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8 -2249国家利益

22482249国家利益

苏丹的官方语言就是阿拉伯语,不过,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卡瓦娜说的阿拉伯语他完全听不懂,倒是黑人女孩能听得懂他说的因为他仅仅是在蹦单词。

口音问题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小他到也没有奇怪,不过如此一来,他就不得不选择德语来做交流手段。

卡瓦娜家所在的地方,确实出现了一点问题,这是几个部落之间相互抢占土地造成的,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阿拉伯人的南下。

苏丹的族群主要是两大类,一是阿拉伯人一是黑人,其中阿拉伯人主要从事畜牧业而黑人多是从事种植业,由于土壤沙化得厉害,北部的阿拉伯人一步步南下,侵占黑人们的传统地盘听起来这跟古代中国有点类似,农耕民族遇到了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的土地要求。

阿拉伯人距离卡瓦娜家的位置还远,她认为自己这辈子也见不到家被阿拉伯人侵占的危险,然而糟糕的是,那些家被侵占的部族,不得不被迫南下,就会挤占他们的生存空间。

这就是她家现在所遇到的问题,酋长大人认为,部族应该添置一些武器,以保卫自己的家园“当然,他或者还会借此而扩张,这谁又说得清楚呢?

卡瓦娜说,她的部族里现在拥有一些武器,大概是一百枝左右的步枪,不过里面绝大部分的枪支,比她父亲的岁数还要大很多,虽然尚可使用,但是火力强度实在糟糕得很,尤其关键的是,这些枪的弹药真的不太好找。

“哦,只是想得到一些井枪?”陈太忠听得有点没精神,这人呐,就是这么矛盾,一开始他还想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哥们儿不能卖什么太大威力的武器出去小但是听到这么小的单子,他又难掩失望的情绪好歹也是个酋长呢。连个装甲车都买不起吗?

不过,想一想这酋长的女儿连开房间的钱都负担不起,他也有点释然了,“这样吧,我帮你搞点了,这么小的单子,介绍到国内。还不够丢人的呢。”

“我还要这个。”卡瓦娜有点不忿被人轻视,说不得从身边的包包里拿出一本杂志来,那包是路易威登的,这个好理解,入乡随俗嘛;但是那本杂志……居然是兵器类的。

陈太忠自然不会认为,一个女孩会对兵器感兴趣,那么心里禁不住就生出点愕然:合着小黑卡你早有准备啊。

卡瓦娜翻到印有迫击炮照片的一页,略带一点骄傲地发话了,“这个也要,要十门,我们还需要教官”,可以满足吗?”

迫击炮吗?陈太忠看不出她的骄傲来自手何方,不过,看到小孩子装大人说话,总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于是他微微一皱眉,“教官啊,要这么点东西,,也要教官?”

“我们是在购买商品”卡瓦娜认真地回答,她听说了不少关于陈主任的事情,但是对于此人的恐怖,她并没有真正的认识,所以回答问题时,也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产品的供应者应该提供上门安装、指导使用和售后服务,难道不是吗?”

“售后服务?”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越觉得这小黑丫头有意思了。这老话说的入乡随俗还真没有错,一个落后的黑人部落的小丫头,去德国呆了几年之后,居然学会要求在购买军火的时候要求售后服务了。

“枪支这东西又不是一般的商品,卡瓦娜你在超市里买不到吧?”刘园林听到这里,赶紧插话,“而且这迫击炮,,炮弹往筒子里一放不就行了,还用怎么教?”

“要瞄准的”卡瓦娜白他一眼,看得出来,她准备得确实很充分,“光靠使用手册不好学,最好有人手把手地教。”

这话说得刘园林有点脸红,他何尝不知道打*炮是要瞄准的?但是这瞄准的功夫”似乎是练出来的,理论什么的,不重要吧?

“我介绍个人给你,到时候你们谈吧”陈太忠本来就在犹豫,这买卖是该介绍给国内,还是从国外随便淘换点,一听买这点东西还要求这么多,登时就断了跟国内联系的心思。

“要便宜的”得,这穷人的孩子还真的是早当家,卡瓦娜居然会再强调一次。

“价钱你们自己谈”陈太忠淡淡地一笑,站起了身子,他打算结束这次谈话了,“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这单子太小了。”

“他的口气”真的很大啊小”看到他离开,卡瓦娜轻声嘀咕一句,接着就站起身来,“来帮我择菜,你再跟他说一说,好吗?”

