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6 -2247卡瓦娜

22462247卡瓦娜

伤章卡瓦娜上

陈太忠琢磨一阵之后,终于决定暂时不考虑此事,他并不是没有信心说服科隆纳靠说的不行,那可以靠别的嘛,以德服人也是要讲个尺度的不是?

北京申奥,这可是国家大事小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食古不化。

陈太忠正经担心的,是黄汉祥的反应,强行出手问题不大,无非耗费点仙力而已,但是出手之后别人不领情。甚至没准会抱怨自己碍事儿,那可就没意思了。

所以他决定等一等,看里昂赛艇练基地的爆炸案发生后,上面有什么说法没有。

事实证明,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真的不算太低,爆炸案发生后的第三天,陈太忠正在张罗五四青年节的活动,就接到了谷涛的电话,“陈主任,请来大使馆一趟,有事找你。”

谷参赞在驻欧办连着碰了几个钉子之后,说话和办事已经不复以前那种高高在上的味道,不过大使馆衙门大,指望人家低声下气也是不可能的,牙关里能蹦出“请”字来,那就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我顾不上”陈某人的宰相肚量可不是吹出来,很干脆地拒绝了对方,事实上,中国的官场大多时候,不同的人就对应不同的权责范围,大使馆也不例外,所以一听是谷涛打来的电话,他就猜到大概是什么事儿了,心说你有事找我,还让我过去,这算怎么个态度?

反正,他认为自己是没有求到谷涛的地方,自然就要拿一拿架子,总算是他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无礼,就解释一下,“谷参赞,我这儿正准备五四青年节的活动,一会儿要去各大院校,给留学生们做个宣传。”

“五四青年节”谷涛在电话这边听得就是一龇牙,我说陈太忠你少折腾一点行不行啊?这是咱们国家的节日,根本不是法国人。月旧日度过的世界青年日,也不是联合国去年定的口月口日的国际青年节。

五四青年节是为纪念“五四运动”而设立的,那是一场反帝反封建的爱国学生运动”,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五四运动的起因是在于反对不平等的《凡尔赛和约》,而这和约签订的地点凡尔赛宫

它就在巴黎。

“那我过去找你吧”谷参赞也不拿架子了,心说我这么过去,要是看到什么碍眼的玩意儿,还能找机会劝一劝陈太忠,“你什么时候在?”

“我留守”陈太忠笑着回答,“袁主任和小刘都要出去,办公室不能没人”往常也就算了,今年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也积极参与,待会儿荀德健要过来。”

你小子就是不想来大使馆吧?谷涛行他这么说,不得不如此猜测,说不得心里就要再一次抱怨一下:这家伙也实在太骄横了吧?

他的抱怨是有道理的,五十分钟后,大使馆的车来到了驻欧办。谷参赞走下车来,身后有人拖着两个行李箱走了下来,门卫识得这车子,也就没有阻拦两人进入。

“这是国内托我送给你的东西”谷涛走进陈太忠办公室,见没有旁人,就直接发话了,“陈主任你这儿”说话方便不?”

在巴黎,你找不到比这儿更安全的地方了!陈太忠手一摆,顺势虚空划出一个隔绝声音的阵法。微笑着点点头,“毫无问题,你说吧。”

“国内最新研制的卫星通话器”谷参赞冲拖着皮箱的人一努嘴,“给他安装出来”保密程度我就不解释了,你可以用它跟国内放心通话,我强调一点,这是借给你用的。”

“最新的通话器吗?”陈太忠看着那位打开皮箱娴熟地安装。一时有点傻眼,这东西看起来比微波炉还要大很多,加上外面的导线、小锅和发射器,占了差不多有一立方米的空间。“这东西比我的手机大得太多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谷涛白他一眼,心说我不跟你这个文盲叫真,接着教他如何使用,又给了他密码和账户,这才悻悻地辩解一句,“这是“国内研制。的!明白吧?体积大了一点点,安全性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我拨一下试试”陈太忠将耳机塞进耳朵里,上前操作一下随即伸手按个“发射”谷涛见状就去伸手拦他,“我说,你听我说完行不行?”

“不是给我了吗?”某人有点不能理解别人的激动,于是讶异地发问,“嗯错了,你不是”借给我了吗?”

