月底了,还有谁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