“我都跟你再三说了,要尊重他一点”刘园林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子,跟在她屁股后面进了厨房,两人是用德语交流的,倒也不怕别人听到,“陈主任高兴的话,白送你点军火都没问题,,他能甩一万美元给我花,还看得上你这点小钱?”

“一万美知…哦,你答应要给我买个钻戒的”卡瓦娜的眼睛一亮,看来财不露白这话,对外国女朋友同样适用,“我要个五千美元的就行了,剩下的钱咱们慢慢用。”

刘园林听得翻个白眼,“我说,你就不希望我毕业之后,去德国看你?这钱得攒着当路费,,好吧,先买个两千的行不行?”

吃完饭之后,陈太忠才说要躺在**养养神小刘同学又偷偷溜进来了,“老板,卡瓦娜想介绍她的父亲过来跟你谈,您方便吗?”

“啧,屁大一点事儿”陈老板真是相当地无语了,不过,看到小刘脸上尚未完全恢复的肤色小那是去年国庆被人抓伤的痕迹。他又有点不忍,“这么着吧,我再给你拿一万美元,让她不要再找我了,行不行?”

“哪儿能一直要您的钱?”刘园林尴尬地笑一笑,老板做人大方他是知道的,上一个一万他也没推辞,但是这次说成啥都不合适再要了,“她刚才就想联系她父亲,我批评她了,这事儿得先请示领导,搞突然袭击,是对您

“看来你对小黑卡挺满意的嘛”。陈太忠很自然地说出他心里为这女孩儿起的外号,跟自己的手下说话,他没什么顾忌,“你告诉她,最好拿点有创意的建议,比如说”她家能弄到比较便宜的阿拉伯树胶

陈主任非常清楚小刘说的什么“突然袭击不尊重您”听起来是做事本分,但是骨子里还是在为小黑卡缓颊我真的挺尊重您的,您要方便的话,也给我点面子。

“小黑卡?。果不其然,刘园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领导说的是什么,于是尴尬地笑一笑,“天南的食品加工业”很发达吗?。

他跟卡瓦娜相识有一阵了,对彼此国家的特产也有一定的了解,苏丹盛产阿拉伯树胶,这是个好东西,天然的食品增稠剂,比如说一些汤料或者罐头中,加上少许这个树胶的粉末,就能让汤汁看得粘稠无比一纯天然无污染,可以消化吸收的。

“也不是很发达”。陈太忠很坦然地回答,他还真的不知道天南到底有什么产业,在国内可以算得上发达,不过,既然知道小黑卡是苏丹人,他就信手查一下苏丹的相关资料,知道这个东西还算不错,“反正这东西国内有需求,能便宜引进的话,为什么不做呢?”

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他要走出去的时候也就是出口物资的时候,就要强调不能扰乱市场;但是他要引进来的时候进口物资的时候,就要强调物美价廉。

“好像搞这个”她家没什么价格优势”。刘园林看着自家的领导,小心翼翼地解释着,“我和她分析过,干点什么能赚钱,想通过这个阿拉伯树胶赚钱,还真的有点难度,不过,您要是能投资一百万美元的话”这个买卖也能做

“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用公家的资源,找私人的买卖,挺会算计嘛”没问问哪儿需要什么东西吗?。

他这话肯定是想帮着凤凰搞出口,而让他意外的是,别看苏丹贫穷落后,还真有一些进口需求,遗憾的是,他满足不了对方的需求一人家想建炼油厂。

两天之后,卡瓦娜的父亲来到了巴黎,这个叫利维尔的中年男人年轻得出乎陈太忠的想像,居然四十岁都不到,就育有了十一个子女这还没算上那两个正在娘胎中发育的。

他的体型,跟他的女儿也大不相同,个子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体重看上去却最少有一百八十斤,看到他,陈太忠很难想像,此人居然来自于一个穷得掉渣的国家。

利维尔是带了四个随从来的,一进驻欧办他就大声地感慨着,,“哦,天哪,这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办公室了”这种哥特式建筑的房子,真的不多了,哪怕是在巴黎

巫沟章国下

你懂什么叫哥特式建筑吗?陈太忠非常怀疑这一点,因为做翻泽的,正是利维尔酋长的女儿卡瓦娜没办法,酋长大人虽然会讲阿拉伯语,但是他的话里带有相当程度的当地俚语,比他的女儿还要重很多,或者只有苏丹人才听得懂吧?