谷涛气得翻一翻眼皮,也懒得说他了,下一刻陈某人就自作自受了,耳机里传出一个甜美的女声,这让他微微地有点吃惊,“什么,这是人工中转的?”

“请报出您要呼叫的电话号码”女声继续说话。

“好吧,稍微等一等,我只是测试一下”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扭头看一眼谷涛,“需要”人工中转的卫星电话?”

谷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叹口气,“再精密的仪器也不如手动操作保险,这个账号和密码你还能用四次,用完之后,我会来回收的。”

陈太忠也默然无语,心说好不容易有个保密点的电话了,还是公家出话费,哥们儿正琢磨跟小董董炎一下电话粥你就不能早点说吗?

“好吧,多谢谷参赞了”不管情愿不情愿,他还是得谢谢人家,尤其是本来人家叫他过去,是拿这个设备的,他却逼得人家把设备送过来了,而且毛手毛脚地就上手去试。

“里昂那儿的事,跟你有关吧?”谷涛终于说出来意,科隆纳动手的时候,并没有报出个人的名字,只是打出了组织的旗号,相关部门还要落实情况,反应慢一点倒也正常。

“嗯?”陈太忠瞥他一眼,也不回答。在事情的性质没确定下来之前,他不想给出明确答案小再说了,哥们儿我对的是黄汉祥,不是你。

“卫星电话”谷涛也不跟他废话,指一指安装好的卫星电话,这意思就很明白了,我的设备拿过来,是刚旧旧口阳…8渔书凹不样的体蛤!

展国内联系用的陈辛任环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没了”陈太忠见他识做,也不再绷着个脸,而是微微一笑,“这次是真有事,用完剩下四次以后,我主动去还你。”

“不用,我来拿吧,你通知我一声就行。”一直埋头安装的那位忙不迭开口,看起来是吓了一跳的样子,“你不知道,这个东西装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好吧”陈太忠禁不住翻一翻眼皮,心说我用得着拆它吗?,“好了谷参赞,你还有什么别的指示吗?。

“没了”谷涛转身就向外走去,这都快到饭点儿了,我知道你不想跟我们多接触,可是连意思一下留饭都不肯,也真是够小心眼的。

不过,他走了两步之后,还是禁不住出声提示一下,“那个五四青年节,象征性地搞一下就行了,凡尔赛宫离巴黎太近了”

“嗯?”陈太忠愣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站起身将两人送出门,回来之后,就拨通了那个大得离谱的卫星电话,报出了黄汉祥的号码。

黄总似乎正在用餐,接起电话的时候,嘴里还在吧嗒着什么东西,“小陈你这行啊,连女秘书都配上了。居然让别人拨我的电话。

“哪儿啊,我是刚拿了一个卫妥电话,听说是防窃听的”陈太忠忙不迭地解释。

“哈,逗你玩呢,你不会以为黄二伯连这都没玩过吧?”黄汉祥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实话,要找个为老不尊的典范,还真的非他莫属了,“好了,不跟你废话,听说你找的人,在里昂搞了一次爆炸?”

“嘻,别提了,我本来想让他炸巴黎的东西呢”。陈太忠到是没否认此事,这是为国办事,别人不能说他什么,但遗憾的是效果不好,“结果传话的人理解错误,随便选了一个目标炸了。”

“嗯,你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黄汉祥说话,从来都是直指本心,这个问题很关键,通过它能推算出很多东西来。

“您这么问,是打算给我报销吗?”陈太忠现在打太极拳,也有些圆润的感觉了,他不答反问,说白了就是不想让对方纠缠于这个问题

我就是花钱办到的事情,你要再纠缠,我就狮子大张嘴讹人了啊。

“哄鬼吧你”黄汉样不满意地哼一声,却是没再计较下去,这老少俩相互之间已经摸得相当清楚了,“这事儿办得到是不错,一举两得”,不过,之前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自己的路子,我自己的钱,凭什么要看利人的脸色?”陈太忠听他这么问,也有点恼火,不过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措辞似乎有些不当,赶紧解释一下。

“黄二伯我不是冲你去的,我是说别人呢”您说,我这怎么也算是尽一个中国人的本分,还是自己出钱。别人多的什么嘴,难道我喜欢闲得没事,给自己找个爹?。

“可是你为什么不让他在巴黎炸呢?。黄汉样听他吧嗒吧嗒说个没完,也有点恼火,“这种牌不出在巴黎,真的太浪费了。”

丑口章丰瓦娜下

这就是肯定我的行动的正确性了!陈太忠听得很明白,擅做主张都得到表彰,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当然,与此同时,他也有一点小的无奈你真以为我啥任务都能明白地布置下去吗?