他甚至听不懂陈主任所说的阿拉伯语。那么,有个。翻泽是必须的,所以,,大家依旧是用德语在交流。

利维尔说了,我们的生活资料,基本上都能自声自销满足需求,如果陈主任你想推销产品的话,那么,就请给我们建一个炼油厂吧,,“我手里有的是石油,遗憾的是,我只能卖原油而不是成品或者半成品。”

炼油厂”这似乎是凤凰人干不了的,陈太忠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好吧,我必须承认,你的要求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我可以保证,炼油厂那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你打算付出什么?”

“你说”不是问题?利维尔这次还真是震惊了,他已经听女儿说了,自己要接触的中国人,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家伙,所以他才在接到消息之后,连夜赶来苏丹那糟糕的公路延误了他的行程。但那并不是他的错。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对方居然连炼油厂这种事情都敢应承下来,对苏丹人来说小炼油厂真的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苏丹有石油,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炼油厂,所以只能出口原油,按说这炼油厂需要的技术并不是那么先进,可这是他们自己是无法修建的,这个国家属于农牧业立国,在工业上确实非常落后。

那么,它就要请求别的国家帮着建炼油厂了,一开始,它还觉得我花钱就是老大,你们该如何如何地建造之类的,不成想,根本就没人尿它那一壶。

这笔账人人会算,帮你建了炼油厂,你出口的就不是原油了,而是成品,如此一来不但价格上去了,我也没法拿成品油卡你脖子了。

成品油卡脖子?还真是这么回事,苏丹有世界第四大的石油储藏量一由于勘探不是很彻底,此时并没有人知道它真实的排名应该是世界第二,但是直到去年,苏丹才有能力出口原油,而且每年还要花费巨资进口二百多万吨的成品油。

对于苏丹人来说,这是一个不能让人接受的现实,你们买了我们的原油走,略略加工一下,就卖回来,然后再弄走更多的原油,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加工能力。

“对于这一行。我不是很懂”陈太忠难得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没办法,对方这个要求,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你若是有石油,那肯定不是问题

现在石油的行情日复一日地高涨,为了掌控石油命脉,美国正在对伊拉克的萨达姚发难,要查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说穿了也是因为石油。

他所能接触的内参上都说了,石油战略安全对中国的发展异常重要,此事若是能成功,岂不是又是大功一件?

但是,陈太忠有一个问题搞不清楚,“你的石油怎么运出来?据我所知,苏丹的出

“看来你对小黑卡挺满意的嘛”。陈太忠很自然地说出他心里为这女孩儿起的外号,跟自己的手下说话,他没什么顾忌,“你告诉她,最好拿点有创意的建议,比如说”她家能弄到比较便宜的阿拉伯树胶

陈主任非常清楚小刘说的什么“突然袭击不尊重您”听起来是做事本分,但是骨子里还是在为小黑卡缓颊我真的挺尊重您的,您要方便的话,也给我点面子。

“小黑卡?。果不其然,刘园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领导说的是什么,于是尴尬地笑一笑,“天南的食品加工业”很发达吗?。

他跟卡瓦娜相识有一阵了,对彼此国家的特产也有一定的了解,苏丹盛产阿拉伯树胶,这是个好东西,天然的食品增稠剂,比如说一些汤料或者罐头中,加上少许这个树胶的粉末,就能让汤汁看得粘稠无比一纯天然无污染,可以消化吸收的。

“也不是很发达”。陈太忠很坦然地回答,他还真的不知道天南到底有什么产业,在国内可以算得上发达,不过,既然知道小黑卡是苏丹人,他就信手查一下苏丹的相关资料,知道这个东西还算不错,“反正这东西国内有需求,能便宜引进的话,为什么不做呢?”

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他要走出去的时候也就是出口物资的时候,就要强调不能扰乱市场;但是他要引进来的时候进口物资的时候,就要强调物美价廉。

“好像搞这个”她家没什么价格优势”。刘园林看着自家的领导,小心翼翼地解释着,“我和她分析过,干点什么能赚钱,想通过这个阿拉伯树胶赚钱,还真的有点难度,不过,您要是能投资一百万美元的话”这个买卖也能做

“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用公家的资源,找私人的买卖,挺会算计嘛”没问问哪儿需要什么东西吗?。

他这话肯定是想帮着凤凰搞出口,而让他意外的是,别看苏丹贫穷落后,还真有一些进口需求,遗憾的是,他满足不了对方的需求一人家想建炼油厂。

两天之后,卡瓦娜的父亲来到了巴黎,这个叫利维尔的中年男人年轻得出乎陈太忠的想像,居然四十岁都不到,就育有了十一个子女这还没算上那两个正在娘胎中发育的。

他的体型,跟他的女儿也大不相同,个子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体重看上去却最少有一百八十斤,看到他,陈太忠很难想像,此人居然来自于一个穷得掉渣的国家。

利维尔是带了四个随从来的,一进驻欧办他就大声地感慨着,,“哦,天哪,这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办公室了”这种哥特式建筑的房子,真的不多了,哪怕是在巴黎巫沟章国下

你懂什么叫哥特式建筑吗?陈太忠非常怀疑这一点,因为做翻泽的,正是利维尔酋长的女儿卡瓦娜没办法,酋长大人虽然会讲阿拉伯语,但是他的话里带有相当程度的当地俚语,比他的女儿还要重很多,或者只有苏丹人才听得懂吧?

他甚至听不懂陈主任所说的阿拉伯语。那么,有个。翻泽是必须的,所以,,大家依旧是用德语在交流。

利维尔说了,我们的生活资料,基本上都能自声自销满足需求,如果陈主任你想推销产品的话,那么,就请给我们建一个炼油厂吧,,“我手里有的是石油,遗憾的是,我只能卖原油而不是成品或者半成品。”

炼油厂”这似乎是凤凰人干不了的,陈太忠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好吧,我必须承认,你的要求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我可以保证,炼油厂那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你打算付出什么?”

“你说”不是问题?利维尔这次还真是震惊了,他已经听女儿说了,自己要接触的中国人,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家伙,所以他才在接到消息之后,连夜赶来苏丹那糟糕的公路延误了他的行程。但那并不是他的错。

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对方居然连炼油厂这种事情都敢应承下来,对苏丹人来说小炼油厂真的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苏丹有石油,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炼油厂,所以只能出口原油,按说这炼油厂需要的技术并不是那么先进,可这是他们自己是无法修建的,这个国家属于农牧业立国,在工业上确实非常落后。

那么,它就要请求别的国家帮着建炼油厂了,一开始,它还觉得我花钱就是老大,你们该如何如何地建造之类的,不成想,根本就没人尿它那一壶。

这笔账人人会算,帮你建了炼油厂,你出口的就不是原油了,而是成品,如此一来不但价格上去了,我也没法拿成品油卡你脖子了。

成品油卡脖子?还真是这么回事,苏丹有世界第四大的石油储藏量一由于勘探不是很彻底,此时并没有人知道它真实的排名应该是世界第二,但是直到去年,苏丹才有能力出口原油,而且每年还要花费巨资进口二百多万吨的成品油。

对于苏丹人来说,这是一个不能让人接受的现实,你们买了我们的原油走,略略加工一下,就卖回来,然后再弄走更多的原油,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加工能力。

“对于这一行。我不是很懂”陈太忠难得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没办法,对方这个要求,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你若是有石油,那肯定不是问题

现在石油的行情日复一日地高涨,为了掌控石油命脉,美国正在对伊拉克的萨达姚发难,要查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说穿了也是因为石油。

他所能接触的内参上都说了,石油战略安全对中国的发展异常重要,此事若是能成功,岂不是又是大功一件?

但是,陈太忠有一个问题搞不清楚,“你的石油怎么运出来?据我所知,苏丹的出州一让北方的红海。那是阿拉伯人控制的地魅吧。,凹

“这个”利维尔登时就语塞了,事实上,他所说的炼油厂,大抵不过是个试探,所以他支吾一下方始回答,“我们会在喀土穆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毕竟那些油田,是在我们世代生存的土地上。”

“嗯?”陈太忠有点迷糊了,立功的心思也淡了一点,他觉得这个。黑人不但营养过剩,也精明得有点过分”好吧,你到底想说点什么,为什么你说的话,逻辑上存在这么多问题呢?”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利维尔就是想获得武器,便宜地获得武器,他当然知道石油是个。好东西。于是就漫天吹嘘,说是他手上有很多的石油。

要说石油,他的手上真有,但是没多少,而他的部族所处的地方,也确实属于油田范围,还有一条规哉中的输油管道,会经过他的地盘。

至于说炼油厂?酋长大人当然想建了。但还是陈太忠想的那样,连买装甲车的钱都出不起,那就不要说打油井了,更别说建什么炼油厂。

而且这破绽,就是出在运输的问题上,北苏丹人掌握着全国的政治和经济命脉,哪里会允许南苏丹人自己开采石油和炼油?