不管怎么说,叫情舒畅就万事好商量。于是他就顺便请示一下,,“我也觉得不过瘾,最近打算在巴黎再搞一次,这次带点血,现在我跟您请示”,这么搞合适吗?

“不行,绝对不行,我让他们联系你。就是为了说这个”黄汉祥的语气登时就严肃了起来,“这事儿搞得多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压力会大,你也容易暴露。”

“能让我暴露的人?”陈太忠冷笑一声,对老黄这么说话,有狂妄的嫌疑,但是他还真有这份底气小“黄二伯您”想得有点多了“咱们国家跟法国人有关的事情多了,你有点筹码,也不用这么显摆成不成?。黄汉祥听他这么说,也有点恼了”“我跟你说,从现在开始,你,”潜伏吧。”

这才是”憋屈!陈太忠悻悻地挂断了电话,他听得出来,老黄对他这次的擅做主张还是持肯定态度的,人家只是比较珍惜科隆纳这条线,怕使用得过分,玩坏了,然而,想一想只炸了一下里昂就不得不收手。他觉得自己的办事能力被小看了。

算了,不管怎么说,我这也算出手办了点实事儿,他自己安慰自己一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走到袁孙的房间门口,一推门就走进去,,“老袁,跟你说一下,我房间办公桌上的那个设备,大家都不要乱动”,咦?”

袁孙听得莫名其妙的,他听说谷涛带着人进来了,不过谷参赞跟陈主任的关系实在有点那啥,要是换个人他没准会过去看看,但既然是姓谷的,那就免了吧反正在这里,陈主任绝对不会吃亏的。

但是这个“咦”就有点奇怪了,他走到门口,顺着对方的眼光一看,看到了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黑人女孩儿,相貌中上,可身材却是健美得很一就是略略有点瘦。

“这就是卡瓦娜了”袁主任苦笑一声,伸手将大老板拽进自己的房间,“算了,还有十几天小刘就要回国了,你也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

“可是”。陈太忠有点恼火,心说我才给那家伙扔了一万美元,让他带这个女孩儿到外面开房间去,“我已经警告过他了,这家伙回来没有?。

“没呢小刘做事还是挺认真的,估计还得一阵”袁琢顺口和着稀泥,“嗯,你房间里装了什么,带我去看看?”

两人又走过去看一看,袁主任听说这是最新的卫星电话,保密性极强,前后左右地观摩一阵,才叹口气,“好东西,不过”我怎么觉得它有点大呢?”

“嗯,我也这么觉得”小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上前转动两下,帆几让找星了。找到的话绿灯会亮一一老袁你要是有要紧的馏背甲儿。也可以用这个电话,不过这东西还能打三次电话,就得换账号了。”

陈某人做事,一向是这样,公家的资源。他并不介意跟自己人分享,然而袁孙听得微微一笑。“这也就是你用了,我哪里有那么需要保密的电话?”

哥们儿的事儿确实比你多得多!陈太忠心里深以为然,嘴上却是谦逊得很。“这可未必,这年头的事儿,”

两人正说话呢,刘园林敲一敲门进来了,“陈主任,我”

“你什么你?”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没好气地发话了,“我跟你谈话,你就当成耳旁风?都让你那女朋友少来了,怎么她又来了?”

“她”她来给我做顿饭”刘园林低声回答,眼皮也耷拉了下来,不敢看自家的主任,“我觉得为了做饭在外面专门租一套房子,有点浪费。”

啧,陈太忠听得真是只有翻白眼的份儿了,不过小刘这个勤俭的习惯,倒也不能说是不好,而且巴黎这儿的房子,租金真的不菲,尤其是短期租用的那种设施齐全的公窝。

“只是做饭啊”他叹口气。心说得了小刘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了,就不跟你叫这个真了,“要腻歪,你俩给我出去”几号答辩?”