陈太忠竭力想让自己的脑袋变得清醒一点,但是他的德语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好,于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搞不懂这个酋长在想些什么。

当然,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酋长对武器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而且还强调说要便宜看来这真的不是一个富裕的家伙。

不过,此人既然能拿石油做文章,重视一点是有必要的,陈太忠委托刘园林代为照顾这些人,自己却是又给黄汉祥打个电话。

黄汉祥是见多识广之辈,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什么都知道,只是在听到石油两个字之后,他还是果断地表示。“我了解一下情况,回头给你去电话

黄总了解情况还是很快的,于是不多时他就将电话打了回来,“我说你搞什么飞机,中石油和苏丹政府在喀土穆合建的炼油厂,这几天就要投产了,还建什么炼油厂?”

“喀土穆那是首都,是在北方啊”陈太忠一直没有搞清楚,今天自己到底遇到了些什么事儿,“我接触的是南方人。”

“南方啊”那里可是不太平”。黄总这打听信息的能力,还是一等一的强,他甚至了解到了不少内幕,“美国人在支持一些部族

要说这苏丹的问题,还真够乱的,一开始西方国家大规模地在苏鼻探查油田,但总是出不了什么油井”卿年美国的雪弗龙居然有三名雇员在南苏丹被当地人杀害。

这下美国人不干了,又由于当时石油并没有现在这么紧俏,于是美国人逐步退出了苏丹,让出了开采权。中油集团在鹏年进入苏丹,美国人还准备看中国人的笑话,结果不成想中石油一下手,第一口探井就是高产油流,他们登时坐不住了,要求那啥,”参与!

苏丹政府这下不干了,我们要你们建个炼油厂,你们唧鼻歪歪地说什么要民主进程,要解散军政府。要人权要平等要垄断开采权,反正就是有意为难了,可是我们跟中国人一说,人家就问一句你要建多大的炼油厂?

还是跟中国人合作划算,苏丹人这么认为,又由于苏丹出产的原油油质,跟中国大庆油田的油质极为相似,这炼油厂建起来难度不大,然后”他们就吃美国人经济制裁了,不许任何美国公司跟苏丹做生意。

可是他制裁他的,苏丹人也不在乎,穷了那么多年了,无所谓,又由于中石油参与的石油管道和炼油厂都干得极为顺利,美国人心里就又不平衡了。

再加上近年国际石油疯长,一桶原油从五十美元一眨眼就涨到了六十,而且看起来涨到七十也很容易,美国人见此,就忘了南方人曾经杀掉过雪弗龙的人,暗地资助南方一些部族,要他们跟苏丹政府闹事。

这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黄汉祥在很短的时间打听出来的,陈太忠听得目瞪口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利维尔的来意了,“看来,这家伙也想跟北苏丹对着干”那我不能答应他,这跟咱的国家利益有冲充”

“啧,你是这长了一个什么脑袋,里面全是锯末吗?”黄汉祥在那边听得就是一砸嘴,“你不答应他”然后把他推到美国人那里?。

”但是,答应他的话,苏丹政府知道了,岂不是会很不满意?”陈太忠承认老黄说得有道理,但是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大局感。

“飞鸟尽良弓藏,野兔死走狗烹,这个道理你都不懂?”黄汉祥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南方要是不乱,美国人要是不制裁,你以为咱们在苏丹能得到这么多利益吗?。

这话说得有点无情,不过,在国家利益面前,是不容讲情面的一美国公司的三个。人都白死了呢,陈太忠发现,跟某些人群相比,自己实在算不上操蛋。

“白给他武器都行,在南苏丹里咱也培养一些亲华势力,未雨绸缪嘛,起码那里发生个什么事情,也能有效地沟通”。黄总继续指点他,,“不过这事儿要做得隐秘一点,嗯”坚决不能用国产武器。”

“不是吧?。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又让哥们儿干脏活吗?还是很脏的这种,于是他很坚决地反对,“我可以把他介绍给相关部门,我才懒得管他”而且,我买武器的钱又不能报销,不干”。

“那好吧,你介绍吧”小黄总总算是通情达理一次,因为他非常明白小陈说的“不能报销”就类似于小家伙跟科隆纳接触时,投资的那些美元一样,有人可以报,但是一旦报销了小陈头上就套上笼头了。

六千字到,召唤月票。