“三十号,不过我得提前七、八天回去。”刘园林低声回答接着又张一张嘴,看起来在犹豫什么。

“有话就说”陈太忠着得一皱眉头,“袁主任又不是外人。”

“这个”那啥”刘园林挠挠头,支吾了好半天,才出口发问,“卡瓦娜让我问您一下,能不能搞到军火小她让我问的。”

“什么?”陈太忠听得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那个女孩儿看起来是比较健美一点。但是”,她要军火做什么?想到这可能是别人发现自己跟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有关,并且提供了一批军火给科隆纳他的脸不由自主地沉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您知道,我一向挺佩服您的”刘园林语无伦次地解释着,“然后就跟她吹牛,说是您特有办法,这不是”她家缺军火了吗?”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冲门口一努嘴,“你给我把门关上,坐下来给我说明白了。”

其实这是一件挺简单的事情。卡瓦娜跟刘园林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肯定要有些语言上的交流,而小刘同学确实是相当佩服自己年轻的老板,每每说起来,总是不吝赞美之词。

黑女孩儿听得都有点不忿,“难道他比你还能干吗?”在她眼里,自家的情郎就挺能干,别的不说,只说语言就掌握了四门还不包括他那方块字的母语。“我要能混到陈主任那地步,这辈子就值了”刘园林是心气很高的年轻人,但是陈主任是令他不得不服气的,不说跟北京或者巴黎高层人士的关系,也不说跟黑社会的关系,只说他最自豪的外语吧,他会四门,陈主任”,会二十九门!

而且小刘确定,老板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是他不知情的,那些秘密比陈老板已经表现出的能力,绝对丝毫不逊色!

卡瓦娜这次又跑来看他,他就挺难为情的,告诉她说咱不能住在单个了,陈主任回来了,不过老板给了我点钱,咱们可以晚上开房间。

“陈主任回来了?”女孩儿也挺吃惊的。然而同时,她也有点郁闷,“宾馆里并不能做饭”对了,他能不能搞一点军火?”

最近苏丹的形势不是很稳定,卡瓦娜也听老爸提了一下,眼下部落急缺军火,不过酋长大人并没有认为,自己的女儿能有这个本事,只是顺口一提而已。

她也没有将这话放在心里,可是,听说出名能干的陈主任来巴黎了,她就信口问一句,同时不忘解释一下。“要这些东西,我们只是自保。”

“你怎么就觉得我能搞到这些东西呢?”陈太忠跟袁孙交换个目光,随后又饶有兴致地看着局促不安的小刘同学。

“您在北京认识那么多人”刘园林无奈地看着自家的老板,您这话问得有意义吗?“搞点枪炮”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你说得倒是轻松”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不过下一刻,他就想起了那个丑得一塌糊涂的孙姐,她说过,有军火买卖的话,她能介绍只是不许卖到中东,“她是想买中国的军火?”

“中国的军火便宜不是?”刘园林听得一怔,接着又是一阵大喜,“原来您还能弄到外国的军火?那可太好了。”

“我弄不到外国军火”陈太忠瞪他一眼,心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有人怀疑我给科隆纳提供军火,派这个女孩儿来试探,“军火这事儿,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是上次,您跟我谈话的以后”刘园林叹口气,“我一直没敢问您,眼下这都要回国了,再不问,就帮不上她了。”

“啧,我发现我现在是越来越不务正业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件事儿”算了,我先问一问她相关情况,再做决定吧。”

卡瓦娜正在厨房里帮着大师傅择菜呢。见到刘园林来叫自己犹豫了一下,“要不,,等我做完饭,在饭桌上再说?”

“快走吧”刘园林可是不敢让陈主任等着,“我好不容易才说动他,你这一耽搁,没准他又改主意了呢。”

卡瓦娜见状也不再犹豫。在水龙头上洗一洗手,跟着他走到了大厅,见到刚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年轻男人正端坐在那里。

“你是苏丹什么地方的人,部族名称?”陈太忠见她坐下,沉声发问了,用的却是阿拉伯语。

六千字到,更得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